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088|回复: 14

逍骨之一生两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2 12:19: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CP人气战
服务器: 紫蓬山
游戏ID: 为保证玩家隐私,此选项仅论坛管理员、超级版主可见。
作品封面:
男主角: 逍遥生
女主角: 骨精灵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来生再续缘>

“你是济世渡人的佛,她是堕入地狱的魔。你们永远不可能在一起。”
逍遥手中的折扇倏然一紧,额上因痛苦而爆出的青筋蠢蠢欲动。
“歌儿等我,我这就回去禀明师傅,然后托媒人找你师傅提亲。”逍遥信誓旦旦,目光里尽是似水柔情。而对面的小骨早已脸颊绯红,眉目轻点:“寒玉哥哥,我等你。”
许是那驻足顾盼的一抹靓丽身影,许是那不经意回眸的一颦一笑,许是那人潮汹涌中的擦肩而过,寒玉对清歌一见倾情,再见倾心。这是他们的第三次见面,寒玉便决定与清歌厮守终生。剑眉星目,清歌喜欢寒玉如刀锋雕刻出来般的轮廓;折扇轻摇,清歌欣赏寒玉全身散发出来的沉稳儒雅;悬壶济世,清歌爱慕寒玉卓越倾世的才华。她的一颗心,因他跳动加速。
寒玉,化生寺首席弟子,空度禅师的得意门生。清歌,阴曹地府首席弟子,地藏王的掌上明珠。他们本可以是一对璧人,然而。。。




【四月论坛活动汇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2 12:20:18 | 显示全部楼层
化生寺。
“玉儿,此事万万不可。自古人魔势不两立,如今你要联姻,更无可能。”空渡斩钉截铁道。
“可是师傅。。。如今人、魔、仙各安分守己,三界太平,一片祥和安宁,我们不能摈弃种族成见,共谱大唐盛世华章吗?”
“此事不容再议。”空渡打断了寒玉的话。
寒玉再想解释些什么,却最终没有说出口。
“玉儿,师傅已是风烛残年,留在世间的时间屈指可数。化生寺的未来要你一肩挑起。所有师兄弟中,你的资质和悟性皆是最高,师傅自你少时便把你当未来掌门一般培养,不要辜负了为师对你的期望。”
“是,师傅。玉儿明白。”
“玉儿,为师看你修行日渐精进,普通修行已不能提升你的修为。这样玉儿,你最近准备一下飞升一事。飞升要求心无杂念,四大皆空,你切莫被儿女情长耽误了一生。”
“是,师傅。玉儿先去准备了。”
退出房门,空渡的话一字一句狠狠敲击着寒玉的心。
师恩如山,情意似水,该如何取舍?

阴曹地府。
“师傅师傅,寒玉哥哥说要娶我,不日便会请媒人来提亲啦。”清歌一路蹦进了地藏王府内。
“寒玉?是那个化生寺首席弟子么?哦?这么说,我的歌儿终于要嫁出去了?”地藏王笑的慈眉善目。
“哼,什么叫终于?师傅您老这是怕我嫁不出去了么?”清歌的小嘴故意撅的老高。
“我的歌儿长的这么漂亮,又是我门派首席大弟子,怎么会嫁不出去呢。为师只是有些舍不得。”地藏山轻抚着清歌毛茸茸的头,声音有些哽咽了。
“那个寒玉,生的倒是是风流倜傥,一表人才。论修为,也是人中龙凤。可是他师承化生寺,是人族,他的师傅会同意这门亲事吗?虽然现在三界太平,各自井水不犯河水,可是历来没有通婚的先例。”地藏王的脸上有些疑云了。
“我相信寒玉哥哥,他一定可以的。”清歌一脸的坚定和向往。
“空渡这个老顽固,不知能否变通,唉。。。”地藏王不语,只是轻轻叹气摇了摇头。

清歌终于还是没有等来寒玉的媒人,等到的是寒玉即将飞升上仙,不日接任化生寺掌门的消息。
七日后。
神坛中间,寒玉盘膝而坐,闭目凝神,眉头紧锁。两边四位化生寺精英护法,也各就各位,严阵以待。人族的飞升并不是一件小事,稍有不慎,便会走火入魔,灰飞烟灭。这也是为什么空渡禅师等到现在才让寒玉飞升的原因。古钟敲响,寒玉蓦地睁眼,起身,随护法切入战斗。连续五场战斗,中途没有任何休息和补给。化生寺作为一个辅助门派,在战斗力上相较于其他门派,弱势太多。四场战斗下来,四位护法已是精疲力尽,伤痕累累。寒玉支剑起身,抹去嘴边残留的一丝血迹,看见倒地的四位护法,一股不知名的寒气自下而上笼罩了全身,黑色的气息,越发浓郁。寒玉的眼睛渐渐泛成血红。唇关咬紧,寒玉知道这是入魔的征兆,可是他控制不住自己。握着四法青云的手抖得厉害,剑差点就自手中滑落。躲在一旁偷偷观战的清歌再也忍不住,凝神聚气,一掌拍向了寒玉的后背。寒玉一个趔趄,回转身来,四目相对,眼神渐渐清明。那目光里,有惊喜,有灼热,还有歉意。对面一记横扫千军,寒玉提剑上前,奋力抵挡,再次切入战斗。身后的清歌由于遭到魔性反噬,哇的吐出一大滩鲜血。那红太过鲜艳,灼伤了人心。清歌的脸色渐渐苍白。她努力的看了一眼仍在战斗中的寒玉,嗫嚅道:“寒玉哥哥,这是歌儿最后一次助你了。。。”两行清泪缓缓滑落,那眼泪,尚带着余温。。。
三日后,寒玉接任第九十九代化生寺掌门。
山东1区临江仙8月7日火爆开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2 12:21:14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何时,大唐国境的两界山之间,多了一座无名冢。漫山遍野的红花,竞相开放。红得耀眼,红得炫目。后来听有缘人说起,那座无名冢边,时常站着一位书生,青衫儒雅,折扇轻摇。
那花名曰曼珠沙华,又名彼岸花,乃地狱之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2 12: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等你长大>
一百年后。
清歌今年八岁了。自她记事起,她便隐隐觉得有股力量在冥冥之中保护着自己。
两岁那年元宵节,爹爹娘亲带着走路尚且不稳的她去长安街赏花灯。元宵佳节,长安街头,人山人海。只一个转身,便不见了爹娘。不知为何,小小的她一点儿都不害怕,再见爹娘时,她是在一个年轻哥哥怀里的。那哥哥生得剑眉星目,左手揽着她,右手握着一把折扇,说不出的儒雅可亲。万分焦急的爹娘一边擦泪,一边将接过来的小清歌搂在怀里紧了又紧。大哥哥便在爹娘的千恩万谢中扬长而去。那哥哥,看向她的时候总是微笑的,逗她的时候总是轻声细语的,抱着她的时候总是温柔的,可此刻清歌看他离去的背影,却有种说不出的落寞。
五岁那年,风调雨顺,隔壁庭院李子树上的李子一颗颗结的晶莹饱满。这可馋坏了小清歌。她偷偷的翻过自家围墙,在两人高的墙头纵身往树上一跃。就差那么一点点,可怜的小清歌便急速往地面上坠去。小清歌害怕得闭紧了双眼。再睁开眼时,小清歌稳稳的落在一个人的怀里,很柔软。这位大哥哥似曾相识。可是任凭清歌怎么努力去想,也记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他了。大哥哥叮嘱了小清歌几句,抱着小清歌轻跃过围墙,将她送至门口,又悄悄离去。一场虚惊,有大哥哥在,总能化险为夷。
七岁那年,清歌生了一场重病。爹娘遍访名医无果。看着日渐憔悴的双亲,小清歌忍着身体上的巨痛,勉强挤出一丝微笑:“爹娘莫过于担心,我这病躺些时日便会好了。”说着朝娘亲扮了一个鬼脸儿。娘亲没有应声,只是哭得更厉害了。十日后,清歌的眼神已开始涣散,嘴唇也渐渐失去血色。弥留之际,她总是能看见一种红色的极其妖艳的花,漫山遍野的竞相开放。那片花丛中,隐隐约约有个人,一袭青衫,折扇轻摇,守着一方无名冢,自言自语。仔细听,他好像在说:“歌儿等我。。。”清歌再次醒来是在数月之后。据娘亲后来回忆说,是一位年轻的公子救了她。他留下一瓶叫做九转回魂丹的药,嘱咐了其用法用量,便离开了。问他姓名,师承何处,他也是笑而不答。他让我和你爹爹放心,过些时日,你一定会好起来的。说着,娘亲用衣袖拭了拭泪。爱女失而复得,她喜极而泣。
自此之后,清歌再也没有见过那位大哥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2 12:23:23 | 显示全部楼层
江湖传闻,化生寺的九转回魂丹失窃了。这味药,乃化生寺的镇寺之宝,只有化生寺的掌门才有资格服用。而化生寺的掌门,一百年前,已飞升上仙,根本没有服用的必要。所以这是监守自盗呢还是因其他门派的觊觎而被盗呢,一时众说纷纭。据说,化生寺掌门为了惩罚自己的失职之过,将寺内之事暂交首席大弟子御风代理,自己闭关渡劫去了。这渡劫虽然说可以提升修为,飞升上神,可也是九死一生吶。说书人呷了一口茶,悠悠说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2 12:24:21 | 显示全部楼层
<与你赴红尘>
十年后。
化生寺。
寒玉从后山闭关洞内出来,舒展了一下筋骨。十年前渡劫差点命陨黄泉,前几日化圣更是差点灰飞烟灭,幸得师尊庇佑,才能安然无恙。如今整个人似脱胎换骨了般,一身道骨仙风。
御风早就率领众弟子在洞口等候,看见寒玉出来,齐声道:“恭喜掌门出关,恭贺掌门化身成圣。”
寒玉一摆衣袖,招手道:“御风,过来。”
“是,掌门。”御风上前。
“掌门师兄要你出去办点事。”说着低声与御风耳语几句。
“掌门,这。。。”御风眉头蹙起,似有些为难。
“快去办。”寒玉摆出掌门的架势,不容置否。
“是,御风这就去办。”说着恭恭敬敬退下了。
“你们也都下去吧。”
“是,掌门。”众弟子都退下了。
寒玉心情大好。掐指一算:“我的歌儿,今年也该十八了吧?”一抹笑意浅浅的漾上脸颊。

阴曹地府。
“师傅,化生寺有人到访,这是拜帖。”门传弟子道。
“化生寺,首席大弟子——御风。”地藏王打开拜帖,陷入沉思。
“请他进来。”
“是,师傅。”门传弟子将御风唤进来。
御风将来意与地藏王说明,地藏王没有立即表态,说要征求一下清歌的意见。三日后给答复。御风躬身作揖,便起身告辞了。
“去把你师姐叫进来。”
“是,师傅。”
“师傅唤我何事?”清歌一路蹦蹦跳跳踏进来。
“歌儿啊,为师记得不错的吧,你今年有十八了吧?”地藏王笑的很慈祥。
“是啊,师傅都不记得歌儿多大了么?哼,师傅一点儿都不疼歌儿。”清歌故意撅起了嘴。
地藏王笑着不予理会。“歌儿,刚才化生寺首席弟子来提亲了,他们掌门有意与你缔结连理。你意下如何?”
“啊???”清歌惊得合不上下巴。
“师傅,我不嫁不嫁,我要陪您老一辈子呢。”清歌摇晃着地藏王的胳膊,开始撒娇。
“轻点儿轻点儿,我这老胳膊老腿都要被你摇散架了。我说歌儿啊,你这拒绝得这么干脆,为师看你并不像是舍不得为师,是心中另有所属吧?”地藏王故作神秘一笑。
“师傅你看你怎么说话呢。歌儿没有。”清歌把头摇得跟拨浪鼓般,一抹绯红却悄悄爬上了清歌的脸颊。
大哥哥,你在哪里呢,歌儿好想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2 12:24: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长安城都在盛传化生寺掌门寒玉即将迎娶阴曹地府首席清歌一事。人魔联姻,正邪合璧,此消息一时被炒得沸沸扬扬。大街小巷,上至七十老妪,下至黄口小儿,都在纷纷议论此事。
“自古正邪两立,人魔殊途,三界虽没有成文的规定,但到底没有通婚的先例。这寒玉执意一意孤行,会不会被三界其他门派所讨伐?到时候天下大乱,生灵涂炭,可如何是好?”一位人族老者浑浊的两眼满是沧桑,担忧道。
“这寒玉虽说是三界化身成圣第一人,修为无人能及,可是他这样逆天而行,会不会遭天谴。毕竟化圣也跳不出三界之外。”天宫的首席衣袂翻飞,义正词严,颇有些大义凛然。
“娘亲娘亲,你说人族的哥哥和魔族的姐姐生下来的小孩儿会是小毛头还是小魔头呢?”一个稚子眼里满是天真,抬头望向他的娘亲。
“安儿住口,小孩子切莫胡言。”他的娘亲瞪了他一眼,俯下身来,捂住了他的嘴巴。那个唤做安儿的小孩儿便闭紧了嘴巴,怯生生缩到他娘亲身后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2 12:26:20 | 显示全部楼层
清歌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她要去“见一见”化生寺掌门,也有可能是他未来的夫婿。早就听闻寒玉生得剑眉星目,唇红齿白,一副英俊儒雅小生相。世人更是以潘安宋玉相媲美,夸的是天上有地上无。虽然清歌心中早已有了不曾相见几面的“大哥哥”,但是她还是想去“偷窥”一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2 12:27:08 | 显示全部楼层
化生寺。
一颗毛茸茸的小脑袋自寺院围墙后探了出来。
寒玉舞剑的手顿了一下,换了剑锋走势。唇角弯起一抹不易觉察的弧度。咻咻咻咻,随着剑花飞舞,几片火红的枫叶应声而落。凌厉的剑气卷起落叶,又一阵萧瑟的凄凉。入秋了。
清歌猫在墙头看的有些呆了。仅是背影和侧颜,便让自己挪不开眼睛了。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看来世人所言,并非虚妄。当寒玉看向墙头的那一刻,清歌惊得差点儿从墙头掉下去。这位不就是这些年来,她朝思暮想的那位大哥哥吗?只是这位大哥哥,容貌未有半分变化,还是初见时年轻的模样。即使如此,清歌仍敢断定,这位大哥哥一定是她在等的人。想到这儿,清歌的小脸又不由得泛红了。
当四目即将相对的那一刻,清歌纵身从墙头跃了下来。她的头有些隐隐作痛。她总觉得自己该记起些什么,但是什么都想不起来。她要回去问问师傅。
重逢是惊喜的,清歌甚至觉得自己有点儿小幸运。惦记了十多年的人就这样毫无防备出现在自己面前,清歌的心中激起的不是涟漪而是浪花。如此的机缘巧合,不得不让清歌怀疑:这样的安排是不是有些太过刻意了?
墙内寒玉对清歌的小动作尽收眼底。她的一展颜,她的一蹙眉,她的一失神。他没有追上去向她倾诉这么多年的衷肠和饱受的相思之苦。他在等,他已经等了一百年,不差这一天。

阴曹地府。
“歌儿,婚事考虑的如何了?”地藏王依然是那副笑吟吟的慈善模样。
“我同意。不过。。。”清歌话锋一转,“师傅,是否有些事您应该告诉我了?”清歌这个笑,有些狡黠了。
地藏王沉吟片刻,步子向前踱了几步,终是叹了一口气:“好吧。”
“一百年前,你也是在这个年纪,与化生寺弟子寒玉曾有过三面之缘,只不过,那个时候他还不是掌门,是首席大弟子。他天资聪颖,骨骼惊奇。在他师傅空渡禅师的指导下,弱冠之年便具有了飞升上仙的修为。相见第二面你们便情投意合,你也芳心暗许。回去后他便向空渡老头儿禀明了此事,他要娶你。可空渡以人魔殊途,霍乱三界为缘由强烈反对了此事。寒玉虽心有不甘,却也只能惟师命是从。他遵从空渡安排,七日后带四位化生寺精英护法闯关飞升。由于受困于师恩和情意的两难境地,他在战斗中入了魔障。幸得你暗中协助,他灭了心魔,也成功飞升上仙。由于遭到魔性反噬,你经脉尽断,伤及五脏六腑,送到我这边救治的时候已无力回天。。。”地藏王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低,脸上早已是老泪纵横。
“后来呢?”清歌在一旁催促道,心越来越沉。
“后来,”地藏王停顿了一下,别有深意的看了清歌一眼,“后来,寒玉接任了化生寺第九十九代掌门,不过在接任的第二天,他便把寺内一切事务交由当时的首席大弟子处理,自己闭关渡劫去了,再也不过问世事。就这样过了一百年。”
“可是师傅,这些事您是如何知道的呢?”清歌满脸疑惑。
“师傅可是活了近二百岁了的人了,比起人族空渡那老头儿,咱们魔族的寿命可是长的多。”地藏王笑呵呵,精神依旧矍铄。
“那寒玉为什么能活这么久,而且还是如此年轻的摸样?”清歌的疑惑一个接着一个。
“他闭关渡劫上神之后又化身成圣,修炼了一百年,寂寞了一百年,方得如今修为,其中的辛苦自不必说。连空渡老头儿都没有他那般成就。”地藏王话语里有些赞赏了。
“哦。。。歌儿明白了。”清歌若有所思,联系以前种种,清歌**清了思绪。
“真明白了?走,歌儿,为师带你去一个地方。”
“是,师傅。”清歌虽有些犹疑,还是跟着地藏王走了出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2 12:27:46 | 显示全部楼层
地藏王的无常步已是炉火纯青,清歌跟得有些吃力。那个地方离阴曹地府不远,在两界山之间。穿过漫山遍野的曼陀罗花阵,他们停在一座无名冢前。无名冢前有无字碑。方圆杂草丛生,石碑却一尘不染。地藏王聚掌凝气,轻轻拂过无字碑。随着护障被揭开,两行红色的小字显露出来:爱妻清歌之墓,夫寒玉立。那刻痕,入木三分,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那红色,耀眼夺目,鲜艳得欲滴出血来。滴答,滴答。。。清歌的泪一滴滴洒落在无字碑上,顺着碑石渗到土里去了。。。
“寒玉哥哥。。。”尘封的记忆被打开,清歌扶住石碑的手在颤抖,早已是泣不成声。
地藏王径自踱到远处,久久未再开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2 12:28:36 | 显示全部楼层
三日后,化生寺掌门与阴曹地府首席弟子大婚。此事并没有在江湖引起轩然大波。因为大婚的第二天,寒玉便辞去了化生寺掌门的职务,带着清歌离开了。据说他们去了一个叫做桃花源的地方,从此隐居山林,不再踏入江湖。
江湖传言,寒玉为了他妻子,散去了一身神仙修为,变成了一个凡人。从此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2 12:29:08 | 显示全部楼层
“歌儿,当初我为了天下放弃你,你可曾怨我?”
“现在我才明白,当初我的选择错了。许天下太平的可以是任何人,而许你一生幸福的人,只能是我。”


《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3 11:50:02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不错,顶你一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5 09:55:54 | 显示全部楼层
御剑长安 发表于 2018-5-13 11:50
不错不错,顶你一下

这排版有点乱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30 20:50:3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帖子的主人和我有肮脏的py交易,所以,我又来顶一下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