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筑风御雨

天下(完整珍藏版)请观赏大结局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9-5-22 14:50:26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五、三回合

夜墨羽还没来得及回答悠雪的话,战斗打响了。

果然对面开的龙阵,一位:傲枫(155LG);二位:傲天(155ES);三位:如风天下(155LG);四位:郑重的誓言(155WZG);五位:傲诺(155STL);

很明显对面不知道我们有条NR,直接把套子丢给了被偷袭过的彩雨头上。

悠雪依旧比WZG慢了,但是却很准确的把他封住了。

于是我马上在队伍里说:“继续丢他,他BB一定可以配合他的速度!”

悠雪打出个羞羞脸说:“人家还是瞒厉害的哦。”

这时,夜墨羽在当前说了句:“三回合!”

我们都没明白他的意思,对面却飘起一句话。

傲天:“你真死得下这个心?”

夜墨羽:“错!是我的心活了。”

然后,对面居然全防3回合,而我们这边由于就我一个LG,没有DT这把刀,根本不能有效果的打击对方。

而夜墨羽双号也防了三回合。

第三回合还在继续的时候,夜墨雨在队伍里说:“保护DT,放倒WZG,龙腾配合!NR丢STL!PT上野兽。”

我诧异的看着眼前变身的炎魔神:“你扫WZG????彩雨没有野兽!!!!”

夜墨雨:“不相信我就别配合!”

悠雪:“我配合!”

彩雨:“刚才某人丢双野兽鞋子给我,15级黑石。。。。。。”

我:“。。。。。。。。”

第四回合数字显示在屏幕上的时候,我看见悠雪脑袋上飘起:“神啊!WZG别封住我啊!!!给我机会出手吧!”

这个时候站在我身后观看的表弟说:“成败在此一举,姐你得相信他!”

我其实根本没有选择,点了龙腾直指郑重的誓言!

好运气,那神奇的几率再次站到我们这边,日月乾坤在悠雪头上绕了几绕居然没中。

彩雨:“大潮流哪,大潮流哪。”

悠雪却一个封“啪!”把STL锁了个结结实实!

悠雪:“帅哥!我爱死你了。”

我白眼一翻:“这个时候应该我们爱你才对,傻雪!”

彩雨果然刚好快过傲纭,加了野兽以后,这个变身鬼将呼啸而去。。。。。

第一下,没保护980;第二下,傲枫挡刀700+,第三下傲天档刀800+。

夜墨雨:“好样的,打掉他半血!”

我一个龙腾过去:“1100+”

夜墨雨:“趴下!”龙腾一出,对面一声哀号,灵魂人物扑街!

我:“你为什么这么慢?比我还慢?”

夜墨雨:“我必须慢过傲枫那只乌龟!所以穿了减敏装!”

我:“你有多少装?”

夜墨羽:“单P速度装,群P减敏装,不算定心——两套!”

悠雪:“两位,安排战术,OK?”

第四回合就要结束的时候,夜墨羽DT号头上显示:“我龙腾控尸,你群秒!PTMM出法BB!NR丢队长。”

我:“你到底给了彩雨多少东西?”

夜墨羽:“我只是让她玩得更是个铺助!”


[ 本帖最后由 筑风御雨 于 2009-5-22 22:44 编辑 ]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祭鸢て. + 1 不写不行#15

查看全部评分

【论坛活动汇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楼主| 发表于 2009-5-22 15:09:07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5-22 16:40:35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七、贪财的女人们~~~~~~~~

表弟几时悄悄坐回电脑旁,我都不知道。

只见他在帮里说——陌葬扬:“只怕傲天不是软柿子。。。。。。”

最佳宝贝:“那我就是耙桃子????”

这个时候,30秒时间已经到了,我已经按下了防御。

突然,我看见帮派——瞳小莜:“谁敢喊交出绯儿!?”

我心里暗叫一声不好!

这死女人,什么时候上线的,我怎么都没留意???

这个瞳小莜据说是绯月焰的发小,俩人楼上楼下住了20多年,感情甚笃。

最佳宝贝:“我!”

瞳小莜:“那就手底见真章!”说完只见帮派刷出:瞳小莜和本帮志趣不同。。。。。。

这时,我看见战斗画面上,WZG已经站了起来,对面居然没有拉STL起来。

只是如风继续在说:“夜叉!没有想到你砸RMB下来,就为了今天对付我们!”

夜墨羽:“错!我只是想提醒你们,你们的那些老掉牙战术已经过时了!”

帮派:最佳宝贝:“依依!多年朋友,你看着办吧。。。。。。”

这时春天的馒头站了出来:“依!就算我们再差,既然谈判,我们也应该有提条件的资格,难道我们就这么失败???”

honey宝er:“馒头说的对,这个条件是为了天下!如果不这样,我们将来只怕没立足之地”

我只觉得一个头二个大,这边帮里闹开了锅,这边夜墨和对面唇枪舌战毫无停止的意图。

我想了想,馒头说的有道理,我们应该有提条件的资格。

于是,我在对话框里打出:我们愿意和解,但一定得交出绯月焰。

打好了,我却没马上发出去,因为我看见画面上,如风天下继续说:“我们的战术不是为老区夺过冠吗?”

夜墨羽冷笑一声:“哼!”

就见他的DT号——傲纭头上飘起:“WZ套、ST鹰、WZ套完ST鹰;

ST鹰、LG秒、ST鹰完LG秒;

LG秒、WZ套,LG秒完WZ套;

WZ套、ST鹰,WZ套完ST鹰;”

夜墨羽:“这就是你们的战术!”

队伍:彩雨:“可是我们就打不赢。”

悠雪:“彩雨!你可以闭嘴了,我宁愿你永远不正常!”

这时旁边对话屏幕里刷出一段话:当前——honey宝er:“夜墨羽,你快板打得真好!”

夜墨羽:“夸奖!”

傲云:“。。。。。。。。。。。。。”

傲枫:“。。。。。。。。。。。。”

夜墨雨:“我们移民为了什么?”

如风天下:“服战!蚩尤!”

夜墨羽:“口口声声打蚩尤的队伍,被我这个乱拉的民间队打到爬下2条,何以屠帮?”

郑重的誓言:“夜叉!我们说不过你,我的脑子和你比始终存在差距。”

夜墨羽:“你的脑水全花在称王称霸上了!!!”

郑重的誓言:“。。。。。。。。。。。”

夜墨羽:“这是新合区,没有站神的支持!你想夺冠?我只怕是妄想。”

如风天下:“夜叉!你果然想得周到。”

夜墨羽:“要发展,就必须要共存,你们自己检讨下!”

队伍:傲纭:“几个女人,把你们的抱怨说出来吧,现在!马上!”

当前:悠雪:“强烈要求赔偿死亡损失1000W。”

彩雨:“上次你们阴我,我的130衣服丢了。。。。。。”

我:“我们愿意和解,但一定得交出绯月焰!”

队伍:我:“彩雨!你真阴毒。。。。。。”

**都晓得,彩雨没有130衣服,从来就没有过。。。。。。。。


[ 本帖最后由 筑风御雨 于 2009-5-22 22:49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5-22 16:43:51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八、路人甲

队伍里夜墨羽哈哈一笑:“几位美女开价好低啊,对付他们得下重手。”

彩雨:“我本来想说140项链滴。。。。。。”

悠雪:“神啊,快电死我吧,我为什么少打个零。。。。。。”

对面默然一会,终于说话了。

傲枫:“PTMM的衣服算我的!没有衣服折换MHB3000W可以不?”

彩雨:“4000W!”

傲枫:“成交!”

队伍:我:“停停!怎么象在卖猪肉!”

悠雪:“你见过有这么值钱的猪肉吗?”

郑重的誓言:“你们帮死的人合计多少个,报个数字,每人1000W算我的。”

悠雪:“20个!”

郑重的誓言:“。。。。。。。。。。。。。”

夜墨羽:“行了NRMM,你这也忒黑了,誓言拿半个亿出来好了。剩下的我、如风、傲诺分担了。”

这个时候我再也不能安静了,扒开众人大喊一声:“钱全部交到裴孜依这里来!!!!!!”

队伍:悠雪:“我希望你拿钱那天一直狂掉钱,掉到你破产!”

彩雨:“我的1000W应该也在里面吧?”

傲纭:“衣服钱另外算!”

终于,对面一直没有说话的傲天,发出了信息:“今天太晚了,明天晚上8点,我会单独出战一场,到时候CS郊外路人甲见!”

队伍:我:“为什么是路人甲?”

夜墨羽:“因为他们本来就是路人。”

啊!我明白了!

原来绯月焰这次终于老马失蹄,自作多情了次,哈哈。

我:“那为什么傲天还要出战?”

夜墨羽:“他是男人!”

这个时候,我心里咯噔一声,我这边的,以及对面站着的,其实真的很男人。。。。。。

傲天!因为他是男人,所以他必须为这个形同路人的女子出战,只因为他要给世人一个交待!

傲天!因为他很男人,所以他选择在路人甲出战,是因为他要告诉世人我与这妖媚女人今天后再无瓜葛!

傲天!因为他绝对男人,所以他不解释,不辩解,是因为他要告诉世人,纵然我对伊无情,但伊的情意我依旧信任。

“哥们!我们闪了!”如风天下打出这些字,对面五个人全部消失不见。

画面转到野外之后,我看人我们身边早已经人潮如洪。

夜墨羽解散了队伍,也不见了人影,我正要水遁闪人,就见当前套红的信息。

honey宝er:“天下的保持队形!保持队形!

最佳宝贝:“我经历过无数胜利,就这场胜利是最值钱!

春天的馒头:“谢谢依依叫我去死,1000W到手了!


[ 本帖最后由 筑风御雨 于 2009-5-22 22:50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5-22 16:45:59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九、姐!你就是小三命,哈哈

这时我有信息进来,点开看却是瞳小莜:“是你把绯儿丢上审判台,这笔帐明天我会和你算的!”

我想了想回了过去:“悉听尊便。”

瞳小莜:“裴孜依你别以为靠上了夜墨羽这棵大树,告诉你吧!你的好日子长不了,小三!”

我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想都没想就回了过去:“本姑奶奶从没怕过谁,要砍要杀,丢时间!”

那边没在回过来,表弟早关了电脑坐在沙发上吃消夜——泡面!

我看他一眼说:“你今天上了24小时?”

他只点了点头:“太刺激了,睡不着!姐!那钱有我一份吧?!”

看着他眼睛都要掉出来了,我实在不忍心骂他,只好说:“明天还止不定拿到钱呢,这么大笔数目,不是说有就有的。你看吧明天CBG上面MHB一准涨价!”

“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实话告诉你,我死了二次。”

“什么?!”我这才惊讶了:“你为什么会死?”

“不信!你开我号点我!”

我使力的看着他,问:“你们是不是还做过什么事?”

表弟耸了下肩膀:“有什么奇怪,不就是帮宝贝杀人。”

“那到底帮里去了多少人?”

“他死了四次!应该不少吧!只是大家都没和你说,不愿意给你添堵。”表弟吃完了面,端着碗进了厨房。

我这才暗暗心惊:“怪不得宝贝一定要求把人交出来,还有这么多人附和,原来还真闹得不小。”

“姐!有人M你。”表弟洗好碗出来就看见有人找我。

我这才转回去,看见电脑上我的界面果然有信息进来。

点开一看,是个不认识的女人——冷如嫣!“夜墨羽是我的!”

我看见这条信息,整个人都呆了,这个是什么的什么嘛。。。。。。。

下一条还是冷如嫣:“我已经认识他已经二年了,你不要插一足进来,谢谢!”

下一条还是冷如嫣:“明天,你要是输了,你就自己删了他,谢谢。”

下面在没有了,我点开她的头像,上面写着:151PT,称谓:傲青龙堂堂主。

“小扬!”我喊了一声。

表弟本来已经躺上他的小床,又在爬了起来:“怎么了?是不是又要打?”满脸都是猥琐的兴奋。

“你来看!”我把历史记录打开给他看了:“你说这是哪跟哪啊?”

表弟看完以后,转过头去扑哧笑了。

“你干什么笑?你做死啊!”

“姐!你还真是小三命啊,哈哈,哈哈!”

我一个巴掌拍到他背心:“滚!”

表弟已经傻笑着回到床上,拉上被头还说了句:“明天,我帮你打探军情,哈哈哈。。。。。。”

我本想回信息过去,但是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想起夜墨羽和我解释那句:“他们本就是路人!”我可不想自做多情!

回信息过去说什么?我还真没谱。

我现在和这个夜墨羽什么都不算,要是真惹了他的女人可不好办,他不是说:“我只为我的女人杀人!”

坐在电脑前想来想去,都不得其门而入,帮里面又闹得不得了,我也实在疲惫。

不管了,明天自然会有分晓!

想到这里,我在帮里和大家说了再见,就关机睡觉了。

明天——还有一场路人甲,到底鹿死谁手还真是难以预料。。。。。。。。

看来得去化生放BB了,不然天兵会来抓我。。。。。。


[ 本帖最后由 筑风御雨 于 2009-5-22 22:51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5-22 16:51:04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因为不方便

一上班就被老大喊去,说是猎头公司推荐一只海龟,要到我们公司做销售副经理,叫我今天务必和此人见面商讨待遇问题。

于是,我整一天都在等这个人,直到等到下午4点半。

打个电话到老大办公室问:“要五点了,他(她)还没来?”

老大说:“会来!”就把电话挂了。

我楞了下,随即明白老大的意思,今天得等到这个人!

按时下班是别想了,乖乖等吧,我叹了口气,表弟你就在撑多会吧。。。。。。

我心里却急得什么是的,这晚上还约了路人甲呢!

眼看快下班了遇见这样的破事,要是等多一个钟,我开车回去,只怕没时间安排了。。。。。。

看看空荡荡的接待室,今天来面试的都走光了,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去。

起身拿起一份需要复制的文件,正准备到隔壁机房去复制,桌上的电话就响了:“经理!有位韩先生要见您。”

啊!谢天谢地!

一定就是这个人了!我赶紧按下键说:“请他进来。”赶紧坐回了班台。

从敲门的声音,我已经判断出这个人受过良好的教育,因为声音是一重二轻,停顿半会又在重复一次,连续三遍,然后就没了声息。

我清了清嗓子。对着门喊了声:“请进!”门便徐徐推开了。

门口挂着职业微笑的男人,笑容一下就展开了:“是你!”

我楞了一下:“奥迪。。。。。。。”

“那是我的坐骑。”他依旧挂着笑意:“我可以坐下吗?”

“哦!请坐!”

接过他递上的简历,我看见他的名字:韩傲。

“韩傲?”我低低的念叨着这个名字,脑子里便想里梦幻西游里的那个傲家族,不由得轻声说了出来:“傲枫?”

“傲诺?”

“傲天?”

“在!”

“啊!”我猛一抬头,看见对面的男人饶有兴趣的看着我:“别告诉我你是绯月焰!”

“我那里长得想只狐狸!”我压着声音回了句。

“裴孜依!”他双手下意识的合到一起:“大帮主!哈哈!这就叫蓦然回首,伊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我只是一边感叹着过于蹊跷的相识,一边看着他嘴角的笑意想:“他为什么会长酒窝???”

谈判意外的顺利,韩傲基本对老板制定的酬劳没有意见,只是提出一个建议:“我需要上午10点半才开始工作!”

于是,我答应他明天下午给他电话答复,前后不过15分钟,就解决问题。

接下来,我正准备送他,他却依旧坐到座位上说了句:“今天我们有个聚会,在XX网吧,要不一起去?”

我呆了一下,猛然想起路人甲:“谢谢了,今天不是很方便。”

“因为路人甲?”

“因为不方便!”

他身子往后靠了靠,用仰视的角度看着站起等他离开的我:“一起吃饭可方便?”

诱惑啊~~~~~~~~这可赤果果的男色诱惑啊!!!!!!

我将手撑到班台上,吸了口气,恶狠狠的压低声音说:“我晚上节食!”

韩傲(以后均称傲天)楞了楞,笑容更是绽放开了:“那我是该撤退了。”

说完站了起来,走到门口。

拉开门,他又转过身来:“忘记提醒你!我晚上会全力以赴!”

“你去死!”我咬牙切齿诅咒他。

却只看见那个瘦高的身体消失在办公室门外。


[ 本帖最后由 筑风御雨 于 2009-5-22 22:52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5-22 16:53:34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一、谦虚等于狂妄

站在窗口看着那辆黑色的奥迪开出大楼,我才拿好包包锁门下班。

回到家里,表弟已经按照吩咐喊来了晚饭,我们三下五除二的解决掉,对那个冷如嫣也多半了解了些。

此女和夜墨羽认识二年有余,夜墨羽却一直不愿意对她的身份,有实际意义上的认可,也就是说标准的剃头挑子一头热。

我很满意表弟打听到的消息,有些小开心的丢了一包大中华给他:“奖励你的!”

“谢姐龙恩!”

我一边收拾桌子上的残汤剩饭,一边装着无所谓的说:“今天认识了傲天。”

“哦。”表弟哦了一声,突然惊醒:“啥?!!你说啥?!!!!”

看着烟点燃半边的表弟,我依旧淡淡的说:“今天他到我们公司面试,我认出了他。”

表弟张大嘴巴看着我,半响才醒悟过来,跟着我追进厨房:“如何?”

“什么如何?”我装着不明白,继续刷碗。

“长得如何?”

我拖着长长的尾音说:“人见人爱,车见车载!可以了没?”

表弟将烟灰抖到垃圾桶里,有些激动的说:“有学识?”

“恩,大海龟来滴。”

“嗬!好家伙!这才可拣到宝了,姐!以后一个公司上班,那可不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咯。”

我擦干手,狠狠拧了把他的脸蛋:“只怕是水过三秋了。。。。。。”

趁他哎哟叫疼,我说了句:“不过是很出色,就那那辆车也不是普通人开得起的。”

“红鸾心动了哦。。。。。。。。”表弟一脸猥琐的叼着烟看着我。

突然他大叫一声:“糟糕!”

“怎么了?”我急忙问。

“你要和傲天这个这个了,那夜叉怎么处理?”

“你250是不是?人家谁说和我好了,你听见傲天说了还是夜叉说了?”

“那倒没有。。。。。。。。”

“行了!”我拉着他走到外面,指着墙上的时钟说:“上吧!今不是路人甲吗?”

安心的开机上号,马上就有信息进来了。

夜墨羽:“大经理!晚上好。”

我嘴巴一歪,打了几个点点过去,就回头对表弟说:“扬子!他们的消息看来是共享滴。”

“你的消息也和我共享不是?”

这时我看见又有消息进来,不用说一定又是夜墨羽。

果然是他:“8点钟,我携一干人等为你摇7呐喊,大经理加油哦!”

我:“请务必记得,用天下为标语主题!”

夜墨羽:“你真不谦虚。”

我:“谦虚等于狂妄!”

他回了个笑脸,我明白谈话到处结束,于是到帮派喊了一声:“路人甲战队安排如下:

队长!春天的馒头,队员:裴孜依、最佳宝贝、悠雪、彩雨!”

春天的馒头:“满活力听从吩咐!”

最佳宝贝:“就知道依依会给我出战的机会。”

悠雪:“看我NR今天如何光芒万丈!”

彩雨:“大潮流哪。。。。。。。。。。”

陌葬扬:“看天下美女为男人——决战紫禁之颠!”

最佳宝贝:“我有小JJ,跟上一串78表情。”

悠雪:“谁有小JJ,那啥!大猫剪刀伺候!”

honey宝er:“剪刀在此,宝贝在哪?”

最佳宝贝:“当我什么都没说过。。。。。。。。。。”

我看他们闹够了:“7点40分,老地方集合!”


[ 本帖最后由 筑风御雨 于 2009-5-22 22:53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楼主| 发表于 2009-5-22 16:56:13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5-22 17:00:40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三、记得回家!

我第一时间飞到驿站,拼命的往小白那里跑去,并且嘴里喊:“扬子,喊帮里人速度要小白集合,马上!”

“哦。。。。。。。好!”表弟双手翻飞在键盘上打着字,嘴里却说:“姐!你别哭!你哭着我都害怕。。。。。。”

我语词不清的说:“我裴孜依发誓,绝不放过绯月焰。”

我跑到小白那里的时候,看见最佳宝贝居然爬在地上。

看见我,爆瀑一样的泪水,从这个男人心里流到电脑之上。

“宝贝。。。。。。”

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天下就要失去他了,我也要失去这个朋友了。

“宝贝!你说句话。”

跟过来的陌葬扬也说:“宝贝!别伤心了,哥们明陪你泡更好的妞子去!”

悠雪:“杂了杂了?真对那死狐狸动心了?”

彩雨:“今天风水不好,走霉运。。。。。。。”

honey宝er:“宝贝!你这算个叼啊,晕!”

大家七嘴八舌的胡乱劝解着,却始终没说到个重点。

这时,宝贝突然说:“我这里还有些MHB,谁那里有现卡?”

我急忙说:“别说钱,我这里有,要多少?”

最佳宝贝:“700点!我改名字!傲家族赔偿的钱就当我买卡了,依依!”

我:“宝贝!你有话就告诉我们好不好?”

这个时候,表弟在旁边喊我:“姐!别站DF,这里叫人心情郁闷!”

我也觉得是这个理,马上组起队伍,邀请宝贝加入。

他却拒绝了:“依依!我发号你,马上帮我冲!”说完已经不见踪影。

悠雪:“皇宫!速度!”

honey宝er:“皇宫速度!”

彩雨:“只怕他要质本洁来还洁去!”

陌葬扬:“彩雨!你做我老婆吧!”

彩雨:“狂潮啊!狂潮啊!”

我:“这下不会胡说了。。。。。。。。”

悠雪:“扬子这个办法好,下次彩雨再胡说,扬子就娶她!”

我组上队伍赶到皇宫的时候,看见系统提示最佳宝贝上线的信息。

然后一只大牛,站到我们眼前——他应该是冲号去掉变身。

这个时候信息进来了:最佳宝贝:“XXXXXX我的帐,700点谢谢!”

我点开冲点界面,把卡输了进去,然后回了信息:“好了!”

这个时候系统刷了出来:“最佳宝贝在户口登记处排队。。。。。。。。。。。。改名为:汔鈣中D貴鏃!

这个就是他原来的名字!

名字改好以后,他傻呼呼的说:“我要消失几天!”

我:“几天?”

汔鈣中D貴鏃:“恩!就几天。”

悠雪:“笨牛!傻牛!依依是问你到底几天呢?”

汔鈣中D貴鏃:“帮派需要我,你们需要我!我一定会回来!”

陌葬扬:“牛牛!你可是答应我们的哦。”

我:“阿贵!就算没有了爱人,你还有我们,你还有天下!”

汔鈣中D貴鏃:“谢谢你!依依,为了天下,我一定回来!给我几天好不好?”

我:“记得我们帮派的宣言:宇宙之大,何以为家!天下为你铸就一个温暖的家!”

汔鈣中D貴鏃:“依依。。。。。。。。。”

悠雪:“记得回家!”

彩雨:“家里永远为你点亮一盏灯,迎接你!”

我:“记得回家!”

陌葬扬:“记得回家!贵!”


[ 本帖最后由 筑风御雨 于 2009-5-22 22:55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5-22 17:05:13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四、小溪终要汇入大海

honey宝er已经在世界骂开了花:“我CAO你JB狐狸,TMD拉出去千个人XXXXX”以下省略几百字。

看着汔鈣中D貴鏃(原最佳宝贝,以后都叫贵族)在眼前下线,我只犹豫片刻就在帮里打:“谁平日里说话自己最能叼的,给本姐姐站到世界上去!”

马上就有几个小子站了出来。

陌葬扬:“姐!我来!”

honey宝er:“我先上!抗不住了扬子上!”

悠雪:“不需要了,你看吧,傲家族已经和她们接火了。。。。。。”

我赶紧点开查寻,看见世界今天还真是鲜花灿烂。

首先,那个绯月焰在世界回骂了honey宝er一句:“长得丑就不要拉出来走,猫没猫样,狗没狗样,显世丢人——无知!”

郑重的誓言:“此女没文化、没信仰、亦没修为,妄自尊大,自以为是。枫,接上!”

傲枫:“错!她有点学历,却没能力,有点饭量却没肚量。诺,到你!”

傲诺:“高不成,低不就,心比天高,人比猪贱,端起碗就吃,搽干嘴巴就骂。如风,发话!”

如风天下:“说不清子丑寅卯,道不明秦楚燕韩,词不达意,鱼鲁亥逐,此女叫——无知!”

冷如嫣:“傲!你们这是吹的什么风?如此对待我不觉得自己无耻?”

夜墨羽:“我本不想说你,是你自己把头伸出来给我踢,是你自己把脸凑过来给我打,兄弟们,大家上吧!”

冷如嫣:“夜叉!你这无耻、无聊的混蛋!”

郑重的誓言:“冷如嫣!你吃饱了没事干吗?以为读过几本书,飘洋过海就了不起?既没什么主见有无所谓的个性!枫,接上!”

傲枫:“东走走,西逛逛,左指指,右点点,说一些不痛不痒的话,念几段不明不白的咒,谁都弄不清楚她在骂什么?诺,到你。。。。。。”

傲诺:“那叫人云亦云!不知所以然,看似仇深似海,实则与己无光。如风,总结。”

如风天下:“眼不辩良釉,鼻不闻香臭,此女为——无聊!”

夜墨风:“至于无耻,我来吧,谢谢!请让个位子。”

夜墨雨:“一群扑地之狗男女,没权、没钱、没身份、没地位、还没爱心、没道德、还没廉耻。”

夜墨羽:“一旦有了一点点便可以骄傲得无所顾及的连他祖宗也要骂到十八代去,此女为:无耻!”

看着这些语言,我们帮整个一偏寂然。

陌葬扬:“NND,这样骂街还真经典啊。见识了!!!”

悠雪:“这样的一群男人实在叫人又爱又恨。”

彩雨:“旋涡哪!旋涡哪!”

honey宝er:“可惜阿贵没看见。。。。。。。。”

春天的馒头:“我怎么发觉他们好象读的就是这门学科,真是出口成章啊。”

我:“据说是海龟来的。”

悠雪:“不是吧,海龟中文学这么好???”

彩雨:“是坐船回来的吗?”

陌葬扬:“恩,据说前天才从东海湾登陆。”

悠雪:“对!可惜你的大潮流没卷翻他们。。。。。。”

彩雨:“扬子,我嫁给你吧!”

陌葬扬:“谁家今天吃豆腐??????”

春天的馒头:“快看!绯月焰喊我们了!”

我急忙翻到世界,果然看见绯月焰大喊:“裴孜依!你给我滚出来,别缩在你乌龟壳里装可怜。别以为有男人挺你,我就怕了你。”

我继续在帮里问:“你们说我们接火不接?”

这时悠雪说:“依依,我认为,我们帮这三天可以说是伤亡惨重,我们有这个必要装下可怜。”

彩雨:“小溪终要汇入大海。”

陌葬扬:“彩雨,我看必须给你配个翻译!”

honey宝er:“还是我来吧:她的意思是:我们目前实力薄弱,既然有人为我们挡风遮雨,恰好拣个漏子,况且,看情形我们与傲家族合作是必须的。”

我:“那我就继续沉默?阿贵的仇怎么报?”

悠雪:“你看着吧,有人会上门邀约我们的,勿需担心!”


[ 本帖最后由 筑风御雨 于 2009-5-22 22:59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5-22 17:12:01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五、兽医

果然,马上就有信息进来:傲天:“带上DFMM到CSFF速度!”

我在帮里喊了声:“馒头!速度CSFF!”

已经闪了过去,只见傲天顶了牌子正在喊:“裴孜依!这里++++++++++++++++”

我加了过去,可见馒头已经到了,就在队伍说:“DF来了!”

马上就见馒头闪了进来,问:“杀谁?”

“刚才那群,正在PL加灵。”

“就我们3个?”我有点担心。

傲天:“夜叉混了个小号在他们队伍里当队长,开了强P,我们直接过去,夜叉会点我!”

春天的馒头:“大ES,你就饶了小MM我吧,我还不想3对四。。。。。。”

傲天:“你要是再死了,我一定陪你二个亿!OK?”

春天的馒头:“那我还是死了比较好。。。。。。”

傲天:“你的任务就是不给他们跑掉,办好了〖七星逐云靴〗你的!”

我点开一看:NND!

应该就是夜墨羽曾经丢给彩雨穿过的那双野兽鞋子,15及黑宝石!

敏捷+47、防御+70、基本属性就这样,附加有个特技。

关键还有一行字:锻造等级:15 。。。。。。。。。。

我咽了两下口水,说:“这鞋子应该给阿贵!”

春天的馒头:“依依!我想杀了你。。。。。。。。。。”

我:“这三天我突然发现没人杀我,瞒不习惯。”

傲天:“。。。。。。。。。”

我们三人就这样在馒头的带领下飞去傲来,然后进了PL。

傲天:“坐标:XX   XXX。”

我身后表弟紧张的说:“姐!你确定傲天不是阴你们?”

我转过头去,看着他,傻呼呼的说:“不确定。。。。。。。”

“那你还去?还3个人去?”

我这才醒悟:是啊!我都不确定,为什么要跟来?

这个时候,我们已经站都了一群正顶着小刀的人身边。

傲天:“别点他们!夜叉会点我们的!”

春天的馒头:“你们真阴毒,居然对我们帮那些人不在PK保护期都了如指掌!”

傲天:“错!是这样杀了他们你们不掉人气和阴德!”

我:“兽医!”

春天的馒头:“翻译出来就是禽兽不如的医生!”

这时画面一闪,我们已经进入战斗。

傲天:“馒头用阎罗打就是,你只管秒!”

我依旧不解气,继续刷了三次:“兽医!兽医!兽医!”

傲天:“随便你怎么喊,我现在医治你们,那你们是什么?”

我看见全宇宙最戏剧的一幕发生了:

对面的队长,也就是夜墨羽隐藏的小号,高速度BB丢个五龙给瞳小莜,她马上睡觉。。。。。。

人丢个五龙给排骨汤,他也马上睡觉了。。。。。。。。。

我一看就完全明白了,长言说得好:久走夜路要撞鬼!

今天绯月焰算是撞鬼了。


[ 本帖最后由 筑风御雨 于 2009-5-22 23:00 编辑 ]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3 收起 理由
好大的西瓜 + 3 130鞋子怎么打15段.#17.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5-22 17:14:02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六、有奸情啊!

看到这场景,我更是觉得这几个男人心思太缜密,太可怕了。

要是他们要对付一个人,那么绝对没人可以逃得过。

于是我又在队伍里刷了三次:“兽医!兽医!兽医!”

傲天:“我刚才已经说了,随便你们怎么喊,我反正正在医你们,就算喊妇科我也认!”

我楞了一下没有想到合适的话回骂他,就看见对面的冷如嫣说:“裴孜依!是决心和我杠上了,是不是?”

春天的馒头:“是我和你杠上了,美女。”

傲天:“不用你们说话,有人帮你们解决。”

对面:夜墨羽:“下回合合力对付这多嘴的女人!我丢另外2 条!”

队伍:傲天:“看见没,叫你们单秒冷如嫣!”

我也没什么可以挂记的,干脆就招呼我的BB咬过去,人腾过去,快乐的进入练BB的状态。。。。。。

真是印证了馒头那句话:就算我一回合杀不死你,我也活生生折磨死你!”

我:“春天的馒头啊!你这140追捕真是太有远见了。”

春天的馒头:“谁叫我没人组练级,帮供多到没地方使呢。。。。。。”

傲天:“你们真悠闲。”

我:“有你这野兽在,我们还担心什么?馒头!挂J!”

春天的馒头:“收到!”

傲天:“喂!还在PK呢!”

对面的由于是加灵气,都没带好BB,甚至我们点进去的时候,就看见3只BB在。

并且第一回合便被我秒飞。

现在除了有备而来的——夜墨羽的BB,还在那里孜孜不倦的丢五龙,其他几位睡眠状态,想唤也唤不出来了。

冷如嫣已经疯狂,她说:“夜叉!我认识你几年,居然不知道你还有这号。”

夜墨羽:“我认识你吗?”

夜墨羽:“我沉痛哀悼某些自以为事的女人同时,还要告戒你一句话。”

冷如嫣:“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夜墨羽:“我掰开你嘴巴的那时,的确看见里面没长牙。”

冷如嫣:“夜叉!你个混蛋!”

夜墨羽:“混蛋告诫狗嘴,你没资格叫我夜叉,再见你喊我夜叉一次,杀你10次!”

队伍:春天的馒头:“真好戏看,我稀饭。”

傲天:“那只狐狸在队伍里骂得欢呢。”

我:“你又看见?胡说!”

傲天:“大经理,你忘记我们今天全体聚会了?”

糟糕!我暗叫一身不好,馒头一定会八卦了。

就见春天的馒头大喊一声:“有奸情!有奸情啊——”

然后帮派也刷出:春天的馒头:“不得了哪!依依和傲天有奸情!!!!!”

悠雪:“馒头!你发什么猪瘟,有奸情的是夜墨羽!”

彩雨:“红水泛滥啊!”

honey宝er:“喂!是——洪水泛滥!”

彩雨:“红!!!水泛滥!”

honey宝er:“我明白了,你是说很黄,很冠西。”

彩雨:“大潮流哪!”

春天的馒头:“不是哪,是傲天啊!是那个兽医啊!”

悠雪:“兽医???”

陌葬扬:“禽兽不如的医生!”

我转身过去,看着满脸菜色,一脸猥琐的表弟:“扬子你啥时候跑过去的?”

扬子看着我闪了一下:“君子动手不动口!”

我:“我懒得打你!”

扬子:“我只是想和他们八卦一下而已。。。。。。”

我叹口气,按照夜墨雨的吩咐腾向了狐狸,在帮派说了句:“馒头!你真13点!”

彩雨:“涨水哪!涨水哪!”

悠雪:“我明白彩雨的话了,她说:依依你14点。”

honey宝er:“依依14点!”

春天的馒头:“依依你14点!”

我:“你们!”

好歹你是绯闻女猪脚,好歹也比馒头多一 点嘛。。。。。。

还没看清楚这话谁说了,呜一声怪响,我眼前一片漆黑。

“我CAO,跳闸了。。。。。。。。”

扬子一声大喊,我才明白——电断了


[ 本帖最后由 筑风御雨 于 2009-5-22 23:05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楼主| 发表于 2009-5-22 17:16:56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5-22 17:24:35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八、人之初,性本善

关上电脑,我和扬子对面坐得,四目相对,谁都不知道说点啥。

最后还是我开口了:“那啥?这几天真刺激。”

扬子:“玩几年梦幻,我今天算是见识了啥叫控制人生死。”

我:“所以,扬子你就只能是个混混,这不叫控制人生死,这叫蹂躏人的灵魂。”

扬子:“这种折磨人心灵意志的方式忒黑了点。”

我有点哑口无言,因为刚才那整个过程,我都在参合,纵然开始没明白他们那抬人上刑场是啥意思。

但是,后来我也乐在其中。

我羞愧的靠到沙发里:“人的劣根性,今天算是爆漏无疑了。”

扬子:“那谁不是说;人之初,性本善吗?”

我发现,就这三天,与这几个男人几个回合撕杀合作下来,真正凯旋的只有他们而已。

我们、绯月焰、瞳小莜、冷如焰、排骨汤莫不是他们手里的棋子,被他们的高段的手法玩得晕头转向。

并且,这样的日子似乎还会继续下去。

我于是说:“扬子!我们完了。”

扬子:“恩!我们看似靠上一棵大树,但是这棵树是顺山倒,还是逆山倒——压死我们,还未可知。”

我:“暂切相信老夫子的话:人之初,性本善吧!”

扬子:“我就没整明白!”

我:“恩?”

扬子:“姐!你倒是说说看:人家RMB战士,你也RMB战士。

人家一个人练号,你好歹还有我帮你练,经验也不少挣,装备也没少打,可为什么就不行呢?

老区也好,如今这新区也好,咋我们就始终被人站头顶上呢?”

我恨恨的咬了咬牙,觉得扬子说的真有道理,这游戏咱也投不少钱进去,咋就老比不过人家呢?

实在想不出什么话来回答他,我只能说:“站头顶上有什么好?早晚摔下来,摔死他!”

扬子楞了下:“得!那就诅咒他吧。”

说着两手做那些巫婆经常用的手势,在头两旁颤抖着下滑。

嘴巴里怪腔怪调的念叨:“夜墨羽!摔死你!夜墨羽!摔死你。。。。。。”

我扑哧一下就笑了:“扬子!咱们家祖上可没出过跳神的。”

看着他贱兮兮的小人举动,我不禁感叹:都是男人,咋有人就这么MAN,有人就这么猥琐呢?

扬子:“嘿!你可别说,我还真觉着有点意思。”

我没搞明白:“有啥意思?真就摔死了?得了吧你。”

扬子神秘的挥下手:“我是说呀,这——傲天和夜墨羽有点意思。”

我:“说明白点。”

扬子神秘的凑到我身边坐下说:“你说着女人吧,他们啥没见过?这出国回来,那家里一定有钱,没有钱也一定有权,你说是不是?

那国外这么开化,那女人还少?

黄滴、白滴,指不定黑滴都抱着嘿咻嘿咻呢。”

我:“扬子!你说啥呢?”

扬子双手急忙竖起,挡在我眼前,示意我别急,他又继续说:“他夜墨羽据我今天打听的消息,据说对女人特冷淡,有人还曾经怀疑他与傲家族的某某有断背山的嫌疑。”

我听到这就来劲了:“说下去。”

扬子这时候更得意:“不过这个仅是其他的人胡说八道,不可相信。“

我顿时焉气:“噢!没意思。。。。。。”

扬子:“你就那个冷如嫣哈,认识他两年,啥都没捞着,结局你却看见了?他居然说不认识她。”

我暗自点了点头,是瞒可怜的女人,不过也瞒可恨。

扬子:“但是,他们今天对老姐你就不同了。”

我基本明白扬子的意思,也没必要在他面前装,也就说:“但是,这也许是人家对付仇人,随便把我搭上!”

扬子笑了:“呵呵!姐!死的人是阿贵!也不见他们搭他一个顺风?”

我默然了,心里就想:如果真的他们中有这么一个对我有点什么的什么,那应该是谁我比较接受呢?

傲天?奥迪、帅哥、多金的兽医?

夜墨羽?不知道是不是也人模狗样,多金,却已经见识他别样的才华和气质。

绝对不能说:一个女人不为这样的男人心折。

扬子看着我的表情,猥琐的说:“怎么?是不是觉着这次又折了?”

我一巴掌拍了过去:“胡说个啥呢?”

扬子一下跳开,继续说:“我看哪,那傲天多半没戏!”

我惊异的看着他:“你知道个啥?”

扬子:“我刚才说傲天,你脸上就两个字。”

我:“啥???”

扬子:“钞票。。。。。。”

我顿时无语。

扬子继续说:“我提到那夜墨羽,你眼睛里就两字——羞涩!”

我一个靠枕丢过去:“还不睡觉!”


[ 本帖最后由 筑风御雨 于 2010-4-25 18:21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5-22 17:31:01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九、下线了

到了公司,第一件事情就是到老大那里汇报了昨天的谈判结果,然后等到了一句:“按照他的要求给予作息安排,但是每周一工作例会必须九点参加!”

从老大办公室出来,我只觉得满头黑线:完了,完了完了,这下子和那奥迪天天上班下班,早晚会传到游戏里去,我这半身清白就。。。。。。

走到办公室门口,对秘书说:“打电话给那位韩先生,告诉他一切细节谈妥,请他下周一到工作办理入职手续。”

秘书答应着:“好的!您办公室有客人!”

“客人?”我奇怪的看着秘书:“我都不在,怎么就给他进去?”

秘书满脸羞涩的一低头:“这个。。。。。。”

我看多半也问不出个什么,无奈的说了句:“行了,你做事。”

推看门,我就看见一标准的身型,站在我那副跳枣市场拣来的《**的早餐》前站着,没有一丝声音。

空气里却弥漫着一丝丝甜甜的味道,我只觉得一阵头晕,天!这男人用的香水真是奇怪。

“回来了?”那人没有回头,说出的话却叫我一顿,一种莫名其妙的气势铺天盖地压了过来。

我吸了口气,走到班台坐下:“先生!请问你哪位?”

“你可以叫我夜墨羽,也可以叫我孟天堂!”

压迫!压迫啊!我只觉得这句话只往我脑门里钻,同样的——感觉也被压迫得很是拘束。

我想说句什么,表达自己很轻松,却找不到合适的话。

难道问他:你来这里干什么?

傻B才会这样问,因为他来这里的目的很明显——找我!

“我喝咖啡!谢谢!”他终于转过身子:“我看见你的杯子里有,所以讨一杯解渴。”

你这是讨吗?我嘴里JJYY的说着,乖乖的按下对话键:“李丽!请倒杯咖啡进来!”

“为什么选这副画?”他喝下一口咖啡,看着我憋得煞白的脸问。

“因为我选了!”我庆幸我的嘴巴又回来了。

“因为我选了!因为不方便!你就是用这种方式回答问题的?”他手中的杯子缈缈的冒着淡淡的热气,模糊的却是我的眼睛。

我无意识的抓起手边的笔,机械的按动着笔顶的按钮,一下接着一下,笔端的圆芯随着啪啪的声音伸出、缩回、再伸出、再缩回。

“你总是这样不停的提问?”我继续穷于无路可守。

他不再说话,身子使劲的靠着椅背,翘起的二狼腿,顶住了我的班台,随着他的晃动,轻轻的敲击出声响,与我的笔钮合出的和谐,回荡在安静的13平方空间。

僵持着都没说话,他却喝光了手中的咖啡。

放下杯子,他说:“先走了!下午接你吃饭!”

我正在找理由想推辞,他却一下子将手按在了我的班台上,半个身子俯了过来:“别对我说不方便!”

“要是真的不方便呢?”

他突然笑了,一丝淡淡的笑轻轻闪过他的嘴角:“你想去!不是吗?”

“我那有?”我慌张的将身子往后靠了靠,躲避着他的压迫。

“下午四点50分,我到这里来!”说完直接往门口走去。

突然他站定了身子,回过头问了一句:“对了!你喜欢什么花?”

“百合!”我呆呆的回答了一句。

“恩!但是你办公室里没有花的影子。记得中午休息下楼买个花瓶!”门拉开了,又关上了,这个莫名其妙来的男人,又莫名其妙的消失。

如果不是依旧弥漫的甜甜的香水味,提醒我一切都是真的,我还真怀疑我刚才是在幻觉。

我一个电话拨了回家:“扬子!刚才夜墨羽来过我们公司!”

扬子的声音听起来非常兴奋:“怎样?怎样?”

“我没看清楚。。。。。。”我绝望的回答着,说真的距离这么近,我就没敢和他对眼,唯一记得的就是他起码有183的个头。

扬子:“我说你今天出门是不是忘记戴隐型眼镜了?”

我无语的咕噜了几声。

扬子:“那现在人呢?”

我:“下线了。。。。。。”

扬子:“姐!你还真折了。。。。。。。”


[ 本帖最后由 筑风御雨 于 2009-5-22 23:10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