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筑风御雨

回首千年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8-9-30 15:35:4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五章:分离
无泪身体终于恢复一些了,这是件让大家开心的事.

大早,四师弟风就来告诉他们:师父请他和若雪师妹。

无泪和若雪都知道是什么事,笑着答应就去。

无泪和若雪牵着手,有说有笑的往大厅行去。

其实,俩人心里五味杂陈、千言万语无从说起。

心里的泪水就快汹涌而出。

但俩人却默契着,他们要绝对珍惜最后相处的日子,每一刻都要带给对方快乐!

刚到门口,就看见悦站在那里,满脸嫣红!

若雪先开口了:“悦妹妹!若雪恭喜你了!”

若雪说这话的时候,分明感到无泪的颤抖了,牵自己的手猛的一紧.

“谢谢殷姐姐,姐姐离开大唐以后,妹妹一定用心照顾大师兄。”

悦知道:今天不仅是自己订婚之时,还有若雪出师之礼!

悦盼望的日子终于到了,心里说不出的开心。

纵然,大家都认为自己嫁给大师兄,前景并不乐观,但若雪今日就离开大唐!

悦有好多时间和大师兄相处。

悦坚信只有大师兄,才能让得到自己幸福,也坚信真诚一定可以感动大师兄,与他白头偕老。

大厅里,师父、师母、悦的父母、众师兄弟早已经等候。

“师父,无泪来迟了!”无泪永远那么斯文、庸懒的笑笑,牵着若雪行至师父身边。

无泪根本不在乎悦父母,快要杀人的眼光。

其实无泪根本没有看到,无泪的眼睛,根本没有和若雪分开过。

他们都知道今日一别,可能就是今生无法相见。

他们在心里许诺:在一起一刻就得珍惜一刻!在一起一刻就要在心里死守一刻!

无泪的笑容,无泪温柔的眼光,一直、一直是给若雪的。

悦看在眼里,心不由痛了起来。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错了?她开始为自己的将来担心了!

程咬金站起身来朗声说着:“今天,为师要为寄学的殷家之女——若雪举行出师之礼!”

说完叫若雪出来,做了系列程序。

最后,若雪行至程咬金面前跪下,行出师大礼。

程咬金颤抖的手,抚摩着若雪的头发.

伤感的说:“雪儿!你们都大了,要离开师父了……为师送你这对金玉双环,你戴着就象在师父身边一样。”

程咬金取出一对环来,那环一为金环一为玉环,若雪佩带起来锵锵作响,祥光萦绕。

此环必定是受到福神祝福,才能有这等灵气!

“雪儿谢谢师父!”若雪行完礼就退后了,依旧站在无泪身边。

“今日,还有桩喜事!”

程咬金继续说道:“本门首徒鱼儿无泪,与我关门弟子秀颀悦。

今日由父母及家师为证,订下婚约!无泪,悦儿,你们过来!”

无泪和悦来到程咬金面前双双跪下。

“以后,你们要相亲相爱,不离不弃!无泪!你能答应师父吗?”

无泪答到“是的师父!徒儿一定善待悦师妹,你可放心!”

"啪!——”晴天霹雳。

大好的天气,转眼风云突变,哗哗啦的下起暴雨。

无泪转头看天,殷殷笑了!

凄凄的望向殷若雪,若雪也望向她,也是殷殷的笑着。

"若雪,你看天都为我们难过呢!”

“鱼儿哥哥,你看老天在帮我们哭呢!”

无泪、若雪俩俩向望,无言相对。

此时的阵雨,是来带走他们不会实现的诺言,并把它们冲刷得一干二净。
他们一路上留下的欢歌笑语,此刻必须变回原点,就象从来不曾有过.

若雪走了,无泪心也走了。被那场突如其来的雨带走了。

不知道去了那里!

无泪非常听话,按时吃药,吃饭,陪悦习武。

如同行尸走肉般的笑容,永远那么温柔。

悦和自己说:师兄的笑容我宁愿是哭,因为这样温柔的笑容,太过虚伪。

无泪什么都依着悦,就惟独一件,无泪绝不让步!那就是:不让悦进他房间。

第一次悦去找无泪,他气定神闲的说:

“悦!以后有事,你就在外面叫我就好!”语气很淡,淡得象不认识悦!

以后悦去找他,干脆就不开门了。

开始悦不明白?

后来她知道了——无泪在固守:

殷若雪留下的最后痕迹。无泪死死维护着,他和殷若雪生活五年的房间。

就等于死守他们的爱情!

悦的情绪越发低落,她开始发噩梦,梦到自己和大师兄成亲。

盖头揭开,却是殷殷笑容的殷若雪!

梦到大师兄牵着自己,漫山遍野。

却看见殷若雪,愁苦的眼睛;听见殷若雪,哀哀的叹息!

她开始胡乱冒火,砸坏房间东西,呵斥所有关心她的人。

每当这个时候,无泪就带着温柔的笑容来到,缓缓的说:

“悦!不闹了。师兄在这里,我是会照顾你的!”然后吩咐人换新的。

这个时候悦就闹不起来了,她永远不能抗拒无泪缓缓唤他的声音。

“悦,不用担心!你就要成为我的妻子了,你还担心什么呢?”

无泪每次都这样和悦说着,就象是在和若雪说……

大师兄变了,大家都这么说。大家都觉得大师兄变了,但是却说不出变在那里?

无泪还是那么和善,那么斯文!还是那么笨!永远学不好大唐刚猛的刀剑!

但是,无泪真的是在变了……
【论坛活动汇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30 16:56:25 | 显示全部楼层
太感人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天下任逍遥 + 5 菲菲#109

查看全部评分

山河社稷东海湾1月15日火爆开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30 17:08:08 | 显示全部楼层
菲菲抢我沙发,我坐板凳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30 17:14:4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好的文呢
为什么没有人看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天下任逍遥 + 5 广告效应啊#109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30 17:18:06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妆儿 于 2008-9-30 17:14 发表
这么好的文呢
为什么没有人看

因为没有广告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0-1 15:20:5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六章:旧事
东方和雨刚到盘丝岭,就收到达少飞鸽的传书。

他们得知无泪消息的时候,都觉得手心冒汗,头皮发麻。

“东方!叫无泪和悦结婚,就如同我们和那个叫月的女子相处一样麻烦呐!”

看来月儿对雨的打击很大,凡是不如意人事,他现在都会用这个女人来形容!

东方翻下眼睛,表情象被电到“拜托,差远了吧!和悦成亲比和小魔头成亲好上万倍吧!”

那个魔头,军想着就头大。

居然用“似玉生香”对付自己,解了封咒还中毒半日,脸部麻痹!现在说话好不自然!

“雨!你要是将来娶这个小魔头,那个日子……呵呵!哈哈!”东方笑得险些从马上跌下。

“东方——你要我这辈子做和尚啊,我还不想头发被她拔光!”

雨摸摸还在发痛的头皮,只觉得背心凉凉的。

这个坏东方居然还这样开玩笑!“我做了和尚,看你和那个玩!”

“雨少爷做和尚不错啊,那样去上香求姻缘的女香客,就可以直接把你求走!

不错呵呵,不错!驾——马儿快跑呐,驾——”

“东方你给我站住——”雨急得提马狂追!

“冰冰姑娘前辈!晚辈是大唐官府东方军。这个是家师的拜帖!”东方恭敬的呈上程咬金的拜帖!

“哦!来找我那林奈徒儿啊!”冰冰姑娘看完帖。

“不巧,我那徒儿看破红尘,已经离开师门,去北俱芦洲隐居十年有余了!”

“白前辈!”雨急了,上前拜倒。

“请恕冒昧!在下与那林姑姑渊源颇深,且在下生世,当今世上恐怕只有我那林姑姑知道!”

“哦!你又是谁?”冰冰姑娘早注意到,这个清俊仙骨的龙族少年。

眉眼似曾相识,看着他的模样,眼前恍惚有故人颜容。待相认!

却又模糊、久远,不能相认.

“白前辈!我是龙宫雨太子!早该上门……”

“你就是那龙王九太子?”冰冰姑娘急急问到!

“是的!在下正是九太子:雨!”

冰冰姑娘急步上前,一把扶起雨,仔细端详……“是了!是了!是了……”

说到此处,不由浑身颤抖,泪眼婆娑!

东方心想:素闻冰冰姑娘是一见花落泪,落花伤感的痴情女子。

当年为个孙悟空,大闹三界,人神皆知!今日一见果然传闻不假!

“前辈!”雨看到冰冰姑娘如此,也不禁双眼湿润。

“你还叫我前辈!你是我那阿离义女的孩子,该叫我奶奶啊!”冰冰姑娘哭泣着说。

“奶奶!您是我奶奶,阿离是我母亲?”

雨浑身颤抖,他早已料到,阿离应该是自己至亲之人,今日终于得已证实。

眼前这个说出真情的奶奶,双眼泪如雨下,身体摇摇欲坠。

可想而知!这么年里她是怎样的在牵挂自己啊!

雨再也忍不住了,投进了冰冰姑娘怀里,祖孙俩抱头痛哭。

搞得东方赶紧奔出门去,躲在一旁流泪不息!

好一会,祖孙俩才收住眼泪。

冰冰姑娘拉着雨坐下,眼光一直停留在雨脸上。

“真是象极了,真是和我那阿离孩儿象极了啊!一样俊俏,不哦!我雨孩儿应该更俊俏些才是。”

说着嘴角露出绝美的微笑。

雨不禁呆了,原来这个就是绝世独立的笑颜啊!“奶奶!你更漂亮啊!”雨由衷的说。

“那里!那里!”冰冰姑娘双鬓嫣红,毕竟女人都喜欢被夸漂亮,不管夸自己的人是不是自己晚辈!

“奶奶!那我娘呢?她在那里?她还好吗?”雨问着自己关切的问题。

“孩子!”冰冰姑娘眼泪又来了。“我苦命的孩子!……

在你七岁那年,你娘的寒病再度复发,来势汹涌!

她自知命不久矣!不顾我们劝阻,坚持要把你送回龙宫。

她说:我不能让我的雨儿和我一样,终生受这寒病折磨!

我那傻阿离孩儿认为:龙王会看在你始终是他的儿子,救你性命!

那年重阳,阿离和魔无情带着你,到傲来国踏青。

节后,夫妻俩在傲来海边分手了。

阿离害怕她那个时候的身子,不能承受龙宫的极寒。

她惟恐自己不能回来,不能让魔无情送自己最后一程。又担心魔无情会在海边痴等。

早就安排在她离开后第七天,要是没有音信,我就前去把魔无情封印,然后带回北俱。

我那孩儿去后,不出三日便回来了,喜得魔无情焚天谢地!

他们到我盘丝,见过我和林奈徒儿。

阿离交待我们:龙王救治你的条件就是,消除你从前的记忆。

龙王要你忘记所有,只记得自己的爹爹——东海敖广。

所以,龙王给你喝下了孟婆汤!"

雨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不记得小时候的事情,好多事情觉得熟悉却又没有记忆!

原来,那龙王给自己喝孟婆汤!

阿离还说:我那雨儿,终有一天会到盘丝找寻自己娘亲,到时候请我们把一切告诉你,并且将这段天蚕丝交给你。”

说着取出一段流光异彩的蚕丝来,交到雨手里。

雨捧着娘亲留给自己唯一的信物,揉到胸口,胸中早已经柔情万千,心里连连呼唤:

娘亲!娘亲!雨儿在呼唤你啊!你可听见?娘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0-1 15:22:01 | 显示全部楼层
sofa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0-1 23:34:30 | 显示全部楼层
时隔一年,重新回到了梦幻论坛,,,,,,
感觉还是好亲切!
雨之月天.....
不敢再看了,我怕我再看眼泪又把我家键盘弄坏了..
                                                                 BY: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0-2 00:05:3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前去过我那小楼的,有空也再去踩踩啊!
欢乐谷的那只小蝴蝶,也要重新飞起来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0-2 02:59:57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原帖由 舞あ潇 于 2008-10-2 00:05 发表
以前去过我那小楼的,有空也再去踩踩啊!
欢乐谷的那只小蝴蝶,也要重新飞起来了! [/quot



意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0-2 13:08:5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懂..意外的是什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0-2 14:17:10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舞あ潇 于 2008-10-2 13:08 发表
不懂..意外的是什么??

最意外的是,你的文的沙发被我抢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0-2 23:57:06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

LZ偶像派哦  我喜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0-3 17:00:2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七章 :遇险
“奶奶!你有所不知,那老龙王根本不曾为我医治啊!”雨愤愤的说。

“你的情况,奶奶早已经得知。走南闯北的镖师,把你的故事传遍大江南北了啊!

要不是我阿离孩儿说过,你始终是那老龙的孩子。

她说父子没有隔代之仇,她不希望你带着仇恨生活,交待我们不要插手。

否则,我早已经杀去龙宫,找那龙王晦气了!”冰冰姑娘气愤难平。

“孩子你受苦了?阿离早已料到,你会找来。

今日得见你一面,我这把老骨头……阿离!

我聪明绝顶,痴心情长的孩子啊!……”

“奶奶,既然我娘嫁给养父,为何?我却是那老龙的孩子?”

雨一头雾水,不明所以。

“关于这段缘由,我倒不是很清楚。孩子们的事情,知道的永远不是我们这些长辈!

你带着这天蚕丝,自然可以寻得林姑姑和你养父魔无情!到时候自然明白!

我那林奈徒儿离开红尘,唯一放不下的就是你哦!

你今晚先休息下,别累坏身子,明天一早再去找她吧!”

冰冰姑娘说完,又教雨天蚕丝的用法。

雨天生聪明,一柱香功夫,便完全掌握,冰冰姑娘感慨万千,想当年阿离也是何等聪明绝顶!

又惹来一阵伤心!

祖孙聊到深夜,说不完的话,流不完的泪。

次日,东方和雨打点好行装,便告辞上路了。离别又免不了一番伤感!

事后东方一直都奇怪,难道龙宫的男人是水做的,这么爱哭!

为了避免雨遇到龙宫弟子,东方决定取道境外。

穿西牛贺洲,从长寿郊外进入北芦俱洲!

此行需说会遇到许多妖怪,总比走龙宫弟子时常出没的建邺、东海好多了。

时至盛夏,雨的寒病在这个季节,没有给他带来过多麻烦。

路上需然发作一次,可幸天气温暖安然度过。

雨盼着在冬天来临之前,快快找到自己的养父,他担心冬天去北俱,恐怕……

大唐境外,黄昏。

东方远远看到高老庄,心里一阵高兴,终于可以前去求宿,好好休息下了。

这两天,一直吃不好,睡不好。特别前次雨的发作,非常猛烈,雨的面色更不见血色。

东方很担心雨的身体吃不消,虽然一路上雨很坚强的,从来不说出自己的不对。

但是东方在晚上,用达少所传基础内力为雨推气过宫的时候。

越来越觉得,雨的七窍寒气甚重,昨天他居然连自己的手掌都冷到半夜。

要不是天气温暖。恐怕……

得找个地方,让雨和自己好好休息下了!

东方思量:要不要在高老庄休息一天,达少带了很多药,也可以煎些给雨服下!

突然,东方和雨的坐骑烦躁起来,四蹄乱蹬。

糟糕!莫非遇到妖群?

东方暗叫不妙!立即跳下马背,伏于地上……

雨看到东方紧张的样子,预感有危险,也不敢打搅。

“雨!”东方翻身上马,厉声疾呼!

“狼群!是狼群!就在我们身后百丈不足!

我们要在狼群到前,赶至高老庄。你看到前面的房屋没有?”

东方将高老庄方向告知雨。

“你记得!如果我们失散,就到那里会合!雨!——”

东方看到雨有些失神,又大喊一声!“你听到没有?”

东方自己倒不用担心,如今带着雨,一但失散……却如何是好!

看到雨点头,东方示意:走!

东方和雨提马在荒野狂奔!

雨眼睛都睁不开了,铺天盖地的黄沙,把眼睛迷着了。

狼群就在在身后,军一直在身边大声和自己说话,生怕和自己失散!

这一望无际的荒野,走失可不是闹着玩的!

最后他们还是被狼群围住了!

“雨,别动!”狼群围着他们,也不上前。

只是在周围团团为住,狼群感觉到东方身上聚齐的煞气!

它们在等待机会!

东方和雨交待:

“等会狼群扑上来,你就用“龙卷雨击”反击,不要使尽全力,让他们受伤便是,知道不?”

“是的,我知道了!”雨打看画龙点睛,频气以待!

东方摸出求救弹,一飙红色烟雾冲天而去,这个是大唐官府的求救信号。

见到此号,不远处的大唐弟子都会赶来支援!

东方只能但愿这个时候,这个地方能遇到同门……

终于,饿极的狼群开始进攻了,雨的龙卷雨击施展开来,还是很有用的,他居然可以一次卷伤五匹饿狼。

受伤的狼刚一击倒,就有同类扑上去撕啃,眨眼就是森森白骨!

雨看着胃里翻江倒海,几欲呕吐!十匹狼倒下,就有十匹扑上来。

狼群越围越紧,雨放眼看去,眼前黑压压的,恐怕有几千之众!

雨想到自己还没有见到恩深义重的养父,没有见到林姑姑,没有搞明白自己的身世。

今日却……心下不由悲伤!

“雨!打起精神来,这个时候你敢分心!”

东方的秋风扫倒雨眼前的饿狼,距离太近,鲜血喷到了雨的脸上。

滚烫的血液猛的把雨惊醒。

他看见了东方满身血污,听见了东方大声呵斥!

“雨!我们兄弟不能殇命这里,这里不是我们的坟墓。

就是死,我们也该死个轰轰烈烈!现在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

“好!东方!我们兄弟携手,杀它个天昏地暗!”

雨即刻收敛心神,生死悬于一线,东方还在努力拼杀,自己在干什么!?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天要是黑了,人类的攻击必定降低。

因为动物的眼睛在黑夜里,比人类好上几倍!

白骨越堆越高,雨和东方的坐骑已亡,他们塌上白骨,迎风而站!

狂风呼啸,血腥和腐臭的气味,呛得他们无法呼吸!

狼群暂时停止了攻击,他们在重新准备,更猛烈的战斗就要来了

东方撕下血衫捂着口鼻,也帮雨捂上。

他有些急了,雨已经魔法使尽,步伐已经趔趄,几度站立不稳。

东方摸出金创药,分别给自己和雨用上。

再度放出一枚求救弹!

“老天!拜托,让我们得救吧……”

[ 本帖最后由 筑风御雨 于 2009-3-27 16:30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0-3 17:02:5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不坐沙发,谁坐沙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