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932|回复: 2

剑狐之最美的遇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4 22:20: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CP人气战
服务器: 无与伦比(将军)
游戏ID: 为保证玩家隐私,此选项仅论坛管理员、超级版主可见。
作品封面: -
男主角: 剑侠客
女主角: 狐美人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在我有限的记忆中,我原本生活在一个平凡的家庭,某天,村外黑风山上一群妖魔血洗了我们村,还放火烧了房子,我被我爹娘放在地窖中得以幸免,那年,我五岁;我永远不会忘记我娘那双恐惧而又鉴定的眼,她最后为我做的,就是用自己生命最后一丝力气,倒在了地窖入口的盖子上,用自己单薄的身体遮挡在上面,尽可能为我争取更大一丝活着的希望;当两天后我从地窖爬出来的时候,家园已经成为了一片废墟...再之后,便是一路的乞讨流浪,我没有感受过被人关心的滋味,我也不需要~我花了整整十年,昼夜不分的在大唐官府磨砺雕琢自己的武学,直至我走出师门的那一刻,我师父叫住了我,“混小子,你每天都拼命练功,不枉我当年捡你回来悉心教导,虽然本事没学全,不过行走江湖问题不大;切忌万事要遵从本心,莫要因执念后悔终生,也莫给俺丢脸...
我一路骑着马儿前行,四海为家,遇到妖魔贼盗,绝不留情,每当遇见它们  总是会在眼前浮现那一滩血泊,哼,所有的坏蛋,都得死!看着向我冲来这只黑熊精,我不屑的一笑,轻轻把手搭在剑柄上,直到它飞扑至我不足五存空中,几乎能看到它那丑陋肮脏的獠牙中残留的血肉时,我才在旁人的惊恐叫声中轻身一跃——喝,后发致人,欧不,是后发至熊,轻松割开了它的喉咙。
“谢谢大侠!”“这是最近名声正盛的剑侠客吧?”“能遇到恩人真是太好了...”,在众人的千恩万谢中,我谢绝了他们的谢礼以及邀请,这大概是第106次了吧?我跨上我的马儿,只给他们留下我潇洒的背影,唔~我就这么轻轻的走,不带走一片云彩;
这夜,行至一片密林,我升起一堆篝火,握着师傅送的游龙剑开始我的每日练剑功课,听之前救的人传闻,再往东十天左右行程,就能找到黑风山了呢,呵呵;今晚就在这儿稍作歇息吧!
靠着大树,我刚眯着眼睛不到半个时辰,耳边穿来一阵细微的打斗声音,远处几道声影交织追赶,越来越近,真是烦人,待到走近,原来是三只狼妖追赶一个蒙面的高挑女子到此,
我一看便知是一只狐妖,哼,算你们命大吧,我可懒得去插手,最好两边妖精同归于尽才好呢!他们看了我一眼,见我没有动作,变将注意力转至对方身上,继续缠斗起来;本欲不管其生死,这时候,那窈窕身姿的蒙面小狐狸一个疏忽,后面那只狼妖悄悄移动到侧面,猛得往她扑过去,锋利的狼爪眼看就要落在她脸上,狐妖勉强发觉,尽量侧过身子,千钧一发躲过这致命一击但是脸上的面巾被打落,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精致无比的俏丽面庞,毫无瑕疵的倾城容颜,细眉如画,瞳影如水,流动着一段妩媚妍态,竟是天姿国色,不可方物;我从来都不知道一个女子竟会美成这样,火光映照中,她的乌丝闪耀地迷人。当她转身与自己的眼相撞时,我觉得自己的心似是要跳出来似的,忽而醒悟过来,我这时怎么了?这可是一只可恶的妖额!似乎回想起什么,心中一阵抽痛,顿时处于踌躇之中;狐妖也呆滞了两秒,仿佛陷入了犹豫与思考,随即言道:“少侠可愿相助?奴家必感激不尽”
“找死的小子,我黑风山的闲事你也敢管?!”原来是黑风山的!新仇旧恨,似乎给自己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出手理由,我拔剑挡在了双方当中,小狐狸满眼放光得看着我,我尽量移开目光不与她那炙人的眼神交替,“无耻小妖,自寻死路”转瞬剑光如电,射向之前与狐妖颤抖的两只狼妖,“横扫千军!”火光在我的剑下似乎都没有了颜色,时光流逝都被砍断!不过两回合,两只狼妖便已首尾分离,这时间,狐妖也已经解决了战斗,“狐美人,你假意与大王成亲趁机盗走大王的宝衣,大王已然震怒,天涯海角再无你容身之处!”“这宝衣本就是我狐族至宝,熊霸强取豪夺伤我族人,今日这也算是物归原主!”言罢便利落一鞭了断了狼妖性命。
只见这狐妖纤腰款摆朝我走来,福了一福:“狐儿多谢少侠仗义出手,妾身...”“不必了,妖...你,速速离开,我只是欲找黑风山寻仇,与你无关”,狐妖笑着眨了眨那双会说话的眼,俏皮道“你救了我,从此我就是你的狐啦,我可赖定你咯!”,我的内心似乎有点动摇,甚至我都无法多看几眼她的眼睛,只好冷哼一声,干脆懒的想了!自顾自得合衣睡在了旁边。
这是我第一次睡得如此的熟,也是我第一次没有晨练,完了,旁边还睡着一只妖精呢!我的警惕心呢?!我赶紧把眼镜睁开,眼前两粒黑葡萄咕咕噜噜的看着我,我心里一颤,稳住心神,这小狐狸,没事儿凑这么近干嘛!似乎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行为于我造成多大的困扰,小狐狸巧笑嫣然“小哥哥,狐儿给你准备了瓜果当早餐,你的衣服也脱下来狐儿给你洗洗~”“你这狐狸,究竟有何企图?!我放你一条生路,还不速速离开”;小狐狸:“少侠你是要去黑风山么?我进过黑风山,对那儿很熟悉呢,我可以带你去,没有我的领路你可找不到它们老巢哦!不过那儿危险重重...”“不管什么刀山火海,也无法阻拦我的脚步,带路吧!”
我又打断了这狐狸铃儿般清脆的声音,哼,肯定是这段时间练剑太累吧,精神总是恍惚走神,可不能这样呢!
此后,狐狸便跟着我一起上了路,起初还有点儿心里障碍,时间一长我便释然了,一路上看着别人对她美貌的惊呼与对我的羡慕,我心里貌似也能泛起一丝得意~期间,她一直承担着我的起居饮食,我也习惯了这种以前从未有过的温暖感受;
本正想着练会儿剑法,狐狸这一路上的身姿却在脑海中挥之不去,不过她一直欲言又止,到底为什么呢~!怎么了我,我可不能沉溺于这儿女情长啊!
“刚路过集市,看到有人卖这醉生梦死,妾身立马给你买来了~这可是好东西呢,能增加对武学的领悟能力哦!”狐狸举着一个破旧的狐狸,献宝似的举在我面前。这玩意儿倒是挺香咕隆两口下肚,忽然觉得天旋地转,好像自己陷入了一个妙不可言的世界,一种销魂蚀骨而又惊心动魄的温暖紧紧的裹挟着自己的感官。就好像在烈日之下被炙烤,灵魂将要出窍;又好像在寒冰之中被酷冻,神经都已麻木,一颗骚动的心在碧落黄泉间来回升落,钩织成一个七彩斑斓的幻梦...梦中,有爹,有娘,咦怎么还有这只美的不像话的小狐狸额~...好晕额,不过,我似乎,离不开这个东西了;
第二天清晨,醒来发现自己衣服居然被扒了...一看,狐狸拿着我的衣服叠得整整齐齐的朝我走来;以后每天给我灌满,这酒...对我练功有增进,还有!不要对我动手动脚的,成何体统!狐狸掩嘴偷笑:“嗯,狐儿看公子衣服破损多处才帮公子缝补洗净了一下~不过公子,你昨晚,一直叫我的名字呢...”戚,这可恶的狐狸!感到脸上一热,我匆匆走到了前面,“快点了。目的地不远了!”
终于来到了这黑风山,我一刻也无法等待,一路斩杀小妖来到了熊霸的妖洞外,狐狸一言不发的跟在我身边,这时,熊霸走了出来,惊异的看着我们,大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你个贱人带着小白脸来送死了,这次看你怎么逃!“恶妖,十年前你毁我家园,今日叫你血债血偿”言罢便与它战至一起,虽然这熊皮糙肉厚,不过在我俩的努力下还是给它造成了许多的伤害,狐狸似乎总是有意无意的挡在我身前,挨了熊霸好几招,却总是第一时间冲了上来,对哦,小狐狸有宝衣,不惧怕这点伤害,不过心里还是涌起一股温暖,这贼熊,如此娇滴滴的美人也下得去手;“豁出去了,俩只不知死活的蝼蚁,受死吧!霸体罡气!”熊霸毛茸茸的双掌狂舞一阵,便无力倒下,看着狐狸脸色巨变,我知道这招不简单,将剑挡在身前,妖气临近,陪伴我多年的剑居然第一时间便断裂了!!原来这就是熊霸的依仗么。。。终究是我太过大意,转身望了一眼她的倩影,这招真的挡不住了...“破釜沉舟!”我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在妖力落至我身体前掷出已被斩断的游龙剑,看着它射中带着满眼不可思议的熊霸,我似乎也送下了这口气;也好吧。不过可惜了这美丽的狐儿了,居然要陪我一起送命,也好,既然要死,也未尝不是一种解脱呢~紧接着胸口一阵剧痛,仿佛五脏六腑要撕裂了一般...好疼额,我尽量控制身体,在落下时抱住狐狸的身体,用自己的身体先行落地,尽可能让她落在我身上...但我为什么还没死呢。。。我看向自己胸口,露出衣服里面一抹金色,这不是狐儿的家族至宝嘛?难道?
回忆忽然到了那天清晨她给我洗的衣服...原来...
身上的疼几乎消失了,因为我感觉我的心正在一片片的碎裂,我抱着狐儿,嗓子缺好似被堵住了一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怀里的佳人:       
“我望向你的眼眸,里面平静无一丝波澜,却深邃地迷人,那里倒影着我的身影。是啊,自己找了这么久,现在终于找到了一个眼里有自己的人,我好欢喜。”她突然得笑了,缓缓闭上了眼睛...
这时候才想起师傅的话,我是不是真的错了?我坚持的是对的么?
我离开了,继续走上了四海为家的行侠仗义之路,每日与我的酒与剑作伴;
只有拿起这酒壶,在酒醉之中我才能在眼前看见你的笑颜,你还在我身边...
时空仿佛在刹那间凝固,
我的思维放佛脱离了我的身体,只余下愉悦的灵魂在云端起舞。
从不曾怀疑,这是我生命中最难忘的遇见,
纵然时光流转,记忆里的画面却清晰依然
明知再也无法交集,我仍愿意,用尽我的余生去背负这的思念的债
一壶一剑一声叹,一心一念一世情,狐儿, 我真的好想你呢

百万梦幻粉 公测大集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6 11:04:2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只求青花瓷。。
https://xyq-f.netease.com/forum/201910/10/100805jqvwkzd7kq216qjq.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29 16:30:05 | 显示全部楼层
为青花瓷努力中~~   求支持 求点击率~~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