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49|回复: 2

此情不过烟花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7 10:57: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CP人气战
服务器: 天下无双-金戈铁马
游戏ID: 为保证玩家隐私,此选项仅论坛管理员、超级版主可见。
作品封面: -
男主角: 羽灵神
女主角: 鬼潇潇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此情不过烟花碎



          有些事,记不住,有些人,不敢忘,世人说:饮鸩止渴,可我,却靠那鸩毒活命。


            (一)鬼潇潇怜幽

             世间万物,唯情不死。我是忘川河畔的一缕孤魂,我游走于彼岸花开的每个角落,孟婆多次劝我入往生道,我不愿,为何?我不知。
      孟婆无奈地摇头叹息,按理说亡魂喝下忘川水后便能抛却前尘放下执念,可我,喝了忘川水,忘了所有,却依旧没忘等那一人。所有执念皆起于誓言。
  地藏菩萨怜悯的对我说:“怜幽,何须太过执着?这都已历经两世,你看到得到的是什么?放下吧,还能继续做一个冥界小妖,潜心修炼假以时日必能位列仙班。”
    “菩萨善心,只是怜幽回不去了。”我轻轻的摇了摇头,看着冥府忘川河畔盛开的彼岸花。 彼岸花的传说:花妖曼珠和叶妖沙华守侯了几千年的彼岸花,但因为彼岸花花开无叶,有叶无花,一直没有见过面,于是他们疯狂的思念彼此。终有一天,他们偷偷的见了一面,那年的彼岸花、鲜艳的红色配着耀眼的绿色,格外的妖艳美丽。但是这违背了神当初让花叶永不相见的旨意,所以花妖曼珠和叶妖沙华也被打入轮回生生世世受尽磨难。




           (二)羽灵神夜洛

    今日瑶池渡劫,我又一次止步于第五劫忘情。哎,三百年了,又是三百年了,我怎么都过不了感情这一关,所以我的境界停滞不前。师傅说我的慧根早已凌驾万物之上,只是我心中又产生了浮念,红尘渺渺恐我再次落入红尘苦海。太虚宫的太虚幻境,凡是历经渡劫的人都会在那里留下浮光掠影洗清前世记忆。我总是能在那些浮光掠影中找到一些残存的记忆,在脑海里始终有个女子,只是我无论怎么想都无法想念出她的脸孔。
      “师傅!夜洛无能有负师傅教诲,始终无法看破情关。”
    太上老君走到我面前:“哎,三百年了,又是三百年了,你一定想知道太虚幻境中的那人是谁,去吧,红尘太苦,带上法器月华,它会带你去找到那个人,临行前为师有一言相赠:少欲无为,身心自在;得失从缘,心无增减;心若轻浮要安心向下,须知心净则国土静,息心就是息灾。”
       月华指引着我直奔冥府,在忘川河畔奈何桥上我见到了怜幽,月华在怜幽身边不断的围绕,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不断在脑海中冲击,河畔的彼岸花妖红似火的怒放着。
       “夜洛,你终于来了,红尘中,最后一世,你来,我等你。”




           (三)夜洛(第一世怨憎会)

    我是羽灵神夜洛,由于我有了浮念,需再历练,于是下凡历劫重生。

    这一世我是一个杀手,江湖上号称鬼煞。平生最讨厌被人纠缠不清,偏偏就遇上了她,怜幽她说喜欢我,而我却对她嗤之以鼻。
             一个杀手,怎么还会相信世间的情。她缠着我,一直不肯放手。每天,她都会跟着我,我实在不耐烦,运起轻功离开。每一次我离开,她过几天总会找到我。
            有一日,我感觉到她不会再来了,讽刺一笑,说喜欢,也不过是一时的热情罢了。
            那晚,我在河边清洗匕首,突然听得身边似乎有人,毫不迟疑的将匕首掷出树上,一个纤细的人影落下,匕首正插在她的腹部,血流不止。那熟悉的身影,正是许久未曾出现的怜幽。
           我抱住她的身体,杀人无数的我第一次有了对血的恐惧,听得她轻语“一直想让你抱我,如今终于实现了。”
           再次见到怜幽是在奈何桥上,我听孟婆说怜幽为了我不入轮回,眼前的女子,我辜负了她一世,不想再辜负她来生了,所以我毫不犹豫的喝下孟婆汤入了轮回,没看她一眼,更没对她说一句话,怕心软,怕不舍,更怕亏欠。





         (四)幽怜(第二世求不得)

    我是幽怜,曾是观音坐下的一朵莲,我以天籁梵音修炼成仙,第一次见到天神夜洛是在瑶池之巅,那一眼便成了劫。佛祖怜惜,许我三世机缘,望我能早日参悟真理得道回归。

    这一世我是建邺城中梨园戏班的戏子。人说戏子最是无情,却不知多情总被无情伤。记得那日我也是像今日一般唱着他人的故事。一戏终了,我退下台去还未卸装却被几个听戏人拦在后台,无助。一个为首的男子摸向我的脸,我吓得躲避。几个人将我按在桌上,我无助的哭了出来。本以为会失了清白,却见到那些人纷纷倒地。茫然的看着来人,是他,是夜洛,他来寻我了。他将我凌乱的头发别在耳后
            “不要哭,妆花了。”
            微微啜泣,“谢谢......”
            他为我擦干眼泪,在一边的盒中拿出一支眉笔为我轻轻描眉,我静静的站在那儿,任由他画眉。夜洛将我拥在怀中。

    后来他承诺,了却家事便来寻我,只是十余年过去了他还是没来。
            当我看着镜中的自己,已是人老珠黄,伏在桌上哭了。莫说人生如戏,只叹水月镜花,一场红尘情。

   死后我来到冥府,我终日在奈何桥上徘徊,始终不肯入往生道,我要等夜洛,我要问他为何负我?等了二十年,终于他来了,可他却没看我一眼,他便急匆匆的喝了孟婆汤入了轮回。孟婆看着失魂落魄的我说:“世间情爱是什么?不过一碗水罢了,你也喝了吧,能不能忘掉不是你说了算的,有今生,没来世,纵然你记得,他若忘了,跟真的忘记又有什么不同?
    那些爱过的人啊,那些放不下的事啊,那些滚滚红尘中的纠葛都会随着“孟婆汤”的入喉,永远凝固于走上奈何桥上那欲言又止、充盈泪水的黯然一回眸,化做缥缈,淡淡散去。是不舍?还是挥刀割袖的决断?都已经不在重要了;因为——忘了,忘了所有种种。


          (五)幽怜(第三世爱别离)

   所有眉眼间的故事,不是深情便是辜负。
   这一世我是尚书大人的幺女,原本叫苏陌寻,入宫之后我成为王上的妃子,我便只让人叫我幽怜,我总喜欢在月的夜晚,沐浴,焚香,抚琴,然后等王上到我的寝宫里。我的琴声,如风入山林,绵长飘渺,却空荡又孤寂。
   前几日接受王的邀请,入住宫中为宫人诵经祈福的素心法师也会弹琴,每日清晨,第一缕阳光穿透云霞的时候,他都会沐浴,焚香,然后抚琴,他的琴声坚沉厚重,宛若佛音。
        一日清晨,我的随身侍女小棉为我梳洗装扮时,提起那来自王宫远处的一个院落里传来的琴声,我轻声说:“不必见。他是夜晚才弹琴的。”
     而那素心法师暂住的院中,未经世事的小沙弥念完最后一遍经,听着琴声伴着皎洁的月光幽幽渺渺地飘出宫墙,忍不住赞叹那琴声之美妙,却被盘坐在一旁的素心法师敲了敲头,素心法师说:“那琴声空灵之中有哀婉,是红尘中人难以摆脱的情爱痴怨,学佛要专心,不要被那琴声所迷惑。”说完,便起身,轻轻去拂扫佛台上的微尘,行动之间,法师的袈裟晃动,一层一层,如湖面的涟漪。
     “琴声里面有情爱?可是为什么我只听到了风入山林的声音?”小沙弥摸摸脑袋,百思不得其解,“罢了罢了,大概是我修炼不够吧。”说着,他便朝着佛像施了个礼,跑着跳着回房休息了。

    只有侍女小棉知道我虽然备受圣宠,但其实一直忘不了一个人。在常晚离开尚书府后,我便失去了他的消息,这一世夜洛成了尚书府上的一名门客名曰:常晚。
    后来不知过了多久,云游四方的常晚回到旧地,此时他满腹经纶,才高八斗,因为自恃才学,他不愿再求拜尚书府,但也不知为何,他再也不打探我的的消息,再后来,他似乎心气郁结,最后遁入空门,法号素心。


         (六)夜洛(第三世爱别离)

            这一世我是一个博才多识、精通音律、玉树临风的翩翩少年常晚。

   那时候,幽怜不叫幽怜,而是尚书大人的掌上明珠苏陌寻。
     通常来说,豪门贵府的小姐们年纪尚幼时就订了亲,可尚书大人对自个儿女儿的婚事却一点儿也不着急,他说他这个小女儿有大贵之命,不能随随便便就与人结亲,于是便琴、棋、书、画、礼、乐、御、射地精心培养着,让苏陌寻在一群富家小姐中,出落得格外与众不同。可是尚书大人不知道,他这惜之如珠玉的女儿,十五岁不到便喜欢上了他的一个门客,那人便是我。
          “清晨有风入山林,晶莹的露珠随风飘落,莺燕初醒,花枝散开。”
    “陌寻的心里有晨光熹微之清新柔美,却不知黑夜之中,有更宏大壮阔的诗。”
    “黑夜的诗?”
     白的、粉的、紫的花开了满园,五月,芍药盛开,金色的花蕊上停着斑斓的蝴蝶,柔美甜腻的花香氤氲在空气里,我和陌寻各携一只古琴坐在花间石上,琴弦拨动之间,流光十里,飞香满天。
     “黑夜有着巨大的能量,夜幕降临,暗云涌动,星月迷离,其中隐藏着无穷无尽的变换,它神秘模糊而又充满力量。这是你在白天,不会感受到的。”我揉了揉陌寻的额头,无比温柔地看着她。再过五日,我就要离开尚书府了,与陌寻许下执子之手的誓言,但同时我告诉她说自己一生志在游历四方,唯有将天下美景民情咏成诗歌,才无愧于自己的内心。
       “那,你把这个带在身上可好?”
    一只纤纤瘦瘦的手伸过来,几瓣芍药花瓣飘落一条嵌着琥珀的古铜色细长链子静静地躺在花瓣上,仿佛远送夫君的新嫁娘,美丽而坚忍,甜蜜又哀伤。
     “陌寻,它会成为我的牵绊。”我没有接项链,却将陌寻的手握紧,于是那细细的项链又被握回陌寻的手中,“要去追寻诗和梦,就不能心有牵绊,陌寻,你也学会勇敢地追求自己心中所想,做一个敢于追梦的人好不好?”
    “……好。”或许真正坚实的爱,是不需要定情信物这一说的吧,陌寻这样安慰自己,她心里蓦然有一丝难过,但她看到我脸上的坚毅和满满都是鼓励和希冀的神情,这难过转瞬即逝。
    我走后,陌寻就失去了我的音讯,在我离开尚书府两年后,因为一次宫廷夜宴上的偶遇,王上喜欢上了陌寻,于是尚书大人便喜滋滋地将女儿嫁进了王宫,而陌寻对此并没有做激烈的反抗。       

从此陌寻成了王上的妃子,后宫里地位仅次于王后的人,而王上,只当幽怜是她的乳名,欣然接受,未曾深究。


  (七)幽怜:黄粱一梦二十年 

  再次见到夜洛(素心)是二十年后,因为对佛法的高深造诣,曾经的素心和尚成了定期出入宫闱、受人敬仰的素心大师。街巷里曾有人说他对我入宫一事其实早有耳闻,但那毕竟是大师剃度之前的事情,现在的素心大师潜心佛法,六根清净,造福百姓,没有人再去追究他的过往——直到有一天,并不是寻常入宫的日子,王上也派人请素心大师进宫,说是请高僧为一位久病不愈的妃子诵经祈福。
    床榻上悬着薄薄的轻纱,纱幔这边,是迟暮的美人,那边,是素衣的高僧,我们相视而笑,我早已泪流满面。王上令所有宫人离开,房间里,只有身披袈裟的夜洛盘坐在我的床头,庄严慈悲的经文如诗乐般诵出。弥留之际,隔着轻纱,我伸出一只纤纤瘦瘦的手,手心里,躺着一条细细长长的项链,我对他说:“素香绕金身,一世莫流离。”他摸了摸我的额头,轻声说:“你还没放下呀。”

    “不管你是夜洛也好,是素心也罢,我爱了你三世,与你纠缠了三世,愿来世不再与你重逢相遇。”但愿我不再是夜洛度劫的绊脚石,爱,就是成全。
  

        (八)后记:关于幽怜,关于夜洛

     从此天宫中多了一位掌灯侍女幽怜。原本幽怜想成全夜洛助他归位得道成仙,欲是渡他成仙,却不想将他渡成了人。
     天界再无羽灵神夜洛,凡间倒是多了一位素心大师。
     这凡尘世事,放下有放下的悲喜,放不下有放不下的悲喜,幽怜离世之后,素心大师手持一条项链诵念佛经,未经世事的小沙弥不明白师傅为何不用佛珠念经,他侧着头在一旁看着,觉得那袈裟游动,如一朵莲花绽放,无谓,清净。

【2019年度盘点】年度我播 官方论坛欧皇盘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7 10:59:56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排版排不起呢?明明编辑好了的,但是显示出来还是不行呢?
名扬三界国泰民安3月20日火爆开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7 11:10:58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啦,好不喜欢这样的字体,这样的排版,明明发之前还看了好多次,没问题的,才发出来,哎,郁闷,排版影响了画面,影响了质感,不开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