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魑颜

[小说] 浮云世故改(原名沉未央—木罗的故事)11月11日更新至76F

  [复制链接]
删除用户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10-7-29 14:37:59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四月论坛活动汇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7-29 15:05:14 | 显示全部楼层
   没人么?
北京2区卢沟晓月7月24日火爆开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7-29 17:48: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点奇怪。如果那什么孤觉不想,不可能会这般行为。求婚不是儿戏
那刀既然有光芒,打造成其他的武器一样还有,不是还发出光芒么?那是什么孤觉真的很想照耀木罗。
(夜舞倾城)那里不是有个龙昱天么?昱不是照耀的意思么?
众人面前求婚是刚更好的照顾疼爱。对方逃避躲避时,有什么办法?真的爱一个人不都是希望对方好好过吗?宁可头断血流也想着她能更幸福快乐。
                        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我只看了后面那一段 没脑子看完全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7-29 19:38:5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い谈笑之间い 于 2010-7-29 17:48 发表
有点奇怪。如果那什么孤觉不想,不可能会这般行为。求婚不是儿戏
那刀既然有光芒,打造成其他的武器一样还有,不是还发出光芒么?那是什么孤觉真的很想照耀木罗。
(夜舞倾城)那里不是有个龙昱天么?昱 ...

看不懂 是不是你也没看懂我的文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7-30 09:24:32 | 显示全部楼层

20

已经找了若乱八个月,加上我病的两个月,已经出来十个月了,一无所获。
我摸摸肚子,也不能说完全没有收获,起码这长安城的菜色我已经了如指掌了。
还有腰身,肥了一圈。
继续走着,开始考虑中午是吃醉香居的烤鸭还是云来客栈的香酥醉鸡。要不,去吃福满楼的烤乳猪?
“前面可是木罗姑娘?”
后面传来一道陌生男声。
我顿住身形却不转身,思索可能找我的人选。
认识我的人只那么几个,男的就更少,只有天涯和龙孤觉。
怎么会有陌生男子大街上喊我。
声音越来越近,我转身施礼:“这位公子找小女子何事?”我在长安这大半年都是扮成人族女子,自然是按人族礼数施礼。
一身布衣青衫,脸上有几分英气,看似是个爽朗之人。他拱手:“在下是方寸阿呆,姑娘可是地府弟子木罗?”
得,白装了。


他做了一番自我介绍。
话说方寸山地处极北,于大唐相隔千山万里,菩提老祖怕弟子不通世事,修行不成神仙先成了白痴。便每年派弟子将江湖上的事件一一记下,整理卷宗放进方寸山避世阁,供弟子取阅。想用真实发生的江湖事实给弟子们来一场时事教育。
后来因为方寸山弟子事实求是,记录的往往是亲身所见所闻,从不妄加虚词,而且记录的详尽。后来江湖人皆尊方寸山的记事为正史,于是方寸山的避世阁竟演变成了江湖人的记史馆。
这个阿呆,就是今年被派下山来记事的方寸山弟子。
他找我是要问清楚当日普陀山发生的事是否属实,还有丑儿姑娘的死因。
而他之所以能找到我,是因为我昨天在醉香居吃饱喝足没带钱,我在给掌柜写欠条的时候一时大意写上了真名。
而他恰好在场。

我转了下眼眸,仔细打量他。
方寸山弟子,被师父派来出差的,肯定带了不少钱吧!
我清清嗓子,正色道:“阿呆公子,此事说来话长,时近中午了,不如我们找处酒楼,边坐边吃边说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7-30 09:25:43 | 显示全部楼层

21

第一日。
酒足饭饱后。
“木罗姑娘,那个丑儿姑娘是如何…”
“我想想,我想想,哎呀!我这记性!竟把这么重要的事忘了!公子莫急,容我想想。”
第二日。
“木罗姑娘,那个盘丝岭…”
“唉呀呀!我这脑子居然还没想起来!我再想想,使劲想想。”
第三日。
“木罗姑娘,那…”
“别急别急!我就快想起来了!马上了!我再想想!”
……
两个月后。
“木罗姑娘,你再想不出来,今天这餐就自己付吧!”
我抬头,瞪他一眼,继续吃。
吓唬谁呀!店家还能把我怎么着,青刚刺亮出来就能唬住他们了。
“这家满月阁的幕后老板是虎头帮的四位堂主。”
继续编继续编啊!以为我是第一天出来混的吗?信你才有鬼。
我头也不抬继续吃。
“唉!木罗姑娘告辞了。”
话音未落,人已不见踪影。
我抬头看着对面空荡荡的位子。
心里小小的记了一笔:方寸山阿呆,两个月的好吃好喝。
我会还你这个人情的。


青刚刺不好用了!
那个阿呆说的居然是真的。
“几位兄台,何必为了点小钱这般大动干戈,让人看见了,还以为是你们欺负我个弱女子,那多有损你们的威望啊!对吧!哈哈。”虽然你们确实在欺负我。
“哈哈!弱女子?青刚刺是魔族女子才使的兵器?你还说你是弱女子?敢来我们虎头帮的地盘吃霸王餐,你这妖女还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完了!能看得懂魔族兵器,必然是江湖人了。
就算把我杀了,只要说明我是妖族,不仅不会触犯律法,还会引来众人拍手叫好吧!
我心里一阵恐慌,若乱不在,现在没有人能护我性命,难道我要命丧于此。
突然觉得胸口发烫,伸手触及,竟是那清心,它发出浅淡的闪烁的红光。
我慌忙掏出来,举起来清心对那几个大汉大喊:“我还有钱!”
那几个人一怔,看着我手上的清心似是研究那是什么,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便被一道白圈封住了心神,站在原地动弹不得。
有只手拉着我的手说“还不快走!”
我转头,是阿呆。
“哦哦哦!”我胡乱应着,慌忙的跟着他逃走。

真是好险啊!
“说,你是不是故意把我送进虎穴,想借刀杀人!”我惊魂未定,先对阿呆吼问。
“那我干吗救你!”
我一窒,“那也是你故意让我被他们抓住的,你不付钱就跑!”我继续控诉。
“第一,是你要去那吃饭的;第二,所有的酒菜都是你点的,你吃的;第三,我没说要请你;第四,我走的时候提前告诉你了…”
我目瞪口呆,这个人是男的吗?竟比女人还会算计。

“木罗,你的那块冰玉是哪里来的?”他开始叫我木罗,省去了“姑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7-30 09:26:54 | 显示全部楼层

22

“别人给的。”我泰然自若的答。
这次没骗人哦,真的是别人给的。
他若有所思的看我一眼,不再追问。
从那以后,阿呆再也没有问过我关于丑儿盘丝龙孤觉的问题。

依然是结伴在江湖上转,依然是由他管我饭。
只是再也没有了好吃的酒菜,他死活不肯任我摆布去酒楼消费了。

这样的日子又过了几个月。
江湖上有消息传来。
有个妖女打破了天庭的往生镜,逃逸。天宫通缉。
那个妖女叫若乱。
数日后,又有传闻起。
国境几十个村庄被一夜之间血洗,上千条人命。
大唐官府下令悬赏,众弟子倾巢出动全力搜捕。
嫌犯:妖女若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7-30 09:28:15 | 显示全部楼层

23

我总是能轻易找到若乱,轻易便找到。
我握紧曾经交握的掌心。
这次,天涯海角,我也誓要找到你。

我没和阿呆说再见便上路了。这一途,我无须同伴。
第一站是国境。
我去了惨案发生的那些村庄。我在国境居住了六年,倒不知何时多了那么多村民。
果然。
第二站是盘丝,西南角的谷,西北角的丛,最北的水畔……我不放过任何一处的找寻。
可是,没有。
第三站是林府。我去了林嫣的房间,空荡荡的,竟似许久未有人居。
我在林府偌大的宅子里漫无目的转来转去。
我不知道,下一站该去哪里找寻。

“你是谁!”
恍惚中听到天涯的声音,我寻着声音走去,走到一间房门前。
我记得,这是林媚的房间。就是那个被锦瑟抱回来的人族女婴,林家大小姐。
可是天涯怎么会在这。
“你杀不了我的!”一道清冷女声传进我的耳朵。
这声音是!我大惊,推门而进。
里面是三个人,若乱、天涯和林媚。
天涯被若乱的天罗地网封得不能动弹,只用两眼死死的盯住若乱的鞭子,眼神是愤怒是惊恐是痛心,我能看懂天涯的表情,却觉得他陌生的很。
若乱的百花绕在林媚的脖子上,慢慢收紧。
若乱想杀了林媚!可是,为何?
我还未问出口,便看到天涯变了颜色。
他胸口有团紫光在慢慢扩大,竟笼罩住天涯。
我惊觉不好,忙闪身到若乱身前。对天涯大喝:“天涯!”
他似是才注意到我,紫光稍弱,神色又回了些往常,对我央求:“木罗,救救媚儿!”
我看向若乱,很是为难。
若乱松了手,百花从林媚的脖子上脱离。
我看着若乱,她也看向我。
我终于找到她了。
“我总是能轻易找到你!”我笑的得意,朝她走过去。
一步一步,全是我失而复得的心情。
有什么光闪得让我刺眼,我定睛看去。
是那本已经奄奄一息的林媚,她不知何时站起身来,手中握着一把闪烁寒光的匕首。
她要杀若乱!
我一把推开若乱,抬手探出青刚刺就对着林媚刺了过去!
一股强劲的力道对我袭来,我被那力道击到房间的最里角,狠狠的撞上了墙壁。
“噗!”我吐出一口鲜血,内脏痛得我几欲昏倒,我支撑着最后一丝清醒回头。
恍惚不清的视线里,房子里还是三个人。
三个人的神色都是震惊的,若乱是惊痛的对我跑过来,林媚满脸惊恐的视线在我和天涯之间转换。
我看向天涯,何时他竟解开了若乱天罗地网的封印,而他的身形是出拳未收的招式。
“噗!”我又吐了口血,内脏似是裂开般。
我强撑最后的力气去看了一眼天涯。
他似是满脸不敢置信。
不敢置信吗?呵呵,我也是呢。
坠入黑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7-30 11:07: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更新期待更新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删除用户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10-7-30 11:29:16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7-30 15:24:43 | 显示全部楼层

24

他6岁时我11岁。
我把像个破布娃娃一样的他带回家。
他叫我姐姐,我死活不允。
我说我叫木罗。
他又唤我:木罗姐姐。
我说:“我叫木罗、木罗,你再叫我姐姐我就把你丢回江南野外去!”
他低垂着头,好一会才抬起头说:“如果我叫你木罗,你是不是永远不会丢掉我?”
我点头。
后来,他便只叫我木罗。

他7岁时我12岁。
他得了病,而我们根本没有钱去买药。
我去药铺偷药来喂他吃,胡乱偷的药,胡乱给他吃了,他病得更重了。
我吸取了教训,去偷钱。没偷到钱,却被逮到狠揍了一顿,我跛着一条腿踏着血路走回来。
最后的最后,我终于把我娘唯一留给我的青刚刺卖掉了。
我恶狠狠的对他说:“你欠我一把青刚刺你给我记着!”。
他用低低的声音说:“那是你娘给你的啊!这世界上就那么一把。”
然后突然抬起头,解下脖子里挂着的那块他宝贝得不得了的琥珀。
他说:“木罗,这是我娘给我的,这世界上就这么一个,给你。”
他8岁时我13岁。
我们跟着一个胖老头去了一个叫地府的地方,我说:“咱要一起做鬼了!”
他却很开心的笑。
我问他乐啥。
他问我:“我是不是马上就能看到我娘了?”
我怔然。
是我告诉他的。我说他娘肯定死了,等他死了变成鬼了就能看见他娘了。
他,全信了。
胖老头说让我去盘丝寻他的身世,我便去了。
胖老头问我可有什么舍不得,我骂他真罗嗦。
其实,我舍不得。
他9岁时我14岁。
我问若乱恨她娘吗?若乱说不恨。她说,只是有时宁可自己是父母双亡的孤儿。
我握紧手中的琥珀,忽然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为他寻出身世了。
他11岁时我16岁。
若乱对我说,她已经知道天涯的身世了。
她打开我的掌心,指着那个琥珀对我说:这个,叫灵犀。
他12岁时我17岁。
他把龙鳞宝刀给我分解重新打造了把青刚刺,我把琥珀又放回他的手上。
我指着琥珀说:这个,叫灵犀。
他15岁时我19岁
灵犀第一次在他身上发挥作用。
他因为灵犀拥有了足以破解封印的能力,他对我挥出足以致命的一击。
我不支倒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7-30 15:42:38 | 显示全部楼层

25

我是怕死的木罗。
我深谙保命之道。

可是这一次,我却不那么恐慌。
不过是,死而已。

“木罗,等我长大了我保护你,你就不用那么怕死了。”
是记忆里的声音。
我想笑,想放声大笑。
可是我笑不出来,我甚至睁不开眼睛。
我像死尸一样躺着,除了尚有一丝呼吸,与死人无异。
若乱在为我输送真气,一刻不停。
我想骂她:连人家背后偷袭都发现不了!还要我这个啥本事都没有的保护你!
我想怨她:不是说好你保护我吗!看我现在!命都豁出去了保护你!
我想和她说:别傻了,仙界人族都在通缉你,你还为我浪费什么真气!
可是我什么都说不出,只能在黑不见底的疼痛深渊里,慢慢的沉下去。

我以为我死了。
可是那痛不欲生的痛,让我知道我还活着。
我拼尽全力张开嘴巴:“若乱。”声音微小到我自己都听不清。
“我在。”
我知道你在,你一定在。
我拼尽最后的力气说完我的请求。
“如果我死了,替我杀了林媚。”
“好。”
有水样的东西落到我的脸上。
是若乱的泪吗?可是我眼睛睁不开,我看不见。
若乱,不许哭!
我再没力气撑下去,昏沉中再度陷如深不见底的黑暗里。

如果你为了保护她在所不惜,如果你会为了别人杀了我。
那么,即使我死了,也要让你明白那是一种怎么样的难过。
你记住,我是木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7-30 15:45:50 | 显示全部楼层

26

第三次恢复意识。
依然是死去活来的痛。
胸口熟悉的灼烫感,我知道是清心。
我猜它一定又闪着红光。
龙孤觉,你的清心病了,它老是乱闪红光,还乱发烧烫我!
……
龙孤觉,我要死了呢!
我谎称丑儿死了,现在我真的要死了。我是不是很活该?
龙孤觉,那么怕死的木罗要死了,你可会幸灾乐祸?
龙孤觉,为什么想起你竟会让我那么难过?
……
龙孤觉,你那天在普陀山说的话是真的吗?算数吗?
如果我在奈何桥上等你…如果我等你…你可会让我等到你一起踏入轮回……
龙孤觉…现在我当真了…所以你不能反悔…你别反悔…好吗?

伪君子,你说的对,我怕孤单。
我不想做个孤单的鬼,所以我想你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7-30 15:47:00 | 显示全部楼层

27

又一次醒来。
有了些力气,我终于能睁开眼了。
第一眼,是高高的房梁。
我想我是神志不清了,于是又闭上眼睛重新睁开。
还是房梁。
“若乱,我眼睛怎么了,我居然看见了房梁。”
“你没看错。”
我转头,看向一脸平静的若乱。
“这里是哪里,我们在这干嘛?”
“这里是医馆,我们在这治病。”若乱依然平静的回答。
我深吸一口气,然后用全身的力气对她吼:“你是白痴吗?你现在是通缉犯,通缉犯你懂吗?你居然还敢明目张胆的来就医!你不要命了吗!”
她盯着我,浅浅一笑。
“看来你好多了。”
咦,对哦。我居然能喊出这么大的声音来。
不对,现在这个不是重点。
“若乱……”我又要开口痛骂。
“木罗。”她打断我,声音竟出奇的低沉。
她说:“我以前一直想,会不会有个人愿意为我去死。会不会有人视我的生命重于自己的生命。”
她低下头,又抬起。
“我想过无数种可能,却从没想到过是你,那么怕死的你。”
她直视我,一字一顿的说:“那么,我也可以为你而死。”

“我没死,我没为你死。所以我也不用你为了我去死,我们现在就离开这。”
我挣扎着坐起身,发现身体真的有了很大的好转,胳膊腿都能动了,不会再因为挪动而痛的死去活来。
很好,可以开始逃命了。
“若乱,你愣着干嘛?还不带我走!”她一动不动,我都恨不得踹她。
“木罗姑娘看样子是康复了,如此甚好。”
门口处走进一个人,说话的人正是他。
我仔细打量,是个人族,看筋骨轮廓,是个练武的高手。可是他是什么人?所为何来?
我暗暗防备起来。
我问:“你是谁?”
他抱拳。
“大唐官府骠骑将军,腾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7-30 15:48:27 | 显示全部楼层

28

“若乱姑娘,现在木罗姑娘已然无事了。在下答应你的事情已经做到了,该若乱姑娘履行承诺了。”
“什么承诺,若乱你答应了什么!”心里莫名的升起一阵不安,我对着眼前的两个人急切的问。
没有人回答我。
“我现在就去大唐官府自首,可是……”若乱顿住,用鞭子指着腾海继续说:“你要留下来好好照顾她,直到她彻底康复。不然的话,你们大唐官府的牢笼也未必能真的困住我。”
“若乱,你又发什么疯!”我从床上往下爬,拼命的爬向若乱。你不能再丢下我!
她回头,对我笑。
笑得婉转美好,看起来那么开心。
然后转身大步离去。
“若乱!”我对着她背影撕心裂肺的喊。

那个腾海说,若乱将我带来医馆的第二天,他们便得到了线报。
他带着百余弟子围堵若乱,若乱却并不逃跑。
她片刻不离的守在我身边,即不带我走,也不自己走。
大唐弟子闯入,她便挥舞手中的百花把那些弟子杀出去。
半个月,她的百花被鲜血染红,她依然守在我的病榻前,寸步不离。
那一日,我危在旦夕,气息已无。
若乱走出门去,对着数百大唐弟子说:“你们不过是想要我的性命,谁若能救得了她,我就把命给你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