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387|回复: 1

[图文] 动如参商 【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21 21:43: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论坛近期活动汇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21 21:44:20 | 显示全部楼层
(中)


  
  
  
  慕商始终记得,那天在大雁塔门口,他和那小丫头喝了一个下午的酒。


  那丫头抱着醉生梦死,痴痴的笑着,跟他说着这三个月里发生的事情。说着自己为了修习技艺,拜入普陀山,成为观音大师座下的弟子,扬善除恶,普渡众生。


  大多数时间里,慕商只是安静的听着,偶尔抿唇笑着,或是轻微点头,看似漫不经心,却将她说的每一句话都听了去,牢牢地记着。


  一如三个月前的初见,她说的每一句话,他都还记得清清楚楚。


  还有她信誓旦旦的那句:如果我记住一个人的名字,就一定不会忘了他的样子。


  记住一个人的名字,就真的不会忘掉那个人的样子吗?


  或许,是吧。


  那时候,这丫头浅褐色的瞳仁里分明亮着光,似浩夜星辰,也似山间朗月,璀璨得让人无法忽视,更无法拒绝。那一刻,他心底忽然生出一种异样的情绪,舍不得,也不忍心看她失望难过的模样,所以才临时立了这么一个约定。


  他原本想着,小丫头也许只是一时兴起,毕竟初来长安,对这座繁华的古城既陌生又憧憬,遇见形形色色的人或事,都会好奇,难免会因此流连。正如她第一眼看到自己时,眼里闪过的惊艳。那时的她,或许单单只是觉得闯荡江湖很有意思吧。等时间久了,也就不觉得有什么新奇的了。


  过了三个月,或许她早就忘了他,也可能会忘了他临时许下的约定。可令他意外的是,这丫头并非是一时兴起,她到底还是来了。


  而他一向守约,就算那丫头不来,他也会带上酒,坐在塔下,坐上一天。


  思及此,慕商不自觉地弯了弯唇,心内一片柔软。


  “慕大侠,我还以为你会忘了这个约定呢。”沐涟放下手中的酒坛,轻轻地打了个嗝。末了,她还不忘补了一句:“不过,就算你不来,我也会坐在这儿,等一天的。”这句话说得很轻,似是喃喃自语的说给自己听。


  可慕商还是听见了,稍稍别过头,在沐涟看不见的地方,不动声色的很轻的笑了一下。


  后来,天色暗了,慕商牵着马准备离开。


  经过沐涟身旁时,忽然感受到那小丫头的视线,状似无意的瞥了她一眼,两人的目光很自然的在空中相撞。不知道是不是慕商的错觉,乍一看,他感觉她的眼睛湿漉漉的,像一只在森林里迷了路的兔子。


  仔细一看,才发现她的眼睛会说话,目光炙热憧憬,好像在对自己说:“慕大侠,带我一起去闯荡江湖吧。”


  而沐涟也确实是这么想的,但她不好意思开口,也不敢,生怕男人会毫不留情的拒绝,嫌她是个累赘。


  不过,她也确实是个累赘,这三个月内,她的五行法术依旧没练好,更别说疗伤救人了,完全还是个半吊子嘛。


  她离扬善除恶,普渡众生还差得很远呢。


  想到这儿,沐涟沮丧地垂下了头,眼里的光也跟着黯淡下去。


  慕商抿着唇,淡淡的收回视线。


  他摩挲着手里的缰绳,沉吟良久,才道:“不如你同我一起?”


  “啊?”这下换沐涟吃惊的说不出话了,似是不敢相信的支吾着:“真……真的吗?”


  慕商低头笑笑没说话。


  半晌,他才道:“不是说想看看江湖是什么样子么,不如我带你去闯一闯?”


  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江湖。


  “好啊。”沐涟笑得眉眼弯弯。


  下一秒,她生怕慕商会反悔似的,一把抢过他手里的缰绳,冲他眨眼:“这可是你说的哦,不许反悔哦,接下来,我就一直跟你咯。”


  慕商眉心一跳,好似有什么东西撞入心口,他毫无防备,任由它在心上激起涟漪。


  要一直跟着我吗?


  虽然知道这只是小丫头的一句无心之话,但听起来,好像也挺不错的。不经意间,将他心头积雪,一点一点的融化,直至全部消融,也让他冰封多年的心重获自由。


  如果可以,他也想一路仗剑走马,高歌天涯。


  没有冰封的杀戮,只有晴空暖阳,江河山川。


  既然要走江湖,自然少不了一匹好马,当天晚上,慕商送沐涟回客栈,他自己却没有立即回房歇息,而是去了城东的马场替沐涟物色了一匹马。


  那匹马是他精挑细选出来的,是一批上好的汗血宝马,全身呈红色,有无穷的持久力和耐力,可日行千里,小丫头一定会喜欢的。


  第二日一早,沐涟刚出客栈,就看到慕商站在客栈对面的柳树下。


  他换了一身黑色劲装,墨发高高挽起,用黑色发带固定着,额前的碎发被风吹的稍有些凌乱。细细看去,他棱角分明的五官透着些许凛冽。


  此刻,他垂着眼眸,似在思索着什么。


  紧接着,慕商像是感应到她的目光一般,迅速抬头,正好对上她的视线。


  他的双眸温润平和,目光相触间,沐涟忽然觉得呼吸都变得紧张起来,不自觉地攥紧了衣角。


  街上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熙熙攘攘,热闹又繁华。


  “走吧。”慕商抿唇一笑,眉宇间都带着笑意,如沐春风。


  蓦地,他看向不远处栓在树上的那匹汗血宝马,朝沐涟示意道:“还愣着做什么,去试试那匹马怎么样,如果觉得不满意,我的那匹给你。”


  沐涟眨着眼睛,眸中流露出一抹欣喜之色,指着那匹汗血宝马,一时激动得说不出话。


  “去吧。”慕商无声的笑了。


  沐涟这才朝着那匹马小跑了过去,小心翼翼的抚摸着马背上的毛。


  慕商走到她背后:“怎么样,可还喜欢,要不要坐上去试一试?”


  “喜欢啊。”沐涟想也没想,摸着汗血宝马的耳朵,毛茸茸的触感,令她爱不释手。


  “慕大侠,它有名字么?”她问。


  “没有,不如你给它取一个。”慕商的手抚上马背。


  “恩……”沐涟捏着下巴,看着马儿沉思:“既然它全身呈红色,不如就叫它红莲吧,慕大侠,你觉得怎么样?”


  “红莲,名字不错。”慕商温和道,随即看向沐涟:“看来我这马儿选的也不错,挺配你今天这身衣服的。”


  沐涟小脸忽然一红,心里一阵窃喜。


  她今天换了一身劲装红衣,和她前两次温婉可人的形象比起来,倒是多了几丝侠女风范,看起来神采奕奕,英姿飒爽。


  良久,她欣喜道:“我听说行走江湖都需要一身干练的行头啊,还听说那些侠女都是穿一身正红的,特别好看,所以我就换这身啦,慕大侠,你觉得如何,像不像侠女?”


  语毕,她转了一圈。


  “恩,很好看。”慕商眸中有什么细碎的光亮闪过,转瞬即逝。


  沐涟怪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发,随即踩上马镫,右脚一起一落间,人已经坐上了马背,整个动作利落干脆,一点儿都看不出是第一次骑马。


  慕商眼里忽然浮现出一抹惊艳,方才这小丫头翻身上马那一刻,倒是给他一种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的感觉。不知怎么的,他忽然就想起了一句诗。


  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


  “嘿嘿,有段时间,我看街上好多人骑着马,看着看着,我就学会啦。”感受到慕商投射过来的目光里带着欣赏,沐涟俏皮的吐了吐舌,一脸娇憨。


  蓦地,她瞥了一眼边上,慕商的那匹白马,忽然问:“慕大侠,你的马儿叫什么名字?”


  慕商一顿,转过身看着那匹陪伴他行走多年的白马,淡淡道:“不曾有过名字。”


  沐涟“哦了一声,忽然又道:“若你不介意的话,我给它取个名字如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