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7993|回复: 38

羽潇CP文《许你一世繁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8 01:55: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CP人气战
服务器: 叱咤风云
游戏ID: 为保证玩家隐私,此选项仅论坛管理员、超级版主可见。
作品封面:
男主角: 羽灵神
女主角: 鬼潇潇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fengjianche001 于 2018-5-11 02:02 编辑

无尽之国三年无雨,连千年都不曾干涸无尽湖都没有一滴水了,湖底开裂的如同一个垂死的人,向着天空张开干裂的嘴,祈求哪怕只有一滴的怜悯,回答它的却依旧是烈日当空,万里无云。
饿殍满地,万物尽枯,在山脚下一个早已没有水的泉眼里,跪坐着一具干尸,双手深深的插入土中,坚硬如铁的沙土,也挡不住临死时的绝望。
这本应是一个豆蔻年华的小女孩,天真烂漫的幻想着一切美好的事,享受少年们倾慕的殷勤,爹娘的宠爱,至少不应该化为一具尸骨暴晒于烈日之下。
光华闪过,一身华服的少年出现在尸骨边,看着尸骨,眼神迷茫,挥手于虚无中撑起了一把血红色的油纸伞,为小女孩遮住了烈日的光,少年背后羽翼光华流转,竟如同天神一般。
“世道已是如此,往生也是苦难,我竟希望如你一般,安静的呆在这,低着头,不用再看这天”
一滴泪水滴在女孩的手背上,无声无息,依旧干枯如树枝。
少年说完,抬头直视着烈日,眼神没了迷茫,神色也坚定了许多,身影化作流光消逝于天际,只留下血色的油纸伞于尸骨,一切仿佛都没发生。
又过了一日,毫无预兆的,天空中突然乌云汇聚,暴雨倾盆,像是要把这三年亏欠的雨水全部还回来一般,整整下了七日,雨水不止灌满了无尽湖,也使得山洪倾斜,小女孩的尸骨也埋入地底,不见踪迹。
九霄之上,众神战战兢兢,神皇威严冰冷的旨意响彻九重天,昔日无一不是高傲不可一世的众神,此刻没有一个人敢于抬起头。
“羽灵神身为神皇之子,违背神皇旨意,私自降雨于无尽之国,即刻于斩神台处死,剥夺神位,灵魂堕入轮回,无旨意不得赦免”
羽灵神傲立神殿之上,嘴角依旧挂着笑,仿佛只是在听一个与己无关的故事。
“如有一世,你死于自己神力之下,就会拿回你的一切”
羽灵神被神将拖走时,耳边响起神皇的密语,终究是自己的孩子,冷酷如神皇,也无法忘记自己是一个父亲。
斩神台号角嘶鸣,一颗流星坠落,不知凡尘之中是否会有人对着它许下美好的愿。
几千年的岁月划过去,日月起落,连分秒都不曾改变,神殿依旧威严,世人依旧熙熙攘攘,昔年的大旱,除了史书上的一句”饿殍满地”,连家学最为渊博传承几千年的世家,也没有流传下来一个字,一个神祗的消亡,似乎没有一点意义。
也是,只要第二天太阳会升起,历史自然就会继续,世人为名为利,天神贪享信仰与供奉,谁又有空闲在意这些。
七月十五,中元鬼节,夜色如墨,冷月染血。
天色本已漆黑,却不见一颗星,唯独圆月垂在天际,散着悠悠瑟瑟的光,让天地蒙上一层灰暗的血色,不知怎么,明明有圆月高悬,却让人觉得更加黯淡了。
已是子时,路上却还有一老一少二人赶路,行色匆匆,似有什么急事。老者一身灰衣,虽破败如乞,但依然隐约可以看出是一件道袍,背上有剑,剑柄却残缺了一块,剑鞘也满是破洞,让人很怀疑能否拔得出来。
少年也是一身灰衣,背着一个小包,手里握着一根黝黑的树枝,虽然粗糙,却有一丝蓝光在枝头流转,一头短发很是扎眼,虽弱冠之年,眼神很是凌厉,嘴角却又挂着笑,老者担忧的事他似乎并不放在心上。
“就是这里了,这几夜山谷上鬼声厉厉,血腥气百里之外都闻得到,看来有个不得了的妖物出世,我的修为你也知道,带你来这里已是舍命,你自己小心了”
老者指着不远处的山谷,停下脚步,竟不敢越雷池一步,回首看着身边的少年,始终不明白这么稚嫩的身体里,为何能爆发出恐怖的灵力。
       “一开始我也不敢相信,看这血色弥漫的妖气,应该是有女魃出世无疑了,如果她失了心智,方圆百里,很难有活物剩下,我要准备一下,你自己回去吧”
      少年挥手让老者离开,径自走入山谷,山谷很是幽深,古树林立,树龄目测竟多有千年之久,少年从包裹里拿出一把开山刀,从交错的藤蔓中硬生生的砍出了一条路。
      刚踏入丛林深处,四周的鸟兽忽然噤若寒蝉,安静的可怕。
      “咔 咔 咔 “
      几声很小很清脆如蛋壳破碎的声音,轻到几乎听不见,却从自己的心底发出来,随即又一声刚睡醒的少女伸懒腰的慵懒声音,辨不到来处,又直透脑海。
       还没等到少年回过神,天空之上风云汇聚,从九霄之上硬生生的压了下来,黑云里雷电闪烁,竟似要毁了这片山林。
      “这,这难道是雷劫”少年身体被雷劫完全禁锢住,使尽全力,灵力激荡中脚下的岩石都已粉碎,仍动不得分毫。
      片刻,雷劫轰然落下,一道接一道没有片刻空隙,九道雷劫过后,黑云瞬间消散,林间静的可怕。
      “看来我可以走了,九道雷劫,谁也逃不了神行俱灭”
     少年活动了一下麻木的手脚,想要从来路回去,刚迈出一步,便摔在了地上,胸口一阵剧痛,吐出了一口血,没想到雷劫竟然恐怖如斯,自认修为已算是不错,可置身于数里之外,都能让自己险些丧命。
       “小哥哥,看来我们都白来一趟,你修为这么差,不会死掉吧”
      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倚靠在古树下,撑着一把纸伞,青丝如墨,红衫似火,脸蛋晶莹如雪,七分纯真加上三分美艳,精致的如同一个瓷娃娃一般,眼神清澈见底,笑容单纯明净。
      虽然出现的时间和地点都很诡异,可她身上没有一丝妖邪之气,反而纸伞上有阳光一般和煦的气息。
      “我没事,小姑娘家的半夜不睡觉,来这里做什么”少年忍着伤坐起来,”早点回去吧,这里很诡异,不知是否还有别的妖物。”
“我很久没喝水了,喉咙痛,你有带水吗”女孩干咳两声,眉宇间有一丝痛楚。
“有是有,不过是苦丁水,味道苦的很,怕你喝不下”少年拿出水囊,扔了过去,”不过很解渴”。
女孩接住水囊,一饮而尽,仿佛觉不到苦涩,看着她开心的笑,让人觉得那一袋是琼浆玉露一般,女孩喝完摇了摇水囊,竟然一滴也没有剩下。
“我叫潇潇,小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女孩递过干瘪的水囊,低着头,很是不好意思,”把你的水都喝没了,我真的很渴,很久没喝水了。”
“没事,反正我也要走了,我叫星羽,陆星羽,一起走吧,这里的气息让我感觉很不舒服”星羽用手中的树枝当做拐杖,用尽全力才站起来。
“你看起来好像很痛,先别动”潇潇抛起纸伞,纸伞在空中旋转,却不落下”地涌金莲”女孩轻声念出四字,星羽脚下绽出一朵朵如阳光般的金色莲花,瞬间化为灵力,涌入身体。
还记得冬日下午灿烂的阳光吗,照耀整个寒冷的身躯,大片大片的暖意侵袭自己,不见了寒冷和疲累,只留下一丝阳光的香味。
“好厉害”星羽不可思议的运转灵力,手中的树枝光华闪耀,身上的伤全部消失了。
“走吧”潇潇收起纸伞,拉起呆住的星羽。
“美女,你缺小弟吗,能为你上刀山下火海,吃的很少还不怕累的那种”星羽回过神来,一脸谄媚的说道,手里拉着潇潇的衣袖,像一只撒娇的小狼狗。
“可以啊,不过,有危险你上,有好吃的好玩的我先”潇潇笑着说道,低头看着自己手背上的一点金色的水滴,既然你什么都不知道了,那这一世,换我来保护你好了。
“一言为定,至死不渝。”
“那就至死不渝。”
潇潇看着眼前的少年,面容未变,气息未变,周围却已是沧海桑田,既然那时你不愿我转世,那我等你千年又何妨。
有人陪伴的日子总是不一样的,就算是错过了投宿的小镇,露宿荒野,也不用像以前那样听着夜枭和狐狸的嚎叫等待天亮,时间冲淡了孤单,星羽快忘记了自己一个人多久了,就那样孤零零的披荆斩棘的在这个世上生存着,只是生存。
从那天起,无聊了有人聊天,早上有人天刚亮就有人当当当的敲门,和怪物厮杀,受再重的伤,看着她的担忧和气恼,就是深可见骨的伤口,真的也没那么痛了。
游侠的生活都很是随意,没有家,也没有目的地,接受官府和私人的悬赏诛杀妖魔,也不会放过烧杀抢夺的贼寇强盗,甚至地府跑出的鬼物,也有游侠捉了送归地府,据说酬劳还很丰厚。
又经过一个小镇。
“我要吃佛跳墙”潇潇指着小镇街上的招牌,收起撑开的纸伞,”昨天那伙剿灭强盗留下的宝藏,足够我们玩几个月的了,你不能自己独吞掉。”
“是你自己嫌重丢给我的好不好”星羽把背上的包裹拿下来,丢在客栈的桌子上,一声巨响,桌面竟砸出了一条裂痕,”你自己看,都说换成银票存起来不好吗,哪有人背着上千两银子赶路的。”
“不要你就给我”潇潇作势伸手去拿,”正好将来当我的嫁妆。”
星羽用法杖压住包裹,挑起来放在脚下”你很急着嫁人吗,不如肥水不流外人田,看在这包嫁妆的份上我收留你好了”
“懒得理你,快去叫吃的,我都啃了十天干粮了,就你这伙食,还想娶妻,养只猫都能跟别人跑了”潇潇不屑的说道。
几个月的相处,吵吵闹闹,总比自己一个人在深山里开心的多,以前,上千年的时光,自己可以盯着一株幼苗长成参天大树也不会觉得孤寂,现在,自己待一天,都会无聊死。
星羽抱怨归抱怨,有个医生,除暴安良的日子好过了很多,以前一个人招惹不起的大盗,现在完全不费吹灰之力,昨天更是端掉了一个贼王,跟着他丢下的藏宝图,找到了一千多两银子。
何况还是这么漂亮养眼的一个女孩子。
客栈内熙熙攘攘,总是最鱼龙混杂的地方,只要请人喝一杯酒,你几乎能打听到所有你想知道的小道消息,至于真假,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听说了吗,绿泽国的皇帝悬赏一万两,招募高手去斩杀一条恶蛟”一个一身皮衣的大汉说道,说是皮衣,更像是直接把一张老虎皮挖了几个洞套在身上,”我打算去试试,要不我们五个人一块,到时赏金平分如何。
“蛮虎,不是我小看你,你见谁会花上万两去杀一只蛟,据看到的人说那怪物人面蛇身,通体赤红,根本不是蛟,是曾经跟在蚩尤身边的烛龙烛九阴”一旁书生打扮的少年轻摇折扇,款款而道。
少年说完,客栈里瞬间安静下来,虽然烛龙的名声比不过风伯雨师,共工祝融,但也绝不是一般人招惹的起的。
“怪不得绿泽国一年多无雨,你们没去过不知道,那逃难的人群,延绵数十里,要是一般的妖物这么作恶,早被除掉了”一个商人打扮的男子叹息道,”我经商多年去过那么多地方,什么惨事没见过,可是只在绿泽国周边逛了一圈,就不敢再去了,那些逃难人的尸体铺了一路,晒得干干瘪瘪,你们也知道,绿泽国四面都是走不出去的沙漠,只有一条峡谷可以出来,正好被那怪物当成了巢穴。”
商人说着,似是想起了当时的画面,眼里满是恐惧,酒杯都有些拿不稳,赶紧灌下几口烈酒,心情才平复了些。
潇潇静静地听着这些与己无关的事,面色平静,可是放在桌子下面的手掌却一滴一滴的留着血,昔日可爱的粉色指甲,深深的扎进了手心。
本以为可以忘记的那些。
把最后的水给了自己渴死的爹娘,相继死在自己身旁,在干涸的泉眼里用手挖着砂石,手都烂掉了却流不出一滴血。
本以为可以忘记的,几千年了,却像是发生在昨天。
“潇潇,你一定要活着”爹娘临死的遗言。
“世道已是如此,轮回也是苦难”又是谁在自语。
是谁在耳边一遍又一遍的说着,头快要炸了,心智开始变得不再清醒,潇潇想要努力控制,可是每句话都像有无数高僧颂念经文一般印入脑海。
星羽抬起头看了一眼潇潇,平时黑色的眼眸竟然成了异色,一阵一阵的血腥之气几乎成了实体,抽干了周围的空气,让人透不过气来,脸上满是痛苦和恐惧,不过只是一瞬,潇潇的汗水几乎把衣服湿透了,手上又是鲜血淋漓,看起来十分可怖。
“什么也不要想”星羽握住潇潇的手”宁心静气,别让心魔肆虐,你疯了,我怎么办”星羽担心得把潇潇的双手握在手心,放在自己的胸口,心痛的眼泪掉了下来,一滴一滴溅落在潇潇的手背上。
潇潇手背上的金色水滴光华流转,纸伞自己撑开,护着两个人,伞里神光如雨水般落下,慢慢的,潇潇脸色变得平和起来,似乎心魔被压了下去,修行之人都会有心魔,只是人的心性不同,修炼的心法不同,强弱也会相差很多。
周围喧嚣的人群竟然没有一个人敢上前询问,仅仅两人漏出的一丝气息,也足以震慑人心。
是夜,繁星满天。
“我想去绿泽国,杀了烛龙”潇潇慢慢苏醒过来,看着守在床边的星羽说道,声音很轻,意念却坚定无比,”他太强了,我要自己去,你不要拖累我。”
“不要做梦了,一万两你想自己独吞,我不会让你如愿的”星羽看着窗外的星空,月色皎洁,银河静静流淌,”要么一起去,要么一起死,你可以试试我能不能和你同归于尽。”
“你别闹,我死过一次了,我不怕死,我就是那天渡劫的女魃,我是妖物,和你不是一路人”潇潇把头埋在双膝之间。”你没理由帮我,我是妖物,只是一具修炼过的尸骨而已。”
“我知道,那又怎样,我除魔除的是心魔,不是族类,你一路看过来那些劫匪强盗,山贼恶霸,哪一个是魔物,还不是恶事做尽,杀戮取乐。”星羽没有回头,依然看着夜空,”你如果自己去,我也自己去,你杀你的烛龙,我要我的赏金。”
房间安静了一刻,静的可以听到对方的心跳声。
“如果这次不死,我娶你好吗?”星羽的手在微微发抖,声音弱了很多。
“好!”潇潇抬起头,回答竟没有丝毫犹豫,看着星羽,时间好像凝固了般。
绿泽国的路比想象都还要难行,一望无际的戈壁,漫天的风沙,如果不迷路,几天才能看到一片绿洲,有些还因为一年无雨,湖水都干涸了,一路走来死尸遍野,不是修行之人根本熬不住。
救人,救人还是救人,潇潇的法术几乎没有停歇过,灵力极度透支,脸色苍白的像一个死人,连眼神都黯淡了很多。星羽只能看着,给每个人分几口水,水喝光了就靠灵力和意志硬撑着。
这一个月如同从地狱里爬出来一般。
“明天就能到了,我们在这个绿洲休息几天,免得到时烛龙还没出手,我们就自己累死了。”星羽看着眼前的绿洲,这应该是绿泽境内最好的地方了,竟然有一个大湖,前面十里就是烛龙栖息的峡谷,隐约能听到他的嘶吼,怪不得没有一个人敢于停留。
“嗯,我们要恢复的最好的状态,就算杀不了他,也要封印他,我修习的功法有很多封印的咒术”潇潇一边打坐,一边练习着咒术。
“如果我死了,能不能收我做徒弟,我想和你一样做一个会救人的妖物”星羽笑着把水囊递给潇潇,”杀人的事真的做够了。”
“要不要我现在就把你变成尸体,话说回来,你的品位真的很差,一直喝这么苦的水。”潇潇一口一口的喝完最后一滴苦丁水。”不会觉得自己的品位像个大叔吗?”
“要不是品位像个大叔,怎么会喜欢你这种小女孩呢”星羽点起篝火,翻烤着刚刚打来的野兔,”哎,要是有点酒就好了。”
“呐,大叔,给你”潇潇变魔术一般从伞下拿出一壶酒,”还记得我没救的那个塞外客商么,他送的醉生梦死,据他说一壶价值千金。”
“有你在,真的很好。”星羽在心里默默说道。”我就算是神魂俱灭,也一定会把你完好的带回去。”
“你放心休息,这么多年,我还没见过有哪个怪物能发现我布下的结界”潇潇撑开雨伞,抛向空中,双手结了数十印记,两人凭空消失,在原地取而代之的是一块巨石,竟看不出丝毫破绽。
三天过去,两人的元气恢复如初,烛龙巡视了数次,真的一点也没有发现异常,有一次烛龙竟落在幻化的巨石上,那巨石竟是实物,抓翼挥动,也会掀起几块碎石。
我绘制一幅雷绝阵,你把这些灵犀玉注入灵力,按阵图打进地里,越深越好,再把这个定魂珠放在阵眼,这个阵法总能牵制他一些。”潇潇从伞里拿出一把灵犀玉和一颗蓝色的珠子交给星羽。”多做一些准备总是好的。”
“啧啧,几千年真不是白过的,这么多好东西,话说回来,你会的真的很多”星羽接过来,哪一个放在外面不是稀世珍宝,还记得曾经有人得到了一颗极品灵犀玉,高兴地得了失心疯。
“我修行的地方是无底洞一个藏经阁,估计是废弃的,一直没见人来过,可能已经灭门了”潇潇继续绘制,”救人治伤的法术多是佛家的,心法确是魔族独有的,而且我们女魃也有自己的术法,不到迫不得已,我一般不会用的。”
“据说这东西可以炼制神器,你也舍得”星宇把玩着灵犀玉说道,”那可是了不得的东西。”
“虚无缥缈的传说而已,阵法画好了,别唠叨了,你快去吧”潇潇被烦的头痛,没好气的说道,”以前是大叔,今天快成大妈了。”
一颗一颗打入阵石,最后放置好阵眼,雷电闪过,两个人的头发都立起来了,看上去说不出的好笑,随即阵法隐没,恢复如初。
“哈哈哈,你现在好像一棵大蘑菇,”潇潇头发很长,蓬松的像顶着一棵蘑菇,”这颜色,一看就知道有毒。
“死一边去,快弄点大动静,把他引过来”潇潇压下自己的头发,今天真的很烦躁,自己这么做到底对不对,以前觉得生死而已,不过如此,可这一世,真的有点不舍,而且还有连累星羽一起。
“碎星决!”
星羽轻颂咒语,一片光华引入身体,头顶映出一个蓝色光环。
“裂石!”
一声怒吼,狂躁的灵力喷涌而出,看似脆弱的法杖竟生生的把眼前的巨石劈成了两半。
“你明明这么厉害,一直扮猪吃老虎”潇潇惊讶的看着,”那些强盗山贼怎么可能近的了你的身。”
“这些法术使出来,一般人很难活着吧,那些小毛贼,废掉武功就算了,没必要赶尽杀绝吧”星羽一脸骄傲,”我可是修行的人,你以为我是街边的那些小游侠啊。”
“别臭美了,准备迎战吧”潇潇完全不给面子。
“金身舍利”
“明光宝烛”
潇潇一个接一个的法术施在两人身上,佛光闪耀,竟像是成了两位佛门高僧。
“唤灵·魂火”
“唤灵·坠羽”
“唤灵·焚魂”
潇潇还在继续,看着周围出现的一个个怨灵和幻魔,星羽觉得三叉神经好痛,明明一身佛光笼罩,圣洁高贵,挥手却招出一堆妖物。
烛龙身躯并不庞大,也就三四米左右,狰狞扭曲的人面,像是带了一个呆板的鬼面具,腰腹以下便成了蛇尾,一身赤红色,像是流动的岩浆,一股刺鼻的硫磺味。
“这么大的动静,我还以为是天命之人又活过来了,就你们两个小屁孩,也敢惊扰本王的清梦”烛龙声音嘶哑,如两块巨石摩擦的噪声一般,”既然这么想死,那本王就送你们一程。”
最近我们的烛龙大人每月都要接待一批送死的侠客,能撑得下一柱香的也没几个,实在不怎么把这两个小屁孩放在眼里。
潇潇人立在半空,并没有答话,血红衣魅飘飘,手中纸伞轻旋,灵力狂泻而出,数十怨灵收到命令,团团围住烛龙。
“谜毒之缚”
“诡蝠之刑”
“怨怖之泣”
“誓血之祭”
潇潇一道道法术施出,灵力仿佛无止境一般,反观烛龙,完全没有了刚才的轻视,越来越沉重虚弱的身体告诉自己,今天的两个人,确是不一样,想起千年以前的过往,也是如此挥洒自如的术法,一样坚定不畏死的神色,眼里竟然有了一丝恐惧。
“难道真的是天命之人,不会的,那十五个人的样貌气息,自己做梦也会记得,这个女孩绝对是是自己从未见过的。”烛龙心里想着,强自定下心神。
“八凶法阵!”烛龙真的被激怒了,一出手便是自己最厉害的法术,漫天的火焰吞噬而下,自带阵法束缚,竟然无法逃脱,那只能硬抗了。
“罗汉金钟!”星羽胸口的坠子光芒大作,一层结界罩住两人,竟硬生生的抗了下来。
“你在我身后帮我,我去会会他。”星羽把潇潇拉到身后,法杖横在身前,”不动如山”星羽施出法术,身后竟浮现出一座险峰的幻影。
“断岳势!”
“惊涛怒”
“天崩地裂”
烛龙本已被幻魔弄得焦头烂额,幻魔攻击实在不容小觑,撕咬之下,竟已鲜血淋漓,星羽法杖接连重击,弱小的身躯,力量却是大的可怕。
接二连三的受创,烛龙真的快疯了,身体忽然像是燃烧了起来,暗红色妖异的火焰,火焰之中,是一双细长竖立的深邃眼眸,闪着炽热的光。
空气中硫磺的味道更加强烈,让人透不过气来,大地抖动的越来越厉害,地面开始裂开一道道深不见底裂缝,四周山岳也如同战栗一般,山石崩塌。
这才是烛龙真正的实力,一怒,可控天地。
烛龙飞过之处,一片狼藉,绿洲灌木翠绿的枝叶瞬间枯萎,居高临下望着蝼蚁一样的星羽,冰冷的目光像看一具尸体。
烛龙一声怒吼,地底的岩浆喷涌而出,化作了一个牢笼,没有一丝空隙。巨尾如鞭子一般抽过来,星羽被正面击中,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昏了过去。
潇潇的灵力也已经接近枯竭,法术施展到一半,便在指尖消散了,这次真的在劫难逃了。
“想死,没那么容易,我会让你亲手杀了他”烛龙狞笑着说道。
“控魂咒”一道红光没入潇潇体内,瞬间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神智却很清醒。”杀了他,用手中的武器刺穿他的心脏。”
潇潇如机械般僵硬的走向星羽,手中的伞缓缓举起,一点一点刺入他的心脏,伞尖从背后透了出来,尽管意念几乎把手臂都折断了,可是实力的差距实在太大了,完全控制不住身体。
“好了,他已经死了,你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自己了断了吧”烛龙在空中挥动着赤红的尾巴,蛊惑着。
潇潇抽出纸伞反手握着,缓缓刺向自己的胸口。
真的结束了,下一次在遇见,又不知要过多少轮回了。
星羽胸口一个恐怖的洞,鲜血流了满地,本应没有一点生机了,可是身体却在生机尽失的那一刻瞬间分解成了光斑,四散开的光斑化作光羽,组成了一对羽翼的幻影,紧紧包裹着什么。
“碰!”
一声展翅的巨响,如海的灵力化为实质,巨浪似的一圈一圈的扩散开来,潇潇飞了出去,手中的伞也掉在了地上,控制自然解除了。
光芒黯淡了些,星羽完好的飞在空中,背后的羽翼每一次挥动,都有一圈灵力凝成的光环扩散开了,本来不可一世的烛龙竟然跪伏在地,完全站不起来。
“是你杀了我”声音依旧好听,缺如洪钟大吕一般震慑人心,”那你去死好了。”
“天神怒斩!”
星羽扬起右手,周围的灵力完全被抽空了,强大的威压下,烛龙连躲避都做不到,一般金色巨剑从虚空中斩下,很慢,却又转瞬即至,一颗狰狞的头颅落了下了,蛇一样的身体在地上翻滚着。
“我记得你,一具尸骨,回你的墓里吧,我不杀你”星羽不屑的声音,”记住,我是羽灵神。”
只是一句话,收起烛龙的头颅化作流行,消失在了天际。
“一句话就完了,什么意思,自己千年的等待,重逢后美好的时光,只用一句话就写上句号了。”潇潇努力做起来,心里胡思乱想着,果然,神话传说什么的都是骗人的,一个天神,一只肮脏腐烂的尸骨,怎么会有交集。
潇潇拖着沉重的脚步走着,眼神里全是灰暗,是绝望吗,可手里的纸伞却依然握的紧紧地,紧的伞骨都变了形。
自己还是回到了最初的地方,那个曾经的泉眼,现在已是幽暗的森林,墓穴还是那样,也不知是哪年为谁建的,自从自己死后重新有了意识以来就住在了这里了。
躺在树根缠绕的棺木上,什么也别想,这么腐烂掉算了,自己没事干杀什么烛龙,世人死活关我何事,不忍心看那些干枯的尸骨吗,可现在,谁又会多看自己一眼。
四季交替,一年过去了,潇潇还是躺在那里,眼神灰暗的如同真正的死尸,可是身体还是晶莹如故,时间在她身上真的很无力。
“当当当!”
有人敲着墓门的石板,”打扰了,老朽受人之托,给姑娘带个话,星羽在东海之滨的老地方为潇潇留下了一份礼物”原来只是此处的土地,听到星羽两个字,潇潇眼中有了一丝光芒。
东海之滨,老地方,是那个自己为了看日出非要赖着星羽留下来的海边吗,自己还记得海边的那座小山,不险峻也不奇异,可是那里的日出真的很美。
潇潇坐了起来,去看看吧,哪怕只是看看日出也好。
东海并不远,几日的路程,到的时候真是子夜,月亮只剩下一丝细牙,星河静静流淌。
潇潇抱膝坐在礁石上,任凭海浪在脚下打着,这份礼物就是日出吗?
“美女,你缺小弟吗,能为你上刀山下火海,吃的很少还不怕累的那种”依旧是当时那种谄媚的声音,”不过这次我有钱了,你跟我混吧!”
潇潇摇了摇头,这种幻象一年不知在心里看了多少回。
“想什么呢,你到底答不答应,聘礼我都备好了”这次法杖结结实实的打在了脑袋上,不是幻想,是真的。
潇潇看着眼前的人,没了天神的光芒,一句话也说不出,深深的抱着少年,闻这熟悉的味道眼泪啪嗒啪嗒的掉着。
“你不是去做回天神了吗,怎么还会回来”潇潇没有一句责怪,反而很是小心翼翼的问道”你能呆多久,他们不会管你吗?”
“你也看到了,我没有神力了,以后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不能再陪你和怪物疯了”星羽说着,眼里全是心疼,”做天神最无聊了”
“无尽的寿命你不要了”潇潇抬起头看着星羽,”轮回很辛苦的。”
“永生,你知道吗,我还是天神的时候,就坐在那条星河边上,看着一颗一颗的星辰诞生,成长,陨落,几万万年也就那样坐着,时间再永恒,也没有为我带来一丝快乐,和你在一起的这点时间,反而是我唯一记得的。”星羽静静地说着,”我怕回去自己就回不来了,倒不如让你觉得是我背你而去,我没想过还能活着从神殿回来。”
“带你去看个东西,我送你的礼物”星羽把潇潇横抱起来,走向山的另一边,一栋不算豪华却很精致宅院出现在眼前,”烛龙的赏金真的很多,盖了这座房子,还有一大笔银子,都交给你管。”
“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29 16:46:53 | 显示全部楼层

爱生活,爱梦幻,爱官方论坛,其实我就想刷五十个积
听说古风的锦衣和9月6日新服天地无极更配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8 13:24:44 | 显示全部楼层
审核通过了吗?明天又要出差,没时间改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8 15:39:49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了 还不错

点评

这么长都看完了,佩服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5-8 16:3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8 16:32:29 | 显示全部楼层
相逢亦无书 发表于 2018-5-8 15:39
看完了 还不错

这么长都看完了,佩服
周边商城520浪漫惊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8 16:33: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朕已阅  可以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8 17:33:17 | 显示全部楼层
前排占个座,万一火了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8 17:41:36 | 显示全部楼层
羽灵神羽灵神!吹爆吹爆!喜欢啊!无尽的寿命你不要了,哇喜欢这里,对对对不要了只要潇潇,嘻嘻嘻

点评

最喜欢的角色就是鬼潇潇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5-9 12:0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8 18:33:3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来支持你啦,大文豪

点评

谢谢,第一次写cp,平常还是写文案的时候比较多,不会五笔,用搜狗拼音打了一整天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5-8 20:37
网易大神 超级小白龙每天送不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8 20:37:12 | 显示全部楼层
"雪の诗儿* 发表于 2018-5-8 18:33
我来支持你啦,大文豪

谢谢,第一次写cp,平常还是写文案的时候比较多,不会五笔,用搜狗拼音打了一整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9 01:28:1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天的忙碌结束回来了检查一遍错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9 12:04:50 | 显示全部楼层
清风牧云 发表于 2018-5-8 17:41
羽灵神羽灵神!吹爆吹爆!喜欢啊!无尽的寿命你不要了,哇喜欢这里,对对对不要了只要潇潇,嘻嘻嘻 ...

最喜欢的角色就是鬼潇潇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9 14:19:51 | 显示全部楼层
厉害了,老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9 14:33:47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哥你是真的牛逼

点评

你们的一句话比领到奖金开心多了,真的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5-9 17:3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9 17:31:58 | 显示全部楼层
nssy_sakura 发表于 2018-5-9 14:33
老哥你是真的牛逼

你们的一句话比领到奖金开心多了,真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0 13:11:06 | 显示全部楼层
哇,童话故事里还有一座房子,给你爱情也给你面包,银两钞票,既浪漫又现实,大神深懂女人心8

点评

谢谢捧场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5-10 20:0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