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172|回复: 6

狼蛮恋--四季如画,四季有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8 11:42: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CP人气战
服务器: 百花村
游戏ID: 为保证玩家隐私,此选项仅论坛管理员、超级版主可见。
作品封面: -
男主角: 杀破狼
女主角: 巫蛮儿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靖哥而已 于 2018-5-8 11:44 编辑

(壹)雪地遗孤
在神木林中,有几大至今未解的迷。而巫蛮儿的身世便是其中之一。
巫蛮儿本来不在意,她觉得,或许知道了比不知道不一定好。但是,神木林一些弟子却借此想羞辱她:
"哟,这不是那个来历不明的巫蛮儿师妹吗?师父也真是的,竟收留这种人。"
那时的巫蛮儿年纪尚小,不过才六岁,不过她十分聪慧,倒也听出了些许嘲讽之意,一时气不过,与那弟子打了起来。
结果可想而知,巫蛮儿不是那弟子的对手,受了一些皮肉伤。
巫奎虎看着受伤的巫蛮儿,气不打一处来,呵斥道:"巫蛮儿!才多大年纪,就会打架了?你知道这是违反规定吗?"巫蛮儿被这莫名其妙的呵斥吓哭了,抹了抹眼泪,对巫奎虎说:"师父,蛮,蛮儿错了。可,可是他们说蛮儿来历不明,还说您不该收留我……蛮儿不再这样了。"
巫奎虎叹了一口气,不应声。过了好久,他才缓缓开口:"蛮儿,你想知道你的身世吗?"蛮儿扬起满是泪痕的小脸,天真的看着她所尊敬的师父。
"师,师父,您说吧。蛮儿听着呢。"
巫奎虎顿了几秒钟,道:"蛮儿,是这样的。你的身世就连我也不太清楚。当时,才刚满一岁的你被遗弃在神木林入口处。你的啼哭声被巡逻弟子听到了,报告了我。我便打开神木林的结界,把你抱进了神木林。而当时,我还在你的襁褓里还发现了一张纸条,上面只写了寥寥几语,交代了你的名字叫蛮儿。我觉得,也应该遵循你父母的夙愿,给你起名叫巫蛮儿,并收你为徒。"
蛮儿似是懵了般的,过了许久才开口:"这么说,我曾经是一个雪地遗孤。"
巫奎虎点点头,走出了房门,只留下巫蛮儿一个人。
巫蛮儿望着巫奎虎远去的背影,歪着脑袋,紫色的眸子里溢满懂事。

(贰)受伤的雪狼
自巫奎虎公布了蛮儿的身世,蛮儿就再没有听到那些对她嗤之以鼻的流言蜚语了,而且,巫奎虎还送了一头小鹿给她!
于是……
蛮儿就开开心心的过了好几个月。
时光荏苒,转眼已到冬季了。
这天,巫蛮儿领着她的小鹿灵儿在冰天雪地间嬉戏。作为蛮儿的新年礼物,巫奎虎许诺巫蛮儿可以自由出入神木林境外。蛮儿倒也不拒绝,还开心的一蹦三尺高。
蛮儿用小手捏成一个雪球,瞄准,向灵儿砸了过去:"灵儿,接招!"
灵儿敏捷的躲过了雪球,雪球却砸中了另一个东西。
那小东西似是被激怒了,"嗷呜"叫了一声。
巫蛮儿看着眼前的小东西,不解的歪着头。那东西一下睁开了眼睛,它的眼睛是浅蓝色的,皓若星辰。
哦,原来是匹雪狼啊。
蛮儿浅笑,轻抚着雪狼的脑袋,轻声说:"小狼,你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那匹雪狼一下子安静下来,静静地看着巫蛮儿。
蛮儿再次浅笑。
真是应了白居易那句"回眸一笑百媚生"。杀破狼此时这样想。
蛮儿倒也不矫情,抱起雪狼,坐在灵儿身上,轻拍一下灵儿的脑袋。
灵儿长啸一声,飞驰在雪地之中。
蛮儿看着雪景,轻抚雪狼的毛。
她真善良。杀破狼此时在心中说。
雪地中,一头鹿驮着一个好看的女孩,女孩怀里抱着一匹雪狼。


(叁) 无底洞离别
自从雪狼来到神木林后,巫蛮儿再也不觉得孤孤单单的了。她高兴的过了一个年,又长了一岁。
她每天都生活得很充实:练习法术,给灵儿喂食,给雪狼梳毛、上药。
这天,蛮儿带着雪狼和灵儿去神木林境外的碗子山找土地公公送信。
一人一狼一鹿,慢慢悠悠的走在路上。可是,还没到碗子山,他们的面前就冒出一个为老不尊的白发小老头儿。
"土地爷爷,您怎么了?"蛮儿见土地一脸焦急,还以为碗子山出了什么事,忙出声询问。
"哎呀,小老儿我的烤红薯不知道被谁偷了。这不,还在找呢。"土地一脸惋惜。
同行的一人两动物顿觉尴尬。
巫蛮儿一行人无视了土地,往碗子山走去。
蛮儿发现雪狼越来越焦急,就不自觉摸了摸它的毛。
不过,现在杀破狼心里只想着快点儿回到无底洞。
不知不觉,到无底洞前了。
雪狼长嚎一声,跑进了无底洞。蛮儿觉得不妙,也跟了上去。
哇!无底洞可真美!简直是世外桃源嘛!蛮儿陶醉在美景之中。
"对了,小狼!"巫蛮儿突然想起这趟的目的。
这时的雪狼已变成人,正安静的看着巫蛮儿。
依然是浅蓝色的眸子,依然耀若繁星。
蛮儿竟看呆了,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
"谢谢。"
"不用感谢。"
蛮儿觉得尴尬,冲杀破狼挥挥手,领着灵儿跑了出去。
杀破狼没有机会看到,蛮儿跑出无底洞后,梨花带雨,潸然泪下。
"灵儿,我好舍不得小狼。"
灵儿蹭蹭巫蛮儿。
神秘的无底洞前,一个女孩不停的哭泣着。



(肆) 重逢碗子山
自从巫蛮儿将杀破狼送回无底洞后,他们俩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
一转眼已经过去了好多年。
蛮儿也不是原来那个有些冲动的小女孩了,她现在出落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犹如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水芙蓉一般,优雅端庄。
一日,巫奎虎将巫蛮儿叫来,蹙着眉头,道:"蛮儿,这里有一封信,就拜托你送一下。地点是无底洞。"蛮儿应了一声,冲巫奎虎作揖,拿着那封信走了出去。
蛮儿慢悠悠的走着,走着走着,面前又冒出一白发小老头儿。蛮儿蹙着黛眉,冲土地抖了抖那信封。
土地顿悟,自动让开了道。
蛮儿向土地作揖,表示感谢。
突然,土地一把推开巫蛮儿,捏了一个法决,挡住了攻击。蛮儿立即反应过来,召出法珠,娇喝一声:"冰川怒!"
座座冰川从地底冒出,一个接一个,打了对手一个措手不及。
"圆脸罗汉,在无底洞的地盘打无底洞的客人,可是要付出代价的。"受伤的圆脸罗汉的背后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
"夺命咒!"那道清冷声音的主人随即发起攻击。圆脸罗汉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就倒地身亡。
圆脸罗汉的背后是一个俊朗的男子,剑眉星目。
男子向蛮儿自我介绍:"我是无底洞地涌夫人的弟子,杀破狼。"
蛮儿一脸惊讶的看着杀破狼。
过了好久,蛮儿才想起信封,立刻把信封交给了杀破狼。
"谢谢。"
"不用感谢。"
夕阳下,一对佳人面对面站着。



(伍) 神木林灾难
当蛮儿将信送至杀破狼手中时,已是傍晚了。杀破狼便邀巫蛮儿在无底洞歇息一晚,明日再回神木林。
蛮儿倒也不推辞,也不忸怩作态,大大方方的在无底洞住了一晚。
第二日,阴雨连绵。蛮儿望着迟迟不来的晴天,幽幽叹了一口气。杀破狼注视着巫蛮儿,安慰道:"蛮儿,你在无底洞再留上一晚吧。到明日午时,天便晴了。"蛮儿点点头。
第三日是个大晴天。
蛮儿决定马上出发。
谁知半路杀出一只鹿。"灵儿?!"蛮儿惊叫道。灵儿跌跌撞撞的跑到蛮儿面前,无声的诉说着一切。蛮儿立刻不安起来。杀破狼心里一阵悸动,看着蛮儿不安的样子,心好像被针扎一般。
蛮儿犹豫了一阵,然后撒开腿往神木林跑去。"蛮儿!"杀破狼也跟了上去。
当蛮儿跑去神木林时,眼前的一切使她大吃一惊:尸横遍野,许多房屋都被火焰法术烧毁了。灵儿告诉她,就在她不在的那一日,一个自称"暗夜"的组织就开始行动,袭击了神木林。就连巫奎虎族长也被掳走。
"师父……族人……"蛮儿呢喃着,一双灵动的大眼睛也变得无神。
杀破狼向前一步走,轻拍蛮儿的肩膀。
蛮儿两行清泪悄悄流下,杀破狼紧咬住唇。
"我,一定要,报仇!"蛮儿向天发誓。
杀破狼不语。
远处传来一声鸟鸣。



(陆) 殉情崖
巫蛮儿和杀破狼在神木林找了处山洞,歇了一晚。
第二日,蛮儿早早地醒来了。她叫醒了杀破狼。
杀破狼盯着蛮儿,过了许久才说道:"蛮儿,你真的打算去找暗夜组织报仇吗?"蛮儿轻撩额前的青丝,嘴角溢满笑意:"嗯。"
杀破狼静静地看着蛮儿,心里扑腾扑腾的。
太阳照耀着万物,也照着曾经匆匆赶路的两人。
杀破狼不放心蛮儿一人,便托付给土地公一封给地涌夫人的辞书。
两人赶了一日的路,在一小处名为"白家庄"村庄停了下来。巫蛮儿和杀破狼借宿在村民王大爷家。
王大爷端了一碗水给蛮儿,找了个板凳坐了下来。王大爷好久好久都没有开口,过了一会儿,她抬头看看天,这才连忙说:"两位少侠,赶紧歇息吧。明日难道不需要赶路吗?"
蛮儿看了一眼杀破狼,对王大爷说:"王大爷,怎么了?"王大爷犹豫了好一会儿,这才把真相说了出来:"这白家庄附近呀,有一处殉情崖。这殉情崖里住着一个自称红涯老祖的千年老妖,这妖精每晚都要来白家庄巡查,若是被他发现了你们,可就不好了!"
杀破狼回头看了看窗外,然后再转过头来:"王大爷呢?"蛮儿也十分不解的说:"我也不清楚啊……"
月黑风高,外面传来一声陌生的声音:"哼哼,你们俩要是想救这老头子,就来殉情崖会会我红涯老祖吧!哈哈哈!"
蛮儿紧蹙黛眉,杀破狼也皱紧眉头。
两人破门而出。
远处一声鸟啼,白家庄中,一对璧人无言的望着明月。



(柒) 大战红涯老祖
蛮儿盯着天上的明月,幽幽开口道:"杀破狼,我觉得红涯老祖能在一瞬间掳走王大爷,想必实力不俗。"杀破狼点点头。
"我们现在出发去殉情崖吧?""好……"
蛮儿撇撇嘴,然后马上朝殉情崖的方向奔去,杀破狼紧随其后。
殉情崖——
红涯老祖坐在枯木椅上,一双眼睛微眯,然后转移视线,看向王大爷:"喂,老头儿!你家那俩来不来救你?真是的,本座白白耗费功力掳走你了!"王大爷不应声,浑身颤抖。
"谁说我们不会来救王大爷了?"一声怒喝穿来。红涯老祖不耐的一挑白眉,随手丢了一个雷光球过去,只听"砰"的一声,一处墙壁硬生生被轰透。
蛮儿尽量屏住呼吸,一旁的杀破狼怒目直视着红涯老祖。"哼,小兔崽子,能跟本座抗衡的人还没出世呢!"红涯老祖吹嘘着。
蛮儿擦擦满是尘土的脸,召唤出宝珠,随即一个"冰川怒"打了过去,红涯老祖抚抚胡须,双手同时召出雷光球,朝蛮儿抛了过去。
"蛮儿小心!"杀破狼急匆匆地跑到蛮儿前面,一拉弓弦,"夺命咒!"一只箭脱弦而出。一个雷光球被击爆,另一个也被红涯老祖抛偏了。
蛮儿对杀破狼说:"这红涯老祖不好对付,不如合作吧?"杀破狼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蛮儿一双美眸溢满笑意,竟让杀破狼看呆了。"开始行动吧!"杀破狼很不自然的扭过头,道。
"嗯。"蛮儿向红涯老祖身后绕去,杀破狼朝红涯老祖不停地发动着攻击,颇有势不可挡之势。"哼,雕虫小技。"红涯老祖一一接下攻击,不屑道。"蛮儿,快!"杀破狼见红涯老祖放松了警惕,赶紧喊道。蛮儿紧蹙黛眉,借助墙壁一跃而起,娇喝一声:"冰川怒!"红涯老祖还没来得及回过头,就倒地而亡。"合作愉快!"巫蛮儿和杀破狼击了一下掌。
两人带着王大爷越出殉情崖,在崖边向王大爷辞行。
殉情崖旁,一只鲲鹏在天中翱翔。



(捌) 长安集市
一路的跋涉,巫蛮儿和杀破狼竟再没有遇到任何敌人。
蛮儿在长安城外的一处郊野停了下来,仰头望望天上的一轮明月,一双美眸流露出一丝忧伤。
杀破狼也紧跟着停了下来,皱着眉头,一双星目警觉的扫视着四周。并未察觉到危险时,才舒展了眉头。
"蛮儿,明日就要进长安城了。"杀破狼将目光定在蛮儿身上。
"嗯。我知道。若是你不想暴露身份,那便不与我一起进这长安罢了。"蛮儿看向杀破狼。
杀破狼将目光挪向别处,轻声道:"明日还要赶路,尽早歇了吧。""哦。"蛮儿说。
杀破狼在一棵树下坐了下来,闭上眼,不再说话。蛮儿也找了处地方睡着了。
第二日清晨,蛮儿便叫醒了杀破狼,然后向长安奔去。
一进长安,蛮儿就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左顾右盼的。
"长安果然繁华。"蛮儿忍不住赞叹。"是。"杀破狼说道。
蛮儿怕迷路,便向一位摆摊的老大妈询问道:"请问如何出这长安?"
老大妈爽朗一笑,大手一挥:"姑娘怕是第一次来这长安吧?过几天,长安集市就要开集了!"蛮儿一瞬间眼睛就亮了起来。
"杀破狼!那我们便留几日吧!"蛮儿满脸微笑的看向杀破狼。
"好。"杀破狼轻声道。



(玖) 长安集市竟无人
好不容易等到了长安集市开集的那一天,蛮儿显得格外兴奋,一大清早就拉着杀破狼出了客栈。
杀破狼揉揉眉心处,淡淡的说了一句:"蛮儿,这么早,估计长安集市还未开集。"走在前面的蛮儿顿了一下,拉过杀破狼的手,道:"你说的对!"
杀破狼盯着蛮儿的手,脸色微红。"咦,杀破狼,你脸怎么这么红呀?"蛮儿好奇的看着杀破狼。
杀破狼干咳两声,看看天色,说:"我们去看看长安集市吧!""好!"蛮儿二话没说就答应了。
"我记得前几日大妈告诉我的地方就是这儿啊!怎么一个人都没有?"蛮儿看着眼前除了摆摊的人还是摆摊的人的地方。
杀破狼蹙着眉头,也有些不解,便对一大爷问:"大爷,这里是长安集市吧?""是呀!怎么没人呢?诶,客官,您看看有啥想要的吧!"
杀破狼摇摇头,回头冲蛮儿轻轻点头示意:想是有诈!
蛮儿附和的点点头,随杀破狼向客栈走去。
"阿狼!"杀破狼身后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
杀破狼身形一顿,回头来看蛮儿:"你刚刚叫我什么?"
"阿狼啊!叫杀破狼显得有些生疏。你觉得呢?不好听的话,那就换一个好了。"蛮儿眨着一双大眼睛看着杀破狼。
杀破狼闭上眼,回过头说:"随你便。不过,蛮儿,我觉得,我们还要再留几日,想必这长安城也不太平。"
"好,一切都听阿狼的。"蛮儿轻声应道。
长安城的人们都看见了一个俊朗的男子走在前面,而他的身后跟着一个倾城的姑娘的景象。
可真幸福呀!人们这样想。



(拾) 吸血雪狼
一日,蛮儿背着杀破狼出了客栈,到长安街游玩。她无意中听到两个妇人的闲聊:"诶,你知道吗?昨日晚上黄家的羊又被吸血雪狼吸干了血!咦,老吓人了!"
雪狼?蛮儿不解,难道这长安城里还有魔族吗?蛮儿看着两个妇人,上前去,问:"两位夫人,打扰一下,这吸血雪狼是……"
其中一个妇人看着蛮儿,道:"姑娘,看样子你不是长安城人士吧?连吸血雪狼都不知道。"另一个妇人打断了那个妇人,说:"吸血雪狼先前并未出现过,只是从最近开始,它才肆虐了起来。已经好几家了,那几个遇难的人家都是牲畜多的人家。想是这吸血雪狼也有人性,专挑大户人家下手。"
蛮儿在一旁认真的听着,末了,还赞同的点点头,然后若有所思的走向客栈。
到了客栈,一进屋就看见杀破狼那黑的可以滴出水来的脸,这才晃过来。
杀破狼给蛮儿倒了一杯水,开口问:"你去哪儿了?"蛮儿喝了一口水,盯着杀破狼的眸子,说:"刚刚我去长安城转了一圈,听人说这长安城里最近出了一只吸血雪狼。怪不得连长安集市都没人参加呢。""你说吸血雪狼?"杀破狼怀疑的说。"嗯。阿狼,我觉得事有蹊跷。""为何?"蛮儿作沉思状,开口:"听那两个妇人说,这吸血雪狼专挑大户人家下手,它为什么不挑那些贫穷人家下手呢?""说得是。"杀破狼喝了一口水。
"我们,上街再问问吧!"蛮儿提议道。
"好。"
可是一上街,问还没有问,就被一个小道士看到了,大吼一句:"那男子是魔族!他是雪狼!"
于是人们把蛮儿和杀破狼围了起来。"喂!小道士!你可不要信口开河!"蛮儿急了,着急的对小道士说。"哼!他明明就是魔族,这几天发生的吸血雪狼事件也是他干的吧!"小道士冷笑一声。
蛮儿刚欲开口,就被杀破狼拦了下来。杀破狼看着小道士,眸子里是深深的寒意:"证据!你的证据!你说我是魔族,你有何证据!"小道士慌了,赶忙端详起杀破狼,喊道:"你的耳朵!你的耳朵就是证据!"
杀破狼冷笑一声,说:"你怎么知道我的耳朵是真的呢?"小道士顿时被噎的无话可说。"对呀对呀!证据呢?"周围的人们起哄。
那小道士自觉无颜,灰溜溜的走了。
人群也散去了。
杀破狼也随着人群向客栈走去,蛮儿跟上他:"阿狼,不要太在意。我知道,都是为了我你才跟进长安城的。对不起啊,阿狼。"杀破狼不语,只是摸了摸蛮儿的头。
过了许久,蛮儿开口说:"不行,一定要查明这吸血雪狼究竟是什么!不能再让你被人误会了!""好,我陪你。"杀破狼轻声道。



(拾壹) 大唐官府
回客栈后,蛮儿喝了一杯茶,然后就坐在凳子上发呆,连杀破狼对她说话她都不理。
蛮儿的手玩弄着一个茶杯,黛眉紧蹙着,不时嘴里还呢喃着:"不对,不对。"杀破狼静静的看着,问道:"蛮儿,我觉得应该去找找线索,还要找知情者问问是怎么一回事。不能坐着乱想。"
蛮儿"哦"了一声,挠挠头,说:"或许我们可以去大唐官府问问剑侠客。"说完,蛮儿眨了一下眼睛。
杀破狼别扭的转过头去,轻轻应了一声:"好。"
于是,两人便轻车熟路的来到了大唐官府。
首先映入眼帘的不是官府弟子整齐的练武,而是——
"剑侠客,你给我站住!你要是个男的,就别跑!"一声怒喝差点儿掀翻了大唐官府。剑侠客一边跑一边躲避骨精灵的"攻击",道:"我可以做一个女的,但我要爱惜我的生命!"骨精灵脸色阴了下来,刚欲出手,却看见了目瞪口呆的杀破狼和巫蛮儿。
"蛮儿,你怎么来了?"骨精灵扇动一对骨翼,飞到了蛮儿的面前。"如果我们不来,岂不是看不到这一场精彩的闹剧了?"蛮儿半开玩笑道。
这时,剑侠客凑过来,看了一眼杀破狼,又看了一眼巫蛮儿,那一副八卦的样子,让杀破狼真的想一箭射过去。
"我们来此是想知道有关吸血雪狼的事。"杀破狼道。
"吸血雪狼啊!"剑侠客脸色突然冷峻起来,"吸血雪狼其实根本不存在的。是这长安城有名的恶霸——戚官爷干得好事。那戚官爷,看谁不顺眼,就会让手下去把那家的羊给宰了,将血放干。所以才会有吸血雪狼的事发生。"
"可是,为何都是大户人家遇难呢?"蛮儿不解的问。
"那是因为,普通人家哪敢惹戚官爷呀?都是有权有势的大户人家惹他。"骨精灵一副看透天下事的表情。
"原来如此。"杀破狼说。
"好了,谢谢你们啊!"蛮儿道谢道。
"不过,蛮儿,这件事和你们有什么关系?"剑侠客没头没脑的问。
"这件事,必须要查清!"蛮儿坚定的说。
"好了,"蛮儿牵起杀破狼的手,跑出大唐官府,回头说,"谢谢你们。这件事交给我们了!"
长安城的行人,都看见了一个蓝衣少女走在前面,还牵着一个男子,那男子脸色微红。
实在是郎才女貌啊!



(拾贰) 略施小计
蛮儿一回客栈就趴在桌子上,苦思冥想,最后思得一"妙计":"不如,我们跟踪好了?"
杀破狼惊得差点儿一口水喷出来,道:"蛮儿,这方法,是十分危险的,不可行。"
蛮儿原本激愤的神情顿时暗淡下来,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那,阿狼,你说怎么办啊?"
杀破狼皱着眉头说:"只要略施小计就好。"
"啊?"蛮儿目瞪口呆,不解的问。
杀破狼把蛮儿叫到面前,耳语说:"我们要……""嗯,好好。"蛮儿严肃极了。
一天街上,蛮儿拉着杀破狼飞快的前行着,结果悲哀的撞上了戚官爷。
蛮儿捂着被撞得生疼的额头,道:"好疼啊!"那戚官爷却是饶有兴趣的看着巫蛮儿。
杀破狼紧皱眉头,愤怒的盯着戚官爷,道:"官爷,听说这长安城今日闹吸血雪狼呢。你竟还有兴趣调戏女子。"
那戚官爷脸色一变,说:"这吸血雪狼,根本就是子虚乌有。没有的事。"
"哦,是吗?那为何这些老百姓一副很害怕你的样子?"蛮儿反驳道。
戚官爷眉毛一横,怒斥道:"那是因为我的威严!"
杀破狼笑出声,说:"可是为什么长安大户人家就你没有遭难呢?"
"我,我那是……"戚官爷明显害怕了。
"那吸血雪狼就是你捣得鬼吧!"蛮儿对戚官爷嗤之以鼻。
"对对,就是他!"老百姓们跟着起哄。
戚官爷顿时火冒三丈,想大打出手。
结果被杀破狼一把拦住:"先礼后兵。我已经叫了大唐官府,别想跑了。"
说完,杀破狼便潇洒的带着蛮儿走了。
后面的戚官爷却一副绝望的样子。
大街上的人们纷纷鼓掌,大肆赞美杀破狼和巫蛮儿。



(拾叁) 渡海
一路的奔波,好不容易到了东海,却偏偏撞上了暴风雨这样的鬼天气,一连好几天,蛮儿都忍不住抱怨起老天爷真是不放过他们。
终于,在蛮儿连天的抱怨声和杀破狼的安慰声中,一个大晴天来到了。
于是,两人便向借宿人家——余捕头请辞,借了一条渔船,准备渡海。
可是,刚过了浅海区域,一进入深海区,就有几只海妖来找麻烦了。
蛮儿冷哼一声,刚想出手,就被眼前一个长着龙角的红衣少年拦住了:"巫蛮儿?你们来这儿干什么?"
杀破狼盯着龙太子说:"渡海。"
龙太子拍拍身上的大红色喜服,道:"近些日子,东海海妖叛乱,战争一触即发,十分危险。""所以,龙太子,你身上的喜服是……"蛮儿不解的挠挠头。
龙太子嘿嘿一笑:"今日是我和燕子的大喜之日。"蛮儿和杀破狼看着眼前荡漾的龙太子,十分默契的对视了一眼。
"哦,对了。"龙太子忽然想到了什么,"你们今日最好不要渡海,今日天气晴转暴雨。到东海龙宫去住一晚吧!"
"可是得先收拾了这些小海妖。"蛮儿一声娇喝。
"好!"龙太子和杀破狼同时应到。
不一会儿,这一群不自量力的小海妖就被纷纷打趴下了。
龙太子冲狼蛮两人一笑,说:"去龙宫吧!"
杀破狼站在甲板上,观察着天气:"龙太子说得对,今日天气不会太好。"
"嗯,好……好吧!"蛮儿犹犹豫豫的答应了。



(拾肆) 龙宫婚礼
好不容易随着龙太子到了龙宫,还可以看上一场仙族的婚礼,可是没想到——
"哦,对了。"龙太子忽然想到了什么,"你们不可以参加婚礼的。"
蛮儿原本左顾右盼的,这时却突然看向龙太子:"为什么?"
"难道是飞燕女她……""你想多了。"杀破狼还未说完,就被龙太子阴沉着脸打断了。
"你们要去也是可以的,但是必须得说你们是我邀请来的,并且说自己迟到了。"龙太子严肃的说。
"可以!编瞎话谁不会呀!"蛮儿立刻变得兴高采烈。
杀破狼在一旁看自家姑娘如此单纯,忍不住勾起唇角摇摇头。
"好了好了!快进去吧!"蛮儿拉起杀破狼就想进龙宫。
"对了。我们该往哪儿走?"蛮儿突然反应过来。
龙太子扶额,领着他们进了龙宫。
龙宫果然是金碧辉煌,处处一派兴庆,贴满了福字。
龙太子上了台,宾客们一片惊呼,又议论纷纷。
蛮儿和杀破狼好不容易挤到了最后一排的位置,准备看龙宫婚礼,可是他们却总感觉怪怪的。
"阿狼,你不觉得今日龙太子有些奇怪吗?"巫蛮儿对杀破狼耳语说。
"我也这么觉得。"杀破狼回她。
"看看,是新娘子耶!"宾客们惊呼。
是,怪不得他们会惊呼,台上的飞燕女一身大红色喜服,头上甚至都没有戴发饰,只是佩戴了一枚小小的燕子吊坠。
"燕子好漂亮!"蛮儿看得兴致勃勃。
这时,台上的飞燕女冷冷的笑了,讽刺的一勾唇角。
杀破狼注意到了这一细节,连忙让蛮儿安静下来:"不对,蛮儿,先别吵了。这个飞燕女是假的。"
蛮儿一下子怔住了,好奇的问到:"为什么?"
"以后再和你说。快走。"杀破狼拉住蛮儿的小手,离开了宴席。
"怎么了,阿狼?"蛮儿十分不解。
"我怀疑,这个新娘是假的。龙太子也被迷惑了。"杀破狼正色道。
"天哪!"蛮儿对杀破狼的话深信不疑。
"我觉得我们有必要……""我懂!"蛮儿打断杀破狼。
"好……"两人认真的讨论着作战方案。
两人谁也没有注意到,暗处匆匆闪过了一个黑影。



(拾伍) 真假飞燕女
狼蛮两人商议好后,立刻开始了行动。
蛮儿按照杀破狼指示的,在龙宫里寻找着什么。
"阿狼不是说飞燕女一定就在这附近吗?为什么找了这么久还没找到?"蛮儿找遍了龙宫,就差把龙宫翻过来了,已经累得满头大汗,抱怨着杀破狼。
而此时,杀破狼正坐在宴席里,观察着飞燕女。台上的飞燕女似是注意到了杀破狼的目光,冲他冷冷的勾了勾唇角,声音极小的说:"哼,笨蛋!你以为我会毫无准备吗?"
杀破狼皱着眉头,只看见她开了口,却听不到她的声音。
这时,坐在龙宫台阶上的蛮儿突然听到了一声细小的呻吟声,"咦?怎么会有人喊救命呢?"蛮儿不解的挠挠头,呆萌极了。
"算了,还是去看看吧!"蛮儿起身,将衣服上的尘土拍打干净,向声音来源地跑去。
蛮儿循着声音穿过许多小道,看到了喊救命的人:"飞燕女?怎么会是你?"
镜头一转,台上的假飞燕女察觉到了什么,瞳孔一缩,脸色阴沉下来。
蛮儿扶起飞燕女,关心到:"你怎么了?"飞燕女摇摇头说:"快,快阻止婚礼的进行。那个新娘,是假的!"蛮儿严肃的点点头,扶起飞燕女向婚礼现场走去。
"你们想去哪儿?"这时,一个虾兵走了出来。
"你……"飞燕女脸色苍白。
"谁也别想阻止公主的计划!"虾兵说。
"哼!那得看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蛮儿将飞燕女护在身后,召唤出宝珠,一记"冰川怒"打了过去,那自不量力的虾兵被冻住了。
"快走!"蛮儿拉着飞燕女跑了起来。
两人很快就到婚礼现场了,飞燕女忽然推开蛮儿说:"蛮儿,谢谢。但是,我希望这件事,你最好不要牵连进来。"蛮儿无奈的点点头。
飞燕女走上台,台下一片惊呼。
"螯月公主,别装了。"飞燕女指着假飞燕女说。
"哼!没想到,那个小丫头还有些能耐。"假飞燕女褪下伪装,变成了螯月公主。
"不过,我还会回来的。现在我受了伤,下次再和你们玩。"螯月公主消失了。
散发在龙太子身上的红光也消失了。
"太好了!"蛮儿揽过杀破狼的手。
杀破狼脸色微微泛红,应到:"对。"
看着龙燕小两口的婚礼顺利进行着,蛮儿问杀破狼:"螯月公主怎么会受伤呢?"
杀破狼回:"当时你进龙宫后,我见她说有些事下了台,就尾随她,趁机将螯月公主打伤了。对付这种人,不必手下留情。"
巫蛮儿嘟嘴:"这倒是。"



(拾陆) 途经普陀山
经历过龙宫风波后,狼蛮二人便马不停蹄的开始赶路。
赶路途中,也遇到了一些小妖,实力不咋地吧,还挺猖狂,于是蛮儿妹子看不惯这种外强中干的小妖,将他们一个又一个地收拾了。
估计现在还下不来床呢。
过了东海后,一路上的风景都变得十分秀丽,让着急赶路的蛮儿都忍不住走得慢些,想好好欣赏这如画的景色。
这仙家门派普陀山在地理位置上距龙宫不远,只要加紧赶路,只要三四天便可到达。
可是狼蛮二人却赶路赶了整整十天。
在到达普陀山的前一夜,玄彩娥突然使用方寸山的独门法宝——传音纸鸢给蛮儿发了一封信。
蛮儿接到信之后,连忙查看。
信的内容很简单,只是说了她是如何知道两人的具体地点,和普陀山遇难的事。
巫蛮儿看过信后,怔住了,拿着传音纸鸢的手也是微微发抖。
杀破狼一惊,猜测情况不妙,连忙接过传音纸鸢,也是大惊失色。
"阿狼,普陀山怎会遇难呢?不知道娥子还好吗。"过了好一阵子,蛮儿才率先打破寂静。
"不清楚。明日就上普陀山。"杀破狼正色说。
蛮儿轻轻点点头。
一夜未眠。
翌日,二人便快马加鞭的上了普陀山,却只见到许多受伤的弟子,和严重遭受破坏的环境。
同样受了伤的玄彩娥费力挥动翅膀,飞到杀破狼前:"蛮儿姐姐,杀破狼,你们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蛮儿开口。
"咳咳,近日门派长老旃檀子夺权,恰巧师父观音正闭关修炼,尚未出关。我派弟子拼命与旃檀子较量,却也落了这般模样。而且,而且虎头哥为了救我,还被那旃檀子捉去。"玄彩娥虚弱的解释着,声音哽咽。
"可,虎头怪怎会在这?"杀破狼问。
"虎头哥是奉师命前来求见师父的。"玄彩娥声泪俱下。
狼蛮两人对视,郑重的点点头,蛮儿说:"娥子,明日随我们找那旃檀子去。"
玄彩娥点点头。
也不知明日一行会否有变数。杀破狼暗自心想。



(拾柒) 囚禁
到达普陀山的第二日一大清早,杀破狼、巫蛮儿和玄彩娥便向旃檀子的老巢奔赴而去。
一路上,玄彩娥不停地说着旃檀子:"这旃檀子是一半仙,魔族与仙族的混血,是普陀山门派的长老之一。她长得人畜无害,宛若一朵白莲花,但其心性却丑陋的可以。所以师父才没有将守护普陀山的重任交与她。"
蛮儿听了整整一路,有些同情旃檀子:"半仙啊,想必很受排挤吧?"
杀破狼盯着蛮儿的眸子,心中泛起一阵涟漪,轻声说:"蛮儿,就算是半仙,那实力也是很强的。我估计,她的实力应与我的师父相媲美。"
"嗯嗯。"蛮儿和玄彩娥同时点点头,很赞同杀破狼说的话。
终于到了旃檀子的老巢,玄彩娥介绍到:"自夺权后,旃檀子便在此居住。这里名曰幻月洞,是个灵力充沛的地方。"
"她可真会选地方!"蛮儿愤愤不平,那么好的地方,竟住着那么可恶的人!
"走吧。"杀破狼说。
于是,三个人便走进了幻月洞。
本以为会遇上一些小妖,可以练练手的,结果没想到被下了套——
蛮儿一进洞府,就召唤出宝珠,杀破狼也准备好了武器,可是那旃檀子却并未让小妖出战,自己直接迎战。然后,旃檀子幽幽说了一句:"好了。"接着一个法阵就从三人所站的地方浮现出来 一个法术罩便将他们囚禁起来。
蛮儿一惊,焦急的拍着法术罩,怒喝:"有本事单挑!少用这种下流的手段!"
旃檀子冷冷一笑,挥挥手,一群小妖一拥而上,将三人迷晕,分别抬进了不同的牢房。
蛮儿昏迷前的最后一个印象,就是那些可恶的小妖将自己和杀破狼抬进了一个有法术封印的牢房,说的最后一句话是:"阿狼……"



(拾捌) 别哭,蛮儿
再次醒来已经是深夜,蛮儿揉揉惺忪的眼睛,呆呆的望着四周的墙壁。
这一发呆直到杀破狼醒来之后,才结束。醒后的杀破狼接着就恢复了原本的状态,警惕的看向四周。
周围除了一些守牢的小妖之外,就只有一个有着鲲鹏图腾的封印。
蛮儿察觉到杀破狼的气息后,僵硬的转过头去看向杀破狼,轻轻叹一句:"阿狼,一切都结束了吧。"
杀破狼一怔,深不见底的浅蓝色的眸子也同样看向蛮儿。
杀破狼从不会感到震撼和惊讶,但是这一次蛮儿确实把他惊住了。
时间似乎是凝固住了,深夜里没有一点儿声音,静谧的可怕。
"蛮儿,我们一定会打败旃檀子的,别担心。"杀破狼努力的平静自己,尽量放柔声音安慰巫蛮儿。
"可是,阿狼,我们怎么出去?这个带有鲲鹏图腾的封印我知道,是需要用一对真爱之人的鲜血才能破除。之前,我承诺过,要救师父,要报仇,可是现在,连旃檀子我们都打不败,我怎么救师父?怎么报仇雪恨?"蛮儿两行清泪悄悄落下,无声无息,声音晦涩,带有哭音的声音让杀破狼第一次领会到心痛的感觉。
"别哭,蛮儿。"杀破狼走到蛮儿身旁,轻轻的抱住了她,一双漂亮的眸子盛满柔情。
蛮儿顺势倒在杀破狼怀里,抽泣着,不语。
这种气氛延续了好久好久,以至于后来已婚的蛮儿都惊讶于这次杀破狼的拥抱,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杀破狼第一次觉得蛮儿是个比较脆弱的女孩。但就是这个外表阳光,内心脆弱的女孩,让他这个"万年冰山"动了真情。
感觉到怀里的人儿渐渐平静下来,杀破狼这才放下了一颗悬着的心,轻轻撩起蛮儿的青丝,轻声叹一句,道:"蛮儿,你还有我。"
蛮儿一愣,看向抱着自己的杀破狼,微微一笑,"阿狼,你说得对,我还有你。"
不曾觉得姿势暧昧,在朦胧明月下相拥的少年少女都感觉心里甜甜的。
或许他们还不懂自己是否是对方的劫数,但都十分珍惜这在一起的一分一秒。





【四月论坛活动汇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8 12:12:42 | 显示全部楼层
前排啦~~
北京2区卢沟晓月7月24日火爆开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8 19:01:1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大家的支持,我很想要青花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5 13:06:35 |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CP人气战,一点都不公平,都是托,都是刷的人气,奖励基本也都是内定的,又是垃圾活动,呵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5 13:10:1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写的很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6 09:05:51 |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CP人气战,一点都不公平,都是托,都是刷的人气,奖励基本也都是内定的,又是垃圾活动,呵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 14:10:24 | 显示全部楼层
加油加油加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