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55|回复: 2

[图文] 【一个小说坑】薄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11-10 15:46: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自:河北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第一章  我愿称之为海马历险记




       薄暮时分,尚未入夜,都城长安已是如往昔般的灯火辉煌。

       云来客栈位于玄武门外的正阳大街之上,这家以做包子起家的小铺,如今已经发展成闻名遐迩的一站式餐饮中心,值此夜色将临之际,酒楼之上已是人客满座,后厨也是忙得不可开交。

       鲜活丰腴的海马置于香料叠放的盘中,在其翻腾而起,身体最大幅度舒展开的一瞬间,将预热好的橄榄油以恰到好处的弧度泼于其上,高温分子穿透细嫩肉脂发出有节奏的滋啦声,宛如明快跳脱的音符,瞬时弥漫开来,在充满海盐芬芳的烟气之中肆意游荡。

      “客官,您点的油龙过海来嘞。”

      一路从厨房把菜肴端上桌,跑堂小二的音色听起来颇有几分娇俏甜脆,但对于这靠窗而坐的年轻男子来说,显然眼前这道酒楼的招牌菜更具有吸引力,但见他执起木筷,只是略微的触碰,那滑嫩的海鲜便在沸腾的油汁间颤动了起来。

      与此同时,柜台方向传来了说书之声,倒也给这用餐的过程增添了别样的韵味。

      ——嗯,没错,这酒楼掌柜还有一个业余爱好,那就是说书。

      “上回书说到,那青丘狐族的叛徒有苏鸩篡了狐族女王涂山虞的位,又一鼓作气向我大唐开战,这战火一经燃起便成燎原之势,仅仅旬月之余,十数座大小城池已先后沦陷……”

      “传闻这狐族女妖各个身怀绝技天赋异禀,所到之处,我大唐军队尽是丢盔弃甲溃不成军,幸得潼关险隘,又有我大唐名将薛礼亲身驻守,这才稍稍止住了兵败如山倒的颓势,令我都城长安不至于门户洞开……”

      “要说这薛礼可谓年少成名,弱冠之年便已东击高丽,北破突厥,而且此人不但武艺高强,更是生得相貌堂堂一表人才……”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跑堂小二强行打断掌柜的表演,一副毫不惧怕被扣工资的抬杠口吻,“老板你说那薛礼相貌堂堂一表人才,这太笼统了吖,能不能描述得具体一点,又或者说,跟这位小哥哥比如何呀?”

      她这三言两语,直接将矛头对准了眼前吃海马听评书的年轻男子,此人正斜靠在窗边的栏杆上,一身侠客款式的粗布衣衫松松垮垮,亮红色的发看似也未经细致的梳理,随着穿堂而过的微凉晚风有些杂乱地扬起,在一片灯光酒影间印下了洒脱不羁的弧线。

      “薛礼么,”男子微微眯起眼睛,像是在细细品尝海马的美味,“比我自然是要差上一点的……”

      “啧,如果只看脸我可能还真信了,”跑堂小二撇了撇嘴,语调比刚刚更多了些挑衅的意味,“不过男人最忌讳的就是当花架子,没有点真本事可是会被嫌弃的呦……”

      “嗯?比如说?”

      “比如说……打架?”

      故意扬了个俏皮的尾音,跑堂小二挑唇轻笑间,压在原木餐桌上的指关节稍一施力,盘中那缺了块肉的海马便二度腾空而起,又在打了个挺后,被她轻巧的弹指一拨,就朝着男子那张英气峻拔的脸直接pia了过去。

      ——上一刻还是令人啧啧称道的特色美食,这一秒却变成了直捣眉心的毁容利器。

      当然了,这利器毁得了一般人的容,想毁这男子的容却有点困难——他抬手的动作看似并没有多快,却是刚巧不巧将海马挡在了距其眉心三寸之处。

      “老板,这就是你们酒楼的待客之道?”

     释放内力令那海马悬停在了半空,男子饶有兴致地一笑,语调带着调侃。

      “云来客栈的营业宗旨,就是为不同的客人量身定制个性化的服务。”

      没理会身后眼睛瞪成“井二十四”的酒楼掌柜,跑堂小二亦是摆动指尖内力流转,两股力量一经触碰便形成了对垒施压之势,这方寸之间的空气也顿时发生了扭曲,被顶在中间的海马更是宛如放进了烤箱般极速旋转起来。

      从皮开肉绽,到变成焦炭,再到毁尸灭迹,须臾之间这海马便走完了自己连火化都省了的一生。而在其化作灰烬随风飘散之际那男子也没闲着,他另一只手隔空半握,靠在桌对面椅子上的长剑顺势便朝着跑堂小二破空扫来。

      剑虽未出鞘,其挟带的锋锐之势却是不容轻视。

      在身前翻腾了半天的围裙似乎因为碍事被一把扯了,跑堂小二略微一退后腾身跃起,纤长的腿由身后自下而上划出一道半圆,躲开凌厉剑势的同时,也让自己的鞋跟刮在了酒桌正上方的吊灯吊杆上。

      于是吊杆断裂之声后吊灯也随之砸落,然而这空中坠坠物却未能触及男子分毫——剑身扫过之处所带起的汹涌杀气一时之间居然没有消散,而是宛如气泡膨胀般向四周扩散开来,一边将男子笼罩其中,一边将半空中的吊灯震得粉碎。

      也因此,男子甚至还有闲心掏出一枚银锭扔向柜台,帮酒店老板挡开了一块砸向他的吊灯碎片。

      “官府捉拿奸细,执行公务期间,造成的损失悉数照价赔偿。”

      “……”

      看了看男子正气凛然的侧脸,又看了看身旁半截扎进墙里的银锭,酒楼掌柜的“井二十四”脸顿时又加了好几级的美颜,然后硬是啥都没说出来。

      “逃跑干什么?”男子声色沉定,“继续傻站着啊……”

      “啧啧,”眼看店里的客人瞬间溜了个干净,而酒楼掌柜也是瞬间醒悟,然后把银锭抠下来一溜烟从后门跑了,落在远一点楼梯上的跑堂小二故意一惊一乍的提高音调,“这么一搞,我还真有点分不清是官府体谅民生,还是你在故意耍帅了呢?”

      哦不对,这会还叫跑堂小二可就不太恰当了。

      她像是有些嫌弃把跑堂小二的衣服揉成一团扔到了地上,而后揉了揉自己略显凌乱的紫色短发,但还是有几缕发丝俏皮的弹起,她紫色衣裙下的肌肤呈现出一种绢人般的苍白剔透,配上各色骷髅装饰缀满裙角衣间,非但一点都不显得惊悚,反而令她像是骨瓷杯中盛满椴树蜜一般,过分的清甜俏丽了起来。

      “看你这装束,十有八九是阴曹地府派来的吧,我长安与酆都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如今潼关被围,战事吃紧,阴曹地府却暗中派人潜入我大唐都城……”男子唇线紧绷,执剑相对的姿态咄咄逼人,“说,你们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你都说不可告人了,还让我怎么告诉你吖?”少女墨绿色的瞳中漾开盈盈笑意,“难不成要我把你变成鬼?”

      “把我变成鬼?”男子手腕一抖,剑鞘飞出后光芒乍现,“我倒是很想见识一下这个新奇又刺激的场景……”

      “那就让你见识一下?”少女抬起手,腕上阴气涌出后缭绕成利爪之状,“等会可别后悔呢……”

      话音还没有落下,风声却倏然扬起,变得急促而尖利,仿佛掺杂进了剑的铮鸣和厉鬼的嚎哭。

      “大唐官府首席弟子,阮凌风。”

      “阴曹地府首席弟子,唐夙纤。”

      “请指教……呦。”

      当然了,最后这个呦,只是少女刻意拉长的尾音,和男子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论坛近期活动汇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11-10 17:27:35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江苏
嗯???不对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11-11 12:08:43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河北

系哒,好像哪里不对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