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72|回复: 0

角色cp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31 22:47: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CP人气战
服务器: 追忆-再续前缘
游戏ID: 为保证玩家隐私,此选项仅论坛管理员、超级版主可见。
作品封面: -
男主角: 羽灵神
女主角: 桃夭夭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桃之夭夭                                

    千年前,天庭蟠桃会,众仙同贺,列仙入座,仙娥起舞,羽灵神和飞蓬两人姗姗来迟,
   两人都向玉帝、王母,轻轻作揖。
“羽灵,来迟,”
”飞蓬来迟,”
“还请陛下,娘娘恕罪,”
王母,轻轻点头说:“羽灵神倒是越发的神采奕奕了,这平时都不见人影,这会儿到时消息灵通,也没见你错过一次蟠桃会。”
众仙开怀大笑,
羽灵神摸摸鼻子,说道:“王母,今日可是飞蓬将军拉着小仙来的,说这里有美酒美人,很是热闹,都知道小仙爱凑热闹,这就来了。”
玉帝说:“你呀,真是油嘴滑舌,快入座吧。”
有仙娥上酒,飞蓬把那个被误摘下来还不自知的小桃花,握在手里,羽灵瞅了瞅说:“今日你就是为了它来的吧,这么小,还没有修成人形呢。”羽灵神用手戳了纯还在呼呼大睡的小桃花,“睡得这么死,被人摘了都不知道,不过没了桃枝,你要怎么养她?这不是你从蓬莱仙岛带回来的?”
飞蓬说:“当日去蓬莱,走的时候看到它因为害怕被风吹掉,紧紧的抱着桃枝,觉的很有趣,就把她折了下来,带回来了,放进了桃园,谁知道今天被仙娥不小心折了来。”
羽灵神:“我说呢,你从不喜这样的活动,不过她也快到了觉醒期了,我那倒是有一颗小桃苗,不过用来养她也是绰绰有余了,要不放我那?”
蟠桃会过后数月,羽灵殿里看门的小桃枝欢喜的跑过来,大喊:“神君,神君,那小桃花要化人形了,神君,你快来啊。”
羽灵神,看着小桃花发光,一个女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大,一会儿就长成了十多岁的样子,粉白的衣服,一头乌发松松软软的披在肩上,小脸粉嫩粉嫩的,懒懒的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睁开眼,看到羽灵神和飞蓬,睁着乌黑的大眼睛,犹豫了下,蹦到羽灵神的身上大喊:“好帅,好帅,这么帅是我爹爹吗?”这时,飞蓬头上飞过三天黑线,说:“明明是我从蓬莱带你回来的。”羽灵神把她从身上拨拉下来,提着后衣领,掂到飞蓬面前说:“小桃花,这才是你爹爹,他把你从蓬莱带回来的。”说完松手把她扔给了飞蓬。
飞蓬伸手接到,放到地上,小丫头一溜烟又跑到羽灵神身上挂着然后说:“不是爹爹,太好了,这么帅的哥哥,夭夭要抱抱,夭夭要娶回家。”回头看着飞蓬:“爹爹,夭夭可以把他带回家吗?”
飞蓬看着楚楚动人得小桃花说:“只要你能带走我就没意见。”说完就转身走了。
“太好了,”夭夭拽着羽灵神的衣服就跟着飞蓬走,羽灵神看着这个抱着自己大腿的小女娃,很是无奈,,不过这丫头给自己取得名字挺好的,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抬眼就不见了飞蓬的影子,他倒是溜的挺快,两百年,夭夭在梧桐山名声大噪,在仙界都很有名。都知道羽灵神身边有个小丫头,整天嚷嚷着要嫁给他,这让很多妙龄的仙女都恼的牙痒痒,自己连上神的面都见不到,她却整天的都黏在上神身边,也没见上神说什么,真是气人。夭夭此时刚拿起糖葫芦就打了个喷嚏,丝毫不知道自己依然成了很多女仙心中的刺。
此时人间,羽灵神看着大吃二喝的丫头,摇了摇扇子继续慢悠悠的走着,他知道这个丫头不会跟丢他的,她长个子的速度倒是很快,两百年都快长到他的肩膀了,丝毫不记得自己这两百年给她弄了多少好东西,不见她功力长,只学会了怎么驾驭坐骑,还是因为懒,再过个两百年她都成年了也不见她有丝毫长大的觉悟,不过没关系,只要跟在自己身边也应该没什么大危险。
只顾着左瞅右看的夭夭丝毫不知道,上神想了这么多,现在泥人得小摊子前,看着捏的人,指着羽灵神和自己说:“捏一个他,一个我,”羽灵神回过头,看到她正高兴的看着泥人摊,拿着两个捏好小人,高兴的跑过来,说:“羽灵,你看,这是你,这是我”。羽灵神,把钱递给老板,捏捏她的鼻子,这么开心?”“开心,你看,很像的,夭夭有上神的小人了,上神可以拿着夭夭的小人,夭夭拿着上神的小人,”羽灵神接过来,放在衣襟里,小丫头凑过来,说:“上神,等我再过两百年都可以成亲了,上神什么时候和我成亲呢?”
羽灵立即装死,揪着她的后衣领,放到坐骑上,说:“回去了”。
数日后飞蓬山,飞蓬看着蔫了吧唧的夭夭就知道,肯定是因为羽灵去参加婚宴没有带她,又闹脾气了。上前去拍了拍她说:“夭夭,走,爹爹带你去凡间玩,给夭夭买很多糖葫芦。”
夭夭动也不动,飞蓬顿时觉得真的是女大不中留,便拎着她要去找羽灵神,夭夭连连摇头,说才不去找他,他都不愿意带她去,等爹爹走了,自己要去人间玩,不回来了。
夭夭化身成凡人,拿着两串糖葫芦,正在街上走,就听到有人捉了一头巨狼,关在笼子里,很多人都去看热闹,夭夭挤进人群,看见笼子里有一头银狼,额头有一个红色的三角,别人不知道,她知道啊,这是魔界贵族的标志啊,她看着它,用神识和他交流:我知道你是魔界中人,你是怎么被人类抓到的?
“我是魔界二王子,杀破狼,因为身中奇毒,内力被封,不得已现身,中了他们的陷阱才变成这样的,姑娘若是今日能打救本宫,他日定重谢。”
“要我救你也不难,我是飞蓬的女儿,名夭夭,若是他日我需要你的帮助,你一定不能袖手旁观,还要满足我一个心愿,”夭夭傲娇的说。
“好,本宫答应。”
夭夭用幻术设了结界,将杀破狼放出来,并说自己功力不够,结界很快就会消失,杀破狼将她叼起放到背上,向人群外飞奔而去。夭夭紧紧的抓着它的毛发,贴在它的背上,看到一个伤口在流血,蓝色的血,她轻轻划开自己的手,将血滴进伤口,杀破狼觉得身体内的毒素,在慢慢的消失。他停下来,发现自己能化成人形了,他捂着肩膀,看着面前的少女说:“多谢姑娘搭救。”看到她的手上有伤口,就明白了她是拿自己的血救了自己,他轻轻作揖,仔细的看着她,说他日定当竭力报答姑娘,今日我皇兄成婚,就此别过,有机会我们再见。说完便风驰电掣飞奔而去。
夭夭回到梧桐山,上神还没有回来,夭夭寻了一个杆子,一边打树上的枣,一边小声嘀咕着:“哼,带回去给爹爹吃,”桃枝顶着箩筐在下面接,心想上神种的枣今年又要被打光了,正想着怎么给君上说,就听见墙外的仙娥说:“听说今日羽灵神不小心毁了西海二公主的清白,现在那公主正要死要活的闹呢,都闹到玉帝面前了,你说上神会不会娶了那公主?”……
夭夭扔了杆子就召唤凤凰坐骑,往天宫去,到了天宫没见到上神,倒是撞见了那西海的公主,正兴高采烈的欣赏着荷花,他身旁的婢女说,公主就是聪明,任谁想破了脑袋也看不出破绽”,夭夭双手张开,拦着她说:“西海二公主,你真是不要脸,我这就要去告诉上神,看你还怎么样?真是下流。”
龙青青,盯着她说:“这是天庭不是你的飞蓬山,也不是梧桐山,你哪来的嚣张,既然你知道了,那今日就留不得你,反正这是天庭,你出事了,谁也找不到我的头上。”说完,一掌打向她,夭夭堪堪躲过,很后悔不好好学习法术了,一不留神被打了一掌,知道自己打不过,就往南天门跑,没想到被对方截到,她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跑,龙青青看着她跑的方向,笑了:“诛仙台?桃夭夭,今日你死定了。”
飞蓬看着一闪而过的光,夭夭出事了,他直奔着诛仙台去,刚踏出南天门的羽灵,也一个飞身向诛仙台的方向去,龙青青将夭夭逼近诛仙台,二话不说,便不停的出掌,夭夭应接不暇,刚到的羽灵,就听见夭夭啊的一声跌进了诛仙台,他直冲诛仙台去,只抓到了一根衣带,飞蓬看见羽灵的半个身子都进入了诛仙台,大惊,快速地飞近,拉住了他,但是他也受了重伤,身上血迹斑斑。飞蓬大怒,一掌将那公主打晕了过去,闹到玉帝面前,玉帝看着上神身上血迹,大怒,不顾龙王的求情,将那公主投入畜牲道,西海龙王当机晕了过去,自己的爱女……玉帝看着羽灵神的脸色心知这公主捅了大篓子了,不知仙界是怎样传起来的,羽灵上神心悦夭夭已久了,不然怎么会到玉帝面前讨公道

“雨墨不要再睡了,今天你开学,把自己的东西收拾一下,等会我和你爸送你去学校报到。”
“好的,妈。”
雨墨坐起来,揉揉自己的头发,又做那个梦了,自己从一个像是井的洞里摔下来,还看见一个一身白衣的男子,可是记不得脸……
锦城是个临海的城市,锦城最好的大学是k大,k大最好的专业是金融,医学,影视学院,国内当红的明星有很多都是出自k大,程雨墨可是费了好大劲才考进来,想起来都觉得很高兴,自己选的医学专业,立志当个好医生的。
第一篇  初遇
程爸刚把车停好,就看见自家女儿一溜烟的下车,拿行李,说一句,老爸送到这就好了,剩下的你们就不用担心了。然后吧嗒吧嗒的跑远了,爸爸程度笑着摇摇头,程妈叹口气说:“这孩子,都是大学生了还这么不稳重。”
“女儿长大喽,做事有自己的主见了,”程度说完,心里又欣慰又有点小失落,欣慰女儿长大了,这么优秀。失落的是,不能时时跟在自己身边了,真是女大不中留啊。程爸程妈今天不上班,准备今天好好参观下k大。程母掂着包,挎着程度的胳膊,天气很热,程度把伞撑开,两个人随着雨墨跑远的方向走。k大里面的树很粗,笔直的水泥路,路边的树每一棵都很茂密,只留路中间的一条缝,路边还零星开着的月季,桂花有的已经开了,人来人往。
雨墨看着自己的宿舍,很开心,四个人,空调、浴室都有,而且三楼,光照,通风都很好,窗户是的框是木质的,阳台很大。推开窗,外面是很大的花园,出去是二食堂和挨着的是操场、篮球场、排球场,再那边就看不到了。k大是在一个半山坡上,很大,占了整个山头,树木茂密,空气很好,不同的学院都在不同的地方,离得不算太远,大多很中式的建筑,有一部分是偏欧式的建筑,风景很美。雨墨收拾了一下,就带上自己的装备,背着自己的小背包,出门了。这么美的地方当然要多拍几张,发给好朋友唐小奈,她因为飞机延误,后天才能来报道,她选的是影视专业,到时候去艺术学院看帅哥就有借口了。雨墨带好自己的鸭舌帽冲着人少的地方走。她知道学校后面有一个很大的人工湖,面积很大,种了很多的荷花,在网上看了很多的图片,湖很漂亮,她缓缓的向学校后面走。果然,湖边的人很少,倒是有不少的情侣在野餐。雨墨沿着湖边走,看到芦苇丛,准备绕过去,就听见,有人在芦苇说话:“拜托,叶子言,你就用手抓就好了,怎么这么麻烦,你上次就是用手抓得。”雨墨嘴角抽了抽,说话的是男生,没听到回应,就听见里面扑通一声,好像什么掉进水里了,雨墨怎么听怎么觉得里面的人肯定不是在干什么好事,她想拨开芦苇看,又怕被发现,就捡了一块很小的石头,心想,这么小,砸到人的几率应该不大吧?她尽量往远了扔,就是提醒他们这是公共场所,大白天的,想扔完了就跑,却听见,芦苇丛里有人哎呦了一声,然后喊了一句:“是谁暗算老子,“听声音应该很年轻,雨墨有点心慌,暗暗的看了看自己的手,小声嘀咕道:“谁让你们大白天在公众场合不注意影响的?”沈阳看着面前战斗力满满的女生,很无语,他就让子言抓个鱼,怎么影响公共形象了?不过沈阳看着雨墨老觉得眼熟,忽然一拍脑袋,向芦苇里喊:“子言,子言,我看到你要找的那个丫头了,快来看。”
叶子言放下鱼竿,走出来,雨墨看着走出来的男人,瞬间定格了,太帅了,白色的T,黑色的裤子,浓眉,丹凤眼,五官太精致了,心想:如果唐小奈在的话,一定会流口水的,子言看着面前的女生,真的和夭夭的容颜一模一样,真的太像了。“夭夭?”他上前一步,雨墨真的很想抱大腿,太帅了,子言看着眼前的女孩,还有花痴的样子,他有种遥远的熟悉感,直冲心脏,当年那个挂在他腿上说要把他娶回家的小丫头,会是面前的这个女孩儿吗?你叫什么名字?叶子言看着她问。
程雨墨猛地回过神,暗暗觉得好丢脸,自己的花痴病真的是没救了,“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叫什么?看你长的这么帅,没想到是个gay,真是暴殄天物,还有下次约会请注意点影响,不要这么大声,……”说完气呼呼的淡定的走了。雨墨到二食堂,吃完饭,摸着自己吃撑了的肚子,慢悠悠的走向寝室。雨墨听到寝室里有说有笑的声音,就知道肯定是室友到了,推开门,看见三个女生,正在收拾东西,看到她说:你回来了,我们正说你呢。说话的是一个看着很可爱的小女生,长马尾,大眼睛,很白,看起来萌萌哒,正在铺床单。旁边是个短发的女生,皮肤黑黑的,看起来很开朗,正在整理衣服,看到她,冲她笑笑,说你好,我叫林欢,我们是室友了。另一个女生,正在装被套,说你好,我叫毛逗逗,你呢?
“噢,你们好,我叫程雨墨,是本地人,很高兴跟你们做室友。”
“真的?太好了,那你一定知道,哪里最好玩。有什么好吃的东西是不是?简直太完美了,哦对了,我叫郭果果,你可以喊我果果,”最先说话的女生激动的看着雨墨说。
入学的时间有两天,几个人花了一下午就混的特别的熟悉,早早的吃过晚饭,折腾了一天的几个人都早早的睡了,睡得时候外面的篮球场还有人在打篮球。
在学校附近的健身房里,沈阳还在追问子言,他视如宝贝的泥人到底是谁,今天的那个女生就是这个泥人的原貌是不是?叶子言,看了他一眼,没有透漏任何消息,只在心里默默的感叹,自己怎么捡了一只这么八卦的猫,沈阳看着跑步机上的大佬,除了看他那一下,就丝毫不理会他了,就更感觉这其中肯定猫腻,自己要密切关注,自从自己被他救了,五百年了,好不容易这次来凡间,怎么也要玩尽兴。子言看了他一眼,继续跑步,心里思索着,今天出现的女生是不是夭夭,他在人间寻找了不下千年,三界当年他都翻了个遍,都没有任何消息,如今她是出现了吗?
开学的迎新会还是很隆重的,在学校公共的礼堂举办的,这个礼堂竟然可以容纳今年的新生,雨墨和室友坐好。唐小奈露着大长腿和小蛮腰,姗姗来迟,走过的地方,男生不断的吹口哨,唐小奈大摇大摆的坐到了雨墨身边,让雨墨看她新发型,然后悄悄的告诉她,今天晚上,有哪些大人物会来表演,雨墨看着他,因为她听到了肖克的名字:“奈,你怎么知道的?可靠吗?肖克怎么会来这种会场?他可是现在最炙手可热的男星了!”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别忘了我可是万事通呦!” “奈奈,你还真能藏得住,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有个亲戚是他的助理。”雨墨轻轻的给了她一个白眼。
“看透不说透,还是好朋友”奈奈撅了嘴。七点半,迎新会正式开始,先是校领导演讲,然后开始有艺术学院的表演,雨墨等肖克等的很着急,不过奈奈一边看一边点评,害的前后左右的人老是频频回头看她,弄得雨墨很不好意思,奈奈还是不停的说,直到主持人说:“下面有请我们的肖克,为大家带上他自己的成名作《桃枝夭夭》,”说完,台下大喊:肖克,肖克,啊……
很多人,都没反应过来,这是肖克?大喊“肖克,我爱你,哇,男神”
雨墨也是不停的在台下拍照,“谢谢大家,”肖克穿着黑衣黑裤,在灯光下显得身材修长,桃花眼,皮肤白皙,很好看,台下又是一阵尖叫。
肖克轻轻鞠躬,很有磁性的声音,台下又是一阵尖叫,肖克拿着话筒,在音乐师的配合下,开始了演唱:
          《桃枝夭夭》
那年的长街,你出现在我眼前
没有说一句,你只看我的眼
如果后来能预料你后来的不见
我一定不会轻易说再见
桃花开了有一千年
都不如你当年衣上绣的好看
我推开当年的回忆
却遍寻你不见,,
所有的风景都不如你回头的一瞬间
风吹乱了你的头发太迷人的眼
我等了你一千年
……
直到大家回过神,肖克早已经退下台
欢迎会进入尾声,
等到主持人宣布领导退场,然后大家也退场了,明天开始军训,雨墨抬头看了眼弯弯的月亮,和奈奈分开回了宿舍。逗逗挎着林欢的胳膊,还兴致勃勃的讨论着肖克,一路上叽叽喳喳,
雨墨看到了肖克袖口上的桃花,这真的是他身上的标志了,都知道肖克每一件衣服上都有一朵桃花,就绣在袖口。传说,肖克有和女友,一直很喜欢桃花,听说肖克在一座山上种了半个山坡的桃林,雨墨暗暗感慨了下,肖克的大手笔。
军训过后,日子开始过的云淡风轻,医学院的课每天都排的满满的,从早到晚,物理,化学,生物,心理,放学回到寝室,逗逗推开门,就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妈呀,太累了,可怜兮兮的看着林欢,“欢欢,你们不学医简直太幸福了”。
我和雨墨快累死了,正说着,林欢突然大喊:“逗逗,你们明天有眼福了,有人说你们医学院的天才导师要回来了,这次他带领的团队有在大赛上获奖了,就是可惜没有贴他的照片,明天他要给你开座谈会。”
“真的吗?”逗逗跑过去看着帖子大叫:“太好了,,是真的,我要看到我男神了,雨墨。”逗逗跑过去,一把抱着雨墨。郊区别墅里,水晶灯发着淡淡的光。助理鬼鬼拿着一个文件说:“肖克,这是明天的流程,你拍的那场戏,明天就杀青了,不过今天,魔都里传话来说你养了一千年的桃树开花了,狐美人说务必让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你,还带来了一截桃枝,美人说你有用,,虽然我不知道所有的事,不过我却知道,这个桃枝是你当年从飞蓬的爱女,桃夭夭身上得到的吧,是你剪了人家小姑娘的头发是不是?”
肖克抬头看她一眼,接过桃枝:“我从不后悔,从她身上拿了头发,我很庆幸当年自己一时手快,否则真的是没有办法可以再找到她,我回到魔界,闭关养伤,出来就听到她被西海的龙女打落了诛仙台,潇潇,若没有这缕青丝,我可能就相信她是真的魂飞魄散了,等了一千年,终于她要回来了,他将桃枝印在了手腕上,只要她出现,桃枝就会告诉我。”
鬼潇潇,看着他,举起伞,说我今天要去和孟婆聊天,转身就走,直到一身的红衣消失在黑夜里。肖克看着桃枝,嘴角微微弯起,“夭夭,这么久了,我欠你的,终于要还上了。”
到了十月份,天气已经很冷了,看着天气,湿冷,雨墨,早早的占位子,听演讲,还不到六点,雨墨不前不后的占了四个位子,当然前两排已经没有位子了,,雨墨摊开书,复习今天讲过的课,用笔圈了一些点,打算上课时再请教老师,看着时间,想眯一会,头疼了一天了,没想到真的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直到逗逗,还有林欢她们轻轻推了推她说:“雨墨,你头这么烫,不会是感冒了吧?要不我们去诊所看看吧,反正以后也有机会听演讲。”
“不用了,我没事,我很想听导师的演讲,听完再去,就是有点发烧,没有多大问题的。”
“那好吧,不过如果真的很不舒服,一定要说,知道吗?”
“知道了,放心吧^ω^。”
“快看,导师来了,”雨墨抬头看到叶子言的时候,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不巧的正好撞上了对方的目光,吓得赶紧低下头,小声的说:“怎么会是他?这下真的是惨了。”
叶子言穿了一身白大褂,里面是白色的衬衣。黑色的裤子,神采奕奕,连说话都没有多大的情绪起伏,不过不知道是雨墨自己心虚还是怎么回事,她感觉,叶子言在看她,,雨墨真的是有点坐不住了,林欢凑过来,问,雨墨你是不是不舒服了,要不还是去诊所吧,“”
下面我们请一位同学,说说自己的理解,雨墨心里想,自己光顾着紧张了,没听到什么东西,赶紧低下头,她总觉得,自己肯定会被抽到,偷偷看旁边的人,都很兴奋,就差没有喊出来了,那个,第三排的,中间,白色衣服的同学,上来下,雨墨还在默默祈祷,不要是我,不要是我,逗逗,推着她“”,雨墨,雨墨,是你,男神在叫你呢,“
程雨墨,抬起头,正好对上他的目光,只觉得头都是晕的,
“请这位同学,自我介绍一下,”叶子言站在话筒旁边,把位置让给了雨墨。
“我是程雨墨,大一,是医学院的,今年二十岁,爱好,,,,很广泛。”
叶子言知道了自己想要的信息,在大家没有防备的时候,默默的念了咒语,周围的一切都定格了,所有人瞬间都停留在了一个时间点。
叶子言走近雨墨,取了她一滴心头血,滴在了一个枯萎了的花瓣上,仔细看是一个桃花瓣,这是当年夭夭出生后留下的,它一定可以认出来,夭夭即使化成凡人。而且夭夭天生在她的左耳侧有一个桃花形的胎记。叶子言刚想看看,就看到雨墨的睫毛眨了一下,他瞬间收手,解除了咒语。会堂一下子又热闹起来,恢复了正常。雨墨眼前一黑,向地面倒去,吓得逗逗和林欢大叫:“雨墨,雨墨”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子言抱着昏过去的雨墨,向诊所跑去,才发现她的额头烫的惊人,又取了她一滴血,应该是有点伤了元气,他一出班门,就闪现到了教学楼外。逗逗和林欢出了教室就没有看到雨墨的影子,但是也慌慌张张的往校医院去,雨墨觉得自己来到了一个仙境,有一个穿着粉白衣服的女孩抱着一个男人的腿在说:“爹爹,我可以把他带走吗?”雨墨还没有走近,又换了一个场景,一个少女,叉着腰,对这很多女人说:“我家君上,是我的,他是不会喜欢你们这些人的。”
还有,她在一个泥人的摊前,拿着两个泥人,对面前的男子说,这个是夭夭,这个是你……
雨墨还没有看清两人的长像,就又变了一个场景,那个女孩的唇角流血,被一掌打进了一口井里。
“不要,不要,,爹爹,……,羽灵,……。”
叶子言看着一直在说梦话的人,张开手,看着已经活过来的花瓣,手一挥,刚才梦境显示出来的幻境就消失了,叶子言轻轻的摸着雨墨的脸,嘴角微微的翘起。“夭夭我终于找到你了,你当初惹了我,我还等着要娶你呢,你可要准备好了”叶子言轻轻的拨了拨雨墨的刘海,林欢和逗逗推开门,看到雨墨已经打了点滴,看着叶子言,喘了好一会,才说:“谢谢^ω^男神,不,谢谢叶老师了,叶老师……”
“你们是她的朋友?”
“对对”,林欢点点头,逗逗看着叶子言,眼里都是红心,太帅了。
“那,你们就照看好她,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好,麻烦了老师。”
知道人都走远了,林欢看着还在花痴的逗逗,说“可以了,口水流出来了……”
逗逗摸了一下嘴角,“哪有口水?哇,男神真的太帅了,太帅了,”逗逗一副激动不已的样子,“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大神,林欢我太开心了,”快十二点三人才回到寝室。寝室里果果留了门,三个人快速的洗涮完就睡了。
夜里下了雪,很少能下雪的城市,下了一夜,很多同学都拍了照片,空间,朋友圈都很热闹,雨墨请了假,窝在寝室,看到帖子上都是叶子言抱着她的照片,她的信息被贴在了学校论坛上,很多人都是回帖,真的太羡慕了,我也好想在男神面前晕。”
甲乙丙丁“我也好想,真是不知道这个程雨墨是不是真的晕了,难道是故意占我男神的便宜?”
过路人,“就是,就是。”
很多人都回复,“同上”
雨墨,无力的叹了口气,默默的退出来,将手机放在了一边,闭上眼睡了。
雨墨总觉得有人在看自己,想醒来又睁不开眼,有人摸了她的额头,手很温热,然后就睡过去了。
叶子言,探了探她的脉搏,也才知道,她如今就是真的凡人,没有一丝的灵力,给她喂了一颗丹药,听到有人的脚步声,瞬间消失了,果果推开门,看到雨墨还在睡,便向后面的俩人嘘了嘘,三人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林欢探了探雨墨的额头,已经退烧了。


梦回奈何桥

雨墨觉得自己做了很长的一个梦,梦到自己在一个红衣女子的引导下,看到一个正在花海里忙活的妇人,问她,“我是谁?”那女子站起来,看着后面的人,说“你终于还是把她带来了……”
那红衣女子,撑开伞,说“他已经寻了她一千年,……”说完转身走了,越过无边无际的红色花海。那女子看着自己,说“你本无罪孽,原身不过是蓬莱的一朵桃花,已经在这路上游荡千年,如若你不出世,他们便再也寻不到你……”
“谁会寻我?我不记得自己从何处来,也记不得自己是谁,”抬头看着她。
她只道,“来吧,随我来……”
我走在河边,看着自己一身粉红色的衣服,早已褴褛不堪,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自己最多的记忆就是,每天看着很多人从自己眼前走过,一路上哭哭啼啼,脸色惨白,没有人看得到她,她亦无法碰触到他们,任她不停的叫喊,他们依然没有什么反应,后来她就一个人在这条没有尽头的路上游荡……
那女子,走到桥头,锅里还煮着汤,她端起一杯茶,说:“你不适合那汤,喝了这杯茶,向前走吧。”
……雨墨醒来时,已经很晚了,实在饿的不行,看了眼手机,快六点了,马上吃晚饭,自己竟然睡了这么久,抓了抓头,竟然不记得自己做过什么梦了,只觉得很不舒服……
等室友放学看到,雨墨买了所有人的晚饭,慢悠悠的走在路上。逗逗喊了一句:“雨墨,雨墨停下来”,看到她们仨一路小跑的向自己跑过来,逗逗接过雨墨买的粥,“雨墨,你买了我最喜欢的燕麦粥,太爱你了。”
果果凑近,说:“雨墨你现在可是全校女生的羡慕对象了,你不知道,很多人看到帖子就炸了,……”
雨墨,无奈的捂着自己的头,默默的说;“如果大家知道我曾经把她们的大神当成同性恋会有什么反应。”……
一个大型剧组,很多演员正在休息,另一部分还在继续拍,镜头里是一片大雪地里,有个穿粉红色衣服的女孩,兴奋的在雪中玩耍,一个披着银色大氅的男子,站在她的背后,看着女孩子,嘴角微微上扬,轻轻的说,“忘了也很好,言言,只要你快乐就好”镜头慢慢的拉远,满天都是银色的世界。导演说卡,全戏完。
肖克卸了妆,坐在休息室里休息,
“肖克”,鬼潇潇拿着一份文件说:“这是一款护肤品的广告,你看想不想接。”
“不接了,马上就要到月圆之夜了,我有安排了,所有的行程都往后推,把那一天空出来。”
“好,你开心就好,我折旧去推了。”鬼潇潇拿着文件,退出门外,叹了口气,就消失在走廊里。
还没有到十五,唐小奈就已经坐不住了,就把雨墨约在校外已经烤肉店,从哪弄了两张票塞给雨墨说:“我们去看肖克的演唱会。对了,还有,雨墨,上次你去我们班找我,我们专业的一个男生说对你有意思,我都替你考察过了,家境还不错,重要的是人真的很帅,性格还好,简直是优秀,这是他的联系方式,你们先聊聊呗。”……唐小奈不等她拒绝,就溜了很远,还不忘回过头说,我给他也留了你的联系方式,……唐小奈边跑边说:“小墨墨,就坑你这一次,我保证,我真的不能去相亲,不然我们家皓会很生气的。”
雨墨看着手里的纸条,摇摇头,继续吃饭。真是有异性没人性,自从有了男朋友,她这个女性死党就靠边站了,雨墨没想到接了这个纸条,后来的结局竟是自己没想到的。
唐小奈是结完帐走的,很了解她的尿性,知道她吃软不吃硬,吃的很饱,这家的酸菜鱼真的很好吃,不小心吃多了,遛遛弯再回去。雨墨没有想到,自己和唐小奈的谈话都落入了一个人的耳朵里,看着他丹凤眼里堆积的黑色也知道他很不爽,因为有人要翘他家的墙角了,后面的那只猫,睁着一双滴溜溜的桃花眼,一副看好戏的样子,他很明显的动了情绪,能让这位有情绪波动也是很不容易的。……
叶子言,看着她进了寝室,才回头看了他一眼,说:“总要想个办法将她带到自己身边,而不是这么放养着”然后看着一只猫在风中凌乱。……
他不是很高冷吗?沈阳摸了摸鼻子,心里默默为雨墨点灯
肖克的演唱会正好是周六,本来是周五,后来说是肖克感冒了,往后退了一天。正好,不急不忙,打车去了市中心的音乐馆。雨墨没想到唐小奈拿到的是VIP票,第二排,市中心馆座位是螺旋向上的,不会互相影响,距离开始还有一个多小时,馆里已经坐满了人,雨墨心跳的很快,一眼望过去都是人,看起来都很激动,到处是说话声,大多是很小声的跟自己身边的人说话。唐小奈拿着荧光棒,还有头冠和字板说:“这些一会都用的着,还有水,给你最喜欢的水蜜桃味的。”
后台,狐美人现在肖克的身后,给他做造型,说:“今天是月圆之夜,你为什么要推到今天?”
“没事,因为今天我虽然法力若了些,可是感知力却大大的增强,今天方圆百里,只要她出现,我就能感应到。”
“一千年了,她要是知道你为了报答她当时的救命之恩,找了她一千年,肯定会很感动的。”狐美人看着做好的造型说:“我的手艺还是这么好,对了,潇潇这几日总是往孟婆那去,回来性子可是比以前更闷了,天天都不讲话。”……
肖克看着镜子,手腕上的桃枝长出了一个叶子,肖克摊开手,看着前场的幻像,顺着桃枝的指引,看到一个直发的女孩子,她正和旁边的女生说话,在她转头的那一刻,肖克脸上露出了笑容,他终于找到她了。狐美人看着幻像,看起来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到时和肖克画的那副画相差无几。……
肖克一出场,场内吧尖叫声瞬间爆发,肖克在台上站定,接过主持人的话筒说:“很高兴大家来参加我的演唱会,也感谢大家长久以来的支持,今天晚上,我会努力让你们尽兴而归,谢谢大家。”馆内掌声爆棚,尖叫此起彼伏,雨墨举着光板,上面写着肖克和一个笑脸,肖克一眼就看到了她。小奈推着她:“雨墨,雨墨,刚才肖克对着你笑了,你看到了没有?”
“你别说了,这个方向这么多人呢,不一定是对着我。”
“不管,不管,就是对着你的,眼神太苏了。”
灯光师调好灯光,音乐声起,肖克跟着旋律,唱了《英雄冢》
风起云涌,不过是你眼中平凡的风景
雷霆之怒,写不完你眼中的疼痛
闻风四起,往事成迷,你随风而去
不问世事,不挑战时,不做英雄
君王不动,请你不动,哪段往事做了你的英雄冢
……
肖克做中场休息时,请的是娱乐圈有名的嘉宾。鬼潇潇站在他身后小声说:“外面有几个闹事的,你应该知道是谁。”
“无妨,还有一会儿,就结束了,你让美人帮我看着点夭夭,守好各个入口,决不能让他们进来,以免引起事故。”
半小时后,主持人说:“今天的演唱会马上就要结束,最后,有请肖克给大家送一个大大的福利,随机抽到三位粉丝,和他合影,还会送上他的专辑一套。”
当灯光打到雨墨的头上时,肖克背后的大屏幕上,出现了雨墨的脸,肖克主动配合做了很酷的动作,还有一个摸头杀,台下的女粉激动的尖叫……结束后,雨墨整个人都是蒙圈的。小奈一边走,一边接电话,笑得像个傻子一样,雨墨看的起鸡皮疙瘩。挂了电话,小奈看着她说:“我们今天不回去了,我爸妈给在市区买了个公寓,我们今天去那看看,住一晚,明天正好逛逛街,怎么样?”
“好,我们买点宵夜再回去。”
狐美人看着两人走远了,回过头看着身后跟着的黑衣人说:“真的好久不见,不过可能要让你们失望了,狼大人已经离开了,不信你可以看看你的身后。……”
在他们回头的瞬间,被身后的鬼潇潇一招打晕。杀破狼带着帽子走出来说:“你们处理一下,彻底清理掉后面的尾巴,做完了就回别墅吧。”说完就消失在两人面前。
吃过宵夜,两人在卧室里闹了一会儿,就洗洗睡了。突然听到玻璃被打烂的声音,唐小奈拿起床头的台灯就向客厅走去,雨墨把抽屉拉出来,在后面跟着。还没有走到客厅,就听见扑通一声什么砸到了地上,她举着抽屉快速的跑出去,就看到对面有一个人,不不,他有一双毛茸茸的耳朵,还有一条灰色的尾巴,简直太萌了。视线下移看到倒在地上的唐小奈,她拿着抽屉砸过去,听见对方说:“你不用害怕,我不是坏人,”然后淡定的坐在了沙发上。
“那你把我朋友怎么了?”
“她要冒犯我,我只是让她进去了深度睡眠,放心,我只是避一会儿,时间到了自然会走的。”
“她哪里冒犯你了?你大半夜的跑到我们家里,我们还不能反抗了?还有,你真的很搞笑,穿野兽装?”
“这不是真的……”
“你还是走吧,不然我报警了。”
“我不会走,也不会伤害你,你也不必惊慌”杀破狼坐在那一动不动地看着她。
雨墨将小奈扶回卧室,然后回到客厅看着他:“我们以前见过?”
“见过,一千年前,你救过我,我找了你一千年……”
“先生你是不是走错剧组了?还一千年,拜托你能找个像样的借口吗?我觉得你还是在我报警之前离开的好。”
“我会走的,等过了月圆之夜……”
“那你就坐着吧,我不奉陪了,麻烦你说到做到,还有……”
杀破狼伸手对着刚刚破了的窗户那,然后窗户的碎片就瞬间恢复了原状,没有一丝的裂痕。
杀破狼看着她,“你想的我都能感知到。”
雨墨怎么回的卧室,自己都不知道的,连客厅里又多了一个人都不知道。
“羽灵神,真是久仰”杀破狼站起来,毛茸茸的耳朵抖了抖
“魔界皇子杀破狼对吧,当年你出生你父王还请过我参加你的宴会呢。”
“哦~你是在说比我老了许多吗?毕竟羽灵神是上古神,老凤凰……”
“今天月圆之夜,看来二公子是很想回原形了……”叶子言站在窗前,窗外月色明亮,杀破狼只能看到对方白色的上衣。
“老凤凰,我比你年轻,以后的机会多的是,不过程雨墨现在也未必肯跟你走。”
“那就不用你操心了,还有,如果要报恩,就不要耽误她的灵识觉醒。”
“即使她灵识觉醒,她也不会记得在梧桐山的一切,她还要从一朵桃花开始,重新修炼。”
“我既这么做就一定有我的道理,我相信夭夭也会这么选择。”羽灵走进卧室,抱起雨墨,如同一阵轻烟般消失在原地。
杀破狼无奈的笑笑,耳朵气的一跳一跳的,留了一张字条,写明雨墨的去向,也消失在客厅里。
雨墨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房间,猛地坐起来,检查了自己身上的衣服,还好没有被动过的痕迹,稍微松了一口气,没有看到小奈,没有看到鞋,光着脚跑出了卧室,来不及收脚就撞如一个人的怀里,雨墨抬起头看着对方,一下子跳了好远,“叶子言????”
“是我”
“我为什么在你这里?”
“我抱你来的……”
“你,你抱我来的?你神经病啊,我跟你又不熟,你怎么知道我在哪的?你不会是跟踪我吧?”
“我不用跟踪你,我随时都知道你在哪”
“你洗漱一下,吃过早饭我告诉你所有的事。”说完叶子言下楼去了,留下一脸懵逼的程雨墨。
鬼潇潇看到杀破狼踏着晨雾回到别墅,已经恢复了正常,就起身回卧室了。
雨墨磨磨唧唧的吃完早饭,叶子言打开水晶球,上面有一朵桃花,正在一个盘子里呼呼大睡,又看到它被人拿到手里,两个人说说笑笑的喝了很多酒,看到那朵桃花化成人形的时候,雨墨睁大了眼睛,看到那像五岁小娃的女孩抱着一个帅哥的腿,说要把他娶回家的话时,深深的觉得现在的小孩子都早熟,可是看到那小女娃越来越像自己的时候,脑门上都是黑线,怎么可能,她看着叶子言说:“你做的视频不错,这和水晶球是最新的视频软件?”
叶子言看着她,手一挥,恢复了自己往日的样子,雨墨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本就是那幻想中的人,一千年前你被人打落诛仙台,你消失了一千年,我和飞蓬将军翻遍了三界都不见你,可是在不久前,曾经养你的那株桃树在枯萎了一千年以后再次返青,我们算到你降生到了这个世界,也算到了你的命运轨迹,所以我在这等着你,夭夭,不管你信不信,你看到的就是事实,我们接下要做的就是帮你早日灵识觉醒,重返梧桐山。……”
雨墨惊恐的看着他,不说话,转身就跑,开门碰上了回来的沈阳,没等沈阳看清,她就跑远了。
雨墨怎么能相信,她不是人,不不,她现在是人,她的老爸老妈那么爱她,从来没有人告诉她,她不是他们亲生的,她看到视频上,她是他们旅游时在一处桃林捡来的,他们从来都是把她捧在手心里,怎么会?她眼泪大颗大颗的滚下来,回寝室收拾了东西,请了假,匆匆的往家跑,开门看到自己的老妈时,一下子扑了上去,程母忙接住她,“都这么大了,怎么还是冒冒失失的,摔了怎么办?”
“妈妈,我想你了,我都好久没有看到你,我想吃你做的菜了,你今天给我做鱼吃好不好?”
“好,墨墨想吃什么都可以,妈妈给你做很多好吃的,把我们家墨墨养的胖胖的,好不好?”程母摸着雨墨的小脸蛋说:“你把东西放下,给你爸打个电话,今天让他早点回来吃饭,妈妈去买点菜。”
“你等我,我和你一起去。”
“好。”
程爸看着这一桌子的菜,还有在厨房忙活的两人,觉得今天真的是圆满了,最后一份汤,程母吩咐还在厨房的雨墨。这是雨墨上大学以后,全家人坐在一起吃的第一顿团圆饭,程爸问雨墨是今天回学校还是请两天假再回学校,雨墨没有说话。程母:““雨墨还有很多课,耽误不得,吃了饭,晚会你送她回学校。”程度看着雨墨:“成吗,墨墨?”雨墨解决完一块鱼,说:好的。
到了学校门口,雨墨让老爸回去的时候小心,到家了给自己发个信息,就下车了,程度看着雨墨有心事的样子,回到家问程母:“墨墨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孩子大了总会有心事的,等雨墨什么时候愿意说了,就会给我们说的,墨墨一直都很乖,不会有什么事的。……”
“也是,那我们就让孩子自己解决,解决不了再说。”
雨墨在一个奶茶店里坐着,看到微信上的消息,是上次奈奈给自己介绍的对象。心想:还没有和奈奈说自己今天在哪。雨墨无语的拍自己的脑袋,给奈奈打了个电话说:“奈奈,你在哪呢?”“我在健身房,上次让你来,你没有来,这里帅哥特别多……”雨墨无语,都没有发现自己消失了吗“奈奈今天我走的时候忘了跟你说了,我……”
“我知道啊,你不是给留了字条吗?我看到了。”
“字条?……哦,你看到就好,对了你上次给我介绍的那个男生约我了,我们约在了学校内的咖啡厅里,你要不要来陪我一起?”
“当然不去了,我才不要当大灯泡呢,你赶紧去吧,把自己收拾美一点,当然你本来就很美。”
“好吧,那没事了,我挂了。”
“好。”
雨墨把东西放在寝室里,稍微收拾了一下,就出门了。约好的六点半,到已经有个男生在那里坐着了,雨墨走过去,对方先是愣了一下,又笑了一下,来的不是唐小奈,王格看着雨墨,笑得很温柔,在心里默默的说,“嗯,是我的菜,唐小奈的朋友就是这么美,很文静,和小奈完全不是一个类型,不过很喜欢。”
雨墨看着对面的男生,很帅,也很有气质,白色袖口带有红色的条纹衬衫,旁边是一件灰色的大衣,发型也很好,帅气……
“你好,我是王格,小奈的朋友,……”
“我是程雨墨,小奈的好朋友……”
“想喝点什么?”
“拿铁就好,对小奈有跟我说,你们小时候是邻居,后来你们一家搬去了美国,你是什么时候来我们学校的?”
我来当交换生,而且比你们高一届,小奈有没有跟你说,这是来相亲的???
“额,……没有。”
“就知道,她啊,是我妈收的干女儿,也是我妈看好的媳妇儿,不过我们一直都是铁哥们,,没想到她倒是很聪明,找了你来。”
“呵呵,这样啊,没事,我们就当交个朋友好了。”雨墨在心里把唐小奈已经爆打一顿,真的是好尴尬
“我不想和你交朋友,我觉得你挺好的的不然我们试试吧。”
“试试?什么意思?”
王格看着雨墨这疑惑样子,感觉很逗,“就是我们交往啊。”
雨墨下意识的就想拒绝,回避了他的视线,结果一回头就看到了叶子言带着沈阳进来了。
“好……我愿意……”
“那,我的女朋友,你吃完这块蛋糕我们出去走走吧。”
“不用了,我不喜欢蛋糕,我们去校园走走吧。”
沈阳看着想打招呼又被完全忽略的某人,不厚道的笑了说:“听到雨墨和现任小男友去散步,某人的脸色以及不能看了。”子言什么都没说,椅子都没拉开,就出去了。
“哎,你等等我啊。”
叶子言充耳不闻,大步的走,沈阳拽住他说“你是不是吓到程雨墨了?毕竟她现在是个人,她的灵识还没有觉醒……”
叶子言猛地停下来,沈阳以为他听到自己讲话了,扭头看到了肖克,心想:卧槽,真的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啊。他抓着身边这位,这家伙生气还是很怕怕的。
“真是巧了,我看到雨墨刚才和一个帅哥走过去,没想到,这堂堂的上神是没戏了。”
“没戏?那也比只能看的人好的多,魔界王子还真是闲,莫非是魔君不想再抱孙子了?”
“你,,,威胁我?”
“威胁怎么了?你能怎么样?”
……
沈阳看着两个人像斗鸡似的,赶紧从中间调停,
“你们两个都这时候了,还斗?一个因为日久生情在人间寻寻觅觅了一千年,一个因为被救了,有贼心没贼胆的在人间找了一千年,你们俩斗完,程雨墨那颗小白菜早就被猪拱了~~”
“他敢……”两人异口同声。
“有什么不敢的,跟你们比起来,他正常多了……”
两人扭过头,步伐一致的向前走去了,留下一脸蒙圈的沈阳“你们做什么去?”
“用男人的方法解决……”
“????”沈阳更懵了。
健身房里时不时的有尖叫声传出来,叶子言和另一个帅哥两人不停的挑战健身器材,肖克露出的不是那张大明星的脸,而是杀破狼的原貌。
唐小奈全程直播,这么难见的画面当然不能错过了,沈阳看着两个人不用任何的法力举着那杠铃,都没眼看,合着俩人是决定先把自己给解决了……
最后剑拔弩张的进来,勾肩搭背的出去,为什么是这种画风???
沈阳说:“俩人不小心一个扭到了脖子,另一个扭到了脚,所以……”真的是没法看了,只能跟着俩人。美人看着揉着脖子的杀破狼,笑得前仰后合,“真是没想到,你们俩这么逗,羽灵上神原来是这么逗的人……”
“笑够了就过来帮我按按,……对了,潇潇去哪了?”
“还能去哪?去孟婆那了呗。”
此时,潇潇坐在桥头,孟婆给过路的人分汤,看着她摇了摇头,孟婆走近她说:“潇潇,我在这不知道多久了,久到我自己都不记得了,当年你本可以投胎为人,为了那皇子堕入了魔道,今日你可有后悔吗?”
鬼潇潇抬起头,把衣服上的褶皱抚平说:“我当初既然为了他堕入魔道,今天也不会后悔,若有一日我后悔了,你可能帮我?”
“我倒是一点也不希望你到时来找我,你知道的,我身后的那彼岸花,那些都是花叶永不相见,你应该知道我的意思……”
“嗯,我知道,化成这幽冥的花,在这河边长一个花期,一千年是吗?我知道我还能许一个愿望,对吗?”
孟婆点头,潇潇说:“那就好,我先走了。”
孟婆看着她走远,回过神,自己当初是为什么不愿投胎呢?……
雨墨只觉得自己身后总有人在跟着,可是又从来没有发现过,最近自己做的梦越来越奇怪,好像是梦,好像又不是,她梦到那个女孩子,在一个院子里打枣,还有一个桃枝,在旁边捡,关键是那桃枝竟然会说话,她一下就吓醒了,真是太烦了,看到王格,她挥了挥手。王格走近,拉着她的手,将一盒温热的牛奶放进她手里,摸摸她的头说:“等很久了吧?我们刚刚在排演节目,没事的话我带你去看看吧?”
“好”,雨墨看着王格,笑的很开心,一幅小女人的样子。两个隐身的人你看我我看你,看到王格牵雨墨时,肖克瞪着叶子言:“肯定是你,把她吓到了,所以她才这么着急找了男朋友。”
“那你好到哪了,大半夜的顶着一对耳朵,拖着一条大尾巴,比我好到哪了?”
“那现在怎么办,她的灵识还没有觉醒。”
“要尽快唤醒她的灵识。”
等俩人吵完,回头发现早就没有了雨墨的身影,俩人一甩袖子,各走各的
飞蓬到羽灵回到公寓发现,客厅里坐了一个人,身披银色的盔甲,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你来了?”
“夭夭找到了?”飞蓬看着他。
“嗯,找到了,而且你可能多了个女婿……”
“你的口气听起来很酸啊,怎么承认自己喜欢我们家夭夭了?我就说我们家丫头最招人喜欢了……”
“你能不能先把衣服换了?”叶子言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还有你不要冒然去见她,她的灵识还某还没有觉醒,你可能会吓到她……”
“知道了,但我想去看看。”
“等晚上,现在找不着她,去约会了,”
“那你怎么这么淡定啊?不担心她被人拐了?”
“你是他爹,你都不担心我担心什么?”
            ……
肖克怎么想怎么觉得烦,鬼潇潇看着他在沙发上翻来覆去的,掩下眼中的神色,走开了。
王格打游戏打的正嗨,屋里的电突然全停了,电脑的屏幕变成了黑色。王格放下鼠标,骂了一句“卧槽,”还没有站起来,就看到了玻璃瞬间碎成渣,“搞什么?玻璃怎么会碎?”王格一靠近,就看到一个红衣服的女子飘了进来,王格吓得退后了一步,“这是什么操作?”等他看清对方的样子时,“雨~雨墨?不对,你不是她,”那张脸瞬间在眼前放大,脸皮一张张的脱落了,露骨露肉,一片血肉模糊,最后变成骷髅,王格看的的想吐,双眼一翻晕了过去。
鬼潇潇恢复原貌,看着地上的人,撑开伞消失在了房间里。雨墨不知道王格是怎么了,看到她就像看到鬼一样,电话不接,信息不回,唐小奈说他回美国了,她说:“他走的时候连招呼都没有打,到了美国才告诉我,他有事就先回去了,他让我给你说一声,不过你俩到底咋了?”
“回去就回去吧,连招呼都没有打一个,我们虽然在一起不久,可是他也不应该不提一句就回美国了,……”雨墨无语的看着正在挑衣服的唐小奈。“雨墨,你看,我们马上就要元旦了,你看这件衣服,你穿太好看了。还有啊,我们逛完街就去吃你最喜欢的酸菜鱼,还有小龙虾,怎么样?别生气了,我保证下不为例,再也不给你介绍这么不靠谱的对象了……”唐小奈抱着雨墨胳膊晃来晃去,“好不好嘛,亲爱的。”
“唐小奈,你总是来这一招。……”
“什么招都好只要你不生气了,不过雨墨,我看到有个人一直在偷看你,你往你右后方看大概三十多岁。”
雨墨回头,看到一个穿着黑色大衣,带着个线帽,黑色的墨镜,一直盯着自己看。
“小奈我们快走吧,我都起鸡皮疙瘩了。”“拿着衣服,我付完钱就走。”飞蓬看着两人匆匆忙忙的跑出去,一脸的蒙圈,他刚刚明明看到夭夭回头了,怎么就跑了?
叶子言正在客厅里写文案,看到飞蓬这一身,眼角抽了抽,这衣品真是够了,“见到夭夭了?”
“见是见到了,不过她看到我匆匆忙忙的就走了……”显然飞蓬还处于蒙圈的状态。
“我要是不认识你,看见你一直盯着我看,我也跑了,你能不能把你那帽子摘了?”
“不可以,不想,不愿意……羽灵,我要是直接跑过去对她说,我是他爹爹,她能接受得了吗?”
“我觉得有点难度?”
“~你知道她是我养大的……”
“她在我那呆了两百年”叶子言头也不抬的说
“我……,那也是我女儿……”
“嗯,放心不跟你抢这个位子,”
“你……”飞蓬觉得自己还是斗不过他,气呼呼的看着他。
沈阳掂着鱼进来,说晚上可以做全鱼宴,飞蓬自告奋勇的说要做夭夭喜欢的酸菜鱼,她以往玩到人间最喜欢的就是酸菜鱼了,叶子言又点了一个红烧鱼,三人莫名的和谐在一起吃了晚饭,碗还没有放下,就有使者进来说,三界的汇演要开始了,飞蓬将军该回去了。飞蓬穿好自己的战服,随着小使者回去了。三界汇演一万年一次,妖,魔,仙,就像现在的**一样,展示自己的实力。自几万年前,三界达成和平协定,三界已经安稳的过了几万年,这三界汇演也是协定条例之一。
第二天,雨墨看的天气预报说没有雨,按说冬天不会有雷声,可是看着天上乌云密布的怎么也不像晴天,室友拿着伞,围了围巾锁好门就一起出门了,哪知道天界上正是天兵在擂鼓,**已经正式开始,飞蓬拿着旗令,其他将军助阵,羽灵听着这声音,就知道三界汇演在天界开始,已经开始了,三界汇演后不免又要有人和亲……
雨墨看着教授讲课,外面的雷声大的反常,雨墨觉得手心发热,她伸开手,上面有一朵桃花慢慢的显现,雨墨吓得赶紧握住手,到了下午乌云才慢慢的散了。逗逗看着雨墨一天都心不在焉的,问她她也不说,就一个人坐在那不说话,叶子言看着手上的桃花,开了两瓣,他看着窗外,夭夭的灵识已经开始觉醒了。
肖克盯着手腕上的桃枝,已经有花蕾出现,夭夭的灵识在觉醒了。潇潇看着肖克,知道三界汇演已经过去,他应该也快回人间了,三界汇演后就是三界和亲,她和美人不知道是谁,但是魔君已经告知过,让她们有个心里准备,那她还等什么?
雨墨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明明自己在寝室休息,现在却在街上,双脚自己无法控制,朝着一个方向走,她想喊,却发不出声音,她能听到一个声音是幽幽的叹息说:“你该觉醒了,就让我来帮你最后一次……”
雨墨看着这光秃秃的山,瞬间漫山遍野的树,开了花,雨墨走近,是桃花,这座山上全是开满花的桃树。何止是十里,她被桃花裹住,慢慢的升起来。叶子言感应到了,雨墨已经被桃花裹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雨墨觉得自己快窒息了,视线变得模糊,在昏过去的一刻感觉自己落入了一个怀抱,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叶子言抱着雨墨,一掌打过去,鬼潇潇受了一掌,身子向后飞去,晚来的杀破狼,赶忙上去接着,鬼潇潇看他一眼说:“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了,杀破狼,自我为你堕入魔道,已经三万年了,我对你的情爱在这三万年里,被你磨的一点也不剩了,如今她已经快要觉醒,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了。”鬼潇潇说完站起来,消失在了夜色里。
雨墨看着桥头的女子,和梦境里一模一样,她走近,那女子抬头看着她说:“你来了。“看来潇潇真的走了最后一步,这三界真的是到哪里都逃不开一个情字……”
“为何这样说,我并不认识什么潇潇,我在梦里见过你,我为什么到这里来了?还是我真的在做梦?”
“你伸开手看看,你的灵识要觉醒了,回去吧,不然他们就要来这寻你了,你所看到的都是你原来的记忆,你会明白的……”
雨墨看到一个女孩匆匆忙忙的跑出殿外,把打枣的杆子都扔在了地上,又看到一只银色的狼驮着自己飞快的跑,那女孩子的脸一点点和自己对上了,雨墨想上前,又看到自己被人一掌打进了诛仙台,有人飞过来,那人的脸和叶子言的脸重合,他青衫上到处血迹斑斑,雨墨觉得自己头疼欲裂,她身上的封印被解开了。她听到有人在叫她,睁开眼的瞬间,叶子言看到她粉红色的眼瞳,她灵识觉醒了,他喊“夭夭?”
雨墨看着他,扭过头看着白色的墙,不理他,他叫的烦了,看着她,二话不说就吻上去。夭夭被他吓了一大跳,她是灵识觉醒了,可是她还记得就因为他没有带着她去赴宴,她才被人打到那诛仙台里的,若不是她关键时刻给自己下了封印,现在早不知道在哪了,这可恶的男人。
看着她气鼓鼓的眼神,叶子言觉得自己圆满了,自己的小丫头回来了。
本来羽灵想对外宣布雨墨意外身亡了,可是夭夭不愿意,自己的老爸老妈怎么办?她说反正一百年很快就过去了,不管怎样,她都要尽完自己的责任,叶子言觉得也好,反正不差这一百年,不过夭夭觉得那个以前都不甩自己的某人,最近总是要求亲亲抱抱举高高,……
“夭夭,你不是说要把我娶回家吗?什么时候?”
夭夭看到某人又来逼婚,无语的看着天花板,当然看到杀破狼硬挤进来看她时,那小眼神苏的,她更是满头黑线,她一天开了两朵花?
梧桐山上,某天,夭夭看着身上大红的嫁衣,窗外的天色还早,外面的酒席还没有散,刚刚他们拜堂的时候,凤凰起舞,凤鸣九州,各个神族都知道他们成亲了。她掀开盖头,想偷偷的吃点东西,桌子上的东西太香了,还没有动,就听到门被人推开了,夭夭一下子不动了,知道看到一对红色的靴子,在她面前站定……喊了一声,夭夭……
番外,孟婆看着眼前的人说:“她最后的愿望是希望你幸福,还有永不相见,这漫天的花海,她只是其中的一朵,花叶永不相见,你莫要再寻她了,今日不是那女娃大婚,你为何在这里?不该去现场吗?”
“她爱的不是我,我只是把欠她的还了,”杀破狼看着红色的花海,在的时候不觉得,他竟不知道她为了他做过这么多,希望花叶永不相见,他身边的两个人,一个嫁到了狐族,一个埋在这岸边……
故事讲到最后,一个女孩子合上书,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那鬼潇潇也太可怜了,那个杀破狼真的是太过分了,大坏蛋,,”
面前的男人嗯一声“对啊,他是个大坏蛋,”他温柔的看着眼前的小不点,当然没有忽略掉她额前的那酷似彼岸花的胎记,默默的说“潇潇以后我来守护你好不好……”


[/code]
【四月论坛活动汇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