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538|回复: 2

[审核中] 【偃燕CP文】一见到你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4 11:50: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CP人气战
服务器: 浙江二区苏堤春晓
游戏ID: 为保证玩家隐私,此选项仅论坛管理员、超级版主可见。
作品封面:
男主角: 偃无师
女主角: 飞燕女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言言.jpg


一见到你呀,就让我欢喜。

图:正直的海棠君






(一)

  长安街头,人来人往,喧闹声络绎不绝。

  身着布衣的寻常百姓经过酒楼时,总是忍不住顿住脚步,看一眼角落里那个衣着略显狼狈的小姑娘。那小姑娘双手抱臂,耷拉着脑袋,靠在青灰色石墙上,身体跟着平稳的呼吸微微起伏,似乎是睡着了。

  不少路人见此情景,叹了口气,心生怜悯,觉得这小姑娘年纪轻轻的,竟沦落到如此地步,当真可怜。随即朝她走近了点,微微俯身,丢了几枚铜板后离去。

  铜板落在地面发出清脆突兀的声响,又在地上滚了好几个圈,最终滚到霏晏的燕尾裙摆,这才停了下来,安安静静的躺在了地上。

  霏晏是在这个时候醒来的,准确的说她是被饿醒的,饿了一天,已经连走路的力气都没了,之前听师姐们说,睡觉可以缓解*,可自己亲身试验了好几次,醒来之后不仅没有得到缓解,反而还觉得更饿了。

  果然,师姐们的话不可信,全是骗人的。

  哎,如果自己稍微聪明点就好了,也不至于总是惹婆婆生气。现在想想,可真是悔不当初啊,早知如此,平日里就该多跟着师姐们勤加修炼才是,也不至于回回试炼,自己都拿个倒数第一。惹得婆婆一气之下,就这么将她赶了出去,说什么三个月后,如果她还是没有什么长进,那就不用回女儿村了,笨死在外边得了。

  思及此,霏晏皱了皱眉,揉着饥肠辘辘的肚子,可怜兮兮地扁了扁嘴,整个人看起来特别委屈,好似下一秒,她就会哭出来。

  想起自己昨天被赶出村的时候,甚至连行李都来不及收拾,还是师姐们来给她送行时,偷偷塞给了她一个包袱。那包袱里面装着几件干净的换洗衣物,几袋干粮,和一些盘缠,大约能撑个十天半个月的样子。

  当时看到这些盘缠,霏晏脑子里立刻有了个计划,她决定,等到了长安城,就先把城内好吃的都吃一遍,好玩的都玩一遍,痛痛快快潇洒几天,完全把师姐们的劝诫叮嘱以及让她好好历练的事情抛之脑后。

  可没想到,人还没到长安,身上的包袱就不见了。

  那些可恶的贼人,趁她趴在江南野外的茶铺里休息,把她整个包袱都偷了去,连衣服都没给她留下,实在是太可恨了。

  想到这儿,霏晏哼了一声,鼓着腮帮,拾起地上的几枚石子,朝远处扔了过去,末了,她还不解气似得,将手指微微蜷起,捏成一个小小的拳头,对着地面连连锤了好几下,以此来宣泄心中的不满。

  “哐当。”又是几枚铜板掉落在地上发出的清脆悦耳声音,其中一枚铜板沿着弯曲的青石板缝隙滚到了霏晏右手边的位置。

  霏晏先是微愣,随即眨了眨眼,垂着眼眸。纤长浓密的睫毛似黑羽一般,匀速的闪动着,在眼睑处投射出一道细细碎碎的浅色阴影。

  她神情略有些恍惚,扫视了一圈地面,这才发现地上躺着十几二十枚大小不一的铜子儿。

  咦?怎么一下子会有这么多铜子儿?莫不是看花眼了?

  她小声嘟囔着,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生怕自己看错了似的,睁大了眼,盯着地面的铜板,足足看了半晌。疑惑之际,头顶传来一道低沉醇厚的男子声音,似玉石敲击在檀木上所发出的清脆温润之声。

   “小丫头,你一个人吗?”

  紧接着,地面出现一双雕刻着精致纹路的黑色长靴。

  霏晏顺着这双靴子,视线一点一点往上看去。

  面前的人,一身蓝黑相间的宽大长袍,长袍里着一件白色中衣,领口绣着细碎的金丝纹路,黑色腰封上系一条红色缎带,缎带上挂着锋利无比的铜色铁器,而腰封中间还有一块凸起的方形铁块,用来固定腰间的一柄短剑。

  他的双手隐于机械,层次分明的半边偃甲覆盖在左边整条铁臂上,一身装束整齐肃然,一丝不苟。

  霏晏惊讶的了一声,待看清了那男子的样貌时,瞬间怔住。
  面前的青年男子,身形挺拔,披着墨发,额间系一条蓝色抹额,五官分明,清隽深沉,周身隐隐散着清冷寡淡的气息。

  他的身后背着一把蓝色的巨剑,看这副简易装束,倒像是一个侠士,可他给人的感觉不像是一个普通的侠士,似乎比普通的侠士又多了几丝神秘之感。

  这股神秘感,到底来自哪里呢?

  恩?偃甲,铁臂。

  霏晏小手支着下巴,神情专注地看着面前的人,陷入沉思。

  蓦地,她脑子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对了,天机城,是天机城啊!

  想不到,他竟是偃师呢!

  思及此,霏晏抬手蹭了蹭脸颊,清丽的小脸上浮现出明媚柔和的笑意。

  站在对面的青年男子也同样细细打量着坐在地上的霏晏,视线落在她脏兮兮的小脸上,下意识挑了挑俊逸的眉峰,唇角勾着清浅的笑。

  此番出行,他大概用了半月时间,师傅吩咐下来的事情都已经办得差不多了,便返回师门。回程的途中无意路过长安,这才有了眼下这一幕。

  此刻,男子抿着唇,神色温和,饶有兴致地盯着面前的小丫头,见她仰着头,露出一张巴掌大的小脸,双眸灵动转着,似乎在认真地思考什么。

  过了半晌,她仍是没有回应,男子眼里闪过一丝讶异,忍不住低笑出声。
  
  看来,这小丫头压根就没听到自己的话。

  霏晏回过神,迅速眨了眨眼。

  她忽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神情疑惑地看了一眼面前的男子,又低头看了看地上的铜板,这才反应过来。

  他这是把自己当成乞丐了?

  霏晏显然被这个想法震惊了,小声地叹了口气,神情略显沮丧,难道自己现在这副模样看起来已经很狼狈了吗?

  可这才第一天啊,太惨了吧!

  这么想着,霏晏委屈地皱了皱鼻子,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

  “小丫头,你饿不饿?男子又问了一遍,唇角噙着笑,缓缓俯下身,整个人蹲在霏晏面前。

  男子清隽无暇的面庞在霏晏面前放大,紧接着,一股清冽温和的气息扑面。

  霏晏了一声,正想回答不饿,不料,肚子却很不争气的在她说话之前就发出了咕咕的叫声。声音不大不小,却足以让面前的人听清楚。

  “我不饿。霏晏红着脸,窘迫道,迅速别过头。

  一想到自己莫名奇妙的就被当成乞丐了,她心中自然别扭得很,即便很饿,也不愿这么快承认。

  “真不饿?”男子再次问道。

  “不饿。”霏晏盯着青灰色的墙面,语气斩钉截铁,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男子没再说话了,看着霏晏的侧颜,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

  真是个别扭的丫头!

  随即,他缓缓起身离去。

  听着那道脚步声渐渐走远,霏晏迅速回过头,看着面前人来人往的繁华街道,一抹失望涌上心头。

  就这么走了啊!

  哎,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早知道这样,就不闹别扭了。毕竟填饱了肚子,才有力气赶路啊。

  霏晏心里一阵懊悔,烦躁地挠着头,下意识朝地面看去。

  忽然,眼睛的余光瞥过地面,一块刻着精致纹路的铜色方形铁器赫然映入眼帘。

  霏晏顿了顿,拾起地上的方形铁器,轻轻抚摸着上面的纹路。这铁器的质地非常好,打磨得很精细,摸起来一点都不粗糙,定是出自天机偃师之手。

  霏晏也不是傻到无药可救的地步,自然想到这块上好的铁器是刚刚那名男子佩戴在身上的东西。

  肯定是不小心落下的吧?总不能是故意丢在这里给她捡吧?

  她心里快速闪过这个念头,随即起身,望了望四周,一头扎进了人群,再也顾不上其他。



(二)

  晏珩是在街上的包子铺看见霏晏的。

  彼时,他刚付了钱,接过包子铺老板递过来的那一袋肉包,正准备回去找那个小丫头。

  刚一转身,就看见那小丫头神色焦急地站在路口,时不时拦住从她身旁经过的路人,在他们面前认真耐心地比划着,看起来好似在寻什么人,说话的时候,眼睛十分专注地盯着路人看。可惜,被她询问的路人冲她摇了摇头,下一秒,她原本清莹透亮的琥珀色瞳仁立刻黯淡了下去,失望地扁了扁嘴,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物件。

  晏珩的眼力极好,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他很快看清了小丫头手上握着的那一块方形铁器。

  这是他故意留给她的,但是那个小丫头,好像并不知情,还以为是他无意落下的,所以才这么着急的想要找到他吧。

  其实,晏珩并没有想太多,他性子素来清冷,身为天机城的首席大弟子,他一直恪守门规,严以律己。私底下和众师弟师妹们相处时,也都保持着适当的距离,从未有过半分逾越,在他们眼中,自己一直是个不苟言笑,寡淡疏离的大师兄。

  有时候,他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爱多管闲事的人,但如果碰上了,也不会放任不管,就好比刚才。他看见那个小丫头可怜巴巴的缩在墙角的样子,像极了一只流浪的小猫,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她,给她一点温暖。
他想着这枚铁器应该能换不少钱,够她换两身新衣服,也够她吃几顿饱饭,甚至能让她安安心心在客栈里住上几晚,暂时不用担心自己会露宿街头,也不至于这般狼狈了。

  不过是一面之缘,能做到的也仅限于此了,仁至义尽。

  晏珩收起心间思绪,敛了敛眸,无声的叹息,朝霏晏缓缓走去,脚步沉稳有力,不疾不徐。

  繁华熙攘的街头,人来人往,她站在路的中央,她的背影那样娇小,好似下一秒,就会被拥挤的人潮淹没。

  不知何故,晏珩心内陡然升起一丝异样的情绪,灼灼的,灼得他心间痒痒的,既说不清也道不明。

  他蜷了蜷手指,一步一步地朝她走近,在她身后顿住脚步。

  霏晏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忽然背后撞上一个坚实温热的胸膛,清冽的男子气息近在咫尺。她一时慌了神,转身连连道歉,温顺乖巧的模样,和方才别扭的样子判若两人。

  晏珩没有说话,只是一脸平静地望着她,漆黑的眸子温和深邃。

  他忽然觉得,面前的这个少女着实可爱得紧。

    “咦,原来你在这儿。”霏晏抬眸,看清来人之后,拍了拍胸口,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

    “你找我?” 晏珩抿了抿唇,明知故问。

  霏晏没回答,一把抓过晏珩的铁手,将手中的方形铁器塞到他的手掌心。

  晏珩任由她的动作,漆黑的瞳仁里闪过一丝忽明忽暗的光,却稍纵即逝,让人看不真切。

  “喏,你刚刚落下的东西,这回可要收好了。得亏你这次运气好,碰上的是我,若是换做别人,早就跑没影了。”霏晏收回手,末了,还不忘再补上一句:“你啊,下次要注意点儿,看你挺成熟老练的,没想到这么丢三落四,真是粗心。”

  面前的少女,操着一副说教的口吻,神情酷似书院里的教书先生劝诫不听话的学生一般,有板有眼的,装的还挺像那么回事儿。

  粗心?这还是头一回听到有人这么评价自己。

  晏珩微愣,不禁哑然失笑,细细打量着她。

  面前的少女静静地站着,眉清目秀,唇红齿白,姿态娇俏可人。灵动清澈的眸子来回转动,不说话的时候,整个人看起来特别温顺。她的个子不高,小巧玲珑的,站在他面前,只到他的胸膛。

  果然,还只是个小丫头啊!

  晏珩心间一动。

  默了半晌,晏珩不紧不慢道,神色温和,语气平淡又随意。

  “如果我说,这是我故意落下来的呢?”

  霏晏的睫毛微微颤了颤,抬眼,正好对上晏珩清冷的视线,却见他漆黑的瞳眸里带着丝丝怜悯。

  登时,霏晏心内升起一丝薄怒。

  这人真的是……令人火大。

  之前还担心这枚铁器对他来说可能会很重要,怕他着急,她整整跑了三条街,问了十几个路人。迫不及待想要找到他,把东西物归原主。亏她还这么认真,没想到会是这样,真是白瞎了她一副热心肠。

  “喂,刚才我就想跟你说了,我不是什么乞丐,也不需要你的施舍。”霏晏越想越觉得恼火,瞪了晏珩一眼,偏过头不再看他。

  晏珩见此,一时哭笑不得。

  从开始到现在,他都没有把她当成一个乞丐,从她的衣着打扮和身上的气息,就能看出她不是一个普通的小丫头,虽然不知道眼下她为何如此落魄,但其中肯定是有隐情的,他也不好过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而他恰好经过,又能帮点小忙,何乐而不为。

  霏晏自然不知道晏珩心中所想,只是觉得自己辛辛苦苦跑了这么一趟,最后却是被人当成乞丐施舍,越发替自己感到不值,心里一个劲儿的骂自己蠢,活该。

  方才饿着肚子跑了三条街,又说了不少话,把仅剩的一点力气都花完了。

  这会儿,她整个人饿地前胸贴后背,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

  霏晏有气无力地哀怨了一声,准备往回走,还没走几步,忽觉双脚发软,一个趔趄,就要往前摔去。

  好在晏珩眼疾手快,立马在身后扶住了她:丫头,小心。

  霏晏好不容易才站稳身子,迷迷糊糊之间嗅到一股肉包子的香气,立即来了精神,睁大眼睛,顺着香气凑到晏珩身旁。

  晏珩退一步,她进一步。晏珩退两步,她进两步。

  最终,晏珩被逼到墙角。

  此刻,他怀中揣着的,装着肉包子的油纸袋微微敞开,散着诱人的香气。

  时不时还有热气缓缓窜出,蔓延在他的心口。

  霏晏看得呆了,直勾勾地盯着油纸袋,忍不住咽了口唾沫,随后又将视线移到晏珩身上,无辜地眨巴着眼睛,指了指他怀中的油纸袋怯生生道:包子……可以给我吃一个包子吗?

  晏珩总算明白了她刚才的反应,无奈地轻笑出声,立即将手中的肉包递到她面前:本来就是给你买的,喏,拿去吃吧。

  霏晏一时激动得说不出话,迅速从油纸袋里拿出两个肉包子,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半点形象都无。

  晏珩唇角微弯,将水袋递到她面前:慢点吃,别噎着,又没人跟你抢。

  “谢谢你啊,大哥,你真的是太好了。”连着吃了四个包子,霏晏才渐渐缓过来,接过晏珩递过来的水袋,大口大口地灌了起来。干燥的唇接触到冰凉的水,瞬间变得红润,娇艳欲滴。

  吃饱喝足后,霏晏心中的气顿时消得无影无踪,全然忘了刚刚发生的事情,席地而坐,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晏珩聊起了天。


  “大叔,你也是被赶出师门了吗?”霏晏看着对面同样靠在墙上,却一脸静默的晏珩。

  大叔?

  晏珩愣了愣,刚刚不是喊他大哥么,怎么这会儿又变成大叔了?

  他,看起来很老么?

  还有,被赶出师门又是怎么回事?

  见晏珩不答,霏晏忽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面前的男人,气度如此不凡,怎么看都不会像是被赶出师门的人。

  蓦地,她叹了一口气,双手靠在膝盖上,自顾自说道。

  “哎,都怪我太笨。

  “婆婆把我赶出村的时候说,如果我三个月后还是没什么长进,就永远别回去了。”

  “我出来的时候,师姐给了我一些盘缠,结果半路还被偷走了,我这运气,简直背到家了。”

  小丫头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大堆话,也不管晏珩有没有在听。

  一晃到了傍晚,夕阳西下,街上的行人少了大半,原本喧闹的长街渐渐归为平静。

  看着远处的风景,霏晏又叹了口气,神情恍惚。

  她拾起一小截树枝,在地上胡乱地画着,小小的身躯看起来十分落寞。

  “在想什么,怎的老是叹气?”晏珩俯身走近,点了点她的脑袋,忽然很想知道这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霏晏立即顿住,丢掉手中的树枝,喃喃道:我在想啊,我到底什么时候可以变得像师姐们一样优秀,那样,婆婆就不会生我气了。

  晏珩见她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安慰道:会有那么一天的,只要你肯下功夫。

  “真的吗?”霏晏抬头,湿漉漉的星眸里透着晶莹的光亮。

  晏珩愣了愣,了一声,抬手揉了揉她的发,莞尔道:真的,大叔从来不会骗人。

  霏晏咯咯地笑着,心情渐渐好转,唇角扬起一个温软的弧度。

  天色一点点暗了下来,霏晏缓缓起身。

  “大叔,你是不是也要走了?”

  “恩,该走了。”晏珩的语气听起来像是在道别。

  “那,多保重啊,大叔。”霏晏眨了眨眼,心中有些不舍。


  看着面前的少女,晏珩心思微动,不同于最开始的怜悯,而是另一种情愫。甚至可以说是,他见到这个小丫头的第一面起,就动了这样的心思,只是他自己未曾发觉罢了。

  而眼下,他却明白得很透彻了。

  他滚了滚喉结,薄唇翕动着,声音低沉温和。

  “若是你愿意,我可以带你一起走,若是不愿……”

  晏珩的话还未说完,立即被清脆的女声打断。

  “愿意啊。”少女走近了些,俏皮地眨了眨眼,巧笑嫣然。

  她的笑容特别干净,带着独有的纯真明媚,看得晏珩略有些失神。

  “大叔,我叫霏晏,雨雪霏霏的霏,言笑晏晏的晏,你可要记住啦。”她朝晏珩伸出手。

  “带我走吧。”


(三)

  三月后,晏珩护送霏晏回女儿村。

  天机城门口,浩浩荡荡的站着好几排人,众弟子都来给霏晏送行了。

  其中,小夫子哭得最惨,拉着霏晏的手,硬是不松开。

  众人面面相觑,谁不知道,三月前,霏晏刚进天机城时,唯一不待见她的人,就是小夫子了。

  那时候,小夫子成天嚷嚷着要把她赶出去,用尽了一切办法,却一次都没成功过。

  因为每一次,大师兄都出现的很及时,并成功化解矛盾。小夫子自是无话可说,最终只得缴械投降,认可了霏晏。

  原本以为,这两人不会有什么交集,没想到,某一天,小夫子不知道是吃错药了还是脑子抽筋了,竟然和霏晏在天机阁待了一天,自那天过后,小夫子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三句话不离霏晏。

  所以,才有了今天这样的局面。

  不仅仅是他们觉得郁闷,连当事人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霏晏不知所措地看了一眼身后的晏珩。

  晏珩并未言语,漆黑温润的双眸里,划过一抹深邃,他微微点了点头,示意她不要急。

  霏晏定了定神,思索片刻,拍了拍小夫子的肩,安慰道:小夫子掌门,你别哭了,我会想你们的,也会经常回来看你们的。语毕,她抿着笑,友好地扫了一圈周围的人。

  闻言,最前面的几个女弟子,都忍不住抹了抹眼泪。

  然而,小夫子却趴在霏晏的肩上哭得更伤心了。

  “路少天,你作为一个掌门人,在弟子面前哭成这样,你觉得合适吗?”莫忘见状,抚了抚额,强压着火气,径自走到小夫子身旁,狠狠揪着他的耳朵。

  众人瞬间倒吸了一口气,脸色微变。

  而小夫子依旧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似乎忘了疼痛,嘴里一直念叨:小燕子,你可一定要再回来啊,我会很想你的。

  莫忘忍无可忍,也不管他是什么反应,直接把她从霏晏身上拽下来,拖着他往里走。

  小夫子还在断断续续地抽噎着,模样十分惨烈,不忍直视。

  挣脱了小夫子魔爪的霏晏,瞬间感觉整个人轻松了许多,朝他挥了挥手,笑得一脸天真无害。

  “小夫子掌门,你要是再哭,可就真的长不高了。”

  众人:“……”

  小夫子瞬间一个激灵,不哭了。

  莫忘冷笑一声,继续拖着他往里走。

  霏晏拜别了众人,牵起晏珩的手,离开了天机城。

  一路上,小丫头叽叽喳喳的像只雀跃的鸟儿一般,说个没完。

  大多时候,晏珩都只是认真的听着,唇角微扬,目光深邃。

  从始至终,他的视线就一直落在身旁的小丫头上,眸中深藏着化不开的柔情。

  连续在马车上颠簸了两日,二人终于抵达傲来国。

  晏珩将霏晏送到女儿村门口,垂着眸看了一眼身旁的小丫头,似有些不舍。

  他伸出手,将她鬓边凌乱的发丝别到耳后,温热的手掌有意无意的擦过她的耳廓。

  "去吧,我过些时日再来看你。”晏珩揉了揉她的脑袋,声音暗哑低沉。

  霏晏往前走了几步,忍不住回头看,她的唇瓣一张一合,嗫嚅着不知该如何开口。

  此时此刻,除了说一句再见,她似乎想不出更好的话来。

  彼时,正值午后,和煦的阳光倾泻下来,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缝隙,细细碎碎的洒在晏珩的身上。

  身后的晏珩,一袭蓝袍,长身玉立。

  他微微抿唇,朝她温和笑着。

  远远望去,整个人好像是从山水画里走出来一般。

  霏晏愣了愣,一下子想起了诗经里的一句。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她觉得用来形容此刻的晏珩,正好。

  看着小丫头的身影消失在村口,晏珩转过身。

  刚走了几步,忽觉腰间一紧。

  下一秒,少女独有的清甜气息,在他的鼻息间蔓延开来。

  他低头看了看圈在他腰间的葱白纤细的小手,薄唇漾开一抹清浅的笑意,宠溺道。

  “这是作甚?”

  身后的霏晏紧紧圈住他的腰,将整张脸埋进他的后背。

  过了一小会儿,她才仰起红红的小脸:我舍不得你啊。眉眼间尽显女儿家的娇憨之态。

  不等晏珩回答,霏晏抢先一步问道:大叔,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要离开时对我说的话吗?

  “自然记得。”晏珩敛了敛眸,神色依旧温润平和。

   "那你再说一遍给我听听。”霏晏晃着脑袋,撒着娇,眸中波光盈盈,明媚动人。

  “好。”晏珩抬起头平视前方,神色专注。

  “若你愿意,我可以带你一起走,若你不愿……”晏珩顿住,微微垂下眼眸,瞬间明白了她的心思。

  他记得当时,这句话只说到了一半,后半句话没来得及说。

  如今,小丫头重提一遍,自然是想听他后半句话。

  罢了,她想听,就再说一次吧。

  “若你不愿……”晏珩缓缓道,唇边笑意加深,直达眼底。

  “若我不愿,你当如何?”霏晏仰头看他,翦水秋瞳里升起一丝潋滟。

  晏珩抬手,宽厚温热的手掌覆上她白皙纤细的小手。

  四周静谧无声,时有微风袭来,拂过两人耳畔。

  霏晏闭着眼,靠在他的背上,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

  她的唇角微扬,神情慵懒安逸,似乎在等着他的回答,一点儿也不着急。

  晏珩指腹摩挲着她的手背,动作轻柔缓慢。原本平稳的心跳声渐渐加快,满腔深情瞬间烧成燎原之火。

  他微微抬眼,眸中缱绻之色再也掩盖不住。

  “若你不愿,我必定伴你身侧,护你周全。”

【完】





【四月论坛活动汇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6 19:19:05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自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6 20:03:59 | 显示全部楼层
66666666666666
上网易大神 送杨洋锦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