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07675|回复: 0

虎娥之情天缘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7 17:46: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CP人气战
服务器: 天下无双-群星璀璨
游戏ID: 为保证玩家隐私,此选项仅论坛管理员、超级版主可见。
作品封面: -
男主角: 虎头怪
女主角: 玄彩娥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虎娥之情天缘月
紫竹林里。
“黑伯伯,黑伯伯,黑……伯……伯!”守山大神一听声音便知,玄彩娥这小丫头的禁闭又结束了。
前些时日,她闹着无聊,想去人间玩一遭,结果观音菩萨称时机未到,不允许她离开普陀山。谁料这小丫头在与池中金鳞戏玩时,突发奇想,把金鳞偷偷放走,让金鳞代她去人间见识一下,结果这金鳞在人间为祸一方,亏得菩萨出手,将其收服,带回紫竹林。而始作俑者的小丫头也被菩萨禁闭在潮音洞中,罚抄百遍《金刚经》以作惩戒。
“哎!小丫头!”守山大神赶紧应着,摸了摸自己的胡子,上次就是因为睡着了被这小丫头生生拔掉了几根,到现在想起来还有点疼。“黑伯伯,娥儿都好久没见到您了,您有没有想娥儿啊?”“……”守山大神一时出神,眼前这小丫头出落得愈发标致了,可谓是“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黑伯伯!”守山大神只觉得脸上一疼,面前的小丫头双手叉腰,蛾眉倒蹙,“娥儿是来跟您告别的,您都不理娥儿!师傅已经准许娥儿去凡间历练啦!”说罢,展开背后的蝶翼绕着守山大神开心地转了几圈,“对了,黑伯伯,这个还给你”。
“小丫头!你又拔我的胡子!”玄彩娥做个鬼脸,蝶翼一扇,转身向潮音洞飞去,留下一抹花香。
潮音洞中。
“娥儿,此番历练非同一般,蚩尤有破封迹象,人间妖魔四起,三界大乱,连守护武神坛千年的神木一族都已出世。三界各派弟子在各地降妖除魔,我普陀山本大慈大悲,也当为天下苍生除害。娥儿,为师曾教过你清心宁性之术,心无点尘,以超脱五行拘束,此去祸福难料,你切不可沾染红尘因缘,历练完成后速回普陀山,切记!”观音手托净瓶正色道。
“是,师傅。徒儿自当谨记,以天下苍生为重,历练之后立刻回普陀山复命!”玄彩娥自小便在观音菩萨座下长大,从未离开半分,此次试炼,看菩萨如此,她也不敢大意。“师傅,那……徒儿去了。”
“等等,娥儿,当年为师在女娲神迹得到一株并蒂红莲,后来红莲初开,为师便取了其中一朵与林中千年紫竹锻造成一神兵,能阅众生相,消众生孽。现如今各地妖魔受蚩尤戾气影响,更是凶狠异常,今日为师就将这‘红莲’交与你,护你平安。不过你功力尚浅,不可长时间催动神兵。好了,你且去吧。”菩萨手诀一捏,微微一动,玄彩娥只觉被一团红光包裹,感觉温暖而又极为亲切,红光散尽,手中便出现了神兵“红莲”。
“多谢师傅,师傅放心,徒儿定不辱我普陀威名。”玄彩娥说罢,行礼拜别菩萨。
长安城内。
“哇,这么多好吃的好玩的!”繁华的长安城看得玄彩娥目不暇接,这可比紫竹林好玩多了!“这个小兔子灯笼好可爱!”“这件衣服好漂亮!”玄彩娥左手糖葫芦,右手小灯笼,玩得不亦乐乎。“哇……你赔我的花,这是给我娘亲的花!你赔我的花,你赔我!”突然传来一阵哭声,玄彩娥闻声而去,只见几个小男孩把一个小女孩团团围住,地上还有一束被踩烂的花,小女孩坐在地上无助地流泪,旁边的男孩子们却露出得逞的笑容。
“你们太过分了,竟然欺负一个女孩子!”说罢,玄彩娥将小兔子灯笼和糖葫芦塞到小女孩手里,身形一动,两只蝶翼出现在身后,微微一展,腾空而起。男孩子们吓到了,“妖怪啊!”然后一哄而散。玄彩娥转过头,对依然啜泣着的小女孩说,“没关系,姐姐来帮你。”说完,蝶翼一扇,手里五彩光芒一动,玄彩娥身上散发出一股百花芬芳,只见那一束花慢慢地恢复了原状。小女孩惊呆了,眼眶里的泪还没来得及擦掉,“谢谢仙女姐姐!”
“是仙女下凡啦!”周边的百姓闻讯而来。“花仙子啊,近来……”“我来说,我来说,蝴蝶仙子啊,是这样……”“你说不清楚,还是让我来吧,上仙啊……”玄彩娥瞬间被村民围了一圈。周边吵吵嚷嚷,“嗯……你们……要不……你先……”声浪一波接一波,玄彩娥哪见过这种情况,一时也不知该听谁的。“你们吵到仙女姐姐了!”这时候小女孩大叫一声,人群总算是静了下来。“姐姐,囡囡听爹说,大唐境外的动物都发狂了,甚至连花草都能吃人。爹爹上次跟伯伯们一起去采药,听说都被妖怪杀死了。我娘亲听说之后,一病不起。仙女姐姐你有没有办法能帮帮我们?”囡囡一提到父亲的事,又落下泪来,玄彩娥想到自己都不知道父母是谁,不禁也红了眼眶。
“师傅说得果然没错,看我去教训教训那些妖怪。”玄彩娥拳头紧攥,对人们说道:“我是普陀山观音菩萨座下弟子玄彩娥,这件事情就交给我,我一定给大家出口恶气!”
“啊?观音菩萨!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我们有救啦,菩萨显灵啦!”“……”说着,人们俯身便拜。“仙子,一切拜托你了,听说朱紫国周边比较严重,我们已经有不少人在那附近遭遇不测,据说连朝廷的一些士兵都敌不过那些妖怪啊。仙子可要小心啊。”
“在下告辞。”玄彩娥微微欠身,准备离开。
“姐姐,你一定要小心啊。”囡囡拉着玄彩娥的衣角说道。
“嗯,囡囡,以后有人再欺负你就告诉姐姐。姐姐会保护你的。”说罢,玄彩娥伸手从头上取下一朵小花递给囡囡,在囡囡耳边悄悄说,“对了,囡囡这个给你,你把这朵花插在瓶中放在你娘亲身边,很快就会没事了。这是你跟姐姐的小秘密哦。”“好!拉勾!”囡囡听说可以治娘亲的病,高兴地不禁要跳起来,想起来要保密,只得猛点头。
“莲花宝座!”玄彩娥运转灵力,口念法诀,脚下出现了一座五彩莲花宝座,甚是奇异,身形一动,便往朱紫国方向飞去。这五彩莲花宝座只是以自身灵力所化,普陀山弟子多用来赶路。
朱紫国内。
半柱香功夫,玄彩娥便赶到了朱紫国,与长安城截然相反的是,整个朱紫国一片死寂,家家关门闭户,路边各种货物散落一地,空气中还有着淡淡的血腥气。
“不对啊,这是朱紫国吗?记得师傅说过朱紫国可是‘六街三市货资多,万户千家生意盛’啊。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想必定是妖怪所为。”玄彩娥四处观望着。“沙沙……”突然背后传来异响,接着一声刀鸣破空劈下,玄彩娥手腕一转,召出红莲,往身后一挡,险险地避开一击。
“桀桀……好久没吃过活人骨血了,这么漂亮的小妞竟然自己送上门来,真是老天有眼。桀桀……”玄彩娥稳住身形,定睛一看,竟然是一头口吐人言的吊睛老虎,牙齿龇露,嘴里尽是腥臭之气。“虎兄,小妹妹如此姿色,你可别吓坏了人家。只闻她周身百花芬芳,便知她根骨不凡,不如就交给奴家吧,奴家吸了她的精血,至少能增加一个甲子的功力呢。”玄彩娥转身一看,不知何时,背后出现了一个身穿罗裙的少女,手挽花篮,头戴珠花,细看之下却发现眼中满是狠戾之色。
“花妖,你也能看出这小妞根骨不凡,我准备将她献给我家大王,大王定会重赏于我,你就别想了。”花妖看老虎不肯让步,便恶狠狠地说道:“你都没化形,也配跟我抢!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你们区区小妖,也敢打我的主意!看你们也害人不浅,今天我就替天行道!也让你们尝一尝我这红莲的厉害!”玄彩娥说着,凌空而起,口中念道:“日光华!”手中红莲一挥,两团光芒将虎精和花妖包裹,不断压缩,然后猛滴炸开,两只小妖灰飞烟灭。“这红莲果然厉害,但是这一个小法术竟然消耗了我如此多灵力,看来不可轻易动用。”说完,玄彩娥将红莲收回体内,取出平常用的日月光华。这日月光华是当年太上老君所铸,取阴阳二气合成日月神珠,半黑半白,置于棒端,收太极于内,育五行其间,配合普陀功法,五行之力大增。
听到爆炸声,周边游荡的小妖们都聚集了过来,玄彩娥举起日月光华,口念五行法诀,“日光华!”“靛沧海!”“巨岩破!”“苍茫树!”“地烈火!”五彩光芒包围了妖群,爆炸声不断,但妖群数量众多,一直施法的玄彩娥灵力不断流失。突然感觉背后传来一阵寒意,玄彩娥慌忙翻身闪避,却还是被一只虎爪伤了手臂,血瞬间就涌了出来。普陀山的弟子擅长治疗,可使白骨生肌,此刻却已无暇顾及自己的伤势。玄彩娥咬紧银牙,盯着偷袭她的老虎,这只老虎竟通体雪白,身型也大了数倍,眼睛通红,更显妖异,这恐怕就是虎精口中的大王吧。
“妖怪只剩下这一只白虎王了,我的灵力也所剩无几,现在只能拼一把了……”玄彩娥招手唤出红莲,开始灌注最后的灵力。“嗖……”突然头顶传来一声异响,玄彩娥不禁抬头,只见一柄锤子从天而降,就在白虎嘶吼着弹射而出的一瞬间击中了它的脑袋。白虎吃痛,仰天怒哮,结果又一柄锤子将它砸倒在地。白虎接连受了两锤,以为是玄彩娥暗中作怪,更是狂躁,决定先解决她。“啊!!小心啊!”头顶传来一声惊呼,白虎不禁抬头看去,结果迎面砸来一个人,白虎被砸得五脏破裂,筋骨皆断,竟当场毙命。
“哎呦,可摔死我了。”边抱怨着,虎头怪拍拍屁股站了起来。玄彩娥默不作声地盯着他的一举一动,手上继续暗暗向红莲传输灵力。      
虎头怪看了看身下的死虎,眼睛一亮,拎着虎尾,上下打量:“这就是作恶的白虎啊,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说完,他扫了一眼周边,捡起双锤,发现到处都是妖怪的残肢。
突然他感到背后有灵力波动,猛地回身,只见一道红光逼来,他双手握锤迎了上去。僵持中,他发现对方灵力不稳,便猛地运力,将红光镇散。红光散尽,他看到一个俏生生的少女,身穿彩衣,却满是斑斑血迹,手上拿着一把莲花造型的武器指着自己,脸色苍白,身子抖动,看情况她体力已经透支。这少女便是玄彩娥了。
玄彩娥看到那人长有虎头,又想起花妖嘲笑虎精未化形之语,便以为这是化形的虎精。于是她出手偷袭,奈何体力灵力都已到达极限,没有一招制敌,只能苦苦支撑,眼见虎头怪击破了她的法术,再也支持不住,坐在了地上。玄彩娥露出一丝苦笑,看虎头怪向她走来,手里死死抓着红莲,心里紧张,嘴上却喝道:“你个小小虎妖,竟然为非作歹,本姑娘念你修行不易,放你一条生路,还不好自为之,改邪归正!”
虎头怪挠了挠头,说道:“啊?改邪归正?!嘿嘿,大妹子,你怎么知道我偷了一个西瓜吃,那是因为我实在是太渴了,那西瓜又没人管,所以才……结果还不是踩到自己丢的西瓜皮,一下子摔这里来了。嘿嘿。但是我打死了那只白虎,也算是因祸得福吧。”眼前这姑娘虽然身上有着血污,却难掩姿色,怎么看都是标致的美人,虎头怪竟不好意思了起来。“这么多妖怪都是你杀的啊?没想到大妹子这么厉害啊!”
“大妹子……你这妖怪之言甚是粗鄙,谁是你大妹子!你到底是何妖物?还不报上名来!”玄彩娥见他并无伤她之意,但也不敢轻信,便问道。
“我不是妖怪啊!我这么威猛神勇,哪里像妖怪?我是虎头怪,是狮驼岭弟子,听说三界中妖物横行,我家大大王便派我来除害。那,大……姑娘……你呢?”虎头怪听玄彩娥一口一个妖怪称他,便知已被误会,急忙报上姓名。
“长着一个老虎脑袋,看样子就像妖怪。听名字……虎头怪……更像!”玄彩娥边说边暗暗回复灵力,奈何这朱紫国魔气太盛,身为仙族只能先净化魔气,若强行吸收,稍有不慎便会堕入魔道。“本姑娘是普陀山观音菩萨座下弟子,玄彩娥……你这……”玄彩娥刚换回日月光华,想借太极之力化解魔气,只是再也支撑不住,眼前一黑……
狮驼岭上。
“红尘一念,仙魔孽缘,情天缘月,碗子之巅……”
“谁?”玄彩娥猛地坐了起来,“原来是个梦……”说完,玄彩娥发现自己灵力都已经恢复,于是便下了床。环视四周,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山洞中,洞边竖着几支火把用来照明,一张石桌,上面放满了肉食瓜果,回头看她刚睡的床,一张白虎皮赫然铺在上面,这是那头白虎?虎皮旁还放着她的日月光华。这是什么地方?玄彩娥将日月光华握在手里,神色警惕。
“仙族的小丫头你醒啦?”玄彩娥望向洞口,看到一位身披铠甲,手持金背大砍刀的……狮子?!这狮子旁边站着的那个是……老虎怪?不对,好像叫虎头怪。玄彩娥心想,这虎头怪好像说自己是狮驼岭弟子,奉他师傅大大王的命令去铲除妖邪,狮驼岭的大大王据说曾是文殊菩萨的坐骑青狮,相必就是眼前这位了。
“普陀山弟子玄彩娥见过大大王前辈。”玄彩娥行了一礼,说完又对虎头怪微微一拜,“多谢虎少侠救命之恩。”“嘿嘿,没有……不敢当……”虎头怪赶忙说道,手挠着头,眼神不自然地瞥向别处。
“好!哈哈哈!”大大王大笑几声,拍着虎头怪的肩膀,“虎子不错啊,观音菩萨的弟子果然出众!丫头,虎子带你回来的时候,你的灵脉已经干涸,也多亏了他想到用‘八卦’和‘日月光华’的阴阳之力来洗涤魔气为你补充灵力。虎子的八卦也是当年太上老君取阴阳之力铸成,八卦天成,八卦与日月光华刚好相辅相成。不然,你很可能被魔气侵体,坠入万劫不复之地啊……丫头,本王看你们俩情投意合,不如就……” “师傅你又来了!我先带彩娥去逛逛咱们狮驼岭……”不等大大王说完,虎头怪拉起玄彩娥赶紧跑出洞外,只听到洞中大大王下令道:“小的们,今晚摆酒!”
两人一直跑到一处山坡上,玄彩娥突然意识到虎头怪还抓着自己的手,不禁羞红了脸,赶忙撤手。“虎少侠,多谢你两次救了我。”玄彩娥自觉不好意思,手里只是不断拨弄刚采到的野花。“额,大妹……玄仙子……客……气了。额,不用叫我少侠……就叫我虎头怪吧。”虎头怪怕玄彩娥因自己鲁莽而生气,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只是眼睛不自觉地盯着眼前采花的少女。“虎头怪……这名字听着就像妖怪。要不,我叫你‘笨猫’吧。那你也就不用叫我仙子啦,就叫我……‘娥儿’?‘小娥’?”玄彩娥见虎头怪支支吾吾,回答如此别扭,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嘿嘿,你喜欢怎么叫就怎么叫吧。那……我就叫你‘彩娥’吧?”虎头怪见玄彩娥没有生气,又一把拉起玄彩娥的手,说道:“我带你去个好地方,是这狮驼岭最好看的地方。你一定会喜欢的。”“又要跑啊?我们刚刚才跑到这山坡上,我脚都累了……”玄彩娥不比虎头怪天天锻炼筋骨,刚跟着虎头怪一路狂奔,早已有些乏累。“那,我背你吧。”虎头怪摸了摸脑袋,说道。“好啊,那你回过头去,我跳到你背上。”玄彩娥说完,朝虎头怪背上一跳,顺势展开蝶翼,立在空中。
虎头怪等了半晌,不见动静,往身后一看,哪还有玄彩娥的影子?只听得头顶“咯咯”的笑声,虎头怪仰头一看。这天下竟有如此出尘绝艳之仙子!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彩娥……真好看。”玄彩娥听虎头怪这么说,又涨红了脸,“笨猫!赶紧前面带路……”
于是,这两人一个前面跑,一个后面飞,在微微夕阳下,竟是狮驼岭的一道奇景。“到了,就是这儿。你看这有水有花,这水据说是三师傅取自仙族瑶池的圣水,这花是生在西天的荼蘼,也被移植到这里,供我们狮驼岭弟子淬炼身体。”虎头怪双手叉腰,对着玄彩娥邀功似的介绍道。“哇,这就是荼蘼花,白玉梢头千点韵,冰为肌骨月为家,真是好漂亮,难怪师傅说这荼靡花会被称为‘佛见笑’呢。”坡下那一丛荼蘼,大朵千瓣,色白而香,每一颖著三叶如品字,又以瑶池圣水浇灌,更显仙性。玄彩娥不禁看呆了,更想近前去看,甚至想摘一朵别在发间。
“不过这附近是三师傅的住处,一般弟子不敢擅入。嘘,别出声,千万不能让三师傅知道我们来这儿了。”虎头怪左看看右看看,踮起脚尖,拉着玄彩娥悄悄向坡下走去,突然脚下一滑,“哎呀!”玄彩娥慌忙站定,想拉住虎头怪,但虎头怪早往坡下滚去。玄彩娥不禁捂住眼睛,不忍去看。虎头怪在坡下疼得直哼哼,“我这几天是作了什么孽啊!幸好我身强体壮,不然早就摔散架了……”玄彩娥飞下山坡,看到那一丛荼蘼被虎头怪压在身下,花枝折损,花瓣散落,已是一片杂乱,美景不再。
“我不知道你前几天作了什么孽,但我知道现在你真的作孽了,呶,你看看……”玄彩娥朝周边努了努嘴,虎头怪这才发现自己就躺在荼蘼丛中,立马弹了起来。“这怎么办,这该怎么办?三师傅会吃了我的!”虎头怪急得满头大汗,四处转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突然,他瞥到那一堆残花中还有一朵在随风摇曳,不禁笑道:“诶,幸好还有一朵花没折断,我得一定保护好它!”说完,便伸手去护住那仅剩的荼蘼。
“嘎~”这时,一只乌鸦飞过。“啪!”虎头怪反手捂住那朵荼蘼,喊道:“三师傅!”“笨猫!那只是只乌鸦!当心那朵花!”玄彩娥赶紧拨开虎头怪的手,果不其然,那仅剩的荼蘼也被拍倒在地,奄奄一息。虎头怪坐倒在地,耳朵也耷拉了下来,扶扶这株花,再动动那株花,口中喃喃道:“完了……完了……”
玄彩娥想到观音菩萨的净瓶玉露当年使人参果树复苏,不知道自己的功法可不可以救活这些荼蘼,为了以防万一,她取出红莲,红莲也是以红莲所铸,应该会有所助益,反正死马当活马医了。“我来试试吧。”说罢,玄彩娥取出红莲,横在胸前,闭上双眼,将灵力尽数输入红莲,只见红莲爆发出耀眼的红光,包裹住玄彩娥悬在空中。虎头怪见到红光刺眼,又闻到满是百花芬芳,刚想问一句,听到玄彩娥一声“杨柳甘露!”,只见荼蘼和瑶池圣水也慢慢被红光笼罩,圣水在红光的接引下不断洒向荼蘼。“普渡众生!”玄彩娥又一声呵,便见到那丛荼蘼逐渐恢复了原样。
“扑通。”玄彩娥不禁睁大了眼睛,这是?心跳?是红莲的心跳?不对,这是自己的心跳?为什么?这种熟悉的感觉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感觉红莲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娥儿,当年为师在女娲神迹得到一株并蒂红莲,后来红莲初开,为师便取了其中一朵与林中千年紫竹锻造成一神兵……”观音菩萨的话不断回响在玄彩娥耳旁。“其中一朵铸成了红莲,那另一朵……另一朵……难道?!”玄彩娥心神不定,且又催动红莲时间过长,只觉得心中一痛,喷出一口血,血珠刚巧落在红莲上。
虎头怪见荼蘼花恢复如初,刚想告诉玄彩娥这一好消息,却见她口吐鲜血,血染红莲。只见红莲光华一闪,将血珠吸收,自动立在玄彩娥头顶,散发出柔和的光,源源不断地向玄彩娥体内输送……
过了一会儿,玄彩娥睁开了双眼,感觉体内多出了一股熟悉的灵力,是红莲,难道真的是?“彩娥你没事吧。”虎头怪担心玄彩娥旧伤未愈再添新伤。“我没事,对了,荼靡花怎么样了?”玄彩娥急急地问。“你看,没事了。彩娥,真厉害。咱们,赶紧回去吧。”虎头怪怕刚才的声响已经扰了三大王,便带玄彩娥先回了山洞里。
洞中灯火通明,酒席也已备下。酒足饭饱后,便有小妖来传话称大大王要见他们二人。
虎头怪和玄彩娥来到洞中,发现狮驼岭的三位大王俱在,大大王昔日为文殊菩萨的坐骑青狮,二大王原为普贤菩萨的坐骑白象,三大王是佛母孔雀大明王菩萨的兄弟,可算作西天如来佛祖的娘舅。
大大王说道:“虎子,今日你毁了荼蘼花,差点儿铸成大祸,本应处罚,但如今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你,你就将功折罪吧。”“谢师傅,不知是什么事?”虎头怪拱手道。
“近日本座在外游历,发现波月洞有异样,想必也受到了蚩尤的影响,你速去调查清楚,至于荼靡花,既然这仙族的小丫头将其恢复原样,本座也不说什么了。只是万事要小心。”三大王目光如炬,盯着他们二人。
“小虎,你看咱们狮驼岭其实跟普陀山也是沾亲带故,咱们跟观音菩萨也算是老相识了,你看不如……刚好小丫头你救活了荼靡花,便在我们这狮驼岭多待几天吧。”二大王心想,这愣小子是对这小丫头有想法了,而小丫头也不是很抵触,若二人郎情妾意,成全也好。
“多谢三位前辈美意,只是在下也是奉师傅之命去人间除害,已经在此打扰数日,心里甚是感激。此次碗子山之行,我愿意陪虎少侠一同前往。”玄彩娥盈盈一拜,心想这魔族门派也不像故事里那么穷凶极恶啊,还以为这三位师傅都是吃人不眨眼的魔头呢。
“蚩尤快要破封,三界都将遭此劫难,本座将通知其他门派师傅,共商大事。你们俩碗子山一行,也可顺道去寻找一下传说中的‘情天缘月’。传说,盘古目有双瞳,开天辟地之后,一目化日,一目化月,而这目中异瞳却化作了‘情天缘月’,世人可在这月中看到自己命中注定之人,也可将孽缘化善缘。”三大王意味深长地说。
“情天缘月!那不就是我梦中听到的……碗子之巅……那红尘一念,仙魔孽缘……莫不是?……”玄彩娥大骇,赶忙摇了摇头,安慰自己那只是个梦。
“那你们俩即刻启程吧,你们俩功法互补,本大王也安心些。去吧。”大大王摆摆手意识他们可以离开了。
碗子山间。
“彩娥,你知道什么是情天缘月吗?”虎头怪仰起头问飞着的玄彩娥。“不知道,没……听说过。”这一问不禁让玄彩娥又想起那几句话。
“如果我们找到了,我一定会看到……”“沙沙……”虎头怪话还没说完,旁边的树上突然发出“沙沙”地响声。二人瞬间取出八卦和日月光华,警惕地盯着树上,不放过一丝一毫。“噗通!”只见一道人影从树上落下,直直跌入树下的草丛中。
“什么人?!”二人保持着防御姿势走近一看。草丛中躺着一个少女,只见她轻纱曼拢,腰身玲珑,却面色苍白,发丝凌乱,身上两道深可见骨地爪痕,胸前还赫然印着一个已漆黑的爪印。
“是什么人竟然对这么一个女孩子下此毒手,我来救她。”玄彩娥说完,横空而立,就要施法。“彩娥,她好像不是人!你看她的耳朵……还有……”虎头怪赶忙指着少女的头说道。
“诶,这是猫耳?还有尾巴?”玄彩娥愣了一下,没想到这少女长了一双猫耳,身下还有一条猫尾,上束一金环。“我看她不像坏人,人命关天,万一她是好人呢?她身受重伤,即便是坏人,也威胁不到我们。”“对啊,万一她是坏人,我保护你,我这八卦可不是豆腐做的!”虎头怪紧紧抓着八卦,站在玄彩娥身旁为她护法以免突发变故。
“普渡众生!”玄彩娥盘腿端坐,衣襟无风自动,日月光华在胸前不断旋转,阴阳之力尽出,以防仙力伤了这猫妖少女。“她竟然是我仙族之人!”玄彩娥发现自己的灵力与这少女十分契合,有些惊讶。
只见那爪痕慢慢愈合,玄彩娥却脸色一变,“这黑爪印十分霸道,难以祛除,我再试试!”“自在心法!”玄彩娥口念心经,周身光芒大盛,灵力不断输入少女体内……
“那黑爪印甚是古怪,一直在破坏她周身经脉,以我的法术,难以祛除,只能尽力将其封印,暂时不会发作。要想救她,恐怕,解铃还须系铃人。”玄彩娥说道,看向少女的眼神中充满担忧。“还有,她并不是妖,而是我仙族之人,却不知道为何在此……伤她之人又是何人……等她醒了再问吧。”
“啊?仙族之人?你们仙族的人长得跟我们魔族差不多啊?哈哈哈!你看一个长着猫耳朵,一个长着蝴蝶……翅……膀……彩娥,你是不是饿了,我去给你找吃的……”虎头怪正笑着,不经意间看到玄彩娥杏眼圆睁,赶忙闭了嘴。
“笨猫!这里面最不像人的就是你,还敢说我!”玄彩娥举起日月光华,作势要打下去。
“豹哥哥……不要……不要……相信她……豹哥哥……不要!”少女梦中惊起,意外发觉自己外伤痊愈,又见到眼前打闹的二人,便道:“猫灵谢二位少侠出手相救,救命之恩,没齿难忘!敢问二位少侠如何称呼?”
“待会再跟你算账!笨猫……不对,笨老虎……”玄彩娥拿着日月光华对着虎头怪比划了几下。
“猫灵姐姐,我没说你是‘笨猫’啊,我说他呢……我是玄彩娥,他是虎头怪。对了,猫灵姐姐,你到底是什么身份?又是谁打伤了你?”玄彩娥拉着猫灵的手问道,猛然间看到她的眼睛,异瞳双色,一绿一蓝,甚是奇异。
“唉,说来话长,我本是星官奎木狼身边的天庭女仙将,传说这碗子山上有异宝将要出世,于是我跟狂豹一起奉命下凡守护碗子山,后来我与他结为夫妇,住在这碗子山的波月洞内。前几天我发现豹哥哥不太对劲,脾气也变得格外暴躁。昨天我撞见他与另一只猫灵在一处……那猫灵蛊惑豹哥哥杀我,她也出手偷袭,我身上这爪印就是拜她所赐。”猫灵越说越气。
“另一只猫灵?难道还有另外的女仙将下凡吗?”虎头怪问道。“不,猫灵只有我一人,她肯定是变换了容貌,借此迷惑豹哥哥。看她的招式,非魔非妖,出手十分狠毒,恐怕跟亡魂有关。幸好遇见了二位少侠,否则……二位少侠,请你们一定要救救豹哥哥。”说罢,猫灵又盈盈下拜。
“恐怕也是跟蚩尤有关,这人间难免有许多孤魂野鬼,还记得那些老虎精和花妖吗?并且他们出现在这,也不排除有情天缘月的原因。”玄彩娥说道。
“交给我们了,我虎头怪也不是吃素的,定要让那鬼物尝尝我的厉害!”虎头怪挥了挥八卦。
“唉,男人!就怕你也被那鬼物给迷惑了!”玄彩娥摇摇头,笑着说道。
“嘿嘿……不可……”虎头怪话没说完便被猫灵打断。“嘘!他们来了!你们先藏起来,那女人诡计多端,免得大意中了她的陷阱!”
“缩头缩脑算什么英雄!正好,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两个我杀一双,让他们尝尝我虎头怪的厉害!”虎头怪将两柄八卦一杵,狠声说道。
玄彩娥赶忙揪住虎头怪的耳朵往灌木丛中藏去,全然不顾虎头怪“哎呦哎呦”直喊疼。“笨猫!你是不是怕他们不知道咱们在这啊!你想,猫灵姐姐是天宫女将,能奉命来此守护宝物,功力肯定不一般。她受了那鬼女一掌,重伤垂死,那鬼女肯定也法力高强!咱们先在这看看他们什么路数,再出奇制胜!”玄彩娥手上日月光华突现,死死地盯着猫灵,怕她出什么意外。
“呼~”一阵阴风吹来, 随后伴着“咯咯”的笑声,一男一女漫步前来。这男人,面容英气,豹皮围在腰间,手上利爪森森,眼睛却一只漆黑,一只血红,显得格外妖异。而同行的少女,竟与猫灵长得一般无二,只是双眼血红。
“妖女,你到底想干什么!”猫灵见到自己心爱之人被控制,形同傀儡,便厉声喝道。
“咯咯咯,没想到你命还挺硬。我想要什么,你很清楚!交出情天缘月!你这豹哥哥已经被我以摄魂大法搜魂,却毫无发现,那就只有你知道了。你最好乖乖交出来,否则……你就没有上次那么幸运了。”“猫灵”几声冷笑,手上一团黑气突现,只见黑气似有生命般不断蠕动,合成了一个实体的黑球。
“什么!你竟然对豹哥哥施展摄魂大法!再告诉你一遍!情天缘月,我们真的不知!你如此狠毒,我今天定与你鱼死网破!”猫灵一听狂豹被搜魂,恐怕魂魄受伤不小,怒急攻心,手上一动,一团五彩光球便朝着“猫灵”攻去。
“猫灵”一声冷哼,“既然你自己找死,我就成全你!”说完,全身黑气暴涨,手上黑球飞出,正对那五彩光球,瞬间发生爆炸。一声闷哼,猫灵倒退几步,身上被爆炸的风刃割出了几道伤口。
“豹哥哥,你看这女人竟然欺负人家!”“猫灵”转身拉着狂豹的手,娇滴滴地说道,言语间丝毫不掩杀气。“死!”狂豹木木地吐出一个字,双爪一翻,起身向猫灵刺过去。
“豹哥哥,我是灵儿啊!你清醒一点,你看看我,我是灵儿啊!我是……灵……儿啊……”猫灵见狂豹双目无神,朝自己激射而来,无助和绝望油然而生,只能拼命嘶喊,期望他能恢复晴明。
猫灵已经心如死灰,闭上眼睛做好了赴死的准备,能死在心爱之人的手下,应该也不会很疼吧?她心中如此想着,眼泪却止不住地往下掉。“铛!”突然她听到精钢相撞的声音,不由得睁开眼睛,只看见狂豹的利爪被一柄锤子险而又险地挡在胸前,不然下一秒,这利爪必然能准确无误地刺入她的胸膛。
“再吃我一锤!”又一柄锤子伴着破空声呼啸而来,狂豹没来得及躲闪就被击中,倒飞出去。但是狂豹像是没有知觉一样,虽然嘴角有血迹溢出,却毫不在意,伸舌头舔了舔自己的爪子,发出“桀桀”的笑声。“豹哥哥当心!”猫灵看到狂豹受伤,满眼尽是担忧之色,毕竟狂豹只是为人所控,不受自己意识驱使。
虎头怪见猫灵有性命之危,果断出手,将猫灵救下。玄彩娥也第一时间以法术为猫灵疗伤,猫灵本就有伤在身,勉强得很。
“什么人坏我好事!”“猫灵”见虎头怪和玄彩娥二人出现,咬牙切齿,面上杀气更甚。虎头怪和玄彩娥并身站在猫灵前面,举起日月光华和八卦,作攻击姿势。幽灵又看了玄彩娥一眼,面有异色。
“你这妖女到底什么来历!来此处蛊惑狂豹,追杀猫灵到底有什么目的!”玄彩娥厉声问道。“就是!快说!不然,虎大爷把你锤成肉酱!”虎头怪用锤一指“猫灵”。
“那也得看你们有没有本事了!狂豹,给我杀了他们!”“猫灵”一指二人,恶狠狠地说道。“笨猫,你来对付狂豹。我去对付那妖女,看她浑身的黑气,那定是鬼气无疑了,我仙族功法应该会有所克制。”玄彩娥说完,凌空而立,口中念到:“地烈火!”
“二位少侠,我熟悉豹哥哥的功法,他就交给我吧!那妖女出手太过狠毒,你们要当心!”猫灵仰天一啸,仙气从体内喷涌而出,只见她背后长出了一对羽翼,双手也化作利爪,迎面朝狂豹飞去。
“猫灵”脚下一晃,地面裂开,一股炽热的火焰喷发,将她罩住,她周身鬼气不断翻腾,化作一丝丝黑气消散,口中不断发出惨叫。“狮搏!”听得一声狮吼,虎头怪双锤落下,化作一头猛狮扑来,岩石爆裂,掀起一片烟尘。
“桀桀……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坏了蚩尤大人的好事,本座定让你们尝尝抽魂炼魄的滋味,让你们永世不得超生!”烟尘散尽,“猫灵”早已变了模样,衣衫破碎,发丝散乱,面容看似娇俏却惨白异常,双目怒瞪,血红的双眼更显几丝疯狂,周身鬼气死气更甚,腰下无足,只有一团黑气。
“彩娥小心!她是幽灵!怨气极重!让我来对付她!”虎头怪一脸凝重,幽灵是受冤而死的亡魂,集天地阴气怨气才修得神识,并且并无实体,一般极难对付,眼前这只又是蚩尤的手下,实力更不容小觑。
“桀桀!今天你们谁都跑不了!”说完,幽灵鬼啸一声,周身鬼气冲天,顿时四下阴风阵阵,鬼影重重,出现了一群骷髅鬼兵。而为首的那位身披铠甲,手舞一柄长刀,赫然是一位将军,眼眶中只有两团鬼火摇曳,这是鬼将!
“彩娥,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你!”虎头怪脚下一蹬,“鹰击!”这是金翅大鹏鸟的成名绝技。虎头怪灵气化为一只鹏鸟,一声鹏啸,双翅一展,击碎数只骷髅鬼兵,却被鬼将一刀接下,一时间两人僵持不下,瞬间就被鬼兵包围。
“笨猫!”玄彩娥看虎头怪被围困,一时心急便飞身上前,却被幽灵阻拦。“别急啊,小妹妹,让姐姐来陪你玩一玩。”幽灵血色的眼睛里红芒一闪,突然化分出九道鬼影,围绕着玄彩娥旋转起来,形成一个黑色的光球。
旋转片刻后,一股强大的气流,夹着侵魂噬魄之力,开始压缩,只一会儿时间,强大的气流就压得玄彩娥无法呼吸。这幽灵果然霸道!玄彩娥全身佛光爆发,金刚经全力施展,用以克制鬼物。
然而令她震惊的事情发生了,金刚经这一刻却仿佛泥牛入海,完全失效了。玄彩娥双眼满是惊骇之色,难道幽灵这一招她就要撑不过去吗?四周压迫的力量越来越大,玄彩娥被逼得身体僵硬,几乎无法活动。光球猛然一缩,玄彩娥张口吐出一道鲜血,眼神瞬间黯淡了几分。双唇紧闭,玄彩娥心里不断想着怎样才能破开这光球。
这时,玄彩娥手中的日月光华不受控制般悬在她的头顶,开始反向旋转。这旋转一正一反,压力极大,日月光华顷刻间就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纹,阴阳之气全部爆发,将玄彩娥包裹起来,对抗着这毁灭之力。慢慢地,光球和日月光华的旋转都越来越慢,玄彩娥身体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日月光华裂纹越来越多,已经将要崩溃!
幽灵神色大变,想不到有人竟然能对付她的法阵。感觉到那阴阳之气的威力,幽灵眼神中闪过一丝阴狠,双手静立胸前,森森鬼气形成了一个黑亮的光球,朝着阵中玄彩娥的身上印了过去。
“轰!”光球发生了剧烈的爆炸。一声惨叫,幽灵也被炸飞出去。玄彩娥受伤不轻,从光球中坠落,而日月光华,已耗尽所有的阴阳之气,化成齑粉了。
“彩娥!”虎头怪听到爆炸声,心中焦急,双锤不断挥舞却被鬼将缠着无法脱身。突然他发现,先前击倒的骷髅又晃晃悠悠站了起来,完全打不死。
“虎少侠,这里就交给我和灵儿吧!除非灭掉他们的灵体,否则这些鬼物死不了的。”狂豹揽着猫灵赶来,两人皆浑身是伤。“嗯,幽灵无法分神控制豹哥哥了,虎少侠,这里就交给我们两个吧。这件事由我们而起,连累了你们。”猫灵气息虚弱,在与狂豹一战中,怕伤了狂豹只得一味闪躲,本来伤势未愈,这下伤势更重了。
“好!我去帮彩娥,你们俩当心!”虎头怪也顾不了许多,飞身向玄彩娥的方向赶去。
  玄彩娥受伤不轻,咬牙站了起来,翻手取出红莲。幽灵感受到红莲的气息之后,大惊道:“女蜗神迹的先天红莲!”然后竟呜呜咽咽哭了起来,这鬼哭声听起来幽怨而又彻骨。
“我的前生便是守护女娲神迹先天红莲的村民,从未有人进过女娲神迹,更没有人见过红莲,甚至都以为这只是传说。只有我深信不疑,因为我能感受到它的存在。后来消息泄漏,全村人遭到屠杀,我身受百般凌辱却没有承认。在我绝望之时,我希望女娲大神能救救我,希望这先天红莲能救救我,但我却突然感觉到红莲的气息消失了,它逃走了!我恨啊!我以我的命发誓,定要毁掉这红莲!想不到这红莲竟在你的手中!那也怪你命不好了!”
玄彩娥大惊,原来幽灵跟自己手中的红莲还有些渊源。幽灵又如何能得知,红莲其实并未逃走,而是被观音菩萨带走了。听了幽灵的前世,玄彩娥心有有些刺痛。
“不对!这先天红莲乃是并蒂,另一朵在哪儿!”幽灵想起以往,有些癫狂,鬼影闪动,像玄彩娥追来。
玄彩娥灵力涌现,红莲光华一闪,“紧箍咒!”一个个经文向幽灵飞过去,将幽灵笼罩,幽灵不禁惨叫,容貌更加扭曲,这紧箍咒是痛彻灵魂的。“原来是你!你竟然是另一朵!拿命来吧!”
原来自己真的是另一朵先天红莲!玄彩娥拿着红莲,手轻轻地抚摸着,不禁楞了神。
“彩娥当心!天魔解体!”虎头怪看到玄彩娥愣了神,而幽灵正在出手,情急之下,逆转心脉,用了狮驼岭的禁术,天魔解体透支自己的生命来增加自己的力量和速度。
“连环击!”虎头怪额头青筋暴起,这天魔解体对自身的伤害实在严重,并且与鬼兵鬼将一战早已透支了自己的体力。魔族力量本身强悍,幽灵也负伤在身,无力接下虎头怪全部的攻击,身子破碎,倒飞出去。这一击后,虎头怪经脉破碎,再也无力支撑,倒在地上。
“笨猫!”玄彩娥见虎头怪身受重伤,大叫着扑了过去。“普渡众生!”因为自己一时分神,虎头怪却奄奄一息,玄彩娥心里内疚不已,全力施展法术为虎头怪治疗。
“惊心一剑!”狂豹和猫灵早已油尽灯枯,被鬼将劈飞出去,动弹不得。“准备好了吗?”狂豹问道。猫灵微微一笑,点点头。两人相视一笑,握紧手,浑身爆发出刺目的光芒,伴着一声巨响,所有的一切化作了乌有。
“不!猫灵姐姐!”玄彩娥急火攻心,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她急忙坐定,继续为虎头怪救治,眼中泪流不断。一日间,大家竟阴阳相隔。
幽灵拖着破败的身躯爬起来,身上鬼雾一闪,化作一个漆黑的鬼脸,向玄彩娥射去。“待我夺了你的身躯,掌控了这先天红莲,还有谁是我的敌手!”她竟然要采用夺舍之术。
奈何红莲能消孽减灾,幽灵要强行夺舍,不仅未成功,还被红莲自动击中,差点魂飞魄散。
“我恨啊!我永生永世诅咒你!用我的死亡禁锢你的灵魂,让你永不超生!死亡禁锢!”幽灵眼中闪过一丝悲哀,化成了一个雪白的鬼爪,再次向玄彩娥袭去。虎头怪的伤势正到了关键时期,玄彩娥无法分神,只得咬牙坚持。
就在鬼爪到来的一瞬间,虎头怪翻身而起,生生将鬼爪吸进自己体内。“笨猫!你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救我!”玄彩娥再也无法坚持,口中鲜血不止,扑在虎头怪身上哭到。
“我……爱……” 话没说完,虎头怪眼神里的光华就黯淡了下去,面如死灰,毫无生气。
玄彩娥呆坐着,幽灵死了,狂豹死了,猫灵死了,连虎头怪也死了。玄彩娥抱着红莲,感受着红莲的温度,任凭眼泪流着,和着身上的血污流下。
月亮升起来了。今天是满月夜。
猫灵和狂豹的爆炸处升起来四颗珠子,正如他们的眼睛,一绿一蓝,一红一黑。四颗明珠绕在一起朝月亮飞去,不断吸收着月光。片刻间,月亮变了,变得模糊不清,也不再皎洁,只变得分辨不出颜色。
微风吹来,吹走了余下的鬼气。玄彩娥微微一笑,“笨猫,我一定会救你,无论用什么方法!”说完,捧起红莲,盘坐虚空,衣衫随风而动。“以我之血,以我之灵,斗转星移,逆天改命!”玄彩娥从红莲中获得的破除虚妄的咒术,只不过,代价却是施咒人的性命。
玄彩娥慢慢散发出红色的光芒,不断向虎头怪输入。感觉到月亮有异,玄彩娥回头一看,看到的不是月亮,而是……虎头怪。“这就是情天缘月,传说是真的,我看到的真的是他!只是,再见了,笨猫……”轻声说完,玄彩娥周身光芒大盛,与红莲逐渐化作了一株并蒂红莲。她没注意,情天缘月有一丝奇异的光束和在她的光芒中,一起把虎头怪包裹了起来。
眼见着,虎头怪脸上的死气退却,面色也开始恢复。连同被红光包裹的八卦都发生了蜕变,八卦竟变成了两团九瓣的莲花,与红莲不同,竟是碧绿之色。并蒂红莲中的一株逐渐黯淡,慢慢消散。“永……别……”
“娘亲!仙女姐姐的花怎么枯了!怎么办呀!”囡囡扯着母亲的衣角问道。母亲放下手中的活计,泪眼婆娑。
“不好,娥儿有难!”观音菩萨掐指一算,赶紧赶去。
“叮!”虎头怪睁眼一看,一柄没见过的魔棒落在自己身旁,藤蔓缠绕成树干,似翡翠般晶莹,上缀一株红莲怒放,剔透不已。“娥儿!”虎头怪四处寻找,哪还有玄彩娥的身影?他抬头看见了天空,“娥儿!娥儿!你下来啊!”然而,玄彩娥的身影却逐渐变淡……
“不要!”虎头怪举起九瓣莲花乱砸一气,霎时间山崩地裂。
  观音菩萨赶来,看虎头怪失控,知他有堕入魔道的危险,便手拿杨柳枝一洒,虎头怪恢复了晴明。
“菩萨!菩萨你救救娥儿!求你救救她!拿我的命去换都行!”虎头怪见到观音菩萨,仿佛见到了救星。
“生死自有天命,虎头怪,仙魔本不可相恋,会遭天谴,如今虽有这情天缘月,我也只能尽力而为。你且回去吧,蚩尤将破封而出,这人间还需要你。”菩萨收起那柄魔棒,“这是青藤玉树,你手里的乃是九瓣莲花,也算是娥儿的化身吧。”说罢,观音菩萨身影消失,只留下一声叹息。
……
神木林内。
“如今蚩尤即将破封,各门派师傅带来我神木林共商天下大事……”虎头怪跟着大大王来参加三界大会,共商蚩尤之事。他却四处观望,只想看到那个许久未见的身影,但他发现观音菩萨只身前来……“彩娥……”他看了一眼手中的九瓣莲花。
“娥儿今日刚出关,来晚了,请各位师傅见谅!”
虎头怪睁大眼睛,猛地回头,只看到那个少女对他动了动嘴唇。
他看懂了,那少女说的是——
“笨猫。”
碗子山上,“沙沙沙……”灌木丛中一阵嘈杂,两只小兽伸出了脑袋,一只小豹子,一只小猫。

【四月论坛活动汇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