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一座城不关灯·【捌】·朱紫

2015-8-27 12:50| 发布者: 虫虫°| 查看: 900| 评论: 0|原作者: 盘锦.

摘要:   想我大京城,六街三市货资多,万户千家生意盛。绝域梯航至,遐方玉帛盈。形胜连山远,宫垣接汉清。三关严锁钥,万古乐升平。甚么都不缺,偏偏缺个皇后,还被妖怪掳了去,可恨!可恨!   幼雀本是一双,箭走 ...



  想我大京城,六街三市货资多,万户千家生意盛。绝域梯航至,遐方玉帛盈。形胜连山远,宫垣接汉清。三关严锁钥,万古乐升平。甚么都不缺,偏偏缺个皇后,还被妖怪掳了去,可恨!可恨!


  幼雀本是一双,箭走须臾成殇,是恩爱同林散,桃过梅初,心病难医,药不能寻,不可独。

  

是端午佳节,这朱紫国王携着国母一同游街,举国欢度佳节,城中百姓欢呼一片,接着开始往游行队伍丢金叶粽,望这对伉俪永结同心,愿平安喜乐,一生无忧。当然,偶有几名羞答答地少女的金叶粽是丢向随行的年轻的皇宫侍卫,倾诉爱意。





忽然,天上降下一物,落在了金圣宫娘娘面前,她一惊,铜铃般的眼睛瞪得极大,仔细一看,哟,是个大粽子,缠着金丝线,打了个奇怪的结。还未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又一个粽子从天而坠,乖乖巧巧地落在了娘娘面前,正当众人想细细思量时,又一粽子降落,大伙儿不禁屏息凝望,不约而同好奇地观望。

未晌,那三粒大粽子突然颤抖起来,像是一个个憋着笑得直不起腰的顽童,突然又蹦又跳了起来,众人惊,大喊:妖怪!!!妖怪!!!

国主大惊,大喊:护住圣宫娘娘!

金圣宫吓得花容失色,转身就想逃,可惜这游行大队与百姓已将街道围的水泄不通。

“咯咯咯……”那粽子却腼腆地“笑”出了声,“咯咯咯……”

有些胆小的,两眼一黑,便直直地倒了下去。

那些个胆儿大的,一面防备,一面好奇地等待事情的发展。

未几,三粒粽子“开口”道:“金——圣——宫——娘——娘——亲——启——听——闻——坊——间——传——说——端——午——佳——节——送——与——心——上——人——粽——子——便——能——获——得——恩——爱——缠——绵——之——缘——本——太——岁——也——趁——这——佳——节——美——景——效——仿——之——”

那犹如鬼魅一般的机械声,在此时静阒无比的环境下,显得诡异无比。

这般出奇的表白似乎并不能讨好圣宫娘娘,这不,她两眼一黑,顺势倒在了国主怀中。

暗处有一鬼鬼祟祟的声音响起:“大王……这好像……不大管用……”

那“大王”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忽而厉声道:“你当老子是瞎子看不到吗???”

那声音再道:“不如……不如就此将她掳了去?”

那“大王”似乎板起了他那修罗脸,不满地瞧了他一眼,粗声道:“放屁!老子岂能做这粗鄙之人!”

那出谋献策之人只得唯唯诺诺道:“是……大王所说极是……”


这宫中受了惊的金圣宫娘娘,正微微颤着睫毛,缓缓睁开了眼睛,似是梦魇未过,那空洞的眼神似乎毫无生气,指着空中虚无处,大喊:“妖怪!妖怪!啊——”说罢,便又昏了过去。
国主惊得只得握住她的手,小心安慰,一面不顾旁人说着话儿哄她,祈祷这些体己之话能够入他那心尖人儿的梦,一面儿吩咐太医速速弄醒她。

太医颤颤巍巍地提着药箱来,微微施了个礼,便隔着红线段为娘娘把脉,罢了,叹了口气,对国主道:“陛下不必担惊,娘娘乃是受惊过度造成了昏厥,加上梦魇不止,才一昏不醒。”

“你对寡人说,这是能治还是不能治!”

“能……能……”太医心里纳闷,国主平时英武多谋,怎的遇上了圣宫娘娘之事便成了这副德行,“微臣这就为娘娘施针布药!”

说罢便指拈银针对准人中、合谷、太冲三穴扎针,再扬扬洒洒地写了副方子,不过片刻,娘娘痛苦地睁开眼,道:“疼……”

此时,国主板起了脸儿,道:“庸医!弄疼寡人的美人儿了!拖下去!”便与美人惺惺相惜,互诉衷肠去了。

太医眼睛瞪得老大,心中叫苦不迭,身在君王左右侧,孰是孰非都不成理呀……只得无奈地摇摇头,任由左右拖下去。




麒麟山太岁府,大明王菩萨显灵,这赛太岁颤颤巍巍地下跪,默不言语。实则心绪万千,这私下凡间之事终是暴露了,大明王菩萨这怕是要替自家菩萨将它押回落迦山了……

不料菩萨微微抬了抬眼帘,沉声道:“金毛此次私下凡间,可有何悟?”

赛太岁坐立不安,小声问:“菩萨所谓何事?小狲该有何悟……”

这菩萨也不卖关子,道:“这世间万物运转不息,日升月落,潮涨汐伏,皆有因果,这朱紫国主伤了我两只幼雀,这果,也该到了。”

“恕我愚钝,这……”赛太岁挠了挠后脑勺,不解。

“附耳过来。”菩萨在他耳边这般如此、如此这般了一小会儿,便道:“金毛,这麒麟山也算是奇山妙水处,你就在此好好修悟,观自在那处,我替你去说。”
说罢便消失,不留半点儿痕迹。



那顶头的月亮又大又圆,像是块巨大的烧饼,夏蝉经了一冬大梦,躲过花草的依附,嘤嘤而至。御花园百草芳香,繁花似锦,奇树茂茂。白天受了惊的圣宫娘娘此时正依在朱紫国主怀中,柔情蜜意,你侬我侬地喝酒插艾,似乎那娇滴滴病怏怏的娘娘另有其人。

忽然,狂风大作,国主、侍卫、婢女一行人被风刮得睁不开眼睛,风一停,顿时傻了眼了,娘娘呢?

一声大吼风停而至:“哈哈哈,谁道这国主是万人之上,臣服老子做不到,今儿这漂亮媳妇我偏要抢,教你尝尝这‘拆凤三年,身耽啾疾’的滋味!”

怀里尤有余温,不然谁敢相信这里曾有一位娘娘呢?




自朱紫国母被妖怪掳去后,国主便无心朝政,终日在皇后殿内睹物思人,太息流泪,惶惶不可终日,可怜了那皇宫御花园的百灵鸟儿夜莺,无人欣赏,只得孤芳自赏,响穷百转回肠、三月不知肉之音。殿内的国主听得怅然,鸟儿无忧怎知相思苦,索性命人捕了鸟儿放归山林,推了一园奇花异草,辟作相思。

相思催人老,不足数月,国主便病入膏肓,世间无良药,御医素手无策,悬榜招募奇人方士、杏林高手,皆不得終。

说道那头,妖精赛太岁掳了皇后金圣宫,自诩谦谦君子、不强迫与人,日日变着花样讨其欢心,那皇后自恃甚高,起初不屑鄙视,渐渐也能露出褒姒撕帛那一笑,却不肯委身于妖怪。幸好前些日子有一道士张紫阳赠她一新霞裳防身,那妖怪不能近她身,否则终日心惊胆战、夜不能寐,三年之约至也只剩一具白骨罢了。






【 吻一座城不关灯系列·完 】









【 附 】
  吻一座城不关灯·【壹】·建邺
  吻一座城不关灯·【贰】·长安(上)
  吻一座城不关灯·【叁】·长安(下)
  吻一座城不关灯·【肆】·西凉
      吻一座城不关灯·【伍】·傲来
      吻一座城不关灯·【陆】·长寿
      吻一座城不关灯·【柒】·宝象

吻一座城不关灯·【捌】·朱紫[本文]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