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1684|回复: 156

[图文] 【图文混编】继《泪已倾城》后的盛唐宫闱大戏《薛娘》预告片(第10页136楼更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2-31 10:27: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自:山东
本帖最后由 空蒙 于 2017-2-23 15:35 编辑

1914874266563995327.jpg


星碎雨,碧水芳华,香泽霁虹,罗帐轻纱。

那曾经被寂寞了的回忆里,只剩下我们离去的背影。

那些未告白却被谋杀了的爱情,只留下一曲离歌。

镜子很美,可是一旦被打碎,即使拼回完整,也会留下拭不去的疤痕。

而我们之间却像两条平行线,在同一平面内,却永远没有交点。

如果有一天你看见有颗星星宠着你微笑。

那一定是我爱你时,留下的眼泪。

桃花雪总是姗姗来迟,盘桓翩跹在过往的脑海里。

我们都爱看它漫天飞扬的样子,像是跳舞,又像是在哭泣。




间被定格在贞观元年,地点在“吟风小榭”。

梦里香车近城郊,半城银色离人箫。

朝花夕雪映月明,人未老将鬓轻描。

洛阳首富皇甫昭来的千金出嫁,十里之外尽是皇甫蕊的送嫁队伍。

看罢,皇甫蕊从精致的珐琅镂空小筑里出来。

明簪暗缕金步摇,宝钏玉镯臂中绕。

未走盈珠裾先晃,锦上鸳鸯羡娇娘。

不知有多少人羡慕这样的婚礼,不识有多少人梦想这样的明天。

而她,却流泪了。




小姐上轿,迎亲队伍来了。”皇甫老爷说。

丫鬟小香扶着皇甫蕊走到了轿门前,皇甫蕊回头望了一眼父亲,

抬头看了看家的门匾。头也不回的进了轿子。

随着喜轿夫的一声“起轿”,她便再也回不去这个家。

“小姐,不要再哭了。”小香心疼的说。

皇甫蕊不说话,一直望着轿外走过的风景,默默的流泪。

须臾间,小香褪去了自己的衣服,将皇甫蕊身上的衣服解开“小姐,我们换衣服。”

皇甫蕊摇头,小香强行把两人的装束调换,然后说“小姐,不要抬头。”

“轿夫停车,我家小姐身感不适,休息片刻罢。”小香朝轿外说。

媒婆扶着轿门喊“哎哟喂,我的姑奶奶,这大吉之时就要到了呀。”

“一会儿就好,不会太久的。”小香回答。

喜轿夫停了下来,小香盖上盖头,把胳膊伸给皇甫蕊,皇甫蕊识相的扶着小香走了出来。

她们下轿一直走到了旁边的小树林,小香揭掉盖头说“小姐,快走,快去找张公子。”

皇甫蕊哭着摇头,紧抓着小香不放。

“小姐,再不走来不及了,小香自幼随小姐一起长大,恩同再造,请让我为你做一次嫁娘。”

小香说完转身跑开,皇甫蕊看着她一步步的走远,一直哭。




溯六个月前,张子虚是太宗皇帝钦点的状元,房玄龄的得意门生。

同年十月被太宗皇帝命其在洛阳为官,巡察民情时遇到了皇甫蕊。

“老板,这盏灯笼再便宜点嘛。”皇甫蕊央求道。

“哎哟,皇甫小姐,您府上一只鸟儿的生活条件都比老农我好,我家妻儿就指望我糊灯笼的钱买米呢。”卖灯笼的老人说。

“小香,给钱。双份。”皇甫蕊拿着灯笼走开了。

小香给了老人双倍的钱,老人拜谢道“皇甫小姐乐善好施,真是活菩萨啊。”

这一幕被张子虚看到了,扭头对幕僚说“如此女子,乃大善也。”

幕僚回应道“这是皇甫家的二小姐,皇甫蕊。”

张子虚轻声“哦?”了一下,幕僚接着说“皇甫家业富可敌国,皇甫家的大小姐乃我朝淑敏昭仪,貌美如玉,二小姐更是倾国倾城。”

张子虚画扇轻摇,笑着走了。

傍晚十分的洛阳,各式各样的焰火晚会,彩灯鱼龙舞,皇甫蕊与丫鬟小香在大街上到处闲逛。

“小香,这个面具好看吗?”皇甫蕊举着一个面具,戴在脸上问。

小香拿了另一个面具扮鬼吓皇甫蕊。

“你真坏,死丫头,站住。”皇甫蕊追着小香说。

追着追着,小香不见了,皇甫蕊停了下来,喊着小香的名字。

这时一个戴着跟小香同样面具的人走了过来,皇甫蕊笑脸盈盈的走了过去。

“你吓死我了,以为找不到你了。”她摘下了那个面具,后面却是一张俊俏的男人脸。

“皇甫小姐,你好。”长子虚行礼道。

皇甫蕊呆的没有说一句话,就那样望着他,很久很久,任凭行人从身边一个个走过,两个人依然注视着对方,视线从未离开。

“小姐,我在这儿。”小香推耸了一下皇甫蕊。

“哦。走吧。”皇甫蕊回神说,然后转身离去。

张子虚望着皇甫蕊离去的背影,皇甫蕊不时的回头看他,然后羞涩的走了。

却把钗头的金步摇掉落在了地上,张子虚捡起它,会心一笑。






皇甫蕊望着窗外出神,时而盈盈微笑,时而低头涩涩。

“小姐,小姐。”小香用手在皇甫蕊眼前不断的摇晃。

“小姐,我看你是见到那个公子傻了吧。”小香把茶点放在案子上说。

皇甫蕊脸颊微红“才不是呢。”然后和羞坐下。

小香望着皇甫蕊笑了。

皇甫蕊饮了一口茶说“小香,你说那是谁家的公子呢”

小香啧啧的坐下说“承认了吧,呶,一大早就给你去打听到了,他是新来的知州,叫张子虚,金科状元。”

皇甫蕊握着丝帕喃喃自语“张…子…虚”




天气飒爽,到处泛白,全世界点点星光。

桃花雪漫天飞扬的季节,桃花开,满眼白。

“今年的桃花开的早,要随雪一同陨落了。”小香说。

“不是啦,桃花和雪一起飞扬是幸福的,他们在一起。”皇甫蕊说。

“那有桃花雪飘落的地方,注定要一起漂泊。”张子虚说。

皇甫蕊转身,张子虚冲她微笑,两个人站在洛阳东亭对视,慢慢的走进。

“你…”“你…”他们同时开口想要说些什么。

“你先说”“你先说”他们同时谦让。

“哎呀,我先说,你们啊,在这里风花雪月吧,我回避。”小香说完走开了。

“皇甫小姐。”张子虚行礼道。

“张公子,不,张大人。”皇甫蕊回礼道。

“不要喊我大人,我只想在你面前做个普通人。”张子虚说。

“那我也想在你面前不做大小姐。”皇甫蕊用那清水落霞的眼睛望着他。

张子虚点头,两人望着远方的桃花雪渐渐飘落。

“你很喜欢桃花雪?”张子虚问。

“不,我喜欢雪。我要做雪,我的知音是桃花。”皇甫蕊回答。

张子虚脱下裘衣披到皇甫蕊身上说“那我这样的桃花,姑娘可认同?”

皇甫蕊绯红的脸颊,低头不语,躺入他怀中。




说爱我,那一句,在今夜,桃花雪的誓言。

你温暖的臂弯,那一刻,我柔情,你知意。

我们爱的热烈,像夜上月弯,树上落雪,随时降落,死去。


甫蕊与小香回府,见父亲阴沉着脸坐在厅堂之上。

“去哪了?”皇甫昭来问。

“我们…”皇甫蕊低头。

皇甫昭来站起来走到她们面前“小香,说,你们去哪了。”

她们低头不语,皇甫昭来生气了“不说是吧,小姐犯错就是你这死丫头带的,管家,给我打。”

说完,管家走到小香面前,一巴掌扇了过去。

“父亲别打,求你了”皇甫蕊跪在地上说。

“你们到底去哪了?”皇甫昭来恶狠狠的问。

“张子虚大人邀我去东亭看雪了。”皇甫蕊小声说。

皇甫昭来“哼”的一声转身回去坐下拍着案几说“区区知州,竟想做我上门女婿。

管家,今天开始,不许小姐踏出房门一步。”然后愤然离去。

小香扶起瘫坐在地上的皇甫蕊,皇甫蕊朝着厅外喊“爹,不要啊。”

但是剩下的只有哭泣和沉吟。




日,皇甫昭来来到了洛阳知州驿馆,张子虚出门相迎。

“皇甫老爷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张子虚谦和行礼道。

皇甫昭来回礼“张大人博学多识,老夫正想讨教,学的一二就已成仁了。”

张子虚摇头微笑,邀请皇甫昭来进厅堂坐下。

“素闻皇甫老爷商贾四通,更乃我大堂国丈,门楣显赫,今日见您,果然威严高耸。”张子虚说道。

皇甫昭来饮茶而道“张大人抬举了,今日老夫前来,只为跟大人你做个朋友。”

“晚生愿与皇甫老爷无事寒暄,尽后辈之礼。”张子虚闭扇拱手说。

迟疑片刻的皇甫昭来说“张大人,小女偏爱诗词歌赋,如若不是太宗皇帝早已指婚给太子李承乾,待字闺中,真得与大人情投契合才是。”

张子虚端着茶盅不语,停留了好些片刻才缓过神来应了一声低头饮茶。

皇甫昭来看着张子虚的表情思疑了一下,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时候不早了,张大人早些休息,老夫先行告辞了。”皇甫昭来拱手行礼拜别。

张子虚回礼“那晚生送皇甫老爷。”




一场皇甫昭来导演的戏开场了,如果爱不被认可,我们只能站在街角张望彼此受伤的脸庞,

然后招招手想要寒暄,却被行人和车马阻隔着,待人去路空,我们已不再重逢。





评分

参与人数 2人气 +25 收起 理由
阿不烤地瓜 + 5
檀四熙 + 20

查看全部评分

【论坛近期活动汇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1 19:41:19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山东
爷,小姐几天不吃东西了,这该如何是好。”管家说。

“饿着,不用理她。”皇甫昭来回答。

管家又去送饭“小姐,你就吃点吧。”

“把饭菜拿走。”皇甫蕊大喊。

“你不吃也可以,你饿死了,张子虚也脱不了诱杀皇亲国戚罪责。”皇甫昭来站在厢房门口说。

皇甫蕊迟疑了一会“管家,把饭菜端进来吧。”

皇甫昭来优哉游哉的走了。




子虚,度日如年的想念。

皇甫蕊,幽禁闺中的沉吟。

我们的爱能否飞出床前,云中寄得锦书一纸,哪怕只是片语只言。

斗流年,闺中颜。

何似鸳鸯成美眷。

看罢了这寂寥天,

君一句慰心语,妾一声别离言。

盼花展,度秋千,与君重逢,再寒暄。




日,洛阳雪漫天飘落,桃花飞扬。

“老爷。”小香行礼道。

皇甫昭来点头,走进皇甫蕊的闺房,皇甫蕊并没有理睬父亲,而是还在书案上作画。

“你姐姐在太宗皇帝身边多次提起你贤良淑德,知仁知善,满腹经纶,皇上恩德赐婚于我皇甫家,与太子李承乾择日成婚。”

“不,这不是真的,我不嫁,我不嫁。”皇甫蕊哭喊摇头。

“皇上赐婚,谁敢违抗。从今天开始,你要学习宫廷礼仪。”皇甫昭来怒吼完甩袖离去。

皇甫蕊趴在案几上大哭不止。


果爱情是残酷的离伤,我们的终场我会亲手写上。

皇甫蕊将白绫绕梁,倏忽间两足凌空,不再陨落红尘。

“小姐,小姐自尽啦,快来人啊。”小香看到皇甫蕊悬梁自尽,顿时将茶盅打翻,赶紧喊人。

家丁救的及时,皇甫昭来找了数名郎中医官来,皇甫蕊渐渐苏醒。

“让我死,让我死啊。”皇甫蕊哭闹着,家丁拽着她。

“爹,如果娘在,就不会让我嫁给不爱的人。”皇甫蕊继续哭喊。

皇甫昭来送郎中出门“我女儿没事了吧?”

“回皇甫老爷,贵千金已安然无恙,老夫开几副药吃吃便好。”郎中回话。

皇甫昭来点头致谢笑送医官出府。

“小姐,你特别想见张大人是吗?”小香握紧皇甫蕊的手跪在床边。

皇甫蕊点头,她伤心的闭起眼睛躺在床上,眼角渗出了晶莹的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小香出府朝知州驿馆走去,时不时的回头张望着,有没有人跟踪自己。

“衙役大哥,我是皇甫家的丫鬟小香,我要见张子虚张大人。”小香站在驿馆门口说。

“张大人此刻正与李大人商谈政事,你走吧。”衙役很没好气的说。

“求求你了。衙役大哥。”小香从钱袋里拿出些银子给衙役。

衙役掂量着手中的银两说“这还差不多,等着。”说完朝着内厅去了。

“张大人,门外有一女子自称是皇甫家的丫鬟,想要见您。”衙役行礼说。

张子虚回应道“快快让她进来。”

李大人见状赶忙起身说“大人有客前来,那下官就先行告辞了。”

张子虚谦和道“李大人慢走。”

只见小香急匆匆的跑了进来,没有顾及任何礼节便说“张大人,我家小姐今天在房中自缢,

幸的上天怜爱未伤其身,小香请大人宽怀,见我家小姐一面。”

张子虚听到这个消息赶紧追问“你家小姐现在怎么样,怎么才能见到她。”

“小姐被老爷禁足多日,请张大人装扮成医术高明的郎中过府探望。”小香回答说。

张子虚点头赞同,小香接着说“小香先走了,望张大人不要失信于我。”






张子虚假扮成郎中模样,前往皇甫府。

“我是你家老爷请来为皇甫小姐请脉的郎中。”张子虚说。

“那进来吧。”管家带着张子虚进了皇甫府。

皇甫府邸,雕梁画栋,亭台楼阁,有小桥流水可供赏吟,有廊回婉转可以赞颂,有丝竹舞女可供享乐,有四季如春花团锦簇。

百步走,十里景,万千湖,落花飘。

与雪争色,侍婢行侧。

与宫廷不相伯仲,与皇室无与伦比。

只见管家带张子虚来到“吟风小榭”,见到了皇甫蕊,皇甫蕊一眼就认出了张子虚,便机智的说“管家先出去吧。”管家行礼告退。

两人相拥入怀,皇甫蕊倚靠着张子虚流泪“子虚,终于见到你了。”

张子虚紧抱着皇甫蕊说“蕊蕊,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在世上,不要那么狠心。”

两人缠绵,不知有多少情话碎语,几朝良辰都说不完的故事。

这时,小香端着药,四处观望一番后,敲门进来。

“小姐,该喝药了。”小香把药端了过来。

“给我吧。”张子虚把药接了过去。

小香扶皇甫蕊起身,张子虚一匙一匙的喂她喝下去,皇甫蕊就那样幸福的望着张子虚。

一会儿,皇甫蕊突然趴在榻沿吐血了。

“蕊蕊,你怎么了。”张子虚问。

“小姐,你怎么了。”小香也赶忙问。

皇甫蕊晕了过去,小香赶紧说“张大人快走,小姐必须赶紧找郎中。”

张子虚坦言道“她这样我怎么可以走。”

“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小香催促道。

张子虚狠狠心仓皇的走了出去,正巧被皇甫昭来看到了,皇甫昭来打量了一番。

“张大人急匆匆这是要去哪?”皇甫昭来问。

张子虚抬起头,拿掉胡子说“皇甫老爷,晚生听说皇甫小姐病了,前来探望。”

皇甫昭来愤怒的转身朝皇甫蕊闺房进去,看到了女儿嘴角的血迹,晕在了榻上。他见状立刻喊道“来人,拿下这个凶犯。”

只见一群家丁过来将张子虚绑了起来,张子虚挣扎说“皇甫老爷这是何意?我乃朝廷命官,你这样做,是要受责罚的。”

“受责罚?你加害我女儿,想谋杀灭口,就凭这一点,你就要偿命。”于是命管家找郎中给女儿看病,将张子虚关到了柴房。

“我女儿怎么样了。”皇甫昭来问郎中。

郎中起身行礼道“皇甫小姐身中番木鳖之毒,此毒毒性主要为番木鳖碱和马钱子碱。

中毒症状最初出现头痛、头晕、吞咽困难,呼吸加重,瞳孔缩小、胸部胀闷、全身发紧,继而发生惊厥症状,最后呼吸肌强直窒息而死。”



“番木鳖?可有方解?”皇甫昭来忙问。

“万幸的是中毒不深,但是此毒伤及小姐脉络,可能以后都没有办法听见任何声音了。我已经给小姐金针过穴,将毒排出。”郎中回答。

皇甫昭来一下子傻住了,沉默良久,郎中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问“皇甫老爷,那我先告辞了。”

郎中望着他,皇甫昭来摆摆手说“走吧,走吧。”

皇甫昭来伫立在门庭很久,然后喊“来人,把药端来。”

小香把药端到皇甫昭来面前说“老爷,药在这。”

“跟我走。”皇甫昭来同小香和家丁来到柴房,打开房门。

皇甫昭来将药碗接过来走到张子虚面前说“来人,把他嘴巴给我撬开。”

说完家丁强行把张子虚嘴巴张开,皇甫昭来把药灌进了张子虚的口中,然后说“把他丢到城郊。”然后离去。

郎中在路上呢喃道“番木鳖产自云南,怎么突然出现这种剧毒呢。”

这时他发现皇甫家家丁抬着布包麻袋出来,郎中一直尾随他们到了城郊小树林,然后看到他们把麻袋扔到了树林里走了,

郎中走了过去,将麻袋解开“这不是张大人吗?张大人,你醒醒啊。”

郎中拍打着张子虚的脸,见他没反应,就给他把脉自言自语道“怎么又是番木鳖之毒?”

然后背着张子虚到了自己家中,为张子虚针灸排毒。

皇甫蕊渐渐苏醒,看到榻边那么多人,突然害怕的蜷缩到角落,看着所有人嘴巴一张一合的说话,她却什么也听不到,

皇甫蕊抱头大哭。

纵然是这样的结果,还是逃脱不了嫁给皇室的命运。




黑风高,呼啸的晚风吹的树叶沙沙响,雪铺满了整个庄园,

小香提着灯笼出现在了厨房,在给皇甫蕊熬的药中加了什么,

然后喃喃道“小姐不要怪我,一日为奴终身为奴,我也只是想替你出嫁,成为太子妃,那样我就可以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那就是番木鳖,小香是皇甫昭来从洛阳城里捡回来的,当时她只有五岁,但是这个女孩从云南流亡到了洛阳。

原来小香得知皇甫蕊就是将来的太子妃的时候,就开始盘算着如何害死皇甫蕊,成为名正言顺的太子妃。

皇甫昭来来到“吟风小榭”探望女儿,见女儿愁容满面,他走了进去。

皇甫蕊见到父亲来了,走到书案前提笔写道“惘生树,半枯花,父爱怜,成美眷”。

皇甫昭来看了女儿所写诗句不悦的怒道“我是不会让你嫁给区区一个知州的。”

虽然女儿听不见他的话,但是女儿恳求的眼光并没有换来父亲的同情,

皇甫昭来拽着女儿的胳膊吼道“你以为你这个样子,张子虚还会爱你吗?你是个聋子,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

他使劲的拽着女儿的胳膊,皇甫蕊哭的伤心欲绝,虽然说这些她听不到,皇甫昭来愤然离去。

皇甫蕊拉小香到书案边,写道“父亲刚才说什么?”

小香提笔写道“老爷让你好好养病。”

“他好像很愤怒的样子。”皇甫蕊又写道。

小香回写“他生气你不好好休息啊。”



接下来的日子里,小香开始教皇甫蕊手语,虽然她博闻强识,但是也只能懂小香说的每句话,看懂小香的口型和句子。

小香完完全全成了一个依赖的人。

张子虚中毒太深,调养了好些日子才恢复意识,他从榻上疲惫的起来。

这时郎中采药回来,赶紧放下药筐扶他“张大人,小心点,你大病初愈。”

张子虚想要说什么,却说不出来,不禁嗷嗷的叫起来。

“张大人,你中毒太深,请恕我医术尚浅,从此您口不能言了,而且部分记忆也受到阻滞。”郎中叹息道。

张子虚咳嗽几声,瘫坐在榻上,但他已不记得皇甫蕊,不记得怎么中毒,不记得怎么来到这里。

两人天涯两边,过着痛不欲生的生活。

直到出嫁那天。




[ 本帖最后由 超の贝贝 于 2010-1-2 13:14 编辑 ]

评分

参与人数 3人气 +40 收起 理由
阿不烤地瓜 + 5
展♂展 + 20
piaoyoyo + 15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1 19:53:06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山东
下集预告:

孽缘未断他日重逢,秦楼楚馆爱人出现。
身陷困境突遭不测,金銮殿真假太子妃。

更新内容链接,请点击。
【图文混编】《泪已倾城》第3、4集及下集预告【内附高清剧照】



[ 本帖最后由 超の贝贝 于 2010-1-29 03:16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6 13:20:16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湖南
贝啊
我居然是沙发啊
绝对不是内定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6 13:21:24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湖南
好看
话说我有点自卑了
不敢做图写文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5 收起 理由
超の贝贝 + 15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6 13:23:44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广东
贝贝我晕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5 收起 理由
超の贝贝 + 15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0-1-6 13:24:39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广东
下下集预告:

孽缘未断他日重逢,秦楼楚馆爱人出现。
身陷困境突遭不测,金銮殿真假太子妃。

  八言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5 收起 理由
超の贝贝 + 15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6 13:29:06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浙江
板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6 13:36:07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河北
. 支持下 加油。。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5 收起 理由
超の贝贝 + 15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6 14:25:59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广东
顶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6 15:18:31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浙江
有没有我的份?有草席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6 16:09:36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江苏
打酱油喽送你一瓶作为奖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6 16:33:29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上海
  话说我们看的也不是图文,看的是寂寞,寂寞早已退出江湖好多年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6 19:23:03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芬兰
  会是悲文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6 19:36:31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北京
你写寂寞
我看寂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