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046|回复: 2

[图文] 【探秘三界奇境】青丘同人脑洞文-初心不负(下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3-1 22:49: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自:浙江
本帖最后由 莲忱 于 2020-3-30 18:52 编辑



(四)
与此同时,青丘国主的宫殿内。

狐小满坐在地上,一脸茫然的环顾四周,似乎还没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何自己会出现在这里?

“这是哪儿啊?师傅呢?”

“等等,我记得,刚才好像有一阵风,然后,我就没有知觉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狐小满徐徐起身顺着光源往前走去。

偌大的宫殿空无一人,明明灭灭的火光似乎在指引着她什么。

“有人……在么?”

狐小满扶着墙壁,来回张望着。

“狐小满,吾乃青丘国主,是吾召唤汝前来的。”

宫殿上空传来一阵严肃而凌厉的中年女声,吓得狐小满惊呼一声,差点被自己绊倒。

“青丘国主?”

“您是……雪姐姐的母亲?”狐小满惊讶的捂住嘴。

“不错,正是本君。”

青丘国主话音刚落,前边的一扇门忽然开了,脚步声断断续续的从里边传出,紧接着,里边走出一个身着华服的女人。

女人五官精致,媚中透着典雅端庄,举手投足间尽显尊贵气质。

“狐小满拜见国主大人,不知国主大人召唤我前来是有何事?”

少女收敛起惊讶的表情,立即跪地叩拜。

“是关乎整个青丘的大事,只有你,狐小满,可以做到。”

“去吧,去完成你的使命。”

青丘国主面色清冷,轻启薄唇,对着面前的少女拂了拂衣袖。

狐小满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送进了一个灰色的漩涡里,似乎是要将她传送到哪里。

漩涡中,也回荡着青丘国主的声音。

女人将自己的身世,以及三百年前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了她。

原来,她竟是火狐一族的遗孤。

只可惜,火狐族早在三百年前就已全部覆灭。

片刻的时间,灰色的漩涡便开始消散。

随着狐小满的一声惊呼,她整个人从空中掉落,刚好挂在了一棵树梢上。

巧的是,鬼君黑炎也藏在这棵树的后边,少女凭空出现稍稍打乱了他的思绪。

“哎哟,疼死我了。”狐小满挣扎着想要从树上站起来,看了一眼底下的距离,瞬间不敢动弹了。

这也太高了吧,最起码有十米高,真要掉下来,这皮肉之痛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说不定还会摔断骨头。

黑炎上下打量着眼前的少女的身影,眼底带着探究。

直到狐小满从暗处探出脑袋,黑炎双眸一怔,随即大声惊呼。

“鸢离?”

“不,你不可能是她。”

鸢离三百年前就已经死了,是他亲手杀了她。

可眼前这个同鸢离生的一般无二的女人到底是谁?

仔细一瞧,这个女人看起来十分年轻,倒像是年轻时候的鸢离。

难道?

一个清晰的答案在他的脑海里浮现。

这熟悉的气息,他绝对不会认错的。

能同鸢离长得一样,身上还带着火狐气息的,除了她的女儿还能是谁呢。

面前的少女就是三百年前,被狐不归带走的小狐狸。

想到这里,黑炎瞬间恍然大悟,放声大笑。

“哈哈哈哈哈,真没想到,三百年过去了,本君竟然还能在这里看到火狐一族的余孽。”

“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来来来,走近点,待本君我好好瞧瞧。”

黑炎伸手,准备去碰狐小满的脑袋,却被少女迅速躲过。

“你就是妖族鬼君,黑炎?你这个大坏人,你杀了我娘亲,竟还有胆子来青丘。”狐小满气的双眼猩红,眼底湿润一片。因为愤怒,她的声音竟有些颤抖。

在漩涡里的时候,她还没来得及仔细消化青丘国主的话,直到她突兀的出现在这里。在听到黑炎鬼君的声音后,她的表情瞬间就凝固了。错愕半晌,说不出话。

一时间,心头升起五味杂陈,不知是何滋味。

短暂的时间里,她似乎想了很多,也渐渐明白青丘国主为何会召唤她。她的身世,以及她在这里的意义,或许本就是为了这一天的到来吧。

三百年前,师傅为了救她,一夕之间就成了整个青丘的敌人。如今,是该到了她完成自己使命的时候了。

“小满……”

一道清冷的男声从远处传来,只不过比平时多了些焦急。

狐小满神色一怔,迟钝的转过头。

听声音,她便知道是狐不归来了。

“师傅,你怎么也下来了,你不是应该在调息么?”

她知道,狐不归刚施法加固了青丘的结界,损耗了大半的凌厉,现下还没恢复多少元气,却提气运功强撑着自己下来了。

“小满,别怕,你乖乖待在树上别动,师傅马上来救你。”狐不归念了道口诀,将手中的雪风笛放在唇边。

冰冷的笛声在草原上徘徊着。

底下的族人眼底皆是一片惊慌之色,不敢吱声。

“大家莫慌,族长,请您带领大家退到安全的地方。”语毕,涂山雪施法,迅速来到狐不归身边。

“不归长老,你方才为加固结界耗损不少灵力,切勿强行施法,定会损坏根基,交给我吧。”

狐不归面色清冷,微微颔首道:“殿下,守护青丘同样是我的责任,如今大敌当前,我自是不能退缩,而且小满有危险,我作为师傅断不能置之不顾。”

男人的语气不卑不亢,冰蓝色的瞳孔透着坚定的光,如燎原之火一般。

语毕,他重新将雪风笛抵到唇边,继续吹奏。

没多久,底下族人们待的地方,立即出现了一道蓝色的保护屏障,上面凝结着来自狐不归身上的强大灵力。

涂山雪见此,顿时欲言又止:“不归长老……”眼底立即浮现出钦佩又担忧的神色。

她知道,男人的灵力本就损耗了不少,如今为了保护族人又再度施法,怕是准备赌上这条命了。

彼时,狐小满站在树上看到这一幕,整颗心瞬间揪成一团。

而黑炎鬼君在看到狐不归之后,先是惊愕,随即大笑一声。

“我道是谁,原来是三百年前从本君手里逃脱的手下败将啊。”

“狐不归啊,我的老朋友,没想到,三百年过去了,你还是没有半点变化,还是这般的惹人厌恶。”


【论坛近期活动汇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3-1 22:50:54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浙江
本帖最后由 莲忱 于 2020-3-1 22:56 编辑

树下,狐不归面若冰霜,连眼皮都不曾抬一下,对男人的话置若罔闻。

设好保护屏障后,他不疾不徐的放下雪风笛,对上黑炎的眸,迅速动了动薄唇,语气寡淡:“别来无恙,黑炎鬼君。”

闻言,黑炎嗤笑一声,眼底满是戏谑:“呵……原先本座还觉得疑惑,为何鸢离同本座交战时,竟这般不堪一击,区区几个回合她便倒下了,倒像极了一只任人践踏的蝼蚁,没有半点还手之力,以她的灵力本不该如此。但现下,本君看到这个小丫头便全部明白了。原来,鸢离是将自己全身的灵力全部注入到了这个小丫头的身上了呢?”

“狐不归啊狐不归,本座该说你什么好呢,你不仅带走了这个小丫头,还将她身上的力量全部封印了,怎么?你就这么怕我找到这里?”黑炎挑眉道,神情不屑。

“整整三百年了,真是让我一顿好找,没想到,你竟然带着这丫头回了青丘呢。难怪当年,我派出去追捕你的手下一个都没有回来。”

“枉我用尽心思,可千算万算,却没算到,鸢离这个卑鄙的女人,她竟然能愚蠢到将全身的灵力全部都给了这个丫头,不过只是个资质平平的小丫头,凭什么能得到她的灵力,那些纯净又强大的灵力封印在这丫头身上,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黑炎,拐弯抹角可不是你的风格,你今日来此,到底想做什么?”狐不归冷冷抬眼,将视线从黑炎身上移开,缓缓落到狐小满身上。

顷刻,他眼底的冰冷渐渐褪去,稍稍柔和了几分。

“小满,师傅很抱歉,没想到最终会以这样的方式让你知道自己的身世。”

树上的少女,双眼通红,眼角湿润一片,再听到男人的这句话之后,用力的吸了吸鼻子,猛地摇头:“师傅,我没有怪你,一直以来是我误会你了。”

狐不归眼底微微动容,动了动唇,但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却被黑炎打断。

“呵,本君可没这闲工夫看你们师徒情深。”语毕,男人转过身,朝狐小满走近。

他走一步,狐小满则往后退一步。

少女一脸惊慌的看着他,缓缓往后倒退,后背几乎快要贴到了树干:“你要干什么,别过来。”

黑炎冷笑道:“小丫头,这三百年,在青丘过的很不如意吧,不如让本座来帮帮你,给你一个彻底的解脱。”

“本座实在不懂,狐不归那厮为何要拼了命的救下你。当年,他同鸢离不过是点头之交,明明可以置身事外,偏偏要多管闲事,引火烧身,连同青丘也被殃及。你说,他是不是蠢到家了?”

“妖孽,不许你这么说我师傅,当年,若不是师傅救了我,我早就死了,哪里有现在的狐小满。”听到男人如此嘲讽狐不归,狐小满气不打一处来,不自觉地加大了音量。

“哦,是么?”

“既然如此,那本座就给你一个了结,放心,不会让你感到任何痛苦的。”

男人话音刚落,狐小满就感受到一道掌风朝自己袭来,她害怕的闭上眼睛,迅速转过头。

电光火石之间,树下的狐不归和涂山雪双双施法,对黑炎发起进攻。

黑炎没好气的咒骂了一声:“小丫头,暂时先放过你,待我解决了底下这两个碍事的家伙,我再来收拾你。”语毕,男人身上宽大的黑袍一挥,瞬间移动到了树下,快到让人以为自己出了错觉。

男人下去后,漫不经心的笑了两声,眼神陡然变得残忍起来,浑身散发着嗜血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狐小满扶着树干,小心翼翼地往下张望着。

几个回合之后,青丘的几名护法也闻声赶来,加入了这场战斗。

月魅挥动着手中的银枪,迅速来到黑炎身后,朝男人的后背刺去,动作一气呵成。

一开始,黑炎并未将这群人放在心上,只是小打小闹的应付着这群人,才用了不到三成的灵力。即便被月魅偷袭成功,却也并不影响他。

只不过,月魅此举却成功地激怒了他。

“区区三万年修为的无名小辈竟敢偷袭本座,找死……”男人面色一沉,眼神骤然变得阴鸷,大手一挥,对月魅施了个毒咒。

月魅不幸中招,迅速从空中跌落,掉在了地面。

她紧紧攥着手中的银枪,借助手中银枪的力量,单膝跪在地面,低头深深喘息着。锋利的枪矛随着她的动作深深扎进褐色的泥土中,一阵风吹过,顷刻,尘土飞扬。

黑炎轻哼一声,唇边勾起一个诡异的笑容,对着跪坐在地上的月魅再次施了一个毒咒。

对面,正在布阵的涂山雪暗道不好,大喊道:“月魅姐姐,小心。”随即朝女人的方向飞去。

奇怪的是,没有预料中的疼痛,似乎有人为她们挡了这一击。

涂山雪缓缓转头,顿时惊愕不已。

“不归长老……”

替她们挡住这一击的人便是狐不归。

此刻,眼前的男人脸色苍白,却还在运功替她们抵挡着,而他脸上的面具不知何时已经掉在了地上,银发随风飘起,在空中飞扬散乱,稍稍遮住了他的双眸。

“无碍,我还撑得住,殿下不必担心。”

耳边是黑炎鬼君狂妄的笑声,十分刺耳。

“哈哈哈……狐不归,你身上的灵力已经耗损,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撑多久。”语毕,男人继续施法加重了毒咒。

眼下情况有些不太乐观,涂山雪迅速稳住心神,召唤在场的几位护法和长老重新布阵,一同对抗黑炎。

“请各位长老,护法随我一同布阵,扫除妖邪,守护青丘的安危。”

“是,殿下……”

彼时,狐小满看到狐不归被黑炎压制着,心底升起团团火焰,立即从树上跳下。因没有掌握好轻功,她落地后,在地上滚了好几圈。

“师傅,我来助你。”她忘记了身上的疼痛,紧咬着牙关,朝狐不归飞奔而去。

狐不归听到远处少女的声音,瞳孔一缩,瞬间乱了心神,随即厉声道:“小满……回去。”

黑炎鬼君见此,仰起头得逞地笑了几声,随即低头,居高临下地晲着底下的男人:“狐不归啊,今天我就让你尝尝,失去一切的滋味。”

狐不归紧抿着薄唇,眉心拧成了一个‘川’字,眼底倒映出凛冽的寒霜,但仍是一脸淡漠。

“死到临头还要逞能扮大英雄呢,呵呵,真是,不自量力。”

黑炎唇边诡异的弧度逐渐加深,准备给狐不归来个致命一击,结束这场无聊的游戏。

就在这时,天边忽然出现了一阵浓烈的火光,好似凤凰涅槃一般。

紧接着,燎原之火滚滚而来,似要将整片草原燃烧殆尽。

远处,一身红衣的狐小满从熊熊燃烧的火光中走来,她的周身也带着火光,细看,她的额间出现了一道赤红色的火焰印记,闪耀着刺眼的光芒。

少女面无表情,一挥手,赤色的鬼火便以燎原之势迅速来到了黑炎的身后,像一条蛇一般绕在了他的身上。

黑炎神色一僵,身上被火烧过的地方,立即传来蚀骨的疼痛。

火焰似乎进入了他的身体,腐蚀了他的五脏六腑。

”怎……怎么可能,你怎么会……”

鬼君瞪大双眸,一脸惊愕的看着眼前的少女。

火焰吞噬了他接下来要说的话。

“啊……“草原上空回荡着撕心裂肺的哀嚎声。

须臾间,男人被火光淹没,烧成了灰烬。

几乎是同一时间,狐小满身上的火光也消失了,浑身的力气被迅速抽空,还没走到狐不归跟前,便闭上了眼睛,直直的往前扑去。

“小满……”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3-1 22:51:59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浙江
(尾声)

狐小满整整昏睡了七天七夜,才苏醒过来。

她醒过来的第一件事,便是去找狐不归。

“师傅,师傅……”少女下了床榻后,顾不得穿鞋,光着脚丫跑出了自己的屋子。

然而,她跑遍了一圈,都没有在问竹居看到狐不归的身影。

狐小满急得满脸通红,瞥了一眼前边的竹林,似乎想到什么,迅速迈开脚步朝竹林跑去。

林中檀香袅袅,十分清新宜人,伴随着悠扬的笛声。

狐小满环顾四周,终于在前边的绿竹亭,寻到了男人的身影。

男人长身玉立,背对着她,吹奏着悠扬的笛声。

狐小满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眼底倒映出欢喜的神色,随即放慢脚步,一步一步地往前走,当她靠近竹亭,踩上石阶时。
面前的男人忽然停止吹奏,放下手中的雪风笛。

“傻丫头,你醒了。”

男人微微侧过头,金色的面具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面具下,男人抿着唇无声的笑了,唇角勾出一个若有似无的浅淡弧度。

这个笑容,狐小满忽然觉得有些熟悉。

似乎,她在梦里也看见过。

不过,梦里的她,还是一只小小的幼狐。

带着面具的银发男人小心翼翼地将她抱在怀里,当时,他的唇边也挂着这般清浅的笑容。

他说:“从今以后,你就是狐小满了。”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等你长大,我们一同守护青丘,可好?”

“好呀。”

灼热的阳光下,狐小满眼角溢出了喜悦的泪水,对着男人的背影轻声念叨。


(正文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