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06094|回复: 71

剑娥CP文《剑蛾之来世相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7 00:40: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CP人气战
服务器: 万里长城
游戏ID: 为保证玩家隐私,此选项仅论坛管理员、超级版主可见。
作品封面:
男主角: 剑侠客
女主角: 玄彩娥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剑蛾之来世相伴



上古大战

      上古时期魔神蚩尤率九黎部落为祸人间,闹得中华大地乌烟瘴气,民不聊生。

      崛起于黄河流域由黄帝率领的华夏部落联合炎帝所属的神农部落组成炎黄部落联盟,誓要除去这为祸人间的大魔头。

      黄帝采首山之铜铸无上神兵——轩辕剑,又召集应龙,女魃等能人之士商量灭蚩尤之大计。最终决定,与魔神蚩尤相战于涿鹿之野。

      战帖一出,风起云涌。

      一月之后......

涿鹿之野

       在这规模巨大的战场上,黑云遮日,电闪雷鸣,阴沉沉的狂风扫过大地,竟是一个日月无光,不辩白昼与黑夜。浩大的地面上,尸枕如山,血流成河,无数曾经威武的战车化成了碎片,无数曾经辉煌的战旗变成了烈火……  

       而这一切已经归于平静,显然,战争已经结束。在战场的某一角,一个长相奇异的人伏在地上,周围聚集着一群黑甲战士,而在这伏地之人面前站着一个头戴金龙战盔,身披九羽战甲,面如冠玉的人。他,便是这场战争的胜利者——黄帝。 伏地之人的名字也明了,正是一代魔神,为祸中华大地数十年之久的蚩尤。

      这时,蚩尤冷笑道:“黄帝,莫要以为用了夔牛鼓,禁锢了我的能力,你便能赢我。等禁锢时辰一到,我还要与你大战三天三夜,杀的你片甲不留。”

      黄帝悠悠一声叹息:“我本念你实力超群无意杀你,但你犯下的罪行实在难以弥补,不杀你对不起我这数万将士。”

      说完,挥起轩辕剑,寒光一过,蚩尤硕大的头颅,带着炽热的鲜血滚落。

      “传我命令,将蚩尤尸体分尸,分别葬于东南西北四极,躯干封印于中原大地,头颅永存北海,务必让他无法再次重生。”黄帝道。语毕,看向手中依旧沾染着蚩尤鲜血的金色长剑,心道:这是一把杀伐之剑,神剑有灵,如今功成,你也该尘封了去。

       由此,在黄帝的带领下,中华大地开启了辉煌数千年的文明时代......



----------华丽的分割线----------


天降之子

       千年之后....

       初唐,贞观五年秋

       沿海,一个叫桃源村的小村落,这个小村落地处偏远,犹如世外桃源而得名。

       这天夜里,一团金光划过天际,降落在这个小村庄,亮光惊动了村子里的村民们,人们围上来惊奇的发现这团金光包裹着的是一柄古朴的金色长剑还有边上一个光着身子不足月的婴儿,婴儿忽闪着乌黑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周围的村民们。村民们议论纷纷,有的说这孩子从天而降是不祥之兆,应该让他自生自灭。也有的说,这孩子怪可怜的,我们大家出出力,好歹也是一条人命啊!。

       这时,一群人簇拥着一个老者赶到这团金光降落的地方,这位老者就是桃源村最有威望的谭村长。

      都让让,都让让,村长来了。”一个年轻小伙喊道,人群立马让开一条通道。

       谭村长上前看了看,叹了一声“这个孩子无论是好是坏你们都不能伤害他,咱们桃源村虽然不富有,但是我们淳朴,不做伤天害理之事。你们既然不愿意收养,那么只好我这个做村长的收养了。我看他与剑有缘就叫他剑侠客吧。”说完,刚才那些说着自生自灭的人羞愧的低下了头。

       就这样,剑侠客跟着谭村长生活。说来也怪,剑侠客学什么都快,别的孩子还在蹒跚学步的时候,他已经会嘻嘻哈哈得满院子乱跑。

       十五年后,当年从天而降的婴儿已经长成了一个帅气的少年。

       这天,村长家弥漫着一股悲伤乌云,谭村长将不久于人世,谭村长无力的躺在木床上,用仅有的一点力气抬起手,握着床边的少年说“剑侠客,谭爷爷无能,一直到谭爷爷要走了都没能帮你弄清楚你的身世,等爷爷走后,你带上和你一起来到我们桃源村的金色长剑出了桃源村去建邺城,然后穿过江南野外,到长安城。在那里或许能弄清楚你的身世。”

       “爷爷您别这么说,如果不是您,我当初早就已经死在荒郊野外了,又哪里来的现在的剑侠客呢?”少年早已泣不成声,哽咽的说道。少年还想说些什么,可刚一开口,握着的手猛地一松,缓缓得软了下来。

       “爷爷,爷爷您不要丢下我一个人离开!”屋里传来少年撕心裂肺的哭喊声,闻者落泪。

       次日,收拾好包裹的剑侠客跪在谭爷爷的坟前,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谭爷爷,您的恩情我只有下辈子才能报答您了,等我弄清楚了身世我一定会再来看您。”少年红着眼起身,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的离开了桃源村。


初入长安

       转眼一个月过去,剑侠客一路走来,全新的世界认知渐渐冲淡了少年悲伤。

       “终于到了!~”剑侠客抬头望了望前方城墙上两个硕大的“长安”二字。心想,听说这长安城是我大唐最大的都城,我该怎么开始寻找我身世的线索呢? 心中想着,脚步却不停,刚走进长安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两旁店铺林立,道路最窄处都有十丈开外,道路中高大的马车疾驰而过,道路上行人熙熙攘攘。剑侠客心中不免感叹: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这时突然蹿出来三四个满脸痞气的小青年,指着剑侠客道:“小子,你过来,你背上背的是老子我前天丢的长剑。”

       剑侠客见状一愣,还不待他反应过来,这几个满脸痞气的小青年便一哄而上对其拳打脚踢,想从他身上夺过这长剑。

       正在这时,剑侠客背上的长剑金光大放,刚才还痞气十足的小青年们一个个像见了鬼似得软倒在地,有的甚至被吓得失禁。

       可就是这恢弘的金光也惊动了官府的人,不多时,道路两旁便站满了大唐的官兵。

       一个时辰后......

       大唐官府

       堂中一人正襟危坐,此人双眉剔竖,虎背熊腰,浑如生铁团成。他便是当今圣上极为依仗的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的卢国公——程咬金。

       此刻,他瞪着铜铃般大小的眼睛静静地看着地上跪伏的一群人。冷声道:“堂下何人?因犯何事?”

       刚才被吓得软倒在地的小青年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大人,草民冤枉啊,是这小子偷了我家传的长剑。”

       程咬金目光一转便看到地上跪伏着的那个约莫十五六岁的小男孩背上背着的一把长剑。程咬金微微一惊,那是一把怎样的长剑啊,仅仅露出的一把剑柄就让他生出敬畏之心,这样的情况让身经百战的程咬金都不得其解,就连当今圣上太宗李世民都无法让其如此敬畏。心想,此剑来历必定不凡,先前开口这人所说未必属实。想到此,便开口道,“你说这剑是你家祖传的,你有何可以证明的?”这下难倒了先前开口的小青年,小青年支支吾吾脸憋得通红却说不出一个反驳的字来。“你分明起了贪念想将这孩子的金色长剑占为己有,来人,给俺将这几个心术不正的人关进大牢。”程咬金怒斥道。

       程咬金慢慢走近那个跪伏在地上一声不吭的少年,说:“孩子,你先起来,你叫什么名字?来自哪里?来长安城做什么?”

       少年慢慢站起身,低着头一五一十地回答道:“我叫剑侠客,来自东海湾的桃源村,听谭爷爷说,长安城是我们大唐最大的都城,可能会找到我身世的秘密。”

       程咬金问道:“你可知你这背后的长剑的来历?“

       剑侠客答道“不知,爷爷只告诉我,我是跟着这把剑一起来到这个世上的。是爷爷收留我长大的。”

程咬金心中一动,问,“剑侠客,你且在俺这官府先住下,你的身世神秘,俺明日走一趟袁天罡那儿,他是俺们长安城风水玄学第一人。”


收徒

        次日,当程咬金赶到袁天罡住处时,袁天罡早早站在门口等着他了。

       “袁兄,别来无恙啊。”程咬金客气地说。

       “咬金,你也是啊,精气神越来越好了。来,里边请。”袁天罡回答道。

       一阵寒暄之后......

       “咬金,我知你前来是为了何事,你是为了昨日你府上那少年的身世而来,此子我算过一卦,命中有一段机缘,也有一段情缘和一段劫难。而机缘在你,好了其他我也不多说了,再多说便是泄露天机,此子我只能说‘十年磨一剑,力挽狂澜’。”袁天罡正色道。

       程咬金从未见过袁天罡如此评价过一个人,立刻知道此事的重要性。

       “袁兄,程某告辞了,这个小家伙俺会保护好。”程咬金严肃的说道。

       回到程府,程咬金立刻唤出剑侠客,找了一间密室。


       程府密室中

       程咬金板着脸说:“剑侠客,俺今天去找了袁天罡,你的身世太过神秘,他也无法说清,他只说你命中机缘,情缘,劫难各有一段,我现在问你一句,你可愿意拜我为师,从此由我传授你一身功夫。”

       剑侠客何等聪明,程咬金的事迹在他心目中简直就是个传奇。于是,走到程咬金面前,双膝一跪,“咚,咚,咚”铿锵有力的磕了三个头。

       “师傅在上,受徒儿三拜。”剑侠客说道。

       “好好好,想不到俺老程一把年纪了还能收一个徒弟”程咬金笑的合不拢嘴。



       与此同时,天庭瑶池中。


       一只刚刚破茧而出小飞蛾,刚刚舒展了一下翅膀,一阵强风吹来,顿时被吹了个七荤八素,等小飞蛾回过神来,忽闪着乌黑的小眼睛环视四周,周围是一片竹林。正在这时,突然一头大黑熊蹿了出来,吓得刚回过神来的小飞蛾夺路而逃。大黑熊在后头紧追不舍,不多会小飞蛾实在飞不动便停了下来,却见那大黑熊摇身一变,变成一个把持高的黑大汉,这黑大汉隆起的鸡肉一块一块如同花岗岩一般坚硬,唯独头上依旧是那般熊样,怒声道:“来者何人?竟敢擅闯南海普陀观音菩萨的落珈山。”

       初来于此的小飞蛾心如白纸一般,哪见过这阵仗,立刻被唬住了。一时间噤若寒蝉,小声的答道:“我...我...我也不知道,我本是天庭瑶池中一只刚羽化的小飞蛾,只是一阵大风把我吹到这里,我...我...我不是故意打扰菩萨清修的。”

       这时,竹林中传出悦耳的女声:“黑熊怪,莫要再为难这小飞蛾。小飞蛾你进来,我有话对你说。”

       “是,黑熊怪告退。”那黑大汉毕恭毕敬地告退。

       小飞蛾急忙寻声往里飞去,突然眼前一亮,一块空地之上出现三个人,左右静立着两个,正中一人眉如小月,眼似双星,玉面天生喜,朱唇一点红,神态庄严雍容,头戴宝冠,身披天衣,手持一只玉净瓶,静坐于莲台之上。她,便是这落珈山的主人——救苦救难的观音菩萨。

       菩萨道: “小飞蛾,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你既然来到我这落珈山,便随我修行,我观你身上怀有仙脉,但是命中注定有一段红尘之缘。你来自九天之上,我给你取名玄彩蛾。”

       “多谢菩萨收留。”玄彩蛾谢过菩萨便开始跟随观音菩萨开始潜心修炼。


偶遇

       十年后......

       长安城大唐官府内

       “剑侠客,俺老程的本事你也学了十之八九了,现在是时候入世修行了。根据俺多年观察,那把跟你一起来到这个世上的长剑极有可能是一把神器,而且是上古圣贤使用过的。到时候你也一并带上。切记,不到万不得已不要使用这把剑,俺会在你脑海中留下一缕魂魄印记,在你最为难的时候呼唤为师。”程咬金正色道。

       “是,师傅,徒儿谨遵师傅教诲,锄强扶弱,匡扶正义。”剑侠客依依不舍地说。



南海普陀

       落珈山潮音洞内

       观音菩萨正坐于莲台中,对着下面的玄彩蛾道:“玄彩蛾,我昨夜观星象,你红尘之缘中的另一半已经出现,而且在当今最大的都城,长安城内,快去寻找他吧。”说完,一指玄彩蛾,顿时玄彩蛾脚下升起阵阵金光,褪去原本的飞蛾之体。金光之中,一名约莫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亭亭玉立,白皙的皮肤如同羊脂玉一般,一头黑发配上五彩的霓裳,背后一对扑闪扑闪的透明翅膀,脸上乌黑明亮的大眼睛透露着出尘的气质。

       一个月后

       长安城内,某处小巷

       剑侠客无聊地走在街道上,突然,“啊!!!~~~救命啊!!”从前方小巷中传出一声尖叫。

       剑侠客急忙赶到小巷之中,原来是两个地痞看上一名少女欲图谋不轨,尖叫声是少女受到惊吓所致。

       “住手,放开那女孩!”剑侠客吼道。

       “你又是哪里冒出来的毛孩,敢扫大爷的兴致,找打?”其中一个地痞满脸不屑得说道。

       剑侠客跟随程咬金学了七年的功夫又岂能被眼前这两个地痞流氓给唬住,一记鞭腿扫过去,刚刚牛气哄哄的地痞一个措不及防被扫倒在地,另一个地痞看到兄弟被欺负,也没心思继续欺负这少女,大吼一声,抽出腰间的匕首就刺去。寒光闪现,剑侠客灵活地左躲右闪,渐渐地这个痞子刺得累了,速度慢了下来,剑侠客抓住机会一拳轰在这名地痞的胸口,这地痞也是个狠角色,趁着剑侠客轰在自己身上那拳的空档狠狠地将匕首插进剑侠客的手臂之中,然后才借势倒飞跌出去老远,重重地摔在地上眼看是不活了。剑侠客走到刚被自己扫倒在地的地痞面前,这时这地痞已经爬起来了,双膝一跪:“少侠饶命,小的有眼无珠冒犯了你,求您饶小的一命。”剑侠客递给那名少女一个询问的眼神。

       “让...让...让他们走吧,我没事。”少女害怕地说道。

       “快滚,别让我再看到你们欺压良善,否则,哼。”剑侠客怒道。

       “多谢少侠不杀之恩。”这痞子连忙道,拖着同伴的尸体飞也似得逃去。

       “哎呀,你受伤啦,快给我看看,我也略懂医术。”刚刚被欺负的少女已经回过神来,整理了一下散乱的衣裳,愣愣地看着剑侠客手臂上那道长达数寸的伤口。

       “没事,小伤,包扎一下就好,我......”剑侠客还想继续往下说,而少女却毫不客气地抢过他的手臂开始处理伤口。

       这时剑侠客才注意到这个姑娘有着精致的脸庞以及一头极为漂亮的黑发。

       只见那少女轻启红唇,将那修长的手指放入口中,轻轻一皱眉,便立马将手指移至伤口上方,随着那一点殷红滴下,剑侠客惊奇地发现这少女背后貌似生出了一对薄薄的蝶翼......

       少女忽然也觉得面前这少年的目光有些怪异,慌忙道:“不许看不许看。”

       然而,当那点殷红滴入剑侠客的伤口中时,两人心底都升起一种血脉连通的感觉。两人心生震惊的同时看向对方。

       不多时,剑侠客惊奇地发现伤口已经结痂愈合。便好奇地道:“姑娘你名甚,为何来这长安城,我看你不像是本地的。”

       那漂亮少女说道:“是的,小女子名玄彩蛾,本是九天之上的瑶池中的一只小小飞蛾,因缘得以师从南海普陀的观音菩萨,如今修行小成,菩萨命我入这红尘之中寻找我天命之中的那一位,不想路过这小巷竟被两个地痞欺负,多亏少侠出手相救,你呢?”

       剑侠客心中一动:师傅说我也有一段情缘,莫非便是这姑娘?

       剑侠客笑了笑道:“我也不知我是从何而来,只知是伴随我背后的长剑一同来到这世上,巧合之下,大唐官府的程咬金收我为徒,教授我一身本事,如今也是入世修行。姑娘,刚才你为我疗伤的时候,是不是有什么异样的地方?”

       玄彩蛾听其所言,便知此人可信。于是说道:“确是有异样的地方,当我的血滴进你伤口的时候,就好像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师傅说我身上怀有仙脉,血液可以疗伤。所以师傅教授我许多济世救人的本领。但是师傅从未提起会有这种感觉。”

       剑侠客见这姑娘如此信任自己,便也不再隐瞒:“实不相瞒,师傅命我修行只是一部分,师傅也命我寻找我的那份情缘,这是不是也太巧了一点?我们一起上月老那问问吧。”

       “也好。”玄彩蛾答道。



千年之缘


       长安城擂台旁一座挂着鸳鸯祠牌匾的小屋内,一男一女站在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面前,这位老者鹤发童颜,脸上时常挂着笑容。这一男一女便是方才小巷中的剑侠客与玄彩蛾。

       “月老前辈您好,能否帮我们看一下我们的姻缘?”剑侠客恭敬地问。

       月老道:“你且稍等,我为你绕上红绳。”

       说着,月老麻利地在剑侠客的脚上绕上红绳,口中念着口诀:“红绳绕足,姻缘何方。”

       说来也怪,这红绳的另一头随着月老的口诀立刻像指向标一般飞向身旁的玄彩蛾,月老面露惊容口中说道:“难怪难怪,两位的姻缘早在千年以前便注定。”

       “月老前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玄彩蛾问道

       月老叹息一声:“你们的千年姻缘在上古时期便已经定下,只是到这一世才相遇。而且,剑侠客和你都需要经历一场大劫难才能终成眷属,这场劫难位于西南,和剑侠客的身世息息相关,只是这劫难只能硬闯。玄彩蛾你切记,这场劫难必须你们一起面对,只有不离不弃,才能闯过去。”

       “是,谨记前辈叮嘱”两人同声道。

        两人告别月老。


       “咕噜噜。”剑侠客的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剑侠客尴尬地笑了笑:“我们去吃点吧,我的肚子都要抗议了。”

       两人走到云来酒店。“小二,上菜。”剑侠客喊道。

       “好嘞,客官稍等”店小二附和道。

       吃完,两人便继续寻找剑侠客身世的线索。

       两人途径战神山,剑侠客的心脏同漏拍了一跳,心中没来由的升起一股戾气。直愣愣的盯着山顶的那座擎天巨像。

       剑侠客转头问玄彩蛾:“这座山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相传这是当年黄帝斩杀蚩尤的地方,名曰战神山。据说这里还封印着蚩尤的一丝残魂。”玄彩蛾答道。

       “原来如此,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这里让我待着很不舒服。”剑侠客说道。

       于是,两人加紧步伐出了长安向西南走去



苗疆之行

       一月之后,两人来到西南的一个名叫唐苗县的小县。

       刚一进入,便看到一群人围着一张告示,剑侠客带着玄彩蛾走上前去,只见告示上写着:近日来,屡有七岁童男童女失踪,经调查,已有四十六名,且生辰均为七月初七。本知县特布告寻求能人之士,助本知县缉拿真凶,还本县太平。

       剑侠客立刻意识到,这不是简简单单的失踪而已,恐怕背后一个惊天阴谋。

       于是,剑侠客向一名村民询问情况。

       原来,他们唐苗县地处大唐边境,与苗疆接壤,所以时不时有苗疆的人过来互换所需,这个小县是为了纪念大唐与苗疆的友谊而得名。

       剑侠客转向玄彩蛾,说道:“彩蛾,此事肯定没有那么简单,为了这一方百姓,我们也要管管。”

       玄彩蛾思索片刻,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我若是没记错,苗族乃是蚩尤的后裔,只是这么多童男童女做什么?”

       “咱们先到县衙走一趟,说明一下我们来意和情况吧”剑侠客道。

       不多会,剑侠客和玄彩蛾来到县衙,向当地的知县说明情况以及彩蛾的一些猜测。

       知县一听门外有两人是助其破案,并且有一些重要线索。激动地道:“快快有请。”一边说着,一边连鞋子都来不及穿便跑了出去。

       剑侠客见这知县衣衫不整便跑出来,心想:真是一个父母官啊。这个忙帮对了。

       剑侠客开门见山地问:“知县大人,请问您这里有关于苗疆的古籍吗?”

       知县一脸尴尬地说:“这个我们还真没有,不过我这里可以特批你们深入苗疆,向苗疆的大祭祀借阅。

       “好,事不宜迟,请知县大人尽快批准,我们二人明日就进入苗疆。”剑侠客说道。


       入夜,知县府内

       “彩蛾,凶手目的一定还未达到,明日我们去苗疆大祭司那边可要小心些,我总感觉这事与苗疆有关”剑侠客不安地说道。

       玄彩蛾柔声道:“你是我命中注定的那个人,无论如何,我都会不离不弃地在你身边。”


危机初现


       次日,天蒙蒙亮,县衙外就有人击鼓鸣冤,知县连忙跑出去。

       一问,昨夜又失踪了两名男孩,年龄一样是七岁,生辰也都是七月初七。

       全唐苗县都笼罩在一片恐慌之中。

       知县急急忙忙请人去喊醒正在熟睡中的剑侠客和玄彩蛾二人。

       不一会。县衙内,知县坐于堂中。剑侠客坐在副手,堂下一对中年夫妇跪在地上,男子早已哭红了双眼,女子还时不时哭晕过去。

       知县道:“昨夜又发生了童男童女失踪的案件,这次是一对双胞胎。而且凶手还打伤了我们派去保护的人手,而且根据伤口,应该是来自苗疆的蛊毒。线索已经非常明了,凶手就是要抓生辰是七月初七的七岁童男童女,你们二位放心,这件事现在已有眉目,但是还不敢肯定。待到此案水落石出之日,本知县定还你们一个公道。”

       说完,知县又扭头对师爷说:“师爷,你立刻去翻翻生辰簿,将生辰是七月初七的七岁童男童女人数给我列一下,重点保护起来。”

       “知县大人,生辰簿我已经翻过了,现在生辰是七月初七的七岁童男童女只剩下一人。我已派人加强保护。”师爷恭敬地说。

       “好!一定一定要将这孩子保护好”知县说。

       晌午,知县将信物和地图交到剑侠客手上并且将一瓶解毒药丸放进剑侠客的行囊之中。“少侠,此去路途凶险,苗疆地区遍布毒瘴,毒虫更是数不胜数,一定要小心啊。”知县叮嘱道。

       “多谢知县大人好意,我一定小心行事”剑侠客谢过知县,带上玄彩蛾直奔苗疆深处。



北斗七星大阵


       苗疆,地处大唐西南方向,这里终年遍布着五彩的瘴气以及时不时蹿出的毒虫。


       这时一对男女飞奔而过,惊得四处横行的毒虫纷纷躲了起来。这二人便是深入苗疆得剑侠客与玄彩蛾。

       “彩蛾你快看,前方有村寨,应该就是地图上所写的苗疆大祭司住处所在。”剑侠客说。

       “嗯,我们小心些过去。”玄彩蛾小心地说。


       两人刚一踏进苗寨,便听得守门卫兵一声呵:“什么人,竟敢擅闯苗寨。”

       “劳烦你通报大祭司一声,就说大唐剑侠客携妻玄彩蛾,有要事商量,这是信物。”

       说完,剑侠客立马递上信物。守门卫兵看了看信物说道:“二位在此稍等,我立马进去通报。”说完,扭头就往里走去。

       不一会,他便走了出来,说道:“两位,大祭司有请。”


       走进村寨,寨子里大多是木吊脚楼,看木材,似乎都是枫木。一道道金黄的朝阳射来,暗红色的枫木板壁一片金黄,令人目眩。,其中一座尤其巨大,在这巨大的脚楼背后耸立着一尊蚩尤的巨像。

       剑侠客和玄彩蛾快步走进屋内,中间正坐一位老者,他年近古稀,花白的头发,一双昏黄的眼睛下时不时流露出一瞬精光,一身华贵的长袍上栩栩如生地绣着上古魔神——蚩尤。

       “你叫什么名字?所来有何贵干?”大祭司用沙哑地嗓音问道。

       “晚辈剑侠客,近日唐苗县经常有生辰为七月初七地七岁童男童女走失,昨夜又发生一起,并且有村民受伤,根据唐苗县的苗疆村民说,那是苗疆的蛊毒。所以特地前来大祭司处借阅一些苗疆古籍寻找线索。”剑侠客不亢不卑地道。


       “砰”地一声。

       “混账,这些苗疆的渣滓怎么还存在。”大祭司怒道。

       “大祭司,究竟是怎么回事?”剑侠客正色道。


       原来,苗族自从蚩尤战败后便开始向西南迁徙,世代居住在这大山之中,后来的苗民们为了不受外界打扰便在这山中布下毒瘴,但是苗民们心中还是向往着和平,所以后来的苗民们虽然还会一些蛊,但是更多的还是以救人为主,即便有毒蛊也是以毒攻毒之法用于救治病人。然而凡事都有例外,苗族之中有那么一小部分人,不满足于祖先蚩尤战败,专门以害人牟利,行事极为低调诡秘,而且下手极为凶狠。大祭司三番五次下令围剿,但是这群人非常狡猾,每隔一段时间便出来,只是最近几十年这些人一直销声匿迹,以至于大祭司都以为这些人已经不存在了。


       “少侠这边请,这边有我们苗疆从上古流传下来几乎全部的古籍。”大祭司说道。

       “好,大祭司放心,此事我们定尽全力帮助你们,一定要消灭了这害群之马。”剑侠客说道。

于是,在大祭司陪伴下,剑侠客和玄彩蛾一起走向了保存着苗疆古籍的阁楼。

       不一会,一座阁楼出现在眼前。

       这座阁楼用得当地盛产的鬼枫制成,只是这阁楼净是用得千年鬼枫。千年鬼枫拥有极强的防御力,而且千年鬼枫通体呈现一种暗红色,给人一种极其威严的感觉。

       “这阁楼是我苗疆百姓花费上千年才制成,而且整个阁楼内部机关重重,若是没有熟人带领,进入之后只有死路一条。”大祭司介绍道。

       进入阁楼之后,剑侠客和玄彩蛾直奔存放古阵法之处。

       三个时辰后,仍旧是毫无头绪。

       半个时辰后,随着剑侠客一声轻咦,玄彩蛾快步走过来。

       “彩蛾你快看,北斗七星大阵,以七面招魂旗摆出北斗七星,辅以七七四十九名童男童女精血,此阵可逆天而行,复活已死之人。”剑侠客严肃地道。

       “是了,一定是此阵,只是他们是要复活谁呢?”玄彩蛾不解地说。

       剑侠客急切地说:“不管了,我们来之前唐苗县只有最后一名孩子了,我们必须要尽快赶回去。”


       一个时辰后



       苗寨口,两人匆忙告别大祭司,直奔唐苗县而去。

       待得两人到唐苗县时已是傍晚,两人一刻不敢停,将这一切告诉唐苗知县。

       知县道“两位少侠可有什么好对策?”

       剑侠客思索片刻:“索性我们来一个放长线钓大鱼,将保护那孩子的人全部撤走,我们直接跟踪那个凶手,今天晚上就行动。”


真凶浮现


       入夜,天上繁星闪烁,一轮圆月挂在夜空中洒下银白色的月光,为这大地披上一层银白色的霓裳。

       突然,一阵悉悉索索声由远及近,一道黑影一闪而过,蹿入一户人家。手脚麻利地将一块带有迷药的手帕捂在一名孩子嘴上,然后塞进麻袋。

       埋伏在附近的剑侠客等人借着月光才看清,这贼人头上包着青头巾,上身穿着黑色色的短褂,下身穿同色长裤,脸型瘦削,显得有些阴寒。

       剑侠客等人悄悄跟了上去。

       却说那贼人自顾自地往前走,压根就没想到做了别人的向导。

       约莫走了半个时辰后,这贼人突然停了下来。

       剑侠客迅速停下脚步俯下身,心想:“难不成被发现了?”

       正纳闷间,那贼人放下麻袋,一脱裤子,边哼着曲,边撒起尿来。

       “晕倒,空欢喜一场”剑侠客不禁气结。

       玄彩蛾则脸红着转过身去。

       又约莫走了七八里路,这贼人又停了下来,对着一块石头叽里呱啦唱起晦涩难懂的祷告语。

       令剑侠客和玄彩蛾意想不到的是这贼人面前的石头突然轰隆隆地一分为二,露出幽深的通道,这通道貌似直通这山体的最深处。

       趁着这贼人走进石洞的空档,剑侠客和玄彩蛾紧跟而上一起蹿入这通道。

       一进入这通道,背后便响起“轰”的一声,石头又合二为一。

       突然,血红色的烛光缓缓亮起,剑侠客和玄彩蛾二人小心翼翼往里走,突然听得前面有两个人小声交流,剑侠客顿时心生警惕。借着昏暗的烛光,剑侠客看到这两个人应该说是苗兵更准确一些,这两人腰间都配着一柄弯刀。

       “嘿,长老他们要求的49个童男童女总算抓完了,我们今晚是不是能开启大典了?”一个皮肤黝黑的青年苗兵说道。

       “小兔崽子,不该管的别管。”一个稍年长一些的苗兵呵斥道。

       “果然是北斗七星大阵,这群人是想复活谁呢?只好抓一个问问了。”剑侠客心想。

       心中想着,扭头看向玄彩蛾,发现玄彩蛾也正看着自己,剑侠客递过去一个眼神,玄彩蛾瞬间心领神会。

       二人一个箭步冲过去,两名苗兵还未反应过来便被二人一拳放倒昏死过去。两名苗兵或许昏迷之前绝对想不到他们这太平了几十年的大本营在今天会有外敌入侵。

       剑侠客对着其中一名昏迷的人中狠狠一掐,那名苗兵顿时清醒。刚想大声呼救,却被剑侠客狠狠捂住。

       “不许叫,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要如实回答,不然杀了你。”剑侠客恶狠狠地说。

       这苗兵眨了眨眼表示服从。

       “你们之前抓来的童男童女都在哪里,为什么要抓,抓来有什么用?”剑侠客快速地问。

       “他们都在大厅,在前面,为什么要抓我们也不清楚,只是长老吩咐的。”那苗兵急切地道,唯恐剑侠客不悦。

       “很好,借你弯刀一用。”剑侠客笑眯眯地说道。

       那苗兵以为剑侠客准备放过自己,满脸堆笑地递上弯刀。

       剑侠客接过弯刀,把玩了两下,突然寒光一过,划在那苗兵脖子上,顿时血涌如注。接着同样的一划,那名还在昏迷中的苗兵顿时断了气。

       “彩蛾快走,我们必须要赶在他们那个大阵开启之前阻止他们。”剑侠客说道。


恐怖的祭祀


       大约往里又走了一里路,一扇巨大的石门横在路前,门上雕刻着一个狰狞的凶神,赫然便是上古大名鼎鼎的魔神蚩尤。

       “难不成他们是想复活蚩尤?可是根据古籍记载蚩尤不是被分尸东南西北四极,躯干头颅被施以无上封印永存于中原大地跟北海海眼了吗?”剑侠客心中不安地道。

       透过门缝,剑侠客看到了震撼的一幕,在这大厅内,赫然出现了宽达十几丈的岩浆池。二十多名身穿苗族服饰的人,围绕着中间一名阴险的老者叽里呱啦说着晦涩难懂的咒语言,说得周围的群情激奋。剑侠客目光一转,看到了让他目眦欲裂的一幕,地上,三十多名孩子倒在地上脸色煞白,显然已经流尽了精血,目光再一转,剑侠客看到一个巨大的星盘,上面插着七面小旗子,连起来真好是北斗七星的形状,正有两个苗兵提着孩子往最后几个孔洞中注入他们的精血。

       中间那名老者说着说着那岩浆忽然从中裂了开来,缓缓地升起了一具巨大的暗红色尸体,只见这尸体头上两只巨大的尖角冲天而立,一头火红色的头发根根像钢针一般竖起,只是这尸体上布满着密密麻麻的裂痕,并且尤以四肢跟头颅处的裂痕最多。

       “天啊,这群丧心病狂的疯子真的收集齐了蚩尤的遗骸,要复活这魔神。”剑侠客震惊道。

       剑侠客立刻冷静下来,仔细想了想:这么多人,打一定是打不过的,只能求助于师傅在我脑海中的魂魄印记。

       “师傅,师傅,你在哪?徒儿遇到危急情况了。”剑侠客在脑海中呼喊着。

       “徒儿何事如何焦急地喊为师。”程咬金正色道。

       “师傅,徒儿出外游历已经遇到了自己的情缘,然而徒儿和彩蛾一起游历到苗疆这里时,遇到一个离奇的案件,徒儿调查下去,发现这是苗疆之中一小部分心术           不正之人想借助这北斗七星大阵之力复活蚩尤。”剑侠客急切地说道。

      “徒儿莫慌,徒儿现在可以使用你背上的这把与你一起来到这世上的金色长剑,你只要将你精血抹到这把剑上,你就能使用他。我再教你一招,此招名为‘横扫千军’可使你纵横万军而无敌。”程咬金说道。说完,大量信息瞬间注入剑侠客脑海之中。

       剑侠客记完 ‘横扫千军’,拿起长剑,咬破手指,往剑身上一抹。顿时原本古朴的长剑绽放出璀璨的金光。说来也怪,随着长剑绽放出金光,剑侠客顿时觉得自身实力如同井喷一般直线上升。渐渐地,剑侠客通体散发着蒙蒙金光,朦胧中,似乎剑侠客明白了什么。剑侠客扭头对玄彩蛾说:“彩蛾你先待在这,里面凶险异常,我先进去。”

       说完,剑侠客一脚狠狠地踹在石门上,石门轰然倒塌,这一倒塌不要紧,吓得里面二十多人乱成一锅。



轩辕剑出



      剑侠客缓步踏出,说道:“复活蚩尤这种大事怎能少的了我剑侠客。”

      那阴险的老者一看剑侠客手中的金色长剑,失声道:“轩辕剑!它不是被封印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剑侠客微微一愣,他也没有想到跟随自己来到这世上的居然便是传说中,黄帝大战蚩尤时所用的轩辕神剑。

      随即,剑侠客冷声道:“天意所在,今天就是你们这些刽子手的死期。”

      说完,剑侠客手持轩辕剑,一剑斩在那北斗七星大阵上,顿时北斗七星大阵寸寸龟裂。

      那阴险的老者冷笑道:“小辈休要猖狂,这北斗七星大阵只要一启动便无法停止。即便你斩碎了大阵也只是延缓我主蚩尤的重生。”

     “可恶,那我便先杀了你们。”剑侠客怒道。

     剑侠客拔起插在北斗七星大阵中的轩辕剑。向着那二十多人冲去。

     “快,快,快,拦住他。为了我主蚩尤的复活,是时候让我主蚩尤看到你们的忠心了。”那老者飞快地说。那二十多人个个激动得脸色通红,悍不畏死地向剑侠客冲去。

     神剑毕竟是神剑,岂是肉体凡胎能撼动,剑侠客手中金光道道闪过,那些冲向剑侠客的苗兵纷纷身首异处。

     不一会,只剩那名老者站在那岩浆池之前。

     “你杀我如此之多的苗民,我主蚩尤不会放过你。我宁自尽于此也不会死于你的轩辕剑下”那老者面露疯狂地说。说完,便纵身一跃跳入那岩浆池中。

     剑侠客冷冷的看着那老者,冷哼一声:“哼,死有余辜。”

     突然,一束目光令得剑侠客汗毛乍起,剑侠客缓缓抬起头,便看到,原本那紧闭双眼的巨大尸体,此刻已经睁开了他那铜铃般的大眼静静地看着自己。

     “糟糕,这魔头已经复活,只是这股气息应该不是他全盛时期的气息,不然我现在是万万无法抵挡的”剑侠客心想。

     “没想到本座一重生便遇到轩辕剑的剑灵,只要我将你这剑灵击碎,这世间还有谁能斩我?哈哈哈哈哈....”蚩尤狂笑道。

      直到这时,剑侠客全都明白了,神剑有灵,自己只是轩辕剑的一缕剑灵,自己的肉身是由轩辕剑塑造而成。换而言之,自己只是轩辕剑剑灵的分身。轩辕神剑一定是预感到蚩尤即将重生,这才重回人间。

      即便如此,依旧无法打消剑侠客要击败蚩尤的决心。

      “要战便战,不要废话”剑侠客将轩辕剑横在胸前。


      大战一触即发......


千年之后的碰撞

       “不愧是轩辕剑的剑灵,脾气都跟黄帝狗贼一个样。”蚩尤怒喝道。

       说着,挥起他那巨大的拳头轰了出去。剑侠客突然感觉恶风扑面,立马一个打滚险之又险地避过了这一拳。



       “哈哈,你只会躲吗?如果你的本事只有这点的话,今天这里便是你的葬身之地。”蚩尤轻蔑地说。



       剑侠客站了起来挺直腰板,全身力量集中于轩辕剑剑身,横跨一步,小腿一个发力,直冲蚩尤而去。



       蚩尤立刻脱离岩浆池也直奔剑侠客而去,依旧是朴实无华的一拳,却带着滚滚热浪。



       这一剑一人如同流星赶月一般碰撞在一起。



       “轰”如同创世之初的一声巨响,整座大厅都震动起来,仿佛随时都无法承受这股冲击力一般。



       突然一声惨叫,一道金色的人影倒飞而出,重重的撞在墙上。



       等在门口的玄彩蛾闻声心知不妙,急忙冲入大厅之内。只见剑侠客右边手臂齐根而断,原本散发着璀璨金光的轩辕剑此刻也黯淡无光地躺在一边。



       反观那蚩尤也讨不了好,暗红色的身体上一道道硕大的伤口中不停地往外冒着鲜血。如泉涌一般的鲜血更是激起了蚩尤的凶性,“嗷!!可恶的小辈,若不是我刚刚复活,实力不足十一,刚才那下碰撞何至于被你伤成如此这般。斧来!”蚩尤仰天怒吼道。右手虚空一抓,一柄硕大的石斧带着滚滚黑烟浮现。



       玄彩蛾急忙抱起重伤濒死的剑侠客,身上金光一闪,显现一个光球将剑侠客包裹而内,悬浮与空中。蚩尤怒道:“你以为悬浮与空中我便无法打到你们吗?痴人说梦。”说完,那硕大的石斧虚空一劈,带着无与伦比的黑光砸向玄彩蛾二人。只是瞬息,那道斧光便重重的轰击在这光球上。



       随着一声清脆的“叮”光球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裂缝。



       玄彩蛾突然灵光一闪:“这魔头只有轩辕剑才能克制他,而只有剑侠客他才能使用的了这神剑,罢了罢了......”突然玄彩蛾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指挥着光球缓缓落地。



       玄彩蛾脸上无比凝重,又无比神圣,口中念道“以吾之血,重塑汝身,乾坤逆转,死而复生。”



       这一直是玄彩蛾的秘密,这也是怀有仙脉之人最大的秘密,他们可以奉献出自己的精血来复活任何一人。



       神奇的一幕发生了,原本剑侠客的断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恢复,原本重伤濒死的气息也迅速的攀升。



       这一切看似漫长,却都在电光石火间完成,待得剑侠客恢复之时,玄彩蛾也化为一只小飞蛾,缓缓落地。剑侠客站起身,回望了一眼那小飞蛾,心痛如绞,慢慢转过头去死死盯着蚩尤,眼中已是一片血红。



       剑侠客咬牙切齿一字一句道:“蚩尤,杀妻之仇不共戴天,于公于私我剑侠客今日定要斩你。”



       经过之前的碰撞,剑侠客已经明白自己和这魔头的差距何在:由于自身是轩辕剑剑灵的一部分,因而只能发挥出轩辕剑的部分力量,只有身剑合一,彻底激发轩辕剑尘封的能力,才有击败这个魔头的可能。



       随即,剑侠客一声长啸“轩辕神剑在上,赐予我无上神力,身剑合一。”一股淡淡的萤光从剑侠客头顶飞出,注入那原本黯淡的轩辕剑中。刹那间,轩辕剑金光大方,光芒比之前还强盛十倍有余轩辕剑如同活过来一般。



       “哼,雕虫小技,不要以为你用出了身剑合一便妄想击败我。”蚩尤冷笑道:

       “那便试试看吧!横扫千军!”通体金黄色的长剑中传出剑侠客充满战意的声音。



       “喝!”蚩尤大喝一声,抡起那巨斧便砍了过去。



       第一剑,荡开那巨大的石斧。

       第二剑,硬生生将那巨大的石斧挑飞起五丈多高。

       第三剑,直刺蚩尤那硕大的头颅正中。



       蚩尤想去阻止,奈何轩辕剑飞速极快,一个照面就飞至蚩尤面前,不待蚩尤用手去阻挡,那轩辕剑便已洞穿那硕大的头颅。



       大脑乃是人体最为重要的器官,即便强如魔神蚩尤也无法改变大脑受重创而亡的事实。

       “我不甘心啊!!黄帝狗贼,我以魔神之名为誓,诅咒汝等不得好死!!”蚩尤巨大的暗红色身躯终于顶不住越流越少的生命力,轰然向岩浆池内坠去。



       金光一闪,剑侠客从轩辕剑中飞出。眼中没有战胜蚩尤的喜悦,有的,只是无尽的哀伤。



       这世上最大的悲哀莫过于:当你功成名就之时,而她,已不在身边。



终曲



       剑侠客颤巍巍地捧起那薄如纸片的小飞蛾躯壳,缓缓地走出这地下世界。



       当剑侠客双目无神地回到唐苗县,知县早已等在城门口。

       “少侠,你可回来了,事情解决的如何?”知县急切地问

       “知县大人放心,事情已经解决,只是这其中的细节我无法向你透露太多”剑侠客歉意地道。是的,蚩尤的秘密永远沉于那岩浆之底才是最好的。



       半月后。天界瑶池。

       一只刚刚破茧而出的小飞蛾,刚刚睁开惺忪的小眼睛。突然前面的荷花中缓缓出现了一个人,此人身披天衣,手托玉净瓶,赫然便是南海普陀的观音菩萨。

       只见那观音菩萨朗声道:“小飞蛾,你乃是我弟子转世,现我传你前世记忆,快去寻找你的另一半吧。”说完,观音菩萨向前一指,过往的一幕幕纷纷浮现。

       渐渐地,那小飞蛾的眼中有了神采,向着观音菩萨点了点头,便飞往下界。





       大唐,长安城大唐官府内。



       一名年轻的男子坐在院中,轻抚怀中的长剑,只是眼神无比落寞。他便是力挽狂澜于即倒的剑侠客。

       “彩蛾....”他口中喃喃地说道。



       忽然间,一只小飞蛾从天而降,在他错愕的目光中,缓缓落下。这小飞蛾笼罩在一片金光之中,慢慢地,从中间站起一名少女。乌黑的头发,白皙的皮肤,配上绝美的脸庞外加五彩的霓裳。可不正是剑侠客朝思暮想的人儿——玄彩蛾么。



       剑侠客生怕是梦境,颤抖着右手,慢慢拥抱向玄彩蛾。

       “彩蛾你可知道,你便是我的世界,没有了你,我的心也随你而去。”拥抱玄彩蛾,剑侠客哽咽道。

       玄彩蛾幸福地说道:“我懂你心,这一世我转世而来,得幸观音菩萨点化,才能与你再续前缘。”



       两人深拥不语......


1481184404958313 (3).png


















51d3a20a8cfae.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7 22:15:43 | 显示全部楼层
为青花瓷努力中~~   求支持 求点击率~~谢谢~~
听说古风的锦衣和9月6日新服天地无极更配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1 23:47:53 | 显示全部楼层
质量很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7 01:08:40 | 显示全部楼层
换了换好看不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7 10:40:38 | 显示全部楼层
顶顶~~
周边商城520浪漫惊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7 17:01:01 | 显示全部楼层
之前排版没排好 这篇是重新发的~(求吧前面发过的删掉 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8 20:06:21 | 显示全部楼层
顶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9 10:33:09 | 显示全部楼层
顶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9 13:57:52 | 显示全部楼层
网易大神 超级小白龙每天送不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0 10:29:22 | 显示全部楼层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20 21:15:49 | 显示全部楼层
每日一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1 10:57:07 | 显示全部楼层

上来看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21 18:05:32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还是要支持一下滴~~~~好歹每天要置顶一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21 21:14:16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一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21 21:47:5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不错~顶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22 00:22:1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