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509|回复: 4

狼蛮cp文【缘来是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6 21:48: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CP人气战
服务器: 广州塔
游戏ID: 为保证玩家隐私,此选项仅论坛管理员、超级版主可见。
作品封面: -
男主角: 杀破狼
女主角: 巫蛮儿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在遥远的南疆,有个古老的传说。
传说上古之时,有一个叫黑月族的神秘部落,他们的祭司有修习一张唤醒内心深处潜藏的记忆,甚至能使其想起前世的记忆。但此族人随着黄帝与蚩尤的大战后,消声灭迹。
原本被世人所遗忘的神秘民族,千年之后却有一人费尽心思在寻找他们的下落。
为了一段被他遗忘的记忆。
神木林。
“你这次来我神木林,是为了打听黑月族的下落?”巫奎虎把双手放在背后,神色严肃打量眼前这个不请自来的魔族少年,他眉头紧皱似乎在犹豫什么,“杀破狼,黑月族在千年以前就消声灭迹,你就因为想找回你失去的记忆,就想去寻找不可能再找到的人?”
“是!”杀破狼的目光十分坚定,一点也没有回旋的余地,他双手抱拳,认真地请求道,“还请前辈能够告知。”
“……”
“前辈,拜托!”
“……”
巫奎虎神色复杂,他深思熟虑过后,说:“只要你答应帮我一个忙,我就告诉你我所知的关于黑月族的事情。”
“真的?”杀破狼的眼里闪过一丝希望,“前辈请说!”
“就麻烦你护送我徒儿去拿回我族法宝。”
“好!”
就这样,杀破狼答应了巫奎虎,在神木屋外等候着。
然而。
杀破狼等了两个时辰都没等到,他等得渐渐有些不耐烦了,不过他想这次好不容易有希望了,他还是再等等吧,以免一时冲动惹事。
就在此时。
“他就是杀破狼?”
远处突然传来清脆好听的声音,接着上空就突然飞出一抹蓝色的身影,杀破狼抬起头看过去,这个身影从他上空飘然飞跃过去。
杀破狼怔怔地看着这个身影从他上空降落到他面前。
拂袖转身,裙摆随之舞动。
一阵微风轻轻吹过,一张美丽温柔的笑颜就这样闯入杀破狼的眼里。
“……”
气氛顿时恬静。
杀破狼深深地看着眼前这个温暖的笑容,不由自主地发愣了。
在看到这个笑容的一瞬间。
他眼前忽然闪现一个熟悉却模糊不清的画面。
恍如隔世。
“你……”
“嗯?”巫蛮儿错愣了一下,很快就恢复微笑, “想说什么?”
“没什么……”杀破狼恢复他一如既往的冷淡,“你就是要和我同行的人?”
“嗯,我叫巫蛮儿,是神木林新上任的祭司,请多指教。”
就这样,两人便一同离开神木林。
杀破狼和巫蛮儿刚走出神木林没多久,巫蛮儿就越发觉得有些紧张,因为她第一次看到杀破狼的那瞬间,瞬间生出异样的感觉,让她不禁错愣,心跳快了一拍,虽然这种感觉很快就消失,但还是让她很是在意。
可能是因为他太俊美,自己又刚从神木林出来没有见过外族男子是原因吧……
巫蛮儿是这样告诉自己的。
而杀破狼,则是对巫蛮儿心存疑惑,因为在他刚看到巫蛮儿那瞬间,他内心忽然有种说不上来的触动。
两百多年了。
他一直在等一个人。
记忆中有个女子,她跟他说他们一定会再见,她记住他的模样,再见之时她一定认得出他。
他答应过她,会一直等她。
……
在他拜入无底洞的时候,地涌夫人曾问他,为什么想要拜入她门下。
而他的回答,让地涌夫人着实意想不到。
“我想修习驻颜之术,保住我年轻的容颜。”
“哦?”地涌夫人甚是讶异,她实在没想到会在一个冷峻的男子口中得出这种答案,她便忍不住起了逗他的心思,随后莞尔一笑,“没想到身为男子,你对美貌有如此执着,不过你身为魔族人士,只要你勤加修炼,纵然活得再久,也没那么容易衰老。”
“我知道,但活得时间久了,容颜总会有改变,我想要的是保住我此时的容颜。”
“哦?”地涌夫人的眼神闪过一丝惊讶,“为何?莫非你喜欢这种年轻青涩的少年容颜?”
“我要等一个人,我怕她会认不出我,所以我要保住我此时的容貌。”
……
他等了很久很久。
久到连他要等谁都不记得。
记忆已经模糊不清了。
他担心再这样下去,他会忘记他要等人的这件事,于是他想尽办法多方打听,终于让他得知,以前有个神秘的少数民族叫黑月族的,他们的祭司有修习一种独特的法术,能够唤醒人潜藏的记忆,甚至是前世的记忆。
但黑月族在数百年前已经消声灭迹。
他只能打听到,他们曾经在南疆的某处居住过。
抱着一丝希望,他走出无底洞前往南疆希望能够打听到有关黑月族的消息,于是就拜访位于南疆的神木林,希望能打听到关于黑月族的事情。
“巫蛮儿,我们要去什么地方?”
“去巫山。”
巫蛮儿停下步伐转过身,在阳光下的她,笑容格外温柔耀眼。
“因为之前我族发生一些事故,所以只能把我族法宝寄放到那边去,原本是让长老去拿回来的,还好有你,不然我都没机会出神木林,师傅他太不放心我一个人出来了……”
杀破狼被眼前的如阳光温暖的笑颜晃得有些愣神。
似乎。
看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
有种悲凉的感觉油然而生……
“难道?”
巫蛮儿说着说着,见杀破狼又愣住了,她疑惑地睁大双眼,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下,“你怎么发呆了?”
“没……”杀破狼瞬间回过神,“巫蛮儿,你……”他欲言又止,不知道该怎么问,“你觉得,你以前见过我吗?”
巫蛮儿想都没想就摇头,“没有,我从小就在神木林长大,这次还是第一次走出神木林,你以前应该没去过神木林吧?”
杀破狼失落地感叹,“也是,她说她一定会认得出我的,你不是她……”
他无数次在梦里听她说过,他们再见之时,她一定会认得出他。
而巫蛮儿不认识他。
所以,她们不是同一个人。
杀破狼虽然有些失望,但好在也没有抱有什么希望。
夜幕降临。
杀破狼和巫蛮儿找到一处湖边的空地生火烤鱼,当然这些全都是杀破狼来做,完全没有野外生活经验的巫蛮儿只能是乖乖受杀破狼的照顾。
巫蛮儿凝视着火光下那冷峻沉默的杀破狼,看着他俊秀的侧容,她竟不自觉地看呆了,直到杀破狼察觉到把目光移到她这边,她才惊讶地回过神来,脸颊刷一下就泛红了,她赶紧回过头去低下头,眼中满是紧张和尴尬,连双手都不知道该怎么摆放。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盯着人家看,现在好尴尬,他会怎么想我啊……
杀破狼自然看得出巫蛮儿是在为她刚才的唐突感到害羞和尴尬,看着她那天真无邪的,不知所措的纯真眼神,不知道怎么的,他心情莫名有点好起来,难得打趣起来,“你在紧张什么?”
“啊?”巫蛮儿被吓了一跳,她没想到杀破狼居然会这样问她,她刚才惊慌地抬起头的那一瞬间,她好像看到,他在笑。
可下一秒,他就恢复冷淡的神情,好像刚才,只是她看错了。
是我看错了吗……
杀破狼的神色渐渐严肃了些,他认真地问巫蛮儿:“巫蛮儿你知不知道黑月族的下落?”
巫蛮儿迟疑片刻,双手都有些不安分,双手的手指在乱动,想起巫奎虎交代过她的话,她就回答说:“我……我只是有听我师傅提起一点,那是一个很古老的民族,已经不复存在,所以我也不知道。”
“是这样……”
“我听师傅说你是想找回失去的记忆是吧?”
“嗯。”
“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我要想起一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
“很重要的人?你不是说你已经忘记了吗,那怎么还记得那个人对你很重要,而且……”
“我不记得了……”
巫蛮儿意识到她多嘴了,赶紧连忙道歉,“对不起,我只是……”她犹豫片刻,鼓起勇气真诚地对他说:“想多了解下你”。
“嗯?”
“不知道为什么,我第一眼见到你,就有着很安心的感觉,所以我想和你做朋友,好好相处……”
说着,巫蛮儿的唇边染上一抹温暖的笑容,她侧头看向杀破狼,眼神满是温柔。
“你,可以叫我蛮儿。”
“……”
此刻。
这个微笑。
是他无法拒绝的炙热。
恍如隔世。
如此温柔的笑颜,让他沉寂已久的内心忽然有种莫名的暖意和安宁,甚至是有种熟悉的感觉。
在很久很久以前,那个人似乎也这样对他笑过……
这样的笑容,他愿意用尽全力去守护。
为什么……
我会有这样的感觉……
深夜。
杀破狼原本是在守夜,但漫漫长夜,巫蛮儿又睡着了,他一个人着实太闷,不知不觉就睡了会,于是,他又做了那个梦。
在一片白茫茫的前方。
有一个妙曼的身姿。
他依然看不清楚他眼前看到的那个人长什么样子。。
“如果下辈子我们能再见,我一定可以认出你的,因为我把我的记忆封存在我的魂魄里,即使轮回转世,我的记忆也不会消失……”
你……
你是谁……
杀破狼想伸出手抓住眼前的女子,但他的身体动弹不得,他想看清楚女子的脸,他想知道,她是谁。
可他每次都没办法看清楚,然后就醒了过来。
“……”
又是那个梦。
杀破狼神色迷茫,眼神有些空洞,他伸出手扶额头,感觉头有些晕乎。
“那个人究竟是谁,为什么这几百年来,我时不时就梦到她……”
“几百年?”巫蛮儿第一次在野外睡觉所以睡得不怎么安稳,很容易就被吵醒了,她睡眼惺忪地看着杀破狼,“你在说什么啊?”
“没……”杀破狼一脸冷淡地别过头去拿起地上的柴丢向快要熄灭的火堆,“抱歉,刚才不小心睡着了。”
“你这样守夜很累,不然现在轮到我……”
“不用,你继续睡就行。”
“可是……”
“我答应过巫长老,会好好照顾你,不然我没法向他打听黑月族的下落。”
“……”巫蛮儿神情低落,虽然想反驳几句但她确实感觉很困,“那好吧。”
巫蛮儿虽然是抵不住困意睡过去了,但在她眼皮还撑住的时候,她眼中杀破狼如此安静地守住火堆旁边,安静沉默,让她感觉特别安心。
明明才认识一天的人,为什么我会感觉如此安心,还有这感觉,似曾相识……
好像,不是初次见面,而是……
久别重逢。
而另一边。
神木林。
巫奎虎和云中月在神木屋外望着远方的夜景,两人都是心事重重。
“族长,你真的放心让蛮儿跟着杀破狼走吗?”
巫奎虎的眉宇间透出不安,“长老,你还记得蛮儿体内的封印吗?”
“当然记得,蛮儿一出生体内就有不知名的封印,我等当年都没法解开,那封印铭记在蛮儿魂魄之中,应该是和蛮儿前世有关。”
“但你知道吗,当杀破狼走进神木林的结界时,蛮儿体内的封印开始松动了。”
“什么?”云中月惊愕,“族长,你的意思是,蛮儿体内的封印和杀破狼有关?”
巫奎虎语重心长地点头,“或许是这样,所以,我才会让蛮儿跟着杀破狼……总而言之,等蛮儿拿到月影回来,催动我们神木林的秘法,便可知晓。”
“若是她真的和巫神女有什么关系……”
巫奎虎说:“现在只能等蛮儿回来了。”
这一路上都没有经过城镇或者村落,所以这些天他们都是风餐露宿,虽然这一路上杀破狼都尽量照顾好巫蛮儿,但巫蛮儿毕竟是人族女子,一路下来,终究是撑不住了。
就在某一晚。
巫蛮儿染上风寒,高烧不退,而他们刚好在野外,杀破狼不通医术万分焦虑,他不忍心看着巫蛮儿如此痛苦的模样,于是背起她在大半夜赶路。
杀破狼背着巫蛮儿在野外跑了很久,听着背上的女子咳嗽不断,他焦急万分,他嫌他的速度还不够快。
不知道过了多久,杀破狼终于跑到一个小村落,他气喘吁吁地站着路上,额头满是汗水,由于现在是半夜,他看着家家户户都没有灯火,好在他看到一家灯火还亮着的小客栈,于是他就赶紧冲过去。
后来。
杀破狼向店小二打听到大夫的住处,为了把大夫找来他急切地差点把人家的家门都拆了,终于把在沉睡在梦乡中的大夫吵醒,大夫连抱怨的话都没来得及说,就被杀破狼一把带走,他整个人都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莫名其妙就到了客栈的房间里。
“……好晕我在哪……”
大夫感觉眼前的景物都在转,他头晕目眩胸闷恶心想吐,连脚步都很是不稳,要不是有杀破狼抓住他手臂他都不知道摔了几次。
“大夫,麻烦你赶快帮我朋友看病!”
“我这是在哪啊……”
“大夫!”
“……”
经过一番折腾,巫蛮儿终于得到大夫的诊治,但杀破狼并没有因此歇停下来,拿药、煎药、喂药、帮巫蛮儿换额头的湿毛巾,就这样忙活了一整晚。
隔天清早。
“水……”
巫蛮儿的眼皮动了下,慢慢睁开双眼。
“你醒了?”杀破狼困得快要撑不住,一看到巫蛮儿醒来极力撑着疲倦感,“我马上倒!”
巫蛮儿看着杀破狼神色疲倦,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狼狈的模样,她看着他拿杯子的手都有些无力,她的内心重重地酸了起来,看着他的眼神满是心疼,她想对他说句话但一开口就被喉咙的干涩感弄得无法说话忍不住咳嗽起来,只好先乖乖喝水。
杀破狼看巫蛮儿刚才咳得厉害,眉头紧皱,担心地问:“你还是很不舒服吗?”
“不……”巫蛮儿摇头,“我刚才只是太口渴而已,现在好多了……”
杀破狼一听巫蛮儿这样说终于松了口气,“那就好。”
巫蛮儿愣着盯着杀破狼看,眼中满是震撼,就在她内心充满震撼之际,杀破狼伸出手轻柔地抚上她的额头,“已经没有那么烧了,太好了……”
巫蛮儿讶异地凝视着杀破狼,杀破狼也意识到什么迅速收起手,“抱歉我失礼了。”
此时,她真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杀破狼,居然如此温柔,连眼神都充满柔情。
“你……”
她和他相处也好些天了,他们渐渐熟悉交情变好,虽然他一直很照顾她,但他一向淡然自若,那么温柔又有些不知所措的杀破狼,她还是第一次见。
这一见,便是一见倾心。
“为什么那么关心我……”
“……”
杀破狼回过神来。
是啊,他为什么会那么担心她……
就觉得和她在一起时,内心有种莫名的安宁和安心。
沉寂了几百年的心,从看到巫蛮儿那天开始,便渐渐有了温度。
“我答应过巫长老要好好照顾你的。”杀破狼说这句话的时候异常冷漠,他是在提醒他自己,在还没想起他在等的那个人到底是谁之前,不可以对巫蛮儿有感觉。
巫蛮儿失落起来,有些委屈地说:“每次都拿我师傅做理由,你才认识我师傅多久,就那么听他的吗?那又不是你的师傅……”
“……”杀破狼看着巫蛮儿一副失望的样子,他感觉到巫蛮儿好像对他……
不行!
不管是他自己还是巫蛮儿,都不能有别的不应该有的感觉。
“我是为了我想找到的黑月族而已。”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就算是被你遗忘了,还能让你那么惦记……”巫蛮儿的内心重重酸了起来,在她守着杀破狼时,她想了很久,她感觉得到杀破狼对她是有好感的,可没想到一试探,居然是如此残酷的现实,“那个人,应该是女的吧?”
“至少这点我可以肯定,的确是。”
巫蛮儿的心头如被重锤狠狠击下,她难受至极,想哭却强忍着想流出来的泪水,她深吸几口气,勉强让她自己保持微笑,“听起来好痴情啊,没想到你平日看着冷淡居然那么长情,连忘记了都没放下,还那么努力想找回记忆,有些羡慕那个被你惦记的人……”
“巫……蛮儿……”杀破狼见巫蛮儿的眼眶渐渐湿润,笑容很是牵强,他很是不忍,他很想对巫蛮儿伸出手,可手才抬起一点,他却犹豫了,再三思索,他把伸出来的手收回去,“虽然我已经不记得她是谁,但我感觉她对我很是重要……”
“我知道的!”巫蛮儿感觉她在妒忌,她好难过,难受到快要窒息了,她捂住耳朵不想再听杀破狼说下去,“不要说了,那些都跟我没有关系的!”她一口气说完就下床快步走出房间,转身那瞬间,她的眼眶附近有些许晶莹的微光。
“蛮儿!”杀破狼看着巫蛮儿这样很是担心,他都按耐不住立马追过去在屋外追到她并抓住她的手臂,“蛮儿你等等!”
“我……我只是想出来吹吹风透气而已!”巫蛮儿故意避开杀破狼的目光,不想让他看到她泪眼汪汪的模样,“我待会就回去的,你先回去休息啦。”
杀破狼很是担心巫蛮儿的病情会加重,见她这般任性,他严肃起来,“你得了风寒,更应该好好休息,夜风会加重你病情的!”
“我好了啦!”巫蛮儿一口气反驳回去,后来她意识到她态度有些过了,就深吸口气缓和下情绪,“我没事了,就想出来吹吹风。”
“你是怎么……”杀破狼是想问她到底怎么了,但他还没问完就收口了,现在他看到巫蛮儿这样的反应,他对他之前的猜想有些把握了,心里居然有藏不住的欣喜。
可是……
他还要等一个人。
可看到巫蛮儿流泪的模样,他的心里像是被揪紧了甚是难受。
杀破狼深吸口气,决定放下姿态装出一副不太舒服的样子,“昨晚一夜没睡我有些乏了,就陪我回去吧。”
巫蛮儿的视线移到杀破狼的俊容,她的脸又不争气地红起来,她不得不承认,她已经喜欢上他,想要他在她身边,可一想到他已经心有所属,又更加难过。
午夜的街道。
寂静无声。
隔天。
杀破狼和巫蛮儿继续踏上旅程,只是两人之间的气氛着实古怪,似乎他们只要多看对方一眼,就会陷入莫名的尴尬之中。好在,他们距离目的地已经很近,不到半天的功夫,他们就已经到达圣巫神殿。
在圣巫神殿门口,巫蛮儿忽然看向杀破狼,轻柔地说了一句,“你很快就可以达成心愿了。”
“嗯?”
巫蛮儿努力缓和了下内心的情绪,“我们进去吧。”
夕阳西下。
晚霞凄美。
“原来你就是神木林新一任的祭司,没想到居然是那么水灵的姑娘。”圣巫神殿的主人——绿姬细细打量了下巫蛮儿,漫不经心地笑道,“还有一个魔族的公子。”
“他是我朋友。”巫蛮儿礼貌性回应了下,“夫人愿意帮助我神木林保护月影,我们神木林感激不尽,不知可否让我等拿回月影?”
绿姬淡然点头,“那是自然,月影本就是神木林的法宝,我也只是出点微薄之力……只是……”
“只是什么?”
绿姬似乎想起了什么,眼中忽然满是哀伤,略带苦涩地笑着,“说来惭愧,我是希望能得到你和月影的帮助,助我回忆起一段重要的记忆。我听说神木林的祭司可以使用月影,让人回忆起前尘往事。”
“!”
杀破狼一听到绿姬说这句话,心口如同被重锤狠狠击下,身体顿时颤抖了下。
“我……”
巫蛮儿还没来得及回答,她身旁的杀破狼怔怔地看向巫蛮儿,微微张口,眼神满是不敢置信,“他说的是真的?”
巫蛮儿凝视了杀破狼好一会,深吸口气,似乎是有些释然,她深深地看向杀破狼,静静点头,“是真的。”
“那黑月族?”
“黑月族就是我神木族从前的名字。”
杀破狼眼中满是震撼,“那、我要找的黑月族祭司……”
“就是我。”
巫蛮儿那双凝视着杀破狼的眼眸,如此温柔似水,又深情刻苦,却带着隐隐忧伤,似乎在诉说着不为人知的悲伤。
你会恨我吗?
我在你心中,究竟是什么?
若是我出手帮你,等你回忆起全部后,那我在你心里,又会是什么?
深夜。
夜空中的皎洁月色,不知为何竟带着几分凄美,似乎它感应到了,尘世间痴情之人的哀伤。
寂静的夜色中,有一挺拔的蓝色身影伫立在巫月神殿不远处的悬崖边,那人冷峻沉默,可看着竟是如此落寞凄凉。
心中的那抹记不清的容颜,脑海中只剩下只字片语,为何这几百年来总是挥之不去,却始终无法记起什么。
而巫蛮儿……
不知在何时,她忽然就闯入他的内心深处,在与她相处的时日,有时与她对视,他忽然感觉天地之大,他只想和她厮守终身,不过问凡尘俗事。
当他问她,她是否就是黑月族祭司,在她承认那瞬间,她那深情刻苦的眼神,那抹隐藏着悲伤的笑意,如同利刃般似乎穿透了他的心脏般,痛得几乎让他无法呼吸。
杀破狼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恐慌和焦虑当中。
他害怕,若是他记忆中的那人真的是他很重要的人,那他自然不能辜负,可巫蛮儿,他已然再也没办法将她放下。
杀破狼痛苦地闭上双目,脑中满是巫蛮儿那美丽的容颜。
……
“为什么那么关心我……”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就算是被你遗忘了,还能让你那么惦记……”
“不要说了,那些都跟我没有关系的!”
……
脑海中回响着巫蛮儿对他说过的话语,一字一句,敲击着他的心头,他的呼吸渐渐沉重,甚至有些窒息感。
“为什么那么关心我……”
杀破狼无奈地苦笑几声,默默在心中答道。
“自然是因为,我在意你……”
如果你就是我真正要找的那个人,那该有多好……
寒风刺骨。
裙摆在寒风中摆动发出了声响,引得了杀破狼的注意,他回过头,发现巫蛮儿就静静地站着他身后,深深地望着他。
“你、什么时候来的?”
“你怪我吗?”
杀破狼微怔,过后转过身面对巫蛮儿,平静地说:“你隐瞒我你就是黑月族祭司的事?”
巫蛮儿点头。
杀破狼沉默片刻。
夜风轻轻吹拂他那飘逸的蓝发。
“这应该是你们神木林的秘密,不能轻易对外人说出,再正常不过。”
巫蛮儿错愣了下,她并没有想到杀破狼对此居然会如此云淡风轻,但她很快恢复平静,她一步一步走到悬崖边,抬头望着夜空中的皎洁月色,唇边染上一抹浅浅的笑意。
“今晚的月色好美。”
“是啊。”
“所以月影的力量增强了。”
杀破狼的身体静静地颤抖了下,“夫人的忙,你帮完了?”
“我用月影帮她想起她在一百多年前去世的恋人,因为时间过得很久,夫人法力修为再高,终究不过是凡人,过了那么长时间,纵然记忆还在,恋人的容颜,她也忘却大半,所以她才希望能想起她恋人的容颜,说要是日后若是有缘能碰到他转世,不至于认不出来。”
“……”
杀破狼默默地抬头看向在夜空中的皎洁月色,月光撒照在他身上,他的眼前忽然浮现许多回忆,是这段时间和巫蛮儿一起共度的夜晚。
她会偷瞄他然后莫名其妙地傻笑。
她会害羞地避开他的目光。
她看着他的眼神,一直都是如此温柔,如同有股暖流,传入他的心脾,又如同漩涡,使得他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
不知道从何时起,她的一眸一笑,已经深深印入他的眼底,刻进他的心里,挥之不去。
“杀破狼,我会帮你找回记忆,但在此之前,能听我说些话吗?”巫蛮儿深吸口气,语气有隐约的抽泣,她笑着看向他,可眼神却是流转着似有若无的晶莹水珠,“我想,等你找回记忆后,你就会去找那个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人,然后陪着她……或许我们以后就没有机会再见了,所以……”
“蛮儿……”
杀破狼想走到巫蛮儿面前,他忽然有着很想把她抱入怀中的冲动,可才踏前一步,他就停下脚步,静静地凝视着走到他面前的,站着月光下的女子,水灵的眼睛蕴藏着深情刻苦,唇边的弧度染上淡淡的哀伤,他不忍见她如此,可他又不知道能做什么,只好把想说的话咽下去。
寒风习习。
巫蛮儿的裙摆随风轻轻摆动。
她深吸口气,释然地呼出。
“千年前,我们黑月族曾是这片天地间最有灵气的族群,我们曾有一个遥远美丽的故乡,我们曾在最残酷的远古战争中立下莫大功勋,然而却因为一次惨痛的叛变,一场忌讳的劫难,让我们不得不舍弃了染上黑色的古老名字,不得不离开深爱的故乡,在战争之后隐姓埋名,为一次承诺,移居神木,千年年默默守护武神坛的封印,不再踏足三界一步……”
“然而,蚩尤破封在即,神木不得不踏入三界和三界勇士一同对抗蚩尤,因此神木林渐渐对三界开放,而我也越来越向往外面的世界,可迟迟都没有机会,直到有一天,有一个男子来拜访神木林,师傅居然让我跟他一起行动,那时候我在欣喜之余满是好奇,于是我想试探下那个男子,可在见到他的那瞬间,我突然有异样的感觉,不知为何心跳快了一拍……”
巫蛮儿认真地讲着,杀破狼细细地听着。
“后来我跟他一起行动,第一次离开了我深爱的故乡,第一次跟外族男子共处,我难免有些紧张,可不知为何,对着他,我总有种很安心的感觉,明明是才认识的人,却感觉不是初次见面而是久别重逢,甚至在接下来的相处中,渐渐被他吸引,更是在我发烧时看到他如此担心我,我对他就越是心动,甚至……甚至会妒忌他口中的那个,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人……”
说着,巫蛮儿又忍不住抽泣了下,她极力忍住想要流泪的冲动,继续把她心中的千言万语说给他听。
“我其实可以感觉到的,他很在意我,于是我几番试探,可得到的都是失望,渐渐地,我也就不再对他抱有任何痴心妄想,只希望能陪他走这段寻找记忆的路,尽我所能帮助他,好好珍惜和他在一起的这段时光……”
杀破狼逐渐陷入难以言语的悲伤当中,他深深地看向眼前的巫蛮儿,听着她跟他说的那些话,心痛如绞。
“杀破狼,我只能陪你走到这里了,我真的、很开心能认识你,虽然我现在……”巫蛮儿已经克制不住,眼泪情不自禁地流出来,“我很羡慕那个能被你这样惦记的人……”泪痕划过她那白皙的脸颊,泪珠顺着她的肌肤,滴落在她手中的月影上,她擦干眼泪举起月影,后退几步,“杀破狼,这是我能做的你最后一件事了……”
“蛮儿!”杀破狼不知为何,看着巫蛮儿如此难过又释然微笑的模样,他忽然有种以后再也见不到她的恐惧,他这次没有犹豫,立刻飞身跃到巫蛮儿面前,想抓住她,阻止她使用月影,可滴有巫蛮儿眼泪的月影似乎感应到什么,法力渐渐增强,接着发出强光包围住巫蛮儿,而杀破狼被这道强光冲击,他祭起内力,极力撑住使其不被弹开。
“什么?!”
巫蛮儿讶异地环看着包围住她的光圈,还没反应过来月影的法力就进入她体内,体内似乎有两股力量的冲击使得她痛苦地喊出声来。
“啊——!”
“蛮儿——!”
杀破狼听到巫蛮儿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一下子就分了神,于是他就被强光趁机弹飞摔落在地。
月影的光芒渐渐减弱,慢慢地发出一道柔和的光,包围着巫蛮儿和杀破狼,杀破狼被这柔和的光包围着,望着巫蛮儿的身躯缓慢往下落,他又看到了以前经常看到梦到的人。
可这次,他不再只是看到个模糊不清的人影,他切切实实地看清楚了,也想起来了。
他要找的人,从来都是巫蛮儿。
不管是黑月族祭司,还是他等了两百年的人。
一直都是她。
“为什么、我会一直都不相信…你就是我等了两百多年的人……”
杀破狼那俊秀的脸颊留下一行泪痕。
他飞身过去接住正往下落的巫蛮儿,她已经陷入昏迷。
旧时的记忆全部浮现在他脑海里,他全都想起来了。
这就是……命运吗?
眼前白茫茫的一片。
渐渐浮现似曾相识的画面。
“小白狼,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被虎魄戾气所伤,这段时间你就留在我身边吧,我一定会治好你的,相信我!”
“我、我被虎魄的戾气所侵,快要无法控制自己,你、杀了我吧……”
“我会在下辈子等你,我不会忘记你……”
这些,是什么……
“额……”
巫蛮儿慢慢睁开双眼,她的神情有些木讷,显然是还没完全清醒过来,她满脑子都在想着在梦里看到的画面,直到守着她的杀破狼见她醒来喊了她的名字,她才回过神来。
“蛮儿,你终于醒了,感觉怎么样?”
巫蛮儿看向杀破狼,想着什么陷入了沉思,杀破狼见巫蛮儿正盯着他,心里渐渐紧张起来。
“蛮儿(杀破狼)。”
“你先说(你先说)!”
“……”
两人忽然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对方,都不由自主地侧过身去,又情不自禁地偷瞄着对方,四目相对。
气氛异常寂静。
巫蛮儿深吸口气,她看向杀破狼,似乎是下定了决心,语重心长地说:“杀破狼,对不起。”
“嗯?”杀破狼讶异地看向巫蛮儿,“你为什么要跟我道歉?”
“我全都想起来了,两百年前,我答应过你,不会忘记你,再见之时一定会认出你的,可是,我还是忘了你……”
杀破狼内疚地微微低头,“蛮儿,这跟你无关,轮回转世,忘却前尘往事,这原本就是自然规律不可逆转。是我不好,明明有察觉到你应该就是我要等的人,可我却一直都不相信,一直都在怀疑……”
“你?!”
“以前的事,我也全都想起来了。”
巫蛮儿讶异了一会,渐渐地,她望着杀破狼的眼神越来越温柔,静静地笑了。
“是吗?”
他们都想起在两百多年前,杀破狼还没修得人形之时误入虎魄所在的禁地被虎魄的戾气所伤,被守护虎魄的巫蛮儿的前世所救,为了给杀破狼疗伤,于是杀破狼就留下来陪伴了巫蛮儿的前世一段时间。
在这段时间的相处中,杀破狼渐渐被前世的巫蛮儿吸引,日久生情,于是他伤好之后就拼命加紧修炼,好不容易以魔族最快的速度修炼出人形,可当他去找前世巫蛮儿之时,她已经被戾气所侵,日渐丧失理智。
在前世巫蛮儿的意识还没完全丧失之前,杀破狼对她的不离不弃终究感动了她,于是在她快要完全丧失理智之前,恳求杀破狼杀了她,杀破狼不肯,她就自我了断,于是他们之间就有了来世再相见的约定。
杀破狼也想起来,后来虎魄失去前世巫蛮儿的力量镇压,把以妖力禁地搞得天翻地覆,他也因此被重创,头部受到了创伤陷入了昏迷。
自那以后,他的记忆就一直很模糊,加上过了两百多年,模糊不清的记忆再加上时间的冲淡,导致他忘了许多事。
好在,他们的愿望都已经实现了。
苦等两百多年的人,终究是回来了。
“杀破狼,谢谢你。”
谢谢你等了我那么久,即使把我忘了都还在等着我。
巫蛮儿对着杀破狼欣慰地微笑着,她还向说些什么的时候,巫奎虎突然来到她的房间,接着杀破狼就离开房间让他们师徒俩单独说话了。
“师傅,我这是怎么了?”
“你已经昏迷两天了,看来是因为你体内的封印被解除的关系。”
“封印?!”
“因为事关重大,为师之前一直都没有告诉你,你一出生我们就发现你体内就有股强大的封印,在你还小的时候我和长老们都已经试过很多次都没办法解除封印,我们一直都很担心你会是巫神女的转世,若真是如此,将会是我神木林的浩劫……杀破狼刚带你回来那天我们用法术帮你检查过了,再听杀破狼说了你和他之间的一些事情,便得知你体内的封印只是封住了你前世的部分法力和记忆,和巫神女并没有什么关系,我们就放心了……”
巫蛮儿恍然大悟,“是我被月影的法力冲开了体内的封印,所以我想起来了,前世我是虎魄的守护者,奉黄帝之命守护并净化虎魄,但虎魄蕴含的蚩尤戾气太强,前世的我日渐被戾气侵体,后来终于是坚持不住,在完全丧失理智之前自行了断,在垂死之际,因为舍不得忘了杀破狼,所以用尽最后的力量把我的部分记忆封存在魂魄内,本以为这样做的话,我到了来世会记得他,没想到还是忘了……”
“封印铭刻于你魂魄之上,只是未解开之前,你什么都不会记得。看来,你和杀破狼之间是注定的缘分。”
巫蛮儿的脸颊泛红,“师傅,我……”
巫奎虎知道巫蛮儿想说什么,他摸了下巫蛮儿的发顶,温和地说,“你和杀破狼的事情为师多少知道了些,既然这是你们命定的缘,何不随缘呢?”
巫蛮儿微微睁大眼睛抬头看向巫奎虎,她微微开口想说什么,但欲言又止。
巫奎虎似乎是看出巫蛮儿的心思,收起摸着她发顶的手,略带严肃地说:“但是蛮儿,你是神木林的祭司,不能忘了你的职责,一定要守护神木林,守护好我们的族人。”
“蛮儿当然不会忘记。”
巫奎虎他转过身去走向门口,快要走出房间的时候停下脚步,微微侧头,低声对巫蛮儿说了些什么。
巫蛮儿的表情由震惊转变成惊喜。
“……去吧,他一直在等你。”
巫蛮儿怔住半晌,然后感激地望向巫奎虎,“谢谢师傅!”
如有来世,与君诺,再续前缘。
来世已重逢。
巫蛮儿往杀破狼的方向跑去。
这次,我不会再放开你了!
杀破狼听到了脚步声,他转过身去,巫蛮儿已经在他的面前。
“蛮儿。”杀破狼见巫蛮儿没什么大碍就放心了,但他的神情也悲伤起来,“对不起,之前以为你不是我要找的人,伤害了你……”
“之前我也是什么都不记得,所以我们都半斤八两呢。”巫蛮儿略带俏皮地说,“现在想起了前世的记忆,对你,我很感谢。”
“……”杀破狼试探性地问了句,“你只是想感谢我吗?”
“我……”
巫蛮儿愣了一下,然后她想到了什么,迈开步伐一步一步走着,跟杀破狼擦肩而过,杀破狼不解地转身看向巫蛮儿,只见她背对着他,站在他面前沉默着。
杀破狼看着她的背影,渐渐感到有些不安。
“杀破狼。”
“?”
“刚才,我师傅跟我说,既然我前世是虎魄的守护者,又恢复了前世部分法力,所以寻找虎魄的重任就交托在我身上了,所以……”巫蛮儿转过头看向杀破狼,在她转过头看他的那瞬间,微风带着些许飞舞的绿叶从他们之间相隔的距离吹过,绿叶飘舞在他们之间。
巫蛮儿把身子转过来望着杀破狼,温柔地笑着,“你愿意陪我一起去找吗?”
微风吹拂。
巫蛮儿的笑容仿佛化作一道肉眼看不见的暖流,流入杀破狼的心底,他心中感到无比温暖和欣喜,他的唇边弯起一抹浅浅的弧度。
他一步一步走到她的面前。
对她说。
“我愿意。”
……

有我在身边,就永远不会让你孤独闯荡。


【四月论坛活动汇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6 21:51:46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大~~~
山东1区临江仙8月7日火爆开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6 22:01:0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长,其实我没看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6 22:07:28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同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 14:05:56 | 显示全部楼层
加油加油加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