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814|回复: 2

狼桃CP文——《蓁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8 23:13: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CP人气战
服务器: 山西区雁门关
游戏ID: 为保证玩家隐私,此选项仅论坛管理员、超级版主可见。
作品封面:
男主角: 杀破狼
女主角: 桃夭夭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蓁蓁


(一)清风在侧,两小无猜

世有传说,东方有一净土,日月滋养,清风凝露,许是各路神仙路过的多了,不世竟自然孕育了珍奇仙灵无数,然而从来没有人找到过这个地方,这净土与世隔绝,虚无缥缈,人称幻梦净土。

幻梦净土有一幻梦村,村民世代生活在这里,安居乐业,好不快活。进村迎头一方红色酒幌,巨大无比,迎风招展,一飘逸“酒”字正当中,恣肆着竟要飞出来一般。酒家不大,独卖特色海棠醉,十里飘香,动人心魄,老板娘风情万种,一缕红发入鬓,媚眼如丝,媚骨天成,真真是比店里的美酒还要醉人几分。隔壁的老虎头和老巨头成天往这酒铺子跑,俩人都视对方为最具有竞争力的情敌,每天为了老板娘多跟谁言语了几句就吵得不可开交,仿佛下一秒就可以迎娶美人似的。自诩美少女的骨骨和潇潇喜欢结伴出门,哪里开了些颜色新奇的花哪里就有她们的身影:“这颜色染指甲还是染裙子好看?”“配我那件蓝底茉莉的儒褂怎么样?”“哎呀,这花蔓挂在房间里最可爱了!”……“哇……我是刚刚来这的紫藤花精,这里好可怕,妈妈我要回家……”

村南边聚居着天狼族人,他们忠诚勇敢,善良可靠。从村子存在的时候他们便生活在这土地上,习弓射箭,以守卫净土为己任。古道热长的老村长两缕白眉眼看要接了地,最喜欢拄着老拐杖在寨门口絮叨:我们是继承了天狼血脉的族人,我们要用鲜血捍卫信仰。族人们一边忙着手中的活计,一边笑盈盈的回应着:知道了我的村长!

要说村子里哪个最特别,当属村长家的儿子,阿狼。阿狼生得一副好样貌,俊义潇洒,天生神力,两簇银发斜上,一脉骁勇盈身,头束镶红宝金冠,手持太极流光弓,一双深蓝色眸子仿佛遗落人间的星辰,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冷峻。

阿狼有个秘密。

村东十里有片林子,花繁叶茂四季不衰。林中一捧清泉,横贯碧绿,不见始终。缘溪落英缤纷,及深去,溪水回旋处,一株桃树遗世独立。这桃树经年不衰,日日吐露芬芳,仿佛刚刚出浴的少女,在这幽深的密林里,孤独的站着。她站在那儿,婷婷如美玉,如珍宝,暗香涌动中绽放一树的娇俏芬芳,皎皎月光下,散落淡淡孤芳自赏的闲愁。

每当夜半,长月如钩,阿狼都会一人来这桃树下。

挂弓散发,席地而坐,一把旧琴轻抚,树上便轻轻落下个娇俏的女子。

“阿狼。”

“蓁蓁。”

互唤一声,再无他言。

许是弯月第一次映在清澈溪底的时候,两个孩童就互相熟悉了心性,一见如故,一眼万年,仿佛前世就谱写过轰轰烈烈的故事,遗落人间的星辰第一次闪耀了明眸的光辉,少年的心,被拨动了。望着少女天真可爱的脸庞,这一跃就是十六年。

琴声脉脉从指尖流出,散落的发丝随着清风撩拨着心意。女子一袭桃衣芳菲,旋足轻舞。

从此桃夭柳媚梦无眠,从此笑语嫣然动春风。

朗月下,清溪旁,桃花散落。


(二)偷心的书生

“哎呀呀,小生我从不做坏事,最是爱护花花草草,连咬我的蚊子都要喂饱,一心只想读书写字,为何今日遭此大难,竟要在这里把小命交待出去……呜呜呜……”

*白日的是哪个在哭,唧唧歪歪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蓁蓁向来喜欢日光浴,暖洋洋的正好眠。这日好不容易睡梦正酣,被这哼哼唧唧的哭声给扰了个正着。揉揉睡眼,带着起床气正要发作,咦,是个小哥哥?

原来水边搁浅了一叶小舟,船头趴着个书生模样的人。这书生一身白衣,棕黑头发,书生髻绑的极标准,整个人趴在船头正一抽一抽的抽泣。

蓁蓁好奇心顿起,嘻嘻,极少有人能到这密林深处,难得遇到个小哥哥,看我好好戏弄他一番。

“啪嗒”一声,一支桃花落下,砸在浅水里,溅起的水花正砸在书生头上。

“谁?是谁?是有人来救小生了么?”

“小生出门匆忙,未带银两,倘若得救一定奉上全部家当……”

“小生自幼饱读诗书,得救定不忘大恩,今生今世,生生世世一定……一定有小生能报答的地方……”

“小生是个好人啊……呜呜呜……谁来救救我……”

哈哈,真是个呆子,身无分文,百无一用也能说的这么好听!蓁蓁略一施法,旋身从桃树后走出来,一身质朴,面容遮纱,挽着个竹篮子,一副农家姑娘打扮。

“那边的公子是迷路了么?你且上得岸来,我有回家之法。”

啊!书生一听这话,顿时三步并作两步,从船头爬将下来,踩了两脚浅水,也顾不得湿了衣襟,狼狈的上得岸来。及到桃树下,并不抬头看蓁蓁,倒是双手抱拳先深深作了个揖,问了声“姑娘”。

蓁蓁正要笑这呆书生真是迂腐好玩,猛地发现,作揖的双手中竟然握着一抹粉色,仔细一看,不正是自己刚刚扔在水里的桃花么?!狼狈成这副模样,竟然还有心拾花?

“公子不必多礼,我有法达成你所愿,只有一问,逃命艰难,为何要拾这身外物呢?”

“桃花娇俏,小生不忍它白白陷于泥淖,落花若有意,流水无情岂不让人心伤。姑娘若能救得小生,小生帮这落花一把,也算是功德双全。”
好个多情公子,竟不忍心继续捉弄他,看在落花的份上,且随你去吧。心想着,蓁蓁从竹篮子里拿出一酒壶:“我这有一壶神仙佳酿,你只要尽饮完毕,流水有情自会送你回去。”

啊?!又要喝酒?!书生霎时面露一丝尴尬。

“怎么,公子有什么难言之隐么?”

“不瞒姑娘,小生来时便是多灌了几杯黄汤,在小舟上昏睡了过去,醒来就到了这鬼地方。况且黄梁高汤一入五脏六腑,小生恐又要手舞足蹈、胡言乱语,实在怕吓着姑娘。”

“噗哧”一声,蓁蓁没忍住笑了出来,不过假酒一壶,找个施法的幌子,唬一唬你罢了,如今倒又勾起贪玩之心,真想看看这手舞足蹈是怎么一番光景。

“那你喝是不喝?”

“喝……我喝……”

书生喝了几口酒,竟迅速显出醉态来,把桃花往发髻上一插,手舞足蹈,竟对着桃树开始吟诗高歌了起来!从之乎者也到民间小调,也不知道哪些是经典,哪些是杜撰,竟一副风流公子做派,把一树娇粉比喻少女,只把一旁的蓁蓁逗得咯咯直笑……

这天夜里,月上吴钩,阿狼照常穿过密林,远远望见蓁蓁早已坐在桃树下,半身斜倚,安静的望着明月。

“蓁蓁。”

“阿狼,我今天遇到个有趣的人……”

“?”

“他说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他说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

“阿狼,你说……他是不是喜欢我啊?”

阿狼望着蓁蓁的侧脸,那轻轻扬起的脸庞上悄悄开着一朵少女羞涩的桃花,月光如水,映在清澈的眼眸里,是满溢的温柔。

蓁蓁啊,蓁蓁……


(三)危险比心动来得更猛烈

“小二,来两个小菜,一壶清茶。”

“来嘞~~~”

长安城,来福客栈大堂,一书生进店正准备歇歇脚,吃点东西,随手把一朵桃花放在桌上,拿起面前的茶杯一饮而尽。落杯正要抓筷子,突然发现方桌边不知什么时候坐了个人,吓得书生小心肝一颤。

“兄弟不要害怕,我是长安的商人,大名无偃祖,今日在店中吃酒正见小兄弟进来,相貌可亲,气度不凡,想必你我有缘呐。”

“你我第一次相见,怎的有缘?”

“看小兄弟这气质,一定是个满腹经纶,真才实学的大才子,我祖上也曾科举及第,家门也是书香世家,我平生有个愿望,希望能结识一位真正的文豪大家,刚才正向天**,就是你从门口走了进来。上天垂怜,终于让我找到了你。这是我贴身玉佩,愿赠予兄弟当作信物,从此结义。”

“哦,哦……”书生听的发懵,被夸的飘飘然早没了主意,“我并没有带什么贵重物件可以与兄台交换。”

“哎?!金银之物太俗,不如把这支桃花送给我,岂不大雅。不瞒兄弟,我偶尔做些花草生意,花花草草最合我心意。”

“既然如此,多谢无兄。”

“你我既为兄弟,定要知无不言。我见兄弟略有疲态,是不是经历了些什么,可曾到过什么地方?”

“无兄真是好聪明,我昨天做了个梦,也不像是梦,这桃花就是从梦里带出来的!”

“哦?有这等奇妙的事,你一定要细细给我讲一讲。小二,上一桌上好的酒菜,我今天要与我兄弟好好畅谈一番。”

就这样书生把如何到了密林,如何获得桃花,见了什么人说了什么话,如此如此这般这般,细细得讲给了无大哥。

哼哼,真是个穷呆子。

原来这无偃祖是长安第一奸商,熟识各路绝珍秘宝,擅用机巧,黑市白市皆有势力,他看上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少说长了一万个心眼。他哪是看上了什么真风雅,从书生进门的那一刻起,他的目光就没离开过那朵桃花,一眼他就识得珍宝,知道这桃花不凡,长桃花的地方更是藏宝圣地。只是心有不确定,研究了一辈子,梦想了一辈子的地方,果真就这样出现了?

当天夜里,他就迫不及待的踏**沃谩V皇钦饴猛静笤幼庞⒎⒆乓凰克课O盏奈兜馈


(四)行走江湖怎能没有宝贝

果然如呆书生所说,在弦月挂半空的时候醉倒在极东渡口的小舟上,随波飘荡。潮汐变换渐渐改变了水流,小舟飘飘荡荡,恍惚在黑暗里过了很久,迷迷糊糊穿过一道极窄的光,月色突然明朗了起来,不久就到达了桃树旁!

无偃祖兴奋的几乎要喊出声来,他穷极一生寻找这片土地,研究了各种文字记载、流言传说,搜寻着一切可能的蛛丝马迹,就是为了寻找传说中的这片土地——幻梦净土!

他迫不及待的从怀里掏出些什么,突然一声喝止。

“什么人?!”

吓得无偃祖险些丢了手里的东西,稳了下心神,看到桃树下站了个少女,衣着华丽,面容娇俏,好不可爱。莫非……是那个姑娘?

“哦,我是来送信的,我家少爷前几天来过此地,回去后突发恶疾,迷糊中嘱咐我一定要来这里找一位姑娘,将心意交付手上。”

什么?呆书生病了?!一听这话,蓁蓁霎时丢了魂魄一般。

“信在哪里,快给我。”急得蓁蓁上前两步,担忧和心疼写满脸上。

“信在盒子里,姑娘请自取。”说着,无偃祖将先前拿在手里的东西向前伸去,这才看清,原来这是一只黑色的正方盒子,只有拳头大小,全身无光,分不清正反。

蓁蓁探出手去,“咔嗒”一声,盒子应声打开,一瞬间一道诡异的红光突然射出,还没来得及反应,蓁蓁竟被吸进了盒子里!

哈哈哈哈,这是我花费毕生心血设计的机巧魔盒,容万物,藏万珍,恶灵祭祀,鲜血烹煮,千军万马,无往不利!行走江湖,怎么能没有几样宝贝傍身!管你是桃花仙子也罢,地精树神也好,收进了我的盒子里,就是一棵永葆青春的摇钱树!哈哈哈哈!

首战告捷,无偃祖更是心高气傲,翻转魔盒,竟又一次打开了盖子!

这一次,从黑色的盒子里密密麻麻爬出许多机巧傀儡!傀儡落地变大,见风便长,竟是比真人还要高大一头的人形机巧!这些机巧傀儡闪着黑色诡谲的光穿梭在密林里,密密的往前行进,渐渐的,有些竟出了林子,发现了幻梦村!

哈哈哈哈,我朝思夜想的宝贝村,终于是我的了!


(五)大危机!

大危机!傀儡集结!

大危机!天狼集结!

村东边,训练有素的天狼人集结两排,排兵布阵,箭满弓弦,早已布下了严密的防御阵。

原来这日阿狼正要前往密林,没走几步听见悉悉索索,隐蔽中定睛一看,傀儡侵犯,危机刻不容缓!阿狼立马回身通知村长聚集族人,老幼妇孺同村民撤退,精壮战士早已拿起武器,在傀儡来犯方向布下天罗地网。

从来不曾被侵犯的土地上,每一次不怀好意的靠近都是大危机!

人形傀儡在密林外不断集结,黑色诡谲的光连成一片,仿佛一张恐怖的大网,张牙舞爪的向村子逼近。及到天狼阵前停下,两军相对,傀儡剑拔弩张,仿佛张开了血盆大口,要把抵抗者一口吞下。

“劝你们放下武器,我只取我所需,得到我想要的,一定不会伤你们分毫。”无偃祖走上前来,在黑暗军团中向天狼人喊话。

“这里没有你想要的东西,刀剑无眼,从哪里来回哪里去!”老村长拄着拐杖站在阵首,铿锵有力,雄风不减。

“不要急着拒绝嘛,我研究了一辈子这个地方,知道这里有个秘密,这秘密对你们无用,却可以让凡人永生。只要你们把秘密告诉我,我有秘宝珍奇无数,可以随便挑选!”原来是有目的的!商人本性又起,欲壑实在难填。

“还是那句话,这里没有你想要的东西,速速离去!”

“老东西,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商人和气立马散去,巧取不成,即刻豪夺!

“上!”一声令下,机巧傀儡如洪水猛兽,挣扎肆虐着冲向天狼军。

“预备,放!”天狼军毫不示弱,随着村长指挥,万箭齐发,利箭划破长空,直达人形傀儡要害!直取性命!

傀儡哪有性命?!

只见利箭扑簌簌撞击到傀儡身上,人形傀儡只一停顿,吱扭扭的就又动了起来,比先前更要迅猛几分,仿佛地狱爬出的恶鬼!

“哈哈哈,这些机巧傀儡乃是我焚祭恶灵所成,只听从我的命令,生生不息,不死不灭。再给你们一次机会,交出秘密!”

“上血箭!预备,放!”又是一声令下,天狼人刺破皮肤,用沾染着天狼鲜血的血箭,射向敌人!

成功了!血箭带着天狼的诅咒,刺破机巧傀儡的外壳,人形傀儡停了下来!

又是一阵箭雨,渐渐的,黑色军团全都静止了下来!

“带着你的脏东西快点离开!”太极流光长箭满弓,直直对着目瞪口呆的商人。

战场形势急转,商人一时呆滞,待反应过来,只见对方阵前一少年拉满长弓,锋利的箭口正对着自己。“哼,是你们逼我的!本想套出秘密,顺道收了村子,既然你们不肯说,就别怪我无情!我得不到的东西谁也别想得到!”

商人双眼通红,第三次打开了魔盒!

轰隆隆,盒子里滚出了暝色业火,迅速燃遍了战场,四散开去。刚才停下的人形机巧傀儡,浑身燃烧起暝色火焰,竟发出恶鬼般痛苦的嘶吼声,疯狂动了起来!

“嗖”的一声,太极流光长箭破空,直逼疯狂的商人。

“啪!”一只燃烧着的手打掉了箭矢!阿狼射出的血箭,太极流光的满弓,竟然被商人近旁的一只冥火傀儡用单手轻易的打掉了!

业火四起,幻梦村陷入大危机!


(六)爱人是一名战士最无助的软肋

燃烧着的傀儡疯狂冲击着天狼人的阵地,一片冥火中,防御阵形已乱。

“我们是继承了天狼血脉的族人,我们要用鲜血捍卫信仰!”

老村长长眉已断,身负重伤仍然拄着拐杖指挥着族人奋力抗击。利箭已经不能刺破敌人的喉咙,那就紧握手中的长弓,捍卫战者的尊严!宁可热血流尽,决不后退一步,誓死捍卫我们的土地,誓死捍卫我们的家园!

天狼人手持长弓,与人形傀儡展开了一场极其壮烈的近身肉搏!

阿狼手持太极流光,杀将到商人身旁,与两只冥火傀儡艰难的缠斗着。

“不好了!村民被发现了!”一声求救!

原来早有疯狂的傀儡从侧面冲进村子。整个幻梦净土都在燃烧,一片焦土之中哪有藏身之所?!

“你到底想要什么?!”阿狼怒极,朝商人嘶吼着。

“我说过,我只要长生的秘密。”

“这里没有你要的秘密!”

“还是不肯说么?”

正在这时,东方天空大亮。密林深处一大束亮光直冲天际,登时照亮了大半个净土,只一瞬,这亮光仿佛燃尽了生命一般迅速暗淡下去,东方,一片火海。

“蓁蓁?!”阿狼急火攻心,惊骇得要死了过去。

只这一瞬间的震骇,“咔!”,冥火傀儡阴风突起,太极流光在空中划了一道光弧,飞了出去!随着飞出去的,还有持弓的左臂!

阿狼断臂!

顾不得身体疼痛,顾不上战场紧张,就算四肢都断去又如何,蓁蓁是否安全?!

无偃祖看着这一切,一抹奸笑爬上嘴角。

爱人,是一名战士最无助的软肋。

停下两只护身傀儡的动作,手里摩挲着魔盒,商人开口道:“你说的,可是这个姑娘?”

一道红光闪过,商人脚下出现了一个姑娘,她十分虚弱,爬将着,努力的抬起头来。

“蓁蓁?!”阿狼又惊又喜。

“阿狼!”看到阿狼,蓁蓁十分高兴,转瞬目光移到左臂,惊异难过的几乎说不出话来,“阿狼……你……你的……你的胳膊……”

“放了蓁蓁!”阿狼迅速理清形势,蓝色眸子重燃怒火。

“不要激动,不如我们来做个交易,只要你告诉我长生的秘密,我就放了她。”

“又是长生!又是秘密!说了多少遍这里从来没有听说过你要的秘密!你若只是拿虚无飘渺当作借口,不如现在决一死战!”

长弓跌落,爱人被擒,断臂处尚且淌着鲜血,周围三千业火肆虐,机巧傀儡横行,族人血染杀场!不远处的村子里哭喊声、嚎叫声此起彼伏,目及之处一片狼藉!敌人一再挑衅,覆巢之下焉有完卵,阿狼竟有宁为玉碎之势!

“你不肯说,自然有人会说,既然这么想死,就送你一程好了!”商人气急败坏,指挥近旁人形机巧傀儡要把阿狼撕碎!

“慢着!我有你要的秘密!”是蓁蓁。

商人大喜!

“早知道你守着秘密,我何必费这大功夫,现在也不晚,小姑娘,快把秘密告诉我。”

“放了他,放了村民。”

“好好好,只要你告诉我,什么都好说。”商人手轻轻一挥,机巧傀儡马上安静了下来。

蓁蓁望着阿狼,深蓝色的眸子还是一样深邃,里面的星辰大海,从来都只为自己讲故事。


(七)在每一个如水的月夜,忘记我

“我就是你要的秘密。”

很久以前,天上桃园盛会,仙人饮醉,一颗仙桃桃核不慎掉落,正落入这净土密林。仙家桃树本不能在桃园以外的地方生长,只是这幻梦净土本就极具灵性,天地滋养,慢慢的竟发芽了出来。不知道过了多久,这嫩芽静静的生长,静静的抽枝散叶,长成一树碧绿,始终不曾开花。
    在一个月色清朗,弦月如钩的夜晚,一朵飘渺的仙云仿佛不经意的路过,飘忽的声音直达心底:“既是仙家之物,早日了结了孽缘也好快些回去……”说着,一滴杨枝甘露从天而降,正落在桃树脚下的土地上。

只一夜,满树桃花,一树妆成。

“你所求长生之法,正是当日仙露妙法,只有我可以成全你。”

“哈哈哈哈,好好好,你快些施法!”商人喜不自禁。

“仙家法术高深,成功有两个条件。”

“什么条件?快说快说。”

“一是仙露珍贵,此生,我只能施法一次。”

“好说好说,只我一人,一次足矣。第二个条件是什么?”商人搓着双手,眼里闪着唾手可得的贪婪之光。

“燃尽芳华,需得施法之人自愿。”

“我答应你保全其他人性命,你可自愿?”说着商人掏出魔盒,咒语轻念,一瞬间,燃烧的业火、待命的傀儡竟全都收进了这一方小小盒子里。

“我……”

“蓁蓁!”阿狼眼见蓁蓁要舍弃自己的生命,惊得一声怒喝。

蓁蓁抬头冲着阿狼莞尔一笑,千言万语只这一眼。

“我……不愿意!”笑容仍在。

商人期待的眼神从极度的兴奋立刻黯淡下去,紧接着是惊讶、是愤怒!然而来不及做出任何动作,蓁蓁已然浑身燃烧了起来!

蓁蓁在施法杨枝甘露!

我爱这片土地,我爱这里的过往。草长莺飞,落花流水,每一段过往都是极珍贵的回忆。总有人离开,总有人归来,幻梦净土见证了我的成长,记录了我每一次的心动。春风起时花会开,我愿意,用我的生命换这一方净土繁荣永生!

别了阿狼,别了幻梦,忘了我,在每一个如水的月夜……

“蓁蓁!……”始终不曾吐露心声的阿狼,亲眼看着心爱的姑娘从眼前消失,终于支撑不住,痛苦的昏了过去。

……

及醒时,一切都是往常的样子。繁花玉树,村落安详。

后来发生了什么?听村长说,蓁蓁自尽后,幻梦净土瞬时重新焕发了生机,大地返青,万物生长,密林重生,村落恢复,一切又重回了原来的模样。永生之地不允许恶灵的存在,那无偃祖竟然怀抱着魔盒在日光下生生化成了灰烬。

只是密林深处,再也没有了那一树桃花。

长夜漫漫,月凉如水,在每个约定的夜晚,阿狼都会一个人进入密林。

溪水回环处,朗月如钩,清风在侧,轻声笑语犹在耳畔,心意仍在,只是少了只胳膊,再也不能为你抚琴了……


完。



补充内容 (2018-5-28 23:14):
为什么?!每次排版都让人心碎?!就不能预览和修改么?!
【四月论坛活动汇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9 00:03:50 | 显示全部楼层
麻烦版主把这帖子删除,已经修改格式,重新发文。感谢。感恩。
山东1区临江仙8月7日火爆开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 17:22:58 | 显示全部楼层
可以有,老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