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474|回复: 21

[小说] 【原创中篇】《木船》cp羽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25 13:43: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No.1】

  
  北国初春二月,白雪仍寒。山林间偶有深褐色的松鼠及其他的小型动物之类一蹿而过,惹起松叶间积雪松垮,堪堪擦落在半尺深的雪层之上。
  漫天飞雪。这一场雪已经下了三个时辰有余,似是仍未要停的意思。
  英毣站在石洞口。冰冷而洁白的雪花在指尖停留,融化,留下丝丝凛寒。
  「只要再这么下上半日,洞口便会被雪埋上大半。到时候,便想走也走不了了。相比之下,若是在外面找路,纵然雪深,野狼出没,但在山林间总归有一线生机……」
  她迅速做了决定。
  整理了一下行李,用吹雪将月光缚在腰间。「若是让师傅知道吹雪被我当成了绳子用,怕是又要絮叨一阵。」英毣摇头苦笑,草草处理了伤口,迈出了山洞。洞内仅靠一点火星,洞外更是没有了这点暖意。罕见地,风并不算凛冽,只是裹挟着雪花轻柔地拂在她的脸上。不久,一头墨发也同这山林染了白。
  英毣试着调动内力驱寒。但刚运行不到半个周天,嗓子里就是一甜。
  「还是不行吗……」她将喉中锈腥味尽数咽下。这附近有一群雪狼,决不能让狼群闻到血味,不然以目前的状态怕是要到鬼门关走上一遭。
  「若不是丹药都掉下了悬崖,我又为何要处处小心……哎,如今还是尽快下山,寻个落脚地方再做打算。」英毣盘算着,心神放松之下忽地眼前恍惚,不知觉间脚下一空,竟然顺着山坡斜滚下来!
  她努力将困意甩掉,左手抽出一柄月光狠嵌在身后的松树上,堪堪稳住了身子,拔出月光坐了下来。又甩了甩头,望向山顶。
  山林间忽然刮起了尖刀似的寒风。
  「看来,我是从上面直接下来了。」她看了看身上的伤痕,果真又多了几道,红色的新伤在这雪地里异常鲜艳。
  「等等……有血?!」
  英毣的瞳孔瞬间缩小!电光火石间心知已不能再处理翻滚下来雪地上的血迹,只得匆匆在身上出血的新伤按了些白雪掩盖气味,脚下一蹬,全速向山下掠去。
  远远地就可看见山下是一面冰湖,湖中近岸的冰冻住了一条木船。「有船附近就会有渡船的人家,说不定还会有乡镇。只要能尽快赶过去……」
  但,闻到了气味的雪狼却不会轻易给英毣这个逃生的机会。身前两侧的林子里,数道灰白色的狼影愈赶愈近……
  冬日里食物稀少,再者这一冬来得早去得晚,这些雪狼更是饥肠辘辘。正好逢着一个独自在山上还受了伤的人,又如何会让她轻易逃脱!

  英毣深知此刻停下便是死路一条,猛地紧咬牙关,催动全身内力,强压下内腑伤势,加快了速度。这无疑是她重伤之下的极限了。
  就在此时,她前方的树丛颤动,从中跃出一条近两米长的白狼!
  英毣此时强迫自己保持冷静,调转方向斜插山下。虽堪堪避过掏往心口的锋利狼爪,却仍是在上臂留下了一道不深不浅的爪痕。
  还有不到十丈便是湖面,可就在这十丈内,十余匹雪狼堵住了她所有去路。她转身向山上,却不想自己已被二三十匹雪狼团团围住。英毣猛然停下脚步。
  糟了!
  她心下一沉。
  「现在的法力连乙木仙遁这种低级法术都不足以支撑,若要冒险杀出去的话,先不提自己现在能不能杀得了这么多匹狼,就算杀得过也定是重伤——只要再来一匹狼便是死路一条。而这群雪狼明显不止于此地的数目……」
  心念一动。还有最后一个办法!
  她指尖一阵微弱的金色流光,血色升腾而起,心中默念,幻化出一张金黄符纸。
  “兵解符!”
  光华瞬间闪过,可光华散去,英毣仍留在原地。
  「糟糕——发动失败!」
  兵解符在一定概率下方能成功,再者以英毣现在的状态,全力调动一次真气已是极限,绝没有再来一次的可能。而此时狼群受施法的金光惊动,迎面扑来……
  现如今,只能放手一搏!
  英毣咬了咬牙,拔出月光直插进面前一匹跃起的狼腰腹中,一脚将这匹死狼踹开,正重压在另一头狼身上。随即转身后退两大步、躲过另外几匹狼的扑杀,侧过身形将被死狼压倒的倒霉家伙一剑了断,同时也避开了另一匹雪狼的利爪与尖牙。
  右手反手将一柄月光掷出,正刺穿了刚袭击她的雪狼的腰腹。又是两头雪狼迎面扑来,已来不及收回月光的英毣哗啦一声抖开腰间长鞭吹雪,抽在这两头雪狼身上。
  两头雪狼踉跄后退,正当其余雪狼正要蓄势扑来时,一头毛色黯淡却明显要强壮许多的雪狼从狼群中扑向英毣。
  英毣心中一紧。头狼来了!
  她抬起左手月光架住头狼,吹雪猛地甩向它的腰腹部。英毣本以为必将得手,谁料它竟然向后跃起,逃开了这一鞭,随即号令一般的长啸一声。
  霎时七八条雪狼腾空而起,围扑向英毣!
【四月论坛活动汇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25 14:02: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文灵感来自红尘客栈和天涯过客两个羽英MV。不喜勿喷哈。
链接如下:
红尘客栈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478600?from=search&seid=150282016970003221
天涯过客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502749?from=search&seid=14864253022940466945
山东1区临江仙8月7日火爆开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25 14:09:25 | 显示全部楼层
毣灵 发表于 2019-2-25 14:02
本文灵感来自红尘客栈和天涯过客两个羽英MV。不喜勿喷哈。
链接如下:
红尘客栈 https://www.bilibili.co ...

咦??没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27 16:42:05 | 显示全部楼层
  【No.2】
  
  「嘶……」
  一阵头疼,猛然惊醒。半坐而起,身下似乎是一张老旧的木床。英毣下意识环顾四周,除了床便只有一张旧木桌子、三四把旧木椅子——分明是个简陋木屋模样,哪里还有什么雪狼?
  下意识看向床边,散发着熟悉灵力的一条长鞭和一副双短剑正静静地躺在身旁。
  「呼……吹雪和月光还在。」
  英毣松了一口气,心下稍安,头又隐隐地疼起来。依稀记得……自己最后与狼群战斗,可谓是两败俱伤。虽然最后屠尽了雪狼,但自己也因为失血过多,内伤加剧而昏厥过去。
  「而此时口中泛起的苦味,貌似是治疗内伤的药物所致。身上凡有伤之处皆用清水洗过,敷了药草。身上的衣服也都换了一遍。」
  英毣有些疑惑。「所以说……有人恰巧在这深山里,还恰巧路过救了我?」
  正想着,一个孩童端着一碗药进了来。看见英毣坐起,连忙把药放在木桌子上,跑过来扶着她又躺下。
  “姐姐,你醒啦……奶奶说你伤太重,还是躺下休息吧……”
  顺着这孩子的心意躺在木床上,这才发现自己刚才坐起已经牵动了伤势,不由得一阵苦笑,自己竟没有一个孩子清楚自己的身体。看着去端药的最多也就六七岁的小家伙,英毣心中一暖,便放下戒心,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李和。”
  “可是平和的和?”
  “嗯……来姐姐,把这碗药喝了——”这小家伙把药递给她,趾高气扬一副得意的小大人口气,好像还有点儿舍不得:“要是太苦了我就给你个糖人吃,你要不要?”
  英毣心底泛起笑意,这小男孩脸变得真快,蛮可爱的。
  “不用啦,谢谢。姐姐喝过很多很苦的药的,不用糖果,你还是自己吃了它吧。”英毣转念一想,又加了一句,“不过不要太贪糖了,小心牙里长虫子哦。”
  小孩舔着糖人,一脸幸福模样。
  言罢,英毣把一碗药直接灌进嘴里咽下,把空碗递了过去。
  小家伙刚瘪下去的小脸瞬间惊诧了,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着她,然后见鬼似的抢过空碗,撒丫子跑出了房门。
  「当真是可爱呀。」英毣想着,忽地舌根泛起一阵浓烈的干苦,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到底是干了一碗什么鬼东西。
  细细地抿了一口,有当归、丹皮、赤芍、益母草……竟还加了黄连!
  她突然觉得拒绝那颗糖是这一生中最错误的决定……
  前几味活血化瘀的药物她尚且理解。
  「可为什么要加黄连?」英毣偏过头,只觉得额头什么东西滑落。手一摸,是一块湿绸子。
  「原来伤口发炎,有些发烧了。」
  英毣笑笑,自己也太不解人意了。「怪不得师父总是说自己太冷淡,不善交往……」
  强咽下苦涩,她自顾自盘膝坐在床上调息以恢复法力,并化开药力治疗伤势。
  不一会儿,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
  「想必是那孩子向大人说了自己醒了。」英毣睁眼翻身坐在床头,“请进。”
  推门而入的是一位头发斑白,拄着木杖的婆婆。
  英毣连忙就要站起来。虽然在方寸山修行多年,但作为首席弟子,又经常出任务的她对这些礼数还是牢记于心的。
  纵然她的思想并未受这些繁文缛节丝毫影响。
  那婆婆挥了挥手,示意她坐着便好,不必在意。随即坐在了正对她的一张椅子上,将木拐靠在桌子边。
  “小姑娘,你可终于醒啦。你已经昏迷三天喽……”这婆婆虽然用着拐杖,但整个人却是十分精神,“你怎么单一个姑娘家在这深山里啊……这山里的狼群凶得很呢,还有一群四处烧杀抢掠的盗匪,实在是危险那。”
  “婆婆,我奉师命来此协助官府捉拿山贼,没想到返程时出了意外,落下了山崖,所携药物都遗失了。可运气不佳又遇上了狼群……一言难尽。多谢婆婆仗义相救。”
  那婆婆顿时精神一震,声音发颤地念叨着——“你……你说……那些杀千刀的盗匪……真的都被官府抓去了?”
  “正是。”英毣见她的激动模样,心中一阵疑惑。这小小一窝不到百数目的山贼,竟然就给这附近的平民百姓造了这么大的祸害么?
  “姑娘——你可不知这山贼有多么……唉,那苦水真是吐也吐不完那……每月都要来各家搜刮不说,还要我们方圆十里的人家每月凑给他们十两银子……不给就砸东西砸船,挨家砸!”
  这婆婆边说边流眼泪,“要是有反抗,就乱棍打死……我那老头子就是被他们打死的呦!我那可怜的老头子啊……”
  “这些年来,这里的人家都快搬光了……我们原本也打算要走,可这盗匪一见人越走越少,就封了这附近的路口,连水路都不让过,要是普通人家,进了就不让出啊……”
  英毣听她一阵诉苦,震惊之余还有同情,苦涩。这活着二字,于这些老百姓竟是如此难熬?
  “哎呦……瞧我这记性,忘了这盗匪已经被姑娘带着官府清喽……”婆婆破涕为笑,却带上了一份小心翼翼。
  “姑娘……叫什么名字?师从哪里?”
  英毣连忙答道:“我姓英名毣,师从方寸山。婆婆叫我小英就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28 10:33:53 | 显示全部楼层
哇噢,期待更新。楼主有兴趣也可以申请记者站试试,有稿酬奖励哦。

2019年梦幻西游官方论坛玩家团队招募(论坛版主、视频制作人重点招募)
http://xyq.netease.com/thread-6460708-1-1.html
(出处: 《梦幻西游》电脑版官方论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1 23:09:44 | 显示全部楼层
  【No.3】
  
  那婆婆又是一怔,皮包骨的两手哆嗦着,耷拉松弛的眼皮底下灰暗的眼睛里散发着异样的光彩:“原来……原来竟是英女侠!哦,我那不争气的儿子竟然救了大恩人那……这真是命啊……”
  英毣微微皱眉。她倒是知道这一次的任务剿匪频繁,半月前一举端了匪头窝之后乡间竟然流传出这么一个“英女侠”的称呼来——但却没有想到,这名声竟然传的这么远,连一个偏僻之地都传开了。
  而且,她从不信命。
  “女侠这名号可不敢当,剿匪一事也不过是师门任务罢了。”英毣连忙回答她,一边听她诉苦,一边细细思索下来。
  「据这婆婆说来自己昏迷已经三天,时间算来官府的人应该早就将我坠崖失踪的情况汇报了,师父估计也差不多知道了这件事。必须尽快露面才行。」
  「可现在恢复的法力太少,就算有飞行符也发动不了,更何况身上飞行符都还在官府的客房里 。不……自己坠崖,留在官府的东西应该已经被收拾起来了。」
  英毣心中渐渐地已有了打算。「看来只能先尽快恢复身体,等到内伤基本好了之后再到官府去知会一声,把东西拿回来,再用乙木仙遁回师门通禀。」
  「而且,这已经是最后一个分窝点,既然已经拔除,自己也应该及时将任务上报才是正经。」
  「啧……真是麻烦得很呐。」
  英毣一阵头疼,回神过来,那婆婆还在絮叨。又是年轻时多么讨人喜欢、又是家门不幸的,总之唠唠叨叨地念了一大堆。不过,如此就将家底掏了个尽,这也说明了这里确实只是淳朴的渔家人。
  英毣听了一会儿,**了些思路。
  这一家子三十多年前搬到这来,婆婆的儿子叫李大柱,他原还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后来搬家的路上都夭折了。
  过来之后,他们用全部家当买了两条小木船,以捕鱼摆渡为生。可李大柱刚娶了媳妇安定了没几年,这山上就来了山匪,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把他们家里都砸光抢光了不说还把一条船给砸了。本来这老夫妻俩想反抗,结果这丈夫就被乱棍打死了。
  三天前李大柱带着几根木头捆的雪橇上山去砍柴火,结果柴火没砍却把自己带了回来。
  英毣不由得问道:“这衣服……”
  “这是柱子他媳妇儿翻出来的旧衣裳,她给你换的。不好看吗?也是,这荒山野岭的没有什么好衣裳,委屈你了……”
  “不是,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好奇问问,问问。”  英毣连忙摆手,这婆婆确实十分热心,就是实在话太多了一些。
  而英毣在方寸山可是出了名的冷淡,这位婆婆的滔滔不绝令本来喜静的她实在是不敢恭维。
  这是有多怨念啊……
  好一会儿,这婆婆终于走了。英毣松了一口气,翻身上床,盘膝而坐。窗户开着,看天色应该是刚到申时,并不算晚。她闭上眼调息。
  等到她再次睁眼,酉时已过。身上法力已经恢复小半,只是这内伤与真气要恢复怕是不太容易。纵然已经初春,这天黑得也早。
  总是坐着对伤势不好,她便躺下了。冬日里总是雪云阴沉,望着窗外久违的繁星闪烁,她忽地就想起了师父和气的笑。
  「自己何时也如此多愁善感起来。」她自嘲地笑了笑。
  睡意尚浅。
  英毣大略回忆了一下,说起来,这一次任务意外确实有点多了。那分窝点本是最后一线末支,人数较少,不应有意外发生。可那小地方不大,防御措施倒是齐全,英毣还为此纳闷了不少时候。现在想来,应是为防狼群所设。
  但这匪徒数量不多,也没有训练过,因而战斗结束很快。大部分人手都被自己遣去将匪徒押回官府,那边有侠客那家伙应该没事;而自己带着八九个人缴纳赃物。血味引来了几匹狼,几人便加快了速度收拾,走了小路。结果一个不留神,探路的那人就踩了陷空雪,跌落悬崖。
  英毣飞身下来,抓住他的时候离车马人手也有一些距离了,便催动全部法力把那人扔上崖顶,自己却掉了下去。醒来时就已经在崖底躺着,埋身雪地。
  这一下子可凄惨,身上只有月光、吹雪和半柄火折子,硬生生地摔出了内伤,还挺严重——毕竟是近百丈的高崖。外伤也不算少。草草找了个山洞和一些干柴,没想到雪又下起来。
  「救人那时应该用分身术的。可情况紧急,自己也就没多想……唉。」英毣叹了口气。如今的境遇,却是想急也没用。身上丹药都散落在悬崖下面,恐怕早已被雪层掩住,就算能找到也定然失了药力。
  「既然急不得,不妨趁着这段时候好好休息修炼一阵子,说不定还可以为以后的进境打下些根基。只是万万不要留了隐患。」英毣转念一想,「最近心性浮动,或许是要突破瓶颈了,清修一段时间也好。」
  只是,师父那里……还是要尽快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3 00:12: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几章一堆废话,各位看官通融通融,先凑合一下。
另外本人高一党,从下周开始就要住宿了,到时候最快也就两周一更了。说不定还会暂停,等到假期再继。所以我尽量看看明天能不能再挤出一更来。
先这么多吧,希望诸位看官莫要嫌弃。最近瓶颈期,文风大变,简直是一落千丈……委屈各位了。
谢谢。
【毣,mù。意为美好,思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3 04:09:13 | 显示全部楼层
  【No.4】
  
  又一日。
  天未露白,英毣就已经醒了。她向来起得早。沉气一探,身上伤势如她所料并未恢复多少。
  「但站起身总还是做得到。」
  总是麻烦别人自己心里也过意不去,虽然婆婆视自己为恩人,但毕竟无亲无故——更何况是他们救了自己的一条命,纵然有大恩大德,也早就可以偿还了。
  更何况,自己只是完成了个任务而已。
  缓步推开房门,入眼的是宽敞干净的小杂院,两面环着几间草木屋,一面围着乡里简陋的木栅栏、木板门,另一面则是清一色的木栅栏。不远处便是山连着山,与那接天的冰湖。
  就算是在夜色之下,也是相当的美景。
  英毣感叹一声,在门边靠着的农具里拣了把斧头,便去柴棚寻了些未劈的木柴,立在木桩上。熟练地提起斧头,正打算下手内腑却一阵阵地暗痛。英毣心下无奈,将板斧立在一旁,剑指一并,调了些法力砍了下去。指未到风先至,近一拃宽的木柴便成了两半。
  「用法力……劈柴?自己也真是可以的……呵呵。」英毣嘴角一抽。
  就算是修炼了吧……她自我安慰。
  用法力干这些农活,虽说有些大材小用,但速度还是蛮可观的——至少还是能够为这家人做了些事情。
  英毣如此想。
  天刚蒙蒙亮,这一家人就相继起了来,看见在庭院里站着的英毣,也就寒暄了几句。英毣也顺势一一回复。
  她这才正式看见了李大柱和他的妻子刘氏——李大柱腿部肌肉较为发达,肩胛处明显要宽出一圈,就是个实打实的中年渔民,个子偏高,相貌平常;而刘氏比英毣还要矮些,也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农家妇女。
  直到现在,英毣才真正地放下防备之心。倒不是她太过警惕,只是她出任务多了,其间善为隐藏的妖怪化为农民模样,骗人上当再吞食果腹的事例可是不少。
  炊烟不久就飘起来。刘氏的手艺很好,一碗稀粥、两三碟野菜也做得令人垂涎。虽说英毣早就到了辟谷的境界,可人家盛情邀请,也不好拒绝,便和这一家子一边闲聊着一边喝了碗粥。虽说英毣只是偶尔附和几句。
  帮着刘氏洗了碗,本来还想再帮着做点什么的英毣却被推回了草木屋子——理由是重伤未愈,烧才刚退,不能干重活,理应静养。于是英毣便盘坐在木床上调息。
  午时正半,那小男孩推开了房门,邀她去吃午饭。她一阵感叹时光易逝。
  英毣坐在桌前,几人仍是聊得开心,只是并未看见李大柱。
  英毣心想大概是破冰打鱼去了,尚未回来。自己毕竟是外人,不好过问。
  吃完午饭,小家伙央求她陪他玩耍。英毣抵不住他万般软磨硬泡,便要他站远些,拿月光耍了一套初学武者打基础的剑法。
  傍晚,李大柱才回了来,拎着一包裹。刘氏把英毣原来的那一身蓝羽鎏金软甲也一并放在包裹里,递给了英毣。
  英毣连声道谢,回房打开一看,竟是她之前放在官府的行李细软,分毫未动,就连那里面的四十余两银子也是一文不差。
  原来,李大柱早上赶去了城里,把她的东西都拿了回来。
  英毣有些纳闷,官府怎么轻易就把东西给了他?她抖开软甲,一面令牌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那官府的令牌是她原来挂在腰间的。她微微一笑,原来如此。
  「如此一来,官府定会告知师父自己平安一事。这下不用太过急切了。」
  英毣心底一块石头落了地。
————————————————————————————————————————
  闲闲散散地十余日便过去了。
  说起来,这几日外伤已尽数恢复,虽然内伤依旧,但估摸着总归是好了半数余——习武之人有内力真气护体,自然是比常人快一些。
  原来要用的伤药也早已不需再服。
  北国的春天来得虽晚,却是颇有意趣。阴处冰雪未消,阳处绿意已浅。湖面的冰也尽皆消了,英毣近几日真气也恢复不少,院子里的活干完了就随李大柱砍柴打鱼去。
  李大柱无意间零零散散地向她说过以后的打算——之前没有搬成家,但实际上都已经打点好了,那边人多,做得起来生意,而且也有几亩荒地可以开垦了种庄稼,比这边能好些。就算种不成庄稼也可以接着打鱼——那里可有条大河。如今虽然已经没有了山匪,但这家还是要搬的。
  只是不知道这边的地方能不能卖出去。搬家毕竟还是要钱的,他们现在还差几两银子。
  于是英毣就笑了:“这块地,我买了行不行?”
  “女侠别开玩笑了。”
  英毣一愣。她还是没有习惯女侠这个称呼。
  “我没开玩笑。”
  说实话,虽然确实有打趣的意思,但她也是细细想了许久。银子对于她来说实在没什么用处,若是能借此报恩,也是极为值得。更何况还有一块地相送?
  而且以高价买下这里,这一家人也容易接受,而不是感恩戴德。
  “……”李大柱还想说什么,可就在此时远处的山林里一阵劲风扫过,鸟雀飞散,还有隐隐的火光。
  英毣瞬间便察觉到了不对劲,留下一句“我去看看”就借力船头,从湖面上飞掠过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15 11:31:10 | 显示全部楼层
6666666666666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7-24 20:46:39 | 显示全部楼层
  【No.5】
  
  山林间积雪融化,有些泥泞,可英毣却是并未受此影响。她反而为此甚为疑惑——「林间如此潮湿,那火光又是如何燃起来的?」
  正思索着,便远远地看见一群妖怪,好像正在围攻什么。其中两个妖怪见又有一人袭来,便不知死活地冲了过去。
  英毣想起自己也是在这片山林中被狼群围攻,顿时怒由心生,腰间双短剑化作流光握在手中,迎面挥下,两只妖怪瞬息间化为乌有。
  英毣这一下也算迎头痛击,外围的几个个头小、颜色发青的妖怪见状,也不要命的冲过来。英毣就算重伤半愈,那些小妖也全然不是她的对手,几乎是剑光扫处必除一妖。
  几个低级的小妖冲了过来,英毣足尖一点旋身之下,又是几只妖怪化为泡影。
  而此时,英毣也隐约地看见了他们围攻的那个“人”。紫发赤眸,一身红衣,身后好像有一对若隐若现的金色翅膀。
  只可惜妖怪挡着,看见了眼睛却看不清脸。
  正在围攻他的那二十几只妖魔显然比过来拖延英毣的小妖要高大的多,浑身赤紫色,满含戾气。而就在英毣一剑杀死了最后一只拦路小妖后,那二十余妖魔竟然集体自爆,爆炸的气浪瞬间将英毣掀飞!
  英毣被足足冲出了十余丈远,她勉强站起身来,却只看到满眼烟尘。她捻了个诀,将身旁烟雾勉强驱尽,随即将月光紧握手中。

  随着周身景物渐进清楚,怒气也随之平息——她刚才太冲动了。冷静与谨慎重回,她方才感到后怕。若刚刚是个陷阱引她上钩,那她岂不是正中了别人下怀?
  她心下暗暗做了判断。「那对翅膀……非仙即魔,小心为上。」
  英毣试探着向前,却见焦黑的土块愈发地集中起来。前面便是爆炸的中心了。
  她忽觉不对,脚步微停——
  这焦黑的土块,自己那处全然没有,就算有也不过是从中心飞出去的。而若是那几只满是戾气的妖魔自爆,以她刚才的距离,绝不会只有气浪而已,定会受到更大牵连。按距离略算,爆炸中心只有小十丈内有真切的烧黑痕迹——竟似是妖魔自爆之时刻意将威力收至中心,彻底爆开之后只有余波外溢,方出现了刚刚的气浪。
  「啧,这是何等的深仇大恨,竟以这等方式迫之死地?」英毣心中寒悸,「若是全盛时的我,硬挨这一下,重伤不死也便万幸了罢。」
  正想着,烟雾弥漫中,竟又升起闪烁的火光,好似一只凤凰模样——大致在中心处!
  她心头一沉,防御之态疾步向前,却只见一只大小与家鸡相差不大的金红的鸟卧在焦灰中,乍一看向好不狼狈。
  那鸟满身伤痕,眼睛紧闭着,似是昏迷。尾羽焦黑,没有翅膀。周身金红的火焰明暗不定,恰似风中烛火,像是一捻便可湮灭。
  「这……没翅膀?那便不可能是凤凰了罢……可能我想太多了。那尾羽被烧成那般焦黑颜色,大概就是只家鸡。」
  英毣试探着走上前去,见它一动不动,便踢了脚那‘家鸡’,竟把它踢翻了,却不见任何动静。她一脚把它扒拉回来,却见它金黄的喙中流出鲜红的血。
  英毣一愣——「这不会是我踢出来的罢……」
  烟雾此刻已然散尽,她沉气一探,四周已无妖魔之气,想来并非陷阱。而这只鸟身上虽无戾气,却令她探不透彻。
  「这……会不会是那个人……」英毣一愣,甩掉这令她震惊不已的想法。「虽说确实曾听过有些仙族魔族是有兽形的原型,可这……有没翅膀的鸡吗?」

  「啧啧……大概只是那人的宠物,帮他挡下了爆炸罢了。看这奄奄一息的模样,怕是活不了几天。」
  英毣转身便想离开——毕竟这没翅膀的家伙她也不会养,养了估计也像小时候那只松鼠似的,也活不了。可却突然听见李大柱远远地喊着“女侠”——大概是听见了爆炸声所以过来寻她——她方念着李大柱救了自己也不顾药钱精力的善举,心下一软,拎着这只‘家鸡’的脖子掠出了山林。
  「呵,这李大柱一家就要搬走了,给自己留个活物也好。」英毣对李大柱打了个招呼上了船,提起这昏着的‘家鸡’,自顾自笑了一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7-24 20:55:24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考完啦……假期回归,祝大家暑假愉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5 15:32:13 | 显示全部楼层
又是一个假期,我尽量看看能不能恢复更新吧。
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5 21:15:3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审核???谁能给我科普一下,这是规定吗??

点评

发三次审三次,是有敏感词吗??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1-15 21:3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5 21:38:11 | 显示全部楼层
  【No.6】
  
  刚回了李大柱的家中,李大柱就带着妻子出了门去,好像是要收些晾晒的食粮,留下李和、老奶奶与英毣三人在家。
  英毣见着这鸟 儿伤得深重,气息不足堪堪吊着,自己身上又没有什么给动物的伤药,细细想想便打算去城镇上找人瞧瞧。毕竟自己也不懂兽理之类,找个这方面的郎中总比自己在此地手足无措来的妥当。英毣携了几块白布与止血药草扎了这‘家鸡’身上伤口,便从行李细软中拣了五两碎银纳入怀中。
  她正要拎着这‘家鸡’出去,却又反应过来自己是从悬崖上摔下——这崖下路是如何通到镇市中的,她还只是在剿匪前一天大略看了一下地图而已,路线脚程情况等几乎一概不知。
  「啧。自己怎么也这般粗心起来。」英毣苦笑一声,觅了块碎布把那鸡简单安置下。见它羽翼起伏虽还细微但已平稳些许,于是平了口气,推开房门。
  正午巳时末,阳光正好。初春尚冷,风虽大些,个中已有了些暖意。山南水北,东高西低,这房子虽破旧简陋,但是在这家人的悉心照料之下,倒也干净整洁。辐之地势山水,不失为一个清静悠闲的好去处。
  如此想来,便更加坚定了英毣买下此处的决心。
  小家伙正在院子里跑闹不停。手里握着一把翻灶火的小锹,四处挖土。身旁一个装水的旧瓦罐,口沿几处破损,想是这机灵贪玩的小家伙见着这小瓦罐坏了,便向他父母讨来的。
  小家伙看见英毣,停下手中的活计,抬起那张满是泥灰的脸冲她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英姐姐好!”
  英毣很喜欢这亲切的叫法,比起‘女侠’可好了不少。唇角微勾,揉了揉他乱糟糟的头发,也蹲了下来。那破瓦罐里还有些混了泥的水,英毣瞧见了便问道:
  “你这是玩什么呐?”
  “我没玩!我要做个泥人。”
  “泥人?”
  “嗯!前天我和爹爹赶集去,有卖陶娃娃的……爹爹说那是用泥捏的。”
  英毣不禁失笑。那陶娃娃还当真是用泥捏的,可此泥非彼泥啊。不过这样一说,倒让她顺着提起目的来。
  “姐姐打算去镇子上看看,你可知怎么走?”
  “从门口的小路出去,顺着走上一条大路,再走一会儿就到。”
  英毣看着这小家伙一边捯饬一边回复的可爱模样,眉角笑意渐浓。
  「不算难记,看来自己走一趟也迷不了路。」
  “那又要花上多少时辰?”
  “快一点的话……不到半个时辰就到了。”
  英毣倒是没想到这么近,现在尚不到午时一刻,脚程快些或还可在酉时前回来。
  “姐姐要去镇上一会儿。要是你爹爹他们回来的时候姐姐还未回,记得告诉他们一声让他们别担心,好不好?”
  “嗯!”又是一个大大的笑容,“英姐姐你早点回来。”
  “好。”英毣站起来转身要回房把那鸡带着,可又半转回来。
  “挖完土记得把你的脸啊手啊都洗干净,还有,不许随便给生人开门。”
  “好,英姐姐。你别担心,我总是在家看门的。而且还有奶奶呢。”
  英毣轻笑,“说得你像小狗儿似的。”转身进屋把那鸡抄起,出了房门,又叮嘱一句。见那小家伙答应的紧,英毣才堪堪放下心来,把门锁好走上了门前那条小路。
  这小路上除了英毣与她裹着的那只鸡,便只有松鼠等小动物偶尔窜过。两侧都是落叶林,隐隐可见远处松柏也是成片。林里树种繁多可积雪未尽,英毣却觉得那光秃的枝条已有些嫩色了,不觉又是一股轻巧的欢喜,还夹杂着些许期盼。
  「自己当真多愁善感了许多。」她发觉自己这细微的变化,却再没有压下情绪。「大概是决定在此地留一段光阴后,抑或又是决定买下此地后,下意识地对这地方亲切了些罢。」
  她笑了一笑,加快了步子。
  英毣的伤虽未好透,但心境渐佳,这几日修为似也有所长进。只不过她考虑到内伤未好时突破修为可能留下些隐患,于是压住不进罢了。
  不到两刻钟,英毣就上了大路。说是大路,也不过宽些平些,不过行人车马倒是也多了。走了半刻钟,英毣渐渐发觉竟有些熟悉。这不就是西门?西门直入不远就是西市,不怪车马如此多。
  英毣不太喜欢热闹,不过正好今天也不是上集的日子。英毣挨家走着看着。
  摆摊的小贩真是卖什么的都有,不过也大多是些日用品和小食,她不太感兴趣。连走了两家医馆都没有兽医,眼见这西市就要到头了,英毣摸着怀里碎布裹着的那只‘鸡’的翎毛,虽然手感不错,但心里还是不由得着急起来。
  这市集的尽头还剩下一家小医馆,门面不大,有些冷清。
  虽然这家门前冷落,可英毣不愿就此搁下这家再穿城到东市。她还记得小李和的关心之语,那是叫她早些回去。更何况,她还想到官府知会一声——活人总比一面令牌好用。
  毫不犹豫地,她走上台阶跨过门槛,敲了敲大敞的木门。
  一位中年人正趴在柜台上打盹儿,受此惊醒,连忙坐起,摆了个揖。
  “姑娘,您要找谁?”
  英毣将怀中裹的那鸡放在柜台上,回礼道:“请问您这里有无可医治这……嗯……鸟 儿的郎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5 21:39:39 | 显示全部楼层
毣灵 发表于 2020-1-15 21:15
回复审核???谁能给我科普一下,这是规定吗??

发三次审三次,是有敏感词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