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筑风御雨

回首千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10-10 22:56:35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湮灭の、 于 2008-10-10 14:08 发表
爱情中
没有谁对谁错
玉儿不好,抢了菲菲的天云
但是她的确是爱天云的
并且还为他生下了女儿天云无悔
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我想起了倚天屠龙记里面的“杨不悔”
“不悔···永不后悔
我对你的爱,永远都不 ...
哦.有点道理.
【论坛活动汇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0-10 23:00:21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雨姐没更新. 干什么去了呢?
山河社稷东海湾1月15日火爆开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0-10 23:52:05 | 显示全部楼层
话说最后天云还是跟菲菲(泄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0-10 23:56:20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梦ル 于 2008-10-9 12:38 发表
怎么跟雨之月天一样

回首是把《雨》和《情》两部合起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0-11 02:16:3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二章 :危情
北俱酒店,地字号房。
清晨,天云刚一醒来,不老实的手就摸上了身旁绝美的身体。“宝贝!该起来了哦!”

阮玉儿其实早就醒来了,她故意没有动。

她在等着这个男人温柔的呵护,已经半个月了,他们一直住在这里,几乎没有离开过房间。

半个月的时间,对于阮玉儿来讲,实在太短了。她还没有把自己混身的解数使用出来。

阮玉儿心里很清楚,自己唯一的办法,就是趁天云太子没有醒悟过来,让他爱上自己,并且不能自拔。

否则,一旦天云离开自己,就会明白自己被狐魅功夫所迷。

结果可想而知!

阮玉儿娇吟一声:“恩——坏人!”身子便死死的靠在了天云身上。

…………

风真的象一阵风样,扑进东方的房间。

结结巴巴告诉雨他们:菲菲去找天云了。雨和东方并不以为然,反倒觉得风有点奇怪。

雨笑到:“菲菲和二哥哥的事,大家都知道嘛,你急什么?难道你不希望他们好?”

“不是的,二师兄!天云和一个女子住在北俱酒店,已经半个月了。。。”

“什么!”东方和雨跳了起来。

“你说清楚些!”他们面面而视,俩人心里都想到一个地方去了,开始焦急起来。

特别是雨,他的心又撕裂般的疼痛起来!

东方推风坐下,给他倒了杯茶。

风缓缓了气才开始说:“半个月前,悦师妹给了我一封信,说是她看透世态,要到凤巢深处,找寻天际的美好。

菲菲师姐不放心,又不敢惊动大家。她担心师门又起风波,所以拜托天云少爷去帮他寻找。

结果天云少爷一去半月不回,菲菲师姐非常担心,交代三界各地的同门帮忙打听消息。

今天早上,有个行商的寄学师弟,来告诉师姐:

他去北俱办货的时候,在酒店看见天云少爷了,并且身边还有个妖媚女子!

并且形容了天云的模样,的确不曾认错。。。

菲菲师姐——”风的声音开始颤抖,喉咙里传出呜咽的声音,眼眶也开始红了。

“我当时看到菲菲师姐努力忍着眼泪,她把嘴唇都咬破了,嘴里满是鲜红的血液,我当时好害怕啊!

二师兄!我害怕师姐象大师兄一样……”

风经历了无泪的变故,看到菲菲又为情所困,害怕得不得了!

东方赶紧拍拍他的肩膀:“风弟,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先把事情说清楚!”

“是,是。”风清清喉咙,继续说着:

“那个师弟把信带到,就领赏去了。

菲菲师姐见那人离开,叹了口气说:我早该料到!就晕倒了……呜呜……”

风还是哭出来了。

雨见风这个样子,可以想象:

如菲菲这样坚强的女性,她知道自己肩上的责任。

为了不让外人取笑大唐。竭力控制情感的模样!

雨示意东方让风哭会,耐心的在房中踱着步等待着。

风缓过来后继续说到:“我赶紧把师姐救醒。她一醒来,就取下乾坤双环奔出去了……”

“你说什么?”雨大惊。“菲菲带武器去的?”

“是的,她带武器去的。”风肯定的说。

“绝情人!”这三个字犹如利剑划过雨心头。

他岿然坐下,额头泌出密集的汗珠。

“还想什么!赶紧救人去啊!”

东方着急了,要知道这段时间,菲菲得师傅真传,功夫以入化境。

天云只怕半柱香都顶不过……

菲菲半夜就到了,她一直站在房门外面,她不敢进去,她害怕真的看到那个负心的男人。

她害怕看到真有俩个人躺在一起。她一直一直在祈祷,里面那个人不是天云,不是天云,不是天云!

天慢慢亮了,菲菲是身子越来越冰冷,她觉得今天的夜晚太短了!

屋里传出了熟悉的声音,那个自己日夜思恋的声音啊!

如今就响在耳边,却怎的如此。

菲菲想着自己和天云一起的点点滴滴,想着他去凤巢时候自己何其担心,想着如今他却如此负心。

菲菲的心象被刀子剁成了碎片。

屋里传出了女人的声音。

那妩媚的语调狠狠抽打了菲菲的身体。

她觉得冷热铰接,苦不堪言。

菲菲剧烈的颤抖着,连接往后退却,挂满泪水的脸颊拼命的摇晃,她不能相信自己听见的一切。

菲菲脸颊止不住的泪水,汨汨而下滴在了乾坤之上。

那环似乎听会到了主人的伤心,发出嗡嗡的轰鸣之声。

菲菲的双手紧了一下,剧痛的心剧烈的抽动着:

我为什么到这里来?我真的是来杀他的吗?我该杀了他吗?

阮玉儿觉得有些不对,她隐约听到门外有女人抽泣。

她一把推开天云,抓件衣服披身下床。

门打开了,菲菲看到仅穿着男人外衣的阮玉儿,站在自己眼前。

她识得这件衣服,那是天云的。

阮玉儿也看到菲菲,她即刻明白怎么会事!

眼前这个女人,面目苍白、泪眼婆娑。那被辜负的凄绝之美,把阮玉儿震撼了。

她没有想到,自己的对手居然是这样一个绝美女子。

她心里隐隐有些害怕了……

阮玉儿定了定心神,缓缓的说着:“你找我呢?还是找我屋里的男人?”

菲菲看着这个妖媚的女人,有种想哭的感觉:

难道自己就被这样一个女人击败?难道自己连这样一个女人都不如?

菲菲不愿意回答她的话,只是把目光聚集在门口,她在等着那个人出来,她想知道那个人出来,会是什么样子。

阮玉儿见菲菲不答话,心里抖了一下。

一股狠意涌了上来,她生平知道自己狐魅,不讨正直中人喜欢。

从来不以为然,但今天自己这对手同样看不起自己,她却非常愤怒!

:哼!就算是我今天得不到天云太子,我也要让你们不得快乐!”

阮玉儿娇笑连连:“姑娘!你怕是来找我那男人的吧!”

说着转头朝屋里浪声说到:“坏人!你乖乖呆在床上,不许动弹。我会会朋友。等会我一定好好慰劳你。”

声音柔若无骨的飘进屋去。

“宝贝!你快点,我等不及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0-11 02:25: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三章:心泪
雨和东方赶到酒店的时候,看到菲菲站在地字号门外.

宛如石像一动不动,神态凄惨、面目憔悴。

尤其骇人的是:她手里的乾坤发出震耳般的嗡嗡声,告诉俩人战斗一触即发。

再看那门外,站着同样呆如木鸡的天云太子,身旁还有个衣衫不整的妖媚女子。

还好!雨的心一下放下来了。

还好到得及时,没有打起来。

雨和东方对视一下,立即奔将上去。

雨走到天云身边,抓住他的手腕,准备将其带离危险。

天云非常听话,并没有挣扎,任雨拉着自己。

雨暗自庆幸正待迈步,突然觉得手上一紧,一双女人的手抓住了他:

“你定是那雨少爷了,果然是人中之龙!生得这般迷人!”

阮玉儿是决不让天云离开的,除非她死!

她空出一手,拂上雨的脸颊:“呵呵!小神仙!真好看。”

另一只手将天云猛的抓了回来。

脸色也随之一变:“雨少爷!你就是天王老子,今天也休想带天云少爷走!”

雨见到这个情况,心里骇然!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呆在那里了。

菲菲感到背心一股暖流,她心神慢慢稳住了,意识也慢慢回到身体里来了。

回过头去,她看到了东方师兄焦急的眼神,眼泪泊泊而下,嘴唇颤抖言不成声。

东方也不知道说什么话,只能一直将安神之气输给她,帮助她安定心神,不至于铸成大错!

菲菲终于清醒过来了,东方在为自己输气的时候,她一直观察天云的神态,她觉得天云的眼睛没有神采,而且失去了往日灵气,难道……?

“师兄!你去将那女子制住,我得看看天云,我觉得他情形不对。”

菲菲低声和东方说到。待东方收功,他们立即一起起身,突然扑向各自目标。

那阮玉儿见东方来势凶猛,只得放下天云,专注对敌。

菲菲救得天云,即刻拉着雨退到远处,查看天云情况。

雨焦急的看着菲菲,他已经知道菲菲不会杀天云了,心也就放了下来!

雨是绝顶聪明的,他从菲菲的行动和天云的状态,隐约知道自己的二哥哥,可能中了迷魂之术。

菲菲经过简单查看,就知道天云中了“绝幻魔音”。

她顾不上当前情况如何,即刻运气为他解咒。

雨也赶紧守在一旁,为她护法。

那边,东方意图不在伤人,但求缠住对方,所以招数并不用老,只将阮玉儿罩在掌风之中。

那阮玉儿情知不对,死命反扑,声势倒也吓人。

只见她云鬓散乱,双鬓绯红,松大的外套遮不住的春光外泄。

东方见此情景,心神猛的一荡。

险些伤到阮玉儿,心下骇然。

立即收住势头,朗声说到:“姑娘!你先去穿好衣裳罢!”

那阮玉儿即刻明白东方害怕什么。

她妖媚的笑容在脸上绽放,宽袍广袖,再度扑了上来。

东方见状,连连后退。秋风已舞之不开。

“扑!”东方的手臂被划开一道七寸见长的口子,深可见骨,鲜血也泊泊流下。

“好个不知羞耻的女人,你不配我善待于你!”说完扯下一块衣衫,蒙住双眼,秋风舞出火红眩晕。

阮玉儿被东方凶猛的攻势逼得连连矢手,脚步蹒跚,眼看就要香消玉陨。

“师兄!”“东方兄!”“饶她命罢!”菲菲已经将天云封咒解除,出声阻止气急的东方。

东方听到呼喊,将阮玉儿逼退几步,方才解下布巾,退到菲菲和雨的身旁。

天云虽然中咒,但此咒解后,他还是清楚记得发生过什么。

他喟然道:“阮玉儿!你走吧!别做无谓的争斗,我是不会和你走的。”

说完,紧紧的将菲菲的手握在胸前,深情的注视着她的眼睛:

“我该如何做呢?我犯下如此不可饶恕的错误!你该是怎样的伤心啊!我的菲菲。”

天云清澈的目光,万千愧疚、万千痛惜。菲菲已经被融化掉了,她使劲的摇着头,泪水汹涌而出,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东方和雨看到此处,万个心也落进肚子了,对视一下起离开了。

他们觉得留下的事情,应该他们三个自己解决。

雨想到东方受伤的手臂,得赶紧找个房间包扎起来。

那阮玉儿见天云如此待菲菲,铺天盖地的绝望袭卷而来,她的心反复被万箭穿透,痛不堪言。

阮玉儿剧烈的颤抖的手,指向天云:

“你——你怎么可以忘记半月的恩爱!你怎么可以忘记你给我所有的承诺!你怎么可以?!——”

天云听她此说,心里紧了一下。

深深的自责涌上心头。

但是他依旧狠心的说到:“那都是你使的诡计,休怪我无情。”

天云心里想到,唯一的办法就是断了阮玉儿的念头,才是善上之策。

阮玉儿听得天云如此说,瞳孔恐怖的张大,嘴唇开合,作声不得。

菲菲见她如此模样,心里更是害怕,更不知道该任何是好。

放在天云手中的手,愈发冰冷,身体又开始颤抖起来。

天云感到菲菲的恐惧,也感到了阮玉儿的的绝望。

但是他能选择的,在能是自己的最爱——菲菲。

因为他现在为菲菲的颤抖,心以揪疼。

天云将手环住了菲菲颤抖的蛮腰,温柔的嘴唇吻上了她的额头……

阮玉儿岿然疯狂,她抓散了满头秀发。

绝望的眼目没有一滴眼泪,全是恨、恨已满:“天云葬月!”

阮玉儿一字一句的说着,声音冷到足以冻结万世万物:“天云葬月!我要你说一遍:阮玉儿!我不爱你!”

“阮玉儿!你这是何苦呢?”天云觉得事情演变到此,心下很是不忍。

阮玉儿猛地甩下她乱发的头,粉色的头发随势飞舞,甚是吓人:

“你今日不说,我就缠你今『警告:注意文明用语!』今生不说,我就缠你今生。

我要让你们这生都不能快意相爱,哈哈哈!”

笑声撕裂着空气,犹如鬼魅啼哭。

“天云葬月!你这无情无义的混帐!你说啊!你说你从来都没有爱过我!”

菲菲往天云怀里缩了下,她轻轻说道:

“天云!我们走呵,她好可怜!天云!我们走吗?我们这样是在伤害她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楼主| 发表于 2008-10-11 02:33:59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楼主| 发表于 2008-10-11 02:46:08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0-11 03:14: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好意思,看的入迷了. 情不自已, 无意中断了楼.

[ 本帖最后由 风影≈我爱罗 于 2008-10-11 03:15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0-11 03:21:50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半夜的还来给大家更新.  辛苦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0-11 12:36:3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六章:伤逝
月一直待在师门,懒懒的,什么都不想做。

自从她从北惧回来,就一直这个样子。

每天,月守在窗边,看着村里的花儿慢慢开放,再看着它们慢慢凋谢,心情低落得快要死掉。

今天,月准备把快要凋谢的花儿全部采下了。

她不愿看到它们慢满的脱落,慢慢发黑。

她仔细的把花儿摘下来,放到香袋里,口里轻轻的唱着自己新学的曲儿: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尖利的呼啸声划破月的安静,她手中的花儿跌落了……

这个声音……月太熟悉了,在镜外,就是这个声音告诉他雨太子有危险。

月抬头远眺,她看见了那啼血嫣红在天空闪动。

“雨少爷!”月飞身进屋,取下暗器袋子,飞奔而出。

月赶到的时候,雨正飞身替天边挡下修罗魔的“破血狂攻”。

月眼睁睁的看着雨倒下了,就倒在自己身前。

月什么都顾不上了,她将雨扶在怀里,查看他的伤势。

天边自己是可以承受破血的攻击的,她万万没有料到,雨会舍命相护。

雨倒下的时候,天边整个人呆了,她的意识完全失去了,只能呆呆的看着鲜血淋漓的雨。

“他死了!易天边!你快来看看,雨少爷是不是死了!快啊!”

月不敢相信,雨身体逐渐冰凉,脉搏已经全无。

神魔兄弟对视一下,不再出手,因为他们并不是杀天边,也不想和盘丝的白老怪为敌。

雨如果死了,事情就算解决了。

他们已经听到了月的话,但是还不放心,远远观察着。

天边被月的呼唤惊醒,浑身激灵了下,急忙上前。

天边将手放在雨的鼻下,小心试探着……

天边的手猛的抖动,牙齿紧紧的咬着嘴唇,极力的控制着自己。

“雨死了!”天边清楚的说着:“月!雨真的死了啊!”

天边小小的身子剧烈的抖动,嘴角一股鲜红血液渗了出来。

她的手向天空伸了一下,象是想抓住什么,却什么也没有抓住,就这样僵立不动了。

月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她张大着嘴,象是要说什么?

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她的手一直一直按着雨流血的伤口,已经被血液凝结在了雨的身体之上。

神魔兄弟悄悄的走了,他们回去龙宫领赏去了。

月的手心突然感到一丝生命的气息,她反应了过来了.

她使命的推着天边:“易天边!你摸下这里,好象雨还有点心脉!”

天边被月推醒,她急忙拂上雨的胸口。是的是的,真有一丝心脉!

天边激动了,她赶紧打开包裹,找出孤月留给自己的九转还魂丹。

雨服下九转以后,脉搏有了,心跳也有了些力气。

天边和月双手握在了一起,同时说着:“谢天谢地!”

月急急说着:“先把他带回我那里吧,现在这个情况,得有个地方给他医治伤势。”

天边当然同意,俩人赶紧将雨抬起来进了女儿村。

月先将雨安排在自己房里,然后去禀明师傅。又找了些药材,才又回到屋里。

刚一进屋,泪流满面的天边就一把拉住了她:“月!雨的寒病发作了,怎么办,怎么办啊?”月大惊失色,赶紧上前查看。

这时雨的脸上没有了血色,周身骨节因为寒冷,发出咯咯的颤抖声。

伤口也因为寒冷,血液不能凝固,有开始泊泊流出血来。

月想起达少曾经给雨准备了许多药材,雨一定带着。

她赶紧打开包裹,果然有很多药瓶,上面写得很清楚,什么情况用什么药。

月找到可用之药给雨服下,马上吩咐天边:“你赶紧把雨的伤口重新包扎下,他不能再出血了!”

天边心里乱得不得了,什么思想都没有,月说什么她就做什么,根本不能想出一点办法。

药也吃了,伤口也包好了,但是鲜血还是在沁出,血根本没有止住,只是流得不厉害了。

月触摸到雨的身体更加冷了,她非常害怕,她从来没有见过雨发病的样子。

她着急的大声问着天边:“你这个魔头,平时那么厉害,现在你有没有办法啊?”

天边喃喃的说着:“我能有什么办法!现在这个时候,唯有龙宫十香返生丸可以医他寒病!

但是他这样流血,也不是办法啊!”天边看着雨痛苦的模样,心都撕碎了。

月听到天边这样说,心里闪过一个念头。

她想着:这么多年,雨从没记得过自己,如今自己却要用这样的办法救他。

这也许就是自己的命!

月定了定心神,凄凄的对天边说到:“易天边!我这里有二张方寸的飞行符,你赶紧回去大唐,求那天云太子。他定可以给你找颗药来。”

月从怀里取出符来,递给天边。“你尽管去罢,我保证你回来的时候,雨一定还活着!”

天边看着月弃绝的脸颊,心里有着不祥的预感。

但是月的眼睛的全是对雨深切的爱,她是可以看得清楚的。

现在天边还能相信什么呢?

她只能赌一把了:“好!我这就去。今天晚上以前我一定赶回来!雨就拜托你了。”说完已经不见不人影!

天边走后,月进屋洗净了身体,换上了雨在长安歌院见自己时的那身衣裳。

月呆呆的看着雨,看了很久很久:

“小冤家!这个就是我们的命运。也许我的生命就是为了你,才会存在吧?

现在开始我把我的生命给你,现在开始你的身体里,流着的将是我的血液。

你要是好好活着,以后可会记得我?”

月轻轻的,将雨脸上的血液搽干净,好好的放他躺在怀里。

她举起一枚飞刀,她划破了手腕。。。接着,月开始使用女儿的“移形换影”。

那飞刀被月涂了药物,伤口的血液不到流干是不会凝固的!!!

月的手腕放到了雨的口中,滚烫的血液流进了雨的身体,源源不断——

红酥手,黄籘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0-11 12:41:0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七章:白头
雨把自己一直一直关在屋里,不管东方和天边怎么敲门、怎么劝说,他都不出门去。

雨不能承受月的逝去!

这样的离开,雨是永远也不能想象的。

他没有想到:月对自己居然有这样深的情感。他后悔自己从来没有认真看过她的样子。

他把自己关在屋里,一直一直看着月的容颜,一直一直看着。

他要把月美丽的模样记在心里,永远永远!

“你如真是雨太子,你应该记得我!”雨想起月第一次见到自己说的话。

天哪!我为什么什么都不记得?为什么?为什么?

雨疯狂了,他的头拼命撞击墙头,直到鲜血淋漓!

刺目的鲜血把雨惊醒:我怎么能这样,我怎么能这样!我的身体里全是月是血液啊!

雨的眼泪滂沱,不能自已。

雨从墙上取下月的琵琶,轻轻扶弄着,象是在触摸月美丽的脸庞。

那么好的姑娘啊,那么年轻的生命,却为了自己的残命,义无返顾的奔仆黄泉。

雨的耳边再度响起月经常唱的那首词:

……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好个锦书难托,好个莫、莫、莫!

雨终于知道月10 年的心意了,她一直一直不能将她的爱给自己,不能够让自己知道,自己也不曾去体会。

到最后月只能选择这样决绝的方式,将自己生命给了自己。

以此告诉他:雨少爷!月今生惟有一个心愿:月要让你幸福,雨!你一定要幸福哦!

凄静的琵琶声,空洞飘无,雨的心也同样空洞飘无!

三日后,雨走出门了。

东方和天边看到雨的时候,都惊呆了!

雨乌黑的头发全变白了,触目惊心的银白,散乱的披在脑后。

被风吹得满目凄惨!

雨的嘴唇全是牙印,他痛恨自己喝下了月滚烫的血液。所以将嘴唇咬破!

雨的手臂也全是牙印,被自己咬出的血印,深可见骨!

那是怎么的伤痛,才会有这样的伤痕啊!

“东方!天边!我们把月儿葬了吧!她累了!”雨言语凄凄,目光殷殷。

月走了!

雨把月亲自送走了,他在月身边种上许多鲜花,他在月的身旁立上

“筑风御雨的娘子——月之守护”

许给月生前没有得到的承诺,太晚的承诺!

天边仔细的为雨梳理着头发,她的手一直在颤抖。

银色的发丝象刀锋一样,划痛着天边的心灵。

月是怎样的抉择啊,她活着不能得到雨的爱,居然宁愿用死亡来得到。

这样的得到对于活着的天边,又是怎样的打击、怎样的伤害啊!

每天,只要天边看到雨的白发,心里就刺痛难当、苦不堪言。

活着的她又怎么和死去的月争呢?

雨感觉到了天边的颤抖,他转过身来,轻轻的握着了天边拿梳子的手。

雨什么也没有说,他只是把天边拥在怀里,紧紧的,久久的。

雨不能再失去天边了,他不能再失去任何身边人。

月的离开给雨打击过于沉重,他甚至怀疑,自己来到这个世界,活在这个世间,到底是对是错!

“雨!咱们回去吧!”天边戚戚的,就怕惊起雨的伤痛。

雨点点头,伤感的说:“天边!我们不回去,还可以去那里呢?”

东方坚持要将雨送去北俱,他这次已经被吓得魂飞魄散了,再也不想雨有个什么不测。

雨离开女儿村的时候,带走了月的琵琶。

并且到月的坟前拜了,带走了一捧新土。

三人走走停停,几日后终于到了孤月的雅室。

孤月见到雨和天边非常高兴,不停的问了许多问题。

雨也耐心的一一回答。几人说了会话,雨就起身去见义父和娘亲了。

天边自行进入冰川深处,去拜见林奈。

她有很多心事得告诉师父,并且也得先去准备和雨的婚礼,雨现在的状况,已经什么事情也不能操办了。

雨到了娘亲、义父坟前,先将月的琵琶埋在旁边,再将带回的那捧新土散在四周:

“娘亲、义父!孩儿回来了。”

雨已经泪流满面,语不成声。

雨歉然跪倒,萋萋的将离开后的所有事情,仔细的说了清楚。

当他讲到月的时候,身体摇晃得非常厉害,完全不能自制:

“义父、娘亲!我没有禀明你们,便将月带回来了。

她是个好姑娘,九泉之下定会好好孝敬你们!请你们认下她吧,这个是孩儿唯一的请求!”说完叩下头去。

东方远远的跟在雨的后面,雨所做的、所说的,东方都清清楚楚。

他看到雨连连叩头,心里揪得好狠、好紧、好痛。

自从自己将雨带出龙宫,就一直看着他经历万千痛苦,生离死别一直纠缠着他,没有给雨半点喘息的机会。

东方很不明白,雨这样一个善良、优秀的人,怎么要去承受这么多苦难。

东方实在看不下去了,过去将雨扶了起来:

“雨!你不要在自责了,死者已亦!你又何苦折磨自己呢?”

“大哥!”雨泪眼滂沱,冀望的眼神可怜极了:

“我是不是个不祥的人啊?为什么,我身边的亲人、朋友都一个个遭遇不测,离我而去呢?大哥!你告诉雨啊。”

“雨……”东方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紧紧的扶着雨消瘦的肩头,陪他掉泪。

自从东方认识雨,就已经变得英雄气短、儿女情长了。

俩人一直在坟头呆到第二天清早,孤月来看过几次,见他们一直在说话,并没有危险,也就任他们去了。

天边找来了:“雨!师傅唤你去,你赶紧去罢!”雨和东方走后,天边静静的陪阿离姑姑、无情伯伯坐了一会。

才轻轻说到:“阿离姑姑、无情伯伯!再过几日,小骨头就要做你们的媳妇了,你们开心吗?”

天边说完再不言语。只是在心里想着:我住在这里已经十多年了,冰川从一座坟变两座。

如今雨又带月回来,也许一年、二年,雨也会去了,跟阿离姑姑去了。

这冰湖也就再添二座新坟了,雨要是走了,天边也不要独活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0-11 12:45:1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八章:孕育
雨到师父身前,久久不敢说话。因为他发现师父的脸色很不好看。

林奈看了雨很久,她就是不明白:

阿离为了个魔无情搞成那样。

如今,她的孩儿也是这样的优柔寡断,宁愿受寒病折磨,也不愿去寻得救药!

林奈气不打一处来,她想着阿离的离开,想着魔无情为救雨身化傲骨,就急得浑身颤抖不已!

“师父!”雨吓坏了,急忙跪下。“是徒儿不好,你责罚徒儿吧!别气坏了自己!”

林奈指着雨,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婆婆的流着眼泪。良久才会过气来。

雨一直乖乖跪着,他心里知道师父为什么生气。

但是,他怎么也不愿顺她意思了。所以无论怎样,雨是死了心的。

林奈看他这样,也没有办法,只能叫他起来了:

“你去罢,去好好休息,后天晚上我就为你和天边完婚!”

为了成婚,雨和东方盖了座小小的房子。

还在房子周围,种了许多生命力极强的冰湖植物。

雨觉得应该给小家取个名字,大家都说好。

雨想了想就说到:“雨之月天”就这个吧!

雨和天边静静的,举行了个小小的婚礼。

婚礼以后,东方就要离开了,临走之际他将天边唤去,交给她一个匣子:

“这里是天云给雨的药,一共是六颗十香返生丸。龙宫八个太子的药都在这里了,你好好收着罢。希望可以多管一些时日。”

东方又教给天边喂养大唐信鸽的方法,他嘱咐天边:“有什么事,就立刻给我送信来,知道了吗?”

天边牢牢的记下了,送东方离开了北俱。

东方走后大概三个月不到,雨就发病了……

那日,雨依然到坟地陪陪他们。

当他又想到月的时候,就觉得头开始剧烈疼痛。

一股寒气从脚底扑上头去,他还没有叫出声来,就被痛晕在地了。

天边发现雨的时候,雨浑身象北俱的寒冰一样,冷得刺骨。

她吓得半死,赶紧给雨服了药,将他背回“雨之月天”去。

雨昏迷了整整五天了,水米不进。

昏迷中一直发着梦魇,嘴里胡乱的说着许多话,叫很多人的名字。

其中说得最多,听得最清楚的就是:“月儿!对不起!雨对不起你!”

天边一直陪在雨身边,默默掉泪。

眼见自己的夫君身受如此苦痛,自己却帮不上他,心里那个难过啊,就不用说了!

第五天晚上孤月来了,他看见雨还没有醒了,心里焦急万分。

他摸索着雨的银发,老泪纵横:“雨儿!你要好起来啊!你要是有个三长二短,我怎么去见我那师兄呢!”

这个时候天边突然觉得一阵眩晕,一阵酸酸的气味冲了上来,她赶紧跑出房去,哇哇大
吐!

孤月见到天边这个样子,先是一惊,随后又是一喜。

他跟出门口,抓起天边的手腕……“孩子!孩子!你有喜了。”

孤月高兴得象个孩子,大声的叫喊起来:“师兄!你快来看哪,你的媳妇有孩子了!哈哈!哈哈!”

天边脸色通红,心里却欣喜万分。

她有雨的孩子了!

天边急忙奔进屋去,她要将这个消息告诉她的夫君。

“雨!你快快醒来吧。”天边将雨的手放在自己的腹部,“醒来摸摸你的孩子。”

血源的震撼是巨大的,雨仿佛听到天边的话,仿佛摸到了天边腹中小小的孩儿。

他不在发梦魇了,终于安静了下来,呼吸声开始均匀了。

入夜,大唐官府。

东方收到天边的信,高兴得跳了起来。

他蹦跳着奔出门去:“达少!菲菲!天云!天边有喜了,天边有喜了!”

达少“砰”的推门而出,抢过东方手中挥舞的信,迫切的看着。

菲菲和天云也开心的听着东方的述说,欣喜万分!

达少扳着手指算着:“照信上所说,雨哥的孩子,这个月就该出生了呢!”

“呵呵!”东方大喜,想到自己就快做大伯了,心里那个舒服啊,就不用说了。

“达少,要不咱们去等着侄子出生?”

“侄子?”达少没有反应过来。

“看我这笨的。”达少重重拍下自己脑袋,“对对!咱们一起去等着侄子出生。

我的侄子出生了,我这个做伯伯的,怎么可以不最先抱他呢?你说对不?大哥!”

东方有点急了:“先说好,侄子生出来,得我先抱!”

“什么嘛!我是小弟,你得让我才对!”……

今天,是个开心的日子,菲菲和天云也被这分喜悦感染了,他们相拥而立,满脸洋溢着幸福。

“你们俩个。”天云觉得应该逗逗他们:

“我这个正牌二伯还没有说话呢,你们就着急了,就说先嘛,也应该我先,菲菲你说呢?”菲菲非常配合天云,连声附和。

东方和达少作声不得,相互对望一下:“天云!你不会也要去吧?”

“是的,我要去!我和菲菲一起去!”天云决定要去。

自从阮玉儿的事情后,菲菲已经很久没有开心了。

他也不敢再提成亲的事,俩人的感情遇到了很大的障碍。

天云这个情场老手,一时也没有好的办法。

如今,天云觉得一个新的生命降临,说不定会给自己和菲菲的问题,带来新契机,他怎能放过?

“哦!噢!”东方和达少,哦不出话来了……

“大家在干什么呢?”无泪刚才练完功,正准备回去休息。

就看见这群人聚在一起,满脸喜色。“什么事这么高兴呢?告诉我啊!”

“鱼儿师兄!”东方唤过他算是招呼。

自从无泪心性大变,他就觉得和无泪的距离变远了。

不敢再象从前一样,没大没小的。现在东方真的把无泪当大师兄来尊敬了。

“大师兄!”……大家也招呼无泪,心境相同!

东方把雨的事情,三言两语便告诉了无泪。

并且告诉他,大家准备前去迎接小生命出生。

“哦!好事啊。我也一起去!说走就走,收拾东西去!”无泪也高兴呢!

他一直很喜欢雨的,他觉得雨就象是天上的小神仙一般可爱!

“啊——”大家都开心的长大了嘴巴。

雨!你真是个幸福的人儿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0-11 12:58:07 | 显示全部楼层
话说沙发是我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0-11 13:48:18 | 显示全部楼层
那就板凳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