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214|回复: 20

剑骨CP《若不是回头多看你一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8 10:16: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CP人气战
服务器: 少林寺
游戏ID: 为保证玩家隐私,此选项仅论坛管理员、超级版主可见。
作品封面:
男主角: 剑侠客
女主角: 骨精灵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这镯子,是姑娘的?”
        我捡起掉在地上的翡玉镯,用袖子将灰尘擦拭干净,心想,幸好它没有摔坏。这是一只做工精致的翡翠玉镯,透亮的看不到一点杂质。
        眼前的这个姑娘回头看了我一眼,又看了一眼这个镯子,点了点头,面带羞容。我将镯子递给了她,她伸手来接,白皙如雪的肌肤,修长的手指,这么一双完美无瑕的手,我心头一动,不禁抬起头望着她。
        果然,短发如墨,玉兰花一样的面容,如烟的眉,微抿的唇,翠绿色的双眸澄澈的如同这对玉镯一般,一身雪白衣裙,活脱脱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若非额间的骷髅印记和背后的幽灵翼,谁能想到她会是一个由白骨幻化出来的魔族女子。
        她接过玉镯,眼眸凝视着它,我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她的身上,片刻,她的目光移向了我,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慌忙拱手:“既然镯子是姑娘的,便物归原主。如果没有别的事,在下便告辞了。”说完便转身要走。
        “公子……”
        清脆如鸣佩环的声音响起,本来踏出的脚步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偏头又看了她一眼。
“姑娘可还有事?”
        那姑娘将镯子收起,开口要说什么,但是却迟迟没有说出来,半晌,才慢吞吞的吐出了两个字:“多谢……”
        我顿时觉得一阵好笑,转身笑着看她:“姑娘想说的就是这个?”
        她红着脸,“我……我……”脸上的红晕如天边晚霞,美的都有些刺眼了。我淡淡道:“举手之劳,不足挂齿,姑娘请回吧。”
        刚准备回头,有听到那姑娘清脆的嗓音:“不知……公子贵姓?”
        我险些笑出声来,“姑娘是想问这个?”
        她没有说话,只是害羞的点了点头。我转过身,淡淡道:“免贵,姓元。”说完便没再回头,径直走出盘丝岭。

        依旧是一趟花十娘的镖银,慢吞吞的上了山。但是在那棵桃树下,我又一次停下了脚步。
时值三月,桃花盛开,清风拂来,花瓣随风纷纷飘落。师父程咬金曾与我讲过一个很荒诞的故事,说是有一个女孩在一个人的葬礼上见到了一个帅哥,为了再见到这个帅哥,她三天两头地去参加别人葬礼。
        故事虽然可笑至极,但是意义是很明确的,一个人若是想见到另一个人,就会不停的去重复原来的环境,他希望以此来重复他们之前的相遇,这是人之常情,对任何人都有用。
可是这明显是不可能的事情,能够完全重复之前的场景,恐怕只可能是她再一次把手镯掉到地上了。“元珏,你也有这么天真的一面吗?”我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休息了片刻,便再次动身。
        “咔~”脚下突然发出的一声脆响,把我从白日梦里面拉了回来。我低头一看,脑子里顿时嗡的一声,一片空白。
那是和她眼眸一样的翠绿色,光泽温润,澄澈透明,只是唯一不同的是这只玉镯已经裂成了两半……应该是被我一脚踩坏的。
        “糟了!”我赶紧捡起地上的镯子,心里暗骂命运给我开的玩笑有点过火了。愣愣的望着镯子,心里不禁一阵酸楚,这样的镯子,还怎么有脸还给她,而这样的一只做工精美的镯子,怕是一个十分咋舌的价钱。
        “元公子,你也在这啊。”
        熟悉的清脆声音再次想起,吓得我赶紧将那裂成两半的镯子藏在衣袖之中,回过头来,熟悉的身影,熟悉的脸庞,而这一次她不再是第一次相见时的害羞矜持,取而代之的是见到老朋友一般的落落大方。“没想到又在这里遇见你了,真巧。”
        “是……是啊,好巧。”我的眼睛飘忽着,如果这会给我一面铜镜,我应该能看到我脸上就差写上“尴尬”两个字了。
        “你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她一脸不解的望着我。我心里一阵发毛,把那只镯子藏在袖子的最深处,“没什么,没什么,我走镖呢,恰好走到此地,哈哈。”看到她没有反应,我找个机会溜走,“姑娘是来赏花的吗?在下还有事,先告辞了。”
        “先别走啊,我刚从师父那学的法术,你陪我练练吧,反正你的东西是送到我师伯那里,也不急这一时嘛。”姑娘看了看镖银上贴的纸,又转过头笑着说。
        我着实感觉袖里像是揣了一只不安分的老鼠,随时都有可能咬我一口,心想我怎么就穿了一件长袍出来,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姑娘,这确实不行,这一票已经耽搁时日了,待改日再陪姑娘……”话没说完赶紧伸手去拿镖银。
        可恰好她转了个身,我扑了个空,袖里的镯子都差点掉了出来。“那这样吧,咱们一起把这个送过去吧,送完了你陪我练练功。你会武功的吧,山高路远的强盗很多,不会武功也走不到这吧。”说完她便抱着镖银往盘丝洞走去。
         元珏啊元珏,你这是造的什么孽啊!我默默地将那个破镯子放到随身携带的锦囊里,心想,这么个贵重物品,她要是问起我了怎么办。抬头仰望天空,夕阳将整座盘丝岭染的通红,而她抱着镖银踱步的背影,是三界内最美的风景。

        要说和女孩子相处是什么样的,我只想说,如果你能忍耐两个时辰近乎耳鸣一样的叽叽喳喳,我敢肯定,你一定会喜欢和女孩子在一起。
        因为,紫儿实在是太吵了,她似乎有说不完的话。
        紫儿是她让我叫的昵称,我当然是无所谓的,毕竟我也只告诉她我姓元,没告诉她我叫元珏,所以她一直叫我元公子。
        以下就是她震到我头晕的几个反反复复的句子。
        “元公子,你在的大唐官府是不是男的比较多啊?”
        “元公子,我听说你们平常都是结伴出行的,是这样的吗?”
        “元公子,我听说你们有的时候很歧视一些门派的人,是不是这样的啊?那我会不会也被歧视啊……”
        “元公子,我听人说你经常领着大家去冒险,以后能不能带上我啊?”
        我手一抖,一口血从喉咙喷出。对我而言,我知道怎么回事,大唐官府的一招横扫千军对自己身体有一定的损伤,如果中间分神,必然会导致吐血。
        但她一个小姑娘肯定是没见过这种情况,见此情形,吓得都差点哭出来了,慌忙丢了胭脂,扶我坐好,帮我运气。好在是刚才过招的时候并没有动用全部的力量,对身体损伤并不是很大。
        “我说,你平常练功都是这样叽叽喳喳的吗?”待缓过劲以后,我揉了揉额头,斜眼看着她,“也不怕走火入魔?”
         她脸红了一阵,别过头,“不是啊,我师父不怎么让我下山,外面的世界也不太清楚嘛,顶多就是几个师姐带我去玩玩而已……”
         我一阵好笑,抬手撑着额头,“所以?”
         “所以你能不能带我出去?”
        她转身的速度吓了我一跳,眼里放光满是期待,可没一会却又低下了头,“可我听说外面很危险……”
        “也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坏。”我扔掉手里把玩着的一根狗尾草,“你要是想去,我可以带你去。”
        她猛的抬头:“真的?”
        “你能不能不要用这种表情看我?”我好笑的看着她,“让我感觉你会把我吃掉。”
        看到他的眼睛瞪得好大,半晌,扭过头去,伸手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我的手臂,我望着她,月亮自山顶升起,干净的光芒洒在她的身上,如同一棵玉兰树,开出大朵大朵的纯洁的花。

        “醒醒。”
        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伸手揉了揉,再揉了揉。
        我蹲下来看着她,不禁笑出声来:“别揉了,眼睛进灰了?”伸出手来,宽大的衣袖落在了她的身旁,“来,我们抓紧时间离开这儿。”
        她眯着眼睛看我,目光打量了我全身,我好奇的也跟着打量了一圈,“怎么了?”
        她将手递过来,问:“去哪?”
        我顺势一把把她拉起来,“你不是想去见识见识外面的世界吗?现在刚好有这么个机会,我们偷偷的去,不让你师父和师伯发现。”
        她理了理裙子,半晌,茫然道:“总归要给她们打声招呼的呀,就这么走了,恐怕……”
        “放心,有什么事我担着。”能出什么事,都是成年人了。
        “但是,我这么跟你走,算不算私奔啊?”
        “……”

        其实当带她出了盘丝岭不久,我就后悔带她出来了。
        因为我发现,我所过得日子处处充满了危险,无论是平常的走镖,还是和兄弟们一起冒险,都有着潜在的危机。而这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她真的能顶住这样的危险吗?
        突然有一种恐惧感袭上心头,明明是平常司空见惯的战斗,却总是不由自主的紧张。这让我感觉到很奇怪。可每当越是见过的场面,我就越觉得害怕。不少和我并肩作战的人都觉得我不是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元珏了。连紫儿也有所察觉。
        “最近总是忧心忡忡的,怎么了?”
        我猛然被紫儿得这一句话惊醒,看着紫儿天真的表情,赶紧岔开话题:“没什么,没什么,这么晚了还不睡吗?”
        “睡不着,来陪陪你啊,你不是也没睡嘛。”紫儿笑着坐在我的身边。天上繁星璀璨,天边的月牙洒下温润的白光。眼前这个姑娘,有着如花似玉的容貌,眉眼弯弯不谙世事的样子,我想,是需要我用一生来守护的。
        “你一直有件事瞒着我,对吗?”
        她这一句话,把我的冷汗都吓了出来,真的是有许多事瞒着她,可这些事,根本没一件事可以一本正经的说给她听的,尤其是其中一件事,一件特别重要的事。可是她问到了,我就根本没法去拒绝,只能祈祷她不会问到这件事吧。
        我沉默了一会,没有去看她,说:“你想问什么?”
        她跑到我面前,问:“你们真的很歧视魔族人吗?”
        我松了口气,原来是这件事,还好。
        之前她也问过我同样的问题,但是这种事是没有办法三言两语就能讲的清楚的,因为这件事关系到的是个人,而不是种族。
前两天我也遇到过盘丝岭的姑娘,她就抱怨现在人与人之间的歧视太严重,我不置可否,因为扪心自问,有时候我也确实歧视过很多人。
        我望着她:“你很在意这件事吗。”
        她点了点头。
        我淡淡道:“其实只要一个人足够强大,是完全可以赢得别人的尊重的。事在人为,只要自己足够强大,或是有自己一技之长,要别人记住自己,其实很容易。”
        微风拂过,有几片花瓣落下,我把手放在她的肩头,“歧视只不过是人心的一种变化罢了,你完全不必在意这些。”
        她却低下了头:“那你会不会歧视我?我很弱,帮不上太多忙,还总是添乱……”
        突然觉得有一阵心疼,眼前这个姑娘,单纯,善良,心思细腻,凡事都是小心翼翼,怎么可能有人忍心伤害这样一颗干净的心?“不会,我发誓。”

        一路急行,翻过寂寂高山,渡过汤汤大河,穿过孤岭荒村,终于来到长安城下。
        我把紫儿安顿在长安城最大的酒店,事实上我完全可以让她住在我的宅院内,但是一个未出阁的姑娘这么随便的和一个男人住在一块,这显然是一件有悖人伦的事。
        一切安顿好,我起身准备离开,被她一把揪住衣袖:“你要去哪?”我笑了笑,回过头来,“我只是出去办点事,晚些回来陪你。”声音是我从来没有过的温柔。
        其实我能有什么事,若不是那个玉镯,我完全可以带她去别的地方,干嘛非得一辈子老死在长安城?回家取银票的时候我想,要不要给她买点别的?思索半刻,我还是多取了五十两,打算给她买一副耳坠。——你们别以为五十两银子不算什么,我任骠骑将军的时候,一个月的俸禄也不过十两银子,五十两可是我攒了好久才攒出来的。
        打定主意,我直奔长安城最大的古玩玉石街安定坊。
        这条街上的商人都是极精明的人,一眼就认出来我是元珏,几乎每个商人都恨不得把我拽进他们店里。
        “哟,这不是元将军吗?”
        “稀客稀客,元公子打算买点啥啊?是买字画还是买文玩?”
        “元将军,来小店里瞅瞅吧。小店这新进了一批玉石,您赏个脸来小店瞧瞧?”
        我着实对这些东西完全不感兴趣,与其是花钱买一堆只能用来看的东西,还不如把钱花在有用的地方。不过听这个掌柜的说新到了一些玉石器物,我还是跟他进来了。
        可惜的是他所进的这些东西并没有我想要的那样的玉镯,那种晶莹剔透,犹如一潭绿水的澄澈空灵。我失望的叹了口气,起身准备往外走。
        但是就在我转身的一瞬间,我却真的被一团绿色吸引住了。不错,澄澈如水,通体碧绿,似有皎洁月光包裹在其表面,看不到一点打磨的痕迹,浑然天成的一副玉镯。与此同时,和它颜色和光泽一样的一对蝴蝶耳饰也吸引了我的注意。赶紧又瞄了一下标价的牌子,镯子一百五十两,耳坠一百五十两,这么说我多取五十两简直是多此一举。
        我拿起这玉镯和耳饰,凝视了很久,掌柜的看出我的心思,笑脸相迎:“元将军是喜欢这个?”
        我没有回答。
         “哈哈,我就知道元将军的眼光绝对不会差,看不上那些伪劣产品。这对玉镯和耳坠是小店的镇店之宝,看在元将军的面子上,这些东西您给个一百五十两,小的就能让您拿走。”
        我一怔,指着标价的牌子问:“不是三百两吗?”
        “这可是看在您将军大人的面子上,要换别人,我可是一个子都不会少要的。”
        我握着取出来的三百五十两银票,义正言辞的说:“不行,元某从不占人便宜,这东西既然值三百两,我是一个铜板都不会少的。免得别人说闲话,说骠骑将军买东西还占掌柜的的便宜,元某丢不起这人!”说完,我一把将三百两银票放在他的桌子上,拿起玉镯和耳坠就走。
        “哎!将军!让小的给您装起来啊!”
        “不必!”我头也不回的往外走。

        我拿出那个已经破损的玉镯,和这个比了比,大小一致,光泽和水头都极为吻合,心里不禁一阵狂喜,想我今天真是撞到了好运。我就这么沉浸在这如获至宝的喜悦之中,全然没有察觉危机即将来临。
        我一边往长安酒店走一边想,我要如何去说这件事呢,那个镯子是我不小心踩坏的,可是怎么说都觉得多一分羞愧,毕竟是自己有错在先。我就这样纠结了一路,但直到走到了她的房门前也没拿定主意。
        伸手敲门,“哒哒哒。”
        没有动静。
        我心里疑惑,现在才戌时,太阳刚落山不久,她这么早就睡了?
        再次敲门,“哒哒哒。”
        还是没有动静。
        难道出什么事了?
        第三次敲门,“哒哒哒。”
        依旧是没有动静。
        一种不安的感觉悄悄爬上心头,我直接用手一推。
        门没锁,屋里也没人。
        蜡烛快要燃尽,但没有熄灭,烛火很暗。桌上好像摆了张纸,我借着微弱的烛光读出纸上的字:
        “想见她,来战神山吧!”
         这是锦雀的字!
         锦雀是我的手下,对我爱慕已久,当然为了掩人耳目,有的时候我确实在外人面前保持着暧昧关系。但自始至终我只是将她当成我的手下,并且一直不断的重申这个事实,她因此怀恨在心。这次她把紫儿绑走,多半是她嫉妒紫儿能一直陪在我身边吧。
        想到这,我真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锦雀虽身为女儿身,但是武艺高强心狠手毒,而紫儿学的封印之术,对于女人好不好用我就不知道了。
        早知如此,我就直接让她住在我家里,至少不会出现这样的危险。可现在不是后悔的时候,我转身往战神山跑去。

        耳边响起阵阵炸雷,瓢泼的夜雨倾泻而下,而随着肌肤触碰到的寒意每多一分,心里便多一分恐慌。
        雨下的这么大,紫儿现在怎么样,有没有受伤,锦雀会不会把她……可是每想到一个问题,心里就像捅进一把刀子,钻心的剧痛。
        伴随着恐惧而来的便是怒火。锦雀,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若是紫儿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元珏定将你碎尸万段!
        “紫儿!紫儿!”我拼命的喊着她的名字,可是这样做完全是徒劳。无底的黑暗和无尽的恐怖笼罩在我的四周,如同一张细密的黑网,勒的我喘不上气来。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痛苦一直在心中滋长,一寸一寸的侵蚀着我的理智。
        “元公子,你在哪里,我好害怕……”
         是紫儿!听到这一阵哭腔,我的心都快从喉咙里蹦了出来,可是寻声望去,却又是黑暗。紫儿心里很害怕,却不知道我比她更害怕一万倍。
         内疚与恐怖,害怕与愤怒交织在一起,侵蚀着我的理智。我现在终于明白,当初多回眸看了她一眼,是对她的选择。事到如今我已别无选择,这已经成了注定的事,不管她武艺如何,我都必须成为她的保护伞,为她遮住冰冷的风雨,为她挡住伤害她的刀剑,她的健康平安,需要我拼死守护。

        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找到了紫儿,可我拨开雨帘,看到的却是不远处的一头噬天虎已经做好猎食的姿态,鬼火一般的绿瞳直勾勾地盯着她,血腥的舌头不断舔舐着牙齿。可她瘫坐在泥泞之中,真的是失去了全部的力气,连举起武器反抗的力气都没有。看着她绝望地闭上双眼等死,脑中的那根弦立刻蹦的要断裂一样的紧,瓢泼的落雨如同千万把尖刀,直直刺入心窝。难以言说的剧痛,失去理智的怒火,求不可得的绝望,见到后果的自责,此刻如同火山爆发一般喷涌而出。我举起倚天剑,发了疯似地冲向那头老虎,将我心头的恐惧和愤怒全部倾泻在它的身上,发誓不让你命丧此地我就不姓元!
        长剑一瞬间刺中噬天虎的脖颈,一片血雾喷涌而出,可我心头的怒火并没有因此平息,举起长剑发疯一样地连砍数剑,又斩下这畜生的头颅,怒气才慢慢的消退下去。拿剑的手都在颤抖,更大的愧疚和自责袭上心头。我踉跄着走到她的面前。
        “紫儿……”
        颤抖的都不想是我自己的声音,眼见她笃地睁眼,怔怔的望着我。我丢下了剑,跪在地上,一把将她拥入怀中,余光看到她的左肩一道很深的伤痕,有鲜血缓缓流出。
        “对不起……”
        对不起,我不该把你一个人丢下,我不该来得这么晚,我不该……
        “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元珏,你真狠心!你怎么忍心让她一个人待在酒店!你忍心看着她陷入这么大的危险!你怎么忍心看着她受伤!
        我默默地帮她擦拭她眼下的雨水和泪痕,半晌,我的脸贴上她的额头,默默地流出眼泪,“对不起……”
        将她打横抱起,我尽可能的用一种让人有安全感的语气问她:“不知道你哪里还有伤,痛要讲给我听。”
        她没有说话,这个小姑娘,天真善良的背后,竟然如此隐忍坚强。可她越是坚强,我却越是自责。
        我没有带她回到客栈,我抱着她径直走进将军府。我不会再让她一个人待着,我错了一次,绝不能再错第二次。府内的护院焦急地守在府门口,见到我安然无恙的回来,都松了口气。
        “守好府门,一只苍蝇也不要飞进来!”
        怀里的紫儿拽了一下我的衣袖,我一惊,低头道:“伤口疼?”
        黑暗里看不到她的表情,只是听到她柔弱的声音:“不疼。”
        我把紫儿安顿在厢房内,借着烛光检查了一下身上的伤,发现除了左肩的刺伤以外,她的右臂像是已经骨折了。可更令我吃惊的是,接骨过程中,她竟然连哼都没有哼一声。
        “你不疼?”
        她摇了摇头。但是我很清楚,接骨如刮骨,那种剧痛就连军营里的将士都未必能忍受得住,怎么可能不疼?我的口气不禁变得焦急起来:“谁教你的?这么疼还要忍着?”
        她没有说话,却一直在咬着牙,牙齿咯吱咯吱的响。我知道她一直在忍着疼,可我不想让她忍着。
        我把她拥入怀中,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声音却竭力保持镇定:“你是不是还在怪我?怪我没有保护好你,你就拿这个让我心疼,以此来惩罚我?”终于忍不住流下泪来,声音却是稳的,“我喜欢你,我不会再允许任何人伤害你。你能原谅我吗?”
        烛火微暗,她终于抽噎了起来:“元公子……”
        “别再这么叫我了。”我看着她,用手拭去她眼角的泪水,“就叫我元珏吧。或者,你也可以叫我珏儿。”
        她靠在我的肩头,竭力的止住哭泣,说出了她心里藏了好久的话,也是我最希望听到的话。
        “我等你这句话……等了好久……”

         伤筋动骨一百天,这三个月我一直没有离开将军府,就连师父有事叫我我也是借口推辞。后来师父还笑着说我得了个美人就忘了自己的身份没出息,我也知道这是跟我开玩笑,也跟着笑了起来。
        我师父那边不用考虑,我今年二十五岁了,他巴不得我早点成婚呢,更何况紫儿也是名门正派的弟子,顶多就是说我两句不要过度沉迷美色之类的话;可是紫儿那边就难说了,毕竟是我把冰冰师父的弟子拐跑的(算是吧?),这么狼狈的样子回盘丝洞,她肯定不会同意的。
        反观紫儿却显得很轻松:“伤养好了就不会被发现了啊。再说了,我师父也是性情中人,到时候我们只要好言相劝,就一切都搞定啦。”看着她眉眼弯弯,我也跟着乐观起来。是啊,一切都会好的。
        我拿出那个新买的镯子,递给她:“这个给你。”
        她惊讶地看着这只镯子,我好奇地也跟着看了看,深邃的绿,澄澈透明,和之前捡到的那个别无二致,她怎么是那副表情?
        半晌,她茫然中说出一句我难以相信的话:“这镯子不是已经被我摔破了吗?”
        “啊?”
        “就是已经摔破了啊。当时我想再看见你,就故意把这只镯子扔到了那棵桃树下面的地上,结果不小心用力过猛,摔成了两半啊。当时师父又找我有事,我就把它扔到那不管了。没想到真的被你捡起来了,对了,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把它粘的那么完美的?”
        “……”
        没想到是她自己干的啊……

        在家里憋三个月,谁都会被憋坏的,更何况是紫儿这种闲不住的姑娘,让她老老实实待在将军府,那简直跟坐牢一样。再加上府上的众多护卫,我自己都感觉像是在蹲大牢。
        为了出去玩,紫儿不止一次的向我表示抗议,尽管好几次都被我劝回去了,但是久而久之,我也觉得把一个女孩关在房里整整三个月不让她出去透口气,这么做确实是太过分了。
        好在是紫儿仅仅是手臂打着石膏,腿脚还是很利索的。于是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一天,我终于带着她迈出了将军府的大门。

        她确确实实是被憋坏了,这一次出门,几乎都是一路蹦蹦跳跳的。而我也只是仅仅嘴上说着“小心点,你胳膊上还有伤!”但是确实完全没有阻止她。眼前的这个姑娘,雪白的裙子随着她的脚步起舞,一双淡蓝色的幽灵翼似是蝶舞,窈窕的身姿就好似无忧无虑的精灵,追逐着欢笑和快乐。与其说是劝阻她不要弄到伤处,更多是欣赏她干净的美。
眼前这个姑娘,是我的未婚妻,是值得我付出一切的人。我不允许任何人亵渎她的美,更不允许任何事物伤害她。
        可是当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同样是熟悉的人影,只不过这个人影,是伤害过她的人,更是我将其视为仇敌的人。这个紫色的人影携疾风直直冲向紫儿,看样子她还没有死心。我疾步赶上,一把将紫儿拉到身后,用剑柄挡住了这把峨眉刺,心想这么多年了,她的武艺仍然是一点长进都没有。
        不错,这个手持峨眉刺的紫衣女子,正是锦雀。
        “元珏,就是她,就是她把我掳走的!”紫儿怕是回想起了当时的恐怖记忆,急得都快哭出来了。
        我点了点头,持剑挡在她的面前。
        “元珏,呵呵,叫的可真直接啊,两个月前你这小狐狸不还叫着‘元公子’吗?”语气里是她一贯的高傲邪魅。
        我冷声道:“她怎么叫我关你什么事?锦雀,我念在咱们主仆一场,你上次为难紫儿,我不再计较。但是别忘了,两个月前,我已经将你从骠骑营中除名,从今往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你若再执意纠缠,休怪我不念旧情!”
        “纠缠?”锦雀冷笑一声,“元子玉,你可真能耐啊,为了这个女人,居然能把我像丢垃圾一样把我丢掉,我没想到你是这样薄情寡义的人!”
        “我早就说过,我和你之间,只有主仆关系,所谓的暧昧,只不过是我在执行任务是的幌子罢了。是你一直在借题发挥,以为我真正有情于你。你可想过,如果我真的对你动情,我又怎么会不让你住进将军府?”我突然感觉这个姑娘无比的可笑,都懒得正眼瞧她,“你还不死心对不对?好,我最后再明明白白的说一遍:我元珏一生,只爱柳紫一个人,和你锦雀恩断义绝,从此你我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你若是再敢为难紫儿,你我便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她的眼中变化万千,许久,收起峨眉刺,厉声道:“好,今晚子时,金銮殿门口,咱们两个做个了断吧!”转身欲走,又回头道,“既然我得不到你,我也不会让那个狐狸精得到你!”
        我淡然到:“好,我若怕你,便不姓元!”

        大唐有明文规定,在任何地方都不允许进行公民之间打架斗殴,违法者轻则远配流放,重则当即处死。但唯独在皇宫之内是个例外。
        皇宫之内,由御林军右统领作为裁决人,由当朝**作为公证人,签下生死状,双方便可以进行生死决斗。届时双方的生命安全将不再受到大唐国法的保护,成败在人,生死在天。
        锦雀不是傻子,换做是我,也必然选择这种合法的途径,而我在日前跟她过招之时,倚天都没有出鞘,足以看出她的武艺还是那么差。
        子时时分,我我如约来到皇宫。此时我的着装已经与白天的蓝色锦袍截然不同:玄青短服,绣有银线作饰,外罩墨甲,肩系披风,腰配倚天剑,手持方天画戟,与平常领兵作战的装束完全相同。
        而她也一样,一身紫色软甲,肩系披风,腰配峨眉刺,手持阴阳双剑。
        原来并肩作战的一主一仆,如今却要刀兵相见决一死战,就连同僚看到都心中不忍,我也一样。但决斗之中不可有一丝怠慢,谁先分神谁就输了。
        “锦雀,我最后再劝你一句,如果你现在回头,我绝对不会骚扰你,你我各走各的路,咱们互不相欠。”我到现在都在给她机会。
        可她根本不领情:“元珏,我说过了,如果得不到你,我一定不会让别人得到你。我今天要么亲手杀了你,要么被你亲手杀了!”
        我长叹一声:“既然如此,多说无益。看戟!”
        她的武艺我再清楚不过了,平常切磋过招的时候,我单手持戟便能胜她;可这一次,我单手持方天画戟却丝毫没能占她一丁点便宜,看来她的武艺确实有所精进。
        后来紫儿告诉我,在决战之时她从来没有使用叫“死亡之音”的卑劣法术来干扰我(她也正是中了这个法术才被打得很惨),现在想想,可能她到最后还对我抱有私心,我手中的兵刃却丝毫没有跟她客气。
        激斗二十回合后,我察觉到她的武艺有所长进,便露出右手,双手持戟正儿八经跟她对打,而当我露出右手后,她的双剑慢慢的露出破绽,看来她的武艺还是那么弱。此时我想放她一马,但是大唐法令明文规定一旦开始决斗便无法临阵逃脱,否则按照抗旨罪论处。“锦雀,你一心求死,本将也没有办法。”

        我用戟一挥,逼散其招势,瞄准其心窝只一戟,登时戳了个对儿穿。
        时间似乎停留在了这个瞬间,而锦雀的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她没想到她心里念念不忘的男人真的没有手下留情,真的对她痛下杀手。而我手也僵在那里,半晌,道:“如果你真能看穿的话,也就不会有这些事了。”而她直到彻底断气,眼睛都在望着我。
        我慢慢走了过去,将她的双眼合上,淡淡道:“来生,不要再这么执迷不悟了。”

        半个月后,我将紫儿的绷带解开,洁白的右臂活动如初,心里一块大石头算是落了地,“终于好了,以后我就不用再喂你吃饭了。”
        她听到此话,眼睛瞪得大大的:“你是不是嫌弃我了?”
        我好整以暇地望着她:“你猜?”
        她嘟起嘴来:“你要是嫌弃我,我也会嫌弃你的!”
        我笑着问:“那你会怎么嫌弃我?”
        她想了一会,慢慢低下了头,我好笑地揉了揉她的头发,柔声道:“我怎么可能嫌弃你,你是我一辈子要照顾的人,以后你要是愿意,我可以天天喂你吃。”
        她抬头:“真的?”
        “真的。”
        “那你今天晚上再喂我一次吧。”
        “……”

        此后的一个月,我把她完好无损的送回盘丝洞。冰冰师父得知此事以后,并没有阻拦我们,只是在她同意以后,她把紫儿拽到跟前,低声嘱咐了些什么。
        接下来,大唐官府和盘丝岭上上下下都热闹了起来,大家为了我们两个的婚事忙上忙下,我和紫儿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六月十六,我们的婚礼如期在将军府举行。
        我本是想带着她去见识外面的世界,却没想到仍然是止步长安城。
        但是这并非我的心中所想,就算是我们已经成亲,我依然可以带她去外面游历,带她去看三界内最漂亮的花,带她去看最壮丽的山河,带她走过所有的城市,参观所有的国家。我不希望她就这样在将军府终老一生,我希望她像一只活泼的小雪鹀,翩舞于三界之间,自由自在,无忧无虑。
        “明天一早,我们就走吧。”
        她猛的抬头:“去哪?”
        “成亲之前我答应过你,要带你朝游沧海暮桑梧。你总不希望一辈子老死在将军府吧。”
        她靠着我:“那也不用这么着急吧……”
        我了然道:“那有什么不可以呢?反正咱俩都私奔过一次了,不妨再来一次。更何况这一次是名正言顺的,怕什么。”
        她没有说话,隔了一会,默默地点了点头。

        第二天一早,我和紫儿打点好所有的行李,又一次不告而别,只不过这一次,我们是带着大家的祝福开启新的旅程。
        三界之大,四海为家。
        我们相濡以沫,携手面对路上的一切困难。
        有她在身旁,纵使千难万险我也毫不退缩。
        漫步天涯,与卿同行。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0 收起 理由
晴儿呀 + 50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四月论坛活动汇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9 20:14:24 | 显示全部楼层

剑骨来了!你感觉可以就自己置顶吧!

点评

太厉害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5-19 23:18
山东1区临江仙8月7日火爆开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8 10:18:57 | 显示全部楼层
字很多,慎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8 11:57:56 | 显示全部楼层
来顶了!骨剑大法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8 12:33:54 | 显示全部楼层
晚点给你配剑骨视屏!

点评

跪等欣赏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5-19 11:3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9 11:37:17 | 显示全部楼层
湘潭小精灵 发表于 2018-5-18 12:33
晚点给你配剑骨视屏!

跪等欣赏                     

点评

昨天忘记了,晚上就去配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5-19 12:0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9 12:05:39 | 显示全部楼层
元·剑君 发表于 2018-5-18 20:37
跪等欣赏

昨天忘记了,晚上就去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9 20:41:21 | 显示全部楼层
唱的真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9 23:18:05 | 显示全部楼层
湘潭小精灵 发表于 2018-5-19 20:14
剑骨来了!你感觉可以就自己置顶吧!

太厉害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21 13:01:5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人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28 14:31:05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这么多,证明啥?你会打字?读过小学认识几个字?通篇都是些口水话,一点文采没有,综合点评2个字:垃圾

点评

别把形容自己的话说出来,不想看你可以关掉,都说了慎入还进来喷,是不是拔牙的时候伤到前列腺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5-28 14:4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8 14:43:37 | 显示全部楼层
怪我过分没类 发表于 2018-5-28 14:31
发这么多,证明啥?你会打字?读过小学认识几个字?通篇都是些口水话,一点文采没有,综合点评2个字:垃圾

别把形容自己的话说出来,不想看你可以关掉,都说了慎入还进来喷,是不是拔牙的时候伤到前列腺了?

点评

我喷了吗?我说的不是事实?这就是我的观后感啊,只不过说得直白一点,如果我说出了你说我喷,那我认了,我认真的看了觉得是垃圾有问题吗?你这不是口水话?要不我推荐几本书给你看让你知道什么叫写作?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5-28 15:1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28 15:11:38 | 显示全部楼层
元·剑君 发表于 2018-5-28 14:43
别把形容自己的话说出来,不想看你可以关掉,都说了慎入还进来喷,是不是拔牙的时候伤到前列腺了?

我喷了吗?我说的不是事实?这就是我的观后感啊,只不过说得直白一点,如果我说出了你说我喷,那我认了,我认真的看了觉得是垃圾有问题吗?你这不是口水话?要不我推荐几本书给你看让你知道什么叫写作?

点评

你说你博览群书我不知是真是假,我也不说我自己学富五车,如果你说我的垃圾,请让我膜拜一下您的大作。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5-28 15:3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8 15:38:53 | 显示全部楼层
怪我过分没类 发表于 2018-5-28 15:11
我喷了吗?我说的不是事实?这就是我的观后感啊,只不过说得直白一点,如果我说出了你说我喷,那我认了, ...

你说你博览群书我不知是真是假,我也不说我自己学富五车,如果你说我的垃圾,请让我膜拜一下您的大作。

点评

我没大作啊,我只是喜欢欣赏文字。不是美食家就一定要做美食,不是读文章就一定要写文章。然而你这是不是小学生的口水话你自己心里面不清楚了?写作手法,用词,哪样不是?然而你却说我是喷子,我觉得你蛮可笑,如果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5-28 16:5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28 16:01:5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没大作啊,我只是喜欢欣赏文字。不是美食家就一定要做美食,不是读文章就一定要写文章。然而你这是不是小学生的口水话你自己心里面不清楚了?写作手法,用词,哪样不是?然而你却说我是喷子,我觉得你蛮可笑,如果你接受不了别人正确的评价,你觉得你只能接受别人好听的赞美你直接说不就行了?谁是喷子你心里不清楚?要不我用你的文章里面的用词和段落一一举例告诉你为什么说你是小学生口水话?要不你拿着你的文章把你小学2,3年级的的语文书,或则2,3年级的小学生作文拿来比较下有多大区别?而且以你的性格,别人指出来,你不是自省别人说得是不是对的,而是直接脑子都不动的开始喷不仅仅毫无意义,越显得你可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