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35|回复: 0

[图文] 阿谣是个桃花仙(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6-29 15:32: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自:浙江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二)


几十个回合下来,凌彻的脸色有些苍白,似乎有些招架不住阿谣的封印术。


凌波城的物理胜在伤害高,凌彻若想赢,必须要在极短的时间内,占得先机。


阿谣挥舞碧波,错乱之术立即落下,翩若惊鸿,婉若游龙,顺利将凌彻困住。


“阁下武艺,有待磨练哦。”


少女亭亭玉立,巧笑嫣然。


小少年一时动弹不得,挣扎了几下,抬起头狠狠瞪着面前的少女。


阿谣收回碧波,舒眉一笑,天真无邪的朝少年眨了眨眼。


两人差了三千年的修为,自然高下立现。


可阿谣到底还是低估了凌彻过分坚韧的毅力。


错乱之术即将解除时,阿谣并未重新施法加固封印,她只当凌彻已消耗完灵力,早已精疲力竭。


不过须臾,凌彻周身的封印尽数解除,少年猛地睁开双眼,挥动法杖,朝阿谣袭去。


凌彻一招天崩地裂,来势汹涌,锐不可当,快到阿谣来不及回击,只好施法抵挡。


这一击,凌彻可以说是拼尽了全力。


阿谣从未见过一个人,有着如此强大的毅力,竟然能坚持这么久,而他的速度也快的惊人。这不是一个还未渡劫的小凤凰能轻易做到的。


二郎真君真是教出了一个好徒弟!


最终,阿谣没输,但也没赢,面子上有些挂不住,毕竟上一轮还赢了同门师姐,转眼局势就变了。


好在李天王也没说什么,只是眼神示意她回到自己身边。


“自古少年出英雄哇,二郎真君这个徒弟当真是教得极好。”


“是啊是啊,假以时日,必定能成大器。”


“……”


阿谣不服气地瘪了瘪嘴。


不就是一时大意了嘛,不然她早就赢了。


这些臭神仙还真是墙头草两边倒,刚才还夸她修为卓绝,天资极高呢。


呸呸呸,各个见风使舵!


实在是气人!


她下意识转头看了眼对面的凌彻,这才发现少年也在盯着她看。与其说是盯着她,不如说是瞪着她,和刚才在台上切磋时看她的眼神如出一辙。


阿谣忍不住朝他吐了吐舌尖。


凌彻神色颇为懊恼,别扭地转过头去,不再看她。


就这样,这个事儿阿谣记了好多年,没办法,谁让她比较记仇。要是凌彻没瞪她,也就罢了,偏偏这少年还不服气。


她本以为此事过后,两人便不会有任何交集。毕竟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嘛。


谁知凌彻竟隔三差五往天宫跑,美其名曰说是来此修习历练。


而她的师父李天王也不知是怎么想的,竟让这毛头小子跟着她跑,这一跟就是三万年。


时间一长,在天庭众神眼中,他们两人就是对欢喜冤家,一见面就吵。


对此,阿谣表示很荒谬。


虽说两人的关系不好不坏,但还不至于上升到欢喜冤家这地步,简直无稽之谈。


思绪回转,阿谣猛地回神,看着树下身形挺拔的男人。


紫发褐瞳,眉峰如刃,五官俊美,且棱角分明,仿若工刀刻画,一笔一划都精致绝伦。


不知何时,男人隐去了背后的金翎,就那么气定神闲地站着,神色一贯的漫不经心。


阿谣毫不客气道:“臭凤凰,你故意的吧?偷听别人说话,算什么君子!“


凌彻大步走到阿谣身旁,很自然地抽走少女手里的桃花酿,语调慵懒:“我又不是君子。”随即仰起头灌了几口酒,还不忘夸了一句:“这酒不错。”


阿谣一把抢过男人手里的桃花酿:“谁准许你喝我的酒了,你知道我找仙子讨了多久才讨到这一壶桃花酿么?”语毕,少女连忙摇了摇手中的白瓷酒壶,眉头一皱:“怎么都没了,臭凤凰,你到底喝了多少?”


男人没说话,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阿谣:”喂,你赔我酒。


凌彻耸肩,回答的干脆:“没有。”


阿谣直接将酒壶朝他身上砸去:“你个臭无赖。”


凌彻眼疾手快,立即接住了少女扔过来的酒壶,一抬眼,便看见少女气呼呼离开的背影。


少女淡绯色的长发在空中飘摇,好似在画圈圈,远远看去便是一副好风景。


凌彻凝视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我知道三界有一处仙家宝地,名为凌云渡,或许能解决你的困扰,帮你增进修为。“


阿谣顿住脚步,回头看他:“当真?”


凌彻勾唇,笑的妖孽:“骗你作甚?”


回到长谣殿,阿谣仍是心不在焉,就连竹络上前报备寿辰的筹备进度时,她都没怎么听进去几个字。


“仙君?仙君?您在听么?”


竹络上前一步,神色略带关切。


阿谣后知后觉地回过神:“啊?你方才说了什么?”


竹络莞尔:“不打紧,这几天我还要再筹备一些寿宴事宜,届时再一并向仙君禀报,仙君怕是累了,不如早些歇息?”


阿谣点点头:“还是你懂事,多亏了你替我打理这长谣殿。”


竹络微微作揖,眉眼都是温软的笑意:“都是婢子应该做的。”


阿谣摆摆手,去往寝殿的方向。




这一夜,阿谣彻夜难眠。


少女躺在榻上辗转反侧,脑海里全是凌云渡。


该不该去呢?


可是王母下了命令,钦点她执掌瑶池,若非关系到天宫生死存亡,不得踏出天宫半步。可如果不去,那她的修为要是继续倒退,又该如何自处?


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时间一长,总会被众神仙知晓,到时她便会成为天宫的一大笑柄,光是想想就觉得恐怖如斯。


“哎,可愁死我了。”


三日后,阿谣前往蟠桃园,凌彻也如约而至。


“想好了?”男人踱步靠近,眉眼清冽。


“你确定?去了那里,我的修为就不会倒退了?”


“试试吧?你若不试怎知结果?”


阿谣对上凌彻的双眸,褐色的瞳孔透着几分清冷和坚定。


那就,试试吧。


若是能马上恢复修为,那她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回来了,简直皆大欢喜。


传言凌云渡是仙家宝地,而人间的丝绸之路是去往那里的必经之路。


临行前,阿谣秘密召来竹络,向她透露自己要去往人间。


竹络,我要去往人间,我不在的这段时日,长谣殿便交由你打理了。


“切记,此事不能让第三人知晓,连我师傅也不行。”


竹络眼底闪过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阿谣看不见的地方。


“竹络定不负仙君嘱托。”


阿谣笑的明媚,抬手抚上绯衣女人额前的琉璃抹额。


“竹络,你入我长谣殿多久了?”


竹络微微诧异,微微颔首:“细算下来,小仙跟着仙君已有四万年了。”


阿谣像是陷入了漫长的回忆,神情若有所思:“四万年了啊,真快。”


“我还记得你初来天宫的时候,还那么小,又很怕生,说句话都小心翼翼的,生怕冲撞了其他仙君,结果,你来我身边侍奉都有四万年了。现在的你,都能独当一面了,长谣殿,交给你,我很放心。”


“竹络,你可莫要让我失望啊。”


竹络微微怔住,旋即抿唇一笑:”承蒙仙君厚爱,若不是仙君带我入长谣殿,一路提携我,竹络断然不会有今日的造诣。”


“那也是你的造化。“


闻言,阿谣欣慰的笑了,拂袖离开。


竹络看着少女的背影越走越远,冰蓝水袖下的纤纤玉手,不自觉地攥成一个拳头,直至骨节都泛白,但神色却并未有一丝的异常。


造化?


她的造化就是永远都要臣服于他人,仰人鼻息。


这又算得上什么造化?


她又如何能甘心?


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希望,阿谣永远不要恢复修为,也不要再回天宫了。


这偌大的长谣殿,她一个人也可以打理的很好,就像这里的主人一样。


或许是待在天宫的时间愈久,就能越容易滋生贪念,一旦生出不该有的心思,就会任它肆意滋长,再也无法停止。


而野心这种欲望,本就不该出现。


说起来,阿谣天性纯良,又从未下界,自是不谙世事,不知世间险恶。


其实三界之中,最可怕的并不是妖魔,而是人心。


而这些,是阿谣过了很久才顿悟的。


世人皆知,凌云渡不仅是仙家宝地,亦是佛界圣地,由三大神使奉命镇守,数万年来,一直戒备森严。


听闻有缘人可以进入凌云渡,通过灵山众圣设下的重重考验,有幸受到点化后,最终得偿所愿,一一圆满。


一开始,阿谣以为自己也会这么幸运。


直到她跟随凌彻来到灵山脚下,一段因果故事也随着二人就此展开了。


凌云渡终年岚雾渺渺,此间不似天宫端严巍峨,却见青松*柏,飞瀑流泉。江中偶有*玉石柱,侧面雕刻着姿态各异的佛像。万丈流水间荧光明灭万点,横过一束七彩虹光。一座座腾在空中的九品莲台此刻佛光尽显,这便是传闻中被称之为凌云难渡的云桥。


阿谣第一次见到如此景象,眼底满是惊艳之色。


“佛家圣地果然名不虚传,这一趟也算是不枉此行。”


凌彻同少女并肩而行,转头看向她的眼神满是温和。


“凌彻,我听说须弥山南有一种绛紫色的花,名为霜竭,在风雪里历经千年万年从未枯败。”


“它们习惯在大风里飘摇,看起来孤傲妖冶,可最终也得恋恋不舍的落下,融进土里。每到那时,空中便会降雪,这连绵大雪顷刻就落了漫山。”


“听起来是不是很美?”


少女步伐雀跃,忽然转身看着面前的男人。


凌彻笑而不语。


阿谣站在原地不动,杏眼眯了眯,眉目流转间,顾盼生姿,一颦一笑皆是万种风情。


“诶?你说,这里的神使会是什么模样呢?和天宫的神仙一样么?”


“自然是一样的。”


阿谣笑的天真无邪:”凌彻,你为什么要帮我?“


凌彻睨着她,眼底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不是说要早些恢复修为,早些回天宫么?还不快上去?难不成灼夭神君七万年的寿辰说不办就不办了?“


阿谣愣了半晌,星眸流转,旋即抿唇一笑:”切,激将法早就对我没用了。“


“那我走咯,你就在此处等我的好消息吧。”


“好,我就在此处等你回来。”


少女刚走了几步,忽然想起什么,回眸笑了笑:“对了凌彻,等我恢复了修为,记得来参加我的寿辰哦。”


凌彻颔首:“能受邀参加灼夭神君的寿辰,亦是我的荣幸。”


“那说定了哦。”


阿谣不知道,自她离开后,凌彻的灵力再也无法维持先前完好无损的模样。少女刚走,凌彻的障眼法便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面色稍有些苍白,唇角也渗出血丝。


这凌云渡是佛家圣地,岂是任意人随意踏足的。


光是破除灵山脚下的结界,凌彻就耗费了自身一半的灵力。


不仅耗费灵力,自身也十分受损。


再者,他本就有任务在身,却违背师命,擅自带着阿谣下界,还擅闯凌云渡,打破禁制。此次回去,怕是有的受了。


但愿阿谣,能得偿所愿吧。

【论坛近期活动汇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