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28|回复: 0

[图文] 动如参商(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9-20 08:33: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六)


两百年前,慕之珩几乎屠了整个碗子山。


那一日,蝎子精被一网打尽,损失极为惨重,付出的代价亦是十分惨烈。而侥幸存活下来的那几只蝎子精里,刚好有一只是蝎子女王的妹妹,也是百年后发动宝象国战役的主导者。


长达百年的时间里,她勤加修炼,养精蓄锐,蛰伏至今,只为了这一日。


疯狂地*杀宝象国子民,一如百年前,慕之珩毁了整个碗子山。


如今,她不过是让这些蝼蚁一般贫贱的凡人作为祭祀而已。能死在她们的蝎尾之下,亦是他们的荣幸,他们应该感恩戴德才是。


幸运的是,这一次,连老天都在帮她们,一切计划都进行得很顺利。


皇城之下,第二任蝎子女王用着居高临下的姿态,望着底下的男人,嘴角扯出一抹戏谑的笑意。


硝烟弥漫,耳边全是哀嚎的声音。


“慕首席,哦不对,现在该称呼你一声慕商,慕大侠了。百年光景,匆匆飞逝,这百年里,你一定想不到,有朝一日,我蝎精一族竟能够死灰复燃,又重振旗鼓,卷土重来了吧?“


“时至今日,你可曾有过一丝悔意。”


慕商神色清冷,手执长剑,巍然不动。


“蝎精一族无视天地法则,肆意杀戮,嗜血成性,慕某不过是除尽世间邪祟,替天行道,无甚可悔。”


“呵……无甚可悔,好一个无甚可悔。”蝎子女王冷笑一声,看着男人的眼神好似淬了毒,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但她还是表现得云淡风轻,抬手若无其事地拂去肩上的柳絮:“不过,这倒也不碍事,你是否后悔,都无法改变这个既定的事实。今日的宝象国,就是本女王送给你的一份大礼,呵呵,不知这份见面礼,慕大侠可还满意?”


慕商冷冷抬眸:荒谬至极。


“蝎尾一族滥杀无辜,冥顽不灵,慕某岂能容你们继续祸害人间。

“是么?那就试试看,究竟是你的刀快,还是我的毒更快一些。”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将士们,给我杀!“


“为我们死去的族人报仇雪恨!“


“杀……”底下的蝎子精高声附和,心内燃起一团熊熊火焰,瞬间士气大增,势不可挡。


“……”


原本战况便僵持着,蝎子女王发号施令后,一场恶战更是在所难免。


但不知何故,蝎子精数量却只增不减,好似杀之不尽。萧盛带来的五千精兵,只剩下两千不到,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城内岌岌可危,沐涟赶到皇城外时,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景象。


许多身着铠甲的大唐精兵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死状极其惨烈,双眼瞪着,眼底布满细密的红血丝,浑身僵硬而冰冷。大唐的红色旗帜亦是四分五裂,破败不堪,在风中猎猎作响。


沐涟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景象,掩面惊呼一声,浑身微颤,双脚不敢再往前一步,像是被人扼住了呼吸。


怎会如此?


不过是碗子山的蝎子精而已,即便擅长用毒,可这些大唐精兵亦是上过不少战场的,个个骁勇善战。


面前浓烟滚滚,空气里弥漫着血腥味,不断充斥在鼻息间。


沐涟稳住心神,掩住口鼻,一边探路一边往前走。


这个节骨眼上,已经容不得她伤春悲秋了。


就在这时,前方拐角处忽然闪过几只蝎子精,速度非常快,几乎是一闪而过,迅速隐匿在浓烟中,若不是沐涟早早提高警觉,怕是不能及时发现。


发现可疑之人,沐涟没有任何犹豫,立即跟了上去,但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她始终同那几只蝎子精保持着安全距离。


这群蝎子精们似乎是要赶去见什么人,速度极快,到了一个隐蔽的角落后,便停下来了。



果然,不出沐涟所料,角落里有人徐徐走出,一看便知是她们的同伙。那人身披赤色长袍,大大地帽檐将她整张脸遮住,看起来神秘又阴森。


“启禀长老,我等以依照您的吩咐,顺利将慕商引到波月洞。”


被称为长老的红衣女人,手执权杖,帽檐随风浮动,露出半张精致魅惑的脸:“女王果然猜得没错,只要放出聚妖铃的消息,那慕商自会前去探探虚实,接下来的事情,也不需我们操心了,女王自会安排好的。”


“是,女王神机妙算,此次围剿宝象国,亦是胜券在握,现下,那群大唐精兵已有一半中毒,已然乱了军心,只能在原地等死。”


“对了,大唐官府派来的那位首席呢,如何了?”


“还在皇城内死守,不过,他们已将城内的百姓全部送到皇宫内,还设下了结界,姐妹们暂时无法打破结界,若是硬闯怕是会遭到反噬。“


红衣长老神情不屑:“哼,跳梁小丑而已,垂死挣扎罢了。”


底下汇报情况的蝎子精察觉到女人的不悦,立即上前请求责罚:“是属下失职,未能及时察觉,还请长老降罪。”


“罢了,他们也撑不了多久的,被一网打尽也不过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走吧,你们随我去皇城。


“是……”


待蝎子精远去,隐藏在石墙后的沐涟,依旧沉浸在她们方才的对话中。


什么聚妖铃?把慕大侠引到波月洞又是怎么一回事?


这其中难道有什么阴谋?


不行,她得过去看看。


沐涟迅速念了一道口诀,催动法力,立即动身,腾云驾雾去往碗子山。


现下,她恢复了记忆,再一次踏入碗子山,心境自然有所不同。


远处的山峰陡峭凶险,似乎暗藏杀机,若是普通的人来此,定会心生惧意,望而却步。


空中,几只鹰挥动翅膀,盘旋飞过头顶。


山林空旷,似乎有痛苦地哀嚎声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在她的耳边徘徊,久久不肯散去。


沐涟有些不忍,羽睫轻颤。


好不容易到了波月洞门口,沐涟扶着洞口的石壁,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听到了里边的动静,不由得屏住呼吸。


“妖孽,聚妖铃乃魔族至阴邪物,五百年前,就被太上老君封印在战神山,你竟擅闯战神山,盗取此物。”


“是又如何,慕大侠,你不是武功盖世,最爱替天行道,自诩这人间的救世主么?区区一个魔族灵宝,你又有何惧呢?”


“……”

听到慕商的声音,沐涟悬着的心终于落下。


太好了!


慕大哥没事。


沐涟嘴角刚浮现出笑意,洞内两人的对话又让她秀眉紧蹙。


洞内,蝎子女王懒洋洋的趴在琉璃台的宝座上,高高在上地俯视着底下的男人。


慕商神情淡漠,眼底不带一丝温度:“你真是疯了。”


闻言,蝎子女王冷冷勾唇,笑容狰狞,面目可憎,好似走火入魔:怎么,今日的慕大侠,居然不对我放狠话了,也不朝我动手,还真是令人深感意外啊。


慕之珩,两百年前我没有能力亲手杀了你,替我姐姐报仇,可眼下今非昔比,纵使你有绝世修为,又能奈我何?


慕商缄默不语,面色冷若冰霜,阴沉到了极点。


半晌,他才道:“要怎么做,你才肯罢休。”


蝎子女王唇边勾起残忍地笑意:“没用的 ,这聚妖铃的用处,想必博学多识的慕大侠不会不知吧,当年,我好不容易等到战神山的结界变弱,寻到了最好的机会才将这宝物的封印解除。原本我以为炼化这宝物需要花费我很多时间,但没想到这宝物居然认主,该怎么说呢,真是天助我也!“


“呵呵,你也想不到吧?然后呢,我用我的心头血同它签订了契约,传言,这聚妖铃一旦与谁签订了契约,除非契约人命令它停止,不然,这场杀戮只会无休无止的继续下去,所以,就算是我死了,也没用。”


“我要你眼睁睁地看着这个天下血流成河,而你我之间的血海深仇,不死便不休。”


“是么?”慕商薄唇轻启,似是讥笑对方的无知。


“可我从来不相信传言,我只信,人定胜天。“


语毕,男人颔首,迅速画了几道结印,随即大喝一声,施法召唤上古神兵。


顷刻,耀眼的金色圣光在他周身环绕。


很快,他的掌心出现了一把长剑,那把长剑通体冰蓝,剑柄为琉璃所铸,清冷坚若磐石,剑身型如鱼骨,伸缩随心,且冒着紫色的光束,源源不断,好似凛冽寒霜。


“这……这是……上古魔神所铸神兵……擒龙。”


这把擒龙,自百年前碗子山那场战役结束后,便彻底销声匿迹。当年,慕商召唤出擒龙,本意并非大开杀戒,未曾想,这把神兵沾染了蝎子女王的血之后,却忽然失了控制,这才血洗了整座碗子山。


若非到紧要关头,他不会轻易召唤出此剑。


实在是眼下,局势焦灼,不容乐观。


高台上,蝎子女王被强烈的光束灼的睁不开眼,连忙抬手遮挡。


然而下一秒,蝎子女王却被男人的举动惊到。


“你……你居然要用自己的元神献祭?同这把擒龙合为一体?”


“慕之珩,你好狠。”蝎子女王怒极反笑,想要阻止却已然来不及。


强大的剑气让她身形不稳,整个人剧烈摇晃,差点滚下台阶。


呵,终究是上天不公。


纵使她机关算尽,对方还是更胜一筹,她依旧不是他的对手。


想到这里,她颓然的摇了摇头,苦笑一声,心底升起无能为力的绝望。等待她的是什么,她早已知晓,不过是随着聚妖铃灰飞湮灭罢了。


终于,要和姐姐相聚了。


她真的好想姐姐啊,想念那个时候的碗子山,想念姐姐在身边的那段漫长时光。


可惜,天不遂人愿。


她不甘心地闭上眼,等待最后的判决。


不曾想,身体并没有感受到预期的疼痛。


只是感觉有什么东西重新回到了自己的体内,狠狠地穿过自己的心脏。


她吃痛一声,立即跌坐在地上,捂着胸口喘息。


刚才那是,她的心头血?


她不敢置信的睁开眼,望向远处,但因身体太过虚弱,还未看清前边状况,便失去意识,不省人事。


不知何时,沐涟已经闯进了慕商的结界。


元神献祭的结界一旦开启,就无法停止了,任何人进来,都会被献祭者释放出的强大灵力所吞噬,最终灰飞烟灭。


慕商双眉紧蹙,清隽温润的面庞骤然升起几分愠怒:“谁让你进来的。”


“这里很危险,快走。”


男人的语气也带着几分疏离,不似两百年前初见他时,那般温柔岑寂。


沐涟摇头,笑得眉眼弯弯,眼神清澈无畏:“我不走。”


“沐涟……”慕商语气加重,面色铁青,阴沉得有些吓人。


沐涟忽然满足地笑了,踮起脚尖轻轻抚上男人的脸。


“慕大哥骗人,还说很快就会回来找我的,结果自己却偷偷跑来这里。“


慕商疏冷的眉眼闪过几分痛色,但手中的动作却无法停止。


其实他知道的,献祭法阵一旦开启,进来的人就没法再出去了,唯有等死。


可他又有什么资格,让她陪着自己赴死呢。


或许,半年前,大雁塔下的那场相遇就注定是错的。


他明明发过誓,告诫自己,不要再靠近她,不要打扰她平静的生活。


……若不是再度遇见他,她可以过得更好,无忧无虑,自由快乐的生长。


沐涟似乎猜到男人所想,盈盈一笑,用手指轻轻描摹男人棱角分明的五官,像是要将他的脸深深刻入脑海中,融进她的骨髓。


两百年前,她已经忘了他一次。


这一次,她不能再把他忘了。


沐涟莞尔:“慕大哥,要不是你,我早就死了。”


“我都想起来了,我全部都想起来了。”


“这两百年算是我从你身上偷来的,现在,我也该还回去了,这么一想,我也不亏呢。”


“之珩……大哥,你说,灰飞烟灭会不会很疼啊?”


“要是还能变成一株桃花就好了,那样的话,我就能永远陪着你了。“


“丫头……莫怕。”


“之珩大哥,我不怕的,只要能跟着你,去哪里都好,我答应过你的,哪怕是去……”


慕商眼底微微动容,猛地将女人揉进胸膛,也打断了她接下来要说的话。男人似乎用尽了全身力气,将她紧紧抱着,以此消除她内心的不安。


金色的圣光在他们两人周身环绕着,很快,两人的身体渐渐变得透明,一同化成光束,融进那道圣光,最后消失不见。



【论坛近期活动汇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