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影像馆创作】故事你真的在听么

2021-9-15 15:22| 发布者: 空蒙| 查看: 75| 评论: 0|原作者: 陈May

摘要: 江苏连云港南云台山,花果山所在,诗仙李白曾云:明日不归沉碧海,白云愁色满苍梧,后世唐宋八大家之一的苏轼也留下:郁郁苍梧海上山,蓬莱方丈有无间的墨宝,被誉为“海内四大名灵”之一,也是国内为数不多道教与佛 ...
               
       江苏连云港南云台山,花果山所在,诗仙李白曾云:明日不归沉碧海,白云愁色满苍梧,后世唐宋八大家之一的苏轼也留下:郁郁苍梧海上山,蓬莱方丈有无间的墨宝,被誉为“海内四大名灵”之一,也是国内为数不多道教与佛教并存的山峦。

        山下的阿育王塔已屹立千年,阿育是译音,是无忧无虑的意思,阿育王塔即是寺塔,可建于唐代的海清寺早就无影无踪了,而海清寺塔却历经千年风雨,依旧耸立在孙悟空的老家,每年有工匠修葺维护,可再立千年,当真是无忧无虑!要说香火,比起唐时也惶惶不可多让,这些所谓的香客,向菩萨求财求心安,末了还将诸如清道夫鳄龟之类的外来入侵物种放生当地水域,为自身心安而舍得万千生灵涂炭,菩萨面前有多虔诚在水域前就有多恶,信佛的大有人在,可此佛已然非彼佛。
  


       花果山正门上首为孙悟空的头像,背衬圆形图案,象征功德圆满。北侧有唐僧师徒4人西方取经的浮雕,下方有6只圆雕雄狮把门,广场四周有109只石猴迎宾。山门背面的匾额上镌“东胜神洲”四字,可谓气派,但是山门前卖冷饮的小贩支起的超大号遮阳伞和LED电子屏显示的门票100打破这本该拥有的庄严肃穆。

       “汰,这回自己老家还要钱了,找哪个菩萨说理去”门前,一个精瘦黝黑五尺身材的年轻人嘀咕一句,门口的保安也斜眼瞥了过来,倒也不是有什么狗眼看人低的嫌疑,而是如今这山头气温也就十来度,越往上自然越低,可面前这个黝黑的年轻人穿着短袖七分裤脚底人字拖,也就脖子上差一条粗金链子,妥妥的精神小伙儿了。

      年轻人绕了绕后脑勺,转头向另外的山脚走去,保安又看了一眼,嘿,又一个想逃票的主儿,见怪不怪了,这些年也不是没人这么干,想从山脚别的地方入山,搞旅游开发的那也不傻,但凡是个正常人,那山也走不出路来啊,你当你是猴啊?

      年轻人绕到一片没人的山脚,一个闪身,下一刻就出现在山顶,回来一趟,肯定是每个地方都要走一遍的,既然不能自下而上,那么我就从山顶下山,亦如此次兵解下界。



       山顶上,有一块炸裂开来的仙石。原石有三丈六尺五寸高,按周天三百六十五度;二丈四尺围圆,按政历二十四气。上有九窍八孔,按九宫八卦。四面更无树木遮阴,左右倒有芝兰相衬。是当年孕育自身的女娲补天石,由于周边都是悬崖峭壁,估摸着是为了游客的安全考虑,附近没有过多人工雕琢的痕迹,也没有游人在此附近,而石头上的灵韵几乎消失殆尽,女娲石尚且如此,更别谈人间,看来这千年再难有飞升证道之人也不无道理。




       山顶往下,不过百米,是三元宫,汉代时期即成为太平道修炼的最佳选地,三元宫也是久经摧残,在抗日战争时期被敌人飞机狂轰滥炸,如今虽已修葺得以恢复原貌,但在东南角的方向还留下一片残垣断壁,作为历史的见证。

      年轻人走进三元宫,有寥寥无几的游客向着道教供奉的祖师双手合十行着佛教的礼仪,年轻人咧嘴笑了笑,大殿中的牌匾赫然写着道辟乾坤四字,牌匾之下站着一位看不出年纪的老道人,慈眉目善的看向那些游客,却也不去纠正,道门行礼,左手抱右手,寓意为扬善隐恶,盖以左手为善,右手为恶之故,举胸前,立而不俯。所谓道法自然,道门供奉三清供奉吕祖供奉老君,但是说到底,人们也只看到高高在上耸立着的神像,却看不到每个道观香案皆供奉的《道德经》,信道还是信人即是如此,佛门讲究众生平等,人人皆可立地成佛,可道门,若是连道德经都不去翻阅不去领会,光对着神像祈福,如何算道?听闻山下庙宇招收的俗家弟子也需要比较高的学历,而那些去终南山结庐隐居的信道之人可没有那些讲究。

       老道人转头看向黝黑的年轻后生。年轻人明显是盯着案台前笼柜的道德经,轻声念了一句:“圣人之道,为而不争”,老道人摆正身躯,双手拱起,一揖到底,这句来自道德经第八十一章。当然,如今这个社会,你若不争,有人会说你平躺会说你必将一事无成。

       见老道人行礼,年轻人也转过身还礼,眼睛却有金光一闪而过,咦,这老道人已证长生?但是反观其周身并无任何灵韵,无证道既得长生?

       “见过住持道长”年轻人再稽首,道门之中有着错综复杂的流派,其中北方全真,南方正一当属最大的两个流派,但自唐代起,各流派惯用的级别划分都区别不大,多半以年龄而论,自下而上分别是蒲车,清信,施惠,弘护,住持。到了住持已过九十高龄,再往上要么羽化登仙,要么寿终正寝。因此,叫一声住持也是比较合理的,但是透过刚才的火眼能看出此道人已然过百,定是有大机缘,而这机缘就在此山,有着一股熟悉的味道。

      “小道友从何而来”既然能熟读道德经,又能有如此讲究的道门礼仪,自是道门中人了,道门不比佛门或是近几十年传入的西方教派,在宗教管理局都有着备案登记,持证上岗,因此外头那些招摇撞骗的和尚很容易被人识破多半是拿不出证件的,道门可不讲究这么多,也有个别装束鹤冠长眉的道门骗子也至多给人测个字算个命,无伤大雅。

       “散修石明灵,从山上来,到山下去”散修的意思就是未曾结庐一地,也没投靠过哪个教派,菩提老祖的交待,石明灵也一直铭记于心。

       “山上之人?敢问山高几层?”老道人眼神炙热起来。

       “山高九层”石明灵回道。

       “下山何为?”老道人又问了一句?

       “不朝天子,不揖诸侯,作人天福田,为三界众生”石明灵缓声道。

        “慈悲、慈悲”老道人涨红了脸,他并不知道面前这个看着黝黑精瘦自称石明灵的人到底是谁,但他修道已过百年,当年也有过一次大机缘,因此对正道飞升返老还童这些道家典故都如数家珍且深信不疑。没想到年过两甲子后,自己还能有如此天大的机缘,如何不让老道坚固的道心再起涟漪。

          “住持道长,我且有一问,你是否因机缘得长生”石明灵缓声道。

         “这,,,”老道人迟疑不语,他也不清楚面前这个石明灵是善是恶,但那个人,或者说是仙,曾经有过交待,万不可与外人语,自己能活过百年也承蒙大恩,自然不肯将心头的秘密说出口。

         “我懂了,道长慈悲”说罢,石明灵转身离去,他想要的答案已然在心。




        石灵明拾阶而下,走过几条蜿蜒崎岖的小路,越是往下,人工雕琢的痕迹也越深,树木两边都插上了警示标语,不过百米就有个十分契合景区颜色的垃圾桶,仔细看还有明显的分类标识,最不能让人忍受的是公共厕所也印刻上齐天大圣的主题,不过一想,当年也干过一段时间弼马温,与这厕所“所长”也相差不远了。

       不多远便是水帘洞,门口站满了来玩的游客,都举着伞或是穿着一次性雨衣,呼和一声排着队冲进水帘洞,山上气温不高,若是被激流而下的水打湿衣服,免不得大病一场了。
       石明灵也站在队伍中,旁人倒是没多诧异,初次到访的游客没准备带伞或是雨衣,不甘心白来一趟而淌水而入的大有人在。

    没多久,石明灵随着队伍进入洞中,洞内光景与千年前已是大相庭径了。游客们都拿出手机咔擦拍着照片顺带发出朋友圈,丝毫没注意身边这个精廋黝黑的年轻人已走入一条有似乎没有路的小道。



       昔日方寸山学成七十二变:通幽、驱神、担山、禁水、借风、布雾、祈晴、祷雨、坐火、入水、掩日、御风、煮石、吐焰、吞 刀、壶天、神行、履水、杖解、分身、隐形、续头、定身、斩妖、请仙、追魂、摄魄、招云、取月、搬运、嫁梦、支离、寄杖、断流、禳灾、解厄、黄白、剑术、射 覆、土行、星数、布阵、假形、喷化、指化、尸解、移景、招来、迩去、聚兽、调禽、气禁、大力、透石、生光、障服、导引、服食、开壁、跃岩、萌头、登抄、喝 水、卧雪、暴日、弄丸、符水、医药、知时、识地、辟谷、魇祷,在这花果山内留有禁制,外人不得见真山,再后来,神游地府划了生死簿上老马猴他们的名字,就将这禁制之地当做他们的安生之处,


      石明灵环顾四周,洞内一如当年,连椅上的虎皮也因禁制的原因丝毫没有破败。

      “果然在此”石明灵对着洞中水潭旁一朵木芙蓉花苞说道。


      “见过大圣”!洋洋盈耳的声音从水潭边传来,只见那朵芙蓉花盛怒级放,花开到顶点时,花瓣一片片缓缓掉落在地,一道柔光洒下,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绝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


      “你是何方妖孽,怎会栖息于我水帘洞中”?石明灵厉呵道,成佛多年,可终究本性难移,嫉恶如仇是没法改变的。

       “大圣莫怪,我并非妖物,我本是这仙山之中一朵木芙蓉,也是这仙山上众多药草之一,只是我恰好生于山顶女蜗补天之石,吸收日月精华和石内灵韵得以成型,成型之后,在猴医仙那里习得医术,想着能修身正道,跨入天界。”


       “猴医仙?原来如此。怪不得那个老道人的长生之道这么熟悉”石明灵沉声道。


       “那我且问你,当年我已在生死簿划下他们的名册,我那些猴子猴孙得以不入轮回,不死不灭,今何在?”


      “大圣,可知天上一日,世上已千年啊,人间外族入侵,年年征战,人心惶惶,怨念重生,使得蚩尤再次复活,屠戮人间,我便下山入长安,救济黎民”。




  “可我终归是势单力薄,那些医术或许能够救百人救千人,可黎民百姓何止万千,于是我重返花果山,想求得猴医仙们下山相助,当我赶回花果山时,蚩尤却已经携众部下杀将而至,老马猴他们也都悉数战死,猴医仙趁着最后一口气将重伤的我送入禁制,说是大圣总有一天会归来,替他们报仇!而我因为受伤太重,维持不了人形,只能在花好月圆之夜回复一定灵力,幻化成形”。

     石明灵掏出下界时太白老头儿送的古董手机,看了下时间,不久便是八月十五,石明灵长叹一口气“报仇谈何容易,蚩尤乃上古战神,不死不灭,大乘佛法为普度众生可终究没能阻止这千年来人心变得丑陋,亦如这贴,太长注定没人看,就算看了也不一定会评论,人心尚且如此,当如何拯救苍生”!





    故事终!

    后语:写作不过两小时,上传花了三个多小时,其中各种莫名其妙匪夷所思的敏感字,一句一句发上来提交,确定没有敏感字再下一句,到最后上传成功所有文字变成两段乱码,而且是两次,差点儿砸手机了,太难了,我还是捏我的百兽谱去吧。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