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03|回复: 0

[图文] 动如参商(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8-30 11:46: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莲忱 于 2021-9-3 20:11 编辑


(五)

“姐姐……“


“姐姐,沐涟姐姐,你快醒醒呀……”


谁?是谁在叫她?


废旧的木榻上,沐涟双眸紧闭,秀眉蹙着,放在胸口的手不安分地动了动。


此时,三五个孩童正围着她,一边轻声喊她,一边等她醒来。


大约过了一盏茶时间,沐涟终于苏醒,徐徐掀开眼皮。正欲起身,眼前忽然一片漆黑,她一个重心不稳,加上整个人晕乎乎的,又躺了回去。沉重的疲惫感席卷而来,迅速包裹着她的身体。


那一瞬,沐涟只感觉天旋地转一般,一时间竟不知今夕何夕,身处何时何地。


这几个月跟着慕大哥,只顾着玩儿了,荒废了五行学术不说,连门派根基的法术都生疏了不少。到了危急关头,竟是连自保能力都没有,更别说顾及旁人的安危了。


想到这里,少女勾唇苦笑,心底竟有些挫败感。


“姐姐……姐姐,你终于醒啦。”几个孩童几乎异口同声,齐刷刷地盯着床榻上一脸愁容的少女。


这些孩子就是几日前元宵灯会上围在糖人铺子前的那几个孩童,因刚从劫难中逃生,孩子们看起来都十分狼狈,整张脸黑扑扑的,沾了不少灰,漆黑干净的双眸却越发清澈,还带着不谙世事的童真,让人看一眼,就舍不得转移视线。


沐涟揉了揉眉心,脸色苍白如纸。


她记得意识模糊之前,有个陌生男子救了他。


那男子说,他是大唐官府的首席弟子。


是了,那人说过,是慕大哥传音让他带兵来此地援助的。


想到这些,沐涟立即有了精神,苍白的小脸渐渐恢复了血色。


也不知外头形势如何了?


宝象国的子民们有没有被顺利解救,被带到安全的地方?


沐涟朝其中一个孩子挥了挥手:“小孩,我昏睡多久了,现下外头到底形势如何?那些蝎子精都被解决了么?”


孩童立即上前,乖巧应道:“姐姐,你足足昏睡了半个时辰,是前几天跟你一起来的那个黑衣大哥哥,将你安置在此处的,并让我们在一旁照看你。”


顿了顿,那孩童又道:“大哥哥还特意嘱咐我们,让我们千万不要出去,所以我们也不知道外头形势如何。”


沐涟凝眸:“那你……可知那位大哥哥如今人在何处?”


孩童盯着沐涟摇了摇头,表情认真。


见此,一抹失望从沐涟心底升起,少女眼底好不容易亮起的细碎光芒渐渐消失。


“那他,可曾留下其他话?”


另一个孩童似是认真想了想,随即转过头,缓缓对上沐涟的视线,小声应道“没有了,大哥哥只让我们别出去,待他解决掉外边的蝎子精,自然就会回来接我们了。”


闻言,沐涟心底的不安并未减弱分毫,她迅速起身行至窗前,透过窗棂缝隙,只能看到外头硝烟滚滚,能见度很低。浓厚的白烟在空中肆意弥漫,源源不断,无休无止。


一个人都没有,哪怕是蝎子精,都未曾出现。


简直安静得诡异,着实令人惶恐不安。


醒来就这么干等着,也不知外头局势如何,实在令人着急。


少女悬着一颗心,表情也转为凝重。


“姐姐,姐姐,那个大哥哥真的可厉害了,我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这么厉害的人,他一柄长剑就能击杀数十只蝎子精呢,真的好厉害啊,你也不要太过担心了。”


“是啊,是啊,姐姐,你就待在这里好生休息,不要想太多,再等一会儿,大哥哥就来接我们了。”几个孩童点头如捣蒜,笑得纯真无邪,眼底满是膜拜和肯定。


慕商的修为,沐涟自然是不担心的。即便蝎子精极擅长用毒,怕是也难以近他的身。


几个月的相处,男人在她面前展现的深厚修为,是她平生从未所见。


只是男人身上似乎藏着太多的心事和秘密,比如他身怀绝世武功,却为何独自一人在江湖漂泊,以他的资质,成为大唐官府的首席弟子简直轻而易举,并非难事。


可为何,程咬金门下的首席弟子并不是他。


她担心的,是整件事情并没有表面看起来那样简单。


听闻宝象国同碗子山井水不犯河水,这百年来一直相安无事,而国中百姓也从未招惹过山上的蝎子精。为何她们会忽然来犯,且如此大规模的数量,蝎子女王像是倾尽了整座山的兵力,即便知道会因此兵力折损,甚至殒命也在所不惜。


这究竟意欲何为?


宝象国,碗子山,蝎子精,慕商。


慕商,慕之珩。


……之珩。


这几个字一直在沐涟脑海里不停地浮现,似乎有什么被隐藏的秘密逐渐浮出水面。


一定是她漏掉了什么细节,一个很重要的细节。


不然,为何她第一次遇见慕商时,总觉得男人给她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她坚信,她一定在哪里见过他。


直到沐涟不惜耗损灵力,冲破身上隐藏的封印之后。


直到一些,尘封百年的记忆在脑海里乍现,如走马观花一般。


那些失去的记忆忽然在脑海中浮现,沐涟一时有些难以适应,只觉得头痛欲裂。


原来,她并不是第一次来长安。


两百年前,她就来过这里了。


人间的繁华熙壤,有趣自在,她都欣赏过,也深有体会,只觉畅快淋漓。


自三界开辟,便有了人魔仙三个种族,因种族差异,自身寿命也不同。仙族和魔族一样,一旦修炼成人型,有了本源灵力的加持,不需飞升,便有了不老不死之躯。


但人族不同,人族寿命区区百年,弹指一挥间。是以,普通的凡人,生老病死在所难免,但因人族繁衍强大,自然绵延不绝。


当然,也有修炼达到登峰造极之人,但若要修成不老不死之身,必须跨过飞升之劫。


说起来,普通仙族一百年的修为等同于人族十年。因此,即便有着百年修为的沐涟,在慕商面前也不过是班门弄斧。


半年前,沐涟在大雁塔遇上慕商,也并非与他的初见。


慕商这个名字,她早在两百年前就已经听过了。


那时的他,还是慕之珩,也是大唐官府开宗立派至今,百年难得一遇,且不可多得的弟子。


他出色到,就连整个人族的首席精英弟子,都无人与之匹敌,风头一时无量。


也有一些初出茅庐的新秀仗着自己有几分好功底,既不屑他的英雄盖世,也不信他的卓绝武艺,屡屡下挑战书,最终都输得心服口服,再也不敢随意挑衅,嘲讽对方。


坦白说,慕之珩在那个时候,是个横空出世的传奇人物,亦是百年难遇的将才,闻名遐迩。


他惊艳世人,乃至整个三界。


沐涟第一次见到慕之珩,正逢人间烟花三月。


芳草萋萋,杨柳依依,最是江南好风景。


当时的慕之珩,凭借自身出色且精湛的武艺,担任大唐官府首席数年。世人皆知,各派的首席弟子,每隔三年都需经过门派重重试练,重新挑选而出。但慕之珩,却从未失手过。


是以,当时的他早已名扬天下。


那时的他,一身傲骨,一心除魔卫道,只为荡平天下不平之事。


君子无暇,鲜衣怒马,如此意气风发,怎能不惹眼。


而沐涟却是个刚修炼成人型,初出茅庐的小桃花仙。


别的本事没有,惹麻烦倒是有一手。


为了提升修为,她专挑地势凶险,妖兽凶猛的的地方。


只因几次下来,总是能顺利逃脱,便心存侥幸,越战越勇。


但碗子山不一样。


她第一次去碗子山,便中了剧毒,差点丢去了半条命。


她不是故意去那里的。


那天,她途经宝象国,听了当地古董商人的哄骗,说是碗子山波月洞内,埋着不少稀世珍宝,当然不乏可提升内力修为的灵丹妙药。


彼时年少不知事,无畏亦无惧前路凶险,就这么脑子一发热,兴冲冲地去了。


那碗子山虽说是片山林,但地势严峻,并非寻常人能擅自闯入,但不知为何,那日竟有一批商贩路过此处。那日,沐涟还未行至半山腰,便看到那群商贩被蝎子精团团围住,其中几人似乎还受了伤,倒地不起。


沐涟顾不得开口,素手一挥,长袖之下的冰心盏立即绽放光芒,紧接着,几道法咒应声落下,暂时阻止了蝎子精。


“你是何人,为何擅闯此地?”


沐涟本就没打算真的去盗取灵宝,只是觉得初次来这片山林,应当好好欣赏一番才不枉来此一趟。却没想到,半路上竟碰上此事,身为仙族,理应守护三界安危,她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可曾听过,天宫,桃源仙子的名号?”


“天宫?桃源仙子?你是……仙族?”


“正是,尔等还不速速退下。”


“小小桃花仙,竟如此不知天高地厚。擅闯我族还大言不惭,当诛!”


几十个回合之后,沐涟明显有些力不从心,施法的动作都变得迟钝了些许。为首的蝎子精,趁其不备,率先发动攻击,速度快到让人无法躲避。


锋利且带着剧毒的蝎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划过沐涟的后背,狠狠刺入她的肩。


长长的蝎尾离开沐涟的身体后,在空中用力挥了几圈,再度朝沐涟袭去,不给她半分喘息的机会。


沐涟吃痛一声,终于承受不住,身体失去重心,扑倒在地,喉间立即涌上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肩上火辣辣的痛感,一遍又一遍地灼烧着她的皮肤,毒素以最快的速度在她的体内蔓延扩散。


沐涟感觉浑身痛极了,简直生不如死,意识也在一点点地消散。


直到慕之珩的出现。


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男人还未出现,一把霜冷九州便分化出无数剑的分身,瞬间将周围的蝎子精击退,不敢贸然上前。


万丈寒芒,剑意如龙。


“来者何人?既然来了,何须躲躲藏藏?“


“速速现身与我一战便是。”


霜冷九州所到之处,凛冽的剑气涤荡八方,寒光萧瑟。


世人皆知霜冷九州乃上古神剑,通体洁白,冰晶雪魄,如淡烟璞玉,浑然天成。出则霜华满地,朔风回舞。其容清明,天高日晶;其气凛冽,砭人肌骨;其意萧条,山川寂寥。天下至寒至洁之物,惟赤子心可驭之。


当然,此神剑,世间只此一把。以擒龙为首,位列第二。


而此神剑的持有者,不用猜便知是谁了。


“你……你是大唐官府首席弟子,慕之珩?”


慕之珩没有理会,兀自走到沐涟身旁俯身蹲下,迅速喂她服下一颗暂时抑制毒性的丹药。那群商贩见此,面面相觑了片刻,立即带着伤员上前,小心翼翼的朝男人的方向聚拢,最后都被男人护在身后。


“大侠……大侠救命啊!“像是揪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几个人喜极而泣。


“诸位莫怕,一切有我。”慕之珩面色清冷,从容回应。


霜冷九州随着男人的号令,在地上划出一个巨大的圆圈,而后迅速形成结界,成为一个刀枪不入,百毒不侵的保护屏障,刚好将沐涟和那群商贩围在里边。


蝎子精见此,心里一惊,已然被男人深厚的修为所震慑,甚至已经确定面前来者是谁,此等修为,绝非等闲之辈。


眼下,她不敢轻易出手,但嘴上功夫还是不能少的。


“呵呵,我道是谁,原来是受万人敬仰的慕首席啊,到底是什么风,竟把你给吹来了?今日究竟是什么好日子,竟让你们都上赶着来送死?“她满脸不屑,冷笑一声:“那正好,本女王不介意送你们一程。”


慕之珩面无表情,一字一顿,裹着冰冷的杀意:“伤了人还出言不逊,简直狂妄至极。”


蝎子王无惧男人凌厉的眼神,嗤之以鼻道:“呵……我就看不惯你们这些凡人,总是自视甚高,仗着自己修为高深,动不动就把我们这些妖兽踩在脚底下。“


“明明是你们擅闯我族领地,平日里猎杀我族还不够,竟然还要用这些冠冕堂皇的借口。”几句话下来,蝎子女王已有些怒火中烧,咬牙切齿,恨不得将眼前碍眼之人全部清除干净。


慕之珩神色寡淡,寒眸深沉,语气依然泛着凉意,似是叹息,又似质问:“碗子山年年都有修为高的侠士来此历练,并猎捕合适的妖兽作为召唤兽,从未杀生,只为寻个一同修行的伙伴,何来自视甚高?何来随意杀戮一说?”


“再者,碗子山何时成了任何人不得踏足之地了?”


男人长剑执手,立如松柏,语气不卑不亢。


他面容清冷,如同山巅皑皑白雪一般:“分明是你们心有不甘,才有了如此恶劣行径,竟对一个刚修炼成人型的桃花仙下如此重手,此等卑劣手段,实在嗜血,丧尽天良,恕在下不齿。”


蝎子女王被气笑了,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般:“呵呵,我卑鄙无耻?那你们又好到哪里去呢?”


“自古以来,成王败寇,是她自己不自量力,擅闯此地,成了我的手下败将不说,连小命都不保了,有什么资格让我为她俯首称臣。”


“不过,你也算来得正好。”


“世人都赞颂大唐官府的慕首席,天赋异禀,修为高深莫测,无人能及。今日,我倒要好好见识一下,慕首席的绝世修为,是否当如世人所说的那般,出神入化。”


“……”

【论坛近期活动汇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