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38|回复: 4

[交流] 【资讯分享】你知道吗?我想当面对你说很多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9-22 07:23: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洛洛,我是玩狐美人还是舞天姬啊?”
20岁的那个下午,女朋友唐唐决定陪我一起玩我最爱的网游,在梦幻的世界里做一对神雕侠侣,笑傲江湖。

“玩巫蛮儿吧!或者英女侠、飞燕女……”

“可是……”唐唐看了半天,“我觉得还是狐美人比较漂亮!"

“那样我们就不能进同一个门派了。”我说。看到她嘴巴一撅,我又补充道:“不过,挑你喜欢的吧。”

“那好!”她很高兴的选定了狐美人,正式被我带入了坑。
微信图片_20210922072322.jpg


她在游戏里取的名字叫做“洛の糖宝”。就是我的唐宝贝,酸到掉牙齿。

因为友好度不够,我们只能做师徒。

我每天带唐唐答题,打怪,升级,捉鬼,跑环……从没玩过游戏的她,新奇得不得了,每到一个新地方,就会“哇哇”的叫,每看到一个新NPC,都要好奇的问些奇怪的问题,每得了一些奖励,都要兴奋半天。

“洛洛你看,我找到慕容先生啦!”

“洛洛你看,我杀了一个地痞!”

“洛洛你看,我会炼药啦!”

“洛洛你看!我又得了3万币也!我好有钱!”

“洛洛,我怎么死啦?"

她出师那天,我买了一套锦衣送给她。我们都还只是学生,没有太多零花钱。为了这套锦衣,我吃了一个星期的素。

唐唐穿上锦衣,又惊又喜的样子,快乐的笑声,一直存在我脑海里。

我想,那是我们曾经,最美好的记忆了。

69级的时候,唐唐身上多了一个愤怒腰带。我想她不懂得买装备,就问谁告诉她的。她说是师兄送的。

微信图片_20210922072325.jpg


唐唐的好友列表里,有个叫巨魔王,她管他叫“师兄”。什么时候认识的,我不得而知。但我不在的时候,他会陪她做师门任务。
我看了一下那个号,是个蛮大的号,装备也很极品。但我不喜欢他,他的人气很低,一看就知道是经常违规PK、参与劫狱、出卖情报的主。

但唐唐很听“师兄”的话。

她积极的做着一切“师兄”安排她做的任务,按他的吩咐去练习。

她说,游戏里就是一个江湖。

游戏里的英勇好战的人,在现实里也是积极上进的人。

游戏里叱咤风云的号,往往也是现实中的佼佼者。

游戏里安安静静的“生活玩家”,在现实里大多只是一条咸鱼。

我想,我就是她师兄眼里的“咸鱼”吧。

我不允许唐唐再跟“师兄”一起玩游戏,她不肯。

她觉得“师兄”可以教给她更多的东西。跟他在一起玩,更刺激,也更有趣。

矛盾的爆发,是唐唐满 89级那天。

我让唐唐跟我一起去通天河。我准备了礼物给她。

她犹犹豫豫,后来才说要和“师兄”去打PK。

我看到她身上又多了一套“画魂”,是整整一套。毫无疑问,又是“师兄”送的。

我怒了,我说,带我去见见你那个“师兄”。

我们在擂台见了面。

“这位是我的师兄魑魅。这位是……我的师傅。”唐唐在游戏里说。

我说,告诉他我们现实里的关系。

唐唐不说。

我吼道,快说!

唐唐急了,跳起来冲我喊,至于吗?虚拟的网友而已,有必要告诉他真实的我们是谁吗?他只是个陌生人,你分不清现实和游戏了吗?

我指着屏幕说,这是陌生人吗?陌生人送你锦衣送你装备?陌生人你天天陪他打PK?你看看你现在多少时间跟我在一起多少时间跟他在一起?到底是谁分不清现实和游戏?

“你真是小气!”唐唐生气的转头就走。

“好,你不肯说,我来告诉他!”

我坐下来,在对话框里准备告诉那个魑魅,我是唐唐的男朋友。

唐唐急忙跑过来,一巴掌把我的笔记本掀翻在地。

“啪!”屏幕碎了。

我盯着她,眼里崩出火光来。

“对……对不起。”

唐唐被自己吓到了,赶紧向我道歉。

她害怕的看着我,两眼含着泪花。

我看着地上,一言不发。

唐唐慢慢靠过来,把头埋在我怀里,脸贴在我的胸口,轻轻的说对不起,她只是太贪玩了,她以后都不会跟“师兄”在一起了。

我叹了口气,抚摸着她的背,说没事了,只要她不再贪玩。



电脑修好之后,我们恢复了以前的状态,每天在一起刷副本,做任务。

但一切又跟以前不一样了。

唐唐常常心不在焉,做什么都提不起兴趣。

不仅如此,在现实生活中,她也疏远了我,常常说自己很忙,减少了跟我的见面。

暑假的时候,我约她去杭州旅游,她拒绝了。

她说她要回家,爸妈都很想念她。

我只能隔空用手机和视频,传递我的思念。

她的电话时常占线。我问她那是谁,她说是和寝室的好友。

有一天我给她打电话,发现她一直没有接,我又发视频,她还是没有接。

那天晚上,我感觉到了什么,疯狂的一直打一直打。直到她关了手机。

等到第二天她给我回了个电话,我问她在干什么,她只说了句,

我们分手吧。

我已记不太清当时她说了些什么话。

我只知道,她和那个“师兄”,一直没有断过联系。

我也不记得那个暑假是怎么过来的。我给她写了一封长长的信,写完后,又删掉了。我画了很多画,画了又撕,撕了又画。我写了很多诗,谁也看不懂我写的什么。

微信图片_20210922072331.gif


开学的时候,我所在的诗画社团去招新人。
来往的人很多,咨询的人也很多,我毫无心情。

“这个,是你画的吗?”

一个软软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

我抬头一个看,是个女孩,指着我画的狐美人。

“嗯。”我应了一声。

“配的这首诗,也是你写的吗?”女孩又问。

“嗯。”

“真美……”女孩喃喃道。

女孩加入了诗画社。

舍友说,那个女孩,她似乎对你有好感。

“哦。”

我心不在焉。

我还没有从过去走出来。

我每天打开游戏,还是会去看那个人。

不知什么时候,她改了名字,叫做“魅の糖宝”。

她再也不是我的唐宝了。

唐唐129级了。

我还是在公共频道里看到的。

大号们都在刷屏,祝她新婚快乐。

那个魑魅,已经是她夫君了,送了她一枚3固伤的金鳞绕,作为结婚戒指。

又是一阵刷屏喇叭。

我呆呆的坐在电脑前,不想说话不想动,浑身冰冷。

许久,我才看到,qq里发来了一条消息。

是那个女孩。

她说她想玩我玩的游戏。

“师兄,我是玩巫蛮儿还是飞燕女啊?”

这句话,那么熟悉,那么刺耳,一下子扎到了我心。

“随便吧。”我有气无力的说。

“你喜欢哪个?”她问。

“都可以。”

“我知道,”她说,“你喜欢狐美人!”

“那你怎么不选狐美人。”我问。

“因为……我想跟你加入一样的门派!”

她最后选了巫蛮儿。

微信图片_20210922072335.jpg


因为,我总是穿着蓝色的衣服,她说,我应该很喜欢蓝色。
而巫蛮儿穿着蓝色。

女孩在游戏里叫诺诺,现实中,她单名一个诺字。

这是她第一次玩网游。对于游戏里一切,她也充满了新鲜和好奇。

“师傅,我找到怜儿姑娘啦!”

“师傅,我杀了一个怪物!”

“师傅,我会炼药啦!”

“师傅!我又得了3万币也!呐,给你买东西吧!”

“师傅,我怎么死啦?”

每一句话,都那么熟悉,又那么痛心。

过去的一幕幕频频浮现在眼前,我快要愈合的伤疤又一再撕开。

我决定不再带她了。

出师的那天,诺诺送了我一套锦衣。

“这是干甚么?”我问。

“感谢师恩!”她笑了。

“不用了。”我说。“你出师了,不用我带你了,以后,你自己玩吧!”

“为什么?”她惊呆了。

“这个游戏里,有很多大号。很厉害的大号。他们装备更高,技术更好,能带你玩得更有趣更刺激。”我说,“而我,只是一个一穷二白的学生,一个寡淡无趣的生活玩家,一条没有追求的咸鱼。”

“我不要!”她急了,“生活玩家有什么不好?那些人再厉害有什么用?他们……又不是你!”

她执意不肯离开。

于是,我跟她讲了我和唐唐的故事。我慢慢的讲着,从我们相知到相爱,讲那些浪漫的往事,到一起在游戏里的甜蜜时光,再到魑魅的出现,到后来……

她很认真的听着。

“所以,”我说,“你值得更好的人。我不过是一个过客而已。”

她问,“那个唐唐……就是你画的那个狐美人吗?”

我说,对。

她沉默了。

微信图片_20210922072339.jpg


第二天,刚打开游戏,就看见她在喊我。

“师傅师傅!我去看了那个魑魅——你的……你的情敌!”她激动的跟我讲,“他好差劲!人气那么低!一看就是经常做坏事的人!今天我看到他在刷喇叭骂人!说的话好没文化!他那么差!”她越说越生气,“他怎么能跟你比!”

“哦是吗?我比他好吗?”

“当然了!”诺诺气呼呼的说,“你比他好太多太多!那个魑魅,只是家里有两个钱罢了,可是那咋咋呼呼的样子,实在让人好讨厌!师傅,你会画画,会写诗,有才华,有礼貌,有教养,心眼也好……你哪里都比他好!”

诺诺的话,就像一把小锤子,把我冰封的心,一点一点凿开了。

“你的彩虹屁我就收下了。”我说,“现在,跟我去做师徒任务吧。”

“是!”她开心起来。

整个学期,我们几乎都呆在一起。

白天会一起参加社团活动,一起去图书馆,一起散步,晚上一起玩游戏。

快放寒假的时候,在室友们的怂恿下,我向她表了白。

她很高兴的做了我的女朋友。

在游戏里,她把名字也改了。

“洛洛的诺诺”她说,“我的新名字哎!好听吗?”

“有点拗口。”

“这是叠词,你不懂!”

微信图片_20210922072342.gif

寒假来临了。

我们约定每晚视频,一起玩游戏。

我有一点点离不开她了,我想。习惯了每天身边有她,游戏里有她。即使是短暂的分离,也让人很不适应。

她回家的票比我早一些,所以那天我去买了些零食,又特地把自己收拾了一下,准备去送她。

我刚走到半路,一个声音喊住了我。

“洛洛!”

那声音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我没转身,但脚步停了下来。

唐唐走到了我面前,她瘦了,脸色很苍白。眉眼里,多了几份可怜。

“有事吗?”我问。

我当然知道她有事。

我从她闺蜜那里知道,她被魑魅甩了。

她对魑魅言听计从,频频逃课去陪他,千里迢迢去见他,落得自己挂了好几门课。可是魑魅对她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没有多久,彻底腻味了。当她看到魑魅和另一个女号成双成对时,她才知道自己不过是一件锦衣,穿腻了就换新的那种锦衣。这样的锦衣,魑魅有一柜子。

唐唐说:“听说,你跟一个学妹在交往了?”

“嗯。”

“她漂亮吗?”

“嗯。”

“她对你好吗?”

“嗯。”

“洛洛……”

唐唐突然抱住了我,把脸贴在我的胸口,我看见她长长的睫毛上挂着眼泪,双肩轻轻的抖动着。

我等待这一刻,已经很久很久了。

我一直都在幻想着这一场面——当她像她当初抛弃我那样被抛弃,回头来找我的时候,我一定要狠狠的甩开她!用尽全身力气甩开她!用最恶毒的语言去羞辱她,去伤害她!

但是,此时此刻,她软软的躺在我怀里,就像施了魔法一样,我只能回想起,我曾经多么爱她,多么迷恋她,多么思念她,多么害怕失去她……

“洛洛……”她的眼泪掉下来,“你能原谅我吗?”

我不置可否。

“我知道我错了……可是我一直很想你……”

她说得那么真,那么诚恳,我仿佛回到了当初。

我抱着她站在那里,想了很久很久。

这是我一直以来想要的。

做梦都想。

我都不敢相信它是真的。

但是,当它真的来临时,我似乎又不想要了。

我闭上眼睛,浮现的是诺诺的脸。

“对不起……”我说,“不,我并没有什么对不起你的。我们已经过去了。我不怪你。但是,我也不爱你了。”

“洛洛……”她还想说什么。

我指了指手里的零食,跟她讲,我得去送女朋友去车站了。

我又安慰了她几句,然后送她回了宿舍。

然后我打开手机,给诺诺打电话。

她没接。

发信息,不回。

看看时间,快到点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于是我一个电话打到她宿舍,她的室友接的。

她说诺诺已经走了。

什么时候走的?我问。

就在你抱着那个女孩子的时候。室友意味深长的说。

我脑袋一炸。

我一边给诺诺打电话,一边急急忙忙往火车站赶。

她关了机。

洛洛你这个傻子!我给了自己几个大嘴巴子。诺诺你这个傻子!什么都不问什么都不说,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吗?你以为是电视剧吗?

从出租车上下来,我一路狂奔。

我气喘吁吁的跑到火车站,打她电话,还是关机。

我给她发了一大串信息,把我跟唐唐之间所有的对话都写给了她。我说你可以做任何决定,但是一定不能输给信任!

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能看到。

我站在火车站,发了很久的呆。

突然,一个大胆的想法出现在我脑海。

我查看了我家去她那里的火车,最早的车次是10天之后。我毫不犹豫的买了张票。

因为很多话,我还没来得及说。

因为很多话,我必须当面对她说。

诺诺,你等我!
微信图片_20210922072346.jpg
【论坛近期活动汇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9-22 07:23:42 | 显示全部楼层
内容来源:梦幻西游电脑版官方公众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22 07:57:33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扯犊子的技术很高,真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22 08:13:26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命运还是安排我们再次相遇,他有些尴尬,而我早已释怀,我笑了笑问他当初为什么和我分手

“因为你是盘丝洞的啊”说完便匆匆转身离去

我以为我能够释怀,但是得知真相的那一刻,我还望着他的背影嚎啕大哭了起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