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656|回复: 19

舞潇之魂梦奇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3 18:19: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CP人气战
服务器: 顺天府
游戏ID: 为保证玩家隐私,此选项仅论坛管理员、超级版主可见。
作品封面:
男主角: 逍遥生
女主角: 鬼潇潇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幽冥界的天总是黑漆漆的,也不见星辰。
放眼望去,到处是幽萤的鬼火,飘飘曳曳此消彼长,却总也无法照亮脚下。
侧耳听来,到处是鬼哭狼嚎,特别是奈何桥边,要是不戴个耳塞在那呆一天,怕是神仙也要丧气三年。
饶是这样的景色,来幽冥一日游的魂却从不止息。我偶尔兴起也会插队一下,希望哪天鬼差们不长眼把我放出去,到那人间走一遭,看看那碧蓝的天,滴翠的柳,尝尝那人间的烧鸡烧鹅,摸一摸那将军的长弓和马背。哎,冥府啊,实在是无聊的紧~!o(╥﹏╥)o
这日修行结束,师傅应了天上不知哪位神仙的盛情邀约,出门去了。这样大好的机会,若是不出去浪它一浪,哪对得起我不足三百岁的炙热童心?急忙忙抓了一把上好的点心,用裙子兜了撒丫子就跑,师傅教的那个缩地咒我老也念不会。若是不快点跑,怕是赶不到忘川河,看不完一场好梦了。
什么?你问我是谁?你都看到这里了。你还不知道我是谁??我叫潇潇~!师从地藏菩萨。师傅说我是天地造化自悟而生,生来一副异色阴阳眼,是他最~~~enmmm,最头疼的弟子——想当年,大圣也是天地灵胎,可是狠造了一段天摇地动的孽,师傅总怕我有天也要把他的冥府捅出个窟窿。我倒是敬仰大圣的威能,只叹自己学艺不精,这辈子怕是只能放放冤魂打打恶鬼了。
幽冥界的日子,天天就是修行修行修行,苦哈哈的。万幸我有这阴阳眼。人的阴阳眼,只能让他们看到鬼物妖邪,我的这双眼睛,却让我能看到魂的梦。跟繁杂的修行比起来,嗑个瓜子儿窥看魂鬼的梦境,就像人类看戏折子听话本子,别提多带劲了~!可惜我机会不多,师傅那胖老头儿似乎很不愿意看到我用这阴阳眼的能力,总关着我练什么凝魂聚神的功法。
一路小跑总算看到了那片火红色,我这心啊,莫名的就荡漾起来。要说冥界有什么东西能让人过目难忘,思之如瘾,怕是顶数这忘川的曼珠花海,还有那个花海里的仙子残魂了。曼珠沙华, 常年绿油油的没什么稀奇,偏到了七月,像是眨眼间,绿叶全败了,光秃秃的杆子上那个原本干巴巴的花骨朵,“噗”的一下就绽出一朵拳头大血红血红的花,霎时间百里红浪,无风自摆。而那个仙子,就在花海里翩然起舞,从我记事起,她就在那里。我问了牛叔叔马大爷,还有崔老头,孟婆婆,可是,好像没人知道她是谁。只是所有人,都愿意在累了乏了的时候,坐到忘川边,看看她的舞,听听她的歌。她很美,一丈纱绡,一袭雪肩,一抹娇颜,一点花黄,嗯~哎呀反正我形容不出来。反正就算彼岸花开得最盛的日子,也淹没不了她的独有的那一身像是冒着霞光的红衣,就算只是一念残魂,也足够扎进人眼里,种到人心里的那种美好。我要是个男儿,要是能有个这样的媳妇。。。哎呀不敢想!




补充内容 (2018-5-13 18:54):
MP3播放不了,需要情调的同学强行手动背景音乐——镇命歌。
我很喜欢中文的几个版本奈何没有找到翻唱特别好听的。原唱瀧沢一留。凑合听吧。
【四月论坛活动汇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3 18:22:4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憋了一下午就憋出来这么一段。官方没设置女女CP。我不管,我就要女女百合大法好呀百合大法妙!
北京2区卢沟晓月7月24日火爆开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3 18:26:44 | 显示全部楼层
点个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3 18:51:58 | 显示全部楼层


话说怎么放音乐啊。。。上面添加了个MP3播放不了。也没有编辑选项不能检查修改。很蛋疼的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0 16:36:10 | 显示全部楼层
“舞姐姐~舞~~舞~~呜哇~!!”我学着凡人魂梦里的桥段,一边跑一边挥着手,感觉自己特有范儿。没成想终是跑的太急了,地上花枝缠绕,我这一jio没迈开,整个人都飞了起来。眼前的仙子早就察觉到我,回身看见我飞起来,眉稍一挑迅速闪身,给我腾了好大个落地的地方。这一摔,我的天哪~!地府都有星星了!
“大妈你怎么这么没公德心~”哭唧唧
“......”
“你扶我下嘛,我起不来了”嘤嘤嘤
“......”
“这么绝情,怪不得这么多年了都没人敢娶你”
“......”
趴在地上装哭了一阵,看她真没有来扶我,也只得悻悻地自己爬起来,眼看一地压碎的点心渣子,和裙子上的油印子,忍不住鼻子一酸痛上心头。“哇”的一声又哭起来。
其实我知道的,她无法安慰我——她只是个残魂,虽有些生前留下的本能反应,却无法做到更多。师傅说冥界33天一次罡风过境,天王老子来了也不愿在外面溜达,那是削魂蚀骨的疼。所以我想,也许在数百年前她神识泯灭那一刻,内心强烈的愿望忽然爆发,才勉强撑住了这一缕香魂。可惜,有生者皆妄,有妄者皆苦。她虽逃出了魂飞魄散的下场,却要忍受着这漫长的折磨。
只是,这姑娘,八成是脑子有问题吧?死前的愿望居然是唱歌跳舞?脑回路清奇啊有没有?!我哭也哭罢了,想到这里,忍不住又笑起来。。。笑了两声又有点心疼她。何必呢?既有幸留得一魂一魄,何不去轮回重修。偏要在冥界里年年岁岁的痴妄受苦。
“昆仑有仙山,虚无缥缈间。云月生烟处,青松涧水寒。。。”她又去自顾自的唱歌跳舞了。我坐在这曼珠花丛里,忍不住看她。想着师傅常说的那句:放下,舍得。究竟是什么样的故事,让她放不下?舍不得?
可惜她魂魄不全,我的眼看不到她的梦,可惜这寂寥荒芜的幽冥地府,似乎没人知道她的故事。关于她,若能窥之一二,定是比那些凡人梦境更好看,更轰轰烈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0 17:31:4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这厢听歌赏舞,倒是把摔跤丢点心的懊恼抛去了七分。干脆躺进花丛里,认真听听小曲儿,消磨消磨时光。翘着二郎腿,手在花从地上弹着拍子漫无目的的游走。忽然一个软糯的触感从指间传来~!我噌一下就起来了。哈哈~!凝魂糕!!居然还有2块滚落的凝魂糕!!!这下可就有戏看了。
嗯,看魂梦这事,自然是不可能随便看的。魂梦虽是梦境,也有些时候因为魂主生前念想太深导致的扭曲和不实。但大部分时候,它是一个人生前最在乎的回忆。人家的人生大事,会那么轻易给你看吗?自然是不能的。所以需要拿出点手腕。
你放眼看看这无边的冥府大漠,除了忘川边上能看,别处都是一片荒凉,寸草不生,地火翻涌。这种地方什么最缺?当然是好吃的最缺了。今天倒霉只剩了2个糕,一个拿去打点随行押送魂流的鬼差。另一个么,我得好好挑一挑这一批魂。找个面相生的好看的,看场好戏。
你问我为什么要找好看的?啧啧啧,据我往常的经验,美人儿有种神秘的体质,莫名就会生出些恩怨情仇,爱恨纠葛。看他们的故事,贼过瘾。
这一挑拣,我发现了个不得了的家伙。你看他面似寒霜,眼若流光,嘴角一模邪魅。虽然是个光头,着了一身僧服,却压不住一身煞气。这一看就有故事啊!

补充内容 (2018-5-20 17:34):
今天写这么多吧。看决赛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2 09:01:50 | 显示全部楼层
颈椎病犯了弃文。把内容全总结掉。
大约构思的剧情是:
1,前生潇潇是舞仙儿的师傅,和尚是条孽龙造成一方连年水患。
2,上辈子的潇潇为了治理水患仙力耗尽,又用一身骨血为祭要度化孽龙。于是孽龙本该去当十辈子老秃驴苦修做善事。而潇潇只剩下了一颗存留神识的魂珠。
3,舞仙儿六岁拜师潇潇门下,为修仙法总不苟言笑,长大了更是排斥儿女情长。潇潇就总逗她什么时候给自己唱曲跳舞当老婆。直到潇潇死后才发觉自己早离不开师傅。于是冒死带着魂珠想求地府的结魂凝神之术滋养师傅的魂珠助他早日还魂(不这样魂珠的灵气终有一天会消耗殆尽)。不幸的是舞仙儿修行太浅,在曼珠花海遭遇罡风过境。死前想起师傅往日的调侃,强烈的心愿引发了魂珠灵力爆发。存下了一缕残魂。在忘穿边花海里日复一日起舞吟唱。盼望师傅看到。
4,魂珠灵力都爆发了肯定引起了地府方面官方重视,灵气爆发不光留下了仙儿残魂,剩余的灵气还结出了一部分潇潇的魂。然而地藏菩萨早已看穿一切,我佛慈悲。将魂珠和半魂带回滋养,潇潇就这样诞生了。他的记忆还在灵珠里封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2 09:12:38 | 显示全部楼层
5.潇潇在地府再遇孽龙(帅和尚)。可怜孽龙已经当了四辈子和尚了,煞气还不能化解。潇潇为了看魂梦,阴差阳错中给和尚改了气运加速了煞气度化(给和尚的凝魂糕)。和尚后面直接不用当和尚了,也多少凝聚回了些记忆,用了两世看破人世炎凉开始决定修道做神仙。(我跟我老公说的时候他笑我脑洞大?)然后这货本着报复潇潇害他入轮回受苦,透露了魂珠的存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2 09:24:42 | 显示全部楼层
6,潇潇听说过魂珠但是以前没多大好奇,听孽龙说想知道跳舞小姐姐的故事,看看魂珠里的梦就知道了。那她自然是忍不了!必然是去偷看了,但是她看到的都是舞仙儿和一个男人在一起修仙习道,朝夕共处。看了发现小姐姐以前是人家的妞。心里很不痛快。但是因为魂梦里全是小姐姐,自然而然以为魂珠是小姐姐的。也不知道几百年前那只色道士就是自己。所以老是纠结于自己这心情从何而起,如何面对。甚至有次吃味不爽跑去把自己和舞仙儿的名字刻进了三生石。心想破罐子破摔了,若是有朝一日自己要入轮回,一定要带上舞仙儿一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2 10:11:08 | 显示全部楼层
7,后面三百年潇潇听说凝神结魂也许能将舞仙儿的魂滋养回七成神识。就开始闭关玩命修行,不怎么去看魂梦了。直到有天去送师姐入轮回渡劫时,又遇到了之前的孽龙。
孽龙已经又度过三生,偏生遇到了情劫,懂得了情浓嗔痴,聚散折磨的痛苦。800多年前的生死过往一笑恩仇容易过,短短一世的爱恨却让他用了两辈子苦寻不能再得(孽龙神识恢复了个七七八八,做凡人也多少能意识到自己要什么)。孽龙于是对潇潇说,若能帮他找到自己爱人的魂魄帮他续三生情缘。他也许有办法让仙儿还魂。潇潇想着自己300年都未能将仙儿的魂魄结全。只要有一丝希望送她入轮回,也不愿意再看她在忘穿边为了一个男人受尽罡风削魂之苦。于是答应了孽龙。
(ps:原来孽龙爱的是个小彩蛾精灵,而孽龙之前修得半仙道行,因为他俩仙妖不同道,孽龙修行尽毁,气运散尽做了两世凡人。而彩蛾被打入畜生道受苦赎罪。)
潇潇在凡人魂梦和魂珠的魂梦里,早领会过那个叫“爱情”的东西有多难割舍。费劲周折帮助孽龙,并帮他们在三生石上刻下名字。保他们三世情缘。
孽龙轮回前对潇潇说:魂珠并不是仙儿的。若潇潇发现魂珠之主,自然就有办法救回仙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2 10:30:11 | 显示全部楼层
8,于是,潇潇琢磨,这魂珠不是仙儿的,那就是“辣个男人”的咯。。。(智商啊(_))
于是潇潇就蛋疼了,这是要把自己心爱的姑娘送去跟别人在天愿作比翼鸟的节奏呀。
还好潇潇没能犹豫多久,因为不久之后千年一遇的12级超级大罡风就要登录幽冥大陆了。(感觉自己飘了)仙儿的魂虽然靠着之前的灵气吊着几百年,又靠着潇潇的凝魂术养了几百年。可终归因为在忘川边无从躲避,33天一次小罡风洗礼,一直没能结魂成功,反而更加虚弱。
潇潇小姐姐再纠结了几个不眠夜之后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她的眼看得凡人一生,不看透千年前仙人往事。只得痛哭流涕跪求师傅,查一查仙界的命册,找出魂珠的主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2 10:45:54 | 显示全部楼层
9,地藏菩萨看着潇潇,心里一万句mmp,天机不可泄露啊你不懂啊??之前孽龙都提醒到那个份儿上了你不懂啊???内心吐槽良久,长叹一声后又故作镇定。对潇潇说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她的有缘人,自然是常在她心里,也常在她眼里。她不去轮回总蹲在那儿,终归是有原因的嘛!”
潇潇恍然大悟,回身麻溜顺了一裙兜点心就往忘川跑。心里默念着,一定要来得及,自己一定要找出“辣个男人”救下仙儿。嗯,还得再好好揍一顿“辣个男人”。如果。。。如果仙儿还是只爱他。。。嘤嘤嘤。跑着跑着就哭起来了。嘤嘤嘤,才不是因为舍不得仙儿,才不是嫉妒“那个人”,。。。嘤嘤嘤学不会缩地尺真是太丢人了,三里地还得靠两条腿的。。。嘤嘤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2 11:19:57 | 显示全部楼层
10,潇潇哭了半天总算磨到忘川,又是曼珠花开的月份,花海还是那么美,仙儿身上的红衣颜色却有些淡了。她好像总知道潇潇什么时候会来,总那么眉梢一挑默默让出位置,任由潇潇坐着躺着看她起舞。
她的眉眼真好看呀,潇潇记不得是哪个凡人梦里有这么一段: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大约这罥烟眉含情眼也不如她旋步错身间的回眸。好像在说:你看啊,你看吧,为何不来?你在哪里?赞我一句美人儿!我再不恼你了!!
仙儿,我帮你找他!!
罡风不知具体哪一日会来。这些天忘川也冷冷清清,大家闭门不出,连魂流都要等罡风过后再行安排。这天地间,只有安静摇曳的曼珠沙华,只有略带半分沙哑的歌喉,只有仙儿飞舞的纱绡和红裙。好像只有两个人的舞台。这种日子里,她哪有机会去看哪个男子?
我终是救不了你了吗?那就一起吧,拼尽我近900年的修为,做你的避风港!哪怕一时,你会不会记住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2 11:29:28 | 显示全部楼层
她大约是感应了我这份独角戏精般的慷慨。停了歌舞,转身朝我走来。
那双眉眼里,有疑惑,有哀愁,嘴角像有笑,却看得人心里不是滋味。
为什么这样看着我?我苦笑,终于,进到你的心里了吗?
"她的有缘人,自然是在她心上,也在她眼里"
我左胸口有个地方忽然重重空了几拍!几百年了,几百年了,她总知道我何时来!!在她眼里的!在她心上的!
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2 12:15:2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心这一刻真的好疼!疑惑??震惊!!疑惑??头好疼!!有一点抗拒。
我起身飞也般往藏宝阁跑去。我要再看看魂珠!!孽龙说过,发现了魂珠之主就能救仙儿了,魂珠里一定有什么是我还不知道的!
刚跑到幽冥殿,藏宝室里忽然灵光大显,有那么一步,我走得有点踉跄,步入藏宝阁后,魂珠的光照进我的眼睛。须臾间,我感受到了魂形和神识的融合。前程往事历历眼前。
一脸傲娇气息的小鬼头不情不愿的磕头道“师傅在上,请受徒弟一拜”
八九岁的时候仙儿穿着一身粗布衣裳男子打扮,喊着"我才不是什么皇家小姐,修行之事男子能做的我也行!我要为遭害的百姓报仇!!”
记不起那是仙儿跟我修行的第几年了,她出挑得有些女孩儿的娇媚形态。教她习舞练剑我竟有些脸红不敢碰她了。
那年我带了她下山除妖,员外很是赞赏她,定要赠她一套珍珠罗缎的裙子。说我这个糙汉子把她苦了。她死活不要。
后来,我独自下山时,从盘缠里抠出了三两银子,给她买了一身红色的飞天样式的舞裙。舌绽莲花才算哄了她穿了,看她那扭扭捏捏的脸红样子真好看!
再后来她就总没再穿那套飞天儿。我总打趣她"仙儿这么美,什么时候给师傅唱曲跳舞做老婆呀",每次嘴贱后看她爱答不理,一挑眉躲了我去,又忍不住恼自己太嘴笨轻薄了些。
徒弟出落得越发清水芙蓉,我这脸上心里越波涛汹涌,做师傅的这份气派丢了个干净,我怕是这世上唯一会对自己徒弟动心的烂人吧?老子甚至想打听下那些邪道的双修之法。
可惜
我身死那一刻,净想着怎么耍帅到最后了,世界陷入寂静前的一刻我听到了仙儿嗓子撕裂一样的那声“师傅!不……”
不什么?没有机会去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