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筑风御雨

天下(完整珍藏版)请观赏大结局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9-5-22 17:43:49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Y2K!我CAO你NND

整个下午,我就对着茶几上那一蓬兰色妖姬呆了。

那啥,我貌似没说我喜欢这个花,这个本市在情人节被卖到300元一朵的昂贵奢侈的花朵。

曾几何时,好希望在那个日子,有那么一个男人送一朵给我,那怕一朵我也会嫁给他。

结果,根本就没有这样个人出现过——从来没有!

而今天,就在我眼前居然有这么大一蓬,招摇的,妖艳的,放肆的站在我的眼前。

想起秘书把花送进来的时候,有点结巴的说:“经、经理!好、好大一。。。。。。一蓬花。”

我正疑惑她为何要用“蓬”而不是“束”,来形容的当口,自己也很白痴的说:“是、是好大一。。。。。。一蓬。”

我眼前一直发着晕,几次想过去小心数下有几朵,但是一站起来就觉得整个人晕乎乎的,满鼻子扑过来的花香,直接把我摔死在椅子上。

罢了,罢了。

我也认了,就这样枯坐着,看着这蓬花,一直到了门被敲响的那一刻。

人就这样走进来了,居然穿着正装。

我依旧傻痴痴的看着他,然后就说:“应该是99朵?”

对面那个男人直接丢过来一套运动装:“换上!”

抱着这套散发着洗衣粉香味的运动装,我楞了一下:“这谁的衣服?”

“你的!”说完指着我说:“还不赶紧?”

“我的?”我这才仔细看了看手里的衣服,看来这家伙瞒细心,居然晓得新衣服要洗过才可以穿。

象个傻瓜样跑到洗手间换好衣服,又象个傻瓜样回到办公室,看见他已经脱去了外套,将领带也摘了下来,衬衫解开了三颗扣子,露出了古铜色的肌肤。。。。。。

我吞了唾沫说:“我好了。”

他一把接过我手里的衣服,装进了那曾装运动装来的口袋里,连同他的西装一起。

然后,将我一拉;“走!”

我就这样云里雾里的被他拉到停车场,他把手里的袋子递给我:“放你车上!”

“啊?哦!”我接了过来,把袋子放到了我的QQ里,心里想了:莫非他没有车?我们难道走着去?

这时我便听见了巨大的轰鸣声,在我身后响起。

什么东西?

转身一看—— 一辆黑色的Y2K在我面前“吱”地带起一真狂风,彪悍的停下了。

我正疑惑的看向那个骑士,就见他头盔一去:“看什么?上来!”

手里抱着他丢过来的头盔,我整个傻了:“Y、Y2K?”

他一把将我扯上后面本不该坐人的位置;“抱稳了!”一声闷闷的提醒从前面飘过来,我身子往后一仰,整个人象风一样飙了出去。

张着嘴来不及惊叫,已经急忙把前面的男人抱了个结实。

脑子飞快是搜索着关于这机车的信息:陆地上的“喷气机”,公路上的“航空母舰”!

对!就是我屁股下面这黑色的家伙,全球限量10辆的机车,如今、居然就在我屁股下面。。。。。。

‘啊——“我想尖叫,我正在想着,就听见前面的男人扯着嗓子喊;“想喊就喊出来吧!”

“啊——!”这样叫没感觉。。。。。。。。

“Y2K——我CAO你NND!”现在我觉得只有骂街才能表达我的心情了。。。。。。。。。

恩——这个感觉对了!

“Y2K——我CAO!哈哈——哈哈——”

前面的男人没有再说话,就是说话我也听不见,因为风的速度和机车的吼叫声太疯狂,我已经完全沦陷了。

但是我抱着他的身子,却分明感觉到他的笑意,因为他的肚子一下下的跳动着,很是剧烈。

不过15分钟的路程,我已经整个人热血沸腾了起来,满脸飞烫的取下头盔:“夜叉!真爽!”

他接过头盔丢给迎上来的待者:“我们的房间?”

“准备好了!孟少!”待者恭敬的回答着。

他一把拉着我走了进去。

我这才抬头一看——我的天!这里居然是《沉醉他乡》。

这间只接待高级长官,从不对外营业的高级会所,坐落在本市一家五星级酒店的后院。

低低的两层楼房,据说豪资已经上亿!

本市无人不知,却无人可以进去。。。。。。

就这样走进他乡,我已经完全醉了。。。。。。。。。。


[ 本帖最后由 筑风御雨 于 2009-5-22 23:13 编辑 ]
【四月论坛活动汇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5-22 17:54: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一、何人如云相随

走进房间,就看见五个大男人横七竖八的躺在沙发上,椅子上,靠在餐坐上,都在困觉。

听见声音,第一个抬起头来的正是傲天。

“钞票。。。。。。”我傻痴痴的招呼他。

“这个外号是叫我,还是叫他。”傲天的手指了下自己的鼻子,又指向了夜墨羽。

“兽医!”我温怒,不是因为他的油舌,而是因为我今天一直的昏乱。

傲天双手一摊,从沙发上坐起;“你还是叫我钞票好了。”

我正想骂他几句,就见旁边一长头发男人说话了:“你别叫他去死,他防高血厚,难得死一次。”

目光就这样被拉了过去,眼前一头乌黑长发的男人对着我呵呵一乐:“小太爷傲枫!”

“啊!小太爷。”我想今天应该又是他们全体到齐了吧。

夜墨羽把我塞在椅子里说:“大帮主在此,各位见礼吧。”

我极力的想回过头去制止他胡闹,可是肩头却被他按得捞紧。

餐桌上趴着那家伙,抬起半个脑袋,眯了我一眼:“很熟!”又趴下了。

这谁啊,这是?我满头问号却不好意思问,只能机械的回了句:“久仰!”

“哈哈!”窗里边上那位就坐过来了,指着趴着那位说:“他谁呀?你认识?”

我摇了摇头。

“那你久仰他个啥呢?他就标准一傻冒。”说完笑嘻嘻的对我一抱拳:“我自如风游天下!”

“何人如云相依随?”我脑子终于在几个大男人的笑容里,回来了。

如风天下楞了下,随即说:“50号!大家赶紧50号!”

于是房间里噼里啪啦响起了一阵掌声。

靠在沙发里的另外一位也坐过来了,个头足足比夜墨羽大出了一圈:“大帮主!不用我介绍了吧?看我这身型就知道我谁不是?”

“傲诺?牛牛?”

“聪明!”傲诺无聊的赞扬了句,回头对趴着继续困觉那人说:“他不用说也知道了,最爱戴套那位。”

“155WZG!”我马上就知道了那家伙就是郑重的誓言。

那睡觉的家伙,这个时候懒懒的咕噜了句:“有156的WZG吗?我见下。”

终于,夜墨羽坐了下来,说:“吃吧!吃完再说。”

于是菜就这样上来了,我也没人管我,也没人刻意的照顾我,这几大男人随便的大快朵颐,我也没这个必要装斯文。

很快我也就吃好了,擦好嘴的时候,几个男人也相继放下了筷子。

这种安静的为吃饭而吃饭的方式,我倒是瞒喜欢,没有什么虚伪的应酬,也没有酒要我喝,很好很好。

盘子撤下去,水果端上来,我也没心情再吃了,脑子里就一想法:等着他们喊声走,我便立马回家,和扬子八卦去。

誓言是第一个说话的:“我嘴笨,别喊我。”

傲诺:“这个事情,我一直只出力不出脑子。”

傲枫:“初次见面,我还是算了。”

如风天下:“难不成我用古文和她说?”

傲天终于又笑了:“我很乐意送大帮主回家。”

我实在没明白他们的话,于是不吭气,只是坐在那里,心里到是猜测着:那夜墨羽会不会说句什么。

短暂的沉默以后,傲天哈哈一笑:“夜叉,别蘑菇,准备怎样?”

“明天是周末!”夜墨羽莫名其妙的说了句话出来,我的眼睛终于看向在坐在旁边的他。

一双沉默的眼睛就这样打到我心里去了。

誓言马上就站了起来,抓起椅子上的外套:“我先走,这个星期我是查坐标和提醒!”

傲枫:“我还是准备BB吧?这个星期?”

傲诺:“反正我是钱。”

傲天:“我是点卡,你说你是什么?”

说完几个男人都相继的拿上外套开门而去。

唯有傲天停了下来,笑着对夜墨羽说:“你们骑车来的?”

夜墨羽一个巴掌拍过去,傲天一下子弹开了:“当我没说。”

看着他们迅速的消失,我茫然的不知道到底他们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却隐隐明白一定有什么事和非常严重的,并且就在明天就会发生。


[ 本帖最后由 筑风御雨 于 2009-5-22 23:14 编辑 ]
北京2区卢沟晓月7月24日火爆开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5-22 18:02:34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二、魂在他乡

夜墨羽沉默了一会,对我说:“换去沙发上坐,比较舒服。”

说着帮我拉开椅子,一起坐了过去。

就在这个夜晚,夜墨羽告诉了我一个故事:(以下用写故事的方式叙述)

傲家族,其实一共是五个核心成员:傲枫LG,,傲诺STL,傲纭DT,傲天ES;这几个大家都很熟悉了。

却还有这么一个人,也是他们曾经的家长,却一直未出现过,他就是——傲魂!

傲魂,门派方寸、等级155。

他的消失,也就是这个故事,以及接下去将发生所有事情的关键。

还在老区,还在他们几个相互并不认识的时候,傲魂认识一个姑娘。

她的名字叫——薇亦柔,是个PS的小骨头。

俩人认识以后,意味相投,心意相通,很快便在游戏里结婚,并生下了一对儿女。

游戏进行到后来,傲魂和他几个兄弟认识了,知道都同在一个国家留学。

他们相交甚好,于是改了家族名字,建立了属于他们的帮派。

傲魂和薇亦柔的感情也越来越好,傲魂的环境和其他几个人不一样,需要勤工俭学才能维持留学的一切开支。

开始的越洋电话,让这个俭学的小子,吃不消了。

于是,两人便说定,除了游戏里在一起,每个星期都给对方写一封信。

并且不能用电脑打,必须用手写的那种。

终于,傲魂盼到了假期,他带着热情和爱情飞回了中国,飞回了属于她的那个城市。

见面后,两人发现真的已经深切的爱着对方,于是,在那个假期他们在一起了,并且如胶似漆。

假期过完以后,傲魂回到他留学的国家,两人感情依旧,更是多了一份牢靠的思念。

可就在这个时候,傲魂参加一次朋友的聚会,回去时汽车翻下了悬崖。。。。。。

经过急救以后,傲魂清醒过来,但是已经时间不多。

医生翻到的联系电话,唯一能赶到他身边的:就是于他同样在一个国家、一个城市留学的傲枫!

于是医生选择给傲枫打了电话,而放弃了通知电话上显示最多呼出次数的中国号码!

傲枫赶到医院,见到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兄弟的时候,他根本无法知道,傲魂的面貌如何,以及任何身体特征。

因为他整个人都已经散掉了。。。。。。

傲魂等到有人来听他遗言的时候,他知道了站在眼前的,只是一位游戏里认识的兄弟。

但是,也是他最想见的人。

他第一句话是对医生说:“谢谢你们,他是我最希望见的人。”

接下来他对傲枫说:“不要告诉柔柔我的事!”

傲枫说:“那怎么能瞒得住?”

傲魂示意医生拿出他随身的物品,里面有一串钥匙,和一个将军令!

“号!你是知道的。”

“是的,我知道!”

“装着是我,打击她,背叛她,抛弃她!让她恨我!”

这是傲魂最后的遗愿,他就这样离开了,魂魄飘荡在异国他乡,孤苦无依。

傲枫即刻通知了所有的弟兄,并且几天以后,他们都赶到了傲魂留学的那个城市,陪伴他离开。

兄弟们彻夜商讨,按照傲魂的交待,打开他的电脑,查看他的日记,从而了解他与薇亦柔的所有约定。

最后,大家一致决定:打击她,抛弃她,让她恨傲魂的确是唯一的办法。

否则,那个身在祖国的女孩子一定会在这一生,背负着这个感情的枷锁,永远走不出去。

于是,他们用电脑打了一封绝情的分手信,寄了过去。

信里他们用电脑,合成了一张傲魂和一位金发美女湿吻的相片。

然后上线,强制离婚,把养得白白胖胖,已经成品的一对孩子抛弃给了马婆婆。

家里清了个空,唯一没动的只是那个女孩子的号而已。

当薇亦柔发现游戏的变化,收到信还有段时间。

她以为傲魂的号被盗了,很是焦急,于是发信息来安慰这个电脑这边假的傲魂。

于是这边这几个男人,商量着用最伤人心的话,回了过去。

并且到三界发了帖,臭骂了她。


[ 本帖最后由 筑风御雨 于 2009-5-22 23:15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5-22 18:05:24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三、她倔强的走着血腥报复之路

接下来,他们用傲魂的号娶进了一个女人,一个在老区被万人说“贱嘴”的女人。

接下来的事,基本都不用讲了,那个新媳妇,把薇亦柔骂得是狗血淋头。

那段时间,几个男人就说;“太可怜!太可怜了!”却不敢解救她。

当大家都确定,薇亦柔已经放弃挽留这段感情以后,大家各自回去自己的学校。

傲魂的号和资料,就交给了傲枫保管,一同保管的还有薇亦柔的资料,那个时候大家就觉得,这样做总会有用的。

薇亦柔虽然被骂得一无是处,却依旧低着头顽强的生存着,象荒原上的杂草一般,无论任何责骂,任何折磨。

她就这样依旧的、继续的,在游戏生活了下来。

并且她的号也一直没有变过MIMA!

等到半年以后,薇亦柔终于满级了,她第一个便杀了那个贱嘴的女人!

然后,她开始满世界的杀人,骂过他的全部不得好死,全部都几次几次的死在她的手上。

然后,这几个男人才知道,在薇亦柔的心里那份爱居然这么重、这么沉,那份恨也这么重、这么沉。

很快,薇亦柔的就被老区的成名人物抓进了监狱。

很快,薇亦柔就被天兵抓去了天牢。

但是,她一出来,便又开始杀人,一直一直杀!一天24小时,就不停的看见世界上喊叫着她把XX杀了。

在老区,傲家族在强,也强不到他们说话全部都遵守的地步。

于是,薇亦柔坐牢的次数越来越多,被人家追杀的次数也越来越多。

这个游戏,本就是牵一筋动万骨,杀一个人或许他的三表弟、四大爷、六姑姑都出来了,于是薇亦柔的仇家也越来越多!

这个女孩子却从来不求傲家族帮忙,倔强的走着他疯狂血腥的报复之路!

几个大男人却坐不住了,得帮她,必须得帮!

于是,他们打开尘封的记录,求神拜佛的按了那个将军令——居然上得了薇亦柔号!

于是几个大老爷们,赶紧用新的将军绑定了她!

然后他们帮她做“五行修业!”每天做,帮她找经验点技能!

帮她找BB放生,帮她买人气,帮她找了一双120的迷踪鞋,让她可以逃跑得潇洒!

帮她买区里最牛B的攻击BB,整整八只!

帮她跑BB环,四修25!

帮她点人修,三修25!

短短几个月,薇亦柔的号就变成了老区第一PS,基本没有人敢动她了。

这个时候,薇亦柔其实已经知道有人在帮她,她不问,傲家族也不说。

只是她却很少来了,只是每个星期六上半天,疯狂的到处杀人,就下了。

她杀的人,开始变了,原来她只杀她的仇人,后来她却只杀他没杀过的人!

男人,女人,人妖,只要她没杀过的,不管你是155也好,你是JY仓库小号也好,只要在她身边,你就得死!

爱情可以使一个女人变得美丽,也可以使一个女人变得疯狂。

薇亦柔这种应该叫什么呢?

当傲家族移民过来,也把她一起移民了。

他们是担心没有人照顾她的号,而她却一直在猜疑这个人到底是谁?

所以,她跟来了。

明天又是星期六了,她又要来杀人。

老区的人都晓得有这么一个杀人如麻的家伙定时上线乱砍人,所以都晓得看世界。

因为世界上有人总在汇报她的坐标,不想死的一般都躲得过去。

但是,移民新区,却有一半合区来的人不知道,所以夜墨羽今天把这个故事告诉我。

听完这一切,我吐了一口气:“好可怜的女人!”

“很疯狂,不是吗?”夜墨羽说。

“是的。”我说着:“却很感人,这样的女孩子被她杀了,我也不会报复的。”

夜墨羽突然感激的拉住我的手:“早已料到!”

我微笑着看着他:“你是担心我的朋友被杀以后,我又邀约人去报复,是吗?”

夜墨羽没有否认,这也是他的优点,勿需掩饰自己的心计:“是的!我不希望我们区的移民和你们区再有争端,特没意思。”

我笑了:“你今天就为了告诉我这件事?”

他看着我摇了摇头:“可以说是,但是总是见你的借口。”

我心里小小欢喜了一下,低着头说;“送我回吧。”


[ 本帖最后由 筑风御雨 于 2009-5-22 23:17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5-22 18: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四、天下

上了游戏,夜墨羽的信息就进来了:“说喜欢百合的女人,其实是喜欢玫瑰的。”

我无稽的笑了,看着傻呆呆的扬子说:“女人都喜欢玫瑰吗?”

扬子淬我一口:“我看着好歹是一爷们!”

“不!”我急忙说:“你认为女人都喜欢玫瑰吗?”

扬子看看我说:“姐!你是不是恋爱了?”

“我象恋爱的样子吗?”我茫然的摸了摸自己的脸。

“一般的女人是花都喜欢,恋爱中的女人就喜欢玫瑰。”扬子说完继续看着电脑了。

我无趣的转过头,正想着怎么回信息,扬子突然说:“你今天收玫瑰了吧?”

“你怎么知道?”

“你脸上写着呢!”扬子继续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五点下班,开车回家,遇到堵车也就一个半小时,你却花了3个小时才回来。”

我咬着嘴唇不理他,心里想:当初就不该让这臭丫到这边住!

“说!”扬子突然扑过来,用手搁吱着我:“谁带你出去了!谁?!”

我被他挠得笑得喘不过气来,只能老实的说:“是傲家族的聚会!”

“夜墨羽去了?”扬子这才停下手,极度三八的看着我。

于是,我将今天的所有事情从头到尾讲了一遍:“我本就打算告诉你的,只是还没想好怎么说而已。”

扬子却整个人定住了,意外的再没有问我那几个男人的情况,只是默默的看回了电脑。

我看了眼表情奇怪的扬子,心里想:臭小子!一直是自卑了。。。。。。。

看着眼前的对话框,信息还没回过去,于是我回了句:“我贪财”

对面默然了一阵,回了信息过来:“CA杂”

我犹豫了片刻,还是飞过去,就看见一身雪白的他,抓着把刑天等在那里。

我加了进去,画面一晃就来到了站神山脚下。

进了那个鬼气深深的场景,他一直把我拖去了“利剑崖”。

夜墨羽:“为什么叫——天下?”

我:“这什么鬼地方?”

我没想到他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个,更没想到他找的说悄悄话的地方居然这个鬼地方。

夜墨羽:“哈哈!那你认为我会带你去那里?月宫?FC?PL?”

我:“。。。。。。。。。”

夜墨羽:“你还没有回答我为什么是天下?”

我:“你自己怎么看?”

夜墨羽:“我一直认为男人的心里才会装得下——天下!你是我第一个见到的女人,取这么个帮派名字!”

我:“意外?”

夜墨羽:“所以想明白你的天下,到底是些什么?”

我:“那你的天下是什么?”

夜墨羽又是哈哈一笑:“看来和你说话,必须先回答你的提问。”

我想了下,还是沉默了。

夜墨羽:“每个人心中都有个神,我心中的神,他就是——刑天!

古人云: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

我惟独喜欢这里,因为这个地方可以带我去我的天下!”

我:“你的天下?你是说服战?”

夜墨羽:“不!是蚩尤!”

我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手指都有些颤抖的打出一行字:“你打败蚩尤的目的不是荣耀,你想做黄帝?”

夜墨羽沉默了,很长时间的沉默。

我明白了,他为什么要问我这个问题:“为什么是天下!”

因为,他的心中,这个天下该是他的。。。。。。


[ 本帖最后由 筑风御雨 于 2010-4-26 19:27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楼主| 发表于 2009-5-22 18:27:44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5-22 18:29:46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六、我说的都是真话

扬子今天睡得特早,我下线的时候,发现他虽然轻轻的打着鼾,稚气的脸上居然挂着一丝淡淡的忧愁。

这才想起,整个晚上他都没说话,这小子今天一定中邪了。

第二天,我心里还挂着薇亦柔那事,没敢睡懒觉,9点就起来了。

拉开房门,就看见那个从来不起早床的扬子,居然已经坐到电脑旁,嘴里叼着一块大饼。

迷迷糊糊的走过去拍他一下:“你今真勤快!”

他嘴里的大饼就掉下去了:“姐!你别烦!”

这时我看见屏幕上,他正在和人PK!

把掉下的大饼拣起来丢进垃圾桶,我顾不上洗脸刷牙,直接又站到他身边。

只见他在当前说:“我说的都是真的!”

对面鸢鸢站着的,居然是传说的的女魔头——薇亦柔!

对面说:“我已经杀你一次了,我不杀人两次!”

扬子说:“你知不知道,所有人提到“薇亦柔”这个该死的名字,多么受惊、绝望和愤怒。”

薇亦柔平静的说:“何所谓?”

扬子说:“你到底想证明什么?你的永不放弃和杜绝真情?”

薇亦柔漠然的说:“与你何干?”

扬子很激动,他的手无意识的在我身上拉了几下,指着电脑,眼睛瞪着我,嘴巴张了张,却没说出个字。

我没说话,因为我突然发现我的表弟——陌葬扬,他多年书香,今天终于派上了用场。

其实,我这表弟,家里虽然很清贫,可是却有个爱书如命的老爹。

用扬子自己的话说:“我爸吧!他这人就一德行,你只要把他那气给顺了,天上的王八也给你掰锅里炖咯!”

所以,打小他就被押着看了许多课堂里不学的书。

他却总是感叹:“一肚子破纸,换不到半个老人头(指百元大票)!”

扬子懊恼的捶了下他的头,继续打着字:“你看下世界,那里多少人在舔着伤口,却隐忍不发。”

薇亦柔却说;“这里孤魂野鬼,游荡的混帐人,与我没有直接或者间接的关系。”

扬子说:“一场戏唱个几千年,早晚没有了观众,任何无所事事的大事、小事、屁事,愤怒、悲哀、恐惧,都需要最起码的观众!”

薇亦柔居然笑了:“哈哈!你企图用你并不存在的能力,猥琐的个人魅力让我放弃杀人?”

扬子悲哀的低下头想了会,说:“我的人生纵然落拓,但是我的生命之线非常清晰,我只是想让你永远神经质的紧张,平息下来。”

薇亦柔的笑容僵住了,她手中闪亮的爪子挥了起来,一张大大的网子从天而下,把陌葬扬套了结实。

我眯着由于没有洗脸,依旧带着昨天梦镜赐予的眼屎的眼睛,侧光里看了扬子一眼,发现他由于失败,脸憋得通红,茫然和失落的被薇亦柔几下丢去了地府。

现实世界上情感的损失,游戏世界里大义被无情驳回,这个初尝情感的小男人沮丧得象只鼹鼠,一下子躲进了他的泥洞子去了。

“我CAO你NND的傲魂!你TMD好死不死,干什么一定要泡了她才死!”扬子滚在他的临时铺位上,抓着被子胡乱的打着踢着。

好象那堆软塌塌,没有反抗能力的棉拓拓,就是那个远在天堂,奸笑着看着他一败涂地的傲魂。

我走进洗手间清洁自己的同时,外面的咆哮还在继续,却慢慢的没了声息。

我于是在想:扬子!这个有着清晰外表,和细致如女人心灵的小男人,生活对于他来讲,是对他香书闻纸的一种虐待。

所以,多年以来,他一直以一种自甘堕落的方式苟活着。

如今他突然有了情感,却被那个得到他纯洁真情的女人肆意的丢到地上,并且毫不客气的跟上一脚踩个稀烂。

我不仅暗暗的叹口气:“扬子!你的爱情,只怕会终结你的快乐。”

一个人吃过早饭,我拉了下倒在被窝里象具尸体一样,一动不动扬子。

却见他一双呆滞的眼睛盯着天花,偶尔眨吧一下,然后又继续一动不动。

“扬子!”我拉拉他:“起来,我带你抓鬼!”

“10只下来,也就是朵牡丹,你要是能叫GM赏我个薇亦柔,我带你一天!”


[ 本帖最后由 筑风御雨 于 2009-5-22 23:21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5-22 18:32: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七、水往底处流

无趣上了游戏,却见帮里正刷出这样一条信息。

悠雪:“**保佑!还好不是大猫爱上了那女魔头,否则有155的经验死2次亏死咯。”

honey宝er:“老子这种蹲茅坑都要人送手纸的个性,怎么看也得找个温柔的女人,那女魔头,还是算了吧!”

春天的馒头:“不带手纸不表示你MAN,只能说明你龌龊。”

彩雨:“谁偷走下水道盖子!”

悠雪:“哈哈!彩雨!你NND真是我们中最有学问的!”

彩雨:“污水肆流啊!”

我马上加入他们的谈论:“根据绝对真实情报,目前扬子正在为自己的爱情焚香祭奠。”

这时,一条久违的身影“嗖”的一下蹿了出来。

汔鈣中D貴鏃:“薇亦柔的身子就在那里,却与扬子有着千山万水距离,依依,你记得帮我们一起可怜他。”

我:“谢了!你要不嫌做作,我马上扑他跟前,唱一段煽情的小曲,保管闻者伤心,听者掉泪。”

悠雪:“依依!从前,我们怎么就没发现你这人这么铁石心肠呢?”

honey宝er:“咳!咳!我说那啥,还是让彩雨总结下吧。”

春天的馒头:“行!大家闪开。”

彩雨慢悠悠的爬上来,说了一句话:“水往低处流。”

我:“我投降!我不介意你们说我没文化,我试图努力接近彩雨的五度空间思维模式,经过无数次实验证明,我不行!”

悠雪:“似乎昨天谁还说自己有知识有抱负?今天就即刻承认你尊贵的外表下愚蠢的肉体?”

我:“啥肉体呢,我咋听上去这么象买鸡肉滴。”

春天的馒头:“悠雪只是想告诉你——依依!你OUT了。”

我:“地面离我越来越近了,我两眼就一抹黑不是。”

汔鈣中D貴鏃:“你那叫——晕!倒!”

还是宝儿最好,他终于站出来说话了。

honey宝er:“还是我来解释吧,彩雨的意思是说,自从依依认识那个兽医,并和他们打得火热以后呢。。。。。。。”

我:“继续说完!”

春天的馒头:“我保证!大猫要挨起!”

悠雪:“关大猫P事,话是彩雨说的。”

汔鈣中D貴鏃:“那啥,他不就担任一翻译官吗?”

我:“大猫!你给姑奶奶说完!”

大猫嬉皮的笑笑:“可别500两招呼,我啥都认了。。。。。。。”

我:“你不说,我大耳巴子就过来了!”

honey宝er:“这长言说的好: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咋我们依依大小姐,就跟个兽医学得禽兽不如了呢?”

我:“彩雨!你给我滚出来!!!!!!!!!!!!”

春天的馒头:“我有一双单纯而敬畏的眼睛,怕怕的看着依依。”

悠雪:“发怒的母狮如豺狼,咬人的来了——”

春天的馒头:“阿贵,你负责拉警报,记得三长一短!”

honey宝er:“我裤带子一直不牢靠,女人们别来追我,我倒不介意来个春光咋现。”

我:“大猫!你找死不是?”

汔鈣中D貴鏃:“怎么?依大帮主?你还真想羞愧的等着他套牢裤带子,然后站哪等你煽他啊?”

我这才明白一个人的嘴巴,永远说不过他们,于是我宣布再次投降:“你们这群小王八,今儿我认输。”

这时突然彩雨说:“潮是翻腾的,水是流的。”

我:“彩雨!去你的第五空间思维模式,我禁掉你!”

汔鈣中D貴鏃:“别!翻译官何在。”

honey宝er:“那前两句彩雨都说了,我说后两句:禽兽用爬的,我彩雨用走的!依依帮主你喊我彩雨滚出来,我是不干滴!”

春天的馒头:“依依!是不是鼻子已经着地了?”

悠雪:“应该是五体投地才对。”

汔鈣中D貴鏃:“这下特定气晕了。。。。。。”


[ 本帖最后由 筑风御雨 于 2009-5-22 23:23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5-22 18:36: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八、我去了,你们随后就到

本帖最后由 ˋ._誓訁、吻 于 2014-1-21 18:56 编辑

纵然我们在帮里胡说,却实际上是因为都无法罔视扬子的苦恼。

我们这群人,大家都过于了解,越是担心着某人,越是装着不记得他的存在。

或许就是用最恶毒,最阴损的话来表达一种无法淡漠的淡漠。

我体味着遮掩的关切,回头看着依旧仰面向天的扬子,终于无法忍受他的沉寂:“喂!你死了没?”

“还有口气吊着。”扬子说完翻个身,继续把自己丢进滑稽的失恋中去了。

我回过身去,看了看世界,正看见薇亦柔在长寿郊外扎点。

于是,我在帮里喊了声:“姐妹们!我们去看下那个女人,谁去?”

组上了悠雪和彩雨,我们直接往最新刷出的坐标跑去。

到了那里,我就发现情况不对,因为漫山都是顶着小刀的人站着。

我赶紧解散队伍,点了进去,一口气就咽在脖子眼出不出来也吞不下去了。

那战斗场景里,居然是单枪匹马的薇亦柔面对着排骨汤、冷如嫣、瞳小莜三个人。

大概10秒以后,我终于看见场面开始动了。

薇亦柔一招含情脉脉丢过去,冷如嫣就被封住了,然后她的头上飘起一句:“傲家的帐可以算我头上,我反正帐多不愁,虱多不痒。”

瞳小莜的BB丢了个五龙,看来上会合被封了的。她也同样的招数丢过来,却没有封住薇亦柔。

我不禁心里小小的开心了一下,随即想起扬子,急忙喊着:“扬子!薇亦柔被人围攻。”

耳边立马听见很速度的拖鞋声奔到身后:“谁?”

一秒钟以后,我听见一声咒骂,扬子已经坐到他的电脑前。

屏幕上排骨汤已经扑了上来,连续三刀,薇亦柔的BB保护了一下,挨了两下去了半血。

瞳小莜尖声格格的笑着,她那惹人厌恶的嘴巴里闪出一句:“我今天就拔了你这张面子。”

我正想打句话咒骂这个该死的女人,就看见薇亦柔淡淡了说了句:“我应该为欺凌弱小而赎罪,你们也该为凌驾众生而万剐,我去后,你们马上就会跟来。”

“跑!你穿着迷踪鞋,为什么不跑?”扬子的焦急的呼唤在旁边屏幕刷起,我也开始疑惑她为什么不跑?

薇亦柔缓慢的说:“他们想要胜利,却并不会品尝胜利,我坏只是坏我的行为,他们坏是坏的心肝,我一死换得三对狼心,何乐不为?”

我急切的在帮里大喊,速度组起XX  XXX坐标!

于是,10秒之内,我组上了四个人:我、扬子、悠雪、彩雨。

看见排骨头上的小刀消失,我开始了不停的点击,愤怒已经添满了我的胸口。

切入战斗的时候,我看见对面发出了3个80号表情。

扬子对我喊:“姐!我们放倒排骨!”

悠雪就已经丢中了瞳小莜:“死PS!你也算是号人物,难道就没有羞耻之心?”

彩雨:“下水道!”

排骨出手却快过了扬子,他却因为没有回复气血就被我们点,只能扑过来砍了扬子一下,而我的BB又刚好保护了他。

当排骨趴下去那一刻,我看见扬子头上飘起:“死人不许埋,活人只许轮!”

我的小拳头却闪了起来,点开一看,却是傲天:“杀瞳小莜,她半血!我敢保证他们带的大金不多!”

我一想也是,他们三人偷袭一个没有攻击的PS,有个PT带大金干什么?马上对扬子喊:“你BB保护自己,下回合放倒瞳小莜,有人看见她半血!”

果然,第二回合瞳小莜连解都没解自己,看来连五龙都没了。

冷如嫣急忙的给瞳小莜上灯,却没敢拉人!

排骨的BB已经被悠雪的BB打飞,他没BB拉自己,只能继续趴着。

我在队伍里喊:“彩雨!给我提灵!”

扬子已经提刀砍了过去,头上还飘着:“去死!去死!去死!”

这个时候信息又进来了:“他们只要跑出来,我们在外面埋伏。”

我心里就是一热,我最担心的问题既然已经解决,我还顾及什么?

于是我说:“我这一辈子见过许多不要脸的人,却没见过连屁股都不要的女人!”

冷如嫣回了一句:“垃圾!”转身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我们收拾掉最后一只BB,站出来的时候,果然看见傲天带着人马站在我们面前。

他头上飘起一个微笑,我明白他已经收拾了冷如嫣。

这时傲枫说:“那个小扬!我们聊下!”


[ 本帖最后由 筑风御雨 于 2009-5-22 23:24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5-22 18:39: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九、我已经戒掉了

我转头过去,看见扬子楞了一下,开始打字,于是,我回头看向屏幕。

陌葬扬:“我的时间用分计算,每分钟10W。”

我在队伍里说:“扬子!你对他何必这么不客气。”

悠雪:“君子无罪,怀碧其罪。”

傲枫停了停才说:“你可以把我话当空气一样漠视。早晚你会来找我!”

队伍已经解散,大家都已经消失,我找到薇亦柔最新坐标,飞了过去。

就看见她正站在LG,看着万圣公主,文风不动。

我走到她的身边,直接坐下了:“还想杀人吗?时间不早了。”

薇亦柔:“是不早了,今天人数还没够。”

我:“我就在这里,你为什么不动手?”

她终于动了一下,却是一丝苦笑:“我不会对你们天下的人出手的。”

“为什么?”我很诧异。

“我虽然心没了,但是我的眼睛没有瞎!”薇依旧在笑,却更多了一份苦涩。

我移开视线,看见世界里,果然排骨汤她们正在对天下叫骂。

我想了想,终于还是问了:“你知道我们为什么帮你吗?”

薇亦柔“我现在已经败絮残花,还不想落得个神憎鬼厌。”

我:“那你的意思是,你知道扬子说的都是真的?”

薇亦柔:“真又如何?假又如何?够了!”

看着眼前的她,我仿佛看见电脑前的她,一脸凄苦,暗然销魂。

我应该说些什么,我焦急的想着,脑子里却一片空白。

我知道,或许还有10分钟,她就走了,然后要一个星期才会再来。

就算为我自己,避免这一个星期不用面对表弟的臭脸,我也该说些什么。

正在黔驴技穷之时,薇亦柔却说话了:“人的一生都是在过瘾,抽烟、喝酒、K粉是一种,爱情、金兰、亲人也是一种。

有的人追求感官刺激,所以用身体去过瘾,那么他们注定死亡——病痛、癌变!

有的人追求情感刺激,所以他们选择用思维去过瘾,那么他们也注定死亡——自杀、轻身。

虽然人都该死,我却不想早死,所以——我已经戒掉了!”

我看到她的话,有种遗憾,更有着震惊,她居然已经视感情为毒药,她居然宣布戒爱!

我:“但是,人是有思维的,人的一生不能没有情感。”

薇亦柔:“知道劝上吊的人怎么劝吗?”

我:“你说完。”

薇亦柔:“让他吊上去,然后等他经过剧烈的生死挣扎以后,气息焉焉之时,再把他解下来,这个时候你在问他:还要不要再吊?我帮你。。。。。。”

她这个时候分明在责怪我,明知道爱情是坐坟墓,却逼着她走进去,等到她快要死亡,然后再将她拖出来,她在责怪我残忍。

我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你过于悲观,你丧失的何止情感。”

薇亦柔:“当你被一群人,甚至所有人,是所有、所有人——包括他!践踏辱骂,你丧失的一定不止这些。”

听他强调着所有人,我突然好似回到了那一年,在那个老区,我被人叫骂着小三,那时的羞愧和痛楚根本无法讲述。

但是,那一年,我的身边却还有朋友,并且那个男人始终还是在关心我,对我说过许许多多安慰的话。

而她呢?她几乎是在一夕之间失去了所有,没有任何人帮她,没有任何人听他述说,她是怎么活过来的啊!

我终于明白了她的话中含义,却没有办法劝解。

薇亦柔:“我恨!因为恨所以我残忍,但是却有人比我更强更残忍。

我说我惨?如今谁会相信?只有人数落比我还惨。

我活着,我死了,没有人比较,没有人在意,所以我发誓!某天起,我用自己的标准衡量这个世界!

我活我的,我杀我见之人,因为我的尺子告诉我,这样可以快乐。”

就这样,我呆着,看着她的话,想着她的话,直到她在我的眼前消失不见!


[ 本帖最后由 筑风御雨 于 2009-5-22 23:26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楼主| 发表于 2009-5-22 18:43:59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楼主| 发表于 2009-5-22 18:48:32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5-22 18:52:40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十二、赔偿到位

上了我自己的号,就看见傲天的留言:“大帮主,所有赔偿 全部准备妥当,什么时候收款。”

我刷新下他的头像,在线的。就在帮里说:“国外资金第一笔贷款已经到位,请各位债主速度到帮派大厅集合。”

消息一发出去,就看见十几对二饼眼丢出来,我看了看几个主要人物都还在,于是发信息给傲天:“兽医!带上巨款一号帮聚义厅。”

回过头去喊了声:“扬子!傲家付钱了,你要不?”

扬子一下就翻身起来:“当然要!”

我赶到聚义厅的时候,里面横七竖八的趴着那悠雪他们几个,嘴里还在JJYY的说个不停。

我套红了字,说:“一点规矩都没有,列队!列队!”

彩雨叫唤了一声:“天下掉钱不掉雨。”乖乖的站到我的对面。

honey宝er:“平时又没军训,如今怎么也站不到一条直线。”说着也站到彩雨旁边。

悠雪:“要不要男女分开两排,我个人认为女孩子该多分点。”转了一圈站到彩雨左边。

汔鈣中D貴鏃:“大猫!你TMD的肚子那么大,我怎么向右看齐!”拖着好大一把镰刀站到大猫右边。

春天的馒头:“咱就是当队长的命,我还是排头吧。”乖乖的拿着比她人还长的棒子站到第一个。

这时扬子气呼呼的冲进来:“那几个大爷在外面转悠,应该找不见路,咱要不派个迎宾出去迎下?”

就只见几副颜色的脑袋上一同飘起:“依依去!”

我说:“扬子!你先过来把队排好。”

扬子呆了下,看见几个傻B长长短短的排成一线,说了句:“要不要报个数。”也敲着脑袋站了进去。

我喊了声:“向右看齐!”

春天的馒头:“

悠雪:“

彩雨:“

honey宝er:“

汔鈣中D貴鏃:“

陌葬扬:“

我:“不错!保持队形,我去接钱

走到外面,就看见傲天、傲枫、如风天下站在坝子里说话。

我装模作样的施个礼:“几位大爷,都等起了呢。”说着组起队伍。

带着他们走进大厅,里面一下子就尖声喊叫起来

彩雨:“曾经沧海难为水!”

春天的馒头:“我咋觉得今天兽医玉树临风,人见人爱呢?”

悠雪:“钦差大臣架到。”

honey宝er:“这笔糊涂帐今天总算两清了。”

汔鈣中D貴鏃:“据说,我有双野兽鞋子得是不是?”

扬子:“大家别辜负了雪儿的老谋与良苦,乖乖的站好等天上掉馅饼吧。”

我正想说点什么,却见如风天下哈哈一笑:“你们这架势活生生让我打个寒噤,如同看见地府讨债鬼前赴后继趟过冥河。”

傲天:“他们就一群洪荒里寻不见吃食的恶狼,混沌里斗然冒出来的怪物,吃人不吐骨头啊。”

傲枫:“我企图用最大的冷漠看待面对一切,但是,我的思维、我的血液、甚至我的骨头在告诉我,爷们啊!你们被黑咯。”

我终于笑了出来:“早晚一天,你们肢体麻木了,也就习惯了。”

傲天:“大帮主的意思是,把所有的钱平均分给这几位?”

我想了想说:“他们每人2000W,剩下的丢到我这里,还有人没来呢。”

几秒钟的静默后,春天的馒头:“我习惯在大城市游荡。”已经不见踪影。

接下来,彩雨:“今天下的金条子。”也不见了。

悠雪最实在:“我去钱庄。”

honey宝er:“只可惜野兽鞋子不是我的,走先。”

汔鈣中D貴鏃:“到了我还是余下些,也知足了。”系统显示汔鈣中D貴鏃给予你700W两,我知道那是点卡钱,他也立即消失了。

扬子看样子也拿到钱,却站那里没动:“我说哥们,我用肉眼就可以看见你五脏翻腾,就别在装了。”

傲枫楞了几秒,这才说:“你既然看见,我也不得不在次让你失望一次,你不必讥讽我,我对所有冷言热讽先天具备抗体。”

我看见系统显示傲天给我8000W,来不及再看他们斗嘴,急忙去了钱庄,存进1000W,回家存了1100W,开了小号装钱,好不容易忙完,就听见扬子叹口气,支着额头哑了。


[ 本帖最后由 筑风御雨 于 2009-5-22 23:31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5-22 18:55:57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十三、馒头伸腿了

打开好友,,看见绯月焰还在线,于是M过去:“天台!”

很快她就回了过来:“哟——那里可不能阴我,要不换个地方我们单干一场?”

我也懒得和她废话,直接说:“傲家族赔偿了天下的死亡基金,第一场黑郑重的誓言,你也见小白,2000W一分不少给你。”

那边沉默了一会,回了信息来:“我到了。”

我飞过去,就看见银色的狐狸站那里一声不吭。

钱丢过去,她头上飘去个“谢”字,不见了。

我不禁感叹钱的伟大,时到今日,还能让这骚狐狸对我说声谢,实属不易。

清完体力活力,正准备下线,明天又是12门派,还没定下队伍,要早上才行。

就看见有信息进来,点看一看居然是消失了一天的夜墨羽,不由呆了一下:这臭男人,今天一天不晓得干啥去了。

却见他说:“你那边应该乐开花了吧?”

我没好气的回过去:“管你什么事?”

夜墨羽没急着回过来,我等了一会也觉得无趣,就在帮里说:“我下了,今天特累。”

就看见彩雨慢悠悠的说:“心潮澎湃啊!”

我貌似读懂了她的意思,应该是得了钱开心,正要说句赞扬自己的话,却见馒头急忙冲出来。

春天的馒头:“彩雨!你不说话会死人啊!”

我就觉得奇怪了,马上问:“馒头,你别打岔!大猫你出来给我翻译下!”

汔鈣中D貴鏃:“拿了钱以后大猫就下了,指不定现在正睡得欢呢。我来暂时充当翻译吧!”

我:“那你说。”

汔鈣中D貴鏃:“彩雨的意思是,突然发现某男人与某女正心贴心的约会,惹得她心潮澎湃。。。。。。。。。”

我转头看了看身边的扬子,他也正茫然的看着我,我才想起,今天整天我和他都被爱情撞了下腰,整一个人都浑着。

于是又一起看回电脑。

陌葬扬:“阿贵!你给我出来!那男人和女子都是谁谁?”

汔鈣中D貴鏃:“那啥!这个事情基本与我没有关系,要问情况请找当事人!”

悠雪这才慢慢爬上来:“依依!你到天上去看看就晓得了,保证跌破眼睛。”

我心里就是一紧,难道狐狸又把傲家族的人勾引了?

要是真的,那个人会是谁?难道是——夜墨羽?

立马飞去花果山口,香一烧,奔去BJ。

到了BJ,就看见阿贵说:“我说那啥了,有彩雨在的时候什么话都别说,否则一定穿帮。”

春天的馒头:“5555555555555人家不是故意的嘛,依依来了不要砍我哦。。。。。。”

我到了女娲,直接在帮里喊:“坐标!速度!”

就看见眼前笑吟吟的站着傲枫:“大帮主来了?”

他的背后居然挂着的,是馒头这个小妖精。

我倒!

这,这,这,这到底是怎么会事,他们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看着眼前笑脸迎人的傲枫,我傻呆呆的说:“纯粹巧合。。。。。。”

傲枫:“这个地方貌似不是巧合就会来的哦?难道大帮主也约了人天上人间畅游一番?”

我马上在帮里咒骂开了:“你们天上人间,干什么要我去撞破奸情!”

彩雨:“昨天天气预报:站神山有零星小雨!”

我:“彩雨!你给我死边上!天气预报有报昨天的吗!”我这才明白了,原来昨天晚上,我和夜墨羽的约会他们已经全部知道。

所以,他们也晓得和傲家族已经可以正式开通友好往来,四面国门一开,首先伸腿出去的居然是三年不逢甘露的DF馒头,怎么能不群情汹涌。

春天的馒头:“你这是只许洲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汔鈣中D貴鏃:“馒头!你这话就不道义了,人家依依的意思是:你风起云涌她视而不见,却为何一定要把她送到傲枫嘴边咬上一口,被奚落得无地自容。”

我这才在当前说:“馒头整日里哭天呛地寂寞难耐,我这不是特地来看看,到底何人以慰她寡闺之癫狂。”

春天的馒头:“依依!你去死!”

我哈哈一笑,水遁回了LG,却一下看见浑身素白的刑天正站我面前,呆了一呆就见面前飘起一张笑脸。

我马上又一飞行符躲去了ZZFF,心里想:走哪都撞鬼了!

帮派里陌葬扬说:“姐!你这叫抓的那门子奸啊?人家男未娶女未嫁,活生生一对碧人,你何苦人间天上一阵瞎倒腾。”

我:“我还LG、ZZ被追得无处容身呢。。。。。。。。。”

大猫这个时候才突然说了句:“NND,不就2000W钱吗?我这破运气就掉了上不来。。。。。。。”

帮里全部晕噘。


[ 本帖最后由 筑风御雨 于 2009-5-22 23:32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5-22 18:58:13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十四、我愿意

拿了本杂志,倒在床上边看边懒懒的进入了半睡眠的状态。

就听见外面扬子说:“姐!夜墨羽问你明天要不要和他们一起杀12门?”

我的思维停止了一秒钟,然后对着门说:“我愿意。。。。。。。”

扬子停了半秒:“我咋听起你象结婚典礼上的誓言呢?我愿意。。。。。。。。。”

我整个人就清醒了过来,想起刚才半迷糊状态下说出的那句话,真有些暧昧,于是瞪了瞪眼睛,发起呆来。

接下去就怎么也睡不着了,可能因为下午睡的时间太长,翻来覆去的把整个床滚了个遍,眼皮始终耷拉不下去。

于是,开始使用最原始的办法:数绵羊。。。。。。

数到我自己都搞不清楚的数字了,人还是清醒着,就听见外面扬子关了灯准备休息。

赶紧爬起来,大喊:“扬子!到万华消夜去不去?”

外面细微的声响停了停,就听见扬子意外的说:“我也愿意!”

我拉开门,冲他喊:“你个龟儿子的。”

“你滴龟姐姐的。”扬子扭开了灯,站到鞋柜边上:“我先说好!你不许管我吃什么!”

我立马就说了:“生蚝只许一打!”

“两打!”扬子居理力争的说:“一打你就一个人去。”

我咬牙切齿的咒骂他:“吃不死你!”

扬子拖住他的臭鞋子,慢悠悠的边换边说:“吃不死滴,亲爱的大帮主。”

开着车到了万华,找了张小方桌坐下,扬子就直奔烧烤档,点了他喜欢的吃的,我喜欢吃的他也一样点了,这点倒是他最可爱的地方。

15分钟后我们开始拼命的消灭面前美食:“姐!来两瓶啤酒吧?”

我抬起头,双眼泛着悲痛,恶狠狠的说:“一瓶!”

扬子没有坚持,已经张牙舞爪的喊:“美女!美女!一瓶百威!”

我想了想,对走过来的服务员说:“两瓶哈尔滨!”

对于万华酒店的美食街,我和扬子是最了解的了,百威在别的店都有大支的出售,惟独他这里执着的只卖小只,并且价位很离谱,28元/支。

而哈尔滨不仅仅是大支,并且每支价格仅售12元,所以我理所应当的为扬子选择了又便宜又量多的哈尔滨了。

酒送上来了,扬子讨好的为我倒了一杯,他知道这个时候我怎么也会小喝一点点的。

姐弟俩乱七八糟的碰了下杯子,他呼啦一声就干掉了一杯。

我喝了一小口,抓起半只烤螃蟹就往嘴巴里送,还JJYY的说:“恩!辣死我。。。。。。。恩。。。。。”

“大帮主!”一声充满男性的呼喊传到耳边,傲天那个兽医就坐到了我和扬子中间的空位上了。

手里的螃蟹还塞在嘴里,被辣得鼻涕呼啦呼啦的我,猛滴抽了抽鼻子。

半醒悟的,举起手里剩下的螃蟹指了过去:“扬。。。。。扬子!他,他就是兽,哦,傲天!”

傲天礼貌的笑了笑:“我虽然偶尔也吃螃蟹,但是人家啃过的,并且才从嘴巴里拖出来的,我还是不敢笑纳了。”

扬子楞了楞,这才反映过来,伸出沾满红油的食指,指着他问我:“钞票?”

我急忙做个闭嘴的手势,却不料全被傲天看到眼里:“哈哈!我现在知道了,原来你们背地里给我取的外号不止兽医这一个。”

我放下手里尚未光荣就义的螃蟹,拿起纸巾尴尬的擦着手,就看见扬子贼兮兮的往傲天来的方向张望着。

“找谁呢?”傲天说:“我没和他们一起。”

我分明看见扬子失望的矮了半头,抓起服务员送上的新餐具,给傲天倒了杯酒:“兽——天哥!喝一杯。”

“哈哈!”傲天又笑了:“陪几个老朋友来消夜,都准备离开了,却看见你们在这里,就过来看看,却讨到杯酒喝。”

我恨恨的低声说:“喝不死你。”

傲天却听见了,笑吟吟的举着杯子到我面前:“要想我喝死也不难,只要你陪我喝。”

我一下子就觉得火烧一样的浑身发烫,一把端起酒杯:“我喝半杯,你干了!”

“好啊!”傲天说完,幽雅的和我碰了下杯,仰头就喝。

我看见黄色的液体进人他的嘴唇,性感的喉骨一上一下的抖动,瞬间一杯酒消失了踪影。

我这才端起杯子,喝下了里面的酒。

接下来,我和扬子心照不宣的你一杯,我半杯的和傲天你来我往干翻了整整一箱哈尔滨。

终于,上了N次洗手间以后,我晃悠着回到桌边,却坐都坐不稳当了。

看了下我的生力军——扬子!他也早已经满脸火红了。

我努力的出着恶劣的粗气,摆着手说:“不,不喝了,姑奶奶我今天认,认栽了。”说完就要站起身拉扬子走。

看着傲天的雪白的衬衫,闪亮亮的笔挺的立在我眼前,我这个时候就一想法:为什么我不吐出来?要是我能吐出来,NND我一定吐他身上!

脚下就踩中了四处乱放的酒瓶,一个趔趄就扑了过去。。。。。。


[ 本帖最后由 筑风御雨 于 2009-5-22 23:33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