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箫歌

[影音] 盛开在遗忘之后——箫歌回忆录(已完结)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3-8-16 15:06:2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四章 绝雁难返,忠烈何归

秋爷在萱萱离开之前就已经卖号。继萱萱之后,晓月和遗忘也上了藏宝阁。西风的主队只剩下我一个人,帮里一下子青黄不接,西风遇到第三个难关。遗忘走后,我心灰意冷,一切都成了浮云,提不起半点兴趣,卖号只是时间早晚的事了。


帮战对上本服第一大帮X帮。最残酷的帮战,周六比武。跟他们打毫无胜算,我们都打算速战速决。离开场还有一段时间,忽然他们帮的人开始疯狂破我们的变身,一边刷着世界。我去问怎么回事,回答是西风先动手的。我在帮里发话,让帮里先破对方变身的人自觉站出来,没人承认,鸭毛说:“咱们帮不会出这样的内奸,是不是他们搞错了。”我问了一下X帮的一个朋友老F,老F说:“哦,是我们自己帮队伍里互相破着玩呢,那人不知道,以为是你们帮的人干的。误会一场,误会一场。”我赶快把这句话截图。这时候帮里的人已经和X帮对骂起来,鸭毛更是打算打完帮战就找他们拼命,当下就开始张罗喊人。我一下子来火了,骂鸭毛:“打个屁,你打得过他们吗?现在咱帮里还有谁能出去打,还是你们想让我去送死?我是不怕死,谁知道人家会不会来屠帮,到时候杀得你毛都不剩。都别再刷了,忍了吧。”我不是没脾气的人,这明显是以大欺小,我却连去讨个说法的心情都没有,帮里捉襟见肘,还是息事宁人吧。虽说忍了,心里还是很生气,就告诉大家,即使只剩下一个队伍,吃药也要拖到10点。


就算我已经心生退意,这一帮子人我又如何放得下。要想不被人欺负,西风还要更强。我分析了一下现状:副帮主已经能够独挡一面,帮里稳定团结,游弋心楠小夜小马他们都很尽力;问题是高级队伍奇缺,资材也始终不够。我一边慢慢招人,一边想办法解决商人的问题。惜花离开后,白虎堂主一直空缺,挥霍无度毛遂自荐,就让他当了白虎堂主,后来竟一直当得很好,招商人,发奖励,从不怠慢。出勤率好的月份,每个月的帮费总额大约6000-7000W,帮战奖励要3000W,有时候还要发青龙奖励,跑商奖励是无论如何不能再提高,再高我就得倒贴了。中等水平的奖励难招到高水平的商人,副帮主和白虎堂主天天发帖子招人,后来也勉强招到一些。忽然想起那个双开跑商维持帮派资金的女孩子,愿她一切安好。


解决了商人问题,想多招一些能打的人,却很大程度要机缘巧合。不久之后,通过暮月认识了枪帮的那伙人,小尊宸小强小娟他们。阿木倒是一早就认识的。一个帮派气氛如何,很大部分取决于帮主,枪帮是个很好的帮派,那段时间经常跑去他们YY听歌。

有次跟小尊聊天,提到帮战夺旗赛。我从来都不知道帮派守卫是可以设置的。小尊教我设置周日夺旗赛的帮派守卫:尽量选凤凰,雾中仙,龙龟这些体型大的法宠,施法的动画时间比较长,可以拖延一些时间,再者有高神的怪物,神一次就能拖不少时间,敌人不容易打上来。小尊还教了我如何设置护法,他帮我设置好之后,就一劳永逸了,后来我再也没改过。

认识新朋友之后,我慢慢开心起来。有时候也会自己上号刷点什么。
【2019年度盘点】年度我播 官方论坛欧皇盘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16 15:12: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箫歌 于 2013-8-17 10:52 编辑

第十五章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高手之间开始流行特殊技能的宝宝。我向来对打宝宝一窍不通,都是直接买成品,花了不少冤枉钱。


自从我打成一只壁垒豹子,大哥一直说我运气不错,说得多了,我也有些相信,就打算收个胚子来打书,碰碰运气。大哥说打书就是三分靠技术,七分靠胆量,剩下的九十分都看人品了。从君轩那里收了个五技能的力劈胚子,非常便宜,我买了一本高必一本高夜打上去,一下子就打掉了两个废技能。后来这只豹子被我卖掉了,卖出数倍成本的价格。第一个宝宝打成功之后,一发不可收拾,我开始喜欢打书,已经不能满足打书自己用,开始收胚子打宝宝卖钱,后来也宸也送过我几只好胚子,打出过不少好宝宝。七技能全红的力劈,八技能六红的力劈,六技能全红的善恶,七技能五红的善恶,还有几只壁垒。打壁垒宝宝其实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只要有钱,总能打成全红。我喜欢打特殊技能的宝宝,有些好胚子有价无市,打废一只少一只,成与不成全看缘分。后来我打的那些豹子都卖了不错的价钱。

    打书的诀窍,无非就是看技能顺序。比如你要打一只七技能的力劈胚子,就找一只成品的七技能力劈来看,不是全红也不要紧,主要的几个技能有就行了。瞄着主技能的位置差不多就往上打,打一本再看看顺序。有人打宝宝又看队伍又看当前还要看时辰属性,我觉得只看当前就行了,其他都是浮云。我打宝宝的时候经常跟野兽爱美女借力劈看位置,他每次都不厌其烦的发给我,我一直挺感激的。打书想成功只有一个原则:不追全红。任何事情,刻意为之往往没有好结果。差不多得了。
山东1区凌绝顶2月7日火爆开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16 20:07: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当过一阵帮主,帮主确实很辛苦很累要自己操心很多  所以那个帮让我管黄了  你好厉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17 10:53:5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六章 直挂云帆,以绝沧海

  遗忘走后,我一下子想通了很多事。曾经跟遗忘萱萱是铁三角,什么事都会一起商量,从来不需要操心。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帮里有人闹事怎么办,外面的人来找茬怎么办,实际上帮派经不起一点点折腾了。我不再像以前一样情绪化,再怎么生气或者伤心,也不肯露给别人看。想来以前是过于矫情,唯有那两个人,才能让我毫不掩饰。那段时间,副帮主替我分担了很多,从帮战到招商人到奖励,事无巨细。

  我的人脉不够,一直很难招到人,可能是出于潜意识里寻求保护的念头,除了枪帮的那伙人,我还认识了X帮的汉奸和几个打服战的家伙。汉奸是个骨灰级玩家,杀过的怪可绕地球三圈,他教了我不少东西,但是他一直想忽悠我去X帮,这让我很困扰。在我看来,遗忘在的时候,西风是我们两个的,可以互相分担一些,现在他走了,西风是我的,更要用心经营,不能忘本。

  遗忘在的时候,曾邀请石头来西风。后来我也渐渐把这事忘了。有一天石头M我,说之前跟遗忘讲好的,要来西风。我有点感动,正是西风最需要人的时候,石头出现了,还带了几个朋友一起过来。刚开始的时候对石头没什么好印象,这人喜欢揭短,我脸皮又薄,十分讨厌。熟了以后就觉得石头人很好,揭你短说明疼你。


  果果队伍里的小马为了更好的发展,要出去收装备。小马对自己要求很高,一定要极品装备,全红宝宝。我有点担心他会沉迷于外面的花花世界不肯回来,除了等级,小马的装备宝宝都不是帮里任何人能比的,小马留在西风,实在是有点屈才。小马走的时候,我说咱们帮庙小水浅,如果有好的发展,就只管去,不要有负担。小马急得赌咒发誓,说转两个区收好装备一定回来(你丫是放不下小夜才一定要回来的吧)。两个月后,小马果然带着一身神装回来了,此为后话。小璇因为要准备考试,不得已卖号。小璇说这两年她最舍不得的就是绵羊和小花,现在她们都不在了,她索性卖号。绵羊是小璇给瑾起的外号。曾经有一次帮战的时候,有人在帮派频道喊:“锦牛,锦牛快点来加队,门口等你···”有人诧异:“锦牛?不是绵羊吗?···”此后,锦年就把容易让人看错的名字改成了瑾。“绵羊”这个外号却一直流传下来。三个队改成两个队,小夜被分到我和大哥的队伍里。


  某天小夜M我:“准备收人吧,小飘要来了。”小飘是个WZ,很会PK,在R帮主队待了很久。以前帮战对上R帮就很头痛,他们帮虽然人不多,但是主队很厉害,我们帮基本都要靠人数优势才能取胜。我对小飘垂涎已久,听说他终于肯来,我很高兴,打算把他安置在果果队里。小夜不同意:“小飘和他老婆应该跟你分在一起,人家是高手,应该给他们好位置。”我说:“你可想好了,他要是来我队伍,可就没你的位置了。”小夜表示只要能让小飘满意,他去二线三线都无所谓。


  萧何卖号,小游转区,错觉请了长假。有段时间萧何打算跟我结婚,所以改了差不多的名字,后来因为没时间玩就挂藏宝阁了,结婚的事也不了了之。萧何很喜欢PK,每年夏天的全民PK赛都会认真参加,有次我打算跟人打皇宫,萧何知道了,就要从藏宝阁上下来帮我打。帮里一时间急缺DT,看到我发的招DT帖子,独镇江湖答应来帮我一段时间,独镇江湖是我在外面少有的几个朋友,他看我实在辛苦,真心想帮忙,后来又喊来了老五凌乱他们。老五凌乱秋雨都喜欢打宝宝,有时候我们也一起交流打书心得。副帮主也利用他在159中的人脉,招了不少159的人来帮里,六火他们就是那个时候来的,天启组开了之后,停159的人越来越多,155左右的人渐渐成了一股不可忽视的强大力量。


  帮里有个孩子叫小梦,是我没渡劫以前比武认识的,多年来一直155没动过,每次帮战必到,对自己的等级丝毫不以为意。我俩臭味相投,都很喜欢暴漫。



     一时间帮里的气氛又活跃起来,心楠游弋唯帅他们也用心帮战。帮派重新稳定,一切就绪,只等某人出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17 10:55:3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七章 贤者尽粹,能者多劳

  听人家说,要想多认识人,就多去擂台遛遛。我向来不喜欢点到为止的PK,所以很少去擂台玩。


  某天半夜实在无聊,就上擂台逛逛。看见一个全身蓝色锦衣骑着一只蓝色龙的人,名字响亮霸气——株洲市长。这市长倒是早就相识,一直是点头之交,从没说过话。擂台上一直组不到人,我们俩就对P着玩,作为一个HS,市长的速度竟然比我还快,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完全打不过。加了好友聊了几句,市长说一直以为我是个男的,我马上否认——最多就是个女汉子。


聊了几次之后我发现,市长的某些想法跟我不谋而合,等级够高,实力够强,人品也好,竟是我一直想找的,能挑起西风大梁的那个人。我动了把他拉拢过来的念头。市长是枪帮的,有个很好的帮战队伍,想说服市长过来,就不可能绕过小尊。小尊是我很重视的人之一,公然挖墙角,一方面没法面对小尊,另一方面也让市长为难,于公于私都说不过去。若要放了市长再寻他人,又一时没有头绪。正为难间,忽然看到遗忘的小号在金库丢跑商奖励。我叫住他,他说小号上还有不少东西,商人奖励空了的时候他会来丢一些。我跟他说我太累了,想把帮派转让出去。遗忘问我是否已有人选,我道,有是有,成与不成还得看缘分。 “还是有点舍不得啊,你懂的,西风对于我,意义重大。如果我把西风转让出去你会不会不高兴。”遗忘说:“你还记不记得和尚(若空)走的时候说过什么。”我说记得,“游戏真心不过两三年,强只是一时,弱亦只是一时,没有不衰败王朝。你们图个开心就好,勿太多欲念,怀念的永远只是过程,又不是结果。”遗忘说:“太累的话,就转让出去吧,找个可靠的人交给他,也别收钱了。”

  想好之后,我先跟副帮主商量了一下,副帮主也同意。我去找市长,请他来跟我一起管帮。市长有点为难,又真心想帮我,最终说好打完本月的帮战就过来。既然决定把帮派转让给市长,就得先让帮里的人接受。我先在帮里造声势,告诉他们要来个靠谱的家伙帮忙管理帮派,然后又张罗着跟市长结拜,这样大家都会觉得“箫歌的兄弟当帮主和箫歌当帮主没什么不同”。结拜选称谓的时候,市长说一切由我决定,我想也没想,就还用了“雌雄双煞”。当月帮战完,市长先过来,几天后带了几个队友过来。


  因为挖墙角的事,我一直觉得对不起小尊,有点心虚,很久没有去枪帮YY玩。我打算去看看情况。刚巧一进去就听见他们在议论这事,没人看到我进来,我也没敢说话。有个人说:“这箫歌怎么回事,尊子你不是跟她挺熟的?怎么她老来挖墙角。”马上有人附和:“就是,尊子不让咱去拉西风的人,他们西风怎么来拉咱们的人。”“就是说啊,真不够意思。”小尊说:“还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我先去问问吧。”然后就看到小尊M我:“在么,有事跟你说。”我赶紧离开枪帮YY,随便找了个频道挂着。小尊说:“市长是你主动拉过去的吧。”我说是,然后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小尊。世人皆以“不得已”三个字敷衍塞责,却不想这三个字背后有多少辗转纠结。我对小尊说:“真的非常对不起。”小尊说:“没事的,人走了就走了,刚才帮里的人意见很大,在那说了会。我就想弄清怎么回事,回去好给他们个交代。”这种事可大可小,搞不好就得罪人家一整帮的人。我一再道歉,小尊说,他会告诉帮里的人不要找西风任何人的麻烦。后来果然没闹出什么事,要是人家真来讨说法,也是我理亏,根本无从反驳。小尊让我看到了作为一帮之主的容人之度。



     与市长接触多了,更觉默契难得,几天之后我见市长已经跟大家混熟,就把帮主让给他,由于铺垫做的好,帮里反应不大,我也松了一口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17 20:35: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箫歌 于 2013-8-17 20:39 编辑

箫歌的故事番外
        箫歌的故事已经接近尾声,现在把以前做的一个视频也贴上来,有助于更好的理解文章故事。也可以直接点链接:http://v.youku.com/v_show/id_XNDg2NzQwOTY0.html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Dg2NzQwOTY0.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18 14:35:4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八章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老五凌乱小米他们加盟,之后市长和他的基友们过来,新来的人和帮里的老人迅速打成一片,西风在线人数达到史上最多。当时橘子洲爆发内战,XY帮还有暗夜互不相让,屠帮,刷世界,杀商人,还牵扯了不少无辜之人,大有席卷整个橘子之势,一时间人人自危。我箫歌平生三恨:一恨世风日下,人情淡漠;二恨骗子横行,人心不古;三恨诸帮各自为阵,内战永无止息。我告诉大家,外面越是热闹,我们越是不能参与,趁机赶快发展自身才是正道。把帮主交给市长之后,面上的事我就撒手不管了,安心退到幕后暗中观察,等到时机成熟,帮派真正不需要我的时候,我就可以离开了。


一下子闲得要命,就天天在帮里跟大家瞎扯。有天聊到秒六PT,我想,既然帮里有秒六PT,那不就可以接生死了?目前能杀生死的不多,就那么两三个队伍,如果我们能自己接生死,价钱再便宜点,岂不是可以吸引更多的人来帮里。杀生死劫的经典队伍是双HSPT,就像橘子的老牌生死团队,X帮的一笑他们。征得市长同意,我开始组织生死团队,PT有现成的,W和锁芯,HS有一个市长,还少一个。帮里HS虽多,扛得住的少,大哥以前也是接过生死的,我去问他愿不愿意,大哥说刷经验都忙得很,哪有时间杀那个。我在想是不是找个外援,市长的意思是尽量内部解决。市长说:“现在生死改难了,除了要扛得住,速度也很重要,也不一定要双HS。”随后又列举了X帮的两个生死团队,我知道那两个团队都有一HSPS。市长说:“要不你来吧,一个HS也够了。我看好你。”我忽然想起琴柯说的,以后我也能杀渡劫,接生死。要不,我就上去试试?人员确定之后,就是硬件的准备。杀生死要准备不少东西,罗汉晶清诅咒,驱鬼宝宝,高神高速法防血宠,还有九转大金五龙醉生,越多越好。除了我们自己的,还得给客户准备一套诅咒罗汉晶清。W是心楠的老婆,所以心楠比我们还要上心,给客户的那套装备就是他去弄的。后来我还修满了神木面具法宝,收了几车高品质大金,又费钱又费经验,心疼得我要命。


四个人大大破费了一笔,当然,W的那笔是心楠破费的,三天后总算准备得差不多了。我上YY,他们几个都已经在了,那锁芯一开口,我就愣了下,锁芯是个穿漂亮锦衣的舞天姬,一开口,居然是个抠脚大汉,说不出的猥琐可恶。锁芯在枪帮的时候,我就跟他相识,一起刷过活动,言语间小女儿态十足,不曾想是个爷们,记得小璇以前说过“每个爷们的心里都住着个小少女”,果然不假。商量的结果是,我们得从自己帮里招个实验品来练手,毕竟我们都没杀过,给外面的人杀,万一不过,还没开张就砸了招牌。我在帮里一喊,有个160PT说他愿意,信誓旦旦说自己防高修猛速度快意识好,一定不给我们添乱。我跟那PT说,一定要听我们的指挥,我们不说话你不要动,如此这般再三交代了一番。几个人变好卡带好药,浩浩荡荡跑去丹青生那里。


心楠带满了药,是我们的后勤兼指挥。为了安全起见,我也暗暗找了宸,请他等在一边,帮忙丢药。那队长PT确实靠谱,反应快,又听话,指哪打哪,我们不由感慨:真是天上掉下来的好队长。前几关没什么好说,到了第七关,开始真正难杀。心楠研究过攻略,当仁不让指挥起我们来:“第六关末尾换血宝宝,上塔加满愤怒。第七关一开始,箫歌,队长,锁芯一起诅咒萨天师,W开花,市长加防御。”“第二回合,箫歌和队长继续诅咒,锁芯开花,W秒,市长看情况加血···”怪伤害很高,一个HS加血确实有点不太够,我开始吃药,看到我们打得吃力,心楠就把身上的药丢给我们。虽也几次命悬一线差点团灭,急得心楠咆哮不已,但总算有惊无险杀过第七关。第八关相对简单,只要控好主怪左边的ST,适时用驱鬼宝宝打掉主怪左右,很容易就能过。


真正的考验是第九关,在我看来,第九关的难度相当于前八关加起来那么难。锁芯咂咂嘴,忧虑地说:“箫歌啊,等会你反应快点,操作快点,错了一点咱就杀不过去了。”我一向是队伍里反应最慢最迷糊的,一会电脑卡了,一会脑袋懵了按错技能,该丢特技却封了,该封的时候又吃药了,他们担心也不是没道理。我一边向他们保证一边默念:“第一回合诅咒永住,宝宝起法防,第二回合无魂大力,宝宝保护W,第三回合诅咒永住···”差不多了就换好血宝宝进入第九关。通常三个回合永住就会死,最多四个回合。四个回合永住不倒我们倒。我一直纳闷明明胜至比永住厉害,秒我一下掉三千血,为什么不先搞胜至。心楠的理由是,X帮的一笑他们就是先杀永住的,有现成的经验在,何必冒险,我一听确实有道理。第四个回合,永住飞了,我心里一阵欢呼,再几个回合,胜至也飞了。胜至和永住都死了以后,其他怪物就不足为惧了,俩PT开花一秒,一回合飞一个。那次我们挺幸运,很少刷出法系的怪物,我们几个灵力都不高,有三个龙宫就要灭团。打完后,我的手心出了一层冷汗,脑袋昏昏沉沉,杀生死真是个力气活啊。那实验品要给我们辛苦费,他们几个异口同声“给箫歌”,我就把钱收下,平分给大家,虽然不多,不及我投入的九牛一毛(本来就是讲好杀着试试的,没打算收钱),我还是很高兴,拿着这些钱又去收了些大金。


之后开始接单收钱,心楠联系客户,我收钱,先给帮里的几个人杀了,胆子慢慢大起来,开始接外面的,天天杀生死,别的几乎都不干了。有次我杀完生死,忽然瞥见遗忘的小号也在丹青生那里。看我杀完了,他M我:“不错嘛,能杀生死了。”我说:“哪里哪里,养家糊口而已。”还不忘加上个墨镜男表情,让他觉得我过得还不错。不想被恩怨情仇缠满双手,我和遗忘渐渐习惯彼此不打扰。

运气好的时候或者遇上善解人意的好队长,很轻松就能杀过。有时候运气不好,杀了两三次才过,累得我想自挂东南枝,赚钱好难。几次以后,我们都有点吃不消,隐隐有了散伙的意思。现在看来,那时候有点二,装备搞了宝宝收了,说收手就收手,每个人都赔了不少。看你二的人多,陪你二的人很少,那些陪你一起犯二的人,才是真的朋友。大家投入都不少,药钱符钱,谁多谁少,从来没有计较过,虽然团队散了,但是我们几个的关系却越来越铁。有诗云:曲流芳,泪沾裳,收之东隅望西桑···高山断,流水残,知音不复泣痕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18 17:32: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箫歌 于 2013-8-18 17:33 编辑

第十九章 风雨不改,长笑当歌

我得知市长还有个兄弟,叫株洲书记,聊了几次发现,虽然书记等级实力人脉都逊于市长,但其心思之缜密,目光之长远,杀伐决断,尚在市长之上,于是一并请了来。人都说兄弟同心,其利断金,书记能来西风帮忙,必然能分担不少。

[

不久就是帮战决赛周,最后一场关键的夺旗赛,对上Y帮,Y帮在橘子洲也是个大帮,一向行事低调,由于很少跟他们交手,所以隐藏实力不得而知。我打算去问问小尊。橘子洲内战的时候,枪帮第一个声明不与任何帮派结盟,西风虽从未表明立场,但也暗中选择明哲保身。在这方面,我跟小尊看法一致。一度曾想跟小尊结婚,后来听说他有老婆,只是低调不为外人知,于是只好做罢。对于好男人,箫歌一向是不肯放跑的。小尊告诉了我一些Y帮的情况。我回去跟市长和副帮主商量,Y帮高手很多,有五六个队伍都跟我们主队实力相当。而西风的主队,市长,老五,勉强算上我的队伍,也只有三个。Y帮的主队只要放一个过来,就没人拦得住,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一路畅通无阻。对手再强大,重组后的西风也需要这场真正的试炼,只许胜不许败。可这一仗究竟要怎么打呢。

[

市长说:“我觉得还是打防守战,找几个人把怪拉好,大家守好,尽力拖到10点。”我不太赞同:“虽说那样可能拖到10点,但他们杀人肯定比我们多,到最后还是输。要想赢就得以攻为守。”副帮主说“是啊,防守到最后还是会输,不如直接冲过去打。”我说:“咱们帮等级实力上劣势,但是我们人多,要用人海战术,发挥人多的优势。”市长表示他对帮里的情况还不熟,一切交给我去安排。我找了老谭六火他们,组了个全辅助的队伍,全是HSDF和封系,我告诉他们,“守在本帮护法旁边,哪里都不要去,等Y帮的队伍上来抢了旗,就拖住他们,其他的都不与你们相干。”“其他160左右的人全部散开,两个人一组,听我指挥一起冲怪。市长老五游弋还有我的队伍尽量过去抢旗。剩下155以下的人,守在护法旁边,他们队伍上来就点,能拖一分钟是一分钟,能拖30秒是30秒。”各人领命而去,有人抱怨:“我们符都打好了,药都带了,又不让组队了,这不是拿我们当炮灰吗。”鸭毛说:“炮灰你妹,听我姐的!打不赢大家都是炮灰。”其他人便不再言语,各自准备去了。

[

帮战一开始,Y帮来势凶猛,我把小号开在山下,看到他们到了,就让那些两人小队冲下去,上面拉怪的护法也加紧拉怪。几分钟以后,我示意市长他们可以看情况过去拿旗了。一路畅通无阻,走到对方山下。“擦,碰上他们服战队了。”市长出师不利,一下子就遇到对方最厉害的队伍。市长说:“我们尽力拖住他们,能拖半小时吧。“我说:“有问题吗?要不要人接手?”市长队伍里的锁芯说:“放心吧。同志们,我先去了,剩下的就交给你们了。”我看我们的小队伍也有不少冲到他们桥上了,小飘带着我们队伍跟在他们后面慢慢往上挪。忽然,画面切入战斗,原来被他们的另一个主队点了,跟我们一样是个双封队伍,看来是持久战,我心说:我这里也到此为止了,剩下的就看大家了。

[

本帮基地的情况也不太好,尽管我留了一些人拼命防守,还是有一两个对方的155队伍冲到桥上。游弋说:“这样不行,家里的防守太弱,我回去看下。”我说:“那就拜托了!”此时老五的队伍也被点,之前安排的四个抢旗队伍竟一个也冲不上去。本来我预计是半小时之内一定要拿到旗子,因为半小时后就会刷怪,好不容易清空的桥上瞬间就会被新刷的怪挡住,那时候即使再拿到旗子,也很难送回基地。正急得抓耳挠腮间,副帮主说:“我冲到对面山上了,还有谁在山上,快来xxx.xxx(坐标),组起来拿旗。”当即有几个人响应,副帮主说:“我开杀了,剩下的人在旁边掩护。”

[

被杀太多而没体被迫出去的人越来越多,对面也有一个队伍冲上我们基地,拿走了我方旗子。我大喊:“老谭在吗,快拦住他们。”老谭说已经拖住他们了,让我放心。这时副帮主也拿了对方旗子,我让其他剩下的人在副帮主旗子队伍的前后掩护,全部撤回我方基地防守。副帮主顺利把旗子拿回来,交给本帮护法。帮里剩下的其他人也自动聚集到桥上。后来我的队伍又被杀了一次,老谭也渐渐坚持不住了,老谭灭团之后,等在桥上的市长马上点了对方的抢旗队,一直僵持到10点,旗子拿不走,对方也始终攻不上来。


这一仗,打赢了,西风终于排到第三名。跟市长一起去拿了特产,我有点激动,对大家说:“这是西风史上的第一次前三名,大家都辛苦了,帮战本来就是大团队作战,没有炮灰不炮灰一说,如有需要,大家都应该彼此掩护。只要帮派能赢,死出去的和没死出去的有什么区别呢。”

(看到这里,无须怀疑事件的真实性,以少胜多很难,但是以弱胜强还是很容易的。感兴趣的可以试试这个战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18 17:35: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箫歌 于 2013-8-19 16:44 编辑

第二十章(尾声) 雪落无声,风过无形

    帮战打赢之后,我也终于可以放心离开了。一面暗中收拾东西,一面瞒着众人。市长不知道我早已决意卖号,怕他会阻拦,我一直没告诉他。

    忽然紫颜回来了。

         W不辞而别,心楠很伤心,人也消沉了。这个时候紫颜回来了。紫颜是两年前跟心楠小雨一起转到橘子洲的,13年初,忽然说要外出云游,便舍了这些兄弟姐妹,独自去西栅老街了。我与紫颜接触不多,但她自有一派侠女风范,古道热肠,最是难得,我隐隐对她十分敬服。紫颜与心楠相识已久,本就互有好感,两人自然而然走到一起,看着心楠一天天开朗,我也放下心来。

    几个熟识的朋友发觉我要卖号的意图,都来劝阻。玩游戏玩到我这样的,可能也算极致了,朋友都是最优秀的人,干过几件轰轰烈烈的蠢事,当过帮主,打过全红宝宝,杀过生死,曾经的目标也都一一实现,我箫歌此生无憾了。朋友见我去意已决,便不再多言。


    卖掉最后一个宝宝,我把空号挂上藏宝阁,九年的羁绊就此了断。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无论如何,终究化骨化灰,随风散了,空留半阕弦月,亘古照彻。

    箫歌踏歌而来,随歌而去,只余一曲《青莲雪》···

[

     是谁又撞碎了一轮海中月

    醉梦里

    长笑歌万阙

    是谁又在海上吹那杨柳叶

    六月里

    天涯飞白雪

    千人战几番秦淮水飘红夜

    莫回首
百年相思难解

    却回首
为你指间笛声咽

    再回首
看梅花不谢

    多少年生死一笑剑歌烈

    问天下

    谁能掌缘生灭

    谁又在抬头望漫天青莲雪

    谁又在

    轻声说离别

网易大神 超级小白龙每天送不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18 17:39:17 | 显示全部楼层

后记

这篇文是哭着写完的,短短两年发生了太多事,叫我如何敢忘记。写下来原是聊以自嘲,不想竟有许多朋友喜欢,因斗胆整理了发上来、

   箫歌是个什么样的人,她究竟想要什么?正所谓满纸荒唐言,非但看者不知,并作者也不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18 22:24:24 | 显示全部楼层
同区帮顶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18 22:27:09 | 显示全部楼层
话说 我曾经也以为你是个汉子。
我知道你但是你应该是不知道我的,你这个故事还是你文章的此生不换拉我来看八卦的,守在三界看别人的痴狂,想自己的过去。
就像你说的一样,已经无憾了,一场游戏,无憾足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18 23:09:4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7# 戒不掉思恋丶


    你是哪位?或许我知道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18 23:12:0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18 23:14:5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戒不掉思恋丶


    你是哪位?或许我知道的
箫歌 发表于 2013-8-18 23:09



    我游戏就叫戒不掉思恋丶 109PS   没高级号  又比较少世界发言 没存在感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