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23|回复: 0

剑蛮逍CP文《当我的使命成为我们的宿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7 00:58: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CP人气战
服务器: 广东一区湖光岩
游戏ID: 为保证玩家隐私,此选项仅论坛管理员、超级版主可见。
作品封面: -
男主角: 剑侠客
女主角: 巫蛮儿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要来了嚒?”
  “恩,已经可以看到他们的部队在边境驻扎了,这几天那边风沙特别大,铁定是部队部署扬起的,而
且看这规模,怕是不下数十万。”
  小夫子掀开右眼上的镜片,神色从未如此凝重,这跟他的年纪并不相符,他才十六七岁的样子。
  “这东西真能看这么远?”站在天机城的高台上,剑侠客指着小夫子戴在眼睛上的东西问。
  “这个啊,哈,远能眺,近能窥,百里开外的树叶纹路都能看得一清二楚,抓个蚊子仔细一瞅,腿毛
都能辨认。”听到有人问他的东西,紧蹙的眉头瞬间舒展开来,得意地摆弄着。


如果不是大军压境,妖魔卷土重来,若不是丞相告知,身为禁卫军先锋的剑侠客哪里知道,在这流沙
河边上,还有一座如此宏大的天机城?


  有情报表明,突厥集结百万大军,向大唐边境移动,意欲大举进犯,朝中议论纷纷,皇上和大臣们商
议了几个昼夜,认为唐军的规模不足以抵挡凶狠蛮横的突厥骑兵,只能求助于隐世已久的天机城,借助
其鬼斧神工的机关术来阻挡突厥人的进攻。
  而剑侠客则是作为先锋部队,前来天机城拜见掌门人小夫子并请求他的协助。
  “没想到啊,真是万万没想到,在这荒山野岭的境外,竟然还有这样的奇怪建筑,特别是,额··我
该称呼您为小夫子掌门,夫子掌门,还是小夫子前辈··”剑侠客始终无法相信这个十六七岁的小小少年竟
然是天机城的掌门。
  “叫我小夫子就行了,没那么多称呼,我只是比别人多那么一点点运气而已嘛,误打误撞赢了上任掌
门,就把位子传给我了,自己云游四海去了”说是这么说,但是还是看出脸上一丝神气的表情。
   “那接下来怎么办?你有什么计划吗?我想听听你的看法。”
  你知道最近突厥部族出了位悍将,据说这人箭法百发百中,箭无虚发,一箭贯穿了大唐边境的流沙河
的石碑,这明摆着就是挑衅。
  恩,这我也是早有耳闻,这人是突厥大汗的长子为人凶狠多疑,为了当上部落可汗,亲手设计害死了
自己的兄弟,连自己生父都不放在眼里。
  对,这次领头的,正是他。
  “剑侠客,随我来”小夫子快步走到升降台前,“时间不多了,现在随我到天机阁内室,我有东西给你”。
   剑侠客连忙跟上。
   随着哗啦啦的铁链声,升降台缓缓降下,两人回到天机阁大厅。
   小夫子从身上摸出一个橘黄的,圆滚滚的小球,按下中间的按钮,咔嚓,小球从中间部分向外蹦出,
看起来比原来之前长大一倍。
   天机阁大厅正中立着一根半人高的铜柱,铜柱横截面的凹槽,刚好和小夫子手中的圆球形状相同,
凹槽的表面刻着一些看不懂的符号,看起来像番邦的文字。
   小夫子把小球往凹槽一放,用力往下一按,在向左旋转了一周。
   沉闷的铁链声响起,大厅后方的墙壁竟然出现一道暗门,缓缓抬起。
   “来,我们进去”小夫子快步走入暗室。
   剑侠客赶紧跟了上去。
   天机阁暗室,小夫子负手而立,背对着剑侠客。
   这~这位是?
   “这便是师祖车辕,剑侠客,我知道你现在有很多很多的疑问,但是时间紧迫,突厥大军有可能随时
会攻过来,我只能长话短说了,这里,天机城,是师祖车辕跟弟子的一手创建的一座隐秘的城池,师祖
乃是墨家弟子,当年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墨家以及其他流派都遭到的冲击,有的甚至遭受灭顶之
灾,在江湖中销声匿迹。”
   “这个我知道,据说当年好多流派的人改变主张,转而推崇儒学,也不知道是真的接受了,还是为了
自保”剑侠客喃喃说道
    “这个已经不重要了,代表墨家的一派,并没有因此消亡,而是由师祖车辕沿袭了下来,因为我们
掌握了最先进的机关技术,广泛用于农业生产,甚至可以用于军事的攻城器械,自给自足甚至自保都没
有问题,而天机城,就是当年师祖秉承天机卷下卷的军事篇打造的城池,虽历经朝代更迭,但是天机城
存在的目的只有一个,在必要的时候启动,抵御外来入侵的异族,将他们抵挡在大唐的关外。这是师祖


的遗训,无关朝代更替和世事变化,沧海桑田只为保护中土完整。”
      “这里有比唐军强百倍的军事器械,不是普通的刀枪剑戟,而是成套的战争机关,而制造操纵机


关的本领,我们称之为偃术,诺,这天机城每个角落都有偃术的存在。”
  剑侠客道:“如此说来,只要我们唐军加上偃术,定能所向披靡,杀突厥个片甲不留,有去无回!”
  小夫子道:“却也不能有10成把握,墨家偃术向来注重的是守之道,在防线内凭借各路机关击退敌人
但是机关本来就是硕大笨重的器械,移动起来非常困难,所以进攻方面甚是欠缺,即便是是有偃甲可以
穿戴在人身上,那也是有上百斤重量,就算是训练有素的墨家弟子,最多也只能操纵两个时辰。”
  剑侠客道:“这样说来,也只能击退突厥人的进攻,没有办法彻底将他们消灭,难怪他们一直不死心
屡屡进犯。”
  小夫子叹了一口气,无奈的道:“人与人之间为什么就不能相爱非要相杀呢?所有人都是生而平等,


战争只能带来无限的伤痛,所有上战场的将士,无论是突厥还是唐军,哪个没有家人?哪个愿意舍弃性


命?都是成为实现某个人的利益成为的棋子而已,真是悲哀。”
  剑侠客若有所思,道:“中原水土丰茂,人杰地灵,自古富庶,西域自古气候干燥炎热,缺粮缺水甚
是恶劣,他们也只是为了想更好的生活罢了。”
  小夫子正色道:“不,难道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就可以不顾生死,肆意侵犯他人吗?这是逆天而行
,这是宿命的安排,他们没有办法选择自己出生的环境,但是他们可以寻求其他的解决途径,绝不是用
武力来夺取别人安定的生活。”
  剑侠客一时语塞,暗自伤神。
  正当剑侠客若有所思的时候,小夫子走向暗室的正后方,右脚轻轻在一块突出的地砖上一踩,卡擦一
声响,接着在正中间一个方形柜子缓缓升上来,剑侠客一看,是套的偃甲。
  小夫子道:“这套天机甲是祖师传下来的宝贝,历经数百年仍然完好无损,能抵挡刀枪水火,穿在身
上却又丝毫不觉得笨重,今日我代表祖师爷把此物暂借与你,希望你能在前线上奋勇杀敌,把突厥抵挡
再流沙河对岸,我已经命人在后方设好机关,倘若唐军抵挡不住,可佯装逃跑,把突厥人引进埋伏,到
时候便可将他们一举击溃。”
  说完,小夫子毕恭毕敬从柜子里请出天机甲,双手托着端在剑侠客面前。
  剑侠客道:“我剑侠客今日有幸得墨家前辈神甲相助,必将不负前辈所托,竭尽全力势必把突厥人赶
中土,还中土大唐边疆一片安宁!”说着双手接过天机甲,并穿上。
  两人缓缓步出暗室,一边走一边说道。
  小夫子道:“突厥兵凶狠狡诈是出了名的,他们骑马善射,还跟西方的妖魔有勾结,能驱使野兽还能
使用巫术,你要小心点。”
  剑侠客道:“恩,我会小心的,后方的支援,就靠你了。先行一步。”
  随后,剑侠客离开天机城,率领这军队跟驻守在流沙河边的守卫军汇合。
2.
  刚在军中大帐坐定,前线将领李将军走入,单休下跪双手抱拳,道:“末将李长庚参见剑侠客。

  剑侠客正色道:“李将军免礼,速速汇报近日军中情况以及敌军情况。”
  李将军道:“近日突厥大军压境,前线将士丝毫不敢松懈,枕戈待旦,全天无间断值守,一方面时刻
注意突厥动态,一方面急切等待大将军的到来。目前突厥军自半个月前驻扎之后就似乎没有什么大动静
,只是每天派人在流沙河不远来回巡逻,似乎在等待什么时机。但是近日我军中突然有数十名名士兵得
了奇怪的病症,深情涣散不时抽搐卧床不起,还有传染的迹象。”
  剑侠客忙道:“军医怎么说?”
  李将军面露难色,道:“随军的刘大夫也是从医几十年,说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病症,脉象平稳也无
任何寒热症状,只得把病人安排隔离,用些简单的安神药剂治疗,但是并不是很有效果。只怕这样下去
,全军人心惶惶,士气大降,到时候突厥军攻过来····。”
  剑侠客眉头一紧,道:“此事必有蹊跷,怕是突厥人使的诡计。好在此次前来我把化生寺的好友逍遥
生请来协助,这次算是派上用场了!走,我们去隔离区看看。”
  隔离区里,剑侠客逍遥生在李将军陪同下来到隔离区,见刘大夫也在帐中走来走去,神色凝重。众人
走进,见病人面如白纸,不时还一阵抽搐,像极了中毒一样。
   逍遥生走到其中一个士兵前,半蹲了下来,伸出两指搭在他的手腕处,过了一阵,又翻了翻眼皮,之
间眼中布满血丝,瞳孔放大,随机从随身的包裹中取出一块棉布,摊开来原来是化生寺的独门九针,只
见他拿出其中一根插入病患后脑的风府穴,略等片刻拔出,银针末端呈现黑色状,逍遥生点了点头心里
有了底。
   逍遥生道:“剑侠客,李将军,咱们借一步说话。”
   三人来到一旁僻静处,逍遥生道:“此病症是中毒无意,看中毒症状不是我中土的毒源,如果没猜错


,是曼陀罗花提取的毒素,曼陀罗花全身有毒,突厥人把他捣碎研制成粉末加水涂在箭头上,用来捕猎


野兽用,没想到现在竟然用来对付唐军,真是歹毒。我猜测军中肯定混入奸细,在士兵们的饭菜中下毒


!我先开个方子,让刘大夫和手下去准备,控制住病情。”
   剑侠客道:“逍遥生说的有道理,这一点很符合突厥人的行事风格,如果不尽快把奸细揪出来,怕是


有更多的士兵要倒下,到时候可真就溃不成军了!依我看,应该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三人密谋了一阵,各自准备去了。
  当夜。
  子时刚过不久,一条黑色的影子“嗖”一声串出,出现在军营里,速度快得连地上都卷不起尘土。那


黑影熟门熟路的摸到伙房门口,左右顾盼了下,见巡逻的士兵没有发现,撩开布帘,探身进去。借着窗


户透进来的月光,蹑手蹑脚的靠近储水的水缸边,从怀里摸出一包东西,打开来把粉末悉数洒进水缸里


,又从灶台上取了擀面杖,轻轻的搅动起来。
  突然角落的生火用的草垛一动,剑侠客从里面跳了出来。
  剑侠客欺身向前,右掌顺势向黑衣人胸口拍出。不料黑衣人反应也是奇快,随即侧身躲过,反手挥拳


而至。剑侠客连忙挥手格挡,那一拳又劲又急,正好打在手腕处,震得他右手发麻。剑侠客见他拳风凌


厉,武功绝对不在自己之下,心想在拆解几招,摸清对方路数。这时听得耳边呼呼生风,黑衣人变拳为


掌,直朝剑侠客太阳穴招来。剑侠客左手一托,虎口死死钳住黑衣人手腕,右手攀上对方上臂,重心一


沉,整个人向后一跃,黑衣人瞬间重心不稳,向前跌倒。虽然已经跌倒但是也是丝毫不慌,黑衣人迅速


向旁边窗户滚去,企图跳窗逃跑。剑侠客暗叫:“不好!”说时迟那时快,黑衣人翻身跳窗而去。
   账外早已被唐军包围得严严实实,火把的火光把账外漆黑的环境照得通明,见到黑衣人跳了出来,唐


军立即持刀围了上去。
   “当心,这人功夫甚是了得。”
    没等剑侠客话音落下,黑衣人从腰间拔出短刀,上前对着最靠前的唐军脖子一划拉,一道血线立刻


喷涌而出,那短刀刀柄刻着骷髅,刀穗挂着狼牙。刀身弯如圆月,这不是正式突厥人的弯刀吗?
    未等那士兵身体倒下,黑衣人一脚登上他的肩膀,用力一蹬,身体跃出半空,借着极好的轻功,已


经跳到边上一颗大树的树杈上。
    李将军大吼:“快,弓箭手,放箭,放箭!别让他跑了!”
    霎时间密密麻麻的箭从四面八方嗖嗖嗖地飞向大树。不过箭雨虽密,但是大树枝干盘根错节,枝桠


更多异常多,肥大宽厚的树叶给黑衣人提供天然的屏障,竟然对他毫发无损。
    一轮齐射并没有奏效,黑衣人瞅准时机,吹起挂在脖子间的一个小物件,那小物件看似用动物骨头


制成,通过黑衣人吹进的气息变成一声声凄厉幽怨的声音,那不是狼在月圆时候的嚎叫声吗?
    少顷,马厩的马匹开始不安的骚动起来,低声嘶吼开始发疯地撞击着挡板,看样子作势要冲出来了



    剑侠客暗暗吃惊,这突厥人好生厉害,还能通过声音来干扰马匹的情绪。这战马要是发疯起来横冲


直撞,莫说一个人,十个人都拦不住。
    李将军也知道战马失控的危险,只好作罢,赶紧派人去查看马厩安抚马匹情绪。
    黑衣人见此招奏效,也没有过多的停留。趁着夜色,逃匿得无影无踪。
    约过了半个时辰,马匹渐渐安静下来。剑侠客,李将军和逍遥生三人又坐在一起商议起刚刚的事情



   剑侠客道:“看来已经坐实了是突厥人下毒无疑,逍遥生的猜测是对的,不过此次突厥人行动暴露,


反而打草惊蛇了。”
   逍遥生道:“我已经调配了药方吩咐刘大夫和手下让士兵了喝了,不出三日症状就会好转。看来突厥


人也是忌惮我们的实力,才迟迟不敢进攻,派探子来做这等下作之事。”
   李将军道:“没错,此番还多亏剑侠客的主意,虽然没抓到那探子,但总归是挫败了他们的阴谋诡计



   剑侠客道:“可是我总感觉事情不简单,我跟那人交过几手,发现他的招式不像是西域的武功,倒是


跟中土的某些流派相似,而且突厥人地处荒漠腹地,常年在马背上生活,不可能有这种如此灵巧的轻功


,但是身上的武器却是突厥人用的没错。可恨的是没有抓住,让他给溜了。”
   逍遥生道:“就怕对方贼心不死,又生出什么事端,还需多家防范才是。”
   当即李将军吩咐下去,要求属下加强夜间巡查力度,加派了多一倍的兵力进行把守。
3.
   剑侠客心有疑惑和不甘,待到众人散去,便独自一人瞧瞧趁着夜色向流沙河边搜寻去。约摸行了有两


里路,发现了断断续续的鞋印,根据鞋印和泥土的新鲜程度判断,就是刚刚黑衣人留下。剑侠客心中一


喜,运气足三里,使出千里神行,疾步顺着脚印一路前追。一直来到了流沙河边,借着月色看见黑衣人


就在河边等待,似乎是等人来接应。剑侠客怒火中烧,心想你这突厥莽夫,今日便叫你有来无回。于是


快步向前,带到离黑衣人半尺近的时候,猛的双拳朝黑衣人后腰击出,突如其来的动静令黑衣人大吃一


惊,不过他身法也是极快,侧身弹开,顺手拔出腰间的弯刀,虚空劈出,左右脚成前后之势,弓步稳住


下盘。对着剑侠客道:“又是你!早些时候人多势众不跟你多动手,今儿个是非要来送死对嚒?”剑侠


客迈开两步,慢慢的从后背剑鞘拔出青钢剑,剑锋直指黑衣人,怒道:“奶奶个突厥探子,用下三滥的


手段毒害我唐军将士,得亏逍遥生识破你的伎俩,否则不知道要害了多少人,用诡计暗算,算什么好汉


,习武之人,带种的就堂堂正正打一场,分个高下。”黑衣人冷笑道:“哼!好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


地狱无门你自来,今儿我就替阎王爷收了你!”黑衣人松了松肩甲,佯装准备,实际已经暗中使劲,瞬


间横刀向剑侠客肩头削去。剑侠客反应也快,识破了他的诡计,向后退出一步,举剑一挡。“叮”一声


,两把兵器交锋,擦出点点火光。哪知道黑衣人此招只是虚招,起身向前刀锋旋即向剑侠客右肩砍去。


剑侠客听得耳边呼呼生风,知道这招力道不小,倏地跃起,半空中旋转身子,提剑下刺,直点对方面门


。黑衣人见寒芒向自己当头落下,当即俯身向前作势一滚,未等剑侠客双脚落地,便借着转身之力挥刀


横扫而出。剑侠客早已有防备,腰间发力,重心下坠,正好踏在黑衣人刀背上。黑衣人大骇,想用力把


刀子抽出,奈何剑侠客稳稳当当踏在上面,无论使出多大力道都无济于事。黑衣人是又气又急,弃了弯


刀,挥掌向剑侠客小腹打去。剑侠客知道他恼羞成怒,却也觉得好笑,丢了青钢剑,徒手与他打了起来


。他身体向后微微一缩避开,右脚发力,朝黑衣人下巴踢去,这一招动作迅速,黑衣人还未来的及起身


,“啪”的正踢到下颚,整个人仰面向后倒去。剑侠客顺势向前,右手抓住黑衣人胸襟,左手就要扯去


黑衣人的面罩。黑衣人哪肯作罢,迎面吐了口口水溅到剑侠客脸上,剑侠客没想到对方不仅手段下作还


用这种小孩子的把戏,也真是措手不及,手不禁一松。黑衣人趁机挣脱,向流沙河边跑去。剑侠客那肯


放过他,大喊:“臭不要脸,打架还吐口水,别跑,给我站住!”黑衣人哪听得他喊叫,头也不回。剑


侠客心想,越过了河道,可就追不上了。运气千里神行,急速追在后面。突然,脚下一声异响,低头一


看,一条手臂粗的麻绳已经套住了他的右脚,没等他反应过来,嗖的一下已经把他单脚吊起,悬在树上


荡起来。此时黑衣人才回过头来,双手叉腰仰望着晃来晃去的剑侠客,大笑道:“哎哟,堂堂大将军今


天好狼狈呀,你就在这里荡上一宿,等着明天人来救你吧,哈哈哈。不奉陪了!告辞。”说罢,踏上刚


刚从河面上飘来的接应的小船,消失在夜色中。
  剑侠客又气又恼,暗骂道:“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呀呀呸的。这要是让人看见,不是要笑掉大牙。”


但是无奈这绳结绑定结实,又经过一场打斗,消耗太多体力,无论怎么使劲都挣脱不了,索性不管,荡


着荡着就这样睡去。
4.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剑侠客睡梦中感到鼻子一阵发痒,似乎有东西想要往他鼻孔里钻。他赶紧睁开眼


,一双如澈的眼眸也正盯着他,吓得他噌地做起来,下意识去摸背后的剑,才发现后背空空如也。原来


昨晚和黑衣人打斗的时候,早就把剑撇了。这时他才看清楚眼前是一位约摸20岁上下的少女跪坐在他面


前,她头带珠冠,颈带银饰,两条小小的马尾辫从左右两侧垂下,手里捻这一条狗尾巴草,对着剑侠客


抿着嘴嘻嘻的笑了起来,阳光透过窗台洒了进来,照在少女的银饰上,反射出一屋子的灿烂。
  剑侠客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眼前这位穿着七彩斑斓的少女,她的服饰跟中土地区差别甚远,似乎是某个


部落的服饰。剑侠客感觉刚刚的反应有点失礼,尴尬放下警觉的架势,忙道:“对不起姑娘,我以为是


有人要来偷袭我。”少女也不搭腔,反而咯咯咯得吓得更大声了,这一笑,露出两个深深地梨涡。剑侠


客见她笑的花枝乱颤,心想:“莫非这姑娘是个傻子,话也不说就一直笑?”突然那少女忍住笑,道:


“你才是傻子呢,瞧瞧你那样子。”说着从怀里掏出一面小铜镜,递了过来。剑侠客吓了一跳,这姑娘


好生厉害,我心里想什么她都知道。将信将疑的接过镜子一瞧,自己灰头土脸头发乱糟糟地,除了衣服


还算比较整洁以外,整个脸就像街上的叫花子一般。原来是昨晚经过昨晚打斗又被倒吊在树上,头发松


散开来脸上也沾满泥土,难怪少女笑的合不拢嘴。
  见那少女并没有恶意,剑侠客也尴尬的笑道:“多谢姑娘搭救,我是剑侠客,敢问姑娘怎么称呼?”
  “我叫巫蛮儿,叫我蛮儿就好了。”少女声音清脆得像一阵银铃。
   剑侠客盘坐起来,问:“蛮儿姑娘,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到这儿来,我记得我明明···”
   “吊在树上的嘛,对不对?”蛮儿打断他,说道:“今天早上清晨爹爹和族人去外面采集草药时候发


现你的,当时你一动不动地吊着,还以为你死了呢。爹爹赶紧把你救下来,发现你只是吊的时间太久昏


过去而已,就把你抬回来了。他说你要是这么一直吊下去,气血倒流,再过一个时辰,非出事不可。你


看你的脚,都被绳子勒紫了,多亏我们神木林百草谷的熏香,才把你救醒的。”蛮儿一脸得意之色。
  剑侠客低头看看自己的脚踝,昨晚被勒过的痕迹还隐约存在,不过已经浅了好多。
  就在此时,门口的门帘被一只宽大的手掌左右拨开,一个健硕的中年男人弯着腰走入。
  蛮儿转过身,轻轻地喊了声爹爹,起身站到一旁。中年男人点了点头,道:“蛮儿你先出去,爹爹有


事要跟这位少侠说。”
  “哦。”蛮儿撅了撅嘴,看看中年男人,又看了看剑侠客,不情愿地走出小屋。
   那中年男子内穿紧身布衣,外披宽松锦袍,浓眉如墨,目光如炬,略带沧桑的鬓角夹杂着些许白丝。


古铜色的方脸上留着一脸不长不短的络腮胡,给人一种稳重朴实的感觉。
   剑侠客忙起身抱拳,道:“晚辈剑侠客,昨夜误中机关,幸得前辈出手相救才得以脱困,救命之恩,


不胜感激,还未请教前辈尊姓大名。”
   中年男子解开宽袍,一边把它挂在墙上,一边道:“在下巫奎虎,是这神木谷神木林的族长,刚刚那


位是小女巫蛮儿,生性调皮贪玩,刚刚多有冒犯,可别介意啊。”
   剑侠客忙道:“不不不,哪有的事。是我刚才失礼才对。”
   巫奎虎走到窗台边的小桌旁,道:“小兄弟到这来,我已经吩咐下人准备了点酒菜,昏睡了几个时辰


,想必也是饿了,咱们边吃边叙,如何?”
   剑侠客其实早已饥肠辘辘,听说有酒菜招待,心里暗喜,当即也顺水推舟道:“劳烦巫前辈费心了,


晚辈确实有些饿了,哈哈。”
   “如此甚好”巫奎虎朝窗外喊了一句,“把菜端上来吧”
    不一会儿,菜就上了桌,剑侠客一看,菜色还真不少,有蒜薹炒肉片,清蒸鲈鱼,盐水毛豆,还有


半只烤得香脆扑鼻的乳猪,一盘绿油油的莴笋,外加一坛竹叶青。
    巫奎虎用小刀轻轻刮开酒坛的封泥,揭开盖子,顿时间小屋子飘满了陈年竹叶青的醇香。倒了两杯


,轻轻地推倒剑侠客面前,做了个请的动作。剑侠客端起酒杯,道:“这杯酒是要感谢前辈的救命之恩


,请!”说着仰喉一饮而尽。酒香勾动起剑侠客的食欲,两人推杯换盏间,菜已经吃了一大半,两人之


间也熟络了很多。席间,剑侠客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讲了一遍。巫奎虎也是直言不讳,说看到剑侠客的


装扮和身上的佩饰腰间的鱼符就已经知道他的身份了。原来整个神木谷处在一个流沙河边上的山谷里,


这里地处深山的雨林中,是上古神农氏的后人,神木谷有一颗千年神木,是神农氏亲手栽种而成,其枝


叶之巨大,足以让整个神木氏族再上面修筑房屋,繁衍生息至今。神木族人世代的使命就是守护这棵千


年神木,因为里面隐藏着跟上古魔神蚩尤有关的信息。
   巫奎虎对剑侠客道:“既然你是奉命来支援大唐边疆,那我不妨告诉你,近日我发现千年神木有部分


枝叶衰败的迹象,这很可能跟蚩尤残部活跃有关系,千年以前魔神蚩尤被黄帝战败,封印于战神山的武


神坛地底,蚩尤余部贼心不死,千百年来一直妄图破开封印复活蚩尤,一旦封印破除,蚩尤再次降临人


间,那么将是毁天灭地之灾。而这千年神木的根深入地底数千尺,已经是感受到了封印松动的气息,而


我怀疑,蚩尤残部已经策反突厥人,这次对付的可不仅仅是突厥军队,还有蚩尤部下的妖魔相助。你务


必要抵挡住突厥人的进攻,防止他们找到封印!”
   剑侠客道:“那这个封印再哪里呢?”巫奎虎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哎,知道的人已都不在人世


了,除了蚩尤旧部知道之外,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一定在这中土的某个地方。”剑侠客道:“原来如此


,蚩尤残部是想借着突厥人的刀来实现他们复活蚩尤的野心,突厥人一心想逐鹿中原,正好成为他们的


棋子!”“没错,正是因为蚩尤的残部历经了千年,肉体早已不复存在,只有以心魔的形式藏匿于突厥


人脑中,控制着他们的部分的思想。他们吸收越多的死亡,血腥,杀戮,疾病,痛苦等等人世间的一切


负面能量,那么他们的威力就越来越大,当收集到足够的戾气,他们的形体就会具体化,就能彻底打破


封印了。”巫奎虎把头一侧,对着门口说道:“别偷听了丫头,我知道你在外面,进来吧。”巫蛮儿只


得悻悻地走进来,想个做错事的孩子,低着头悄悄地瞄了瞄巫奎虎,又看看剑侠客。
  巫奎虎说道:“此事已经非同小可,你我相遇并非偶然,定是天意。我神木一族也绝不会坐视不理,


眼下封印松动,我必须联合族人发功稳固住神木的稳定,不能随你上阵杀敌,但是小女蛮儿自幼跟我学


习驭灵之术,也得了我不少真传,就让小女跟随你一起,在你身边助你一臂之力,不知你意下如何?”
   剑侠客大喜,道:“那真是太好了,有了蛮儿妹妹相助,肯定如虎添翼!”转过头看看巫蛮儿,她也


正盯着自己看,还朝他做了个鬼脸。
   巫奎虎又说道:“小女自幼生活在山谷中,鲜少外出,脾气又刁蛮搞怪,还望你多多担待和照顾呀。



   剑侠客说道:“前辈放心,晚辈一定把蛮儿妹妹当亲妹妹看待。”剑侠客和巫蛮儿两人稍作停顿,便


拜别了巫奎虎,出了神木谷,各自骑了一匹马,往戍边的营地赶回。
5.


   两人策马前行,不出半日便到了营地。刚一下马,李将军马上迎了上来,道:“剑侠客你跑哪里去了


,今早起来就听属下来报说见不到人,可把我急坏了。这万一出个什么好歹,在下可以没法向皇上交代


啊。”
   剑侠客把昨晚如何追查黑衣人和如果中计又如何被神木林族长所救一事统统讲了一遍。见到剑侠客没


事,李将军提着的心稍微放了下来。
   当即几人商议,与其等着突厥人进攻,不如主动出击,探探突厥那边的动静。由剑侠客带着蛮儿,逍


遥生三人乔装打扮成走贩卖茶叶的商人,趁机混入突厥的圈子打探情报。中原的茶叶和盐巴,是远离沿


海的西域最稀缺的生活必需品,自西汉张骞出使西域开辟丝绸之路以来,来自长安的布匹,丝绸,茶叶


,瓷器,药品等等由商队传入西方,而换来的是大量的金币,宝石和香料战马等等。唐朝帝国的强盛以


及丰富的物产,无不让突厥人的野心日渐显露,经常会有突厥人拦路抢劫屠杀过往的商队,所以商队一


支商队往往除了商人,贩卖的物品,还要随从护卫,大夫,伙夫等等以变便满足长距离的跋涉的日常所


需。但是如今战事吃紧,这段时间来往的商人少了很多,都怕去了再也没命回来了。除了个别胆大的,


急需要钱的,没一个敢在这时做买卖。
    在李将军的安排下,三人打扮成茶叶贩子,和李将军精挑细选的五名士兵做脚夫,赶着4匹骆驼,渡


过流沙河,直往大漠腹地行进。按照往年这时候,在丝绸之路上走的可是几千的人和骆驼,浩浩荡荡颇


为壮观。如今只剩下零零星星形单影只不到几百的商队,一路向西前行。大约走了大半日,商队来到了


离突厥部队驻扎二十里地的一个叫阿尔翰纳的聚落,这里都是一些北方少数民族所形成的聚落,专门做


来往于西域和长安的商队的生意,内容主要经营住宿,吃食,还有充当中间商做贸易的角色,算是丝绸


之路上驿站,沿途有好些这样的地方,不过等到了大漠深处,就只有茫茫的沙海和滚烫的热风,商人门


必须再深入之前,做好各方面的休整。如果运气不好,遇到沙暴,那么结果很可能就是整个商队葬身沙


海,当然,高风险带来的是高利润的回报,一次来回,可能赚足的就是接下来2.3年营生。剑侠客一等人
跟随商队进入聚落歇脚,留下几个守卫看着货物。
   三人来到一家小酒馆落脚,说是酒馆,其实就是游牧民族常见的蒙古包。招呼的小二跑了过来,用着


蹩脚的中原官话问,“三位客官吃点啥?”剑侠客张嘴就道:“来条清蒸桂花鱼···”忽然眼珠子一


转见逍遥生和蛮儿都盯着他看,赶忙改口:“是不可能的啦,这里又不是长安,切三斤风干羊肉来,再


来上一壶马奶酒,额,小妹喝不得酒,给她来碗酸奶吧。”小二一边用抹布抹着台面,一边嘟囔,女娃


也来跑商,可真是少见。蛮儿则是“噗嗤”一笑,轻声道:“哼,剑侠客哥哥忘了在爹爹哪里喝的竹叶


青了?那可是阿姆和我一起酿的呢!谁说我不会喝酒呀,说不定还喝不过我呢。”剑侠客一怔,道:“


姑娘家出门在外不能喝酒,这万一要是谁下了蒙汗药,那可是要被抓道哪个匪寨给土匪当老婆咯!” 蛮


儿脸一红,伸手就要去打他。却被剑侠客一手抓住,停在半空。两人僵持了一下,互相看着对方,忙双


双缩手,“讨厌,你弄疼我了”心里却莫名地起了一阵波澜。逍遥生看在眼里,笑而不语。只当是像兄


妹二人嬉戏。不出一会儿,店小二端来酒肉,“客官您的羊肉,马奶酒,额,还有酸奶一碗,请慢用。


”三人正要动筷子,突然巫蛮儿和逍遥生同时停住,感觉不对劲。逍遥生压低声音,道:“先别吃,这


酒里被下了药。”剑侠客举杯正要入口,忙放下酒碗,把头凑近,问:“怎么?这都闻出来了,什么药


”。巫蛮儿和逍遥生对视一眼,异口同声说:“迷魂药!”“哇,没想到刚到店里就给人盯上了,我估


计是店小二看我们眼生,想截了我们的货。”逍遥生道:“现在先别发难,假装不知道,我这有随身带


着五龙丹,可解除药力,咱们先服下之后尽管吃,然后假装晕倒,到时候见机行事。”三人拍定,扫光


了桌上的酒肉,过了半个时辰,各自倒下假装不省人事。
  这时候天已经暗了下来,几个人感觉有人把他们手脚抬起,向外面拖动。剑侠客感觉手脚被捆住,绑


在柱子上。这时候已经手使出寸劲,绳子随时可以被挣脱。只听一个声音阴阳怪气的道,“大哥,接下


来怎么处置他们?”“按照李长庚的吩咐,到了我们的地界,任凭我们处置,只要让他们不死的太惨就


可以了!”“那是,只要把他们三个扔到无人地带,让他们自生自灭吧,哈哈哈!
  “李长庚!难道?!李将军已经背叛了大唐,跟突厥人有勾结!”剑侠客顿时吃了一惊。
   “你说这李长庚,镇守边疆流沙河边那么多年,最终还不是抵不住钱的诱惑。”怪声道。
   “可不是,我们也是拿钱办事,等到大汗攻进长安,也少不了我们的好处。”
    剑侠客假装疲惫地苏醒过来,弱弱的问道:“你们,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李将军他会··会”
   为首站着的是卷发披肩,深眼高鼻的突厥人,他笑了笑,道:“哟,内功不错啊,竟然真么快就苏醒


了,可惜啊,马上就要死了,不过在你临死之前,告诉你也无妨,李将军早已投靠我突厥大汗,与其在


边疆镇守多年遥遥无期,山高皇帝远艰苦的生活,不如助我突厥一臂之力,破关入城。在这一点上,李


将军可还是明智的。”
    想到这一切的一切,剑侠客算是明白。这一次突厥人正是策反了李长庚,才有如此大规模的进军。


自从他的到来,李将军就只是在演戏,目的只是为了让他更相信这是真的。现在是想解出关打探情报的


机会,将他们几个彻底消灭在关外。好狠毒!
    剑侠客运气于双臂,“啪”一声,绳索断裂开来,转身抓起身后的木棍,抡起就朝突厥人劈去,突


厥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一惊,旋即闪身避开,一边破口大骂:“奶奶的,不是叫你多放点吗?怎么这


么快就完全清醒了!”旁边的人百口莫辩,显然是惊吓过度,结结巴巴地说道:“没没没···没有少


放啊,都是按你说的分量下足的。”剑侠客横棍往边上一扫,顿时把边上搭腔的人扫了个脑浆崩裂,倒


在地上像一滩烂泥一样。领头的突厥人见势不妙,拔腿就跑。这时候蛮儿也挣脱了束缚。“哼!休想跑


!”捻起单手结印,往地上一拍,落掌处的地面突然隆起,似乎有东西在地底下快速穿梭,直追逃跑的


突厥人。就在电光石火之间,突的一声响,突厥人脚底的地面崩裂开,钻出几条绿色荆棘藤鞭,牢牢地


缠住他的双脚,藤鞭上的倒刺勾入肉几分,顿时鲜血淋漓,疼的他哇哇大喊饶命。散人打跑四下逃窜的


小喽啰,上千揪住突厥人。剑侠客道:“原来这里早就是你们计划好的据点,李长庚是料定我们会在这


里歇脚,用计请我们入瓮啊!”突厥人已经吓得魂不附体,满口求饶。剑侠客拔出短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道:“到了这份上,如果你乖乖回答我的问题,也许还留你一条狗命!”那人哪敢说半个不字,拼命


点头。剑侠客怒目道:“我来问你,今天如果你门把我们药翻了,然后打算怎么做?”卷毛哪敢撒谎:


“李将军吩咐找个地方把你们解决了然后就差人回去报告大汗和李将军。”
  一旁的逍遥生道:“看来把我们解决之后,他们很快就要攻过去了。眼下我们得想个办法接近。反正


回去也没有退路了。”
  “那正好,就由他带路,我们假扮他的手下混进去!”剑侠客道。
   逍遥生道:“只是怕这家伙偷奸耍滑,到时候到了地方是耍花招····”
   这时候一旁的蛮儿接过话茬,说:“这个简单,我有办法让他老老实实地听话。”说着从腰间的小配


囊里取出一粒黑豆大小的东西,狠狠地踢了他受伤的脚,疼的他再次哇哇大叫,趁着他开口之际,捂住


了他的嘴巴把小东西送进口中。然后拍拍双手,道:“可以啦!他不敢不听话,我给他喂了火毒蛊,过


了1个时辰之后火毒虫就会孵化出来,只要我手上银环一响,火毒虫就会拼命的撕咬他的内脏,只要他不


听话,咬到他哭爹喊娘的,哈哈哈。”
  卷毛突厥人一听,更加哭丧着脸说:“各位大侠,我带你们去还不行吗。”
  就这样,三人换上穿上突厥的服装,带上了头巾,骑着马赶往突厥先锋营地。几人顺着远处营地的火


光,行不多时,就靠近了营区,卷毛示意众人下马牵着前进,前方的军帐错落有致地排开,每个军帐门


口都有突厥卫兵把守,另外还有提着火把交替巡逻警戒的。这若是在平时,以这三人的武功,对付区区


几十人也不算是什么,可现在是面对这整支成规模的军队,纵使三人有天大本事,也绝对打不过如此多


的人。蛮儿神色忧伤,叹道:“这么多的人马,要是真的破了关,想到战争血流成河尸横遍野的惨状,


心里就好难受。”剑侠客道:“你也不必过度担心,我经历过太多的凶险,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除非


我死,不然绝对不会让奸计得逞的!”
   其实在来的路上,他们就已经没有退路了,三人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即便没有办法阻止突厥的大


举进攻,也必定拼个鱼死网破。
   翌日,军中传出消息,突厥大汗暴毙,身上有明显剑伤,而全身经脉尽数断裂,七窍出血,死状恐怖


。过了半月,突厥撤军。大唐境外得以暂时安宁,而镇守边关的李将军,也不知所踪。
   火焰山下,隐秘的墨家村。
   天下着小雨,一头银发的蛮儿一手打着油纸伞,一手搀着独臂的剑侠客,来到逍遥生的墓碑前。出神


地凝视着逍遥生的坟头,好久,好久````
   剑侠客虽有天机甲护身,但是不幸被斩断右臂再也用不了剑,蛮儿以血为媒发动神木族的禁咒血雨拼


死一搏,自己也被反噬,容颜瞬间衰败如六旬老妇,而逍遥生再也没有回来·······


   人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和朋友好好告别,也许他消失了,但是他所期盼的美好事物能够得以延续,
那就足够了。
      
      
   


  
   
   
     


   
  
  
   

【四月论坛活动汇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