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96|回复: 2

[审核中] 【神桃CP文】花恋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6 19:41: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CP人气战
服务器: 纵横天下
游戏ID: 为保证玩家隐私,此选项仅论坛管理员、超级版主可见。
作品封面: -
男主角: 神天兵
女主角: 桃夭夭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再一次从梦里惊醒
一切似乎似梦云烟
唯有心里的心悸无法散去...
枕上的眼泪早已把枕头打湿
桃夭夭已不记得这是多少次被梦里狠狠抽离出来了
只记得那难忘的黑色,世界都是黑色的,冥冥之中有个声音跟她说
“来,跟我走,我带你过了这条河...”
那手的触觉
是那么的暖...
那个人到底是谁...
辰时
早课时间
“夭夭,你昨晚又梦魇了?”若空看着一脸疲倦夭夭的问道。
“是的,师姐”夭夭有气无力的回答道,声音小到细微不可察觉。
若空撇了一眼同做早课的其他人和桃夭夭开始咬耳朵。
“说真的你拜师凌霄也有三年了么,实在想不通他教了你什么,这法典制不住你的心魔的,也没看你这师傅管一管你这徒儿。”若空翻了个白眼。
“师姐,师傅对我是很好的,不过最近在处理南疆的事情,来不及回门派”
“你这性子也是太懦弱了,不争不抢的,虽说求仙要清净内心,但也不是你这样啊,门派大比你永远是最后一名,你知道别的人都是怎么说你么? 说你蠢,说你傻,说你当年的试炼根本就是你爹倾了那世间少见的玲珑宝图,得了师尊喜爱才让你师傅收你的。”
夭夭没有回若空的话,只是心里默默的回忆起这三年的日子。
三年前
十年一度,十二门派招收凡间弟子作为入门弟子,测试报名费为百两银子。
而桃府虽不是大富大贵,但也是洛阳镇上富裕的人家,从小到大夭夭的病求医无数,唯有一野游道人在算过她的生辰后,扶着胡子不语,于是,桃老爷立马摆宴好吃好喝招待了这道人七八日,这道人被灌醉时吐露实情:“这孩子就是修仙之命,原是天地灵物不知为何会落入凡间,等到了十五岁会踏上修仙之旅。”等到夭夭十五岁,正逢十二门派招人,老爷花了重金才得了入门弟子的名额。
她的属性是水和雷,主属性是水系,本应拜入玄灵派水系分支,但奇怪的是她成了雷系的弟子,自是拜入师尊的得意之徒-玄霄的弟子,天宫的门派来源李靖,算起来也是仙家之道,而玄霄是李靖门下第九十九代传人,而她是玄霄的入门弟子,或者说是挂名弟子,毕竟桃老爷献上至宝才让夭夭进入天宫。然而五百年前的天庭之变让很多法术早已失落,孙悟空大闹天庭,毁了藏书阁,也伤了众人,天庭大败远比典册上写的要惨,而此时妖界开始反扑,于是天庭的法术和人才失落了很多,但基础修炼心法却一直传了下来。
而三年了,她还在第二重境界。晚几年拜入的师兄弟们都已经修炼到了第三重...
随着钟声敲响,打断了她的深思,她继续陷入早课的参悟之中.
天宫凌霄阁
“你现在还不能修炼龙卷雨击。”师傅冷冷的声音从台上传来。声音顿了顿,“至少你也要摸到三层才能给你接触的机会。等你学到了‘宁心’的境界,自然可以让你辅修了。”凌霄子一身白衣,气质出尘,目光炯炯的看着夭夭。
“希望你别再让我失望了,多用心在修炼一途上,修仙之人必须少情寡欲,你的心结是修炼你的最好试炼,等你不再陷入魔障之中,宁心一词并不再是可望不可即的。下个月有凡间历练,我希望你能报名。”“入门三年没参加凡间历练的就你一个了,趁着这个机会多和别的弟子接触。”凌霄子严肃的说道。“
“是,师傅。”桃夭夭低声应道,心却沉入谷底,不知道试炼没完成的后果是什么,但入门弟子像她这样毫无出息的这三年只有一人,每日每夜那些嘲笑的话语在耳边不断的回荡,化成心底不可言说的痛。
七日后
出发去历练的人马集结在麒麟山的门口,每年的十二门派都会约好一天降魔,而今年降魔的地点是选在是麒麟山,因为封印在朱紫国镇守的朱紫国王患了重疾,西边的结界在妖怪的攻打下松动了,结界出现了一个缺口,被一个变异的大妖怪给抓住机会偷溜了出来,逃到了墨家村作乱。
墨家村原是信仰墨家的人的隐居之地,这里本是一片黑土,但勤劳的村民用心血去建设了这一片土地,让这里有了人气,也不断富饶起来。村民们被逃离出来的小妖日夜骚扰苦不堪言,而修仙之人本就追求行善积德,这一片黑气笼罩之地自然被十二门派所察觉,通过千里眼的调查,大家发现了祸乱的源泉,于是这次历练的地点就选在了麒麟山。
夭夭这次和大师兄一同前行,每个人都按击杀的妖怪数目来领取门派的奖励,一些用来提升修为的三药,夭夭的门派技能还没修炼到第三重,只能同时斩杀两个妖魔,其他的人嫌她累赘,几乎不愿意同她组队,她封着封着妖怪发现自己竟然来到了一处洞口,洞口黑漆漆的,她走在洞门口就发现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前往前,她挣扎着想要大声呼救,但是此处太过隐蔽,没有谁能救的了深陷于洞口禁制的夭夭。
她跌了下去,吞噬人的洞口似乎什么都么有发生过的样子,又再一次回归了原装。
而同时,远在凌霄阁的玄霄似乎心有所感从打坐中睁开眼睛,用他的手指一算,然后一笑,又回归修行中。
黑暗,阴冷,粘稠,痛。
不可言说的痛,感觉到眼角被岩石划破,粘稠的血液在脸上流动,然后慢慢滑下,夭夭从眩晕中醒来发现自己的腿好像断了一样,身体也全身冰冷失去一切触觉,而此刻周围的一切都是黑漆漆的,她看不见了,只听到了奇怪的水滴声和闻到了血腥味,恶心的几乎让她要吐出来。
模糊之间她感觉到有人抓住了她,用利爪要撕开她的每一片肉,她用真元护身但却发现根本无法提气,撕裂的感觉笼罩着她,肉体仿佛要分离,她听到了一阵嘲笑声,这就是天宫的徒弟么,弱死了,真是浪费我的感情,上次抓那盘丝洞的女子是真的修为深厚抵得上我损失的几年修炼了。
“住口你这妖怪,不可辱我门派,我天宫乃正统门派,我的师兄弟们自会给我报仇学雪恨的。”“哈哈”,那阴影慢慢的化作了魔物,狰狞的笑道,那你就先去吧,我自会再收拾你师兄弟们,大掌却是往桃夭夭的天灵感袭去,仙家女子的体资是真轻柔,不知这脑浆也是否一样美味。桃夭夭感受到到一阵劲风徐来,心想我命休矣,只感受到剧痛,身体几乎要被巨掌击碎,血流满地,而正在此刻,突然感受到身上一阵暖暖的,血开始止住了,浑身感觉不住的舒服,她模糊之中看见了一双脸,这张脸上有担忧有伤心有难过还有不可察觉的深情。
这张脸出现在她午夜梦回中,出现在每一个失眠前的梦里,出现在她不可察觉的记忆深处,但慢慢的,这张脸慢慢的慢慢的再也看不清了。
一瞬间的失神,身体已被那巨掌击碎,夭夭躺在潮湿而粘稠的地上,吐出了最后的一口仙气。
“哈哈我道是谁啊,原来是镇元大仙门下的神天兵啊,你的生命之泉救不了她,她的身体已被我击碎,你的法门只能疗伤不能救人。真是可惜啊。”
身穿白衣的男子有着一双浓眉和大眼睛,不怒而自威,他大喝道:“滚。”只见山洞里的岩石随着他的语气而飞向这妖魔,然后转手掏出一把天龙破城用的是正宗的五庄法门日月乾坤,妖魔本是无所谓的接了此法,然后却被那枪上带有的功力镇住,封印在原地,动弹不得。
“你居然已经渡劫了。”妖魔惊吓的说道,他刚逃出远古封印,渡劫的仙人只需一招他就会毁灭,他感受到心中的骇然,却看那男子带着悲痛抱起了不成人形的桃夭夭,温柔的抚摸着她的秀发,渡给她元气,夭夭在他的元气下,失去了肉体,变成了一朵花苞。妖魔正想说:“你就是千年前的那位。。。”却看到神天兵抬手就是一招烟雨剑法,烟的虚无和雨的缠绵驶向了他,他再也没有机会说出接下来的话语。
这是第几次了,第几次眼睁睁的看着你,眼睁睁的看着你,连一个拥抱都不能再给你,那白衣男子解开了秀发在原地抱着那花朵失声痛哭,未了擦干眼泪,招来自己的飞行神兽,金莲青蛙,用青蛙的金莲保住这朵花苞,骑上青蛙他直奔向普陀山。
普陀山永远是一片翠绿,潮音洞里观音正在盘坐在她的脸莲花上。
“来者可是神天兵?”
“是的菩萨,您看夭夭已被妖魔所伤,这花苞也染上了黑气,不知可否能救她一命,毕竟也曾经是你的弟子。”
“你想救他也行,我需要那千年人参果来换,另外我还需要损耗你三百年的修行功力,但你要想好,这一世她的死劫无法解除,身上施加的诅咒也是最后一世了,她的诞生包含着诅咒,诅咒灭花苞灭,你用三百年的功力来换她百年的生命,若寻不到飞升的机缘,她就再也没有来世了。”
神天兵拿出那朵金莲,伸手递给观音,就算牺牲我所有的修为能换她活着便足够了,我已经看了她受了五世的劫难,这一次,我再也不想让她离开我的世界。
“我还记得当年她是因你的血而修成的仙,自是需要来替你受这一劫,可是没想到她竟然变成了你的情劫。”
“当年,我自是对她不理不睬,说要报恩,但毕竟不过是自己修炼成的仙,怎么比得上我这天生仙骨,我也因为我的傲慢吃尽了苦头。现在既然她已经在我身边我不会让她在离开我。
我在地府看到她的一生,看到她一次又一次的投胎,心如刀割,看过她每次总是浑浑噩噩的喝了那孟婆汤,她替我受的劫,她替我的吃苦,其实我的心更苦,这是妖魔在诛我的心!”
千年前
这是一座道观,道观围绕人参果而建,道观的主人是镇元大仙。镇元镇守这人参果,定期交于天庭一定份额的人参果。
这座道观,狭小,破旧冷清,沉默的伫立在大唐境外的角落和盘丝岭遥遥相对。
神天兵已拜入五庄门下约有两百年,他已经修出了乾元丹,在修行一途上独自前行,独自占据那观内的小凉亭,一参悟便是一百年,他出身便天降异象,太白金星说,他应时而生,自是来克制那千年会降生一次的邪魔,他承载着天命,自知不比他人,一颗心就扑在了修炼之途,入门五百年已修得了第四个本命法宝。
而这次他奉命去封印一个大妖,却不小心被大妖偷袭,于是他急急忙忙跑去潮音洞找观音求那圣药,却不知路过那观音悉心栽培的桃花树之时,血染上了桃花上最大的花苞,那花苞吸了血后竟然逐渐的缩小缩小,变成婴儿拳头大小,但路过的神天兵并没有在乎这些。
这桃花树原修行千年,虽说是妖,但在修行上从不松懈,并广结善缘,被观音感其修行之坚,让她扎根在潮音洞的门口,妖气被潮音洞不断度化,慢慢的也修成了仙族。
神天兵因劫而生,注定是要死在和妖魔的争斗中的,桃夭夭却是因神天兵的血而修成了仙胎,所以愿意用自身的修为和生命来为神天兵报恩。
五百年前,那场惨烈的战斗,桃夭夭为神天兵挡下了那诅咒,解开了神天兵身上的死劫,于是会受五世轮回,每一世都在痛苦和折磨中死去。
第一世为冰狐,洞窟在北俱芦洲,可入药,并且其血乃大补之物,因凡间的皇后重病,而皇帝独宠皇后一人,自是下旨寻求名医或者灵药。众人皆五湖四海寻求治病的秘方,若能治好皇后加官进爵,黄金美人戳手可得。
她看到那冰天雪地里有一个五岁的孩童,冻得几乎要死去,忘记了父母的告诫,用自身的血救助了他,哪知道来了灭顶之灾。
她的一双狐眼被拿去入药,血液按照七日被人抽取一次,一身的毛发也被皇后拿去做了那柔顺而华丽的毯子,因为担心它咬舌自尽,舌头早被割掉。
她受尽了折磨,终于在族人的帮主下走向了死亡。
第二世为圣族巫女,继承母亲的职位守护圣族,被日夜囚禁在圣庙里,沦为圣子的替代品,而后百年战死在沙场上,头颅被割下当做魔族胜利的纪念品。
第三世为一个无忧无虑的小苗女,但一切的无忧无虑却父亲后来娶的女人所打破,那女子十分美丽,却也一身邪气,带着一个不友好的弟弟,他中了蛊,只能以命续命,于是那女子策划了一切,让她陷入秘境之中,用镜子来戏取她的寿命,对她父亲说她发了疯,最后死在了镜子里的世界里。
而第四世,她是一个小国家的公主,却被自己的父皇当做棋子,用来谋杀其他国家的王子,最后烧死在死刑架上。
而这一世也是被妖魔击碎,死的无比痛苦。
神天兵已不记得多少次看她浑浑噩噩的走过了奈何桥,她每次死去后都会恢复记忆,但她依旧没有任何退却。
“她不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孟婆说。
“每次我都看见她毫不犹豫的饮下了那孟婆汤然后走去投胎。”
神天兵从一开始的无动于衷到后来的默默关注到后来的心疼。
这一次再也不会让她在受苦,只是后悔当初对她的不理睬,后悔当时伤透了她的心,这悔恨慢慢陪着她的一次次转世变成了守候。
这一次,再也没有更多的苦痛,神天兵看着观音给桃夭夭驱散了黑气,花苞慢慢变回那个熟悉的白衣女子,他抱住了虚弱的夭夭,带她回了五庄观。
五庄观的日子总是过得格外悠闲。
人参果树下,树下的少年抱着女婴坐在石椅上,神天兵抱着刚满一岁的桃夭夭,逗弄着包子脸的她,她已经在牙牙学语了,她还是取名叫夭夭,唤她姓名时,她会有浅浅的微笑,这一世她只有百年的生命,但神天兵用自己的大半修为让她已有半仙的修为,他看着她的笑脸,替她擦干了脸上的小汗珠。
这样的日子真的很好呢。神天兵心想。慢慢的等待一朵花开,慢慢的和她一起修行,不考虑那些纷争,此生再也无憾。
百年后
“这就是你说的掌门的故事?”身穿道袍的童子问同伴。
“是啊是啊,这是我们掌门的幼齿养成故事呢,嘘,别让掌门和夫人发现,我还想用门贡多换点人参果呢。。”念道的小童子贼眉鼠眼的说道。
。。。。。
端坐在蒲团上的掌门身体一歪。。。旁边的女子察觉到了一切,笑语盈盈的给她送上了一杯花茶,花茶沁人心脾,他扶了下身体,继续给弟子们讲早课。
因为有情,便再也没有那么多的伤痛,所有的苦难只是过去,而此刻在五庄观,只有清风慢慢徐来,还有明月来相伴,人参树下的两位璧人成为了五庄观最美丽的风景。

【四月论坛活动汇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6 19:42:32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样编辑帖子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7 11:41:23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心不会编辑帖子心好累
上网易大神 送杨洋锦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