查看: 123739|回复: 536

回首千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9-16 02:46: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序言

〈情瑟潇湘〉写失败以后。

我花了几个月的时间,重新整理了自己的心情.  

仔细的看了自己所有的文,看了所有朋友的回帖。

从第一部〈雨之月天〉开始.我发现,我应该给大家一个结局。

无论是伤心的还是绝望的,都该给大家。

所以,我决定把二部合在一起,把大结局写出来。

同时也感谢二年来一直支持我的朋友们,谢谢!

还有,好多朋友都说这个和《永远的人妖》比不是真实的!

其实你们错了上部:

文里的所有主角的感情全是真的故事的人物也是游戏真人名字, 无一杜撰!只是为串联故事,用了虚拟情节!!

[ 本帖最后由 筑风御雨 于 2008-12-1 23:58 编辑 ]

评分

参与人数 8人气 +37 收起 理由
ξ`红颜.梦 + 10 等我一篇一篇地看完#17
齐齐づ宝宝 + 10 俄,嘿嘿,我只是说说我的感觉而已拉。不正 ...
冰茜う娃娃 + 2 我越来越喜欢你的文章啦
◇〃湮灭の、 + 1 今天最后一分#81
*︵咿筱晓′ + 5 粉喜欢..#81
普陀神妮 + 5 雨 我能报名吗?
laoxing + 1 lz写作水平比我高
听长 + 3 每次,看,都感觉,比较残忍#24

查看全部评分

【论坛活动汇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9-16 02:48:33 | 显示全部楼层

上集《雨之月天》真人故事改编

第一章:苦海
雨望着远处美伦美幻的水晶宫,心情越来越低落。

当雨发现自己是个不受欢迎的人开始,他就很少再上水晶宫去了。

但是今天,雨必须再去宫里,去见自己的师父-----也是雨的爹爹:东海龙王敖广!

离水晶宫越近,雨就越害怕,因为他已经记不清楚是第几次提出这个要求了:雨想师父给自己一个外出龙宫的任务。

雨不开心的时候,很希望能够离开龙宫,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因为他知道龙宫外面有很大的世界。

雨向往着,他知道外面有和煦的阳光,很温暖。

但让雨不明白的是,所有龙宫的师兄弟们,都可以凭师傅腰牌出入龙宫,去执行师父的任务。

可是雨每次提到这个问题,龙王都盯着他,眼光想要把雨看穿“你想去找死啊!给我滚出去!”

就这样,雨每天只能重复着同样的工作:巡海、再巡海。今天,雨再次鼓气勇气,走进了水晶宫。

“爹爹!雨儿想到傲来国,为爹爹办些天青地白回来。”雨颤巍巍的说着。

龙王看到雨的时候,眼光总是那么恐怖,至少雨是这样认为的。

“你还不回去养病,没事跑到这里来干什么?”龙王没好气的吼着雨。

“爹爹……”雨还想争取。龙王的手挥了挥,就自己走进内宫去了,把雨僵在了那里,进退不得。

从水晶宫出来雨绝望了,雨发现自己真的不喜欢这里:龙宫!这海底最深处,这深海几乎把雨淹灭了,这深深的苦痛,雨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其实不喜欢龙宫,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雨怕冷,非常非常的怕冷!

每天,都有好多镖师,压着满车的珍奇异宝来到龙宫。

雨眼里看尽了珍奇,却不明白为什么爹爹宁愿偏爱这些东西,也不愿意关心自己一点点。

龙宫里,雨是不受重视的角色,爹爹每次都说同样的话:“你这样的本事还想干什么?能巡海已经不错了!”

不受重视也就罢了,雨身为龙王九太子还倍受欺负!

昨天,他正为自己做包子吃,就有只烤鸭劈头盖脸砸在他身上。

“哈哈!还是龙王最小的太子呢!连烤鸭都不会,这个是爷爷赏你滴!”

只有这个时候雨才会想起自己的“身份”----龙王的小太子,但是这个身份除了给他带来耻辱,还有什么呢?

作为他双重身份的师父,好象并不认为他这样一个儿子的存在啊!

雨痛恨自己,为什么得不到父亲的宠爱,为什么其它八个哥哥都生活得那么幸福,能够得到爹爹的关爱,而自己却这个样子?

雨反复的问过自己:为什么?答案却是他得不到的。

我要离开这里,一定要!

当这个决定在雨心里呼喊的时候,雨已经知道自己渴望的生活是怎样的了,他决心要离开龙宫,寻找属于自己的生活。

接下来,雨开始用有限的金钱,换美酒去招待那些到龙宫来的镖师们。

他希望有那么一天,有个胆大好心的镖师,可以把自己藏在镖车里带走。

一天、一月、一年,时间把雨折磨得更加清瘦了,也更加沉默寡言。

他每天都在龙宫门口,接待那些匆忙来往的镖师们。


龙宫的师兄弟们,仿佛已经忘记有这个太子的存在,其实根本没有人去注意,这个不受龙王爱护的太子。

殊不知,龙王九太子雨!在江湖上早已名声在外。

因为走南创北的镖师们,早已经把他的故事传遍三界!

凡是职业镖师都知道,只要压镖到龙宫,有个雨太子会额外为他们准备美酒,要知道龙王的美酒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喝到的。

但是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冒天下之大不违,把他带走.

因为他们早以打听过,龙王对这个小儿子非常痛恨,绝对不允许他离开龙宫,原因却无人知道!

雨快要绝望了,近段时间他觉得身子越来越冷了。

每次半夜被冻醒后,彻骨的寒冷想要把他的身体撕裂一般,而且发作越来越频繁。

从前天起,白天也发作了。雨觉得自己快要死了!不如死了!他是这样想的……

“雨少爷!”虾大兵焦急的呼喊着。

“雨少爷!你是怎么了?”看到雨浑身战抖的样子,把他吓坏了。

这个雨太子,每天虾大兵站岗的时候,他就会在这里。

虾大兵知道他在这里干什么,也希望他能够成功.

可是日子一天天过去,每天他看见雨太子拖着绝望的身影离开,都难过得想哭。

大家都知道:这个太子是有病的,也知道他们的龙王不喜欢这个小儿子,所以他的病就这样被耽误着.

你说龙宫什么宝贝药没有呢,连起死回生的“九转还魂丹”都可以用车拉。哎……

但是他们这些个兵啊,就喜欢这个雨太子.

不摆架子就不说了,最重要的是这个太子太帅了,是那种男人也为之眩目的帅!

并且雨太子的身体里,隐藏着其它太子没有的王者霸气。

这样的气势在温柔的雨身上,越来越明显了!

大兵们时常都在议论,这个太子应该才是龙宫将来的主宰!

现在雨太子又发病了,虾大兵心疼的看着他浑身冰凉、抽搐颤抖、嘴唇青紫.

平时这么长的时间,应该缓过来了,今天是怎么了啊!

虾大兵害怕了,他怕他们的雨太子会死掉!

天啊!谁来救救雨!!! 救雨脱离苦海!

[ 本帖最后由 筑风御雨 于 2008-10-9 14:33 编辑 ]

评分

参与人数 4人气 +28 收起 理由
ξ`红颜.梦 + 10 我很赞同
齐齐づ宝宝 + 10 我想说俄,我是一个泪腺应该说比较发达的人 ...
⌒月夜*蕊 + 3 好看!~
xieluo520 + 5 灌水

查看全部评分

河南3区逐鹿中原11月20日火爆开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9-16 02:55:4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逃离
雨又能感觉到自己的痛苦了,他的手、他的脚又回到自己的身体了。

“上天,我为什么还没有死啊!”雨已经无法忍受这样的痛苦,他连眼睛都无力睁开了。

他还分明记得那种锥心的寒冷,撕心的痛楚,他以为自己就这样解脱了。

结果自己居然还活着,活着,就意味着无止境的痛苦!

“雨少爷,好些没有?”一个浑厚的声音?

这个声音好奇怪,好陌生,并不是自己身边丫鬟。雨努力睁开眼睛……

“雨少爷你怎么下床啊!你还得在休息呢!”

旁边这个男人着急了,他没有想到虚弱的雨,居然跳下床,鞋都不穿跌跌撞撞的往外跑。

他急了,一把抓住他,用扔的才把他弄回床上去。

“我这是在那里?我是不是离开龙宫了?你是哪个?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雨顾不得浑身酸痛,不停的问着。

“你要我回答你哪个问题呢?你一下这么多问题?”

眼前这个男人用坚定语气问着他,并且握主他的手。

从他的手心有股暖流,雨感到浑身舒坦,混乱的思绪立即收敛许多。

雨抬眼打量这个男人:他气定神闲、剑眉星目、发髻高挽、随意的系着根白色的飘带。

手中拿着把火红的秋风,说不出的风流倜傥。

“素闻龙宫雨太子,俊朗文雅,今日得见,果然名不虚传,哈哈哈,就是自保的功夫差了点。”

那人轻摇秋风,徐徐而谈:“本人复姓东方单名军,师出大唐官府,师傅门下排号第二。”

“东方兄,请问我现在身在何处?”

“你在安全的地方。”东方摇着扇子,用坚定的目光望着雨。

听到此话,雨有种从来没有过的感激,是希望是重生,是难以言愉的感动.

因为他从东方坚定的眼神中,清楚的知道自己已经脱离苦海。

雨眼眶里有湿湿的东西,不由自主的流淌而下:“东方兄……”

东方看着雨的模样,心里说不出酸楚。

雨的情况江湖上传言甚多,由于他的善良,广博的胸怀,王者的气势,以及身受的折磨,早已被传得玄忽。

自己很早就想见识这位被所有镖师崇拜的人物。

今天见到雨,完全没有想到,这么一个俊朗的人物,被病痛、被他父亲折磨如斯!

“雨少爷,你安定下心神吧,来日方长。”说完扶他躺下,随便点了雨的睡眠穴。

看着熟睡的雨孩子般的漏出笑容,才安心的离开。

昨日,小师妹“菲菲”在龙宫被妖怪围攻,师傅收到飞鸽传书,急着唤东方前去解救。

没有想到回来的路上,正遇到昏迷的雨,还有一群急着团团转的镖师。

当他看见雨的时候,傍边的虾大兵就跪下了,哭着求他救雨,带雨离开龙宫。

他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当兵的哭得这个样子.

正踌躇间,昏迷在地的雨突然醒过来,抓住他的衣角,低哑得近复无声的说着:“请带我走!”

写满了信任眼睛,深深的望他一眼,又再度晕倒。

雨的眼里的信任、渴望、无助,瞬息间让东方觉得自己无法喘息。

我得帮他,我应该帮他。

东方这样和自己说着,他什么都没有想,背上雨.

一手牵着师妹菲菲,一手仗着秋风:“菲菲,你怕不?”他含笑问着刚才脱困的师妹。

“我不怕,师兄!我们帮他!”

“好,今天让我们师兄妹勇闯龙宫!”东方豪气干云的说。

他不知道秋风沾了多少鲜血,不知道杀了多久,他只知道背上的雨,越来越虚弱,越来越凉。

他能感觉到这样拼杀,自己的背上依然一片冰冷,终于他们杀出一条血路,带着雨逃离了龙宫。

“师兄,师兄。他醒了没有?”菲菲见东方从房间出来,急着问到。

“你啊!自己的伤都还没有好呢!还不回去休息,你也伤得不轻啊。”

东方爱怜的看着这个不怕死的师妹,昨天多亏她帮忙啊。

没有想到这个师妹,修炼已经打到炉火纯青的地步,比自己有过之而无不及呢。

开始还担心她会拖累自己,结果她居然可以当住龙王大太子:好太子疯狂法术连击。

要知道好太子的龙腾的威力,连自己都被压得喘息不匀。

也因为这样,自己才可以背着雨杀出重围啊。

但是他有些不明白:“昨天,你为什么会被一群小妖围着呢?你修炼很不错啊。”

“还说呢!哼……我昨天在花果山的海边玩,突然被老虎攻击,我没有注意一下掉入海里,没有来得及含避水珠!

我不是被妖怪杀死,是被水呛死啊!

还好,落水时师傅给我的信鸽飞回去报信!”菲菲气愤难平的说着,小脸涨得通红。

“哈哈!”原来这个师妹不识水性!东方哑然……

“你去做点粥吧,雨就快醒了,一定会饿,这个事就拜托你了哦!”说完迈着方步,潇洒离开。

“嗅,卖帅!”菲菲对着东方的背影做着鬼脸,然后跑去厨房,给雨准备吃食去了。

东方回到房间,立刻写封火漆急信,给自己化生寺的好朋友达少爷,请他速来为雨医治病患。

想到雨的病情,东方的眉头揪到了一起。

这先天的病症,加上后天的延误,只怕也是挨日子了!

可惜这么优秀的练武体格,和超常的灵气了。

东方写好信,给菲菲吩咐几句,就出门去了。

他得马上去驿站请人送去,顺便到镖局打听些情况。

毕竟昨天的举动,一定惊动三界。雨又是镖师最关心的人物,去那里一定可以得到确切消息。

就是不知道龙王会如何处置这件事?

[ 本帖最后由 筑风御雨 于 2008-10-9 14:37 编辑 ]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0 收起 理由
ξ`红颜.梦 + 10 1

查看全部评分

超级神兽0元抢,现金红包大放送——大神在手,福利我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9-16 02:59:1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身世
“东方爷!”还没有走到镖局门口,就被一个风尘仆仆的镖师一把拉住了。

“爷,你这里等小的,我去领了赏银就出来会你,你可千万别进去啊!”

镖师把东方拉到僻静处叮嘱到,说完急急进了镖局。

半盏茶功夫,那镖师出来了,也不叫东方自顾自己往前走.

东方心里明白,轻摇秋风顺势挡住小半脸,紧紧跟着。

那镖师三拐两拐进了一户民居,东方紧随其后进屋,关门。

不及坐下“东方爷!你胆可真旺实(胆大)。”这镖师看来是川人,家乡口音非常重。

“哦!”东方也不多话,只是仔细听他的话。

“昨天的事,风异呢!老龙把好太子都杖责了200,怪!要知道龙王最疼这个好太子的……”

"咦!”东方听这样说也觉得奇怪,因为三界都知道,这个好太子在龙王心中,具有极其重要的地位。

但是东方并没有表示什么,他急于要知道,龙王将任何处置雨,所以示意镖师继续说。

“听说龙王断绝了龙宫弟子出海追捕的要求.

并且说:就当没有这个太子存在。不许任何人追,但是又下令龙宫弟子见雨均可杀之。

且已和大唐官府下了站书!”说完用疑惑的目光往着东方“爷,你说龙王今儿个下的什么雨呢?”

“是吗?”东方也不明白了“你确定不追?”

“确定!”

“这就怪了!”踱了几步“我问你:雨以前的传闻你知道多少?”

“说来话长了?”镖师用询问的目光看着东方。

东方收了秋风,拉过椅子坐下,意思很明白了。

镖师简单的把自己知道的雨的情况,详细的给东方说了一遍,川人很实在,知道什么绝不添加,不

知道的也不乱说,这也不会给了解事情的人,增添不必要的过滤麻烦。

东方的秋风一直在拍打着自己的左手掌心,这是他思考问题时候的下意识动作。

半柱香功夫,他站起身来,从怀里摸出钱袋,丢给镖师.

那镖师正待推迟,东方摆摆手疾风步已经不见踪影。

东方刚回到师门,师弟“风”便告诉他:大师兄无泪已经等候多时了。

东方赶紧到了大厅,便看见无泪眉头深锁坐在案前。

“鱼儿师兄!”东方还想用儿时的称呼,缓和下气氛。

“哼!”无泪狠狠的拍着案头。神情激动地说“你还知道我这个鱼儿师兄……”话未说完眼眶已经发红。

急急走近,抓着自己最心疼的师弟,仔细打量一翻,确信没有伤患才又回去案前坐好。

“你说说东方!我是不是娇纵你太多?以至于你今天去抢龙宫太子?现在龙宫和我们不共戴天,师傅又有病在身,你说我这个当师兄的该怎么处置你?”说完眉头深锁,神情焦虑。

东方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为难,因为他这个鱼儿师兄,生性善良,是整个大唐最斯文的书生,要处理这种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始终不是鱼儿善良的心态可以承受的。

“鱼儿师兄!我……”东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徒儿啊!”正为难的时候,师傅程咬金的声音传来了。


“师傅!你怎么不休息?又起来了……”无泪急忙上前扶着师傅坐下。

“师傅!东方不孝……”东方见到师傅拖着虚弱的身体,还不得休息,急得跪倒在地。

“好徒弟,你们都是我程咬金的好徒弟。

昨天的事,东方做得没有错,他是凭良心在救人,我们不能为了大唐的利益,不顾做人的道义啊!你们说对不?”

程咬金虽在病中,言下依然英姿犹在。

“师傅!”俩人拼命点着头,无泪的心也放下了半个。

“我们大唐在三界是最强的,不必惧怕。

我们的宗旨是锄强扶弱,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淹。

师傅教你们这么多年,现在你们该把真本事亮出来了!

徒弟!去把雨少爷接到门派来,我们要给他公正的生活!”程咬金挚地有声的说着。

"是的,徒儿这就去接雨少爷。”东方赶紧出门接雨去了。

雨还在路上的时候,东方便简单的告诉了他所有的事情。

雨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为了自己决意和龙宫决斗的程师傅了。

现在,眼前这位伟岸的老人就在自己面前,心里所有感激的话,反倒一句也说不出来。

雨深深拜倒,感激之泪源源不息。

“孩子,起来吧!”程咬金命人把他扶起,仔细打量这个仙族青年。

“咦!你和20年前地府首席弟子“阿离”是什么关系?”

“我不知道啊!程师傅怎么这么问?难道……”雨是绝顶聪明的,并且灵力高得惊人。

他意识到自己在龙宫深受折磨,冥冥中一定与这个阿离有关。

因为,雨听到在这个名字,心弦猛被拨动一下,有牵动筋骨的感觉。

雨用迫切的目光看着老人,希望老人告诉自己些什么……

千百年来程咬金永远性情直爽,说话也不会绕弯.

“你和阿离眉眼几乎一样,我还以为你是她的孩子,不对啊,你是龙王的儿子啊,龙王的女人……不对!不对!怪事啊怪事!”

老人又叫雨走近些“孩子,你真的不知道阿离?”

“师傅,孩儿真不知道这个人!”雨乖巧的称呼自己,使得程咬金,老泪闪动。

“师傅,你累吗?你如果累了,孩儿明日过来听你说说,阿离姑姑的故事!”话是这样说,眼睛里却写满了期待。

“孩子!我不累。你坐过来些!看到你,我就想起我那些逝去的老朋友。

哎……我要不是得太上老君一颗金丹,也和他们一起去罗!”看着老人怀念的模样,雨的心犹如刀割。

“阿离显然是个魔族姑娘,刁钻古怪、但是却美丽非凡、生性善良。

20年前,阿离独创一式”地狱烈火”,行走江湖未遇敌手呢!

不知道多少少侠为她痴迷,传闻阿离姑娘均视如粪土、不屑一顾。

却不知她今生却是情痴,害她一生啊!

终于阿离遇见了,她一生的至爱,五庄观的首席弟子:魔无情。

此人最恨魔人,平身杀魔人无数,身负血债无数。

终有一日,魔族各门派商议合力将魔无情灭之。

故阿离奉命带领众魔族弟子,在方寸山将魔无情及其师弟孤月挡下。

三天三夜生死之博,天云也为之变色。

不料,那阿离却被魔无情叱刹风云,临死不惧的气势撼服,不可救药的爱上了他。

战斗中那顾儿女私情,况且魔无情不知阿离心思。

无情在让孤月逃生回师门求援后,已经抱必死之心。

因为,他虽然将其他魔人装入“日月乾坤”,却始终无法收了灵力奇异的阿离。

阿离却有备而来,不停的用“晶清决”,从“日月乾坤”里救出魔人.

疲劳战的最后,魔无情不及等到孤月的救援,魔法使用怠尽。

魔人也差不多疲惫,阿离虽然还有些能力.

三日的肃杀她已经爱上眼前这个男人,不愿杀死魔无情,顾也装着无力攻击。

谁想魔人中有一人,名“沙尘暴”。

人如其名,他从小醉心武学,在魔族少年中已属佼佼者,当魔人都无力使出有力打击的时候,此人却致命一博……

此时,无情的盔甲已经被砍破,浑身血污,眼见不活了。

哎!阿离啊,她居然飞身为无情挡下这致命一博!魔人惊奇了,魔无情也惊奇了!

阿离张着满是愧疚的眸子,倒在魔无情的脚下。

战斗停止的时候,突然下起了暴雨,这场雨来得很是时候,把这个嗜杀成性的魔无情浇了个一清二白。

[ 本帖最后由 筑风御雨 于 2008-9-26 01:08 编辑 ]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0 收起 理由
ξ`红颜.梦 + 10 2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楼主| 发表于 2008-9-17 02:34:20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17 03:35:48 | 显示全部楼层
顶了再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17 04:01:54 | 显示全部楼层
占个坐位慢慢看
对不起,您两次发表间隔少于 120 秒,请不要灌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9-17 05:03:3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青梅
无泪是五年前认识若雪的,那天无泪又挨骂了。

师父对无泪的期望太高了,无泪生性又斯文,对于大唐官府刚猛的武学,始终不能完全参悟。

刚才师父在给自己喂招的时候,自己的“后法制人”又让自己受伤了!

无泪永远都记得师父说的“无泪,你这辈子如果死了,也一定是笨死滴!”

师弟们都笑了,那里有人会笨死!

“哎……”无泪困惑得用头撞墙,一下接着一下,懊恼万分。

“铁头——绯儿!绯儿,快来看啊,大唐的人功夫真厉害,居然练武是用头撞树的呢!”

无泪被突然发出的声音搞得有点迷茫,什么铁头?我吗?

他揉揉撞疼的额头,俯身拾起“逍遥江湖”,慢慢转过身去,搜索这声音的来源。

无泪傻了,总之若雪当时是这样认为的.

因为若雪看到的是,这个漂亮的“姐姐”从转过身,发现自己开始,就一直没有动过,就连眼睫毛都没有动下!

“姐姐!你怎么穿男人的衣服啊?不过这个蓝色的逍遥衫,看上去质地真是一流呢。”

等等!这个小仙女是在叫自己姐姐吗?无泪好象有点意识了。

恩不对……这个小仙女怎么对自己上下其手!

无泪眼睛鼓得更大,目不转睛的看着这精怪的小仙女。

“姐姐你这个衣服布料真舒服,那里买的,改天我叫我娘给我做件。”

“等——等等姑娘!”无泪觉得自己该说话了,不然被师弟们知道,自己被叫姐姐,早晚被糗死。

但是无泪却有些口吃,这又是为什么?

“先——先讲清楚,我不是姐姐,我是哥哥。”无泪终于可以发声,谢天谢地!

“还有,请不要对我上下其手,要知道男女授受不亲!”

“哥哥?!你乱说什么?”小仙女说着手又伸到无泪的脸上。

不对哦,这样摩挲,无泪觉得身子有点发热!

“应该是女人嘛,脸这么光滑!——” 那声音依旧柔柔的说着。

“呔!”无泪格开这个小仙女的手,往后跃开。

“啊!——”大树!无泪再次认真的撞上了大树。

无泪倒在地上疼痛难忍,刚才跃开用的“疾风步”,这样的力道撞向大树,结果可想而知!

“姐姐,你为什么又撞树,你们练武都这样吗?你疼吗?”小仙女睁大眼睛审视着无泪.

“我看我还是不要拜这个门派了,他们的功夫好奇怪哦,我这样的身体可不能每天撞树。

绯儿!你说呢?”

“姐姐,我也这样认为哦!”小仙女的背后走出个秀气的姑娘,看来是小仙女的妹妹。

“姐姐我们走吧,爹在前面等我们呢!”说着拖着小仙女就走。

“等等!”若雪执意甩开绯儿的手,蹲下了。

她把手伸给无泪“姐姐,我叫若雪!我以后要在这里学功夫哦,你叫什么呢?”

无泪狼狈的坐起来“若雪姑娘,我是哥哥!”声音响亮,浑厚。

“啊!——”若雪站起身来,诧异的说:“真的是哥哥耶!”

“哥哥还会有假的吗?”无泪有点无语了,他觉得自己真的倒霉透了啊!

先被师傅骂,接着又被人认做女人,今天真不知道闯上什么邪神……

其实无泪不知道,他已经撞上了,他这辈子最大的邪神——殷若雪

自从若雪被他父亲殷丞相留在大唐学功夫,无泪的苦日子便来了!

首先这个小师妹,好象在师门里就只认识无泪。

每天,从早上开始就一直缠着他,无论他干什么,背后一定有这个小尾巴。

所有师弟都偷偷的笑他,无泪无论想什么办法,若雪就是要跟着他。

若雪的原因很简单:“鱼儿哥哥,因为雪喜欢你啊!”

说完就睁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他,这个时候无泪就没有办法了。

无泪心里想着:管他呢,随便人家怎么说,若雪不是喜欢我吗?

但是晚上无泪就完蛋了。

若雪刚到大唐的时候,认为无泪是姐姐,所以他就觉得无泪是哥哥,也就是姐姐。。。因为晚上她害怕,所以一定要和无泪一个房间睡觉……

第一夜:“鱼儿哥哥,我来了哦!”

“你来干什么?……”无泪眼睛都大了,这个若雪穿着小衣,抱着枕头就直接推门进来了。

由于师门仇家太多,晚上无泪都是不关门睡觉的,担心师门有事师弟们叫他不醒,无泪睡觉可是出了名的死猪!

“我害怕一个人睡觉,我在家里都是和妹妹一起睡觉滴!鱼儿哥哥,我们一起睡觉吧!”说完,把枕头一丢,直接钻进被窝。

“嘿!鱼儿哥哥的被卧真温暖呐,我睡觉了哦!”

她的确是睡了,但是无泪没有觉睡了。

拜托!活脱脱一个温香暖玉摆在自己床上,无泪还能睡觉?

第二夜:无泪看着若雪房间灯灭了,他以为她已经休息,开心的躺上床,准备休息……

”砰……”门开了:“鱼儿哥哥!我来了哦!”抱着枕头的若雪站在门前,满脸睡意。

……

这样的折磨直到半个月后,无泪搬张靠椅到房间,才得已改善。

可是第二天醒来,若雪又和自己挤在小靠椅上了,看着倦在脚边小猫样的若雪,无泪差点痛哭失声!

无泪唯一庆幸的——至少可以睡觉了。。。

无泪哑然:我俨然柳下惠嘛!

五年的时间,若雪和无泪的情况,大家都心知肚明,也都非常认同。

特别是程咬金,巴不得无泪把若雪娶回大唐。

首先因为若雪的古灵精怪,把老人哄得开心异常!

再则若雪是寄学弟子,出师就要离开大唐,这与无泪等人是不一样的。

所以程咬金也就放任他们了,就盼着若雪出师,将她迎娶过门,永远陪在自己身边。

所以,若雪在师门就没有自己的房间了。谁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若雪的房间被别的女弟子住了,反正也没有人在意!

苦的却是无泪,若雪这个小祖宗,动不动就说“鱼儿!你要是不依我,我以后就不叫你夫君,叫你姐姐!”

所以无泪什么事都必须依着她,顺着她。

其实,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宠溺无泪已经习惯了。

无泪心里已经是甘愿的了,而且不知道多么甘愿!

事情直到半个月前: 师父突然收了个关门女弟子:悦!

“无泪,这个是师父新收的弟子,你的性情带女孩子最合适了。

若雪不是带得很好吗?悦也就交给你带了。”

嗡!!!

无泪觉得自己头被敲了一下,“师父!我……”

程咬金近来身体不好,摆摆手,就打断了无泪的说话,自己进内室休息了。

[ 本帖最后由 筑风御雨 于 2008-9-26 01:12 编辑 ]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0 收起 理由
ξ`红颜.梦 + 10 4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9-17 10:00:21 | 显示全部楼层
千年等你回——复
给点信心吧,人啊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0 收起 理由
ξ`红颜.梦 + 10 5 节日快乐#17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9-17 11:04:08 | 显示全部楼层

给点意见吧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听长 + 1 意见#18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17 12:08:19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没具体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9-17 22:32:50 | 显示全部楼层
困前顶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9-19 00:37:3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章:错爱
悦来后,无泪和若雪就出事了。

东方救雨以后,龙宫来大唐下站书。

那天,刚好悦和几个师兄在门口玩,几句话不对就打了起来.

悦入门才几天,居然用“横扫千军”这样危险的招数对敌,结果被龙腾所伤,炎炎一息!

要救悦,只有大唐程咬金和无泪,因为师父只将安神决的分支技能传授无泪!

当时,程咬金有病在身,不能运功。

但无泪修为却不够,要是师父可以半步以外使用此决,但是无泪必须除去衣物,肉掌贴身方能运功。

情急之下,无泪只能……

无泪抱着悦进房间的时候,若雪含着眼泪紧紧护着门,不让无泪进去。

因为本门法术她知道,无泪的本事她更清楚。只要无泪进去,她预感自己的一切就会完了。

“若雪,你让开!”无泪从来没有这样大声呵斥若雪!

“我不!”若雪非常坚决! 小小的身体,紧紧护着房门,一步不让。

这个时候,悦说话了“大师兄!我宁愿死……”说着喘息连连,嘴角渗出了乌黑的淤血。

“我是女儿家……”

“悦!我答应过师父,我一定会照顾你的!你相信大师兄,好吗?”无泪太善良了,他只知道救人,他却不知道他已经做出了承诺!

悦释然了,乖乖的不再说话。

若雪却惊呆了,为无泪所讲的话。

她张着紧张的眼睛,看着自己深爱的无泪,浑身都在颤抖。

却坚持不离开门口,坚持不让无泪为悦医治。

无赖之余无泪出手了,对若雪出手了!他对若雪用了“反间之计”!

等无泪出来的时候,第一时间便去寻找若雪。没有想到的是——若雪走了!

若雪伤心的回了离开五年的殷府。

走出大唐官府,她分明听到自己的心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不是为了无泪救悦,而是为了无泪对她出手,为了无泪给悦的承诺,若雪心碎了。

若雪其实早已长大,她知道自己和鱼儿哥哥,同住一房,就已经注定自己必须嫁给他,那么悦呢?

她身子都已经被鱼儿哥哥……

若雪不敢再想,她已经很难过了,如果现在去想,自己一定会疯掉的。

她永远也不能相信自己的鱼儿哥哥,对自己使出了对敌的招数……

所以,若雪必须找个没有鱼儿哥哥的地方,好好思考下,才能确信这些是不是真的?

只有将事情想明白,若雪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所以若雪回家了,那里没有人知道自己和鱼儿哥哥的事情,也就不会被打扰。

若雪真的应该好好想下了,因为她根本不知所措了……

无泪在殷府门外徘徊,他觉得自己的心象刀子在绞,痛彻心腹。心爱的人就在门内,而自己呢?

却不敢前去相见。

“若雪!我的小祖宗,你为什么要走啊?你要是不走,我们可以一起说服悦,凭你的古怪精灵一定可以让悦释怀。

但是你却走了,留下我一个人面对伤后的悦,我必须照顾她,照顾给悦多少误会啊!你知道吗?

若雪!我的小祖宗!”无泪这几天,无数次这样对自己说话,现在他又这样说了。

“鱼儿哥哥!”熟悉的声音!无泪看到站在眼前的人儿,他日夜思念的人儿,却几乎不敢相认。

不过几日,他的若雪仿佛长大了.

上已经看不到调皮的笑容,写满的全是忧伤、彷徨、无助,美丽的眼睛补满血丝,泪光闪烁,雾气迷茫!

“鱼儿哥哥!你来了又不进来,我在楼上看见你很久了!”说完欠下身,示意无泪进去。

“若雪,和我回去吧,师门有难,大家需要你!”无泪开始觉得自己有那么一天,一定是笨死滴!!!

“是吗?师门需要我吗?真的需要我吗?”

若雪绝望了,她等了这么多天,盼这么多天,就为等这个男人,来接自己回大唐去。

可是,这个自己一心一意要嫁的男人,这个自己第一次见到就决定要嫁的男人.

个自己从15岁就决定要嫁给他的男人,居然不需要他,自己居然在他的心目中,还不如师门重要!

“若雪!东方闯了大祸,师父要罚他去西牛贺洲,我想你去……”无泪想给自己几个嘴巴!

“你不说了,我不想在这里和你说话。”若雪轻轻的说道,制止了自己不想再听的话.

你先回师门吧,我这就进去收拾,随后就到!”

若雪缓缓进屋,再缓缓把门合上,眼泪再也止不住,流满香腮。

若雪多么希望无泪叫住自己,对自己说句:“小祖宗!鱼儿哥哥想着你呢!”

若雪心里清楚,主要鱼儿哥哥对自己说这么一句,无论发生任何事情,就算桑田沧海,自己都会不顾,可是……

无泪沮丧的望着火红的大门,恨不得自己这一刻就死去。

他无奈的摇摇头,拖着沉重的步伐向大唐走去。

我得回去等她,我得和她解释清楚,我要把她留下来!无泪这样对自己就说着……

[ 本帖最后由 筑风御雨 于 2008-9-26 01:16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9-19 09:05:16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事也来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9-19 13:05:5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