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筑风御雨

回首千年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8-9-19 14:56: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章 :结拜
夜。大唐官府。前厅。
雨休息了一整天,精神已经好了许多,脸色也开始有些红色了。

下午开始雨就没有见到东方,心里非常纳闷,晚上吃饭也不见人,几次想问,都被无泪拿话插开。

雨觉得无泪的情形很不对,对自己的态度也是待客之道。

雨很不喜欢,他喜欢东方和自己相处的感觉,他觉得那样才是朋友相处。

所以他一直在用眼睛寻找东方,可是他就是不见了!

雨很奇怪,自己为什么用“不见了”来形容东方的不出现。

但是他相信自己的灵力,雨觉得有什么事是不对了。

已经很晚了,无泪一直有话无话的说着,雨不知道无泪到底给自己讲了些什么,他倒觉得无泪在等什么人!

总之:就是不想大家散去!

“大师兄!若雪师妹到门口了!” 风师弟匆忙来报。

“乓!”无泪坐的椅子倒了。

雨奇怪的看着无泪的举动,照理无泪并不是这样急噪的人。

“快!去看看师父休息了没有。如果没有就告诉他师妹回来了!”

无泪急急吩咐着,自己已经抢出厅去了。

雨好奇的跟了出去,他想看看无泪等了一夜的师妹,到底是怎样的人物。

刚走到厅门,就听见脆声声的呼唤:“师父,雪儿回来了啊!师父,雪儿好想你啊!”

程咬金已经从内室出来了。

“雪儿!快过来,让为师好好看看!”随着声音,奔进门来的是一个不染铅华,却超凡脱俗的美丽少女。

在龙宫雨也见过很多仙族的美少女,但是眼前这个女子却有极不同气质。

若雪滚在程咬金怀里,又说又闹的,不可开交。

雨仔细观察着,这女子笑是那么精怪,嗔是那么刁钻,怒是那么妩媚!

怪不得无泪……哈哈!雨明白了!

“雨少爷!”无泪唤雨,“我们走吧!师父和师妹有好多话说呢!我们也出去走走,怎样?”

雨和无泪退了出来,但是雨是不会和无泪去走走的,因为傻瓜都看出,无泪心在厅里。

于是,雨托词自己回房间了。

推开房门,雨就看见茶几旁坐个风尘仆仆的剑客,腰间配把四法青云,悠然自得的品茶。

雨进门,他就认真的看着雨的脸,很仔细的,这样的被个男人打量,雨觉得浑身不舒服!

“敢问……”

“你一定就是传说中的雨太子吧?看来你真的病得不轻!

请过来坐下吧,我为你号下脉,我是东方的朋友:达少!他可是拜托我来给你看病的哦!哈哈”

此人气度豪迈,言语真诚。

雨立刻就相信他了,那也是因为自己灵力的原因,他知道这人会成为自己的好朋友!

雨坐在达少对面,伸出了右手……

“咿!你这个应该是娘胎带来的病根!”

“是吗?”听达少这么诊断,雨觉得阿离已经和自己串起来了!

“几岁初次发病?”达少又查看了雨的眼睛,舌苔。

“九岁!”

“最近发病,什么时辰?”达少神情有些忧郁。

“四天前。”雨如实回答。

“不对啊!照你的脉象看来,你应该每六个时辰发作一次啊?为何……”达少不解的自语。

“是东方兄输了内力给我。”雨难为情的说到。

“哎呀!这就麻烦了!”达少轻拍桌面。

“东方啊,东方!你今个干了错事了。”达少眉头皱到了一起,垂头叹息。

这下到把雨搞疑惑了“达少兄!这什么道理?”

“哎!雨少爷!孰不知你这个寒症,本是娘胎带来,普通医人已无药根治。

我们化生倒是有剂妙药专医此病。

但是你有发病十年有余,从无用药,拖到今日,就是用药也只是挨时日罢了。

我本可用本门不传心法,打通你被寒气堵住的七窍,保住你的心脉,幸许还可以保你不死.

但是每到初一十五你必受寒病折磨,苦不堪言!可也比丧命强啊!

但是——”达少长叹一声,不再说话。

雨明白自己已经时日不多,他倒是看得通透。

“达少兄!你有所不知,我雨太子今生最大的心愿便是离开龙宫.

现今,我身在此处,还认识了东方兄,达少兄,还有大唐那么多因为我出生入死的兄弟,我心足矣!生死又有何惧呢?

达少兄有什么话,不防直说。”

“果然是龙宫最有王势的太子,传闻没有说错。

我达少认你这个朋友,雨!以后咱们都直呼其名,不要兄啊弟的,也把你这号风流人物俗套了。”

“达少!”雨觉得离开龙宫以后一切都是那么美好,他一定要焚香**,谢谢老天开始给自己幸福!

幸福!雨惊奇自己居然想到这个甜蜜的词!

“雨!实话告诉你吧!你这个寒症,到发作的时候,就必须让他发作个彻底,这样才能把身体里聚集的寒气散掉一部分。

但是,东方用:杀气决!封住了你的寒气,你这四天已经有24次没有发作,一旦寒气聚集冲破气决,你命休已——”

说完,达少定定的看着雨,因为他看到雨已经失神。

是的,雨没有想到自己,会这样死去。
自己被东方所救,却为东方所累,他不在意自己的生死,但是他却担心东方将为此无发释怀。

“达少!如果真无法医治,请不要将今日之言,告诉东方。切记切记!”雨抓住达少双手,坚定的说。

“雨!”达少抽出手拍拍雨的肩膀,“得友如你,此生足矣!”

“达少!你说得对,得友如雨,此生足矣!”东方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随即门被推开,东方双眼噙泪立于门外。

“东方!”雨惊呼失声。

“雨!不妄我冒天下之大不违救你,东方愿与你结拜金兰,生死与共!

有我东方一天,绝不让你就此送命!

上天入地也要为你求得解药,医治你的病痛。”东方激动不已。

“结拜怎么能少我达少?”

“好!二位,我们就供土为香,结拜金兰!”

雨坚信东方、达少这俩位朋友

。因为他的灵力告诉他,他还有很长的路和他们一起去走,还有很多困难要和他们一起度过,自己绝不会就此殇命!

按照年纪,东方为大,雨为老二,达少为弟!

三人供土焚香,八拜而交!

[ 本帖最后由 筑风御雨 于 2008-9-26 01:21 编辑 ]
【论坛活动汇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08-9-19 17:57:12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山河社稷东海湾1月15日火爆开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19 23:06:15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回事 这是雨之月天 哪里是什么回首千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20 06:22:14 | 显示全部楼层
观望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9-20 07:40:2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章 :痴缠
无泪一直焦急的等在厅外,他盼着若雪从里面出来,又害怕若雪出来。

听着厅里一老一小谈笑声,无泪心里七上八下的。

因为无泪不知道怎样面对若雪,更不知道该和她说些什么?

这两天,他总觉得有口气梗在丹田,提不起气来了。

他知道这个是练武人的大忌,这种情况应该是伤神过度引起的。不管了,等若雪出来一切解决就会好的。

他相信:若雪是医治他这个毛病的良药。

夜已经深了!怎么还再聊?

东方都已经从幽室放出来,这会应该和雨少爷一起玩闹了,若雪怎么还不出来?

无泪开始着急了,这个疯丫头不会和师娘睡了吧?

无泪顿时觉得大汗狂下:若雪如果不回自己的房间,那不是意味着……

无泪开始朝里边张望,惹得值勤的二个师弟,频频偷笑.

“大师兄,若雪师妹还在里面玩得开心呢!要不要我们去帮你催师父休息?”

“好好值勤!谁说我在等若雪了,我在担心师父的身体!”无泪涨红了脸,大声喝责。

“大师兄!你声音好大哦!你不怕被若雪师妹听到?” 俩个师弟继续调侃无泪。

无泪慌忙捂住嘴巴,压低声音问:“我刚才声音真的很大?你们觉得若雪会听到吗?”

“大——大师兄——哈哈!呵呵……”两个师弟终于忍不住了,指着无泪狂笑起来。

“你。。。你什么时候这么胆小了?哈哈,哈哈哈”

“啊!——”

“哦!……”两声惊呼!两个倒霉蛋被丢到大门外面去了.

无泪拍拍手,指着两个师弟“你们两个还敢胡说八道,小心屁股开花!”

无泪教训完二个师弟,觉得自己等在这里,的确不是办法,总不能老给这些不知高低的小子笑柄。看来自己真得回房了,哎!

“鱼儿哥哥!”碎碎的脚步在身后响起,多么熟悉的声音,多么熟悉的脚步!“我们回去吧!”若雪终于出来了。

……

“若雪!今天你很累了?要不……”

“鱼儿哥哥,今晚我们聊会吧!和小时候一样!”若雪从屏风后换去客衣,走了出来。

柔柔的声音,凄凄的眼波,简直要把无泪的心揉碎了。

看着披散着云鬓的若雪,如云的乌黑衬托流漓的眼光、凄然绝美的笑容倾国倾城。

无泪又傻了,呆呆的不能动作!

若雪缓缓的牵着无泪,缓缓坐下,仔细帮他换去外衫,就想是服侍自己的夫君.

“鱼儿哥哥!我们说说话吧!”若雪靠在了无泪是身边,乖乖的。

从来没有这么安静的若雪,格外的安静,把她装扮得格外的奇异,格外的妩媚。

无泪被若雪的美丽惊彻了,他生怕自己动一动,就会破坏了这份美丽。

“鱼儿哥哥,你还是那么傻啊!若雪怎么会和鱼儿哥哥一起这么久呢?若雪不是一直很聪明吗?”

若雪幽幽的说着,仿佛在问自己,又好象在问无泪。

“鱼儿哥哥,若雪会永远喜欢鱼儿哥哥的,一定会的,因为若雪就记得鱼儿哥哥的样子啊!”

若雪清澈的目光注视无泪,象是要把无泪的模样刻到眼睛里。

“若雪!我……”

“你什么也不用说!”若雪的食指立在无泪的唇前。

“鱼儿哥哥!我都明白,若雪一直都明白,明白鱼儿哥哥善良的天性,明白鱼儿哥哥重信守诚。我不怪你,我就要鱼儿哥哥答应若雪一个要求……”

无泪狠狠的点头“若雪!你就是一万个要求,我都答应你!”

“那好,鱼儿哥哥!若雪要你答应我,无论任何情况,鱼儿哥哥都要幸福!鱼儿哥哥一定要幸福知道吗?”

若雪痴情的看着无泪,眼睛里的柔情轻轻一碰就会完全流淌。

无泪没有想到,若雪要自己答应的居然是这样一个要求,他以为……

无泪缓缓摇着头,轻轻捉住若雪的手臂:“若雪!我的幸福就是你,没有若雪鱼儿哥哥那里还有幸福?”

听得无泪这么说,若雪心里苦苦想着:

傻哥哥!若雪怎么会离开你呢?穷我一生陪着你,若雪还嫌不够呢!你难道能说不是吗?可是……

若雪凄苦的摇摇头,推开无泪的手,悠悠的叹息,憾然伤神。

若雪缓缓走到窗边,虔诚的跪了下去“天上的月儿啊!你看得见小女殷若雪吗?”

若雪虔诚的合上双手,悠然说着:“天上的月儿啊!今日若雪向你许下心愿:

若雪盼望今生今世,来生来世,永生永世都要认真的爱着鱼儿哥哥。

无论上天是否允许我们相爱,无论将来若雪能不能做鱼儿哥哥的娘子,若雪都要认真的爱着鱼儿哥哥,到天荒、到地老!

我希望天上的月儿能听到我的许愿,允许我今生今世、来生来世、永生永世都能遇到我的鱼儿哥哥!

允许我爱着我的鱼儿哥哥!”

说完盈盈三拜。

若雪站起身,朝无泪殷殷走来,脸上的笑颜倾国倾城。

无泪被震撼了,他被若雪的深情,被若雪的无助震撼了。

痴笨的无泪,心里千言万语无法吐露,体内的气息被情感激得四处乱串,收势不住。

无泪知道势头不对,尽力想让自己平静下来。

可是,当若雪说到:无论若雪能不能做鱼儿哥哥的妻子……无泪仿佛被万剪穿心、天旋地转,身子犹如冰火浇煎一般!

无泪再也控制不住纷乱的气息,胸口象被铁锤猛击一下,他大口的吐着口浊气。

无泪的脸色变为酱紫,无泪死命揪住胸口,急切的想要控制自己

。却不想刚一抬眼,便看见凄凄行来的身影,若雪脸上倾国倾城的笑颜,把无泪的魂魄直接抽出了他的身体,撞向四壁,碎了个七零八落。

”若雪!”无泪呻吟一声,气血突地上涌,一股腥甜涌到唇边,便一头栽倒……

[ 本帖最后由 筑风御雨 于 2008-9-26 01:25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20 11:40:41 | 显示全部楼层
傻晴,回首千年是把两部文合起来



                                                                                                                                           --------某逍遥

[ 本帖最后由 天下任逍遥 于 2008-9-20 11:43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20 11:42:58 | 显示全部楼层
SOFA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20 12:27:58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拉```还没看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20 13:17:43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你的文章~也知道了你的故事~真的让人很感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20 15:56:59 | 显示全部楼层
先顶下在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21 01:03:54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我不大喜欢看小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21 01:08:58 | 显示全部楼层
啥???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21 16:10:5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新来的,顺便问下,怎么给分分捏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3 收起 理由
听长 + 3 你还没分,我给你3#24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9-22 13:14:2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章:叛逆
无泪的病来得很猛,达少一直用内力为他“推气过宫”。

尽心竭力为他医治,可惜起色不大。若雪终日不吃不喝,懒理云妆,形似痴狂。

程咬金也倒下了,他得知无泪和若雪的情况,就倒下了。

他毕竟上了年纪,爱徒病危带给他的打击太大了!

东方每天都呆在师门,处理门派所有事物,忙得不可开交。

因为大唐已经陷入恐慌,江湖上都传遍:程咬金和无泪病倒了!

龙宫借此机会三天两头前来挑衅,好多兄弟伤亡,东方整天焦头烂额,伤患越来越多,战报堆积成山。

如今他终于明白大师兄以前的苦恼了。

雨一直默默的陪在东方身边,帮他看战报,帮他救治受伤的大唐兄弟。

雨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感到无助,他恨自己没有本事帮助东方,也没有本事帮助达少,他就只能给他们跑跑腿,传递些信息。

就在这个时候,几天前菩提老祖生日时,去方寸山押送生辰钢的菲菲回来了。

东方得到消息,立刻心生一计。

“必须立刻唤菲菲回师门!”东方顾不得她连日劳累,下达了命令!

菲菲回来的时候已经很累了,在回长安的路上她听到很多传闻,但是她都不相信,她觉得大唐不可能陷入恐慌。

听到师兄简单的说明,她才确信师门现在真的很需要自己。

“师兄,菲菲愿意带师兄弟偷袭龙宫!你就放心把。”

偷袭龙宫是东方的妙计,大唐必须主动攻击,才不会处于挨打地位。

但目前师门损兵折将,只有偷袭予龙宫沉重打击,才能争取时间恢复元气!

菲菲的修炼当属佼佼者,此次前去非她莫属!

不过,此次偷袭还须一个人,他就是雨!

因为在大唐,只有雨对偷进龙宫,可以提供帮助!可是……东方犹豫了……

“东方!你们要去偷袭龙宫,应该算我一份!”

雨总算觉得自己有点用了:

“我愿意为你们带路!有个叫花果山地方,你们把带我去那里,我们就可以轻松下海,然后从迷宫到龙宫。

并且迷宫就只有小白龙把守,他一个人不难对付!但是,你们此去必须我带路,因为迷宫地形复杂……”

雨坚定的望着自己的结拜兄弟!

东方迟疑良久才下决心的:“好兄弟,难为你了!”

然后紧紧的握住雨的手,他心里非常清楚,上次雨逃出龙宫,只是自己的问题。

但是这次要雨参与这个任务,就意味着雨反出师门,是江湖大忌!

但如今也只能如此了!

雨坚定的点点头,心里却寒气横流。

他清楚的知道,从这刻开始他就必须背负欺师灭祖的罪名。

但是,世事就是这样,由不得他选择!

三更!

菲菲用菩提老祖那里带回来的飞行符,把大家带到了傲来国,然后摸黑进入花果山,大家行动非常迅速,一路无话。

雨感慨着:不愧是三界最强的门派,所有人都是久经沙场,相互有着很深默契。

到达海边,菲菲将表示领队的旗帜交给雨,眼里没有丝毫犹豫“雨少爷!靠你了!”

雨接过旗帜,手有些颤抖,他知道这面旗帜意味着——今天在这里的大唐兄弟的生命!

雨高举旗帜,当先迈如海水,菲菲他们也跟着下海。

一到海里,雨就觉得寒气刺骨,他开始**:

老天爷!千万不能让我现在发作啊!雨使用“水遁”努力的在前面带路,幸而大唐弟子水性都不是很好。

否则!雨就一定不是领队,而是殿后!

来到迷宫,雨轻车熟路的转到五层。

到达小白龙时常巡海的地带,雨示意大家藏身,就开始默默念着“逆鳞”咒,这样把小白龙招来,对伏击甚好!

海水起了旋涡,一道白光闪过,一个白衫玉冠的龙人现身了。

即刻,雨听到四面八方响起摄人心魂的咒语,不禁心神大乱。

过往种种浮现眼前:龙王的绝情;太子兄弟们的无义,犹如冰雹加身。

顿时雨的身体撕裂痛楚,脚步踉跄,险些从隐身的珊瑚从走出!

“雨少爷!心清目明,万物有始有终。不必自苦!

人生悲欢离合本是必然,生命生生不息,冥冥间自有主宰!”

稳定、和煦的声音响起,一只温暖的手印上雨的后背。

是菲菲!她用意念徐徐化解雨的心结,并且用安神决按住雨背心大穴。

同时大家已经发动攻击,大唐意不在伤人,使用的也是“反间之计”让小白龙瘁然就犯,陷入混乱!

“修罗咒!”雨醒了过来,这个是小白龙的成名绝学

。雨坐下来用九龙决调息,慢慢稳住心神!

片刻,雨对大家抱歉的笑笑,又举起令旗!

突然,一股史无前例的寒气从脚低升起,来势凶猛,雨踉跄一下。

“天啊!不是吧!”雨知道达少说的病症开始了,一定是刚才中修罗咒的时候,乱了气息。

他必须在发作前把大家带到龙宫西门。

雨咬紧牙关,再度举起令旗,大家也不多话,迅速跟上!

“菲菲!这里就是龙宫了,前面就是龙人们休息之所。

我不能再去了,我不忍看到……”雨将旗帜交给菲菲.

“我在这里等大家,你们赶紧回来,不要恋战!”

菲菲接过令旗“明白!雨少爷!你不要离去,我们需要你!”

雨的鼻子酸楚了,他终于明白.

为什么古有:誓为知己者死!

看着菲菲他们迅速隐入如墨的海水里,雨才慢慢的坐在地上,用达少教他“小乘伏法”缓解身体的痛楚。

他告诉自己:一定不能晕倒,一定要带着菲菲和大唐兄弟安全离开龙宫!

远处穿来阵阵撕杀声,传人雨的耳膜,使他的心神动荡,不能专心运气。

况且,寒气愈来愈烈,达少所教的基础心法已经不能起作用。

雨的身体仿佛被压在千尺冰川之下,牙齿相互撞击,喀喀有声……

[ 本帖最后由 筑风御雨 于 2008-9-26 01:29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楼主| 发表于 2008-9-22 13:16:40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