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00|回复: 0

[审核中] 狼蛮之一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7 03:42: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CP人气战
服务器: 兰亭序
游戏ID: 为保证玩家隐私,此选项仅论坛管理员、超级版主可见。
作品封面: -
男主角: 杀破狼
女主角: 巫蛮儿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蚩尤重临,三界沦陷,在封印蚩尤的战斗中,巫蛮儿以自己的生命力修复严重受损的神木,大战之后。曾经的妙龄少女青丝变白发,容颜成枯槁。
神木林弟子们都很尊敬巫蛮儿,同样也对她抱有同情和惋惜。
他们怎么看,巫蛮儿不在意,她在意的只有……
今晚月明星稀,她听到远方狼啸,心中一动,坐着小鹿赶到战神山西面最高的崖边。
石崖上光秃秃的没有什么树木,崖后一轮弦月异常明亮,月下蹲坐着一只意态懒散的灰狼。
灰狼啊……巫蛮儿松了口气,又感到有些失落。
这时那灰狼打破寂静,口吐人言:“杀破狼让我把你要的琉璃地莲带来给你。”
它右爪轻动,一朵七色莲花滑到巫蛮儿的脚边。这琉璃地莲属于世间少有的能净化蚩尤邪力的宝物之一,只在无底洞才有生长,上次两人见面时,巫蛮儿请杀破狼借给她一朵,不过上次见面已经是蚩尤之战的时候了。
巫蛮儿把莲花收回怀里,打量了番灰狼:“你是他的……族弟?”
灰狼懒洋洋地望着她,不说话。
“他还有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巫蛮儿问。
“他说要你不要内疚,你是他见过的最善良的人,如果还有比你更善良的,那他就去把那人杀了。”灰狼说。
战争必然会殃及池鱼,在蚩尤之战的时候,巫蛮儿也无可奈何地伤害了许多生命,哪怕作为神木林祭师和大师姐的她并没有表现出沉重的愧疚,但其实内心始终无法原谅自己。这件事除了师父,也就只有杀破狼看了出来。
但杀破狼的这番劝解,又实在让人哭笑不得,想气又气不出来,连原本的伤怀都淡了不少。
“毕竟当初如果不是你,他早就命丧黄泉。”灰狼说。
“是这样……”
巫蛮儿又回想起那一天,她在清晨上战神山巡视,刚好遇到重伤的杀破狼,由于两人同属于十五门派弟子,她又对动物们有种特别的亲密感,本来也时常救治它们,于是她就把杀破狼带回神木林,为他疗伤。
她想起来杀破狼靠在自己手指边那毛茸茸的耳朵,只觉得那手指都有些发烫。
眼前的灰狼,和他,真的好像。
“他还说了什么?”巫蛮儿定了定神,问。
灰狼沉吟了片刻。
“……他说想再看你一眼。”它嗓音已经带着隐约的无力和嘶哑。
闻言巫蛮儿连忙东张西望,却并没有看见那张熟悉的脸。
半晌,她温柔笑笑,上前去抚摸灰狼的头顶,像是要寻找什么依托,又像只是每天抚摸她的小鹿那样,轻轻地为它理毛,缓缓解释:“就算他见到我,恐怕也已认不出我。”
“我们狼是有鼻子的。”灰狼不屑,却反而更将头在她掌心蹭了蹭。
巫蛮儿发起了呆。
还没回过神,指尖传来略微潮湿的触感,还有些发痒,原来灰狼不知何时开始舔舐她的指尖,让她不由笑出声:“他当时也这样舔我的手,呵呵。”
“……没有草丛。”灰狼莫名其妙地冒出这样的话。
“什么意思?”
灰狼慢悠悠地蹲了回去,这让它一点也不像一只猛兽:“族里的爷爷告诉过我们,如果一只狼遇到喜欢的母狼,就把它扑到草丛打晕了扛回窝里,那么那只母狼就是它的了。杀破狼一向对这个不靠谱的爷爷十分不屑,但在见到你的第一眼,他还真的往周围看了看,那里是神木林的一间草屋。”
“你……他……”
巫蛮儿脸上飞起彤彤红霞,反射性地抽回手,低头抓着自己的头发半天说不出话来。
她慌张的眼神对上灰狼的双眼,慢慢地泛起了迷雾,一如初见时战神山上的山岚。
灰狼俯下身,将下颌搁在交叠的前爪。
一时间,崖顶只有悠悠虫鸣。
直到那不远处的参天神木发出虚弱但沉重的喘息。蚩尤之战后,用巫蛮儿的生命力修复的神木就像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每隔一段时间就要依恋在她的身边。
“神木在呼唤我了。”巫蛮儿低喃。
“去吧。”
巫蛮儿定定地俯视着灰狼:“你……什么时候还会再来?”
“你去吧,神木在呼唤你了。”
晚风轻柔挽起巫蛮儿的白发,半晌,在那一声急似一声的催促里,她点点头。
她转身离开。
灰狼想起不久前的蚩尤大战,杀破狼也是这样望向巫蛮儿战斗的背影。
巫蛮儿吟诵法咒,巫蛮儿暗自愧疚,巫蛮儿强打精神,巫蛮儿选择用自己的生命力修复神木——这些杀破狼都看在眼里。也许别的门派的人不知道,但杀破狼是无底洞弟子,掌握地脉之气,窥见生命轮转之秘,他知道巫蛮儿这样修复神木,成功的代价必然是自己的生命。
他阻止不了她,他唯有救她。
唯有由己渡人能救。
由己渡人是无底洞的禁术,以伤换伤,以命换命。
说起来,不论是巫蛮儿还是杀破狼,都选择了以命换命。
灰狼想到这里,试图自嘲地咂咂嘴,但它此时只剩下一丝力气。事实上自从蚩尤之战之后它就快速衰弱,禁术毕竟是禁术,就连它的师父地涌夫人,用尽了全部法力,也才让它续命到现在。
它已经活不了了,在跪谢师父养育之恩之后,只剩下一个愿望。
这个愿望支撑它来到这里。
它只剩下一丝力气,它节约下这最后的一丝力气,努力睁开沉重的双眼,望向山路上那道蹒跚的背影。
最后一眼。
最后一眼。
再一眼……
那永生永世镌刻在灵魂之上的背影。
灰狼心里默念着那个名字,发出低沉缠绵的喉音。
它感觉全身有些发甜,意识有些消散,恬静的死亡触摸到它的头顶。
这让它十分怀念那个人温柔的指尖。
要是那个时候旁边有草丛就好了……
它想。
身后,一轮洁白弦月,如同一只渐渐阖上陷入沉眠的眼。
【四月论坛活动汇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