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351|回复: 3

偃桃cp文:《桃花灼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 21:20: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CP人气战
服务器: 广州塔
游戏ID: 为保证玩家隐私,此选项仅论坛管理员、超级版主可见。
作品封面:
男主角: 偃无师
女主角: 桃夭夭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昆仑其高二千五百馀里,日月所相避隐为光明也。其上有醴泉、瑶池。”

——《史记?大宛列传论》

瑶池,乃西王母所居美池。

瑶池如镜,绿草如茵。

如此美丽奇特的瑶池,只要得以一见,便会如醉如痴,但此处是西王母所居,能得到西王母款待的神仙少之又少,所以瑶池只有在西王母举行盛大的宴会之时,得到西王母邀约的神仙才得此机会目睹瑶池风光。

但这次。

西王母站在瑶池边,盛装打扮亲自迎接一位的上神,他得到西王母的盛情邀约,那是作为神仙无上的光荣,而这位上神,之所以能得此荣幸,因为他在不久之前,在妖界动荡波及人间之时英勇奋战拯救人间,尤其是西周被他保护地没有任何死伤,西周的子民甚至都不知道妖魔之祸。

西周天子周穆王,曾经是西王母盛情款待的尊贵客人。

这次西王母盛情款待,并赐予他瑶池仙桃,以此表达心中感谢。

被这位上神带走的瑶池仙桃,花蕾含苞待放,他见花蕾娇嫩,于是带回他在天界的府邸后就细心照料,此花极具灵性,虽然还没修得人形,但已经有思想有意识,上神每日与其谈话,枯燥的天界生活里被增添不少生活乐趣。

一千年含苞待放,三千年含芳吐蕊。

终于,化身一个机灵爽朗,娇憨顽皮的少女。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你就叫桃夭夭吧。”

“我听上神的,以后,我就叫桃夭夭了!”

桃夭夭笑容满面地看着眼前如此俊秀的上神,数千年得到他的细心照料她早已对他芳心暗许,如今她终于可以化作人形,当她准备好想向他吐露真情之时,却被他打入绝望的深渊。

男子为心爱的女子亲自养育桃花,待花开之时赠与。

如此浪漫。

桃夭夭陪伴上神数千年,竟从不知道他另有心爱的女子,虽然数千年以来她更多是植物形态,但他对她的细心照料,时不时给予她深情款款的眼神和话语,让她一度以为,他对她是有感情的。

直到今日她才明白。

原来。

他对她的那些温柔,是属于别的女子。

她不过是他为了另一个女子细心栽种的桃花而已。

当上神带着桃夭夭去见他心爱的女子时,眼神温柔似水,耐心地向女子介绍桃夭夭的来历,并许诺桃夭夭便是他为她精心栽培的桃花,把女子感动地喜极而泣。

深情相拥。

无言无语。

如此唯美的画面,实在是难以想象,在这个严肃的天宫之中,居然会有此种温情存在。

可这画面,在桃夭夭看来是如此刺眼,看着她喜欢的男子对别的女子给予承诺,看着他和别的女子亲密无间。

失望、妒忌、绝望、悲伤……

这些痛苦压得她快要喘不过气来,有着窒息感让她感觉仿佛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心头如同被一把把锋利的刀子穿透,痛得她好想哭好想闹,几次都要控制不住想冲上前去把他们分开,霸道地跟女子说:“我喜欢上神,不会让给你的!”

可是,

她又有什么资格吃醋,又有什么资格跟她闹……

他喜欢的不是她桃夭夭啊……

桃夭夭终究还是控制住她的情绪,努力连一滴眼泪都没留下,不让任何人看出她此时是多痛苦和绝望。

她好想哭。

却只能强颜欢笑。

不想再看那么刺眼的画面,于是她默默转身离去。

桃夭夭想起千年以来他对她的温柔和细心,此时她才明白,他对她温柔之时,心里想的,是别的女子。

而她桃夭夭。

痴了几千年,傻了几千年,为了能和他在一起,日以继夜加倍努力修炼出人形,等到她满心欢喜就被他打入绝望的深渊,她才明白……

她在他心里,根本就不是一个独立的存在,只不过是个送人的礼物而已。

他给了她希望,却又亲手把它撕个粉碎。

桃夭夭陷入无尽的悲痛和折磨当中,眼神空洞,整个人没有一点往日的生气,死气沉沉的,她漫无目的在天宫随意走动,不知不觉就走到南天门附近。

“是南天门……”

桃夭夭望着南天门那边,陷入了沉思,接着她忽然想到什么,再看着把守南天门的两名天兵,原本已经无力的双手突然握紧拳头,她心一横,下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她要离开这里!

她不要被当成礼物送给别人,日夜饱受妒忌和悲伤的折磨。

于是。

她握紧拳头,鼓起勇气,往南天门的方向走起,打算硬闯出去。

理所当然地,她被天兵阻拦,很自然地发展就是打起来。

桃夭夭毕竟是有千年修为的桃花仙,对付两名天兵是绰绰有余,她趁着援兵还没到,压制住两名天兵后纵身一跃,就这样从南天门跳下去。

有几名天兵脚踏祥云立刻追了下去。

桃夭夭奋力往下飞。

速度快得她感觉她的身体都要烧起来,可她丝毫不在意依然催动灵力加速飞行,而天兵自然不会像她那么不要命地加速,很快就被拉开好一段距离。

桃夭夭用她身体无法承受的速度往下飞,她知道她要是再不减速,她还没到人间就可能会被烧成灰,化作一团灰烬洒落人间。

“我、就要、死了吗……”

是生是死,她已经不在意了。

或许死了也好,这样就可以忘掉那些让她痛苦不堪的记忆。

她那美丽的双眼,留出一行清泪。

她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留恋的了……

眼前渐渐发黑。

就在她意识渐渐模糊之际。

嗙——!

“啊——!”

有一不明飞行物正好撞上桃夭夭,桃夭夭受到剧烈的撞击被甩飞出去。

“危险!”

她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

接着,她的腰被人揽住,很快被拉入一个温暖的胸膛里。

她得救了。

但她再也承受不住身体的痛处,陷入了昏迷当中。

等她醒来之时,发现她处于一个陌生简朴的房间。

“痛……”

桃夭夭想起身,但身体一动就感觉浑身都疼,也就在此刻她才惊觉,房间里不只有她一个人。

有一身侠客打扮的蓝衣男子,趴在房间的桌子上睡着。

他是谁?

桃夭夭努力回想,片刻后她想起来,在她以为她会死的时候突然被什么东西撞到,然后她就好像被什么人救下。

就是他吗?

“喂,醒醒……”

桃夭夭周身疼痛不方便起身,于是就尽量喊出声,男子很快就被吵醒,他看她已经醒来,紧皱的眉头得到舒展,“你终于醒了。”

桃夭夭看着眼前这个蓝衣男子走到床边,疑惑地问他:“我这是怎么了?”

男子带着歉意说:“姑娘抱歉,是我飞行偃甲还没做成功,导致在试飞的时候突然不受控制横冲直撞把你撞伤,你已经昏迷两天两夜,幸亏你终于醒过来……”

“偃甲?撞上?”桃夭夭更是疑惑,“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呀?还有,这里是哪里?”

“这里是墨家村。”

“不知道。”但她可以肯定,她现在已经来到了人间,她成功了,“还有你是谁,我为什么在这里?”

一时半会也说不清,听你说话都有些吃力,我先去给你倒杯水。”

“好。”桃夭夭怔住了下,感觉这个男子虽然看着有些冷淡,但也算细心,不禁让她想到以前和上神的回忆陷入了感伤,直到男子把杯子递给她扶她坐起身时身体传来痛处,她才回神痛得眉头紧锁,“痛痛痛……”

“你身上是不是有什么伤口?”

“没有,我没事。”桃夭夭拿过水杯把水喝完,“谢谢。”

“姑娘言重。”男子思索半晌,认真地问桃夭夭,“姑娘你应该不是凡人吧?”

桃夭夭有些惊讶,“你怎么知道?”

“姑娘能从天而降,这原本就不是普通女子能做的,而且我看到在你之后有几个天兵好像是在追捕谁,应该是你吧?”

桃夭夭思索片刻,“那是你救了我?”

“我是有帮你避开天兵的耳目把你带到此处,毕竟你身受重伤是我的偃甲造成的。”

桃夭夭摇头,“不,是你救了我,还好突然有东西撞过来让我停止飞行,不然我可能就被烧死了,不过你说的飞行偃甲是什么,是会飞的东西吗?”

“你内伤太重,还是好好休息吧,我去帮你煎药。”

男子说完就站起身想要走出房间,但手被桃夭夭拉住。

“你……”男子有些愣住了,因为桃夭夭拉着他的手让他突然就紧张起来。

“谢谢你救我,我叫桃夭夭,你叫什么名字?”

“偃无师。”

桃夭夭就这样在墨家村待了数日。

她在养伤的这几日,了解了一些情况。

救她的偃无师是古国偃师之后,为了追求更高深的偃术而游走三界,于是他来到墨家村拜访巨子希望通过对机关术的了解提升他的偃术,经过巨子指导的他留在墨家村制作飞行偃甲,在第一次试飞的时候,由于能量不稳导致横冲直撞不受控制,刚好撞到飞到人间的桃夭夭。

偃无师虽然在她养伤期间蛮照顾她,但他冷峻沉默,这让她很是不满,心想他和某位上神真的很不一样,偃无师除了照顾她就知道研究偃术和墨家村的机关人,专心研究起来几乎谁都不理,和温柔体贴的上神完全不一样。

一想到上神,桃夭夭又情不自禁陷入痛苦当中,一连数日,她都被这种痛苦折磨,后来引起了偃无师的注意。

“你为什么会被天兵追捕?”

桃夭夭不满地嘟囔道:“都过了好些天了,你现在才关心我啊?果然你只知道玩你那些木头。”

偃无师面色冷淡地解释一句,“那是偃甲不是木头。”

桃夭夭不以为意,“什么嘛,不就是些会动的木头吗?不过确实看着蛮有趣的,等我伤好一定让我要玩玩,那个撞到我的会飞的木头我也要玩!”

“那不是玩具。”偃无师对这个孩子气的小姑娘有些无奈,“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吧?”

“……”

桃夭夭的神色渐渐黯淡下来,眼神又是充满悲伤,偃无师见她这副神情心生怜悯,相处数日,他觉得她应是个活泼开朗的姑娘,光是看她散发出的气质。

可她总是时不时就陷入悲伤甚至不想跟任何人说话连他都不怎么理会,心想她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看她那么失魂落魄的样子,他起了想帮助她的念头,所以他必须要先了解情况,“你是不想说?”

桃夭夭沉思片刻,就说:“我是天宫的桃花仙,但我不想待在天庭,天宫的生活太枯燥无趣,所以我想离开那里,到人间生活,但私下凡间,肯定是触犯天规的……”

“原来如此。”偃无师想起他不顾世人异样的目光想追求偃术精髓才游荡三界,多少有点明白桃夭夭的心情,而且桃夭夭看着性子开朗,受不了天界的墨守成规也很正常,所以对她这个解释他目前是不怀疑,“不过你就不怕会被抓回去?”

桃夭夭苦笑了下,反笑着低声自喃,“他真的会在意我吗……”

不。

他不会理会她的死活。

她是他精心为别的女子栽种的花朵,就算他会抓她回去,也只是因为她是他准备了数千年的礼物而已。

不会是因为她桃夭夭本身。

“你说什么?”

“没什么啦。”桃夭夭回过神来,唇边勉强扯出一抹笑,“我只不过是个小仙,应该没有人会在意我吧?”

偃无师严肃地说:“别想太天真,天宫规矩严谨,不然要怎么管理三界,说不定他们正在人界搜捕你,你身上带有仙气,被找到可能是迟早的事情。”

“那我该怎么办……”

“……”

“我一点也不想回去。”

“……”

偃无师见桃夭夭一副想哭的神情楚楚可怜的,他都不知为何他居然会于心不忍,“或许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

“我游历三界的时候听人提起有种晶石能够掩饰仙气,只要你随身携带,应该就不会被找到。”

“那么厉害,是在什么地方?”

“桃源村。”

过了数日。

“哇,这只木头大鸟是你做的呀,好厉害!”

桃夭夭的伤势完全恢复,在偃无师身边活蹦乱跳的,准确地说,是围着他的偃甲鸟活蹦乱跳,她之前时不时就吵着要看偃无师的偃甲鸟,偃无师就答应她等她伤好就让她看看,她看到他做的偃甲鸟后就兴奋不已。他虽然不太喜欢桃夭夭把他的偃甲说成木头,但看着她对他的偃甲那么感兴趣的样子心里也有些欣喜。

“这只鸟好大只,我都能坐上去了!”

偃无师拉住兴奋的桃夭夭,“你当心点,这偃甲鸟的能量很不稳定,小心不要被弄伤了。”

“能量不稳定?”桃夭夭摸着这个大型的偃甲鸟,“它是飞不稳吗?”

偃无师平静地说:“嗯,或许我现在用的能量源不适合它,导致不稳定也不好控制,我正打算找别的适用的能量源。”

“所以你说答应陪我去桃源村,就是为了你说的晶石?”

先前偃无师跟桃夭夭说过这些,虽然偃无师一说起来就说个没完没了让桃夭夭听着都晕,但桃夭夭正好心情不好,能有这些让她思考转移注意力也是不错,所以每次偃无师说这些她都会很认真去听,不懂也问,偃无师每次也尽量解释简单明了些。

偃无师是第一次这样跟对偃师完全搭不上边的人说关于偃甲的事情说那么多,而且又不会厌烦,似乎见到她的笑颜,他就感到内心很温暖。

不知从何时起,他居然对桃夭夭渐渐上心,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

“我是想要晶石,反正你也需要不是吗?而且你未经世事经验尚浅,你自己去的话指不定会迷路或者被人骗走,还是先跟我一起走好些。”

桃夭夭开怀地笑着点头,“当然好啊,有你在我就放心多了!”

偃无师见眼前的桃夭夭微微歪着头朝他笑,笑得眉眼弯弯,目光倾城,照的眼前人明媚的刚好。

那是他无法拒绝的炙热。

他的脸颊不由自主地泛红,居然不禁地出神,等他回过神,就迅速使其恢复往日的冷漠神色,这让桃夭夭失落地微低头喃喃自语。

怎么又对我那么冷淡了……

桃夭夭感觉得到偃无师是关心她的,但他平日那么冷淡,有时他突然就变脸对她爱理不理的甚至会避开她的目光,让桃夭夭很是疑惑,不过她想,既然偃无师是关心她的,那么他们之间的关系肯定就可以得到改善,只要她再对他好些,对他多笑笑。

如此,她便没时间去想她不该去想的人。

偃无师是她下凡后第一个认识的人,也是第一个对她好的人,所以她想和他好好相处,跟他学习怎么在人间生活,放下过去的一切。

就这样。

偃无师带着桃夭夭来到桃源村,因为他身上有两张方寸山的飞行符,所以他们用飞行符过去很快就到了。

“哇~~这里好漂亮啊,无师你快看看,那边有不少桃花!”

桃夭夭一看到鲜花盎然、绿草茵茵的如此美丽宁静的村庄,心情舒坦不少,她放眼望去,看到不远处有一片桃花林,她兴奋地拉着偃无师的手臂指着那边喊道:“无师我们快过去看看!”

“不要乱跑,我们先去跟村长打声招呼,这里是隐世村落,我们两个外人不方便随便乱跑,还有……”偃无师有意无意地瞄了几眼桃夭夭正拉着他手臂的手,他脸颊又泛红起来,他实在是不怎么适应女子的接触,而且他对桃夭夭,似乎有点特别的感觉,“你叫我什么?”

“无师啊!”桃夭夭不解地盯着偃无师,“我不可以这样叫你吗?”

“……”偃无师冷淡地别过头去,“你随意吧。”

嗯?

他这是在害羞吧……

桃夭夭看着偃无师有些不好意思又不太敢看她的样子,她忍不住偷笑了下,她绕到偃无师的面前打趣地对他说:“无师,你脸怎么那么红啊?”

“没有!”偃无师想都没想就伸手摸了下他的脸颊,他发觉他脸颊的确有些热,一下子紧张起来,再看看眼前这个天真无邪的俏脸蛋,他更是紧张尴尬,于是他就摆出一副冷漠的冰山脸迈开步伐走起来,“我们赶紧先去村长家。”

“你知道怎么走吗?”

“我来过一次,知道怎么去,跟我走就对了。”

“哦。”

桃夭夭见偃无师又对她冷淡起来有些纳闷,她哪里知道偃无师此时的心情,而且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这些天她把心思放在偃无师身上,都已经没有为上神伤心了,她跟在偃无师后面,看着偃无师的背影,她想偃无师这个人虽然不如上神温柔都比较冷淡,一忙起他的偃甲来基本对她不理不睬的,但他还是蛮关心她的,又很照顾她,只是他什么都不说,被说破会红着脸嘴上死不承认。

死要面子。

桃夭夭觉得这样的偃无师,蛮可爱蛮有魅力的。

到了村长家的院子后,因为村长家附近有好些桃花树,作为桃花仙子的桃夭夭看到了自己的同伴,兴高采烈地跑到桃花树下活蹦乱跳的,偃无师拉也拉不住她,看她现在那么开心的样子,他也就随她了,也好过之前她在墨家村养伤的时候,时不时就会躲起来一个人哭。

他不知道桃夭夭之前发生过什么事情,问她她也会打模糊混过去,他想她可能在天宫碰到让她很不开心的事情所以她才会偷下凡间,所以就想帮助她让她在凡间好好生活。

所以他才会带她桃源村。

偃无师他交代好桃夭夭不要到处乱跑后他自己去拜访村长,他经过村长同意可以去矿洞采晶石后就去找桃夭夭,于是他看到一副美丽的画面。

花树下。

舞动的粉色裙摆飘逸出尘。

有个美丽的桃花仙女,在那花树下飞翔,欢笑着和花朵们嬉戏,那笑颜比桃花还美好。

偃无师凝视着花树下飞舞的桃夭夭,他沉思了一会,然后他走前去,而桃夭夭看他走了过来就跑到他面前说:“无师,怎么样,村长同意我们进矿洞吗?”

“嗯,不过我一个人去,你留下。”

“为什么?”桃夭夭讶异,“村长不同意吗,我去找他说!”说完桃夭夭就想往村长家走起但走没两步就被偃无师拉住手臂,“你别去,不是村长不同意,而是……”

“而是什么?”

偃无师看桃夭夭一副不问清楚誓不罢休的样子,他无奈地深吸口气,“村长说那个矿洞在上月突然出现妖兽,现在村里已经没有人会去矿洞了。”

“哦~~”桃夭夭恍然大悟,暗中欣喜起来,“所以,你是在担心我吗?”

“……”偃无师一脸心虚,他轻咳了下让他好恢复冷淡的表情,“我、我是需要晶石给我的偃甲做能量源,反正都要进去一趟的,帮你只是顺便。”

桃夭夭双手抱胸不满地说:“那为什么不让我一起去,我可是有千年修为的桃花仙子,怎么样都比你这个凡人强吧?”

“……”偃无师被说得无言以对,他这时候才想到,眼前这个看似天真无邪的女子其实是有千年修为的仙女,仔细想想,法术修为方面他的确是不如她,“你要去就去吧。”

桃夭夭略得意的说:“放心啦,要是真发生什么,我绝对不会拖累你的,反倒是你,到时候说不定还要我救你呢!”

“走吧。”

偃无师对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姑娘有些无奈,心想这一路上他必须要多留心注意,尽量避免发生危险。

矿洞洞口。

“就是这里吧?”桃夭夭望着洞口盯了几秒,“里面好像蛮黑的,我的云鹤可以派上用场了!”说着,桃夭夭就亮出她的武器云鹤,“搞定,这样就不用摸黑了,我们进去吧!”

“等等。”

桃夭夭才走一步,她的手臂就被偃无师拉住,她不解地问:“怎么了?”

“里面被村民挖出不少条路,要是就这样进去的话很容易迷路。”

“那你认得路吗?”

偃无师摇头,“我只来过一次,而且也是比较久之前,不怎么记得。”

“啊?那怎么办?”

“既然我会来,自然有办法。”偃无师不慌不忙地拿出老鼠形状的偃甲,“用它就可以为我们带路。”

“咦?”桃夭夭打趣地盯着偃无师手中的那小巧玲珑的偃甲鼠,“这又是什么偃甲啊,好可爱!”

“偃甲鼠,它可以探测到一定范围内的能量汇聚之地,我们只要跟着它走,就可以找到晶石。”

桃夭夭佩服地拍了下手,“没想到它看着那么小居然那么厉害啊,不过还是无师你最厉害,因为它是你做出来的,我越来越崇拜你了!”

“咳咳~~”偃无师故意咳嗽两声,神色不自然地别过头,“我们快进去吧。”

偃无师和桃夭夭进去矿洞后,桃夭夭手中的云鹤就亮出柔和的暖光,原本一片漆黑的洞穴一下子就被照亮,照亮的范围比较大,连走在前面的偃甲鼠都可以看到,他们就这样跟在偃甲鼠后面一路走进矿洞。

桃夭夭渐渐察觉到什么,秀气的眉头微微皱起,“无师,这里好像有妖气……”

偃无师的步伐停顿了下,然后警惕地打量四周,“夭夭,你要跟紧我。”

“嗯。”

桃夭夭痴痴地看向走在她面前的偃无师,心中一片暖意,如同阳春三月的阳光,洒照她的心田。

此刻她心想,要是能这样一直在他身后被他保护,那该有多好……

然而,由于桃夭夭的心思全在偃无师身上,并没有察觉到妖气渐渐逼近,等她察觉时,已然是太晚。

“啊——!”

一团黑气从桃夭夭的身后强行入侵到她体内,她惊愕地睁大双眼,接着眼神渐渐空洞,整个人都呆滞不动。

“夭夭!”

偃无师急切地想拉着桃夭夭的手臂紧张地盯着她那毫无生气的面容看,“夭夭你怎么了?夭夭!”

“为什么不是我……”

眼神空洞的桃夭夭反复低声念叨着同一句话。

“夭夭!”

偃无师摇了下桃夭夭的手臂,不停喊着她的名字试图唤醒她,可桃夭夭番非但毫无反应,甚至突然施法,一掌攻向偃无师。

“啊!”

咚——!

偃无师猝不及防,就这样硬生生挨了桃夭夭使出全力的一掌,受伤跪倒在地,桃夭夭毕竟有千年修为,这一击力量十足,他五脏六腑都震伤了,他吃力地扶着他的胸口,咬紧牙关努力保持清醒不让他自己痛昏过去。

“夭夭……”

偃无师咬紧牙关,尽力让他自己能够站起身来,他见眼前的桃夭夭神色呆滞,浑身散发出绝望的黑气,他丝毫没有头绪,不知为何桃夭夭突然变成这副模样,“可恶!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神,夭夭到底哪里不好……”

桃夭夭步伐踉跄,眼神晦暗,满是绝望的气息,眼眶渐渐湿润,手中握着云鹤的力度渐渐加大,偃无师眼见她要再次出手,他迅速亮出他的巨剑——弦歌,架出防御姿态。

“天雷斩!”

桃夭夭一个箭步就使出天雷斩攻向偃无师,偃无师举起弦歌架起防御网抵挡,虽多少起到防御效果但仍然被桃夭夭伤到,他受到攻击步伐不稳后退好几步,站不稳之际他用弦歌插在地上,让他得以保持站立不倒下。

偃无师深呼吸稍微缓了下气,对着桃夭夭呼喊,“夭夭,是我,我是偃无师!”

可桃夭夭似乎听不到偃无师的呼唤,嘴里反复念叨着什么。

“上神,我到底哪里不好……”

“上神?”偃无师对桃夭夭口中念叨的上神很是在意,直觉告诉他,桃夭夭在天宫一定发生过什么事情,而且还是会让他很介意很生气的事。

偃无师一个转身就往桃夭夭身上飞出一道符咒并同时施法,“定身符!”

“嗯?”

桃夭夭被定身符封住好动弹不得,就在她极力想挣脱封印之时,一团黑气再次入侵桃夭夭的身体,这次偃无师看清楚了黑气的来源,他迅速往那边使出落雷符,雷电一击,隐藏在黑暗中的身影立马显形。

偃无师盯着那只踏着黑云悬浮在空中的妖怪,身体像熊,鼻子像象,眼睛像犀,尾巴像牛,腿像老虎,“食梦貘?”

偃无师曾经在方寸山的藏书中阅读过关于食梦貘的资料,食梦貘以梦为食,性情温和,按理说不会让桃夭夭变成这副模样。

偃无师神色严肃地打量着食梦貘和桃夭夭,见他们身上弥漫的黑气聚而不散,有股神秘的力量似乎是把他们控制住了……

难不成……

是戾气?!

偃无师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是食梦貘被蚩尤戾气所侵才会变得如此,你到底对夭夭做了什么?”

食梦貘冷笑道:“这个女孩的心中,藏着很深的黑暗啊,正好可以为我所控!”

偃无师狠狠地瞪着食梦貘,“妖孽,我不会放过你的!”

话一说完,偃无师就一跃就飞身到食梦貘上方,举起弦歌就对着食梦貘砍过去但被它躲开,偃无师再接再厉再攻过去,和食梦貘纠缠了一会。

“烦人的小鬼!”

食梦貘见偃无师步步紧逼,于是就催动法术控制了桃夭夭,接收到命令的桃夭夭,瞳孔瞬间闪过一道诡异的紫光后,她再次亮出云鹤,对着偃无师的方向催动法术。

“五雷轰顶!”

“什么?”

轰——!

偃无师愕然抬头,尚未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雷电霹中,全身麻痹跪倒在地。

食梦貘就趁此时开溜了。

偃无师把弦歌插入地面抓紧剑柄顺势慢慢站起身来,他见桃夭夭的眼中,还有她眼眶里的湿润,充满着悲伤和绝望。

究竟有着什么样的伤痛,能让桃夭夭这种活泼开朗的女孩会变成如此以至于被戾气控制。

你到底受了什么委屈……

偃无师凝视了桃夭夭,片刻后收起弦歌,催动心法并拿出符咒。

“追魂符!”

偃无师一个利索的转身,就把追魂符投向桃夭夭的额头,符咒贴在桃夭夭额头的同时,他也就能够直接进入桃夭夭的记忆。

金阙银銮并紫府,琪花瑶草暨奇葩。

除了灵雾充盈景色清奇之外,天宫可算是最高贵的门派。

偃无师是第一次目睹天宫奇景,难免有些愣神,但很快回过神来,焦急地四处张望寻找桃夭夭的身影。

“夭夭!”

偃无师一边张望一边走着,好在走没几步就看到桃夭夭在不远处奔跑着放风筝,笑语嫣然的看着很是心情愉悦,偃无师看着她笑容如此开怀,心中疑惑不解,他想走过去找桃夭夭说话时,发现桃夭夭根本看不到他,即使他已经站在她面前,不断叫唤她的名字。

偃无师想起来了,通过追魂符进入别人的记忆,别人是看不到他的。

很快,偃无师就看到有另外一人走到桃夭夭身边叫唤她。

“夭夭。”

“上神!”桃夭夭一听到上神的声音,原本开怀的笑容显得更加灿烂,她看向他的眼神都亮了,连眼底都是笑意。

“……”

偃无师见桃夭夭跑到她口中说的上神身边的那含情脉脉的眼神,还有含笑娇羞的模样,他看着心中就莫名生出一股闷气,堵得慌。

上神温柔地轻抚了下桃夭夭的脸颊,“怎么玩起风筝来了?”

“我见玄彩娥在玩啊,所以就跟她要了一个,蛮好玩的呢,上神你要不要也玩玩,我教你啊!”

上神浅笑着摇头,“下次吧,夭夭你跟我来,我带你去个地方。”

“好啊,去哪呀?”

上神伸过手去拉着桃夭夭的纤纤玉手,“跟我来便知。”

“嗯嗯。”

偃无师见桃夭夭兴高采烈地跟在上神身后走着,对着他笑语嫣然又有小女子娇羞的模样,心中满是不悦,眼中满是怒火,他深吸口气勉强让情绪平和些后就默默跟了过去。

接下来的发展着实让偃无师意想不到。

那个上神居然带桃夭夭见一个仙女,然后他拉着那个仙女的手笑容满面地向她介绍桃夭夭,他说桃夭夭是他为她精心栽培的桃花,准备送给她当礼物。

偃无师亲眼目睹桃夭夭原本那如桃花般动人娇媚的笑容,瞬间如同被打入绝望的深渊,眼中充满着悲伤和绝望。

“上神……”

桃夭夭低声硬咽,带着悲凉和绝望,悄悄回荡在偃无师的耳边,他在一旁见桃夭夭那毫无生气的模样,他的心就突然被揪住一般心痛不已,他怒气冲冲地瞪着那个拉着别的女子的上神,偃无师心想桃夭夭对他一往情深,他不领情也就罢了,还把桃夭夭当成礼物就这样随意送人?!

偃无师再想到他在墨家村那些天见桃夭夭那伤心失落茶饭不思还躲着独自哭泣的情景,他垂在身侧的双手握紧拳头,而就在此时,桃夭夭忍住泪水转身离去。偃无师只能赶紧跟上去,直到桃夭夭停下脚步,他才见到,那细腻白皙的脸颊留下两行清泪。

偃无师想起她还在墨家村时,也时常一个人偷偷哭泣,他一出现,她就赶紧擦干眼泪恢复笑容。

原来,她那些时候,是如此痛苦……

一直以来的疑惑总算是解开了。

“上神,我到底哪里不好,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偃无师感觉到桃夭夭身上的戾气越来越重,他急忙上前去想抓住桃夭夭的手,但他就直接穿过她,根本就碰不到他,他才想起来,这里的一切对他来说不过是幻影。

“夭夭,你醒醒,那些都是幻象!”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夭夭!”

偃无师极力想唤醒桃夭夭,但他的追魂符法力时效已过,他被弹出桃夭夭的记忆,他站稳脚步睁开双眼,望着眼前的桃夭夭,周身散发着着悲伤和绝望的气息,他妒忌她心里一直都着别人,也心疼她如此痛苦,很想救她,想让她知道,她还有他。

既然那个什么上神让她如此难过,那么以后,就由他来守护桃夭夭。

偃无师心一横,他一个箭步冲到桃夭夭面前,对着她伸出双手想把她拥入怀中,可就在她的双手快要触碰到桃夭夭双肩之际,桃夭夭突然出手,握紧拳头使出法力迅速攻击偃无师的胸膛。

“啊!”

偃无师咬紧牙关,用尽全力站稳脚步以防身体往后飞,他唇边流出一道细小的血痕,但他不以为意,他伸手去抓着桃夭夭的手臂,接着一把把她拥入怀中。

他唇边的血痕滴落在她白皙的肩膀上。

在此瞬间,她似乎察觉到什么忽然醒悟。

桃夭夭惊愕地睁大双眼。

“你……”

“夭夭,有我在,我会永远保护你的。”

偃无师紧紧抱着桃夭夭,忍住体内的剧烈疼痛,在桃夭夭耳边温柔地说着,他想给予她的承诺。

“我不会离开你……”

语气温和且坚定。

“无师……”

桃夭夭那双睁大的双眸,渐渐湿润。

“啊——!”

桃夭夭撕心裂肺地大喊出声,偃无师急忙放开她,他见桃夭夭身上的戾气被逼了出来,接着在半空中消散了,他终于放下心来,可他还没放松几秒,山洞就突然震动起来,似乎是刚才桃夭夭喊出声时,使出了她自身的内力,而这个山洞原本就是人为挖出来的矿洞,所以此时,快要崩塌了。

“不好,这个矿洞要崩塌了!”

偃无师顾不上他的内伤,他封住他部分穴道以此减轻他的痛楚,他一转身就背起桃夭夭迅速往出口逃离。

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你身边了,你自己一个人,可以过得好好的吗?

我现在都不敢去想,以后的日子没有你,只剩下我一个人……

矿洞崩塌后,引来不少桃源村的村民,他们发现了昏倒在废墟附近的偃无师和桃夭夭,于是就把他们救下,安置在村长家。

桃夭夭没多久就醒了过来,被戾气控制的记忆她很是模糊,她只记得,她出手伤了偃无师,偃无师救了她……

“无师?!”

桃夭夭一想到偃无师,就立马去找他,在村长带领下走到客房,她一看到偃无师面色惨白地躺在床上昏睡着,她的心顿时痛了起来。

“无师……”桃夭夭坐在床边看向偃无师,“村长,他怎么样了?”

“哎……”村长低声感叹了会,“他内伤太重,好在无性命之忧,只是……”

桃夭夭惊恐起来,“只是什么?”

村长看向昏睡中的偃无师,“他内伤太重,一时半会恐怕是醒不过来,可能会昏迷两三天。”

“……”桃夭夭深深地看向偃无师,“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话说你们为什么要到矿洞去?”

“无师说矿洞里面的晶石可以掩饰仙气和妖气,他想拿些来给他的偃甲做能量源……”

“不对啊!”村长疑惑,“偃无师他一年前就来取过晶石了,可我们这边的晶石根本就不能给他的偃甲提供能量源,他当时还很失望呢……”

“等等!”桃夭夭听出了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她霍得睁大双眼,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村长你的意思是,矿洞的晶石对他来说根本就没有用?”

“是啊。一年前他到矿洞里采出晶石后就在桃源村住了好些时间来弄他的偃甲,结果不管怎么样都失败,他那失望的样子我到现在都还记得……姑娘,你有在听吗?”

桃夭夭完全愣神了,她听了村长的话后,震惊了许久,她怔怔地望向昏迷在床的偃无师,看着他那苍白的脸色,久久没有言语,只是眼中满是震惊和难以置信。

为什么……

他早在一年前就来过此处,但这里的晶石根本就不能给他的偃甲提供能量源……

我来这里是为了我的偃甲,需要拿这里的晶石做能量源,帮你只是顺便……

……

桃夭夭的耳边回放着村长和偃无师之前对她说的话,她脑海里,看到的都是偃无师在矿洞对她不离不弃的画面。

即使,她把他打成重伤。

他依旧没有离开她。

“我会永远保护你……”

桃夭夭的内心涌上一股难以言喻的情绪,得知偃无师如此在乎她,她的喜悦自然是掩饰不住,已然喜极而泣,但她同时更加懊悔,懊悔自己为何要重伤偃无师。

隔日。

偃无师醒来后不见桃夭夭,立马就询问村长,得知桃夭夭一人前往矿洞,他焦急地立马冲出去找她,村长也是拦都拦不住,可他还没跑到矿洞就见到桃夭夭站在路途的桃花树下,纤纤玉手轻抓花枝,怡然闻着桃花花香。

偃无师讶异地愣住了,直到桃夭夭见到他之后兴高采烈地跑到他面前他才反应过来,“你怎么……”

“无师你终于醒啦?”

“嗯,我听村长说你去矿洞……还没去吧?”

“我已经去啦。也拿到一颗小晶石戴在身上了。”

说完,桃夭夭就拿出一块小巧玲珑的蓝色晶石,“虽然我觉得这块东西对我来说没什么用,不管都为了它差点连命都没,还是拿来比较好。”

偃无师担忧地打量了下桃夭夭,“你没遇到什么危险吗?”

桃夭夭见偃无师如此关心她,心中一阵甜蜜,“我能有什么危险啊,后来我再去那边遇到了食梦貘,原来它自知自己被戾气缠身,为了避免伤害到别人所以才会躲进矿洞里是想自己把戾气逼出来的,但是还是日渐遭到戾气侵蚀神志,所以我就帮它祛除了戾气,它就把这个晶石送我咯。”

“原来是这样。”

“你不问我,为什么我不帮你拿晶石吗?”

“……”偃无师有些心虚,“我、我这不就是准备过去拿了吗……”

“少来!”桃夭夭盯着偃无师,嘟了下嘴,“村长都告诉我了,他说你一年前就来过,还说这里的晶石对你的偃甲一点用也没有!”

“我……”

“你明明就很关心我,怎么就不诚实点呢?”

明明很温柔,却不够坦率。

桃夭夭心中甜蜜不断,甜美的笑容也掩饰不住,面若桃花,让偃无师看得情不自禁地愣神了,心头如同被小鹿乱撞,他原本想反驳的,但他既心虚又紧张,连手都不知该如何摆放。

桃夭夭捂嘴偷笑,“明明就是为了我特地来这里的,又说不是,无师,没想到你居然会死要面子呢。”

“我、我才不是……”

“哦?那在矿洞的时候,是谁说会永远保护我的?”

“……”偃无师红着脸避开桃夭夭的目光,“你、你听错了吧……”

桃夭夭嘟了下嘴,赌气道:“你一个大男人干嘛那么变扭啊!承认你喜欢我会死哦?”

“谁说我喜欢你了!”

“那你是不喜欢我咯?”

“我……”偃无师被弄得无言以对,他实在是拿这个小妮子没辙,“那又怎么样……”

“不怎么样,不过嘛……”桃夭夭打趣地笑着,“我以前在天宫的时候有听说过有些地方有灵力的晶石哦,你应该很有兴趣吧?”

果然一说到有灵力的晶石就引起偃无师的注意,“……在哪?”

桃夭夭坏笑了下,故意卖起关子来,“我为什么要说?”

“……”偃无师屈服了,“你要我做什么?”

“嘻嘻!”桃夭夭一把补到偃无师怀里,“我要你永远待在我身边,可你是自己说过会永远保护我的,男子汉大丈夫要说话算话啊!”

“夭夭……”偃无师低头看着怀中的女子,看着她那娇羞可爱的笑容,听着她那霸道的语气,他内心一阵喜悦,眼底尽是藏不住的欣喜,他深吸口气,展开双臂温柔地回抱着她。

“真拿你没办法。”

(完结)

【四月论坛活动汇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7 14:32:17 | 显示全部楼层

北京2区卢沟晓月7月24日火爆开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8 17:15:1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长得这么好看,作品也好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 14:11:33
加油加油加油!

发表于 2018-6-1 17:25:42 | 显示全部楼层
666666666666666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