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038|回复: 9

【聚圣三界同人小说】大梦三生——狐之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2 15:58: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喵青青 于 2017-1-22 16:02 编辑

辽宁一区 星海湾 ID:1889520

后来听说,三界内灵气凝聚的人仙魔常会受到感召,现身于一处名为“桃源村”的地方。
泛舟桃源,自然也是一件人间美事,吟诗赋歌,畅诉情怀。
只是泛舟之人虽多,却鲜有了解竹筏下这潭清浅溪水的。
这潭水,清又浅,却是最初涤尽你前尘诸念的所在。
看它一眼,水波在你眉眼心中漾开,就似痴了……
我是谁?
我在哪儿?

“从前,现在,过去,再不问;
红红,落叶,长埋,尘土内...”

小暖是一只有着暖橙色毛茸茸大尾巴的小灵狐,个头不大,胆子则更小,遇到危险就只知道抱着尾巴抖作一团。
当然,那是当年的那只小狐狸,当年的小狐狸,还没有名字...

现在你去到大唐境外,盘丝岭上盘丝洞,洞内如今的门派当家的是那一袭素衣的晶晶姑娘。
都说晶晶姑娘容颜极美,但你站在她身侧,悄悄拿眼去瞧,就会只觉看不真切,五官似乎都精致的恰到好处,但面容却又总是隔着纱雾一团模糊,悲喜莫辨。
读不懂的表情,常会让人心生不安,偏偏她又安静寡言。
偶尔说出两句没来由的话语,她说,师姐似乎有心情。
好吧,下得楼来看她家师姐,这两姐妹竟是一般的让人读不懂猜不透。

那是聆暖第一次见到自家师傅,师伯时的样子。
她当时心下十分忐忑,没底儿……
可是清泉师兄说她应当去盘丝洞的。
她想,那就一定没错……

对于故事的开头聆暖总是越想回忆越发模糊,最后一团光影统统化掉,融成一团斑斓,像是师傅醉酒后脸上和着泪的笑容,一样模糊。
摇摇脑袋,似乎清晰了一些。没有名字的小狐狸只记得一座小城,那时还没有桃源。
迷迷糊糊的小狐狸不知该去那里,稀里糊涂地跟着人流走到了城外。
眼前突然跳出两只树怪,哇地一声,抱着尾巴哭了起来。
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本能地发着抖反击,只感觉到身上被树怪的枯枝挠出一条有一条伤口,淌出温热的血液。
竟来不及觉得疼,只是满满的惊恐!
就快觉得撑不住了,忽然看到一束金光闪过。
“大胆妖魔,岂容你欺凌弱小!”
那声音似乎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却让小狐狸心中一下子生出安稳,像是一根飘在风里的羽毛,终于寻到一隅,可以徐徐落地。

“终于醒了!”
还是那个声音,小狐狸不顾疼痛慌忙地张开眼睛想要去找这声音的主人。
睁开眼,就看到一个小小少年,素色长衫,书生装扮,右手执着一柄折扇,左手挽着一挂珠串。
那是她第一眼所见的清泉师兄。

“小狐狸,你可好些了?”
“嗯”
“看你似乎是初涉江湖,这些日子邪祟四散魔心蠢蠢,行走在外定要多多小心啊”
“……”
“对了,在下法号清泉,你叫什么名字?”

清泉其实是他的法号,这少年书生是长安城内化生寺的弟子,拜在高僧法明座下,诵经参禅,修习医理。
没有名字的小狐狸很是奇怪,小城里似乎路过过一个脑袋光光的迎客僧,只听说那是个和尚,原来天下还有书生这样的和尚哟。
书生和尚修习的正是医理,当下就在梯田边儿为小狐狸运功疗伤。
一条条伤痕,渐渐于金光中愈合,小狐狸的毛色也恢复了鲜亮。

“我……我也不知道……我……还……没有……名字……”
“哦?”
“……”
“你看起来色泽暖润好似可触之阳光,不如就叫‘聆暖’如何?”

西沉的残阳余晖洒落在小狐狸蓬松的尾巴上,映射出融融暖暖的金色光泽。
没有名字的小狐狸,就这样成为了聆暖。

“看你眼中灵犀通达,定是大有修行机缘之质,该当及早拜入名门。学了技法在身,就不必担心这些妖魔小怪跳出来欺负你了。”
小和尚看着尚未完全从惊吓中回过神儿来的聆暖小狐狸,缓缓又认真地说。

“那我跟清泉师兄一起回寺里修习医术,将来也仁心救人可好?”
少年忍不住笑出声来,露出一口好看的白牙。
“我寺只收人族男子,小暖你是魔族之灵,又是女孩儿…… 哈哈,不过魔族也颇有名门声名远播,魔王寨地僻路远,你如今之力不便跋涉;地府近些,但潜于幽冥之界修行,怕你难忍长久……”他边说边想,眉头也微微皱了起来,忽而又得以开展“哎,境外盘丝岭上素有盘丝洞,听闻是二位仙娥开山创派,专于教习灵气富足的魔族女子,这不是刚刚好最为合适于小暖你么?”
刚刚成为小暖的小狐狸懵懵懂懂,不能跟着这书生和尚去寺里,总是觉得有点难过不踏实的,但是又总觉得,小和尚哥哥说什么都对。

境外路远,又颇多山精小怪。
当日小狐狸小暖只是跟着清泉和尚先行进了长安。
这都城真是繁华热闹,大街小巷人来人往。
进了城门,书生和尚径直带小暖去了布庄和饰品店,不由分说置办了一套衣物饰品穿戴起来。
“喏,这样好歹也能多些防护,将来你行走江湖,多点安心。”
小狐狸好奇地把玩着粉粉的簪子,虽然朴素无华,也还是觉得好好看啊。
是啊,日后的聆暖穿戴过许多镶金嵌玉五彩光华的发簪头饰,可回想起来,带给她最初安心的,就还是那柄粉粉朴质的小小簪。
鞋帽齐备之后,清泉一会儿不见,回来时手上多了条精巧的小皮鞭递给小狐狸。
“虽说爪刺小暖也使得,但听闻盘丝洞掌门使的刚好也是鞭子,就自行作主选了鞭子给你,希望你在师门大有作为呀。”
接过鞭子的时候,聆暖还不知道,日后漫漫修行,天涯闯荡,纵然见过许多神兵爪刺,却也再难得她心了。

后来清泉便把聆暖安排在长安酒店住宿休息。
他说境外路远崎岖,他今日先回寺里回复师命,明日再送聆暖去盘丝岭。
第二天出发时候,清泉又在酒店打包了许多包子给小暖塞进包袱里。
“在外行走总是要多备些干粮没错的~”
一同塞进来的,还有一捆水黄莲,一捆佛手,一盒摄妖香,一叠飞行符。
“总归都是用得到的杂物,一定记得放在包里取用方便的地方啊。”

就这样,一路叮咛嘱咐,不知不觉,走完了那么长久的路。
到了盘丝岭,果然同外面风格迥异,曲径芳草,风携暗香……
清泉师兄不放心,坚持把小狐狸小暖送到盘丝洞口,路上往来行走的,果然几乎全是魔族女子。
及至洞府门前,清泉把一直背负的行囊交与小狐狸,又从左手腕间取下一串念珠一并递过去说
“今后就需聆暖自行努力了,好好修炼莫要辜负自己的灵气…… 这串佛珠你且留着,日后有什么需要相助的地方,唤我就是了~”
小狐狸想说点什么,一开口却几乎要成了呜咽,只得又吞了回去,接过什物,握紧佛珠,只一个劲儿点头。
垂着头好久不敢抬,方抬起时,清泉的背影已是一个白色小点儿了。

抹了抹眼角的泪儿,小狐狸回转身,踏入洞府。
这一步之后,在没有那个胆小无助的无名小狐狸了;
这一步之后,我要做更强大更优秀的盘丝弟子聆暖。


【四月论坛活动汇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 16:32:54 | 显示全部楼层
拜师的具体情节,聆暖也总觉得记不真切了。
恍惚中,只觉得晶晶姑娘听完她的诉求,垂下眼眸看她。
师傅的眼神柔的像一汪深不见底的潭水,仿佛不动声色地可以,一眼看进人心里。
聆暖只记得师傅黝黑的眸子里忽然划过一丝光,闪着金色,却无比寒凉。
下一秒,就看到师傅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不安地抖动,不知何时挂上了一滴泪水。

晶晶姑娘点点头,挥手注了一丝真气在聆暖体内。
聆暖暗暗想,这边算是拜师礼成了么?
“又是一个满满灵气的傻孩子么?”师傅轻声喃喃一句。
聆暖至今也不能确定自己耳畔是否真的捕捉到过师傅的这声幽幽叹息。

拜入师门的聆暖,勤学苦练,很珍惜修炼技能的机会。
师门技能她样样都喜欢,她喜欢一遍又一遍的联系“天罗地网”
打击对手,且能限制敌手,嗯,这是一记安全感满满的技能。
此外就最喜欢“勾魂”“摄魄”,秋波暗送之际设下迷障,对方迷失心智,气血法力亦可为我所用。
最初练习时,聆暖总有些不得要领,屡屡失手。
一次又躲在桃树下偷偷揣度练习,刚巧师傅经过。
晶晶姑娘停下脚步,聆暖只感觉师傅目光虽是看着自己,心神其实又是落在别处的。
此一分神,自然又是失手……
“傻徒儿,你需谨记,我派封系法术,要领尽在蛊惑对手心智魂魄,而你若想要蛊惑他人,第一要务则是清心定气稳住自己。若是自己的心乱了,又谈什么魅惑敌手?自己心神不定,漫说制敌取胜…… 轻则失手败招,重则祸乱自己七魂六魄,一念邪愚,即生心魔。”

聆暖听得师傅教诲,自是虚心谨记。
不再贪恋精深技法,自去问问修习基础心法,时时稳心定念,沉定心神。
一段时日过去,一应法术俱有提升,秋波暗送的技法也是大有进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 17:24:30 | 显示全部楼层
隐于山岭中修炼的日子自然乐得逍遥。
但是聆暖还是很热衷于帮师傅完成一些跑腿儿的差使。
刚入师门哪会儿,别的小姐妹都不喜欢帮师傅送信,个个抱怨枯燥无聊。
只有聆暖每每领到送信任务还要乐颠颠兴奋地跳脚。
更有些姐妹拿她开起玩笑:
“傻小暖,这么喜欢跑腿儿派送,应该拜入长风镖局嘛!嘻嘻~”
这些笑语,聆暖也全不放在心上,不只是送信,她也很喜欢帮师傅跑腿儿去到长安城里搞采购。
每次踏进长安城门,她不由得就回想起第一次来长安时的样子,还有第一次带她来长安的人……

小小树怪再也不能为难聆暖分毫了……
想想与树怪的第一次“偶遇”,聆暖也早已不再有任何恐惧,回想只添笑意……
是呀,笨笨傻傻的自己可怜又可笑,那是昨日的自己……

送信,最喜欢的便是派送给寺里的信件了。
盘丝弟子本就修习轻功技法,每逢此时,聆暖更是恨不得再插上翅膀,加速去飞。
随便给谁都好,每次信件送到,聆暖并不着急返回师门复命,反而总要流连片刻。

“清泉师兄在嘛?”

有时也会不凑巧,赶上清泉师兄奉命在外办事,并不能够相见。
但总有些时候,是可以看到的,聆暖喜欢悄悄潜过去,偷偷瞧一会儿:
有时清泉师兄在打坐,有时清泉师兄在研习古籍,有时清泉师兄在配制药材…… 有时在研磨抄经,有时在与师兄弟切磋技艺…… 有时…… 有时……
聆暖总要偷偷看一眼笑一阵,然后嗖的一下跳出来,蹦出在清泉面前“和尚,我来看你啦!”

是的,之前都是会恭恭敬敬称呼“清泉师兄”的,可是……
用清泉师兄的话说“本事见长,越发骄横了,竟然直呼师兄‘和尚’起来”……
“可你不就是个和尚嘛!喂,你什么时候剃度?你告诉法明长老千万不要啊…… 你看慧悲他们没有头发多尴尬啊……”
“好了,小暖,不可以拿诸位师兄弟们乱开玩笑哦……”

化生寺不远处,便是闻名海内的大雁塔,传说镇有妖魔千千万。
寻常百姓自然是要绕着走的,可对于三界侠士,不失为初出江湖时的一处修炼好去处。
聆暖自然也跟着清泉入内降妖修道,也见到别人常常协同龙宫弟子,惊涛巨浪卷走小妖无数。
回头再看清泉不急不躁地挥扇诵经,西瓜飞舞,聆暖觉得可爱又好笑。
但是西瓜又有什么不好啊,最喜欢就是西瓜了……甜得很……
这么想着,聆暖的笑,也有了西瓜的味道……

还记得修行没多久时,有一次来长安办差,顺便蹭了清泉一顿包子吃。
正在品味美食,清泉忽而递过来一个檀木匣子,打开来看,是一支材质平平但工艺精巧的梅花簪子。
聆暖拿起来细看,惊喜地发现簪身一溜阴刻小字“清泉所制”。
“哇!!竟然是你亲手做的啊!你什么时候学的手艺?真棒啊!”
聆暖激动地差点丢飞一颗包子。
清泉仍是温文尔雅地轻轻挥着折扇“只是刚巧在帮派修炼了些日子,寻思学个技法,多些方便罢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2 18:01:58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手一抖,酱油到手,积分我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 18:17: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喵青青 于 2017-1-23 11:35 编辑

即便是很久之后,聆暖的修习与提升,早已让那支梅花簪子与她的所需不再相称的时候。聆暖也还是喜欢在空闲时候拿出来反复摩挲观赏,左右试戴着,插于发间。
有相熟的小师妹偶然看到,也曾撒着娇央求她:
“暖姐姐,这只簪子你戴不了了啦,但是好精巧可爱哦,空置着好可惜…… 不如送给我呀?”
聆暖一改往日好脾气,冷着脸不说话,转身就走了。
小师妹没见过暖师姐这样变脾气,一时有点吓到想哭。
又只见聆暖不多时又旋身归来,捧着一个箱子,里面尽是用料考究的发簪衣饰。
“有需要的话,就从这里面挑些你喜欢的拿去用罢。”聆暖脸上的表情有点回暖;
“只是这只簪子,是要一直一直小心珍藏的”,又有点执着。

一切清晰的回忆都很美好……



模糊的片段纷纷乱乱,却也是不由人辩驳的真实存在……

聆暖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忽然陷入一个纠结的问题……
起因似乎是很偶然一次师门姐妹的闲聊,似乎只是因为提到“蜉蝣”……
“凡人一生寥寥百岁而已……”
“终究不及神仙逍遥,也不及我魔族自在……”
“……”
姐妹们七言八语,聆暖都没有听得太过真切,可她忽然想到,上次见到清泉师兄时,似乎瞄到他前额竟有一丝白发……
此刻,她忽然没来由的紧张起来……
她修行多年,本是了无杂念的,没想过要在三界江湖争出什么名头,也没想过要闯出什么盖世功绩……
所以她很久不曾去畏惧、紧张过什么了……
此刻,她忽然意识到一个从没担忧过的问题……
忽然一下,恐惧的黑暗就将她吞没……

以往的修炼,遇到关隘她会请教师傅,也会与清泉师兄商讨……
这次却不能……
这次不同往常……

她趁那天师傅出门,悄悄约了师伯喝茶。
师伯是师傅的亲师姐,人整日也多半就在洞府之中,却对本派事务弟子教导均是不闻不问的。
她在江湖上也曾是叫得响的一号人物,雅号甚多,但聆暖暗自揣度过,她其实还是最喜人叫她“桃花娘子”。
“桃花过处,寸草不生…… 你知不知道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呢?”似是自言自语,师伯仰首以饮酒的姿态豪气干云地干了一碗“西湖龙井”。
“你这茶叶虽好,味道却也略显寡淡,来~ 我为你加点料,自是别有一番乾坤茶韵”师伯红袖一挥,星星点点细小黄色花瓣坠入壶中。
“桂花?” 聆暖轻声问道。
“没错,早就说了你这丫头灵气足,是有悟性的孩子。这凡尘之中,又更有何物及这花草更有灵根,颜色味道皆可吸引人,所谓吸引人可不就是握到了人的心魂么?所以可以救人亦可杀人,皆是随心随情了……心、情,自得自在之际,自然是万事万物由你掌控,可若一转念,但凡有失,便再莫可追,再莫可控了…… 你且看我师妹那个傻子便知……”
三杯两盏饮下,师伯竟有些醉了……
谁能想到,饮酒千杯不醉的桃花娘子,甘于花茶馥郁,饮茶自醉……
想来既然酒醉不了她,茶又奈何?她醉了只是因为她累了,她想醉那么一会儿,醉里说些胡话……

师伯醉了之后便与平时判若两人,时哭时笑,滔滔不绝……
她有一次说过自己师妹小气,不肯传师祖的绝学给弟子……
“自己败在那一招上,便小气家家的不肯传给徒弟,是怕被弟子用成了,将她这做掌门的比了下去了么?!”

今天,聆暖等待着等待着,她想等着师伯重提这一段,她想细细听这一段……
她知道,这很关键,一定用的到……
“勾魂摄魄,无非只是皮毛罢了……控心之术才是秋波暗送的法门所在…… 只是若要控心,即是撩拨他人心魔,你安置心魔在别人心里,就别忘了那于此同时自己滋生的心魔恶果…… 师妹你真傻,你想留住那猴子,结果呢?还不是只留下自己心魔难灭难脱折磨?你给那猴子种下情丝,可人家过了五百年回来却用你给的情丝牵挂别人呐!!师妹你这个大傻子!!你以为过了五百年,你遇到的那个人就是那只猴子?!傻子!你真是个傻子……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2 18:24:41 | 显示全部楼层
wqwqwqww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 19:02:35 | 显示全部楼层
控心术…… 据说也是盘丝大仙的独创绝学……
可现在的盘丝洞里这是个绝大多数弟子不知的隐秘禁忌之学。
就像师傅很早时候所说的教诲,你蛊惑他人的前提是自己心神稳定不为外物所扰。
可当你所下的蛊,需要你自己的一团心魔做“药引”……
这招不论结局如果,一开始,你就没了胜算……

这是必输之局,一念愚,心魔生……
所以问题只在于,那是一个什么样的蛊,值得你不惜一切不计后果的去种它……

“修道成仙,福寿绵长”

“这就是你从我这儿套出控心之术拿去给人下的蛊??”桃花娘子,我的师伯,眼中充满不可置信,旋即化作无尽悲悯。
“你竟也是个傻子,痴儿…… 你走罢,我不会将你偷学禁术擅施禁蛊之事告诉任何人,更不会告诉你师傅……”
“多谢师伯成全!”
“可是…… 你以为我不说,她就不会知么?…… 你以为她不罚你,你便可免于罚么?…… 你终是太傻……”

聆暖已经转过身,却停下了脚步……
她停下了脚步,却还是头也不回的踏出去,隐入夜色……
“知道师伯疼我,可是,蛊,已然下了……”

皓月当空,禅林寂静。
法明长老似乎早已料到会有这么一天,他面前跪着他的得意弟子,这弟子法号清泉。
他跪了许久了,师徒二人相顾无言,终于,法明长老运足功力,一掌扣在清泉前胸。
“你随自幼与佛结缘,怎奈终有歧路相别,你去意已决,这便收却本寺根源……”
受了一掌的清泉身躯微微摇晃,倒也撑住未倒,听闻此言,又重重拜叩三次。
“清泉少侠,你俗家本姓石,江湖路遥,今后多多珍重。” 这是清泉离寺别师之际,听到的最后的叮咛。

聆暖躲在暗处,悄悄看着这一切。
她知晓这场别离对这师徒二人都太不容易,看到清泉受掌时,她差一点就叫出声来。
她咬住自己的手掌,告诉自己要忍下来的……
这只是开始,虽然离别苦楚,但还是有一丝欢喜的,这开始,正说明自己一月前所种之蛊终于发作。
看着清泉孤身离寺的背影,如此寥落。
但是,不可以上前安慰的,仍是行蛊之际,聆暖深知自己此次内耗太大,形容也是憔悴不堪的。
这个样子,纵然迎上前去,要说些什么呢?
他一定不会料想,自己会向他施法行蛊吧……
可是太清楚他了,不施此法,他断断不会背离师门的,可他若不离开化生寺,怎么引他去拜入方寸山?
灵台方寸,菩提祖师,只有这般修炼能度他得道了……
不老不死,才能一直稳稳的陪伴不是么?
如此想来,当下的这些,又有什么不能忍耐?

是的,聆暖早早算好了这一切,一步步心蛊萌发……
离开化生寺,拜入方寸山,修习神仙法,羽化再成仙。
当初清泉帮自己择选师门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也会反过来,挖空心思,左思右想地为他谋划前路?

可是谁也没想到,聆暖赌上一切施行的心蛊,就只对了这一步……
她找遍仙山也不见清泉的身影…… 四方寻访,终于,她以为丢掉了的清泉哥哥又倒映在她的眼帘,只是,怎么会是这个地点?
本来寻访仙山的石清泉,现在已是大唐官府的弟子了……
聆暖一时之间,又喜又悲……
不消说,她是错了,输了,她想煽动清泉离寺遁世,谁料他离寺却更入世……
她知道,这一步起,她是在没什么可以把握的了……
又变回那一支轻飘飘孤寥寥的羽毛,
只能随着风儿打旋儿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2 19:50:18 | 显示全部楼层
飞行员假期回家休息,到了家门口,想给老婆一个惊喜,就幽默滴喊:“737请求降落,737请求降落!”只听见屋内一陌生的男声传来:“747明白,我马上给你腾出机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3 05:12:2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悲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 12:54:10 | 显示全部楼层
盘丝岭上盘丝洞,盘丝洞内盘丝仙。
盘丝仙人隐世去,徒留情丝扰人间。

初入师门的时候聆暖凭着异于常人的骄人天资,外加沉下心踏实肯练……
多少枯燥无味的试炼过去,昔日寂寂无名的胆小狐狸,也飞快在门派新人中崭露头角。
平辈师姐妹们与她亲近交好,资历深厚的族中前辈也对她青眼有加。
窸窸窣窣中也常听到,别人口中对她的赞扬与期许。
都说她这样有悟性灵气又足,假以时日,定是盘丝岭本派在三界中的一颗闪耀之星。

只是不知什么时候起,这一度热传的口风,再也不曾被人提起。
原先在常在门派四处协理掌门师姐打理琐务的那个暖橙色的身影也渐渐淡出人们的记忆。
春去秋来,几经寒暑,盘丝洞不断有对三界充满好奇怀抱理想的美丽魔族少女加入,一年年的熙来攘往……
终于将“聆暖”这个一度闪着微光的名字,冲刷成灰白色淡淡残留于角落的印记。

聆暖知道,这一切是会成为这个样子的。
心魔即生,心脉受阻,本派根基心法的修炼,也会带来极大的负担。
何谈再去突破修为?
而一个法力技艺已难精进的中庸之徒,实在不需要在这样一个泱泱繁华的魔族大派,占据太多记忆的空间。
她依然终年流连于这片给予她最初教诲的山岭,也依旧会侍奉师傅身边,完成些力所能及的活计。
对于她修行忽然受阻,漫长时间去调理不知何处所受的内伤这段过往……
尽管当时是有一些师姐妹好奇想问于师傅,师傅却总是垂目不言,不答也不问……
聆暖还记得当时师伯所言“你以为你我不说,你师傅便不会知晓了么?”……
终究逃不过师傅的慧眼吧,她已默默观鉴了几百上千年的恩怨情仇悲欢离合,自然一切看的格外通透……
但聆暖心下还是十分感念师傅的恩情,“不关心不过问”有时候反而是一种最令人心生感激的慈悲恩情……

心脉难宁,魂魄不稳……
这些苛症不仅阻断聆暖修行造化之路,也给她筋骨本身引来困顿不断。
长久的年岁里,她不得不在山岭隐匿的洞穴里闭关,清修,一面疗伤一面稳定气血,再努力去试着稍稍推进修为……
师伯偶尔会避开众人携茶相访,也暗暗赠予这名小小师侄许多益补真气的罕见药材……
嘴上倒依旧是半句心疼话也没有,吐出来总绕不开一句“你傻你话该……”
聆暖就饮了茶咧开嘴大剌剌地笑“就喜欢被师伯骂,挨骂有茶喝”

筋骨消瘦,容颜憔悴,连自己最骄傲的美丽大尾巴,毛色也再无半分光泽……
聆暖很难接受自己这个颓败模样,
更难接受这样的自己出现在他面前……
何况元气亏损,想一想山遥路远,体力也已是无法支撑……
清泉拜入大唐官府之后,几年时光里,竟是未得什么见面的机会,幸而书信音讯未断……

信笺翻飞,聆暖似是遥遥观望着一切:
他毕竟有着多年修炼的底子,在新门派也很快入得门道,勤学苦练,早已熟练用得门派绝学……
他与同门奋力击退入侵妖魔,表现尤佳,深获程师傅嘉奖……
他在帮派中也已是四方求教,学得多门技艺傍身……
他应唐王诏谕,步入朝堂拜了武将……
他厌倦了官场繁务,辞了官职退隐民间……
他在比武大会中成绩不俗更结交到一干志同道合之友……
他随队四方闯荡,擒获奇禽异兽若干……


聆暖字里行间知他功力日增,修为大涨……
喜他终于去到他想挥洒侠志豪情的四方……
悲已修为受限难陪他身旁,他今日足下之地已是她所难以企及的远方……

有时聆暖也要被满心疑问压垮了脑壳:
自己当初究竟做了什么?
是不是更宁愿他依旧清心修佛,至少偶尔可以隔窗看他临帖,遥遥窥他礼佛……
他终究也没踏上她设想的修仙之路,百年后,还不是归于尘土?
果然自己只是愚蠢搅乱了命盘,空空折损了自己,扰乱了他人么?

这么想着的时候她的双眼就总是不由垂下泪来,
虽然她也不想,但她很讨厌这样什么都没有做对的自己……

还好更多时候她只是反复看看那些熟悉的字迹,那一如从前的字迹没变……
盘丝岭上桃花宛若红云,终年不败…… 可难挡流年偷换……
苦心调养良久,聆暖终于是有了起色,功力进益虽仍是不能有太多指望,但日常行动运法也亦无妨。
她终于感觉到久违了的一种轻松自在,试试足下生风,身型依然轻巧似燕。
她想,或许是时候试着看看久违的繁华京城……这江湖似乎也可以继续去闯荡……

就在她预备动身的时候,受到字迹相熟的来信,
这是一张不同与往常的红色彩笺,
他成亲了……

聆暖反复看了很多遍,像是之前他寄来的每一封信件
可是无论多少遍,她总看不清那新娘子的名字……
眼中的泪,总在此处打转,只余一片模糊晕染……
她想她是替他觉得开心,喜他于短短百年浮生里终于寻得一方栖脚的宁静。

她终究没有赶上他的婚礼,但他还是托人辗转送了喜糖过来……
山高路远,友人将那盒糖交付聆暖手上时,里面的糖块儿也几乎消融走样,
她一个人在桃花树下,嘎嘣嘎嘣嚼着吃,不知道为什么
像是数九寒天,在嚼一块儿北俱芦洲的冰,尝不出一点点味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