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魑颜

[小说] 浮云世故改(原名沉未央—木罗的故事)11月11日更新至76F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7-30 15:48:56 |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情况
【四月论坛活动汇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7-30 16:42:2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是书签、
北京2区卢沟晓月7月24日火爆开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7-30 20:20:22 | 显示全部楼层
  LZ 继续更新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7-30 21:38:42 | 显示全部楼层

来看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7-30 23:42:4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什么时候更新 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7-31 05:18:19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等更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7-31 08:00:58 | 显示全部楼层

29

“滕将军,国境那起千人血案是错案,那些死者是以村落栖居伪装成良民的强盗。他们全是为非作歹之徒,死有余辜啊!”我满心急切。
“叫我滕海就行,大唐官府里将军无数。”他面无表情。
“我绝不是为了给若乱脱罪而信口雌黄,我在国境居住多年,那些强盗山贼我都是清楚的。”看他满不在乎,我怕他不信又说。
他不发一语,仍是无动于衷。
我又开口:“过往客商被他们抢劫掠杀的决不在少数,只要找到生还者去辨认就…”
他终于开口,打断我的滔滔不绝:“国境共十七处山寨,最大的是黑风寨,占居柳张村,共三百一十四人,债主是张老六,江湖人称“张胡子”,常使的兵器是锯齿钢刀……”
我眼睛瞪的越来越大,他说的是国境那些强盗的资料,而他知道的远比我更详尽。
他停下话来,看我一眼,意味深长的说:“你以为大唐官府真的那么无能吗?”
我陡然明白了。
他们知道死者是强盗,也知道若乱不是罪犯而是平乱治安的英雄。
按照唐朝的律法,她该得到的是嘉奖而不是刑罚。
可是她是魔族,是妖孽,是个一夜之间便可杀光十七寨千余人命的妖女。
这样的力量太惊人,太让朝堂之上的高官们心生畏惧。
若人妖两族再起战事,若乱必是他们的头号大敌。
所以不管她杀的是什么人,是良民还是强盗,甚至不管她有没有杀人,她都是人族眼中的祸端,是他们必除之而后快的心头大患。
我的心凉到谷底,却也生出了漫天怒意。
我笑起来,低笑渐渐变成放声大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笑得再也听不到其他声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7-31 08:02:06 | 显示全部楼层

30

伤势好得奇快,两天后我已经能正常行走。
我说我要去看看若乱,滕海问我见了能怎么样?
我沉默不语。
我什么都做不了,我只能这么看着她去死。
我第一次开始痛恨自己的平庸无能。

我把滕海送来的药扔掉,等着看他发火。他耸肩无所谓的说:“不吃就不吃吧!”
我问他:“你为什么不生气?”
他捡地上的药碗碎片,无所谓的说:“我觉得没什么需要生气的。”
说罢转身离开。
片刻后又折返。
“对了,其实你好像也不是什么都不能做。”他说话语气含糊似乎自己也不确定。
“什么意思?”我斜睨。
“你可听说过玲珑?”
我嗤之以鼻:“神话传说你也信?”
传说女娲娘娘半人半蛇之身,而玲珑正是她蛇身的蛇胆。数千年来有无数人声称自己得到了玲珑,更有无数人为了玲珑争得头破血流,家破人亡。数数相继出现在人间中的玲珑,已有数百个了,而所有觊觎玲珑的人都失望了。
事实证明,他们费尽心力得到的只是个普通的蛇胆,毫无神奇。
我冷眼看像滕海,看他想拿玲珑做什么文章。
他摸着下巴,仍是万分不确定的神态。他迟疑的说:“也许啊,只是也许。也许你吃的那个是真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7-31 08:03:36 | 显示全部楼层

31

我回头凝视他,他的表情和语气都是那么的不确定。
而正是这份不确定,让我觉得他不是在开玩笑。
他摸摸鼻子,因为我的凝视而感觉很不自然。
“我本来也以为是假的,但是好像是真的。”他喃喃自语,似是觉得不可思议。
半晌后,他终于清清嗓子,开始娓娓道来。
“家中藏着一宗密卷,写着我们家的家史。几千年前,祖先得一风姓女子相赠玲珑。后来我的祖先怕因玲珑得祸,就杀了几百条大蛇伪造了数百个仿品藏于家中。我曾祖父的曾祖父的曾祖父的曾祖父的曾祖父叫滕安,他7岁时偷偷取了真品出来玩,被我曾祖父的曾祖父的曾祖父的曾祖父的曾祖父的父亲滕山发现,滕安情急之下谎称是取的仿品,免了一顿责罚。滕山将真玲珑当成假玲珑又放了起来,滕安怕露出马脚又偷了个假玲珑放回了藏真玲珑的位置。”
我目瞪口呆的转头看向滕海,不……不会吧!
他咳嗽两声““咳咳……直到滕山临终前,滕安才敢吐露实情。所以到底哪个是真玲珑哪个是假玲珑已经分不清楚了,由于仿品一直在失窃,所以到底真玲珑有没有被偷走也没人知道。”
那个滕山,是被气死的吧。我在心里默道。
“到我这一代,玲珑还剩下四十七个。咳咳,已经很久没人追查玲珑的下落了。”
我嘴角抽搐不止,谁能想到世人皆梦寐以求的玲珑竟被这家人当成了小孩玩具。
“敢情你给我吃那个玲珑,你根本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反正你当时已经没气了,还怕啥?”他答的理直气壮。
“……”无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7-31 08:05:41 | 显示全部楼层

32

“你怎么确定你给我吃的是真的玲珑?”
“我不确定啊。”
“那真玲珑有什么作用?”
“不知道”
“……”第二次无语。


滕海说五天之后就会在国境处决若乱。
官府声称是为了祭奠死在若乱手中的无数冤魂,所以决定将行刑场地改在国境。
我苦笑。
国境地形隐蔽,极适合埋伏偷袭。那些人族不过是想借处决若乱的机会将到场的魔族一网打尽。
可是,又有谁会去呢?那些人族真是想太多了。

“你会去吗?”滕海问我。
我转头笑问:“你说呢?”

五日后。
果然,刑场围观者黑压压一片,都是人,身形魁梧的人。一个魔族都没有。
哦,不对,除了我。
我一身红衣,缓缓踏步走近。
经过之处自动为我闪出一条路来,我听得到我身旁的那些人暗暗抽剑的声音。
我轻笑,何必这么着急。
终于踏进了刑场内围,我又看到了一个魔族:天涯。他身侧还有小鸟依人一样依偎着他的林媚,林媚看到我往天涯怀里偎得更紧,似是因为看到我惊恐万分。
我笑容扩大,对他们的方向远远的福身。
没想到我还活着吧?真是让你们失望了。
又看到了个熟人:阿呆。
也对,今天这样的大事他是该到场记录下来的。
第三个熟人是龙孤觉,他身旁站立的那个美丽女子是婉月。
我笑得更加阳光灿烂。

“带犯人!”
我终于看到了若乱,只一眼,便令我肝胆俱裂。
她浑身是血,手脚都被钢钉穿透用沉重的锁链锁着,渗出的血迹将衣裙全部染红。
她冷眼看向全场,然后视线停在我身上。
她笑了,因散乱的头发和可怖的血迹,生平第一次她的笑容是丑陋的。
脸上有些凉意,我哭得不能自已。
突然,满身鲜血的若乱从刑台一跃而下,跳到了刑台下林媚的身侧以锁链死死的绕着林媚的脖子。
因疼痛和慌乱林媚奋力挣扎,有什么东西从她衣袖落下。
是一枚寸阴若梦。
我快步跑过去。
今天就是她行刑的日子,那么多人要让她死。你竟如此迫不及待要杀了她吗?
不!不对!
我靠近之后再看那寸阴若梦。发现那设定好的角度和距离绝不是为了攻击刑台之上的若乱,而是为了袭击我!
若乱是看到林媚要对我施暗器,才从刑台挣脱跃下的!
我看到天涯身前又现了紫光。
不好!我心神大惊。
天涯对若乱挥掌,我闪身毫不迟疑的挡在若乱前面。

预料之中的剧痛并没有到来,一到白光闪到了我面前,为我挡了那一掌。
是龙孤觉,他以掌对拳挡住了天涯的力道,于是我安然无恙。
我回头看若乱,那些大唐官兵将她围困,用力拉扯她身上刺穿手脚的锁链,血肉从伤口出翻涌出来,可怖的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7-31 08:07:03 | 显示全部楼层

33

她仍旧一动不动用锁链死死的勒着林媚的脖子,一声不吭,仿佛毫无知觉。
我挥着青刚刺对那拉扯她锁链的大唐弟子疯了样的乱刺。
那个大唐弟子一脚把我踹开,仍旧使力拉扯若乱的锁链,我却趴在了地上半天无法起身。
我,竟这么无用,和废物一般。
“姐姐!”
我听到一个娇俏耳熟的声音,然后我听到了锁链的响动声。
若乱松开了缠住林媚的锁链,满眼沉痛怜惜的看向某处。
我循着她的目光看去,那远处站立的竟是另一个若乱。
与若乱分毫不差的相貌,只是眼神不似若乱那般清冷。
她是谁?

那个和若乱一模一样的女子开口:“姐姐,你真傻,嫣儿不值得你如此。”
嫣儿!竟是嫣儿!
那些伪装成围观者的大唐弟子一拥而上,将嫣儿团团围住。
“你走!走啊!”若乱对着嫣儿大声嘶吼。

嫣儿歪头笑了下,一步一步走过来。
“姐姐,嫣儿以前做了那么多错事,你会怪我吗?”她笑得甜美。
若乱摇头,眼里开始有了泪水。
“那如果嫣儿再做错事,姐姐会怪嫣儿吗?”嫣儿仍是甜美的笑。
“我永远不会怪你的。”若乱声音低沉。
此时嫣儿已经走到了若乱面前。
“姐姐要记得自己说过的话哦!”嫣儿说完便抬手在若乱面前挥了一下。
若乱陷入昏迷不醒。
“你做什么!”我大惊,怒声喝问。
她看向我,似是惊讶会有人担心若乱。
半晌后,她好像终于认出我是那个鬼脸样式的丑儿。
“是雪罂。”她答。
我松了口气,还好,只是陷入昏迷。
可是她干吗毒昏若乱?
她再次开口,是对众人。
“国境十七寨一千两百八十人,全部是被我杀害,与旁人无关。”

嫣儿死了。无数的刀剑一起攻向她,她躲无可躲,只有死。
她死前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她一边口吐鲜血一边说:“你的角真好玩。”
她说话的方向是天涯和林媚。当时的天涯正抱着差点被勒死的林媚。
天涯的身形一震,然后猛的抬头看向嫣儿。眼睛瞪得突兀的大,一瞬间布满血丝。
他们只来得及相视片刻。
然后嫣儿倒下,死了。
而天涯,撕心裂肺般得对着嫣儿的尸体大喊“不!”
声音太大,太吵。
我捂住若乱的耳朵,心里小声的念着:若乱,不要醒过来,不要醒过来。

有只手掌覆上我的肩膀,我抬头看,是龙孤觉。
“木罗,小心。”
我不明所以,正打算开口问。却感觉从清心里发出一道白光。
那是龙孤觉以法力设得屏障,以清心为中心外扩,看起来却像是由我施法设的屏障。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做,然后看到大唐弟子冲着我和若乱冲了过来。
对啊!他们怎么会因为有人替若乱承担了罪名就真的放过她,他们是一心要若乱死啊!
死死的抓紧若乱的手臂,守在龙孤觉设的法术屏障里。
大唐弟子于屏障之外将我们围住,想方设法要把屏障打开。
屏障的法力越来越弱,龙孤觉气息不稳的说:“木罗,别担心,再等等。”
等什么?我不解。

[ 本帖最后由 魑颜 于 2010-9-13 23:41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7-31 09:11:34 | 显示全部楼层
#jxk4   等更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7-31 09:44:13 | 显示全部楼层
等更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7-31 11:57:18 | 显示全部楼层
凄凉的等更新I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7-31 12:05:52 | 显示全部楼层
顶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