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69438|回复: 1229

[小说] 浮云世故改(原名沉未央—木罗的故事)11月11日更新至76F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7-28 09:17: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我们都曾经年少
陪伴我们的人一直在改变
有些人出现了
有些人离开了
我们或许曾经很努力的相信爱情友情
我们也许之后开始不信
甚至开始恨
恬静的微笑
或者冷漠的面无表情
或者怒目而视
都是表情
我开始接受命运的一切赐予
你呢


[ 本帖最后由 魑颜 于 2011-11-11 14:44 编辑 ]

评分

参与人数 9人气 +41 收起 理由
ˋ._誓訁、吻 + 1 结局了么 - -
陌上芊尘 + 5 喜欢看文
*︵花蜇〃 + 5 快点回来更文啊#52,每次看你在线可就没看你 ...
み︷纸鸢ノ. + 5 等你#23
樱. + 5 等你回来更文。
比天空还远。 + 5 在你身上,我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蓝の柒柒、 + 5 好文章一定要给分 #86
大小姐是我 + 5 精品文章
幻花落雪 + 5 你写的很好,这不叫包容,叫同人,呵呵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7-28 09:19:08 | 显示全部楼层

1

大唐盛世

国境往境外的入口旁,石堆后。

两个小小的人影正躲在石堆的缝隙中,小声谈论着。

“木罗,我怕。。。”天涯带着哭腔一脸祈求的看着我。

“怕什么怕,看到那个老头了没,就是他了。”

我把那把前几天捡来,本来全是铁锈被我磨了两天之后好不容易显出些刀刃来的斧头 丢给天涯。

恶狠狠的威胁“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知道吗?

天涯的眼泪已成决堤之势,满脸的鼻涕泪水。

我抬起袖子往他脸上粗鲁的抹了两下,拍拍他的背。

“乖啊,你看他那么胖,肯定很有钱,等抢来了钱今天晚上买肉吃去。”

果然,天涯听到这顿时满眼期待的抬起脸。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我说的斩钉截铁,天涯却“哇”哭得更凶了。

“你总是在骗我!”天涯用擦完鼻涕的手指着我哭诉着。

唉,小孩子越来越不好哄了。

老头子眼看要走过来了,我一脚把还在抽泣的天涯踹出去,然后紧跟着跳出去。对着来人大喝道: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路过,留下买路财。”­

……­

­

那是我生平第一次做抢匪,也是最后一次。­

往后的十年里,我一直在反省一个问题,我为什么要带着天涯去抢劫呢。

那是我人生最丢脸的一刻。

当我气势十足的喊出那句“留下买路财”,正等着看对面老头掏出全部家当。

却听到“扑通”一声。

天涯扑到在那胖老头面前,不住的磕头,并且嘴里不停的说着“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我一头黑线地握着那把斧头,几乎要控制不住一斧头砍死这个没出息的臭小子。

对面的老头一脸笑意,看得我更加恼火。

“笑什么笑啊”我抬头恼羞成怒大喊。

老头扶起来天涯,不知道从哪拿出来两个馒头递给天涯。

天涯一边接过一边不停的说着谢谢,然后抱着馒头跑到我身边。

“木罗,木罗,馒头馒头馒头。”他满脸的兴高采烈。

然后把其中一个馒头分成两半,留下了半个馒头,把那一个半馒头递给我。

我们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可是他把得到的两个馒头分给我一个半。

我拿过一个馒头恨恨的开始咬着,眼睛依然恶狠狠的蹬着天涯。

天涯笑得甜美,把那半个馒头小心的揣进怀里,嘴里念叨着“等木罗饿了再吃。”

我把被天涯丢到一旁的斧头捡起来,手握两把斧头,嘴里还咬着馒头。

我很没气势的对胖老头恶狠狠的说:“今天暂且放过你了。”

然后拉着天涯准备离去。

天涯回头对着那老头不停的说谢谢,一边露出特甜美的笑。

我一下一下掐着他的胳膊,心里恨恨的想着真丢人真丢人,抢劫的弄成乞讨了。

他不喊不叫,一下下的瑟缩。还是继续对着老头甜笑,只是因为疼痛眼里开始泛泪,笑容看起来很凄楚。

许就是这凄楚打动了那个胖老头吧,他终于开口,声音竟洪亮如钟。

“施主请留步。”

……



我是木罗

已经记不起父母是谁了,只知道他们都死在人妖两族数年前的某次大战,在我5岁时。

11岁那年,我在野外捡到了6岁的天涯,当时的他是个除了哭什么都不会的小魔头。

有3个树怪见他幼弱,欺他。而他除了哭什么都不会,甚至不会逃跑。

我本没有救他的心,这样的乱世,我保住自己的性命到现在已属难得,哪来的善心去助人。

我绕远些,打算视而不见。

却听见鼻青脸肿的天涯在昏厥前一刻低低的说:“娘,涯儿乖,没有打架。”

就是这句话吧,隔着那么远我却听见了。

我停下来,仔细的看着他。

那几个树怪对他心存戏弄,虽然没有招招致命,他看起来却更加的凄惨。

嘴角眼角鼻子都在流血,脸上青青紫紫。衣服被撕成了条条,袖子已经撕没了,露出瘦弱的青肿的胳膊。

他脸上全是伤肿,我却辨出他的嘴角有微弯的角度。

他在笑。

我抬手亮出腰间的青刚刺,对那三个树怪冷声喝道:“大胆小妖,竟在此处胡为,还不快滚。”

它们只是些法力微薄的妖怪,本来就欺软怕硬,看到青刚刺知道不是我的对手,自然走为上策。

等树怪跑掉,我弯腰探探他的鼻息,嗯,果然还活着。

我暗自叹气,还是把他背回了家。



一个人的生活变成两个人,11岁的我,6岁的天涯。

相依为命。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み︷纸鸢ノ. + 5 #23

查看全部评分

丁磊化身神秘体验师,“网易大神”Beta测试开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7-28 09:20:11 | 显示全部楼层

2

胖老头把我和天涯带回他的老巢,一个叫阴曹地府的地方。
很多妖魔鬼怪对他行礼,叫他“菩萨”。
我嗤之以鼻,听说仙族有个菩萨,魔族居然也冒出来个,而且还是男的。
天涯一脸崇拜加疑惑的问老头:“你是观音娘娘吗?”
我抢在老头之前开口揶揄“他是观音爷爷。”
老头只是笑。
看着那笑我突然闪过一个想法,然后就脱口而出了。
“老头,天涯是不是你的孙子?”
不能怪我胡思乱想,俩人都一天到晚不停的笑,也太像了吧!
老头的笑突然停了,他满眼深意的看了眼天涯。
然后叹气、摇头、又低头、继续笑。
有蹊跷!

“说,你爹是谁你娘是谁他们都是干吗的!”
这是我逼问天涯的第三天,他给我的回答依然是“我忘了。”
我去判官那“借”来一堆空白册子,一排排放在天涯的房间。
“以后,每天都要记下当天的作为,知道了没?”
我没有想到,我一时任性胡乱下的命令,天涯竟坚持了一生。当然这是后话。

我不再追问天涯的身世。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有个叫龙孤觉的来拜访地府地藏王菩萨,而菩萨在知道人家下一站要拜访盘丝时,十分不要脸的请对方帮他顺路带两件东西过去。
第一件东西是一封书信。
第二件东西是我,十三岁的妖女,木罗。

老头说让我带着疑问去盘丝找答案,于是我急不可待的撵着那个叫龙孤觉的上路。
而身后,是天涯带着哭腔的问喊:“木罗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头也不回的挥手:“很快,很快。”
当时的我,真的以为会很快回去,而事实是我这一去就是七年。这也是后话。

酆都往境外的路程并不算远,本来只需七、八个时辰。我们却足足用了两天才到境外。
行程被拖成这样,是因为这一路上出了太多“意外”。
“龙公子,请留步。”
这是一个融合“娇柔”“妩媚”“深情”和“含蓄”的声音…
我抖了下鸡皮疙瘩,心里暗暗记道:第九个。

我仔细打量这第九个“意外”,皮肤比第八个白,身材比第七个高挑,眼睛比第五个水,胸部比第四个**…
综合分数是最高分了耶!
我第九次看着龙孤觉和不同女主角的告别场景,能把十八相送演成生死离别…仙女就是仙女啊…
我打着哈欠看向这次随着龙孤觉一起拜访各门派掌门的龙族小弟子,他一脸淡然到不能再淡然的神情。
看来是习以为常了,这个龙孤觉真是个妖孽啊!
我悄悄挪身到小弟子身旁,好奇的问:“你们这次拜访12门派,出来多久了啊?”
“5个月了。”
我靠!我继续不动声色的问:“那你们拜访多少门派了啊?”
“三个了。”
妖孽!绝对是妖孽!
三天后终于到了盘丝岭。我对着刻有盘丝岭的三个字的石碑佯做感叹:“真是多亏镇元大仙不收女徒弟啊,不然这境外的路程怕是要走上数月了,对吧?龙公子?”
我本以为这样的讥讽会换来恶言相向。他却淡笑开口:“这一路因龙某俗事将木罗姑娘的行程一再耽搁,实在过意不去,还请姑娘海涵。”
我有些怔然,如此风度确是翩翩公子,难怪能吸引一帮普陀女弟子跑到地府门口和他惜别啊!
果然是妖孽!
欢乐新服:灿若星河 新手礼包海量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7-28 09:24:13 | 显示全部楼层

3

我本以为魔族女子对这个龙孤觉定不会如此痴迷,起码种族之间审美应是不同的。
却不料,盘丝岭众女子已因为“龙孤觉将拜访盘丝”这个消息,将盘丝岭闹得乌烟瘴气。
踏进盘丝岭,听得打斗声吵闹声不绝于耳,眼前竟是众魔女撕扯打斗,全无仪态。
我张口结舌:“这……这是怎么了……”
有个娇俏无比的声音笑问我“你不知道孤觉公子吗?”
“孤觉公子?”我顺着声音看去,竟是一貌美不可方物的红衣少女,与我年纪相仿,却已有倾国倾城的势头。一时看入迷,我只能接下她的话尾痴痴的应着。
“龙孤觉,龙族,七岁时显其才智,被龙王收为门下弟子,成为龙宫年龄最小的门徒。12岁随师兄拜访大唐官府,正值长安科举,以玩闹之心得进士功名,无意官职隧殿试不至。17岁已悟得龙宫最高法术心得,无敌于龙宫所有门派弟子。大师兄欲退位让贤,孤觉自谦黄毛小儿未得识天下,不敢受首席之位,于是拜别师傅,周游三界,拜访12门派。人称‘才德法智四全,孤觉公子’”。
“姑娘谬赞了,只是些江湖朋友的戏称,当不得真,”孤觉面带浅笑,拱手作揖。
旁边的众盘丝女弟子终于发现龙孤觉的存在,停下撕缠打斗,急冲冲往龙孤觉身上扑去。
我看势头不对,急忙闪离龙孤觉的身侧,远远的隔着一段距离观望。
好可怜啊好可怜,龙孤觉被众魔女围在中间,脱身不得。又碍于礼数不能出手。偏偏众家盘丝女子为了争抢龙孤觉对同门下手毫不留情,龙孤觉在中间难免受到波及。
于是玉树临风的孤觉公子,在一场盘丝女弟子的群殴中动弹不得,生生受了无数的掌来拳往。
我看得异常兴奋,问着旁边也作隔岸观火状的红衣美少女:”你们盘丝都是这么抢男人的吗?“还真的恐怖。
红衣少女冷笑:"师傅听闻人族仙族少女皆爱慕龙孤觉成痴,已下令,盘丝弟子若有能得孤觉公子真心者,将传授盘丝至高心法作为奖赏。“
这白晶晶是个什么样的女妖啊,竟下这般命令。
我不再对着龙孤觉的惨况幸灾乐祸,转身面对这红衣少女。
她也是盘丝弟子,对那至高心法不会不垂涎,可是却只是冷冷的看着,事不关己一样。
我突然对这少女生出了好感。
”我叫木罗,你叫什么?“
”若乱。“
很久很久之后,我才知道,她之所以没有去为了争至高心法去抢龙孤觉,是因为她在12岁时便已经悟出了那套心法,所以对师傅的悬赏自然是不屑。这也是后话。

白晶晶是个特立独行的女妖。
听若乱说她以心法悬赏众弟子去抢孤觉公子,我已经有所觉,这样的悬赏看在各色人眼中皆是不同的效果,而她全无所谓。
可是我还是没想到,她居然会囚禁龙孤觉。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情绪女王.ひ + 5 坑啊!!!!!!魑颜俺掉进你的坑了!!55 ...

查看全部评分

丁磊化身神秘体验师,“网易大神”Beta测试开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7-28 09:26:24 | 显示全部楼层
加油,继续,请允许我断一下楼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龙筱梦。 + 5 #89你是那个原作者

查看全部评分

梦幻周边618年中大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7-28 09:28:58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幻花落雪 于 2010-7-28 09:26 发表
加油,继续,请允许我断一下楼

谢谢亲爱的。
丁磊化身神秘体验师,“网易大神”Beta测试开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7-28 09:34:09 | 显示全部楼层
标题让我想到了剪爱…
欢乐新服:灿若星河 新手礼包海量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7-28 09:39:41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此醉亦相思.て 于 2010-7-28 09:34 发表
标题让我想到了剪爱…

有吗有吗?还有个剪爱么?
不是故意模仿的纯属巧合。
丁磊化身神秘体验师,“网易大神”Beta测试开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7-28 09:40:57 | 显示全部楼层

4

龙孤觉把我和信交给白晶晶后就开始拜别,迫不及待想离开这个已成为“狼窝”的盘丝岭。
众盘丝女子对心法垂涎三尺,对龙孤觉虎视眈眈,不顾同门情谊大打出手。而白晶晶似乎对这样的混乱局面十分满意。
她说盘丝岭已经很久没来客人了,所以让龙孤觉多留些日子。然后命一干盘丝弟子好好招待龙孤觉,把龙孤觉扔到了盘丝已经闲置许久的囚所——地网。
我目瞪口呆,虽然早就听说盘丝岭白晶晶蔑视礼法,可是这么个待客之道实在是耸人听闻。
我弯腰缩背悄悄转身,抬腿准备溜之大吉。这样的地方,胖老头送我来是想借刀杀人,杀我灭口吗?靠,他和天涯肯定有不可告人的关系。
“女娃娃,你过来。”
我一脸谄笑回头。
“您是在说我吗?”我明知故问,脸上的肌肉因笑得僵硬,开始细微的抽搐。笑这么累,为什么还有人那么爱笑。
“嗯,长得还算不错。”白晶晶冲我粲然一笑,差点闪花了我的眼,真是个绝色尤物啊。
我觉得自己像是砧板上的一块肉,而白晶晶正在根据肉的肥瘦鲜嫩程度做出是蒸是煮还是煎炸的考虑。
她终于决定,缓缓开口。
“既然地藏王把你送来了,你就留下吧。”
咦?留下?
梦幻周边618年中大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7-28 09:48:07 | 显示全部楼层

5

盘丝岭有难以计数的叫不出名的花,那些或妖娆或清艳或诡异的花不会因为时节变换而凋零,而且,全有毒!
这是我亲身体验后的总结。
我已经在盘丝岭留了半个月,这半月内我无数次试图逃跑,也中了无数次毒。
我终于做了决定,去探望仍在地网作客的孤觉公子。
“你是……木罗姑娘?”龙孤觉迟疑的开口,满脸不敢置信。
我这张脸居然让翩翩风度的孤觉公子失了水准一脸惊吓…我…靠,咬咬牙,忍了!
我一脸委屈欲抱住他,他却利落闪身躲得老远,于是我趴在地上痛哭流涕:“孤觉公子,那天你被囚进这地牢,小妖我万分担忧,而你那些同门师兄弟却又对你不管不问迳自离去。小妖虽法力浅薄却一心想救公子出这牢笼。这半月来小妖心急如焚,欲往龙宫为公子你报信,可是这盘丝岭好个阴毒的地方…遍地毒花…小妖没有法宝护身又不识得这盘丝的路阵多次被毒花所害…就成了这个样子…让公子收到惊吓…还请公子恕罪…
我哭得好不伤心啊…我的脸啊…
我怕他不信,更往他身前凑了下,让他看得更清楚些。
左脸青,右脸紫,下嘴唇肿了右边,上嘴唇左边冒了一排白泡,还有几块和蜘蛛一样的黑色印迹在脸上均匀的分布着。
如果我现在这个样子回地府,会吓死很多鬼。
而孤觉公子却目不转睛的盯着我足以惊天地泣鬼神的脸,似是细细研究。
“木罗姑娘,其实你大可不必如此。”
呃…这是什么意思。他是说他在这地牢里很享受?我多管闲事了?还是我的说词露出破绽被他看出来了?
……
“他的意思是,盘丝岭从不害女子。所以其实你可以放心居住。”
从身旁不远处传来的声音,将我吓了一跳。
是若乱,她真是神出鬼没…出现得悄无生息。
“不害女子那我的脸怎么会是这样子。”我愤怒啊!睁眼说瞎话啊!太不道德了。
“这半月来你逃了147次,中了302种花毒,才只是毁容而已。”若乱以一种及其平淡的语气叙述。
平淡的几乎让我吐血了。
“盘丝的花全识阴阳,毒性也分阴阳不同施放,如果是男子,只需一朵花的毒气就足够让他立刻气绝身亡。”这次是龙孤觉开口,也是平淡到不能再平淡的语气。
我有些了悟,看来盘丝岭是真的男女不平等,区别对待。龙孤觉明知道这样还愿意来,真是难得。
我拉过若乱的手,很温柔很友好的笑:“若乱妹妹…”
“你的毒只有师父能解。”她打断我,冷冷的说,同时快速的抽回手。
我尴尬的保持着姿势,尚不知如何反应。她又冷冷的说:“你还是别笑了,真丑。”说罢转身离去。一个会读心术的不懂礼貌的惹人讨厌的臭丫头!!
我心里忿忿骂道。
,我真的好想天涯啊。

我不再一心只想逃跑,在我知道逃跑无望而留下没有生命危险之后,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留下。
然后我每天都去找龙孤觉,和他说话。
他是唯一一个不对我喊“丑八怪离我远点”的人,有时候虚伪也挺好的。
大部分时间,都是我说他听。我絮絮叨叨,没完没了。我说我如何在5岁闯荡江湖,我告诉他我怎么样用一把青刚刺吓唬树怪救下天涯,我告诉他我曾带着天涯大战人族无赖,我得意得炫耀着我的丰功伟绩,我以为他会崇拜会羡慕会惊叹,可是我手舞足蹈的描述完,却看到他眼里竟是满满的疼惜。
我一下子就觉得,累了。

[ 本帖最后由 魑颜 于 2010-7-28 09:49 编辑 ]
丁磊化身神秘体验师,“网易大神”Beta测试开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7-28 10:04:04 | 显示全部楼层

6

“其实,我不是因为要救你出去才误中花毒的,其实我是想骗你的龙族宝贝‘清心’,我想用那个避开花毒逃出去。”­我开始坦白。

“嗯,我知道。”­

“其实你那天被盘丝弟子围住的时候,我悄悄凑过去踹了你一脚。”我真的很坦白。­

“嗯,我知道。”­

“你怎么知道?”­

“只有那一脚功力最弱。”­

“还有一件事…”­

“嗯?”­

“你和那个普陀弟子叫什么月的告别独处时,我曾隐身悄悄跟随你们身旁…”­我小心翼翼的坦白。

“我知道。”­

“你和她挨得近时,我还偷偷捏了下她的屁股…”­我本来是想嫁祸给他,期待着仙女给他一巴掌。可是仙女满脸娇羞的跑开了。我很失望。

“……”­他沉默了。
欢乐新服:灿若星河 新手礼包海量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7-28 11:54:49 | 显示全部楼层

7

龙孤觉
师傅为我取这名字时说,孤字意你身世,觉字意你聪慧不凡。
我是孤儿,或者说我是弃儿。
师傅在海底迷宫的入口处发现了尚在襁褓中的我。
那很少有人经过,如果不是师傅临时起意去巡视,我必死无疑。
我想,如果我父母活着,他们必定是极为憎恨我的出生,于是将我弃于人迹罕至的海底迷宫,放任襁褓中的幼儿自生自灭。
6岁时我便不再追问旁人我父母何在,我决意此生都不去找寻他们。

众人皆叹,我是上天赐于龙宫。七岁便将诗书礼乐通晓,虽幼小仍被龙王破格收为弟子,成为龙宫有史以来最小的门徒。
我用10年的时间用心研习龙宫法术,10年后,龙宫众弟子中已经再无敌手。
大师兄说要退位让贤,将首席之位予我。
我看到他眼神中的羞愤,才恍悟我的进步神速,我的无敌龙宫,却也伤人。
我带着几个小师弟拜别龙宫,我说我要周游三界,长些见识。
我叮嘱随行师弟们,若是我在这些门派中生出些意外,万不可声张闹事,径自离去便可。
师弟们诧异,问我为何,我但笑不语。

我本以为我会在魔王寨被擒住,魔王寨弟子好胜而易怒,我若前往,必定要于我分出个高低胜负,而只要我不出手,便势必不会放我离开。
所以我将魔王寨定在行程的最后一处。
可是白晶晶却先把我留下了。



地网是盘丝岭的囚所,位置极偏,行迹荒芜,想来是极少有人来往。
我住进来之后,却热闹起来。
众盘丝女子进进出出络绎不绝,全是为我,或者说是为了那至高心法。
白晶晶这样蔑视世间一切的女子,戏弄我倒也不稀奇,只是这般的烦扰终令我难以消受。
深夜,我潜进盘丝洞把那心法偷了出来。
将心法已从盘丝遗失的消息放了出去,一时间江湖处处是心法的消息和仿本。
盘丝弟子都去寻那心法下落,倒没有再来扰我。
地网清静了许多。

没过几日,便来了中毒毁容的木罗。
那个有几分愤世嫉俗的魔族女娃,演技拙劣,来骗我的清心。
我记得带她离开地府时,那个叫天涯的男孩满脸的不舍几乎哭出声来。
而她看似没心没肺的笑着,说,很快很快。头也不回。
走出酆都的时候,她状似不经意的回头,只是淡淡一撇,眼神里却有诸多的挂念。
她并不如自己表现的漫不经心。

她开始很频繁的来地网,每日必至。
她说我虚伪,然后指着自己的脸问我:“我丑吗?”
我对着那张因为中毒而惨不忍睹的脸,镇静答道:“皮相而已,木罗姑娘何须挂怀。”
“嗯确实,虽然我皮相不好,但是心地善良又善解人意还温柔体贴多才多艺……”她滔滔不绝一串自夸。
我挂在脸上的浅笑有些僵硬。
她又开口:“我这么好,你可愿意娶我?”
我惊得说不出话,只是怔怔的看着她。
旁边有几不可闻的笑声传来,是这些天一直隐在暗处的若乱。从我偷走心法那日便隐在暗处,应是疑我偷走心法才监视的。
“看吧,你就是个伪君子。”木罗以陈述的语气指控我。
她一副看穿世事的样子,似乎了然人性的自私虚伪残忍和阴险,却依然稀松平常的语气去叙述着。
我不再辩驳,沉默。
丁磊化身神秘体验师,“网易大神”Beta测试开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7-28 13:30:39 | 显示全部楼层

8

若乱叫我“丑儿”,不是好听的称呼,却名副其实的很。
她唤我的声音极清脆,没有讥讽嘲弄或者嫌恶,只是叫我丑儿。
她说那只是个名字,只因为我丑。
她的语气似乎是论及天气的阴晴,人有美丑之分,而我不过是丑罢了。
我开始习惯奇怪的盘丝岭,这个以诡异恐怖闻名的门派。
我习惯那个整天道貌岸然的龙孤觉,习惯随心所欲为所欲为的白晶晶,习惯容貌绝美唤我丑儿的若乱,习惯了没有天涯。

盘丝来客了,是名华衣贵妇,听说是某位高官的夫人,相貌极美。
我拉着若乱去看热闹,盘丝少有客来,何况是人。
那林夫人踉跄跪倒在白晶晶身前,悲恸的喊:“师父救命。”
白晶晶面无表情的问“锦瑟,你是怎么了。”
听到“锦瑟”的那一刹,若乱身形一震,双手于身侧死死的握紧,手上筋骨显现的清晰。
“师父,林郎身患重病,长安城所有的大夫都束手无策。锦瑟求师父救他一命。”那妇人不住的磕头。
没再继续看下去,因为若乱神色异常的悄悄离开,于是我紧随。

“15年前,盘丝有名女弟子化做人形去长安游玩,爱上了名参加科举的秀才。后来秀才中了科举娶了那个女妖。
再后来女妖怀孕了,却生了个魔族女娃,她悄悄把孩子弃于盘丝门口,又从境外买了个人族女婴回到秀才身边,说那是他们的女儿。”若乱缓缓的说,仿若与她无关。
“那个女妖就是锦瑟,她丢掉的那个孩子就是我。”
依旧是声音低缓的陈述,好像说的是别人的身世。

锦瑟很快便离开了盘丝岭。
白晶晶说让若乱来决定救还是不救。
锦瑟问谁是若乱。
白晶晶笑答,13年前盘丝门口捡到的弃婴。
锦瑟默然不再开口,叩首离去。

傍晚的时候,我和若乱带着几坛女儿红去找龙孤觉。
他却不在地网,我诧异万分看着空空的牢笼。
“他越狱了?”
“你真以为这地网困得住孤觉公子?”若乱摇头,叹我天真。
“他不过是把这当作避世之所而已。”
话音刚落,有个人影翩然而至,龙孤觉回来了。
他有几分尴尬,假装咳嗽了几声。
还没开口问他去哪了,又来了个人。
若乱冷声:“你们把盘丝岭当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那个神天兵寻着声音看向若乱,竟看入迷,眼睛一眨不眨好半晌不作反应。
“咳咳!”龙孤觉又装咳嗽。
神天兵回过神,脸色微红拱手道:“天宫雷泠。”一脸的倨傲。
这是要我们叩首膜拜吗?真有意思。
“雷公子,你左脚踩的是罂螽花,右脚踩得是雪厌花。”我笑得一脸灿烂。
他一脸不解。不懂我想说什么。
“都有毒。”我更直白的提醒,笑得更灿烂。
梦幻周边618年中大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7-29 08:49:44 | 显示全部楼层

10

雷泠脸色青白交错了一阵,终是不发一语,提气飞身离去。
和他来得突然一样,走得也毫无征兆。
我对着他背影扬声道:“几朵毒花就让你落荒而逃,你算哪门子神仙。”
又低头嘟囔:“我这么好心提醒你,连句谢谢都没有,真没礼貌。”

那天晚上我和若乱不停的喝酒,龙孤觉在旁边不停的叹气摇头。
天亮时,已经没了若乱的踪影。
我揪着龙孤觉的衣襟大吼:“伪君子,说,你把若乱怎么了。”心底暗笑,借酒装疯的感觉还真不错。
龙孤觉猛翻白眼。
我们心里都清楚,若乱去了哪。

在我的威逼下,龙孤觉带我去了长安林府。
我站在高墙大院的房顶上,假意恶狠狠的的威胁:“要是我找不到若乱,我饶不了你。”
正准备往下跳,我又回头叮咛:“在这等着我,哪都别去。”
心里暗叹,他跑了,谁带我回去啊。他轻功了得,盘丝到林府只一刻钟。

隐身将林府逛了个大概,终于找到了若乱。
她在树后藏着身形,眼睛眨都不眨的望着远处的一个七八岁的女孩。那女孩正在秋千上荡着,似是有些心事,闷闷不乐。
“她叫林嫣,是林家二小姐。”若乱低声对我说道。
我了悟,这是锦瑟生的第二个女儿,若乱的亲妹妹。
这一路找寻过来,听到很多丫鬟的闲言碎语,也大概清楚了林府的情况。
锦瑟连生两女,肚子再无消息,被林老爷冷落。
林老爷在二小姐出生后便纳了几位妾室,开枝散叶。
那几位妾室倒也争气,个个怀的男胎。
母凭子贵,几位夫人气焰嚣张并不把原配夫人放在眼里,处处欺凌。
锦瑟母女在林府的日子,并不好过。
这番际遇,我这旁人听闻都忍不住唏嘘一番,何况是若乱。
我靠近些去看那女孩,和若乱没有一分相像,相貌十分平庸,平庸得可以用丑字形容。
丑得让我……倍感亲切。
我现了身形,打算去逗弄一番,难得看见个丑娃,真是看得我有种同病相怜的感动。
我还没靠近,那娃儿就指着我放声大哭了。
“妖…妖怪啊!”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我脚步一停,摸着自己的脸不敢相信。
“我…有这么吓人吗?”真伤人。
若乱也现身走出来,急步朝那女娃走过去,伸手直接抱起来。拍着女娃的背柔声哄道“乖嫣儿,不哭不哭……”一边哄一边瞪我,好似我是故意吓她妹妹似的。真是气煞我也!
我一跺脚,飞身上了屋顶,去找龙孤觉哭诉去了。

回盘丝的程中,若乱开口:“我要救他。”
要救的是谁,都心知肚明。
我和龙孤觉无言对视:意料之中。
丁磊化身神秘体验师,“网易大神”Beta测试开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7-29 08:50:46 | 显示全部楼层

11

四年后



我总是能轻易找到若乱,不管是盘丝岭的小亭,还是最西角的矮丛,或者是林府的假山后,后花园,或者是林嫣的房间。

她说我是跟屁虫,缠着她不放。

而我确实喜欢紧紧挨着她,我法力功力皆平庸,只能靠她庇护。我一向深谙保命之道。

后来这便成了默契,不管她去哪都带我一起。

可是有天,她把我丢下了,任何我能猜想到的地方都找寻不到她,我怎么去找都找不到。

这一丢,就是一年多。

我在盘丝等了2个月后,便不再空等。上天入地,我也要去找寻。

我去拜别白晶晶,她问我:“若她负于天下却无负于你,你可会背离她而去。”

我反问,“若她无负于我,负尽天下又与我何干?”

白晶晶大笑,抬手对我挥手施法,片刻后我的容貌便已经恢复。

她抬手,一道光晕落在我面前,我接住,竟是浅蓝水纹的冰玉。

“清心”我诧异道。

“那是龙孤觉留给你的……”白晶晶将话音吐得迟缓。

“定情信物。”



虽然白晶晶那么说,我是死活不信的。若乱说过天底下最会骗人的就是她师父。

思及若乱,心里又是一阵难过。

这块玉,虽然来得蹊跷,但是到了我手上,就别想再要回去了。

哪天盘缠用尽,还可以当了换些银子。

也算是龙孤觉的功德了。

反正他现在是堂堂龙宫首席弟子,应是不在意这些小物件的,该不会和我计较吧。

我暗自盘算着。



听说酒店是打听消息的最好去处。

于是我把长安各个酒店吃了个遍,可是仍没打听到若乱的消息。

“听说普陀山的婉月也被龙孤觉拒绝了呢,这个龙孤觉还真是不识好歹,想那仙族第一美人婉月,多少人倾慕不已啊。”有几个江湖人在谈论着江湖中的传闻。

“这个龙孤觉两年来已经拒绝了数百位求亲的美女的吧。”另一位江湖人。

“怕是几千也有了,那些仙家女子一听说龙孤觉被白晶晶逼迫与一名奇丑无比的盘丝弟子立下婚约,都黯然心伤啊,那是络绎不绝的去提亲啊,可是龙孤觉死守礼数说自己已有未婚妻,不愿毁约,唉,真是令人惋惜啊。”

“噗!”我把嘴里的饭喷出去,不停的咳嗽。

大爷的,整个盘丝岭也只有我和丑能沾上边,不是说我还是说谁。

我咬牙切齿,阴着脸背起包袱往外走。

这个臭不要脸的伪君子!我非杀了他解恨。
欢乐新服:灿若星河 新手礼包海量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梦幻西游》电脑版官方论坛

GMT+8, 2018-7-23 11:44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