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085|回复: 40

[影音] 盛开在遗忘之后——箫歌回忆录(已完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8-15 12:44: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箫歌 于 2013-8-19 16:44 编辑

一楼祭天祭版主。







引子

             文中的事件都是真实发生的,但是为了保护某些当事人的隐私,请大家允许我将他们的名字隐去。
        梦幻之于我,是平凡生活中的英雄梦想。此文可以当心情随笔来读,更是“借一帮之兴衰看一区之今古”,本文要写的,是帮派的兴衰史,也是两个服务器的历史。
        多少清晰的身影终究淡漠,时光痕迹落繁花,一并踩入岁月黄沙中···
        不可记矣。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30 收起 理由
ˋ._誓訁、吻 + 30 回忆能写出来让所有人看见本身就是一种勇气 ...

查看全部评分

【2019年度盘点】年度我播 官方论坛欧皇盘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15 12:50: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箫歌 于 2013-8-19 17:11 编辑

第一章 孤坐江舟,何人可依

  2011年.离开那么久,终于还是回来了,打开电脑,登录游戏。144级,普陀山,忆颜。离开太久了,好友栏里一个认识的人也没有,我只好发消息给探花:“师傅,我回来了。”探花马上加了我,发过来一个惊诧的表情。探花已经160级了,记得上次我离开的时候,探花还不到155级。究竟有多久了呢?那个时候,浏阳河还不叫橘子洲,满级还是155级。

  探花把我收进帮里,一边张罗着请人帮我做房子。我感激地向探花道了谢,安顿下来。曾经水火不容针锋相对的两人,经过了漫长的时间,已经可以平静到坐下来一起喝茶了。可是发生过的事情不会忘记,只是一时想不起来,或者不愿想起来。

  有些后悔买了个小号,144级,甚至还没飞升,这要何年何月才能渡劫,我开始拼命升级,一下班就赶快回家上号,做所有副本,抓鬼,跑环,甚至刷五行修业,我什么都干,只要能得到经验。这段时间我认识了默默和君不见,默默是探花介绍给我认识的,后来我跟他结了婚。有一段时间我们三个总是在一起玩,默默那个时候已经164级,不刷经验,天天陪我跑环,打传说从来不让我带队,君少是个打造号,我总是让他给我打各种各样的武器,还扬言要集齐舞天姬的所有发光武器,当然,我是不给他钱的。


  我苦刷了一个月的经验才把技能点到够资格飞升,从下班就开始跑剧情,还是跑到快半夜。到了最后要高兽诀的时候,系统提示要高级幸运。我问探花怎么办,探花说:“不知道你是幸运呢还是不幸运,高幸运贵倒不算贵,不过有价无市,难收得很,要不你喊喊世界看看。或者等明天早点来收。”我一心急着飞升,哪里等得到明天,就开始喊世界,喊了半天也没人M我,我想起天台有个叫苏念北的商人,似乎倒卖这种东西。他回我:“高幸运现在涨价了,700-800W吧。”我一听,跟探花说的价钱差不多,就说,“现在有吗,我要买一本。”那苏念北说“700-800W是我们商人收进来的价钱,你要买啊,1000W。”我很生气,这人真是个奸商,看见我急着要,居然坐地起价、趁火打劫。我决心不买他的兽诀,继续喊世界,可能真的是太晚了,卖东西的人不多,我从11点喊到12点,从12点喊到12点半,始终无果。默默M我:“困死了我先睡了,明天再收吧。”说完就马上下线了,没有办法,我只好闷闷地下线等第二天再收。

  第二天下班后,我马上回家上线,默默M我:“兽诀我收到了,把剩下的剧情跑完开杀了。”我有些感动,问他多少钱,他不告诉我,也不要我的钱。跑完剧情,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弱弱地问他:“那个,现在接飞升要多少钱啊,等下要找人了。”默默说:“剧情跑完了吗,我来找人,你不用操心了。”来帮我杀飞升的是默默的朋友,听说那个厉害的老牛号是个女生,我一下子紧张了起来,随后又庆幸了:“幸亏她玩的是个男号,性格好人又好,要是她跟我抢默默,我一定不是她的对手。”

  君少跟默默不一样,他性格张扬又极端,生气的时候软硬不吃。君少的声音很好听,像我在东北上学时候的某些同学。此人脾气固然不好,但是容易哄,夸他几句他就能超常发挥,所以他经常在我和惜花的糖衣炮弹下一首接一首地唱歌给我们听。有阵子流行玩翰墨,我也很感兴趣,可是不知道别人都是从哪里弄来那么多书。君少知道以后,每天晚上我一上线,就M我:“来吃书了,傲来机场。”我就屁颠屁颠过去吃书。


  我升级很快,飞升之后不久就150级了,150级,就可以杀生死劫了。默默君少探花都来陪我杀生死,不时送药送酒,竟然安安全全一次杀过。帮我杀生死劫的是如今暗夜的帮主,曾经也是我崇拜的人之一。

  家禽具有这样的本能行为———把看到的第一个移动目标作为追随的对象,也就是印随效应。我也把我第一眼看到的默默和君少当成最信任的人。可是印随效应是“承认第一,却无视第二”,如果两个都是第一呢?

  不久之后原本坚定笔直的轨迹终于走到了歧路。


  一个晚上,君少突然跟我说要结婚了,“突然”是对于我来说的,因为那个女的,我完全不认识。沉默良久,我对君少说:“要不我们结拜吧。”君少不屑:“瞎扯,我怎么能跟女的结拜,别扭死了。”我一直坚持,君少说:“好,结拜,就现在,马上,我明天中午就结婚了。”马上去收玫瑰吃掉,友好度够了,我和君少在YY上讨论起个什么称谓好。我说夜游双猪怎么样,他说粗俗不堪,我说那混世双猴?想来想去,也无定论,突然我灵光一闪,雌雄双煞怎么样。君少说好,然后就结拜了。拿到称谓的一瞬间,我突然掉下眼泪来,赶快慌慌张张关掉话筒。视线转移的时候,隐约瞥见一个粉红色的人物一闪而过。之后事件并没有向平静发展,君少闪电结婚,八天之后封号,再也没上过。几天之后默默也卖号转区,两个人都把自己曾经存在的痕迹消灭的干干净净。我曾经问过君少跟他结婚的是谁,君少告诉我是一个从69级就找他杀剧情杀到109级的女孩子,叫绮,结婚之前女孩还为他改了名字。君少走之前,给了我一本140刀书和一本150飘带书,说是还我之前的人情。没过多久,绮在世界上喊着收150飘带书,我就把君少留给我的那本送给她了,她并没有向我道谢,是啊,我带给她的伤心,一本破书如何能挽救万一。


      我暗暗对自己说,对我最好的两个人一起消失,从此要直面残酷了。
北京2区天下宝藏2月21日火爆开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15 12:56:02 | 显示全部楼层
等故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楼主| 发表于 2013-8-15 13:00:27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15 13:03: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箫歌 于 2013-8-19 17:14 编辑

第三章 披发长歌,剑试天下

  日子久一些,我慢慢摸清了那三个家伙的脾气。若空比较随和,但是很少在线。遗忘脾气古怪,基本只跟萱萱一个人说话,连探花都不理,他倒是天天在。琴柯则从来没说过话,也不知道是不是经常在。

  我想买把130的扇子送人又不懂价钱,就发了图鉴在帮里问价钱,没人理我,探花也不在,我就问遗忘,遗忘说:“哎呀这扇子好啊,是极品啊,属性加得这么好,值几千万。”我听他说值几千万,吓了一跳,无奈卖主一直在等我回复,我咬咬牙,开了1000W。过了一会,卖主说:“美女,你是不是不懂价钱,这武器不值1000W。”我回:“那800W?”卖主说:“我马上要转区了,600W卖给你吧。”我心里一喜,这卖主是个傻瓜,自己往下压价,赶快取钱买下,发到帮里。帮里有人问我多少钱买的,我说600W,那人说任务武器,最多400W。“我去,你真买了?这垃圾你要它干嘛。”我一看是遗忘在说话,非常生气,这不是你说价值几千万我才买的吗?遗忘说:“你真好骗。”事后向探花求证,那把扇子市场价值倒也值500-600W,卖东西那人没骗我。遗忘这个人真的讨厌得很,差点害我被骗,给他贴个条子,上书“生人勿近”。

  帮里陆续进了一些人,其他人看到了希望,也开始积极帮战。曾经听探花说,那三个家伙以前就是我们帮的人,现在回来看看,可能待一个月,也可能更久些。我决定去探探他们的口风。据我观察,他们三个人中,若空不经常在,琴柯又从来不说话,他们两个好像都比较听遗忘的,我直接去问遗忘。遗忘说:“不太行,帮里人太少了。而且都不积极,我们新来的也不能说什么。探花管帮不行,你跟萱萱结婚的时候他竟然用帮费奖励你们,这太不像话了。帮费是发商人和帮战奖励的,以后别人结婚都要奖励怎么办。你们帮帮战奖励少得要死,怎么可能留住人,来了人也会马上跑路。打完这个月我们也走了。”我急了,他们走了,重振西风又没希望了,得跟探花好好说说留住他们。遗忘又M我:“劝你也少管闲事,免得惹人厌烦。”其实探花只是副帮主,相比探花,帮主更是个甩手掌柜什么都不管,只发发奖励。

  人一多,帮派的YY频道也比以前热闹了些,探花心情好的时候也会上YY跟我们吹牛。有一天帮战,我在一阵阵噪音中听到一个清澈阴柔的声音,我本质上也是个腐女,这声音,活脱脱是个极品小受。声音的主人是琴柯。我去跟他搭讪。琴柯的名字很特别,声音也特别,如果不出所料,性格也应该很特别,我推测,他应该是搞艺术的那种人常有的,敏感而又神经质的性格。他懂得很多,当天晚上我们就聊了一晚上韩寒。之后我经常读他的小说,也让他读我写的东西,他文字里的情绪阴冷的让我生寒,就像盛极而衰的夏天,满眼繁华,却满心颓败。琴柯似乎也将我引为知己,不过即使作为他的朋友,也觉得他过于冷淡了,与遗忘的生人勿近不同,他似乎对什么都没兴趣,只专注某一点。不过他自己不以为然,声称不爱说话只因为懒。

  我觉得探花一个人管理帮派,确实很辛苦,就打算帮他分担一些,帮战前我替探花催促大家早点进去,加了临时好友一个一个私M,不过有人随便“哦”一下应付我,有些人干脆不回复,几乎没人听我的。琴柯偶尔也会说让我跟他一起去别的帮,我都一笑置之,他就没再说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15 13:06: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箫歌 于 2013-8-19 17:15 编辑

第四章 废城残垣,干戈止退

  又一次帮战输了之后,我对探花大发脾气:“你这帮主是怎么当的,不好好当不如让贤吧。”探花回敬我:“既然你能那你来吧,不过我敢说你还不如我。什么都不懂。”然后,探花就离帮下线了。帮里炸锅了,大家都有点懵,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一边跟大家保证一定把探花请回来,一边给探花打电话道歉。我现在居然一点也记不清探花跟我说了什么。只记得“拿着鸡毛当令箭”这一句。挂掉电话,我明白,我跟探花成了敌人了,我成了个人人讨厌的人了。我一边哭着一边找遗忘他们商量对策,巧的是他们三个都在(某柯:人家一直都在的好吧,只是不说话而已)。当时在场的还有萱萱和小璇。事发突然,他们也一时无措,我当时想,帮派绝对不能再还给探花了,另选有能力的人当帮主。我虽然爱管事但是等级不够资历浅,若空在帮里等级最高,大家也都服他(当时170多级吧,08170多级,不知道算不算等级高,也许我井底之蛙了),就选了他当帮主,不过他不常在线,所以后来还是能上他号的遗忘管得多些。要改就得大改,不破不立,大家决定出点钱把帮派从原来的帮主手里买回来。一口气拟好了帮规和奖惩规则,之后商量了堂主人选。第二天探花回来了,他竟然默认我们的举动,还提供了原帮主的联系方式。后续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是遗忘他们搞的。探花还把帮派YY的紫马给我,让大家可以继续用那个YY频道,对此我十分感激。据说遗忘他们联系原帮主之后,对方欣然同意,讨价还价之后,以几千万的价格把帮派“卖”给了我们。一手交钱,一手交帮,全部搞定之后已经是半夜,重新安排了堂主,商人们也开始跑商,之后,帮派刷了几个月来的第一笔资材,我当时哭了。很神奇不是么,就在我们接管之后不到一小时,就刷出了第一笔资材,这之前已经很久没人好好跑商了。飒飒西风,重生了!!!

[

  插一段,有朋友说我像战斗种族似的,不管干什么都好像在打仗。这绝对是胡扯,我只是喜欢用激烈的文字表达激烈的情绪而已。

  第二天,不少帮里的元老明白我不可能兑现承诺,再把探花请回来当帮主了,他们开始拖家带口换帮。我试图阻止他们,请他们相信新的帮主和副帮主,有人说:“精神领袖都走了,我们还在这里干什么。”我突然间明白,探花的做法在我看来是太消极了,太不思进取了,但是帮里大多数人都很喜欢并且信任他,西风虽然一直很弱,但也并没有在橘子洲的帮派列表中消失,也有很多人乐于安守这样的小帮。探花他不是没能力管好帮派,只是我们看法不同。一个周之内走了不少人,剩下的人也在犹豫观望,西风遇到了第一个难关。在这个关头上,遗忘却要提高帮费,改成和其他大帮派一样的每周10W。我不同意,遗忘说:“想走的,留不住,想来的,拦不住,你不用管了。”提高帮费的自动投票开始之后,投赞同票的人很少,遗忘和萱萱就天天在帮里宣传,眼看截止时间要到了,投票还是远不到百分之六十。遗忘踢掉了很多长时间不上线的人,弄了一大堆小号进来投票,终于投够了60%,自动收取帮费开启,帮费从原来的7W变成10W。后来我问他那些小号是从哪里弄来的,他说有些是他自己的,有些是买来的。

[

     经过一番大清洗,剩下的人渐渐稳定下来,小璇和惜花都跟着探花走了,只有瑾留下来,这一度让我很难过。惜花说师傅去哪里她便跟去哪里。小璇说探花是老母鸡,我们是小鸡,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她一定要跟探花一起。不过青虹,混混,秋雨,游弋他们几个还是留了下来,而且晓月也被遗忘他们请回来了。帮里勉强凑起两个主队,一个月之后,帮战成绩从原来的20几名升到12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15 13:08: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箫歌 于 2013-8-19 17:16 编辑

第五章 隔世经年,旧梦难醒

  某天我鼓起勇气对萱萱说以后不用帮我练号了。

  当听说我要跟琴柯结婚的时候,遗忘把我狠狠奚落了一通,我有些后悔找他拿主意了。以前这个顾问参谋是探花做的,现在自然不能再问他了,想来想去,只有遗忘看起来还算可靠的样子。奚落完我。遗忘扔下一句:“俩人都是我兄弟,我帮不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那段时间杂事太多,我都没有刷经验,一直停在150级。琴柯介绍我认识了诗颜大哥,之后一直到我卖号,都是大哥在帮我练号。大哥也是个HS,我向来比较喜欢封系和辅助,似乎比输出门派更有安全感。从见到大哥的第一眼起,我就决心把大哥弄到帮里来,毕竟HS太抢手了,大哥又很老实靠谱。

  终于刷够了经验点好技能,可以渡劫了。129级到155级渡劫,用了103天,不知道算不算快。一直拼命升级,是因为觉得渡劫的舞天姬实在好看。杀渡劫的那天快过年了,我都已经放年假了,除了那三个家伙,琴柯还把天罡君的号开来,那时候天罡君还是DT。本来遗忘和天罡君都是DT,两个人先后转成FC,就是我觉得最有安全感的那类封系。物以稀为贵,所以我很喜欢逍遥生FCFC本来就是人最少的门派,还有一部分是女号,男号中还有一部分是剑侠客,比如天罡君那种,剩下的逍遥生FC简直凤毛麟角。

  渡劫之后我基本没有刷过经验,一来有大哥帮忙,二来觉得渡劫的目标已经达到,俨然已经是高手的样子。按照之前说好的分工,作为副帮主,我只管帮战。招人,商人,奖励,外交全都不归我管。事情其实不算多,只要把自己这部分做到毫无瑕疵就行了。七年的理科思维让我习惯什么事情都做记录,打草稿。每个月的分组和帮战奖励明细我都记下来,怕以后会有人来查记录,到时候拿不出证据就完蛋(怎么可能会有人查这种东西,明明是你自己强迫症好么)。

  现在想想,渡劫以后的我依然很挫,没修炼没宝宝修,用着两三个技能的天然宝宝。琴柯教了我不少东西,他会帮我留心装备宝宝,替我买下来,悄悄放到我号上。琴柯曾经问我的目标究竟是怎么样的,是否一定要第一。我说:“名次什么的完全不重要,只求兄弟们有个窝,能安安稳稳待着不被人欺负。”我知道琴柯一直不喜欢我太刻意,他更喜欢无拘无束自由自在,既不喜欢服从别人,也不会要求别人服从自己。

  某天我又在瞎逛,琴柯忽然M我,原来是他的一个消失很久的朋友回来了,几个朋友打算聚聚聊会天。琴柯说的那几个朋友我早有耳闻,都是女孩子,都是门派前几名。我跟他去了,一个叫岚的女孩子跟我打了个招呼,其他人没理我,我静立一边听他们聊了会,就先走了。琴柯M我问怎么了,我说:“我去刷经验啊,你的朋友都是那么厉害的人物,我也得赶快升级才行,免得人家笑话你,娶个老婆这么挫。”琴柯说:“等级什么的一点都不重要,你也不是因为等级才看上我的对吧。”我心说,还真就是。琴柯又说:“加油吧,快点升级也好,以后你也能帮人杀渡劫,杀生死呢。”当时能杀生死的全服也就那么一两个团队,帮别人杀生死,想都不敢想。

    认识琴柯以后,我养成了攒花豆的习惯。也开始习惯收集朋友签名的各种东西,经过之前君少和默默突然消失的那件事,我有点怕了,希望留下尽可能多的物证来佐证每一段时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15 13:09: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箫歌 于 2013-8-19 17:17 编辑

第六章 沙场血染,壮志疏狂

接手帮派三个月,帮派排名已经到第七名。遗忘说,人够多了可以开关卡了。关卡之前一个星期,若空就开始发消息动员,据说关卡这东西,人越多杀过去的几率越大。

在准备关卡的时候,我认识了109的此生不换,此人的真名应该有很多人知道,叫X亮。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家都XX亮的喊,他的游戏ID反而渐渐没人喊了。听X亮说,杀关卡挺难的,有六个BOSS,先是四个堂主BOSS和副帮主BOSS,这五个全部杀死之后,就会刷出来帮主BOSS,这个帮主非常难杀,相当于生死劫89的难度。其间还一直刷出小怪,人少的话,小怪杀不过来就会失败。一般都是找一队厉害的109去杀帮主。我问遗忘我们的关卡是否也要从外面请队109的人杀,遗忘断然拒绝,说一定能杀过去,不需要我~操心。X亮给了我一些杀关卡帮主的视频,我看了,也没看懂,不过我发现,怪物的伤害非常高,可能需要两个HS

勉强凑起五个队伍,每个队伍都是两个辅助一个封系两输出,竟然毫无悬念地杀过去了。奖励果然很丰厚,事后我从关卡管理人那里换了不少五宝。

关卡杀过之后,我觉得这是个宣传帮派的好机会,就开始新一轮的招人。也就是在这段时间,认识了心楠小雨他们。一边安置新来的,一边维护好好帮里的老人(秋爷游弋秋雨女人君无情可乐那伙人),一边四处拉拢。帮里的秋雨和秋雨轩是兄弟俩,等级差不多,又都是ST,我总是分不清哪个是哥哥哪个是弟弟,据说一个是老虎一个是老牛,但我印象中两个都是老牛。

我发现,帮战的时候临时符的需求很大,一场帮战动辄要花几百万来打符。那么何不让大家互相交换自己做的符呢,稀缺的防御符和血符,我就自己去弄一些换给大家,各取所需,又方便又利于帮派团结。

一个队伍只要一个封系,遗忘转了FC之后,琴柯被迫挪出主队,三基友没办法再在一起了。琴柯帮战越来越不认真,有一次居然在挂机。我很生气,问他为什么挂机。他的回答是没有好的队友宁肯挂机,从那以后我就很少理他了。后来我才知道,胜者的帮主天罡君长期不能来,他那时候还开着他的号替他管帮战,这边就无暇顾及了。男人的友情也挺让人感动的。误会解开了,我和琴柯的关系并没有回到从前,他不满我时时处心积虑不择手段,我不高兴他对什么事情都是消极的态度。很自然的就分开了。

我想起有次和萱萱琴柯一起帮人杀渡劫,没杀过,琴柯让我们先跑,他自己留下,结果挂了。我问他怎么样掉了多少,琴柯说还好挂的不是萱萱。不久之后他卖号了。通过琴柯我认识了不少老古董,像四哥,天罡神王那伙人,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觉得老古董比别人可靠些。

     恰好小卿带来一个朋友给我认识,是个逍遥生FC,名字也是我帮他想的,叫子瑜。后来帮里流行了一阵双封系队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15 13:11: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箫歌 于 2013-8-19 17:18 编辑

第七章 时危久峙,征tu渺茫

有人M我:“快上号,鸭毛又惹事了。”

我赶快上号看看是怎么回事。鸭毛是前阵子收进来的一批155的人中的一个。我上号就看见他在跟人刷世界。我一下子火了,整天给我惹事,没一天消停。鸭毛很委屈地说:“姐,是别人先欺负我的。”我说,你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我不会管的。鸭毛说:“姐,我不会连累帮里的,你放心。”然后就退帮了。我马上删了他的好友。当天晚些,鸭毛又M我,要回来。我一下子就心软了,不管别人怎么看,惹是生非也好,唯恐天下不乱也好,一有人要对我不利,鸭毛绝对是第一个跳出来维护我,一副要跟别人拼命的架势,像一头露出爪牙的小兽。我说:“回来吧。”鸭毛这个年纪,在我眼里就是个孩子,有时候很简单,心心念念只想着他老婆小鱼,天天围着他老婆转;有时候又复杂得很,叫人摸不着头脑。也许就是所谓代沟吧。

[

又过了几天,帮里有个家伙出言不逊,诋毁帮派,被我以破坏帮派团结为由踢出去了。这小子不是省油的灯,刷了我们帮派三天。我被派去跟他谈条件,那小子说要一些赔偿,还要我向他道歉。我跟遗忘说了钱的事,遗忘说:“跑商奖励应该给他的,你从帮里拿钱给他,多了一分没有。”遗忘又说:“帮里的钱是大家的,你敢多给他试试。”我不敢多说,自己拿了一些钱赔偿给那个家伙,道了歉,后来他就没有再刷我们帮派了。有些人太喜欢颠倒是非黑白,容易煽动不明真相的人,这种人我不想得罪。

[

某天我刚上号,就看见有个叫小宇的人在帮里大发牢骚,说帮派怎么怎么不好,要离帮。我一看,这俨然又是破坏帮派团结,本打算直接踢了他,想了想,还是耐着性子先问他是怎么回事。小宇忿忿地跟我说了事情经过。刚才小宇在天台收环,他想一下子多收些,留着跑环用,因为是自己用,所以价钱比别人收的稍贵些。帮里的一个叫豆卷的商人正好站在小宇旁边收环,看小宇收得贵,别人都不肯卖给自己,便气不过,往他身上丢了好多黄纸,小宇把黄纸扔掉,豆卷又继续往他身上丢,小宇气得不行,这才在帮里发牢骚。我把那豆卷找来,问他是不是真有这么回事,豆卷居然理直气壮:“他收得贵,我都没法做生意了。”我大怒,向来最恨损人不利己的人,马上把他踢了出去。

又要杀关卡,有了上次的经验,我没有太担心。关卡前一天,若空说关卡那天他恰好有事,要很晚才回来,商量关卡是否延期到下个周。遗忘不同意,说通知都发下去了,大家都准备了,现在突然要改时间,说不过去。若空担心的是他不在恐怕杀不过。商量的结果是遗忘双开若空的号杀帮主,关卡时间不变。我队伍的HS晚上有事,我上了他的号,双开杀玄武堂主。没想到杀得很艰难,双开我有点操作不来,而且怪物似乎变强了,根本站不住。第一次没几个回合就团灭。吃了百岁组起队再杀,坚持了很久,还是没有杀过去,想要再杀的时候,小怪已经很多,大家都没有体了。大家期待了一个月的关卡,终究连堂主都没有杀过去,这下坑爹了。我很难过,发了个消息:“对不起大家,都是我的原因,大家的定魂珠飞走了···”然后就离帮了。

[

     我正犹豫着是不是下号去看个动画片,就看见遗忘在群里说:“你太让我失望了,看来你确实当不了副帮主。走了永远别回来。”若空刚回来就M我:“多大点事,赶紧回来吧,你老是这样,搞得我一惊一乍的。”我也有些后悔,但是刚刚出来怎么好意思马上回去。若空又说:“这次杀不过关卡很正常啊,听说怪加强了,宣传不够人来的也少。你老是这么情绪化我怎么能放心的走。”我一愣:“走?走去哪里?”若空说他要卖号了,实在没有时间来玩。我一惊:“不行不行,你走了西风怎么办,你走了我也走。”若空说:“帮里不是还有你们么,我现在上的少,在不在一个样。再说我也不是马上走,还得过几个月吧。”遗忘M我:“今晚之前你赶紧回来,过了今晚,你就死外边吧。”我一边抹眼泪一边厚着脸皮回来了。过了一会,遗忘喊我去钓鱼,我就去了。他说若空和萱萱是他最好的兄弟,在一起三四年了从来没吵过架。遗忘又说管理帮派最忌感情用事,说我太沉不住气,以后不要再做些神经的事了。后来,桃子也来了,桃子是遗忘的老婆,很少在线,但是看得出来他们感情很好。我一直纳闷遗忘这种烂脾气的人怎么会有老婆,还是个跟了他三年的老婆,那姑娘得多好的性格。
网易大神 超级小白龙每天送不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15 13:15: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箫歌 于 2013-8-19 17:20 编辑

第八章 西厢谁盼,死生相许

关卡失败之后,帮战成绩始终在七八名上下,很难再有所突破。恰好又发现帮里的一个主队TG是个大骗子,琴柯也离帮了,各种事情拧在一起,阿宝小宝他们也觉得西风难有发展,就去了别的帮,这样等于直接散了一个主队。若空很久不管事,遗忘也不愿意拉人,帮里的人员开始流失,西风遇到了第二个难关。这时候,心楠来西风了,跟他一起过来的有薇薇老谭玲玲鬼子紫颜小雨,君轩也是这个时候来的。在这之前,大哥也被我连哄带骗拉过来了。雪中送炭君子少,锦上添花小人多。心楠他们的加盟,无异于雪中送炭。

再后来就认识了萧何他们,虽然那时候他们还在传说帮,但我想以后他们一定会来西风的。

[

遗忘跟我说看上一条愤怒腰带,要转区去望海峰收。若空已经很久不上线,遗忘也转区的话,帮里谁来管,实际上,我很怕他会一去不回。就在他要转区的那个周,橘子洲开始测试,只能转进不能转出,一个月之后,终于不是测试区了,他才有机会去拿已经买下好久的腰带,用他自己的话是“折腾的我都不想要那腰带了。”

[

某个周二,我下班回家,发现遗忘已经转走了,没有跟我告别。我突然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天天都能看见的时候不觉得,现在他走了,意味着将有很长的时间我看不见他,不知道他在干什么,更重要的是,他还会回来么,回来后,他还是他么?忽然下定决心,无论如何我也要跟了去,万一他不想回来了,我也好揪他回来。

[

当天晚上我就买了个号,打算转到望海峰去。遗忘有个朋友是个很厉害的狐狸PS,是个女孩子,叫君。所以我也买了个PS,起名箫歌。其实本来想买阿宝的苍穹夜舞号的,但是那号有点贵。耐心等到能转区了,我就转过去。买号的事没有跟遗忘说,料想他会极力反对。当我站在遗忘面前时,他果然吃了一惊,既然已经转来了,不到一个月他也没办法赶我回去。不少朋友知道我新买了号,对外我只说转区买宝宝去了。

[

我以没有房子为由拜托他看在哥们一场的份上,借房子给我住。他一开始不同意,在我丢完10朵玫瑰之后,他终于勉强同意了,毕竟拿人家的手短嘛。不过我们事先说好,回橘子洲之前就离婚,在望海峰他只是借给我房子住。橘子洲那边的号有大哥上着,反正也是天天在线,竟没人发现我本人很久都没出现。PS号刚买来的时候是个骨精灵,遗忘说“像个怪物”,我就转了狐狸,本来我也更喜欢狐狸。遗忘又丢给我一些花豆“去染成绿色”。我就去染了绿色,绿色的狐狸挺好看,一直到我卖号,都没有换过颜色,也没有买过锦衣。周围的姑娘们大都有锦衣,甚至有几十套锦衣的,我笑她们是花瓶,战士是不需要锦衣的。

[

有人问我,名字的由来是否有特殊含义,也算不上有多特殊的含义,我喜欢短字的名字,忆颜的意思是“葬月忆红颜”,箫歌是“箫歌散尽”。

[

遗忘一直认为,双倍时间不用完简直是惨绝人寰,所以我天天坐他的顺风车抓鬼,说到底我还是为他来的,遗忘也不好意思不照顾我,于是三个周内我跟遗忘一起玩的时间竟比过去一年还要多。遗忘发现望海峰的C66很便宜,就打算收一些带回橘子洲,本来我只是旁观,后来想我可以带回去送给朋友们,也开始收起来。机缘巧合,遇到一个便宜又好的红宝宝,就买下来,刚好应了对外说的“转区买宝宝”。后来遗忘收到将近400C66,我也收了150多个。遗忘的一月之期将至,要转回橘子洲。

[

按照事先约定,遗忘回去的时候我们就要离婚。组队申请之后,我觉得很难过,风起于青萍之末,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不一样了。遗忘察觉到我不高兴,在蓬莱大葫芦那里,问我怎么了。我越想越委屈:突发奇想买个号来这个鸟不拉屎人不认识的地方,费钱又费心,我到底图个啥。你以为你做的都对,我不反驳你是不想惹你生气,你倒好,动不动就翻脸骂人,好像我欠了你似的。别以为你刚来的时候忽悠我买装备那件事我忘了,我都还记得呢!我是怎么对你的,你又是怎么对我的,你放心,说好了离婚我不会耍赖,真心犯不着热脸贴人家冷屁股。我一边说一边哭,遗忘也愣了下,估计是从来没见过我如此生气。过了一会,系统消息“您的配偶已经取消离婚申请”。遗忘M我:“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回去之后,你还是我老婆。”

[

    第二天还是离婚了,我们两个都是要面子的人,就这样回去,要被人看不起的。遗忘回去之前说,等到时机成熟一定会给我个交代。过了一个周,我也转回橘子洲。一踏上橘子洲的土地,觉得亲切无比,来接我的是鸭毛和萧何。从箫歌的角度看帮派跟从忆颜的角度看,有些不一样,要说具体不一样在哪里,我又说不出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15 13:19: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箫歌 于 2013-8-19 17:20 编辑

第九章 今夕何夕,君已陌路

跟子瑜结婚也有段时间了,平均每天说的话不超过五句,他有他的圈子,我有我的朋友,我怕打扰了他,他怕耽误了我,两个人还没有熟悉就已经开始陌生了,错失了很多成为朋友的机会。有次他问我,是不是因为帮里缺封系,为了留他在帮里才跟他结婚的。我承认。子瑜说:“我猜到了。放心吧,我不会走的。”除了很少交流,子瑜对我很好,他有两只力劈豹子,把好的那只送给我,那是我号上的第一只豹子。曾经因为我的疏忽,害他被别人骗去价值千把块的装备,虽然子瑜从来没有怪我,但我一直很自责,他跟我在一起之后,一直比较倒霉。跟我一起做副本挂掉好几次,后来又因为我太迷糊被人骗装备。我把从望海峰带回来的C66几乎全给了他,希望能补偿万一。现在想起那个话很少,甚至有些呆的人,还是觉得满心愧疚。

    再后来,子瑜卖号,一直到最后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看我的,是否当我是朋友,是否怪过我。我们两个明明互绑了将军,却从来没上过彼此的号。他卖号以后,我决定再也不要犯这样的错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15 13:20: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箫歌 于 2013-8-19 17:21 编辑

第十章 精诚所至,四方归心

箫歌号的修炼比忆颜号好很多,我觉得忆颜号没有必要再投入,就收拾了下,把有用的东西拿下来,号挂藏宝阁卖掉。

帮里有人告诉我,有个WZ对我们帮派感兴趣,但是他对队友要求高,没有好队友恐怕不肯来。我找到那个WZ小夜,聊了几句之后,竟然一见如故。这个年纪的孩子是最可爱的,想法单纯,没有城府,你对他好,他便也对你好。这个时候果果和萧何重新买号回来,小马和放羊也是新来的,我就把果果小夜萧何小璇小马他们安排在一个队伍里。小马和放羊是两个在国外留学的孩子,总是跟我们这里有时差。果果是小璇的老公,两个人认识很久,在我看来,属于日久生情那种,谁也离不开谁的时候就很自然的结婚了。小璇是很真的女孩,骨子里有种可爱的偏执,爱恨都那么彻底,让人难忘。萧何的第一个号是DT,第二个号也是DT,第三个号还是DT,全是剑侠客,真是个偏执的男人。第二次卖号的时候,萧何送了我一对贵重的点化石,我一直没舍得用。

若空把号挂上藏宝阁之后,我就成了西风的帮主,副帮主让白虎堂主惜花暂时代理。其实我一直觉得萱萱有能力当副帮主甚至帮主的,不过他自己说的是,不感兴趣,太累。我自己一个人实在忙不过来,其实从很早以前开始,遗忘也不怎么管事了,所有的大小事都是我在管。当务之急是赶快找个副帮主。我发了好几次帖子,也没人回应。亲力亲为惯了,看谁都觉得不靠谱。巧的是,失踪四年的殇问突然从国外回来了,被依依姐忽悠到帮里来,这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诸葛亮么。我跟殇问是08年认识的,那时候他是侠义仁心的帮主,是我崇拜过的人之一。我请殇问当副帮主,殇问也不多推辞,当下就接受了,我高兴坏了,潜意识里觉得,帮主副帮主要一个男的一个女的来当才好。自己当了帮主之后,我才明白,以前遗忘替我把得罪人的事都揽下了,踢人,催帮费,督促商人,骂闹事的人。现在这些事轮到我来做了。

    转区回来后,没人帮遗忘练号,大哥的队伍刚好缺一个人,我去求大哥把遗忘的号接下来,摆事实,讲道理,甚至威胁恐吓,妹子的幸福就在您一念之间了。一个队伍里有两个封系的话,刷任务不太好刷,最后大哥还是答应了。本来大哥接了我的号之后我就没自己刷过经验,现在遗忘来我们队伍里,我天天晚上自己来上号,我从来不带队,现在的副本什么的好复杂,我根本不认路。对此大哥很高兴,以前都是他一个人五开,无聊的很,现在大家都在,聊聊天吵吵架,时间过得很快。我坚信遗忘会像承诺的那样,给我一个交代,于是暂且不去催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15 13:22: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箫歌 于 2013-8-19 17:22 编辑

第十一章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暑假之后,帮派很稳定。帮战也越打越像样,有那么五六个能拿出手的队伍了。之前的忆颜号太差,所以一直混三线。现在买了PS号回来,当仁不让要进主队。一开始跟大哥一个队,后来分到萱萱的队伍里。萱萱开始教我PK。我不会带队抓鬼,不会刷稍微复杂点的副本,神器更是完全不会,在我刚要学这些的时候,大哥出现了,把这些事情全做了。PK这种事,却必须亲自来不可。萱萱说,虽然帮战会有人指挥,但是个人意识也很重要,要猜测对面的意图。我这种中速封系,其实是半辅助性质的,绝对不是无脑封人就可以,丢特技,卡对面的输出更重要,这还只是人物的操作,出什么宝宝,力劈还是壁垒,宝宝用什么技能,攻击还是防御还是保护,攻击的话攻击哪一个,法宝宝出群法还是单法,非常复杂的一堆。学到最后,我还是需要别人指挥才知道怎么操作,好在每次帮战萱萱都在,PK这种事,真的比管帮派难多了。

既然标榜自己是战士而非花瓶,装备宝宝自然是越强越好,一直到最后,我都没怎么弄装备。那阵子萱萱正好热衷于合宝宝,就把合得最好的一只豹子胚子送给我,我也打算试试运气,收书来打,竟然一次打成功,没掉一本好书,打成了一只7技能6红壁垒,养大以后,价值数千。这只豹子我后来用了很久。

     我一直鼓动大家帮战的时候上YY指挥,心楠小夜果果他们积极响应。心楠很重视帮战,每次必到,早早进去准备好。平时他是个稳重的男人,一到帮战的时候就像个孩子,一会捶桌咆哮,一会呵呵傻乐,想必形状也是痴傻疯癫,时而金刚怒目,时而菩萨低眉,吓得我捂着耳朵心里暗暗给他起了个外号“咆哮楠”。秋雨兄弟俩一样迷糊,经常还有五分钟开场的时候才慌慌张张上线,难得有几次不迟到又忘东忘西,一会是药放在包里不记得拿出来,一会是带错法宝。PK意识又欠,指哪决不打哪,不过他们俩脾气很好,被队长吼了也从不生气,说得狠了,才委屈地辩解一句。大哥的DT号在暗夜,有次跟暗夜打,刚好遇到四哥的队伍,大哥的DT号也在那个队伍里。两边都逼着大哥放水,帮四哥卖我们吧,大哥怕我闹腾他;帮我们卖四哥吧,兄弟情分上又过不去,于是那一场整整打了一个小时。事后我趁机说服大哥把大号也弄来我们帮,大哥立刻拒绝了,男人之间的情义,绝非一朝一夕可以撼动,我尊重大哥的选择,后来再也没提此事。游弋的队伍里有个很厉害的DF,他最喜欢玩双DT小死亡点杀流,法系再秒一下,无比暴力。所有的队长里最会PK的应该是果果,果果从来不在帮里说话,沉默得如同空气,帮战的时候就不一样了,指挥起来一丝不乱,能让三流队伍发挥出一流队伍的实力,真正化腐朽为神奇,难得的是,他的队友都很听他的,箫歌不爱夸人,但这个人,绝对是人才。萧何从来不刷经验,只喜欢PK,任何时候找他他都在闲逛,很有空的样子。有几次帮里有人被欺负可能需要打架摆平,他一招即来,好像随时都在准备帮我打架。最奇怪的人是小雨,自己买了五个号,五开帮战,五开摆摊。小雨真正是那种玩儿游戏陶冶身心的,整天乐呵呵,活得倍儿明白,没被游戏玩儿了,还从游戏赚了不少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15 13:24:13 | 显示全部楼层

RE: 盛开在遗忘之后——箫歌的故事

本帖最后由 箫歌 于 2013-8-19 17:22 编辑

第十二章 海上明月,青莲落雪

那段时间,帮派频道每天都唧唧喳喳,刷的跟滚屏似的。言语之间,我无意发现了惜花的一个大秘密。

惜花是我们帮的白虎堂主,为人和善,很会跑商。自从她当了白虎堂主,帮里的商人我就没再管过,那些商人奖励我怎么也算不明白。实在没有商人,她也会不声不响自己开几个号去跑商。惜花有好几个徒弟,忆奶,倾城···有的时候她的徒弟们很不像话,简直是被她惯坏了,整天缠着师傅干这干那,也不知究竟是师傅还是保姆。惜花不喜欢刷经验,更喜欢钓钓鱼,跑跑商,很像多年前的我,曾经我也是个钓鱼高手,不过后来完全退化了。

在我心里,惜花是“山中高士晶莹雪”,是“世间仅存的,最后一朵纯粹的花”,我很喜欢这个有点忧郁的女孩子,我跟她一样,喜欢古风,喜欢finale大大,喜欢河图。我跟她能畅谈魏晋风流,能你一句我一句旁若无人地用文言对话。女孩的心像藤蔓,抓住什么依靠,便蜿蜒缠绕上去。惜花喜欢我大哥。

    在我看来,惜花跟大哥没什么交集,怎么会喜欢上我大哥呢,转念一想,我都可能喜欢上遗忘,惜花喜欢大哥又有什么奇怪。大哥实在是个极好的人,我不知道大哥跟惜花是怎么相处的,从我这里看,我曾经因为某些小事吵过他几次,也因为操作不当害死过他几次,至于让他帮忙买东西,准备药符,找人,谈判,甚至打架(大哥几乎是万能的),更是家常便饭,大哥从来没有丝毫不耐烦,这般温柔可靠又强悍的人,恐怕没有第二个了吧。惜花对大哥,应该也是一种夹杂了崇拜的情绪,有的时候喜欢和崇拜,本来就是相似的心情。见到自己崇拜的人,再怎么自信的人也会小心翼翼起来,进一步恐多,退一步又嫌少,心神忐忑,患得患失。后来小花通过了军检,不久要去参军,拿到通知以后,她拼命刷经验,参军的前一天,终于可以渡劫了,我和大哥一起给她杀了渡劫,也算了了她的一个心愿。现在小花的号一直是大哥在打理。我一直相信盛极必衰,聚久反散,以这种方式在一起,说不定是最好的结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16 15:04: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箫歌 于 2013-8-16 15:10 编辑

第十三章 青烟如叹,因缘无间


从望海峰回来已经三月有余,我天天盯着遗忘,可那边还是毫无动静,我有点着急,忍不住去催他。他总是顾左右而言他,被我催得紧了,就说“再等等。”我虽心急如焚,也毫无办法,只能继续等。我所求不多,哪怕从他那里分得一丁点关心,我就满足了。哪天他心情好跟我多说了几句话,对于我就是节日了。

[

在大家面前虽然尽力掩饰,还是有几个关系好的朋友看出端倪。他们都劝我放弃“多为你自己想想吧,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我根本不听,要好的几个哥们都替我着急。游弋M我:“我就问你一句,你打算让萱萱等你多久?我们几个不可能再有几个年头玩梦幻了。”秋爷也一直在撮合我和萱萱。跟萱萱离婚已经整一年了,当年的事他没有怨恨我,还是像一开始一样对我,我也越发重视他,加上一直在一个队伍帮战,关系反而比一年之前还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萱萱开始帮我修房子,喂孩子,跑烹饪任务。我以前不知道百岁香大包子之类需要跑任务才能得到菜谱,经常做些百岁送人,萱萱知道后,委屈地说,那都是他辛辛苦苦一分一分跑来的积分换的。能代劳的,萱萱都替我做了,PK这种不能代劳的,萱萱就教我。我总学不会,有一阵子逢帮战必挨骂,吓得我不敢自己开号。游弋和秋爷设想的那种结果,我从来没敢想过,一来,他从未表达过什么,二来,跟他太熟了,就像自己的左右手。如果结局能止步于友情,也挺好的。

[

从春末等过夏天,一直等到秋天,我终于失去耐心,决定去找遗忘问个明白。看看躲不过了,遗忘说:“你不要这样,你一直在逼我,我都怕你了。”“怎么是我在逼你,5月底咱们从望海峰回来,到现在已经多久了?整整五个月了!我的时间不多了,我等不起了。”遗忘说:“不用再等我了,萱萱人挺不错。望海峰的事,你忘了吧,就当没发生过。”我一下子就哭了,我的全部心血,一半给了西风,另一半给了你,都快失去自我了,岂是“忘了吧”三个字就能淡写?遗忘说,事情不可能皆如人意。之后就不再理我。平静之后我仔细分析了一下,问题可能出在桃子身上,遗忘那样有责任心的男人,这种事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对老婆开口。我决定趁遗忘不在的时候向桃子摊牌。

[

M桃子,恳求她把遗忘让给我。桃子说:“他现在大部分时间都跟你在一起,你还想要求什么?游戏里的名分么?何必那么贪心。”我说:“你不知道我为他付出了多少心血。”桃子说:“你为他做了再多,那也是你心甘情愿,你的心甘情愿凭什么要我买单。”我继续求她:“你们两个的感情已经淡了,回不去以前了。”她说:“好像我倒成了局外人了,不用你说他对我的感情淡了,他对我的感情就是没有了,也轮不到你来说,你用什么身份跟我说。再说我也不需要虚拟的感情,那只会两败俱伤。”我说:“既然你什么都有,就请你成全我吧,我没他不行。为什么我什么都做了也比不上你什么都不做。”桃子说:“只能说,你出现得太晚了,我不可能答应你,不用再说了。”谈判的结果是不欢而散。

[

遗忘一回来就M我:“你神经病吧,干嘛去找桃子,你这是陷我于不义知道么?你这是逼我失信于女人。”我大哭:“当初不是说得好好的么,你不能失信于她,就得失信于我,大骗子,你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是随口瞎说的。”遗忘无奈:“你为什么一直这样紧抓着不放,让人透不过气来呢?桃子比你聪明多了,她什么都知道,却不会说出来。现在你一闹,我真是没办法了。”经过这么一折腾,我的心也淡了,我耗得起,拼上所有的耐心,我可以继续等。除了这个,应该还有更有意义的事可做。

[

为了避免尴尬,之后我很少上号跟队刷经验,都是大哥说可以自由活动了我才上号看看,见了谁都是懒懒的,只跟萱萱他们聊两句。我准备慢慢接受现实了。

[

大概一个月之后,遗忘M我:“我这边都弄好了,你收拾下准备结婚了。”我脑袋一下子空白,木木地倒腾仓库,搬家。早在刚从望海峰回来的时候,家里的家具就被我挪出去了,一心等着住进遗忘家里,谁知这一等就是半年。那天是1111号,光棍节,萱萱不在。迷迷糊糊拿了称谓,之后是坐花轿游街,同样的花轿不知道坐过多少次了,从来没有这样奇特的感受,遗忘终究是没有负我。我再次回到阔别半年的家里,恍如隔世。原来上天还是眷顾我的,等级装备宝宝都是泡沫,我心愿已了,再无所求。

[第二天萱萱看到我结婚的消息,直接把号挂在藏宝阁了。我悄悄拿下来,他改了密码重新申请之后又挂上去,竟是执意要卖号,看来是真的被我伤

透了。不久之后萱萱的号就卖掉了。事后我问萱萱为什么不说,他说:“我等了你一年,以为你都明白。”想起一句话,如果你可以向我迈出第一步,我愿意为你走完剩下的九十九步,可是你太犹豫我太迟钝,你不是晚了一天,而是晚了一年。


一个月之后,遗忘说他太累了,成全一个必然会伤害另一个,既然已经兑现了与我的承诺,现在可以毫无牵挂地卖号了。极端悲观主义者说,拥有即失去,出生即死亡,是啊,拥有是失去的开始,我究竟是什么时候起了如此深的执念?是在望海峰的大葫芦那里,还是在跟他一起钓鱼的傲来海边,应该还要更早,从我们一起接手西风,“星魂血誓”(《镜》里面的一种神奇的法术,可以改变命星的运程,这里乱入了)就起作用了,从彼时起命运相连,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上天已经给了我足够,不能奢求更多,一句“认识你真好”就够了。遗忘的号上藏宝阁之后,我和桃子竟然成了朋友,很有惺惺相惜的意味,在我们俩的战争中,没有赢家。我和桃子有时候也会聊到凌晨,对于我,遗忘是“得不到”,对于桃子,遗忘是“已失去”,那个家伙竟用这种方式给我们留下最深刻的记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