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72|回复: 1

骨剑CP之石像勾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7 00:40: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CP人气战
服务器: 灵隐寺
游戏ID: 为保证玩家隐私,此选项仅论坛管理员、超级版主可见。
作品封面:
男主角: 剑侠客
女主角: 骨精灵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骨剑之石像勾魂
  自那件事以后,他似乎就越陷越深,想到残破的化生寺和仍在昏迷的骨精灵,他能做的便只有握紧拳头与那些人斗争到底。
  这一天他又来到了这里,看着这原本与自己毫无关联的地方,不由得眼角流下一滴眼泪,他将手中的湛卢插在地上,坐了下来,回想着以前的事情……
第一章
  (长寿郊外,三个月前)
   “骨头你给我出来……”剑侠客剑侠客四处张望,寻找着抢走自己乾坤袋的骨精灵。
骨:“我偏不,让你七夕不陪我玩,去和逍遥生做什么种族任务……”
  “哎呀~我错了~快出来把乾坤袋给我,该回去交任务了,晚了又要挨骂。”剑侠客一脸委屈的说道。
骨:“你看你,就想着任务,哼!!”
  (远处)
  剑~~侠~~客~~~,远处忽然传来剑侠客的名字,在丛林中回荡。
剑:“恩?这好像是师傅的千里传音。”
  剑~侠~客~速速回门派~~~
剑:“是,师傅!骨头快出来,师傅急传我回去了。”
  骨精灵这才肯现了身,剑侠客随即从行囊内拿出一张飞行符,带着骨精灵一起回到了大唐官府附近。
  (大唐官府)
  剑侠客刚回到大唐官府,还未歇息,就急急忙忙去找了程咬金。
剑:“师傅你在这啊,这么着急传徒儿回来是有什么事么?”
程:“恩~却有一事,哦?骨精灵也在啊~”
骨:“哼~”
  “怎么~剑侠客你又惹人家生气了?”看到骨精灵一脸不高兴,程咬金便立即问道。
剑:“我没有~哎呀师傅你快说什么事吧。”
程:“咳咳!恩~好吧。事情是这样的,半个月前,御像监发生了五起命案。”
剑:“命案?我怎么不知道?”
  “你之所以不知道,是因为这几宗命案有些奇怪。”
  “首先,案发地点皆为室内,而且门窗紧闭,不像是入室杀人,而且屋内贵重物品也都还在。其次,他们几个就像是正常死亡。而这个案子奇就奇怪在这里,我们一直都未能查出死因,只知道大概的死亡时间。并且每个房屋内的桌子上都有一座石像,我们在石像的底部发现了一种奇怪的符咒,从英女侠那里得知,他能吸取人的魂魄并进行封印,由于太过恶毒,便被列为禁术。”程咬金停顿了一下,就接着说了下去。
  “后来就有人说是什么石像勾魂,为了避免此事散发出去引起百姓不安,便把它压了下来。可直到最近几日,不知是谁散发出谣言说御像监石像被鬼魂附体,勾取人的性命,闹得这京城之内人心惶惶,所以才把你叫回来前往调查。”程咬金将事情大概的说了一遍。
剑:“封印魂魄的符咒?这也太恶毒了吧~那遇害的都是些什么人,总监管人呢?”
程:“遇害的都是里面的筑石工,事发之后,御像监便被封了起来,总监管吴举人也被调去了国子监。此次唤你回来,便是要你前往调查个清楚。”
剑:“我明白了,徒儿这就前往调查!”
  “哇~命案~剑侠客带我去,快带我去啊~,”在一旁听得入迷的骨精灵突然窜到剑侠客旁兴奋地说道。
剑:“你不是还在生我气么?真受不了~带你去可以,不过你可别给我添什么乱子。”
骨:“哎呀~知道了,快走吧!”
剑:“师傅,徒儿告辞。”
  “走之前带上这个牌子,他可助你在查案期间畅通无阻。”只见程咬金拿出一个令牌,交给了剑侠客。
剑:“是,骨头我们走了。”
  告别师傅之后,剑侠客便与骨精灵前往了御像监。可谁知从这一刻开始,剑侠客的一生将变得不再平静……
第二章
  (御像监外)
  御像监乃为皇亲国戚修筑石像之处,建在长安热闹繁华街道之旁,往日门前熙熙攘攘、车水马龙,没想到现在却被封了起来,连最近的街道也不让行人经过,看来确实出了事情。
守门士兵:“什么人!”
剑:“在下大唐官府剑侠客,奉师傅之命前来调查石像勾魂一案。还请各位带我前往案发现场。”
  说罢,便拿出了大唐官府的令牌。
“原来是老程的人,且随我来。”守门士兵看了看牌子,便带着他们向里面走去。
  在绕过大殿,穿过一条回廊和废弃的石像群之后,守门士兵在两条走廊交叉互停了下来。
  “这便是案发地,此地为筑石工所住之处。这里的房间分为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共十六间。事发房间为东一、南二、西二、北四、北二,共五个房间。”守门士兵指了指房间的方位说道。
剑:“有劳了,你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守看这里?”
守门士兵:“发现案情以后,我们便一直守在这里,禁止外人进入,御像监也暂时关闭。”
剑:“那当时是谁报的案?尸体你们怎么处理的?”
守门士兵:“是总监管,他说一直不见他们几个前来提交石像,以为失了踪,便前去报案,谁知全部死在了自己的房间内。由于案子还处于搁置状态,所以尸体暂时放置在了寒冰窟,三个月后将会下葬。”
骨:“啊~这么简单的案子,只要我回趟地府,找到他们几个的魂魄,问一问不就真相大白了么?”
剑:“我说骨头,你还真是傻哎,事情都发生这么久了,他们几个肯定都喝了孟婆汤什么都不记得了。况且,你没听师傅说么,他们的魂魄啊,说不定都被封印在了这里。”
  剑侠客说罢之后,便进入了案发房间进行调查。
  各个房屋内都很普通,物品摆放的很整齐,稍微凌乱的地方也只是像平时未及时收拾而已,不像是有打斗过的痕迹,贵重物品皆未丢失。桌子上的石像也却如师傅所说底部都有奇怪的符咒。
  那就排除了入室杀人的可能性,那么他们究竟是怎么死的,谁会去杀害几个普通的筑石工呢?难不成真的是石像勾走了他们的魂魄?总监管为何被调去了国子监?剑侠客心里充满了疑惑。
剑:“烦请士兵大哥带我们去趟寒冰窟,我想检查一下他们的尸体。”
  骨精灵刚到御像监还没怎么休息,就又跟着守门士兵和剑侠客去了寒冰窟。
  而这寒冰窟是城西一个天然石窟,因石窟内奇特的结构,使得这里比其他地方寒冷得多,很适合用作临时存储。骨精灵刚到便被寒气冻得打了个喷嚏。
骨:“冻死我了~”
剑:“谁让你穿那么少,刚才就该带一件备用衣服的”。
骨:“现在说那些又有什么用~”
“给你!”只见剑侠客将自己外面的一层衣服披在了骨精灵身上。
骨:“啊~~这下好多了,看你这么乖,上次的事就原谅你了~”
  说着骨精灵就跑到了守门士兵后面,跟着一起来到了五具尸体前。
守门士兵:“少侠请看,这便是那五具尸体,当时初步判断死亡时间为前一晚子时左右。”
剑:“子时?哦~有劳了。”
  剑侠客弯下腰,仔细检查着尸体。
“奇怪?到底是为什么?”剑侠客托着下巴思考了起来。
骨:“怎么了?哪里奇怪?”
剑:“你看,这些人面部表情都很平静,指甲处也没有抓痕。按理说如果是他杀,死者生前都应该会挣扎,从而会留下一些痕迹。这些人完全没有,而且我也没有检测出来是中毒死亡。”
骨:“那他们几个就这样无缘无故的死掉了啊~”
守门士兵:“这正是这件案子的可疑之处。”
剑侠客又观察片刻之后,觉得还是得找下总监管吴举人,于是就告别了守门士兵,拉着骨精灵前往了国子监。
  (国子监)
  国子监不愧为大唐顶级书院,院内金黄的琉璃瓦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透亮,再搭上大殿正红朱漆的大门,以及大道两旁威严肃穆的文人石像,让人不由得心生敬意。大殿之后便是一池清水,一条九曲木桥穿过其中,两边皆是盛开的荷花,修学之余,能有一番这样的景色以供养神休憩,也是别有一番风趣。
  剑侠客在一旁的凉亭等待片刻之后,终于看到了吴举人本人,便上前询问。
剑:“在下剑侠客奉师傅之命调查御像监石像勾魂一案,其中有些疑惑,还想请教一二。”
吴举人:“哦?原来是剑侠客,这件案子不是被搁置了么,你们哪里不明白呢?”
剑:“其实也没什么,主要就是想了解下他们几个人的关系。还有那些石像应该是宫里专用的吧?为什么会出现在他们的房间内?”
“他们几个就是普通的筑石工,只是节日期间,其他人都回去了,只有他们几个留了下来。至于石像,是我让他们在这几天进行修缮,好加快整体进度。”吴举人说道。
“那他们生前可有什么仇人?”剑侠客紧接着问道。
吴举人:“这个应该没有,他们皆是老实本分之人。”
剑侠客了解了一番之后,并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线索。眼见天色已晚,便就近找了家酒楼住了下来。
  (长安酒楼)
“哎呀~陪你兜兜转转累得我连话都少了,你看~是不是没给你添麻烦。”说罢骨精灵便一头栽倒在床上。
剑:“呵~难得你这么安静,没给我添什么乱子!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几个既然只是普通的筑石工,那到底是谁会去杀害他们?一般而言,杀人无非是谋财、复仇而已,既然他们几个房间内贵重物品都还在,那到底和什么人会结下这么深的仇恨呢,要夺取他们的性命?”
剑侠客坐了下来,眉头紧锁,仔细想着案件的一切。
骨:“你啊,有时候还真是傻到家了!那万一要是他们几个知道了什么人的秘密,所以才被人杀害呢?”
剑:“你还真是机灵呢~~谁!!!”
  话音未落,忽然看到窗外一个黑影闪过,剑侠客便纵身一跃冲了出去。
  可追出去后发现,并没有什么人。便才想起中了计,此时,酒楼内传来一声尖叫。剑侠客转身便冲了回去。
  刚进入房间就发现骨精灵胸前中了一箭,倒在了一片血泊之中。
剑:“骨头!骨头!!!你醒醒啊!醒醒啊!!逍遥生!对了!我带你去去找逍遥生!他一定可以救你!一定可以!”
  (化生寺外)
  此时天色已渐渐黯淡了下来,只有一轮明月将化生寺整个照亮。
咚咚咚!!!
剑:“开门!快开门啊!!”
  此时,正准备回房的疥癫和尚听到门外的声音,便前去开了门。
疥癫和尚:“哦~原来是剑侠客施主,今日天色已晚,施主还有什么事情么”?
  话音刚落,疥癫就看到了受伤昏迷的骨精灵。
疥癫和尚:“啊!这位施主为何受了如此严重的伤?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可否告诉小僧一二?看看小僧可有解救的办法。”
剑:“你就别唧唧歪歪了!快带我去找逍遥生!!!”
疥癫和尚:“哦~好的,施主请跟我来”。
  借着皎洁的月光,剑侠客跟着疥癫和尚穿过了几条小道,便到了逍遥生的住处。看到灯火还亮着,剑侠客就直接冲了进去。
逍遥生:“啊?剑侠客?这么晚了,你……骨精灵?她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
剑:“这些以后再说,你快点先救人!”
逍遥生:“好,赶紧先把他放下来。”
  剑侠客把骨精灵放下之后,逍遥生仔细检查了一下伤口说道:“这箭上涂有剧毒,而且伤的比较深,好在没有命中要害,待我先封中她的经脉防止毒素进一步扩散,在做下一步打算。可是他怎么会受这么严重的伤?”
  说罢,逍遥生便封住了骨精灵的经脉,防止毒素扩散。
“我奉师傅之命前往调查一宗命案,结果却出了这样的事,都怪我太傻,不该中了敌人的诡计!”剑侠客一脸的懊恼。
逍遥生:“这么说的话,是有人不想让你继续查下去。这样吧,你先把她放在我这里,不过这种毒我也未曾见过,只有明日一早我去找我的师傅,请他来帮忙。”
剑:“也好,那就多谢了。”
“骨头,你一定要挺过来!等我调查结束,就立刻赶回来。我师傅说这是我从小就有的玉佩,他能给我带来好运,现在把他放在你的身边,希望能帮你渡过难关。”说着便将玉佩系在了骨精灵的腰间。转身离去了。
第三章
  远处的东方刚泛起一丝白光,剑侠客便再次来到了御像监,誓要查个水落石出。只是这一次没了骨精灵的陪伴。
  可无论查的多么仔细,结果仍然找不到任何线索。剑侠客第一次感觉到那么的无助,明明知道绝不会是自然死亡,却怎么也找不出线索来。失望的剑侠客一下子瘫坐在了石像旁的椅子上。
  忽然,一股奇怪的味道在房间内飘过。“等等!那里飘来的味道?”剑侠客看了看桌子上的石像,又仔细地闻了闻。
“没错,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剑侠客惊叫了起来。
  经过确认之后,五座石像都散发出类似的味道。
  可这究竟是什么味道?不像是普通的石像该散发出来的。不行,必须要去确定一下,这很可能是重要的线索!剑侠客眉头紧锁,默默地想着。
  天渐渐亮了起来,起初的白光已被染成了如血一般的红色。
  剑侠客立刻带了其中一座石像,来到了长安最大的药店。
  药店内还在一旁整理柜台的药店老板看到剑侠客进来,便说道:“呦~少侠这么早是要买什么药啊?”
剑:“那个~老板,我是想请您帮我闻下这座石像上的味道是什么?”
  说罢,剑侠客将石像拿出,放到了柜台上。
“是这样啊~哎~还以为你要买什么呢。来,让我瞧一瞧。”老板放下手中用来打扫的抹布,走到了石像前。
  仔细端详一番之后,老板又低下身凑上去闻了闻。忽然,药店老板瞪大了眼睛,连忙往后退了几步说道:少~少侠~这可是剧毒~五凝散啊!!!”
剑:“五凝散?这是什么东西?”
药店老板:“多年前,我曾为提高医术而游历各方,在大唐与吐蕃边境偶然见过一种毒药,平时无色无味,但若与一种引子结合,便会通过空气散发剧毒,所吸之人将会进入昏死状态,若不及时医治将会夺取性命啊~少侠快收起来。”
剑:“是这样啊,我这就收起来!不过,我之前也闻过,刚才你也闻了,为何都没事呢。”
药店老板缓了缓神说道:“此药虽通过空气传播,但只有与引子结合的两个时辰内毒性猛烈,之后便会慢慢淡去。而且中毒之人就像睡着了一样,普通手法根本检测不出中了什么毒。”
“原来如此,看来师傅也是因为味道变淡了,才没有注意石像上的毒。等等!!如果这么说的话,那凶手应该就是他了,可他为什么要杀害几个普通的筑石工呢?对,一定是还有什么蛛丝马迹是我没有发现的。”剑侠客决定再回去查个明白。在谢过药店老板之后,就转身离开了。
   回去之后,剑侠客将搜索范围扩大到了整个御像监,终于在一个房间的角落里发现了重要的线索,这一刻,案件终于被串联了起来。
  远处零零散散的飘起雨星来,剑侠客没顾那么多,发了疯似得跑回了门派,像师傅禀报了一切。
  程咬金大为惊愕,正准备上报,剑侠客就已经带领一队人马,冲向了国子监!
  (国子监)
  国子监向来是修学清静之地,今日忽的一下来了一队人马,大家纷纷向两旁散开,低声细语的询问着发生了什么。吴举人见状,赶忙前来拦住了剑侠客一行人。说道:“原来是剑侠客啊,请问你们这是?”
剑:“你来得正好,我这里刚好有个故事要说给你听。”
“若干年前,有个才华横溢的书生参加了当年的科举考试,他的自信也使他总是成为考场上第一个答完试卷的人。可科举结果出来后,名次却几乎垫底,最后还是依托别人,才进了御像监当了个总监管。此后的时间里,他一直愤愤不平,感慨自己的才华不被认可。直到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结识了吐蕃人。吐蕃人看出了他的心结,便说服他只要与吐蕃联手颠覆大唐,就会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本就对朝廷失去信心的他自然答应了吐蕃人的要求”。
“平日里,他一方面当着御像监的总监管,另一方面暗地里与吐蕃秘密书信往来。后来,在一次秘密书信中,还没有将书信处理掉的他,意外的发现书信丢失了。经过几番查找仍没有找到之后,书生认定是被筑石工捡了去。他担心勾结吐蕃的事情泄露出去,于是便用从吐蕃人那里得到的毒药五凝散将其全部杀害。”剑侠客说完便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吴举人:“少侠为何要对吴某说起这些?”
剑:“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在装糊涂么!御像监的五起命案全都是你一人所为!吴举人!!!你命令还没有回去的他们,将五座石像全部重新修缮,其实事先已经在石像上涂了五凝散。之后你又关闭了主厂的大门,无奈之下他们只好拿回自己的房间进行修缮。
  就在修缮即将完成的前一个晚上,你趁他们都入睡之后,便通过屋顶的通风口将引子滴在了石像之上,促使毒性散发。而且你又用不知哪里学来的符术,在每个石像底部刻上恶毒的镇魂咒,就是为了让他们死后不能进入地府投胎转世!”
吴举人:“啊~我把石像交给他们是为了加快工期,锁上主厂大门完全是因为御像监规定除正式工作期间,其余时间严禁开放。至于那什么符咒,我是完全不知,而且这一切都是你的推测吧。”
“那你看看这是什么!”说罢,剑侠客便拿出了在御像监找到的吴举人勾结吐蕃的书信,只见上面清楚地写到吴举人的名字。
剑:“而且剩下的五凝散也全部在你的房间里找了出来,你还有什么可以抵赖!事发之后,御像监便被暂时关闭,而你也如愿的调离了那里。我想,直到今天你还留在大唐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还在等待一个时机,一个足矣颠覆大唐的时机!!!”
“还是被发现了,呵~~这一切却如你所说,他们是我杀的。”
  听到这里,国子监内的师生无不惊愕,谁也没有想到往日一向和善的吴举人,竟会和五条人命有关。
  “事发之后,剩下的五凝散忘了处理掉,等到想起时,御像监便被封了起来,我连回到我自己的房间都变得困难了起来。只因我还有些学识,便被调到了国子监。我没想过你会来调查这件事,于是我在酒楼用毒箭希望你知难而退,可谁知却让你变得更加的坚定。”
“但这一切还不都是因为这腐败的科举制度,只有那些富家子弟才能取得好名次,像我们这些人空有一腔抱负,可那又有什么用!!这天下终究是他们富家子弟的天下!!”话音刚落,吴举人便握紧了拳头,眼里泛起了泪光。
  天空逐渐变得阴暗起来,越来越多的铅云汇聚到了一起,只见刚才还只是零星的雨点瞬间变得如豆粒般大小,迅速地砸在了屋檐、地面、花草之间……
剑:“你错了!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几年前,我在师傅那里听说过一些你的事情。那次科举审阅之后,在场之人无不赞叹你的才华,大家都认为你是难得的状元之才!可是你的文章却毫无收敛,充满了戾气!这才安排你到御像监,希望能磨一磨你的锐气,他日好为朝廷更好地效力!这也正是出事后,你第一时间被调往国子监的原因。可没想到你却与吐蕃勾结!并且因为你的猜疑居然带走了五条无辜的人命!”
吴举人:“不!这不可能!不可能!!!”
  此刻的吴举人似乎完全失去了心智,转身便冲向了外面的瓢泼大雨之中,不料脚下一滑,重重的摔倒在了泥潭之中。
  剑侠客缓缓地走到了门前,看着门外的大雨,心情怎么也平静不下来。忽然,那晚在酒楼的黑影又从心里闪过!
剑:“等等!吴举人明明一介书生,可看那晚黑影的身手,绝不于我之下!这么说……”
  “糟了!化生寺!!!”
(第一部 完)

【四月论坛活动汇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7 00:43:18 | 显示全部楼层
由于字符限制,只写了上半部,希望有机会把下半部也写完,揭出为何选中剑侠客调查案件,以及幕后的真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