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127|回复: 0

[审核未通过] 一个很感人的梦幻西游的故事,这个故事是我3、4年前在一本梦幻书里看到过的.(- -|...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9 22:12: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CP人气战
服务器: 北京1区黄金台
游戏ID: 为保证玩家隐私,此选项仅论坛管理员、超级版主可见。
作品封面:
男主角: 龙太子
女主角: 骨精灵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她是个骨精灵,她是个妖精
    自成妖以来,她渐渐就忘掉了以前很多事,但她永远都会记得那个无月无星的夜晚,她死后一点灵魂孤零零误飘到盘丝岭,请求——也就是她后来的师傅,助她成妖。
    那个时候师傅不愿帮她,说,天理循环,该死的就是死了,何必硬要复生,妖,不是那么好做的。
    她苦求,她本是人间女子,堪称绝色,却红颜薄命,死时还不满十六。她不甘心,她还要再活,她不甘心就这么死了。
    师傅沉呤了很久,终于说,好吧。
    于是她就成了一个骨精灵,至少已经是半个骨精灵,拜入盘丝门下。后来听众师姐说师傅原来爱过一个人,虽然没有结果,但一直抱着她的爱恋不肯放手。所以当时救她,是以为她也抱着她的希望不肯放手。师傅一向怜惜这种坚持梦想的人。
    后来,安静告诉她,这种坚持,叫做执念。
    成妖两年以后,她把目光瞄准了五庄观。
    师傅用她尸骨助她成妖,但只是头面成人,从肩部至四肢,仍是嶙嶙白骨。师傅说,我带你如门,修行看个人。是否能修得人身,要看你自己的造化。
    她当然要修得人身!因为她要活!她是否重新活了过来,有没有一个完整的人身就是一个重要的标志。
所以,她把目光瞄准了五庄观,因为五庄观里有人参果
    人参果,又名草还丹,闻一闻,得活三百六十岁,吃一个,就活四万七千年。若能盗之,区区白骨生肉,有何难哉?
    为了进观盗果,她做了极周密的计划,她先花了三个月研究五庄观路线,再花了三个月摸清五庄观弟子们各值勤巡视的时间,最后还花了三个月琢磨五庄观的整体作息安排。因为她很怕死,被抓住无疑是死路一条,她已经死过一回,再死一回,就无论如何也救不转了。
    但她还是被抓住了,就在人参树下,她被一道定身符给牢牢定住.
    那一刻,她因极度的恐惧和绝望本能得缩成一团,而且模模糊糊还觉得很不甘心.她明明算准了此刻人参树下应当无人,为什么还会被抓住?不过,等了许久,既没有法术将她轰得魂飞魄散,也没有兵刃将她斩得四分五裂。她身后响起一个声音,很平静,很温和,说,小妖精,这里的果子你不能偷,你偷了,这里的弟子会被罚的。
    她哆哆唆唆转过身,定住她的是一个白衣少年,面目清俊,睫毛长长的,浑身上下带着一种很安静的书卷气。他微微一笑,说,你别怕,我是方寸弟子,不是这里的人,我只是送镖到这里而已。小妖精,很多事情不一定非要盗果子,你想做什么?或许我可以帮你。
    她仍是不说话,浅绿大眼睛戒惧地望着他。她一直很奇怪当时安静为什么没有被她吓走。那个时候她只是头脸有了人型,但其他部位仍是白骨,全身上下磷光蓝恻恻的,那是没有长全肌肉的骨骼发出的鬼火。她这副样子,无疑是相当恐怖的。
    小妖精,你是要修成人身么?他只是很安静地笑,我可以帮你慢慢修行,但这里的果子你不能偷,你偷了,这里的弟子会被罚的。
    他是人,他叫她小妖精。什么是妖?师傅说,本来应该死了的,本来不该活着的,却都活着,就是妖。骨精灵就像你,本应早就死了,却还活着,你就是妖。这种跳出轮回的方法有违天理循环,所以自妖诞生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是反派角色。
    不该活却仍活着的,就是妖。
  不准活却仍活着的,就是妖。
  小妖精,为什么你从来不说话呢?一次帮她修道完后,他这样问她。
    白骨生肉是相当痛苦的一件事,因为已经死去了的肌理还要继续生长。所以他会和她说话转移注意力以减轻她的痛苦。但从来都是他说,她只是盯着他不做声。这一次也是一样,她仍是不发一语。
不过他并不介意,许是习惯了她的沉默和自闭。他自顾自地说,小妖精,是不是因为你不识字?要不要我教你识字?
    她久久注视着他,他长长的睫毛后的目光很真诚。看了好久,她才迟疑着慢慢点点头。
    他笑了一笑,随手捡旁边一根树枝在地上边划边说,那,我先教你我的名字,我叫安静,就是我写的这两个字,安静。
她盯了半晌,终于开口,她听到自己尖细的声音一遍遍重复他的名字,安静,安静。
    然后他就笑,笑得很温和很快乐。看着他的笑容,她觉得他身边的阳光仿佛都变得透明。在她的印象当中,安静好象一直是笑着的。她很不明白他哪来这么多笑容可以从早笑到晚,可是她为什么就笑不出来?
    师傅说,世上一切都是互换的,有人笑,就必定有人哭,有人幸福,就必定有人痛苦。
    那么,她的笑容和幸福是不是在安静身上?
    渐渐的她的话也多了,偶尔也会主动和安静说话。一次她问他,如果他哪一天突然死了,他会不会不甘心。
    我想我不会。安静想了想说,人的一生中,只要我真正拥有过生命中重要的东西,那么便是死了我也会很坦然。
    她不做声,心里却一阵冷笑。曾经她也是这样认为。以为只要活得精彩潇洒,死了也是坦然无悔,少年时大抵如此,不知生命之重。然而她真的死了时,她后悔得要命!她千方百计地要延续生命,她要活!不管要付出什么代价,要做出怎么样的努力。
    怎么?他看她一眼,我看得出你并不满意我的答案。
    不是,我只是在想另一个问题。
    什么?
    你为什么不去竞选首席弟子?
    她知道眼前这个看似文弱的少年实际是方寸山上数一数二的高手,安静曾独自一人到凤巢给她拔了一把凤凰的尾羽做礼物,回来时身上一道伤口也没有。
    安静又笑。呵呵,我要是做了首席就不能教你识字了啊。我只为我认为重要的人和事努力。小妖精,明不明白?
    安静很清楚他要什么,可她却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她好像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但每每想到次她便不愿再往下想,她怕动摇了自己的信念。如果没有了信念的支持,她会在这重生的痛苦当中迷失方向。
    于是她给了自己一个理由,说,她所要的是能和安静一起识字。
    终于有一天,安静拉着她来到阳关道下,说,小妖精,来看看你的太阳。
    像是魔法一般,已经是苗条的身材和光滑的肌肤。她下意识地看着自己的双手,手臂白如凝脂,五指纤长如青葱,与生前皆一模一样。她爆一声狂喜的尖叫,像是吐尽了一生的痛苦。狂喜着自己的新生,她紧紧拥抱住安静,把数不清的眼泪和感激倾泻在他身上,然后泣不成声地从他身边跑开。
    看着新生的狂热的背影,安静觉得有很多东西似乎都融化在她身上。
    自打这以后,她成长得很快,修为一日千里,让众师姐妹吃惊。因为安静耗了不少心力在她身上,为她打下了非常牢固的根基。没多久,她也能去凤巢了。坐在那粉红的天空下,有时她会想起安静,想起那个一身书卷气的高手少年,想起他有长长的睫毛,他笑起来很阳光很温和,想来想去她就会很茫然,如果说以前她是为了和安静修成人身和安静在一起识字,那她现在是为了什么?
    好在她不用想这个问题太久,三界就爆发了战争。至于理由,很老套,毫无新意。她成了盘丝岭数一数二的杀手,因为她下手最狠,战场上无论是谁撞上了她都是一概杀之,毫不迟疑毫不留情,甚至连魔族的人都不敢靠她太近,怕被一同杀了。因为她要保住性命,她要活着。在战场上想活着的最好方法就杀了别人,此刻她更加深刻了解到师傅所说的互换,有人活,就必定有人死。她要活,所以她的敌人就要死。
    一次,她注意到一处地方封住了一大群魔族,想来有一个高手,。她奔过去,先一个天罗地网,然后一个勾魂扎过去————
  小妖精?
    熟悉的声音。她一楞,硬生生在半空止招,一个翻身轻巧落地,点尘不起。定睛看去,竟是安静!
    安静却显得很惊喜,上前欲拉她,边说,小妖精,你怎么不来识字了啊?我……
    她警觉的后退一步,喃喃说,敌人。
    安静一怔,笑容里第一次泛过一丝苦涩,对,敌人。
    你是敌人,她举起手中的龙鳞刺指向他,我要活,所以你就得死。
    可是……安静还欲说什么,她却已经扎过去了,他只好躲避,结果被他定在身后的一个魔族被她扫到,顿时血肉模糊,但她一点也不在乎反手又如影随行攻过去——
    安静是个高手,但他没有杀气,在战斗中没有杀气就已经输了一般。而她的杀气一向高过常人好几倍,所以两人拆了不到十招,她的龙鳞刺就利落地贯穿了他的胸膛——
    安静温热的血溅上她脸时,她心底突然涌出一种陌生的情绪,不,不止一种,是好多好多种……像是第一次醒过来,太多太多感情冲击着她层层防卫的心,叫嚣着要喷薄而出!
    原来有了人身还不算活,要有心——她的心活了,才算是完全活了。
    可是……
    小妖精,原来你已经这么厉害了……
    安静的血像是喷泉一样,将他一身白衣染成一片绝然鲜红,鲜艳得刺眼,可他居然还是笑着的。
    好可惜……以后不能再教你了,可是我还有最重要的三个字没有教,……早知道就早点告诉你了,我真不是一个好老师……
    看着安静倒在地上,她呆了半晌,居然也就地坐下去在他旁边,好像忘了她是在战场上,身边的叫嚣和杀戮像潮水一样在她耳中退去,全听不到了。
    她在等,她在等安静活过来,当然人死是不能复生,但是如果他有要活的执念,就像她当初那样,就会成为妖,那他的灵魂出来是她是能看见的。
    可是等了好久,直到安静的身体渐渐凉下去,直到身边的战斗结束,直到太阳落下又升起,直到夜露将她凝成一块化不开的冰……
    她终于缓缓明白过来,安静确实是死了。
    他没有食言,拥有过生命中最重要的,他会坦然接受死亡。
    可是她觉得,如果你亲手毁掉了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你会发现活着还不如死了。
    有眼泪从眼眶里涌出来,她粗鲁的一把抹去,力道之大在细腻的脸上划出一道红痕。但眼泪越来越多,越来越急,擦都来不及擦就一颗颗掉了下来。最后,她终于伏在安静身上哭起来,哭声不大,可她身边的空气仿佛都跟着碎成了一片片……
    ......安静,这你没有教我。
    安静,你确实不是一个好老师。
  后来,骨精灵没再参加过战斗,也没再杀过人,她最喜欢做的事,是跑到凤巢去拔凤凰的毛。
骨精灵在等。人死不能复生,所以只会轮回。
    骨精灵在等.也许哪一天,在茫茫红尘中,她会再碰到那个睫毛长长,一身书卷气的少年,对她说,小妖精,要不要我教你识字?
    这,是她的执念.
【四月论坛活动汇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