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200|回复: 4

[审核中] 虎娥CP文《一世不分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5 19:12: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CP人气战
服务器: 无与伦比 青花瓷
游戏ID: 为保证玩家隐私,此选项仅论坛管理员、超级版主可见。
作品封面: -
男主角: 虎头怪
女主角: 玄彩娥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旭日东升,翠草茵茵。一位身躯高大,威武雄壮的魔族男子来到一处桃园福地。他虎头人形,额上三横一竖黑色花纹苍劲刻出“王”字,一双炯炯虎目却不显凶狠,反倒露出憨厚耿直的意味。他风尘仆仆,虎眉重重搭着,虎脸透出疲惫。
  只见这位魔族男子大步向前,几步就走到了秘境福地入口,入口处不停变幻的蓝色符文紧密相连,构成了一个椭圆形,远远看去像是一整个蓝色光圈缓缓旋转。
  “仙家符文,这处福地的主人是仙族吗。师门有禁令,不得与仙族女子接触。可是,周大虎师兄深受重伤,生命垂危……”
  这位魔族男子深深吸了口气,像是下了某种决心,只见他略略躬身,双手抱拳,喊道:“狮驼岭弟子孟虎,求见福地主人……”空气嗡嗡震动,声音低沉,却远远传出,即使刻意放缓音调,虎啸山河的威势也不由地显露出来。
  风不急不缓,吹动虎须,孟虎等了片刻不见回应,略略急躁起来。狮驼岭之中,大妖大魔横行无忌,他拜入师门之时只是一只刚刚成年的小虎怪,要不是周大虎师兄对他照顾有加,他早就受尽欺负了。如今周大虎师兄重伤在身,昏迷不醒,时间每过一秒,救治的希望就减少一分。
  周大虎师兄的伤只有师门秘方九转还魂丹才能救治,九转海魂丹需要多种药材,狮驼岭地处荒漠戈壁,可谓寸草不生。三位大圣师尊只好派众弟子出岭寻找。
  众多所需药材之中,有三种最为珍贵稀少,分别是天不老,血珊瑚和月星子。这三种药材分别生长于北方,东方和南方。三位大圣师尊特意吩咐三位得意弟子寻找,孟虎负责寻找生于南方的月星子。
  月星子是一种药材,但它却不是植物,而是一种残月形状的莹白石头,传闻只有在灵气充沛,百花盛开的地方才能寻找到。又有传闻说,神药有灵,只有在如星星月亮般美丽女子的身旁,月星子才会从深深的地脉之中被吸引到地面。
  风吹动孟虎的半边衣袍,吹拂孟虎袒露出的半边胸膛。胸膛宽阔,肌肉隆起,如龙虬扎。孟虎略一思索,急忙把衣服穿戴整齐,又用虎爪顺了顺毛,捋了捋虎须。
  孟虎又躬身抱拳道:“狮驼岭弟子孟虎,求见福地主人。小虎前来寻找月星子救治师兄周大虎。”
  太阳渐渐爬升,福地之内毫无回应。
  “唳……”一声鹰啸,声音眨眼间就由悠长变为短促。孟虎连忙举起左手,手臂水平伸直,声未散,一只金色大鹰就落到了他的护臂铠甲上。
  金色大鹰口吐人言:“天不老,血珊瑚已经找到了,你这边怎么样,找到月星子了吗?”
  孟虎感到羞愧,虎目微黯,回道:“金鹰师兄,我使用了神木寻药符,符文指向这处福地,大虎师兄的伤怎么样了?”
  “不容乐观,最多撑一天,这是仙家福地,月星子就在这里面吗。”
  孟虎说:“是的,但我求见福地主人,没有得到回应。”
  “狮驼岭弟子弄什么求见这一套,时间不等人,我们强行去拿月星子,有三位大圣师尊在,我们也不怕什么仙家。”
  孟虎闻言点了点点虎头,断然说道:“好,我们进去。”
  孟虎和金鹰运转魔兽神功,雄浑魔气腾腾,透体而出。金鹰翅膀一振就已身在云端,孟虎则身成虎形扑向福地入口禁制。然而他们二魔都没有发现,随着孟虎越来越靠近蓝色符文禁制,他的影子渐渐得凝成莲花形状。
  只听一声长唳,云朵四散,金鹰魔气缭绕,唳声啸天,凌空扑击,鹰爪犹如万年寒铁,散发凌冽寒光,虽然是袭向一个小小的福地入口,却好像袭向整个大地,威势无匹,天地间又有几人几魔几仙可挡?
  某一路过老妖抬头瞧见这番威势,吓得瘫坐在地,失声喊出:“鹰击!!……”
  一瞬间,鹰爪就已抓向禁制,只见接触禁制的一刹那,禁制五色神光流转成球形,裂山碎地的鹰爪被牢牢粘滞在球面上。随后一股巨大的反震之力传来,金雕毫无反抗之力就被弹到十万里之外。
  老妖震惊之中还未回过神,几片金色羽毛掉落在他的眼前。“这是,有金乌血脉的金鹰羽毛,哈哈哈,发财了发财了!”老妖左瞄瞄,右看看,见四下无人,连忙把金色羽毛揣入怀中,原地一跳,“嗖”的一下就遁土而去了。
  “不好!”孟虎见金雕师兄的下场却停不住身形,然后毫无阻碍地穿过了禁制。
  ……
  “落伽山上慈悲主,潮音洞里观世音”南海云深不知处的小岛上,竹林飒飒,梵音阵阵,观音姐姐端坐莲台,发出了一声不闻的叹息……
  ……
  虎头怪孟虎毫无阻碍穿过了桃园福地的禁制,踉跄着前行几十步,撞到一株高大的树木后停了下来。入目所见,孟虎不禁瞪圆了虎眼。
  只见点点灵气氤氲,四叶花,七叶莲,百色花迷迷澹澹,莹白的龙须草,透紫的月见草,剔透的紫丹罗随风招摇。
  菊花,梅花,杜鹃,玫瑰,茉莉,白玉兰,牵牛花,满天星……这些原本生长于不同地方,开于不同季节的花朵一齐争相绽放。
  大小不一,色彩斑斓的蝴蝶姿态轻盈,翩翩飞舞。
  这一切都好像是在棉花般的七彩云朵上,流动着一道又一道的彩虹。
  更远处,依稀可见一株龙角形状的金色树木。
  “那是……传说中的龙尺木!”孟虎喃喃自语,直觉之中他感觉有一丝怪异。
  “这里,太安静了,天地间仿佛只有我一个人在说话般。”此刻孟虎觉察到了这处地方非同一般的静谧。在这里,外面的嘈杂声音被完全的隔绝了。
  “百花盛开,这里一定有月星子。”孟虎选了一条小路,开始寻找月星子。
  也许是静谧环境的影响,也许是色彩缤纷入眼,需要凝神寻找,孟虎不由得放慢放轻了脚步。
  孟虎走了一段时间,听见淙淙流水声传来,他拐过小路转角,一时目蹬虎呆。
  只见一位少女盈盈坐在残月状的莹白色石头上,如云秀发束于璎珞羽冠之中,鬓发飘散耳旁,背后的蝶翼轻轻挥动,沾着水珠,温暖阳光洒下,一道道细小的彩虹出现又隐没。
  少女正在踢水嬉戏,皓足如玉,比莹白色的石头更白,水珠溅起,溅到空中,溅到少女娇小轻盈的身姿上,溅到了孟虎的心里。
  孟虎心神摇曳,脱口问道:“这究竟是天上的仙子,还是花间的精灵?”
  少女听到声音转过头,像星辰那么明亮的眼睛望了过来,鹅蛋型的脸上沾着水珠,犹如晨露初凝,琪花初蕊,不染一丝尘世气息。
  少女一回头就看到一只虎头虎脑,长相凶恶的可怕魔怪,吓得从石头上滑落。她紧紧躲在石头后,莺语怯怯道:“你……你是谁,为什么能进入百花福地?”
  孟虎听到少女说话的声音,却好像什么都没听懂,他怔怔不语,一时恍惚如梦中。
  少女缩在石头后面,羊脂般的手指舞动结成一道法印,只见片片金黄色的方形符文显现,成环形缭绕手指四周。
  她等了片刻不见凶猛虎怪的回答,又说道:“那只大虎怪,你再不说话,我就要用紧箍咒了……”
  孟虎这才清醒过来,连忙说:“仙子,我不是坏人,我是狮驼岭弟子孟虎,师兄重伤垂危,前来寻找月星子来救治师兄。”
  少女听到这话微微歪头,像是在思索什么,片刻后她双眸一亮,清脆的声音传来:“书上说,狮驼岭是三位大圣开山而立,狮驼岭弟子虽然个个长相凶恶,但是不做恶事,都是热血心肠。你是不是也是这样……”
  孟虎心情复杂,想着还是先消除这该死的长相带来的影响。他连忙点头:“是这样的没错,我们狮驼岭弟子绝不做危害三界的事,蚩尤之乱时,我狮驼岭弟子冲锋在前,遍洒热血,为三界和平牺牲最多。”
  孟虎说着,狮驼岭弟子的豪迈气势就散发出来,少女感觉道这股浩然之气,少了许多紧张。她散去符咒,探出半边身子,明眸好奇地打量着孟虎。
  孟虎不敢看她,他只能尽力使一张虎脸显得温和温柔些,裂开虎嘴不露牙齿对着空气憨厚尬笑。他做的这么快速自然,一是因为师门的教导,二是他已经遇到这种情况很多次了。
  见到他这个样子,少女好似完全放下了害怕和戒心,轻振蝶翼飞到虎头怪的身前。
  少女好奇地说:“你是怎么进来的,这个禁制是我师尊布下的,外面的人进不来,我也出不去……我从这里出生……师尊说等我修炼大成了,心性也练到一个境界了才能出去。”
  少女不停地说着,她好像很久很久没和其他人说过话。
  “对了,你说你来寻找月星子救治你的师兄,那块白色石头就是月星子,你要多少啊?月星子这里有很多哦,你要多少都有,都拿去吧……”
  “多……多谢仙子,只需两斤三两三钱三分就可以了。”孟虎走到白色石头旁,手一掰就取下了足够分量的月星子。
  “仙子的恩惠孟虎不会忘,告辞。”孟虎正想转身离开。
  “等一等,书上说别人告诉我名字的话,我也要告诉别人名字,我叫晓娥子。”
  “晓娥子……”孟虎低声念叨了几遍,直觉得这是世界上最美丽最动人的名字。
  听到孟虎说出自己的名字,晓婀子很开心,她贝齿微张,笑靥绽放,天地间的色彩好像都明亮了起来,孟虎却感觉不到,他的眼里只有少女。
  晓娥子笑语盈盈,让孟虎赶紧去救治师兄。孟虎像是木偶般转身,接着同手同脚地向前走着。
  晓娥子看着虎头怪远去的背景,明眸暗淡下来,笑容也渐渐凝结。世界上绝大多数男人看到她不开心的样子,怕是会为了让她恢复笑容而奉上一切吧。
  她从这处福地出生,出生到现在,除了师傅谁也没有见过,也从来没有从这里出去过,外面的世界她只能从书里了解。
  这里灵气四溢,百花永远盛开,宛如仙境。这里没有春夏秋冬,陪伴她的只有蝴蝶。
  “孟虎……书里说,有种很好玩的玩具,叫做风筝,你能带一个大风筝给我吗……”少女低声恳求,声音很低很低,风一吹声音就消散了,她希望孟虎听到,又希望孟虎不要听到。
  孟虎不愧是虎头怪,虎耳灵敏,听力超绝。他回头挥手喊道:“好,我一定带一个大风筝给你。”
  接着孟虎想要迈步,身体却像中了定身符一样被定在原地,无论他怎么使力身体都纹丝不动,他想要说话,却怎么也发不声音。
  他眼前的景象诡异地扭曲,一幅幅画面就像按了千百倍快进般闪过,最后定格……翻滚的黑云,怒鸣的雷电,遮天的天兵,蔽日的天将。
  天地间回荡威严苍茫的声音:“仙和魔,不能相恋。”
  一道声音,如夜莺泣血哀鸣:“虎头哥……”
  啊!!!
  一种灵魂上的蚀骨焚心的疼痛袭来,孟虎从梦中惊醒。
  一世,一百年,三万六千五百个日夜,他做的都是同一个梦。
  怒风疾驰呼啸,孟虎睁开眼,滔天沙浪从天边拍来。一个碧血形成的巨盾护住他,使他风沙不侵。
  巨盾自一把墨黑色的巨戚中透体而出,孟虎伸手握住碧血干戚。
  震天的吼声咆哮,塞满天地的风沙肆虐,山脉般的巨影由远及近,暴戾的血色眸光透过重重沙幕照在孟虎的身上。
  孟虎仰天一声虎啸,风沙凝滞,他气血如海,一百八十层魔兽神功运转,金色魔气森严如狱,火焰般从体内腾出。
  一百八十层大鹏展翅魔诀的魔气在他体内奔腾不息,他一跺脚就来到万米高空。
  一百八十层生死搏功法激发,青毛巨狮,六牙白象,金翅大鹏……三种异象在他身后显见,碧血干戚幻化出千丈斧影,他挥动斧头,只见风云雷动,碧波流转……
  这一日,大荒沙海覆天,狮吼,象哞,鹰啸不绝。
  …………
  长安城自古繁华,商铺林立,街道宽阔,车马川流不息,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偶尔还可以见到生有狐尾的妩媚女子,头生牛角的高大壮汉……
  天台铁匠铺。
  三名身穿大唐官府制式铠甲的青年正在聊天。
  一名腰佩长剑的青年朝同伴说道:“喂喂,你听说了吗,上古魔兽四极兽被斩杀了。”
  “早就听说了,现在大荒的风沙已经平息,说明四极兽已经死了。”
  “据说那里魔血如海,沸腾不息,前去一探究竟的人回来后都神志不清了……”
  另一名背负狼牙刀的青年一脸钦佩神往:“虽然不知道是哪个盖世英雄……但是我知道他一定跟我一样风流倜傥,英俊潇洒,风迷万千少女。”
  另两名青年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背刀青年嘿嘿一笑,正要说些什么,却突然满脸震惊,嘴巴大张,手指胡乱指向前方,“啊啊”得发出声音,却说不出清晰的话。
  两名青年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名身形巨大的虎头怪怀中抱着断裂的巨斧,背负几根更加巨大的墨绿色兽骨缓缓走来,径直走进了铁匠铺。
  “墨绿色兽骨,骨内呜呜有风沙之声,我曾在藏宝阁的镇阁之宝展览会见过,一根只有半米长的同样的兽骨……那是,四极兽兽骨!”
  ……
  孟虎走进铁匠铺,一位赤裸上身,燕颔虎须的精壮大汉对他说:“你来了,看来你成功了。”
  孟虎点了点,默默不语,将兽骨从背上解下,放在地上。
  精装大汉啧啧称奇:“没想到啊,世上真的有未成圣的人能斩杀四极兽。一百年,陨铁,战魄,强化石,上古魔兵,海皇兽魂,四极兽骨,锻造神兵裂天的材料已被你集齐。”
  三界之中存在众多奇闻轶事,不解之谜,这位自称冯铁匠的精壮大汉以及他拥有的神级锻造台“天台”便是其中之一。
  有人说他是转世修行的仙人,于铁匠铺中体会人的悲哀喜乐,世间百态。
  也有人说,他是降世的佛陀,于铁匠铺中吸收化解不甘之人的怨气煞气……
  孟虎只知道,一般的人,一般的魔,一般的仙,一百年后的样子不可能和一百年前一模一样。
  他低沉地说:“现在就开始吧。”
  冯铁匠应了一声,将铁匠铺大门关闭,然后走到神级锻造台“天台”之前。
  他凝望“天台”,神色凝重:“我锻造过的兵器如恒河沙数,神兵不知凡几,这一次,我真的希望这一把能成就武神神兵。”
  说着他呼出一口气。
  轰,
  “天台”轰鸣,冒出紫色,白色,明黄三色异火。
  孟虎怀中,碧血干戚的碎片颤抖鸣叫,似乎是在告别,似乎是在欣喜,随后碎片飞入锻造台,在三色异火之中渐渐熔化。
  冯铁匠双手虚托,凭空出现三样物品。
  一件是被不周山火淬炼万载的陨铁,一件是承载上古神兵不灭杀意的战魄,另外一件是一个晶莹剔透的蓝色珠子,其内碧浪翻滚,有一海兽无声咆哮,同时四极兽骨浮起,来到“天台”上方。
  只见陨铁熔化,与碧血干戚碎片相融,铁水渐渐成巨大镰刀形状。战魄腾起熊熊火焰,外壳碎裂,不灭的杀意冲出,巨镰颤动,将这杀意拘束吸收。
  同时四极兽兽骨风沙之声狂躁,如长鲸饮水般将海皇兽魂吸收,“咔嚓咔嚓”兽骨变幻,成巨镰形状。
  “滋滋滋”
  巨镰状的兽骨和巨镰状的铁水之间窜出无数雷霆,将二者的距离渐渐拉近。
  冯铁匠将一柄大锤举起,然后重重打下。
  一声巨大的轰鸣,兽骨铁水融为一体,一柄巨镰形状的上古神兵渐渐成形。
  “这件兵器的属性是金。”说着,冯铁匠手一甩,甩出50块白色强化石。
  锻造台中异火慢慢熄灭,随着强化石融入神兵,神兵渐渐冷却成型。
  这是一柄巨型镰刀,光芒黯淡。
  孟虎上前,掏出一张刻有百兵图案的符纸,虎目一闭就将符纸拍在裂天上。随后他顺手握住斧柄,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传来,仿佛整个三界这件神兵只能为他所用。
  “武神神兵!这就是天命啊。”身旁传来一声惊叹。
  孟虎睁开眼,只见巨镰斧身流动墨绿色光华,隐隐然有嘶鸣之声。
  “神兵名为‘裂天’,现在,为裂天开锋吧,这件神兵能多承受一段开锋之力。”
  孟虎默默凝视着裂天,点了点头,从怀中掏出十数颗红色玛瑙。
  只见他将宝石一字排开,从左至右一共十七颗。宝石大小如一,只是越往右颜色越深,仿佛是用无数红色堆叠而成。
  锻造台神光流转,红玛瑙从左至右一颗接一颗融入裂天之中。第十七颗红玛瑙融入之时,裂天射出一道神光,神光瞬息千万里,射入一座上通璇玑的圣山之中。
  圣山一处平滑的山壁,下面有古老祭坛,祭台无火自明,一句句古老的战歌响起。
  一位年老的巫师抬头看着山壁上显现出的巨镰形象,喃喃自语:“一柄武神神兵出世了……”
  ……
  天道的力量如潮汐起落,每过六百年,天道的力量就会跌落谷底。
  今日就是天道力量处于最低谷的日子,三界众圣各显法力神通,将目光投向一处裂谷。
  这处裂谷,左无边,右无际,深无底,名为天堑,后边是一处巍峨山崖。
  山崖上书四字:不思仙崖。
  不思仙崖中,寸草不生,山壁光滑如镜,浮现一行行金色文字:
  “天道忘情,仙魔无途……”
  被关在不思仙崖里的仙族,必须每时每刻诵读这篇文章,一旦停下,就会遭受蚀骨之痛。
  而仙族之人每念一次这篇铭刻天道法则的文章,心中对所爱之魔的思念就会减少一分,对所爱之魔的记忆也会慢慢变淡消失,最后,仙族之人就会完全忘记那个魔族。
  不死仙崖中,一名背生蝶翼的少女坐在一株石莲之上,闭目不语,宛若一座石像。
  天堑裂谷前,有一石碑,碑上有字:“天道禁地,踏入者死。”
  碑后那边伫立着一对巨大的牛角,这边散落着一根纯白无一丝杂色的狐尾……无数魔族本命之物散落其中。这些本命之物在时间长河的冲刷下依旧不坏不朽,足以证明这些魔族生前的强大,然而这些强大的魔族都陨落在了天堑之前。
  地上刻有一个个字迹,刻痕深深不见底。
  “此生不悔”
  “不要……忘记……”
  “娘子,老牛我,尽力了……”
  “郎君,请珍重……”
  “敢问苍天,为何无情!”
  ……
  孟虎身着紫红神铠,手提巨镰裂天,行至天堑之前,脚步没有一丝停顿,越过石碑所定界限。
  这一霎那,幽深的裂谷之中翻涌起金色火海,一轮太阳从火海中升起,太阳之中隐隐有三足神鸟之形。
  孟虎冷哼:“不过是天道幻化而出的虚假金乌。”
  金乌火焰煌煌,光线折叠变幻,空间扭曲紊乱。
  孟虎目迷五色,耳中响起嘈杂之音,口中呈杂陈五味,无感混乱,心魔横生,这样的状态持续一段时间,孟虎就会变成一具失去灵魂的躯壳。
  “呼,喝。”一吸一呼间,一百八十层阴阳二气诀流转全身,孟虎神念念诀,施展绝学定心术,只见阴阳二气于头顶汇聚,喷泉般洒落全身。
  定心术加持,五感恢复,幻觉俱灭。
  金乌啼天,日轮旁出现几个巨大的幻影。
  上古巨力神猿,山岳般巨大,手体狼牙棒,一棒碎山岳,
  上古巴蛇,长万丈,毒气缠绕,生灵触之即死,
  上古混沌兽,呼风唤雨,飞沙走石,法力通天,
  上古蝎子精,上古修罗傀儡鬼……上古凶兽,上古凶魔幻化而出,凶威滔天。
  孟虎一声虎啸,七个一百八十层狮驼岭绝学奥义运转,金色魔气沸腾盈天,魔威盖世,青毛巨狮,六牙白象,金翅大鹏,三种异象在他身后显见,巨镰挥动,割风断雨,裂天笞地。
  ……
  一处仙气缭绕的道观之中,两位圣人端坐,前方有一镜子,镜边刻有伏羲八卦图。伏羲八卦明灭,镜中显示出天堑中的景象。
  “仙魔不能相恋,这是天道法则,我等成圣之人无法干预。然而因这条天道法则,无数相恋的仙和魔被迫分开,产生无边怨气和煞气。”
  “煞气和怨气动摇蚩尤封印,不日蚩尤之劫将再临三界。”
  “道友,你觉得他能成功吗?”
  “能,为了三界众生,为了他们二人。”
  ……
  天堑,
  上古魔兽幻影消散无形,紫红神铠破碎,孟虎伤痕累累,魔气如烛火般摇摇欲熄。
  天空响起万钧雷霆之声,天道震怒。裂谷中金色火海沸腾,九只金乌缓缓升起。
  十只大金日轮里,十只金乌煽动翅膀,金色火焰煌煌无尽,蒸干四海,焚尽八荒,卷向孟虎。
  孟虎感到浑身血液都要被蒸干,他怔怔看着卷来的火焰,连移动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
  “结束了吗……”
  绝望之中,虎头怪头顶浮现一朵晶莹的红色莲花,莲花缓缓旋转,瀑布般洒落道道灵气,回复着孟虎的伤势。
  不思仙崖中,
  背生蝶翼的少女,皓足点在不断盛开的青色莲花上,如雪柔荑结成法印,璎珞羽冠后一轮白色灵光照耀,少女身姿如莲,绛唇轻启,诵出自在经文。
  少女违逆天道,连绵不断的雷电自虚空生出,劈向少女。然而少女周身流转五色神光,将雷电一一化解消弭。
  灵气莲花旋转,孟虎伤势尽复,无尽魔气从体内涌出,威势更胜从前。然而即使是这样,也不敌十乌齐出之力,孟虎依然身处绝境。
  十只金乌齐齐啼叫,金色火焰将孟虎淹没。
  火海之中,孟虎用魔气护住心脉,任凭金乌火焰焚烧,在头顶莲花的治愈之力下,他的躯体被焚烧成灰而又重生。
  他这是引金乌之力淬体,稍有不慎就是形神俱灭的下场!
  一次又一次,他承受着无边的火焰焚体之苦。
  不思仙崖中,
  少女周身五色神光黯淡下来,有数道雷电劈到少女身上,少女诵读经文的声音却没有丝毫起伏变化。
  一百年的蚀骨之痛,只为不要忘记那只呆头呆脑的虎头怪,如今,与他只隔一道窄窄的天堑,这点小小雷电,又算得了什么。
  金乌火焰沸腾,连散落天堑前历经岁月不朽的牛角,狐尾都被焚成了灰烬。
  火焰之中,孟虎周身渐渐浮现出银光熠熠的不灭神铠,金乌之力不能侵入分毫!
  只见孟虎紧紧握住裂天,金色魔气奔流如垂天大河,魔气之中夹杂着一丝丝白色圣力。
  他抬头,虎目圣光湛湛,洞穿金乌真身,只见虚幻的金乌是由一道道金色神链构成,这些神链正是一道天道法则的具现。
  “从此,有情仙魔,终成眷侣。”
  “天魔解体!疯狂鹰击!”
  天地变色,金乌哀鸣,法则神链断裂。
  轰隆隆,
  不思仙崖倒塌,填平了天堑。
  虎头怪和少女隔着天堑默默相望,天堑已被填平。
  孟虎踏上天堑,走向少女。
  已经超凡入圣的孟虎,此刻觉得有点害怕,他轻声呼唤:“小娥子……”
  少女淌下两行清泪,扑着翅膀,飞入孟虎的怀中。
  “虎头哥……”
  孟虎紧紧抱住少女,虎目微红:“小娥子,我们一世也不分开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5 20:10:10 | 显示全部楼层
能不能排好版在上传啊?
听说古风的锦衣和9月6日新服天地无极更配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0 16:06:15 |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时候审核完啊,有两个错别字我要改一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1 14:22:03 | 显示全部楼层
顶一顶,希望大家每天都有好心情
be happy……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1 15:52:13 | 显示全部楼层
额啊~!,我还是……太,年轻了~……
周边商城520浪漫惊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