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7223|回复: 12

[小说] 【聚圣三界同人小说】《上天入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15 23:44: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量子学 于 2017-2-16 10:50 编辑

福建2区 鼓浪屿 ID:29491880



【聚圣三界同人小说】上天入地



回目:
第1章 油纸伞
第2章 玲珑盏
第3章 孟婆汤
第4章 生死簿
第5章 山海盟
第6章 凌云渡
第7章 凤求凰



【四月论坛活动汇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15 23:46: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量子学 于 2017-2-16 10:59 编辑

  第1章  油纸伞


  “这鬼丫头可真难缠!”偃无师一边嘀咕,一边窜进一座宫殿。这地府广阔无边,灯火稀少,不知哪里是出口。
  “小哥哥,不要捉迷藏了,奴家知道你在里面。”宫门外一个红衣少女娇媚地说道。只见她栗色长发披向背心,用一根红色丝带轻轻挽住,左手擎着一柄油纸伞,右手捧着一只粗瓷大碗。
  偃无师屏住呼吸,丝毫不理会红衣少女的呵斥,往大殿里面奔去。
  忽然一阵气流波动,偃无师手中巨剑疾挥,挡住了袭击。光影闪过,红衣少女的身形显现了出来,“小哥哥,可捉住你了。”
  “鬼丫头,你居然会隐身,算你厉害。”偃无师掉头而奔。
  “跑什么嘛,奴家又不打你,只是给你送暖汤喝!”红衣少女婀娜的身姿一扭,追了上去。
  “我是不会喝孟婆汤的,我还要回阳间,我还有重要的事要做。鬼丫头,你行行好,放过我好不好?”偃无师边跑边求饶。
  “哎呀,今天孟婆有事,我来顶班,可不能出了岔子哟,小哥哥,汤快凉了,快趁热喝,喝了就没有烦恼了。”红衣少女嘴上撒娇,脚上可不慢,手中油纸伞朝偃无师背心刺去。
  “如果不是我已经死了,成了鬼魂,这地府还不是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谁拦得住我?”偃无师说完,窜进一口山洞,跑得急,他没注意到山洞上面写着四个腥红的大字“无间地狱”。
  “喂,那里不能进去,不能进去,你快出来!”红衣少女停住脚步,似乎对山洞很忌惮。
  “有本事你继续追啊,哈哈”偃无师已经跑远了。
  红衣少女抬头看着“无间地狱”四个大字,蛾眉微蹙,徘徊了良久,终于一跺脚,也进了山洞。


  地府不恐怖,恐怖的是地狱,因为地府里住着的是神仙,而地狱里住着的都是厉鬼。红女少女进了山洞,拿出一张黄色的幡抛在空中,幡中间红丝勾勒出两个字“摄魂”。
  摄魂幡是师傅赐给她的法宝,除了能摄取敌人魂魄,还能压制鬼魂。山洞深不见头,地上一堆堆的白骨有被踩烂的痕迹,是偃无师留下的脚印。红衣少女不敢急行,跟着摄魂幡一步步向前走,山洞里一团昏暗,除了磷火,只有摄魂幡射出来淡淡的黄光照映出她飘忽的身影。
  红女少女生于地府,对鬼魂有天然的感知力,她隐隐能感觉到周围有一些东西,甚至就在耳边身后,但她丝毫没有理会,因为她知道这些鬼魂不敢靠近摄魂幡。
  “救命,啊~”前面传来偃无师凄厉的叫喊,仿佛遇到了极为恐怖的事情。红女少女急忙奔去,这个人虽然讨厌,但不能在这里遇难,这不合规矩,没喝孟婆汤的偃无师鬼魂带着前世的记忆如果留在这里,会引起大乱。
  声音就从前方传来的,红衣少女刚奔到声音附近,就被一柄长剑指住了喉咙,如果不是她急忙停住脚步,就被一剑刺穿了喉咙!
  只见偃无师笑嘻嘻地用剑指着她,“小丫头,你还太嫩,跟哥哥玩捉迷藏?快把武器暗器法宝什么的都扔下,不然我的剑刺破你喉咙,就不好看了。”
  红衣少女轻轻叹了一声,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小哥哥,你干什么呀?拿剑指着奴家。”说完嫣然一笑,媚态横生。偃无师一怔,发现她的眼睛居然一只火红,一只金黄,但都如盈盈秋水,明澈纯净。
  “对不起,是我该死,不该得罪姑娘。”偃无师缓缓放下巨剑。突然全身一震,醒了过来,猛然抬起巨剑重新指着少女的喉咙,“好个妖孽,居然用妖法迷惑我!含情脉脉大法,你怎么会盘丝洞的法术?”
  红衣少女见快要成功了,忍不住暗喜,一分神就被偃无师破开了法术,不由轻叹一声,看来干娘传授的这项法术,自己才学到皮毛。
  “喂,谁是妖孽啊?奴家可是地府的弟子,佛祖一系的传人,小哥哥可不要乱说哟。”说完嘟起小嘴,一副不乐意的模样。
  “我说你这小丫头,为什么这么固执要我喝汤啊?我有很多有趣的小玩意,都送给你,我自己做的,你放我走。”偃无师从百宝袋中掏出一只巴掌大的木制五彩娃娃,只见他手一松,五彩娃娃掉在地上,然后开始摇头扭屁股,十分的可爱。
  “好可爱的娃娃啊,我要,快给我。”说完,弯下去捡。
  “别动!你答应放我走,我自会给你。”偃无师一震巨剑。
  红衣少女也不恼,笑笑道:“好好,算你厉害,我服输了。”忽然惊道:“喂,快放开我,你后面!”
  “少装蒜骗我回头!”偃无师说完,还是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吓得差点一屁股坐倒在地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围上来了一群厉鬼,伸着长长的舌头,就在他身后,冷冷地看着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15 23:53:2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2章  玲珑盏

         桃夭夭坐在窗户上,看着翻腾的云海,心想那一朵白云真像偃哥哥说的棉花糖,下次偃哥哥再来就要他带自己下凡去尝尝。天庭的风很大,吹着她红色的衣裙和红色的发束一起飞舞。
         “夭夭。”身后进来一个人。
         “父皇,你来啦。”桃夭夭回头看到玉帝进来了,一笑起身跳回了房间。
         “这盏灯是那个小子送你的?”玉帝看着铜鹤嘴上挂着的一盏灯笼问道。
         “是啊,这玲珑盏是偃哥哥做的,他说还缺一根灯芯,帮我去找了。”桃夭夭拿起灯笼一脸开心。
         “他不会来了,他私闯天庭已经被天庭众将打落了凡间,唔,或许已经死了。”玉帝停顿了一下说道。
        “我知道,母后昨天就跟我说了,但我不信,偃哥哥那么厉害,怎么可能打不过那些天兵天将呢?更不会死的啦,放心吧,父皇。”桃夭夭笑笑说道,她可是见过偃哥哥的本事,孤身一人突破天庭重重禁制,来和她玩了几天才被天庭守卫发觉。在她眼里,偃哥哥是无敌的,一定是那帮脓包天兵天将一拥而上,偃哥哥才不得不先避让的。
         玉帝摇摇头,这个小女儿自出生就让他头痛,很单纯,却总是很固执,小小的脑子里总有奇奇怪怪的想法。“仙凡相恋没有善终,夭夭,父皇见过很多了,天地有道,乱不得。”玉帝想起往事,不由长叹。
        “我没有和偃哥哥恋爱,只是一起玩啦,父皇真会乱想。”桃夭夭脸红了,像一朵鲜艳的小桃花。
        “他不会来了,父皇今天来就是告诉你不要再等了,灯芯我会给你配上,你想要什么灯芯?玉虚宫的,还是灵鹫山的?唔,八景宫的也行。”
        “都不要,偃哥哥说他有办法,他去凌云渡找灯芯,一定会找到的。”桃夭夭顽皮地吐吐舌头笑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15 23:58:4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3章   孟婆汤

        无间地狱的厉鬼生前都是怙恶不悛的恶人,死后喝了孟婆汤虽然消了前世的记忆,但戾气仍在,所以都被禁锢在地狱中,每日受佛法超度,直到消去前世的业报,才能入六道轮回。大都数厉鬼都能重入轮回,但也有佛法超度不了的厉鬼,这些厉鬼十恶不赦、戾气冲天,叫做鬼王。
        摄魂幡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鬼王的手里,他出现的时候,厉鬼们都让开了一条道。血红的斗笠,血红的战袍,血红的草鞋,半张隐在斗笠里的脸也是血红的。
        “地府的人什么时候能到我这里抓人了?难道不知道地狱的鬼只能超度,不能抓捕的规矩?”鬼王的声音尖厉,让人听了只感到揪心,就像一只毛虫在心脏上爬动。
        “不好意思,擅闯宝地,我们马上走。”红衣少女拖着偃无师往外走。
        “他是新鬼,得留下。”鬼王尖声道。
         偃无师心里一百个想走,他可不想跟一群看着就心里发毛的厉鬼们待在一起,虽然出去可能会被逼喝孟婆汤,但鬼丫头怎么也比它们好看多了。“鬼王大人,我是新鬼,但还没喝孟婆汤,我回去喝一碗再来啊。”
         “没喝孟婆汤?好极了!就让我来吞噬你的记忆吧。”鬼王尖笑。
        红女少女面色苍白,但还是镇定心神道:“这不合规矩。”
        “规矩?地狱里的厉鬼被你们超度了去投胎,我无话可说。你师傅那个老不死的天天念经超度我,可度化得了我?这小子自己闯进来的,就怪不得我了。”
        “按规矩,他得先受超度,如果冥顽不灵,度化不了,再交由鬼王管辖。”红衣少女不卑不亢。
        “好,你现在超度他。超度不了,就得留下!”鬼王阴测测地说道。
        “喂喂,你们说什么呢?当我死人啊?什么超度不超度,老子是要回阳间的!”偃无师一摆巨剑。
        “回阳间?”鬼王冷笑,一伸手凌空扼住偃无师的喉咙。成了鬼魂的偃无师完全不是鬼王对手。
        “松开他!”红衣少女素手挥动,油纸伞面滚动着梵文经咒向鬼王刺去。
  “你也敢跟我动手?你师傅怎么教的?”油纸伞击中鬼王,如中滑鱼,浑不受力。“判官令是很厉害,可惜你还练不到家!”
  “不敢跟鬼王动手,但请鬼王把他还给我,他尚未喝孟婆汤,入不得地狱,这是三界的规矩,请鬼王三思。”红衣少女收回油纸伞道。
  “规矩都是你们定的,成王败寇,古往今来都是王者订规矩,被奴役之人只能遵守规矩。如果按你们的狗屁规矩,我什么时候才能等到有记忆的鬼魂?”鬼王说完,一手按住偃无师脑后,开始嗜取记忆。
  “得罪了!”红衣少女双手结印,如火焰状,只见她双目越来越亮,红的更红,黄的更黄,片刻之后,猛然喷出金黄的火焰,直向鬼王烧去。
  “三昧真火!”鬼王大惊。鬼魂乃赃物,最怕明火煅烧,何况三昧真火!
  “死丫头,牛魔王跟你什么关系?你们地府什么时候跟妖魔鬼怪沆瀣一气了?”鬼王急忙运法术对抗真火。
  “什么牛魔王?这是我出生便会的法术!”
  “哼,那就别怪我不客。。。。。。”鬼王话音未落,噗嗤一声,被一柄长剑穿胸而过!鬼王不可置信地看着偃无师手中的巨剑。修炼到他这地步,早已不惧兵刃,怎么会被这小子的剑刺穿?这是什么剑?而且这把剑还有弑魂作用,鬼王感觉自己越来越轻。一声尖声怒吼,鬼王猛然捏紧偃无师,五指尖厉地刺进他的灵魂,魂飞魄散前他也要带走仇人!
  本体精华化作三昧真火,催动到极致,红衣少女觉得自己的五脏在流血,就在他快撑不住的时候,鬼王一声凄厉惨叫,化作了轻烟。
  偃无师和巨剑扑通掉在了地上。在三昧真火的煅烧下,他居然没有魂飞魄散。

  疼,灵魂在疼。
  有附灵玉保护,没被烧死,但鬼王临死前刺入灵魂的伤害还在持续,偃无师感觉身体有点轻浮,好像要飞走。“鬼丫头,你死了吗?”
  “咳咳咳”红衣少女一阵剧烈咳嗽,嘴角鲜血呛出,“你还没喝孟婆汤,我怎么会死?”
  “我说鬼丫头,你何苦紧紧相逼?我说了,我有重要的事要办,死不得!哎哟。”灵魂疼,偃无师感觉生不如死。
  “哼,我说要喝就要喝,干嘛问这么多?都是你害的,不然老娘也不会跟着倒霉!”
  “老娘?哈哈,小屁丫头!哎哟喂~~”
  “你怎么了?”
  “疼,感觉鬼王最后一击要杀死我了。”
  红衣少女勉力抬头一看,觉得偃无师的身体变得有点透明了。“啊,你中了鬼王的灵魂杀,一会要魂飞魄散了!”
  “我感觉也是,呵呵,想我偃无师三界卓卓奇男子,居然落得这个结局。鬼丫头,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
  “什么交易?”
  “我喝了你的孟婆汤,让你完美交差。你在我魂飞魄散之后,帮我完成一件未了的心愿。”
  “什么心愿?”
  “你帮我去凌云渡寻一根灯芯,然后交给天庭的八公主。”
  “你的老相好?”
  “呸,说这么难听!她是我的小妹子,我给她做了一盏灯笼,缺一根灯芯,我答应给她寻到的。”
  突然,红衣少女感到一阵心酸,这么大了,从来没有人这么对她真正好过。地府的那些男弟子经常跟她打情骂俏,但真正关心她,对她一诺千金的人却从来没有。
  “我凭什么帮你?”一阵气恼。
  “我喝孟婆汤啊。”
  “你现在也动不了,我灌就是了。”
  “你!好算你狠,除了自愿喝孟婆汤,再加送这块附灵玉,怎么样?能避火。”
  “这还差不多。”说完,红衣少女挣扎着端着汤,送到偃无师嘴边。
  偃无师看着如水一般的孟婆汤,抬头往上看了一眼,什么也看不到,然后接过碗,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了精光。
  喝完偃无师就觉得神思变得迷糊,“夭夭,夭夭,偃哥哥带你出去玩。”前尘未了,偃无师开始说胡话,“我给你做了很多有趣的小玩意,呐,这是无魂傀儡,贴在别人身上,别人会听你的话,你要他吃饭,他不会去上茅厕。喜欢吗?”
  看着倒在地上的吐露心声的偃无师,红衣少女不禁心潮澎湃,人死后,尸体入土腐化,灵魂下地府喝了孟婆汤后,记忆化作碎片消融,再从口中吐出来,最终都统统还给天地。
  “我跟师弟们打赌,说一定能敲开天庭公主的窗户,他们都说我吹牛皮,嘿嘿,我这不办到了么?”偃无师的嘴角扬起,一副得意的模样。
  红衣少女突然发现偃无师挺好看的,剑眉星目,英气勃勃,尤其骄傲的样子。
  “夭夭,这盏灯好看吗?什么?你说没你姑妈的宝莲灯好看。。。。。。我知道你是骗我的,我这就去寻一个特殊的灯芯,点亮后保证比宝莲灯好看!”
  红衣少女听得痴了,悠然神往,有情人之间的情痴居然一深至此!原来这个令人讨厌又骄傲的男子也有如此柔情的一面。
  “如果他喜欢的人是我就好了。”红衣少女忍不住用手轻抚偃无师的脸庞低声喃喃道。
  “千万不要忘了我们的交易啊!对了,鬼丫头,你叫什么名字?”偃无师突然回光返照,清醒过来,冷不丁叮嘱了一句。
  “鬼潇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16 00:03:5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4章 生死簿

  钟馗觉得自己要忙死了,从早到晚就不停地有鬼魂逃逸,他和牛头马面黑白无常马不停蹄地抓捕,直到子时才稍微空下来,能坐下来喝上一杯清茶。而这一切的混乱都是那个死丫头引起的,孟婆上天述职,让鬼潇潇那个丫头顶班,她倒好,一大早人就没了人影。那些接连不断的亡魂没有汤喝,又不想死,就开始纷纷闹事逃逸。
  “回来我铁定打她屁股,这个死丫头。”钟馗呷了一口茶,手指敲击着桌面。
  “老大,的确不能轻饶!”马面在一旁起哄。
  “谁要打我屁股啊?”门外想起鬼潇潇娇媚的声音。
  说曹操,曹操到。鬼潇潇跨进门,似笑非笑地看着钟馗一干人等。
  “我们可没说。”黑白无常赶紧摇头,两根长腻腻的红舌头一起晃动。
  鬼潇潇的目光扫过牛头,牛头靛青的老脸一红,轻轻朝旁边的马面一呶嘴。不曾想,这个小动作被马面看见了。
  “好哇,你个老牛,出卖兄弟!跟你没完!”马面一张红脸涨得发黑,伸手来打马面。
  鬼潇潇一把拽住马面,另一只手劈头盖脸地抽打下来。
  “姑奶奶,我错了,我错了。”马面捂住脸,蹲在地上哭喊起来。
  “好啦,好啦,潇潇,兄弟们也是忙了一天,有点怨言。”钟馗上前来劝架。
  “怎么着?我好像听到是你要打我屁股?”鬼潇潇瞪了钟馗一眼。
  “潇潇,都是气话,气话,当不得真,钟叔我也是担心你,一整天没见着人影。还以为被逃跑的小鬼给欺负了。”钟馗笑道。
  “笑话,小鬼能欺负我?人抓回来了,灌了孟婆汤,送入六道轮回去了,渴死我了。”说完,鬼潇潇坐倒倒了一杯茶喝了起来。
  黑白无常见无事,起身告辞。牛头看了鬼潇潇一眼,默默地走了。马面讪讪地笑了笑,也跟着牛头走了。
  “钟叔,生死簿再拿来我看看。”
  “有啥好看的,这次盼谁死啊?”钟馗从青玉案上拿过一本册子扔给鬼潇潇。
  “我师兄呗,那头色眯眯的虎头怪,天天想吃老娘豆腐!”
  “我的姑娘哎,你才几岁,别整天老娘老娘乱说,将来真成了半老徐娘有你哭的!”
  鬼潇潇不理他,快速翻看着生死簿,终于找到一栏小字“偃无师,长安人氏,贞观十九年,六月十七日卒,享年二十二岁。”这没错,他的确应该是今天死。紧接着后面又一行小字写道:“入人道,投胎江南王家。”
  “钟叔,这生死簿能改吗?”鬼潇潇抬头,一脸单纯地问钟馗。
  “胡说八道,生死簿谁敢改?不过,呃,曾经被人改过一次,不,被一只死猴子改过一次。”钟馗老脸微红,尴尬地说。孙悟空大闹地府的事,被地府引为耻辱,一直秘而不宣。
  “能改啊?怎么改的?”鬼潇潇惊喜道。
  “怎么?你想改死你师兄?胡闹!”钟馗夺过生死簿,扔回案上。

  地府也有夜晚,跟人间一模一样。夜深鬼静后,判官殿里的青玉案上,突然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就像有人在翻书。忽然,一只羊毫毛笔立了起来,笔尖在朱墨上蘸了一蘸,然后在一本册子上开始涂抹。
  “咦?怎么不行?字为什么写不上去?”空荡荡的大殿里响起一声轻微的声音。
  过了片刻,只听一个女子轻声说:“天地为鉴,我鬼潇潇立下誓言,今日若改了生死簿,业报由我受,诸般苦楚皆可加诸我身,绝无怨言!”
  “成了!”鬼潇潇惊喜道。然后判官殿又恢复了寂静,仿佛从来没有人来过一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16 00:21:4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5章 山海盟

  鬼潇潇快要成婚的消息传遍了地府,她的寝居碧火轩的门槛被同门、同僚都快踏烂了。
  “潇潇,哥哥将来娶你做妾,你又何必急着嫁人呢?”虎头怪色眯眯的摸着她的手。
  鬼潇潇抽出手,一点虎头怪的脑门,幽怨地说:“师兄又来胡说八道了,我是野丫头出身,怎么配得上狮驼岭的传人?”
  虎头怪得意洋洋地说:“这倒是,我爹说了,出师后我就回山接掌狮驼岭。骨儿是要做我夫人的,你可以做我的如夫人嘛,嘿嘿。”
  “不要嘛,奴家怕将来生出来的是小老虎。”
  众弟子一阵轰笑。虎头怪脸一红,随即恼道:“那个臭小子有什么好?在哪呢?给我们看看是不是弱智!”说完,带头往内室闯。
  进了内室,只见一个青衫书生,峨冠博带,正拿着一本诗集在读。
  虎头怪一愣,随即上前一把揪住情敌的衣襟,恼道:“你小子就是潇潇的意中人?叫什么名字?”
  “你干什么?快松开!他不是修行中人。”鬼潇潇一把拉开虎头怪。
  “兄台,这么急躁,所为何事?小弟姓偃,名无师。”书生白净的脸上微微泛红,似乎久居书阁,不善争辩。
  自被鬼潇潇消了生死簿上的转世机缘,偃无师入不得六道,就留在了地府。喝了孟婆汤,忘却了前世的记忆,之后就一直跟着鬼潇潇,他每日里读先贤文章,练字作画,忽忽三载,竟从豪气干云的侠士变成了温文尔雅的书生。
  “我要跟你比武!你凭什么娶潇潇!”虎头怪怒道。
  “要是你赢了,就娶鬼潇潇?”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娇斥。听闻来音,众弟子赶紧闪到一边让出一条路。
  只见进来一个背生骨翼的美少女,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十分迷人。正是阎罗王的独生闺女,地府的千金公主骨精灵!
  “骨儿,我这是闹着玩呢!我哪能要她,她只是师傅捡回来的野丫头。”虎头怪赶紧洗白。
  “是,是,师姐,我们在闹着玩呢,大师兄的意思是把她弄回狮驼岭做你的贴身丫鬟。”一众师兄弟跟着献媚说。
  “哼!”骨精灵俏脸含煞瞪了虎头怪一眼,又转头道,“潇潇,真是没人要你了?你要嫁给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白痴书生?简直有辱地府门楣!”
  鬼潇潇自骨精灵进门后,就一直冷着脸,“这是我的私事,不劳骨大小姐操心。”
  “你的私事?都是地府的事!喂,小子,你是什么来路?是不是鬼潇潇逼你娶她?”骨精灵冲书生道。
  “小生与潇潇两情相悦,并无逼迫,择日完婚,到时候再恭请各位前来赏光喝一杯水酒。”书生偃无师文质彬彬地答道,说完朝鬼潇潇看了一眼,满眼的幸福,鬼潇潇红着脸低下了头。
  “哼,一个异瞳丑八怪,一个弱智,倒也般配。”骨精灵看他们相互倾慕倒也不假,讽刺了一句,拂袖而去。
  鬼潇潇面色苍白,紧紧咬住下唇,微微颤抖。书生偃无师见状,上前紧紧握住她的素手。其他人被骨精灵一来搅了局,也没了兴致,纷纷退了出去。
  待人走光了,书生偃无师轻叹一声说:“潇潇,立身处世,当问心无愧,不必在乎他人怎么说。她说你异瞳,我反倒觉得你的双眸极美,红目如落霞,金目似秋水,正所谓‘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是也。”
  鬼潇潇噗嗤一笑,含情脉脉地说:“你是书呆子也挺好,善解人意。唉,自小她们就不喜欢我,就因为我是异瞳,还是师傅捡回来的,一直瞧我不起。所以从小到大我宁愿去和钟馗牛头马面厮混在一起,也不愿跟她们一起玩。没想到最后遇到了你,真正不嫌弃我。”
  “为夫可一点也不呆,还知道洞房花烛夜呢!”书生偃无师坏笑道。
  “去,去,我认真的问你啊,你将来会不会移情别的女子?”
  “不见伊人,辗转反侧,潇潇,我这辈子只想跟你待在一起,永不相负!”书生偃无师正色道!
  “好,我们办完最后一件事就成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16 00:30: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量子学 于 2017-2-16 00:33 编辑

  第6章 凌云渡

  没人知道凌云渡在什么地方。
  传说当年孙悟空保唐僧取经,在凌云渡唐三藏蜕下肉体凡胎,立地成佛,成为一段佳话。自此以后,慕名寻仙访佛的人络绎不绝,却没有一个人能找到凌云渡,全都止步于地灵县内。
  地灵县盛产香料,家家户户以卖香料为生。这日午后,库玛尔老汉晒完香料,正躺着晒太阳,暖暖的阳光让他一动也不想动。
  忽然脸上一暗,一个人遮住了阳光,库玛尔老汉睁开惺忪的双眼看去,只见一个梳着马尾辫,粉嘟嘟的女孩子正笑盈盈地看着他,“老人家,请问凌云渡怎么走?”
  “小姑娘你去凌云渡干啥?”见又有人问凌云渡,老人重新闭上了双眼,经常有人问他这个问题,他都烦了,“拜佛成仙不是那么容易的,回去吧。”
  “不是拜佛,我是来找我大哥哥的。”小女孩还是脸色微红,有点害羞。
  “大哥哥?老汉我看是情郎吧!你大哥哥来这里了吗?”库玛尔老汉继续眯眼躺着。
  “老人家就知道瞎说。”小女孩脸更红了,“我大哥哥是来找一根灯芯的。”
  库玛尔老汉蹭地从躺椅上跳了起来,“灯芯?什么灯芯?”
  小女孩把手里的一盏灯笼递上前去说道:“他给我做了一盏灯笼,还缺一根灯芯,他说凌云渡有最好的灯芯就来找啦。”
  库玛尔老汉看着玲珑盏,一脸古怪,半晌问道:“你大哥哥是谁?你父母是谁?”
  “我大哥哥叫偃无师,我父母,嘻嘻,不能说,他们不知道我离家出走。”
  小女孩正是桃夭夭,她在天庭久等偃无师不来,思念得厉害,又想尝尝凡间的棉花糖,就偷偷下了凡尘。
  “既然如此,跟我来吧,我告诉你凌云渡怎么走。”库玛尔老汉领着桃夭夭走向屋内。
  屋内只有几张破败的家具,和浓浓的香料味。唯一让人眼前一亮的是东厢壁上挂着一幅长长的山水图。桃夭夭进屋环视了一圈,立刻被山水图吸引了,只见画里古庙楼台,清溪瀑布,景致竟不下于天宫。
  忽然,桃夭夭觉得背后一股大力推来,竟不由自主飞了起来向壁画撞去,眼看就要结结实实地撞上了,谁知竟穿过了壁画,直落在一处花团锦簇的世界里。
  “不是要去凌云渡么?可找着了吧!”库玛尔老汉阴测测地道。

  收拾了桃夭夭,库玛尔老汉刚想出去再眯瞪一会,就听到外面有人喊:“有人吗?请问凌云渡怎么走?”
  又是问凌云渡的,还让不让人活了!库玛尔老汉简直烦透了!“不知道,不知道!”一边出门一边不耐烦地嚷嚷道。
  门外站着一男一女,男的青衣小帽,书生样,女的红衣长发,撑着一把油纸伞。正是书生偃无师和鬼潇潇。
  “那多有打扰了。”书生偃无师一揖道。
  “你们找凌云渡干什么?”看男青年谦谦有礼,库玛尔老汉忍不住多问了一句。
  “回老丈的话,我们去找一根灯芯。”
  什么?又是找灯芯!今天邪门了,往日那些人都是想拜佛成仙,今天怎么都是来找灯芯?
  嘿嘿,拜佛我还指你们一条生路离去,找灯芯,那就怪不得老汉喽。
  “小老儿有一副图,两位不妨进屋观看,或可寻到那凌云渡。”
  “如此唠叨了。”书生偃无师又一揖道。
  “老丈甘居陋室,淡泊怡然,好生让人羡慕。”进门后,偃无师赞道。
  “小哥过誉了,请过来看这幅图。”
  “咦,好一副泼墨山水!”书生偃无师看得目不转睛。
  “你懂么?我可看不懂。”鬼潇潇偎依在他身旁。
  忽然一阵大力推送,偃无师和鬼潇潇又一起被推进了画里。

  一阵头晕目眩,等清醒过来,却处在一流大河边,河水滚滚飞流,约有八九里宽阔,四无人迹。河边有一独木扁桥,桥旁立有一碑,上书“凌云渡”三字。
  “啊,凌云渡!”偃无师高兴地喊起来,“可是灯芯在哪呢?”
  “又有何人胆敢闯凌云渡?”只见一声威严的声音呵道。
  偃无师抬头一看,只见前面出现四个高大的天王,或蓝面,或黄脸,有抱琴,有执剑,有擎伞,有踏蛇。
  其中一蓝面天王手里还绑缚着一人,正是先前进来的桃夭夭。
  “偃哥哥,你真在这!偃哥哥!”桃夭夭看到偃无师惊喜交加。
  偃无师尴尬地看着桃夭夭,一脸歉然地说:“姑娘,你这是喊小生吗?小生与姑娘相识吗?”
  “什么?偃哥哥你不认识我了?”桃夭夭一脸愕然,然后小嘴一扁,就要哭了出来。
  从桃夭夭喊偃无师的那一刻起,鬼潇潇就知道这个明艳无俦的小女孩是谁,一阵莫名的酸楚,为什么他们相识在我之前?
  偃无师挠挠头,疑惑地说:“难道姑娘真的认识在下?可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桃夭夭哭了出来。
  “果然是一伙的!给我擒来!”蓝面的天王巨手一张,来抓偃无师和鬼潇潇。
  “我们只找灯芯,不愿跟天王动手,请网开一面。”鬼潇潇抱着偃无师,迅速躲开了。
  “没有灯芯!”天王又抓来。
  “如此得罪了!” 鬼潇潇举起油纸伞,刺向天王。
  “不知死活!”天王倒转琵琶,叮叮咚咚弹奏了起来,金色光波让鬼潇潇攻去。“须弥真言,降妖伏魔!”
  “隐!”只见鬼潇潇抱着偃无师瞬间原地消失了。
  “呵呵呵,倒会隐身,可难道隐身就听不到了吗?”蓝面天王对其他天王呵呵笑道。
  可片刻之后,他们就面面相觑了,鬼潇潇二人就仿佛消失了,对须弥真言毫无感应。
  “难道这小丫头练成了隐音?”
  “不错,老娘不仅能隐形,还能隐音,隐息,能瞒过天地,何况你们!”鬼潇潇突然出现,一伞刺向天王。闹得天王手忙脚乱。
  “潇潇,你又说自己老娘了。”偃无师在她怀里责备道。
  “啊,太得意了,忘记了。”鬼潇潇温柔地一笑。
  桃夭夭已经泪流满面了。

  “好丫头!”蓝面天王再次拨动琵琶来攻。
  这次鬼潇潇没有隐身,而是取出一串手链,套在手上,开始摇动,叮铃铃的声音向琵琶声撞去。
  看到鬼潇潇的手链,天王心里打了个突!这玩意他太熟悉了,当年**仙子用这法宝破了自己的须弥真言,打得自己一败涂地。只是,这手链怎么会在这鬼丫头手里?
  还没来得及躲避,叮铃铃的声音就撞得他倒飞了出去,呕血,魂移,蓝面天王感觉自己已经差不多是死人了。
  “潇潇,快躲开!”
  “偃哥哥!”
  鬼潇潇一转头,只见偃无师身上插着一把六棱剑,黄面天王偷袭鬼潇潇,偃无师挺身挡住了这一击!
  “偃哥!”鬼潇潇回身抱住偃无师,一脚踢开面目狰狞的蓝面天王。
  肚子上一个大洞,血流了一地,难道又要死一次?可生死簿上已经没有了偃哥的名字,天地间已经没有这个人了,如果再死了,就真魂飞魄散了,连轮回的机缘都没有!鬼潇潇的手开始控制不住的颤抖,想捂住那个血洞,可怎么也捂不住。
  “偃哥,我为什么要跟我来?我都要你在家等我回去成亲了。”鬼潇潇双唇颤抖,语无伦次。
  “我不放心你嘛。”偃无师笑,“潇潇,不能娶你了,我很无能,什么武功法术都不会,拖累你了。”
  忽然一声惊天的叫声传来,“偃哥哥~”
  轰然一声,四大天王全被震开,只见桃夭夭面色赤红,周身爆出毁天灭地的气息。捆缚她的绳索早已断落尘埃。
  “不好,她要入魔!快结阵!”四大天王纷纷祭出法宝,琵琶、六棱剑、混元伞、赤蛇一起向桃夭夭攻去。
  “如果偃哥还有记忆,喜欢的人终究是你。和偃哥在一起三年,是我最快乐的日子。桃夭夭,我欠你的就全还给你吧。反正我也不想活了。”鬼潇潇看着气息越来遇弱的偃无师,撑开油纸伞朝着四大天王的法宝撞了过去!
  四大天王数千年的修为,岂是鬼潇潇可以挡的?四大法宝只停了一息,鬼潇潇就如同断线的风筝飞了出去。
就这极短的一阻挡,桃夭夭已经抽出了一面镜子,古文斑驳,只见她大喝一声,古镜对着偷袭偃无师的黄面天王,射出一道白光,黄面天王连呻吟都没有,就炸成了一团白雾。
  “昊天神镜!”其他天王惊骇之余,脑子里只有一个字“跑!”
  桃夭夭修为尚浅,无法掌控神镜,但她已疯狂,法力被催到极致,昊天神镜不断射出道道白光,轰击着这方世界,亭台楼阁全成齑粉,滚滚大河汹涌倒流,地火风水喷涌,画中乾坤顿成混沌。

  库玛尔老汉还在晒太阳,突然一阵心血来潮,猛然起身奔进内室,只见长幅画卷无风自动,片刻之后,突然爆出熊熊烈火,燃烧了起来!
  “不!这是佛祖亲笔所画《凌云渡口悟道图》,怎么会自燃?”库玛尔老汉绝望地嘶喊。
  烧成一堆烟灰的图卷,又突然爆出一声巨响,从灰烬中摔出三大天王、桃夭夭、偃无师和鬼潇潇。
  “持国,这是怎么回事?你们奉佛祖之命镇守凌云渡,怎么会这样?”库玛尔老汉厉声质问。
  蓝面天王尚未回答,桃夭夭已举起昊天神镜对着库玛尔老汉一照,这次是黄光,只见镜中显现出一朵红色的灯花在闪跃。
  “原来是你,你就是灯芯,是你害死了偃哥哥,我要把你一生一世囚禁在偃哥哥做的灯笼里。”桃夭夭说完,又一刷,库玛尔老汉连躲避的能力都没有,就嘭地一声现出了原形,一根黑色的灯芯,燃着火红的灯光。
  桃夭夭一把抓住灯芯,塞进了玲珑盏,顿时亮起一片光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16 00:38:0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7章 凤求凰

  鬼潇潇醒来的时候,看到了自己碧火轩的屋顶,还看到了师傅。师傅还是那么矮胖,不过还是那么慈祥。
  “师傅,是你救了我?”
  “孟婆看到了你,没给你汤喝,她说欠你一个因果,所以要还,就把你送到了我这儿。其实哪有那么多因果,她是不忍心看你早夭,违规帮了你一次。其实地府还是有很多人关心你的。”地藏王和蔼地说。
  鬼潇潇鼻子有点酸,“师傅,他已经魂飞魄散了,你又何必救我?”
  “谁魂飞魄散了?”地藏王微笑地说,“你看那是谁。”
  鬼潇潇一惊回头,看到偃无师正看着她傻傻的笑。
  做梦?好像不是。鬼潇潇一跃而起,扑了上去,抱住偃无师哭了,“偃哥,你没死。谢谢师傅,谢谢师傅救他。”
  “傻丫头,我没事啊。”偃无师抚摸着她的秀发。
  “他不是我救的。”地藏王摇摇头说。
  “是那个姑娘救我的。”偃无师笑道,“那个姑娘很奇怪,老说认识我,还抱着我哭,哭的很凶,感觉都要岔气了。忽然她又笑了,跳起来从百宝袋里找出一粒金丹,说是我曾经和她一起从太上老君的炼丹炉里偷出来的,有夺天地造化之功,然后给我吃了,我就没死了。”
  “那个姑娘后来有说什么?她人呢?”鬼潇潇颤声问。
  “她挺可怜的,可能真认错了人,开始她还不信,用她的镜子照我,说如果我中了邪术忘了本性可以还原,又说如果我重新投胎了,她也能给照回来。可惜,最后镜子里的我还是我。后来她又问我,愿意不愿意给她一起回家。我怎能跟一个姑娘家回家,何况我只想和你待在一起。”偃无师说道。
  鬼潇潇听得手心都是汗,听到偃无师只想跟自己在一起,终于松了一口气。
  “你们也算历经了磨难,为师打算给你们完婚,也算了却一桩心事。”地藏王捻须笑道。


  天庭,风月如旧,云卷云舒。
  桃夭夭坐在窗户上,看着远处的霞光,想到了**仙子的一句话:“我的意中人是一位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身披金甲圣衣、驾着七彩祥云来娶我。我猜中了开头,却猜不中这结局。”
  “其实我的意中人也是一位盖世英雄,他也大闹天庭,我也以为他会来娶我。”桃夭夭喃喃自语。
  “夭夭,你还没放下?”玉帝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闺房。
  “为什么要放下?我在凡间遇到了一个跟他很像的人,但我知道一定不是他。那个人很斯文,可是偃哥哥却是豪气干云的大英雄,他们绝对不是同一个人呢!”桃夭夭一回头笑道。
  “那你还要等?”
  “有一天他会身披金甲圣衣、驾着七彩祥云来…来带我一起玩,嘻嘻。”
  玉帝摇摇头,出了房门。桃夭夭如玉的面颊上滑下一滴泪珠。


  一个月后,地府张灯结彩,因为地藏王主婚,鬼潇潇的一众师兄妹们还算安分,只有骨精灵摆着一张脸,其他师兄弟都围着哄她,倒也夺了新娘子不少风头。
  地府有喜事,三界英雄都来朝贺,人皇唐太宗下圣谕,让卢国公程咬金带人来朝贺。岂料程咬金一见新郎,和地藏王耳语数句,竟带着新郎土遁走了。


  大唐,长安,程咬金带着偃无师回到了卢国公府。
  偃无师满怀不解,正要询问,却被程咬金一把推到了一具尸体上,然后就失去了神识,匆匆一瞥,好像尸体和自己长得一摸一样。
  尔后,程咬金走进祠堂,跪倒在一座神像面前,开始**:“师尊明鉴,弟子的首徒乃古偃国最后的血脉,不幸身亡,此子虽然顽劣,但本性善良,求师尊慈悲。”
  程咬金的师傅乃是骊山老母,当年还在瓦岗寨的时候,一次在睡梦中得骊山老母仙授三板斧绝艺,终于辅助明君登基,受封卢国公。
  偃无师本已身死三年有余,又喝了孟婆汤消融了记忆,早已不可能还阳。但三界之中,却有一大神可以逆天地规则而行。这位大神传土造人,不仅造了人类身躯,亦造了人类神识记忆,一切皆由她掌中出,如何不能改?
  虽然这位上古大神早已追随盘古化身为道,但也留下了一缕分身,就是骊山老母。


  片刻之后,偃无师一阵剧烈咳嗽,醒了过来。
  “师傅?”
  “闹上天庭,还有脸喊我师傅!”
  诸般往事一起涌上心头,突破天宫重重禁制,敲开桃夭夭的窗户,带她去月宫抓兔子,又去老君那偷仙丹,和哪吒杨戬斗法,死后遇到鬼潇潇,一起大战鬼王,在地府和鬼潇潇花前月下,凌云渡大战四天王,正准备和鬼潇潇成亲。所有往事,一起想了起来。
  “师傅。”
  “哼,现在地府等着你去成亲呢?你去还是不去?”
  运气神通,抬头一看,只见桃夭夭拎着玲珑盏,坐在窗户上摆动着两条腿,还是那般无忧无虑,可是脸上挂着淡淡的泪痕。
  又俯身一观,红烛高烧,鬼潇潇穿着大红的嫁衣,披着红盖头,正坐在床边,手里紧紧攥着一只木制五彩娃娃。

  上天,还是入地?



                                                         (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16 11:01:46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征文的时候,已经快截稿了,仓促写完,同学们如果喜欢,请帮忙留言点个赞,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2-27 20:49:04 | 显示全部楼层
加油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2 17:59:2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8 22:04:4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8 23:01:54 | 显示全部楼层
清风≈莲薏 发表于 2017-3-8 22:0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