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568|回复: 4

[审核中] 梦幻西游动画版续集(CP剑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1 11:35: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CP人气战
服务器: 无与伦比将军
游戏ID: 为保证玩家隐私,此选项仅论坛管理员、超级版主可见。
作品封面:
男主角: 剑侠客
女主角: 骨精灵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第一章

自蚩尤被封印已经过去一年有余,世人似乎已经忘记了那段血雨腥风的过往,唯有战神山上的那六座的少年石像,证明了当年的事并非朝花一梦……

布满荒草的小道上,闪过几个人影,为首的儒雅书生催促着身后七人“各位,我们快到了,大家再加把劲啊。”身后的虎头怪大呼“终于要到了,快累死俺了,当初大战蚩尤的时候都没有这么累过。”“虎头怪,我们此行是来看剑侠客他们的,凡事亲力亲为”杀破狼从虎头怪身边经过,冷冷地说,“哼,你可以化成狼身蹿上来,蛾子有翅膀可以飞,当然不会觉得累,俺们几个可都是一步一步走上来的。”被点名的玄彩娥听到后立刻飞过来“那…虎头哥,我把翅膀借给你吧,哎…翅膀要怎么借啊…狐姐姐,你知道吗?”狐美人忍不住笑出声来“傻彩娥,翅膀是不能借的,就让他们闹腾去,不要理他们。”“就是,娥子,你这翅膀借俺俺也不要,一大男人背上有对花翅膀,说出去俺虎头怪的脸都丢没了。”虎头怪一屁股坐在路边的岩石上,“俺们休息一下吧,反正快到山顶了,歇会儿养养精神吧”“我同意,”龙太子看了看身边的飞燕女,白皙的脸被阳光晒得粉嫩嫩的,额间腮边布了层薄汗,心疼地拿手背擦了擦她的脸“大家就在这里休息一下吧,走了这么久,都累了。”飞燕女躲开他的手,脸又红了一度。“唉,那好吧。”逍遥生叹了口气,“你们先休息一下,我上去看看。”“等一下,我也去。”说话的是狐美人,“啊?哦…哦,狐姑娘你…你请便。”“怎么?不想我去?”狐美人挑了挑眉,嘴角微微勾起。“不不不,我…我不是这个意思。”逍遥生显得手足无措:为什么我这么紧张啊,哎呀,解释不清楚了。“哈哈哈,走吧。”狐美人魅惑地对他一笑,走在了他的前面的,逍遥生被她的笑惊了一惊,面上的温度不自觉升高,心中默念三遍《清心咒》,跟了上去。

当他们来到山顶,猛得看见一个黑影在剑侠客等人的石像前徘徊,那黑影发觉有人靠近,立刻闪向边上的树丛“站住!”逍遥生冲着黑影大喊,“天罗地网”狐美人直接动手,一张金色的大网直逼黑影,只见黑影发出一道剑光,将大网劈成两半“是我。”

第二章

“是我。”待看清黑影的容貌,逍遥生拱手作揖“程前辈。”“哈哈哈,逍遥生,狐美人,好久不见。”程咬金爽朗大笑“你们的法力见长,真是后生可畏啊,我们这些老家伙可以退隐江湖了。”狐美人收起牧云清歌,来到逍遥生身边,“方才多有冒犯,还望前辈海涵。”“没事儿,我程咬金如果连这样都能被伤到,那我也不用混了。”“前辈…您方才是……”逍遥生提出了疑问。“对了,你不说我还忘了,”程咬金已改刚刚的豪爽,面上渐渐浮现出严肃的神色,“剑侠客他们…似乎有元神复苏的迹象!”“什么!”“逍遥生!”山下众人此时来到了山顶处,“拜见程前辈!”众人见是程咬金,纷纷行礼。“你们听我说,我今日来此处,发现剑侠客六人似有元神复苏之兆,他们…很可能回来。”“真的吗,他们真的可以回来!”虎头怪很是兴奋,“那么前辈,我们应该做些什么?”逍遥生的语气中多了一丝急切,的确,作为生死与共的战友,互相信任的伙伴,他们比任何人都希望剑侠客他们能够回来。程咬金的眉峰紧锁,担忧道“他们的元神在封印蚩尤时被注入了玄黄无极阵中,本该魂飞魄散,消散于天地间,好在他们的命魂之玉在关键时刻留住了他们的一缕元神,才能让他们留住本体,化为石像。如今,这一缕元神在这一年里受到调息,但仍是无法聚集起来,想来…”他回头望了望身后那座半跪着的巨大石像,“是受到这蚩尤身上的戾气所致。”“那他们的元神难道就这样一直飘散吗?”龙太子上前问道。“办法倒是有,但有些危险…”程咬金看着众人,“稍有不慎,你们也会丧命于此。你们…”“前辈,”龙太子打断了他的话,“剑侠客他们是我们的伙伴,当年若不是他们自离元神,我们也不可能有机会修补天之痕,这是我们欠他们的,是天下苍生欠他们的,如今,他们有一线生机,我们怎么能袖手旁观。”“说得对,”一旁的逍遥生打开浩气长舒,正色道,“我们是天命之人,我们没不会丢下任何的伙伴,无论有多危险!”狐美人转首,紫眸看向逍遥生认真的侧脸,不自觉轻笑:真的是越来越可爱了。“既然这样,那你们且听好…”

第三章

“既然这样,那你们且听好,”程咬金面色凝重,“剑侠客他们是因为元神微弱,以至于被蚩尤的戾气压迫而不能聚集,所以,你们要将自己的元神分离出一半与其融合,以助他们的元神汇聚。”“前辈,每个人的元神都有自己独有的气息,我们若强行融合,难道不会被排斥吗?”英女侠问道,“不错,若强行融合,不但没有帮助,可能连他们仅有的一缕元神都会散去。”杀破狼摩挲着自己的下巴,蓝眸闪烁着几分认真。

程咬金赞许地看了看二人,“孩子们,拿出你们的命魂之玉!”众人面面相觑,手却快速地将各自的命魂之玉拿出。程咬金望着他们手中的命魂之玉,道“你们将元神注入自己的命魂之玉中,它们会将你们的元神汇聚成纯粹的元神之力,再将其导入他们六人的命魂之玉中,与他们的残元相融,方可使他们重新复苏。”

“那还等什么,俺们快开始吧。”虎头怪作势便要施法。“且慢,”程咬金拦住他,“分离元神,会使你们承受意想不到的痛苦,稍有行差走错便会丧命,你们…真的想好了?”龙太子回头,“飞燕女,你就不要和我们一起冒险了,这太危险了。”飞燕女不满,“我何时惧怕过危险,作为天命之人,我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了,经过噬天虎王一战,我才真正的明白了,我所惧怕的,是你离我而去。”看出她眼中的坚定,龙太子无奈地笑笑,一手握住她的拳,“你可不要后悔。”“当然!”两人相视一笑。“蛾子,你就别去了,有俺们几个就够了”“不要,舞姐姐从前对我可好了,我现在必须帮她。”“可是,分离元神会很疼的。”“我不怕,只要能救大家,我不怕疼,虎头哥你再拦着我,我就不理你了,哼~”“好好好,蛾子,俺错了,俺不拦着你了。”虎头怪一副被打败了的样子,转过头,看见气氛微妙的两个人,他走过去“逍遥生,你不和狐美人说些什么吗?”“说什么?”“你看你,人家一个女子,要冒这么大的险,你不去劝劝人家。”“可…可我是出家人啊。”逍遥生为难得收起浩气长舒,“出家人要心无…哎哎哎…”虎头怪不等他说完,一把将他推向不远处的狐美人。“狐…狐姑娘,你…”“劝我的话就别说了,人我是一定要救的,就不劳你费口舌了。”狐美人讲完,便向着石像走去,只不过,在转身的瞬间,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轻笑,“哎…狐姑娘…”逍遥生看着狐美人远去的背影,不知如何是好。虎头怪:……

第四章

“孩子们,准备好了吗?”程咬金问道。众人相视一笑,每个人的眸中都闪烁着信任的光,这是属于他们的默契。程咬金口中吐出几段话语,用法力将它们穿向远方,希望…你能快些赶来…“前辈?”程咬金回过神来,“开始吧。”

八人围坐成一圈,将六人的石像围在圈内,八枚命魂之玉自他们掌心飞出,在六人石像的周围徘徊,不一会儿,六枚命魂之玉从石像内飞出,形成一个圆,不停地旋转,发出彩色的光。八人的命魂之玉回到主人的面前,程咬金运转真气,为他们护法,众人开始分离元神。他们眉头紧锁,额上冒出豆大的冷汗,正经历着撕心裂肺,断筋抽髓之痛,“呃…”飞燕女忍不住闷哼出声,“飞燕女!”龙太子不顾自身痛楚,目光死死的锁在了那张冷汗密布的小脸上,“蛾子,你没事吧。”虎头怪艰难地转向身边的玄彩娥,“没事…我…撑得住!”玄彩娥倔强的抬起头,但颤抖的双臂暴露出了她所承受的痛苦之大。“集中注意力!不然你们都会魂飞魄散的!”程咬金几乎是吼出来的。

八道光芒一起通向了中央旋转的六枚命魂之玉,纯净的元神之力源源不断的汇入,许久,六枚命魂之玉迸发出能量,圈内八人皆被能量的波动所震,昏了过去,程咬金赶紧过去查看。六枚命魂之玉依次飞回石像之中,以它们所触碰到的地方为中心,石像的颜色渐渐变化,最终六个意气风发的少年站在眼前,为首的红发少年依旧是那副自信的笑容。“剑侠客,你们终于回来了。”

第五章

经过众人的努力,剑侠客等人终于苏醒。感受到阳光的一瞬间,剑侠客还是觉得不真实,等到模糊的实现渐渐清晰,他的紫眸猛得收缩,眼前是一副怎样触目惊心的景象啊:他的伙伴,躺倒在地上,毫无生气,这让他想起那场大战,那场损失惨重的大战。剑侠客怕了,他真的怕了,此刻他的内心只有一个念头:我不能再失去你们了!

身体先他一步做出反应,他几乎是扑到逍遥生的面前,“师父,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逍遥生,逍遥生,快醒醒,我是剑侠客啊!”又扑向一旁的龙太子,“龙太子,我是剑侠客啊,龙太子,我回来了,你起来啊!”随后苏醒的五人也对眼前的景象大吃一惊,冲向了昏迷的众人,“虎头,虎头醒醒,我是巨魔王啊,虎头!”“英女侠,英女侠,别睡了,我以后不吵你了好吗,你看看我,是我啊,羽灵神啊,我回来了,你快起来!”“彩娥,彩娥,我是舞姐姐啊,狐美人,飞燕女,我是舞天姬啊,你们快醒醒!”“狼,你怎么了,你看看我,我是蛮儿啊,天天来无底洞看你的蛮儿啊,你快醒醒!”神天兵来到程咬金面前,急切地问道“前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大家都变成这样!”(这里楼主有必要说一下,人设还是扑得比较对的,要么cp,要么兄弟或闺蜜,但我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人不够扑了…剑侠客一扑就俩男的去了,剩下的神天兵一开始想把狐美人或飞燕女留给他的,后来想想…还是算了…画风太尴尬,所以还是让他“理智”地去找程咬金了。)程咬金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他们没事。”又对众人喊道,“大家都冷静一下,他们没事,只是元神损耗太大,昏过去了。”突然,他对着一棵树笑道“空度师父,既然来了,为何不肯现身。”树上跃下一人,正是化生寺的空度禅师。“哦?化生寺的渡尘步,果然名不虚传,这么快就赶来了。”老僧双手合十,道“让程将军见笑了。情况紧急,老衲先行救人。”程咬金让出路来,“那就麻烦师父了。”

剑侠客等人退到一旁,“师父,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剑侠客忍不住问,程咬金看着他,长叹一口气,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告诉众人。“元神受损,时间一长就会有性命之忧啊。”神天兵担忧道。“没错,所以我先前传音于化生寺,让空度师父赶来,好替他们疗伤。”程咬金看向疗伤众人。谈话间,空度禅师已经收回法力,对剑侠客等人道“老衲已将他们的元神稳定下来,马上他们就能苏醒过来,不过毕竟他们的元神受损,还是需要调息一段时间。”语毕,昏迷的众人都苏醒了过来,“呃…头好痛啊。

逍遥生揉了揉脑袋,从地上坐起。“逍遥生!”一道蓝影向他扑来,他瞬间被抱住,火红的头发,腰间的酒壶,背上的蓝剑,没错,他回来了!“剑侠客!你真的回来了。”“嗯,兄弟,我回来了。”有谁知道,这一句“我回来了”包含了多少的思念。转而,剑侠客又扑向了一旁的龙太子…众人都沉浸在重逢的喜悦中:“舞姐姐!”“彩娥,姐姐回来了!”“老巨!哈哈,你可算回来了!来,俺们再来扳手腕!”“虎头,好久不见。”“蛮儿…”“狼,我回来了。”“你没事就好。”“英女侠~我回来了!哎…你怎么不高兴啊”“是吗?我很高兴啊。”“哪有你这样高兴的…”

入夜,众人回到长安,但他们都没有发现,一个蓝色的身影悄悄地离去。面向着皎洁的月,剑侠客靠在树干上,习惯地叼起草根,回忆着那抹紫色的靓影“大家都回来了,你要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你刺我的那一爪,我还没和你算账呢。”“算了算了,我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你这一次。不过…”剑侠客将手枕在脑后,“我真的好想你啊,骨头…”

程咬金望向窗外,看到自己的徒弟又爬上树去看月亮:如今他元神刚刚归位,这件事,还是先瞒着他吧……

第六章

因众人的元神不稳,他们都回到了各自的师门中修炼调息。一转眼又是一轮春夏秋冬,长安城的一座酒楼中,十四位天命之人又一次聚在桌前,“没想到,这么快又一年过去了。”逍遥生放下手中的茶水,不禁感叹时光匆匆。“大家的伤势现在如何了?”龙太子看向四周众人,“如今我们静修一年,元神已经大致恢复了。”依旧是平平淡淡的语气,但一侧的羽灵神感觉到,这语气中少了一份沉重,多了一份放松,终是没有了那晚在树上谈话时的严肃,他露出了笑容。“我们也是,”杀破狼与身边的巫蛮儿对视一眼,语气不自觉变得柔和,巫蛮儿回了他一个暖暖的笑。众人点点头,他们都恢复地差不多了。“剑侠客,你怎么样了?”逍遥生推了推一旁的呼呼大睡剑侠客,“剑侠客,剑侠客!”然而,对方并没有醒过来的意思。“让俺来,”虎头怪抡起虎爪,猛得扇向剑侠客的后脑勺:“疼疼疼疼疼,骨头,我错了,唔……哎,不对,是谁打我?虎头怪!是不是你!”剑侠客作势要扑向虎头怪。他没发觉,他叫出骨头的瞬间,所有人的眼中都闪过一丝悲伤的情绪……骨精灵,是他们所有人心中的痛…他们都明白,最痛苦的,莫过于眼前这个红发少年,朝夕相处的经历,他们不可能感觉不到他的变化,“剑侠客…”逍遥生担忧地看着他…

聚会过后,玄彩娥提议去长安街逛逛,众人表示同意。“那你们去吧,我还有事,先走了~”剑侠客搔搔后脑勺,打着哈哈,不等众人反应,驾云离去。“哎,剑侠客!”看着他远去的背影,龙太子等人眼里闪过一丝无奈,纷纷回过身去,“你…不去看看吗?”狐美人看了看身边一直望着远方的逍遥生,“啊…那你们…”逍遥生回头看看众人,又看了看挑眉看自己的狐美人,“好吧…各位保重!”驾上云的一刻,他转向一旁的狐美人,“狐姑娘…谢谢!”面上温度又不自觉升高,赶紧催动术法,驾云远去。狐美人愣住:他刚刚是在对我说谢谢?嘴角勾起一个狐媚的笑,想到他窘迫离开的样子“这书生,呵呵,真可爱啊。”

第七章

战神山顶,巍峨高大的蚩尤石像半跪向天地,他是三界的邪神,是上古的不败恶魔,两年前的三界之灾,全由他一手造成。正是如此的一个地狱修罗,他的头上居然躺着一个毛头小子…“骨头,我来看你了。”剑侠客喃喃自语,“没你和我吵架,我都快闷死了。”摸了腰间的酒葫芦,拿起来摇晃了几下,拔去木塞,让烈酒流入口中。他想起了樱花树下的那晚,她说她会在他心里,一直守护着他,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心这么痛…又将烈酒灌入,他想起她最后一次看他的眼神:不舍,悲伤,痛苦…“骨精灵…”眼眶渐渐蓄满了泪水,“对不起…我没能保护好你……”一滴泪砸落,在石面上映出一圈水印。肩上搭上了一只手,剑侠客回头,看见对方向他摇了摇头,“别自责了,骨精灵当时也是逼不得已…她也是为了保护你…”剑侠客的紫眸黯淡无光,“骨头她为了保护我,已经牺牲过一次了,可是…我…还是没能救她…”“剑侠客,骨精灵肯定不想看到你这样,你要振作……哎…这是…”逍遥生惊奇地看向剑侠客,他的命魂之玉发出异常强烈的光芒!剑侠客伸手去触,却被一道蓝光照得睁不开眼,待光芒散去,只剩下了逍遥生一人“啊,剑侠客!剑侠客!”四周无人回应,“糟了!得赶紧通知大家!”

在另一个空间里,“啊——”剑侠客从高处摔落,“哎呀,疼死我了…”剑侠客揉着自己头,环顾四周,“这是什么地方?”周围一片漆黑,只有他身旁的命魂之玉在散发着淡淡的蓝光。他捡起命魂之玉,命魂之玉脱离他的手,飘到空中,向着一个方向飞去,“哎哎哎,你去哪儿啊。”剑侠客拔腿追了上去……

“你说什么!剑侠客不见了!”龙太子焦急地上前,“我看到剑侠客的命魂之玉发出了一阵强光,等到光散去,剑侠客就消失了!”“那我们还等什么,赶紧去战神山找剑侠客啊!”羽灵神说罢,便扇动双翼,“等一下,”一只手拉住了他,“先不要冲动,我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羽灵神看着英女侠认真的脸,停下了动作,“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神天兵上前问道,“我们现在兵分两路:逍遥生,龙太子,飞燕女,狐美人,虎头怪,玄彩娥和巨魔王,你们前往战神山去找剑侠客,剩下的人和我一起去大唐官府找程咬金前辈帮忙。”“好!”众人得到指令,立即行动起来。

而剑侠客这边,一路苦追着命魂之玉,“哎,你慢点行吗,喂!你有没有在听我说啊!喂!…”命魂之玉终于停在一处,眼前除了一片黑暗,只有几块破碎的白骨在发出几乎看不见的紫光。突然,剑侠客的命魂之玉飞向碎

骨中,随之,碎骨中闪出一道紫光,剑侠客走过去翻看,“这是…这是骨头的命魂之玉!”此刻,在他的不远处,一道黑气渐渐地靠近……

第八章

龙太子等人赶到战神山顶,逍遥生带他们来到了剑侠客消失的地方,“大家在附近找找看,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龙太子提议道,“只能先这样了,大家分头行动。”逍遥生将浩气长舒放回腰间,走向别处,其他人也四下散开。“可恶,剑侠客到底跑到哪里去了。”虎头怪独自走向蚩尤石像的眉心处(注意,他们现在都在蚩尤石像上……莫名觉得画风清奇…)正好遇上从那里回来的巨魔王,“怎么样,有线索吗?”巨魔王如实摇头,“哼,要是让俺知道是哪个家伙绑架了剑侠客,俺就打得他满地找牙,连他亲爷爷都不认识!”虎头怪越说越气,一拳打在了边上的石壁上,“咔咔”石壁上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痕。“喂…虎头…你!”巨魔王已经愣在当场,虎头怪缩回拳头,看看裂缝,再看看巨魔王,指着那道裂缝,心虚道,“额…本…本来就这样…”巨魔王扶额,赶紧上前查看,确保没什么状况,这才放下心来,“你这虎头,我们好不容易封印了蚩尤,你这一拳打下去,要是又把蚩尤放出来,我看你怎么办!”“嘿嘿嘿,大不了俺再和那蚩尤大战个三百回合。”“你说得倒是轻巧。”巨魔王不满地看着他,虎头怪被他看得心里发毛,赶紧扯开话题,“老巨老巨,俺们快回去吧,不然等会儿龙太子他们要来找俺们了,走走走…”一边说一边拉这巨魔王往回走,“你啊…”

另一边,剑侠客正在为找到骨精灵的命魂之玉而兴奋着,他看着手中的命魂之玉散发着柔和的紫光,有一丝元神在玉中游走,与自己的命魂之玉辉映着,“骨头,你没死,太好了…”握紧手中的命魂之玉,细细的感受着它的温度,“骨头,这一次,我不会再放开你了!”他想起了自己复苏,“元神分离吗……”远处的黑气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剑侠客,好久不见,哈哈哈……”

入夜,众人回到原处,扫过大家失落的脸,逍遥生叹了口气。“大家先休息一下吧,”龙太子说道,转身又问身边的飞燕女“累吗?”飞燕女摇了摇头,一脸担忧,“不知道英女侠他们那里有没有消息…”“放心吧,会没事的,剑侠客那么厉害,一定可以逢凶化吉的。”龙太子安慰她,也安慰着自己,“但愿如此…”飞燕女靠在他的肩上,望向被云层吞噬的月:为什么我总有种不安感觉…

突然,七人的命魂之玉一同从他们身上飞出…

第九章

逍遥生等人寻找剑侠客未果,正当众人休息间,他们的命魂之玉自身上飞出,浮在空中,光芒大作,“这…这是剑侠客失踪前的景象!”逍遥生快速打开浩气长舒,挡住了眼前这道耀目的光。“到底是怎么了,命魂之玉怎会有如此异相。”巨魔王把手挡在眼前,他也受不了这刺眼的光。“不好!”龙太子感觉脚下一空,“大家小心!啊——”一瞬间,光芒散去,七人也不见踪影……

与此同时,剑侠客盘腿而坐,将命魂之玉放在身前,开始分离元神,“骨头,无论如何,我一定会让你重新回到我身边!”调动真气,开始将元神一分为二,随之而来的,是撕心裂肺的痛楚!“当初,逍遥生他们…也是这么挺过来的吗…呃……”元神在一点点输出,痛楚在一点点加深。剑侠客看着渐渐形成的紫色虚影,咬牙加快了元神的输送,纯净的元神之力源源不断的注入骨精灵的命魂之玉中。终于,那抹虚影清晰起来,一个紫衣少女,淡紫色的头发,额前一个骷髅的印记,却不失可爱,背后的一对小翅膀不停的扇动着,双眸紧闭…剑侠客强撑着要倒下的身体,死死地盯着少女的脸庞,少女的睫毛轻颤,缓缓睁开了眼。当剑侠客对上那双熟悉的绿眸,他紧绷的那根弦,断了。就一眼,他的视线便立刻模糊,泪,如决堤的水,肆意得打落在他的手上。他倒下了,重重地倒下了,嘴角却勾出了满足的微笑:骨头,你终于回来了…

最后的最后,他看到那双焦急绿眸,听到她在大喊:“剑侠客!”然后,便坠入了无底的黑暗之中。

第十章

骨精灵感觉到一股暖流:我在哪儿,我不是死了吗,这是哪里,好温暖…她缓缓睁开眼,眼前的一幕却让她心痛到无以复加:剑侠客看着她,泪水决堤,身体却如断线木偶一般,重重地倒下,嘴角却噙着一丝微笑…她的心仿佛被击碎,忍不住喊出声:“剑侠客!”身体先她一步做出反应,扑向了昏倒在地的剑侠客,但她的手,在触碰到他脸庞的一瞬间,穿了过去…“怎么会这样,”骨精灵看着自己的双手,“我…我只是一个元神…”她再一次颤抖着触摸剑侠客虚弱的脸,结果还是一样,“不!”她跪在了剑侠客的身边,想要大哭一场,只可惜元神无泪,她只能在心里肆意的流泪……

“哎呦!”“啊!”“疼死我了!”龙太子七人也摔落到这一空间之中:“巨魔王!你给俺起来!俺快被你压死了!”虎头怪大喊,他也真是够倒霉的,从高处摔下来摔得惨不说,还被和自己重量旗鼓相当的巨魔王砸中,结果…可想而知…“抱歉啊,虎头,我不是故意的…”巨魔王从他身上爬起,也把虎头怪一起扶起来,“你这重量,还不如让蛾子给俺一击巨岩破……哎…蛾子呢?蛾子!”虎头怪环顾四周,“虎头哥,我在这儿,”玄彩娥从半空中飞落,“蛾子,你没事吧?”“嗯,我没事,彩娥有翅膀,不怕摔的~”“呵呵呵,没事就好…哎,龙太子,你们没事吧。”虎头怪看向一旁的龙太子。龙太子低头看向怀中的飞燕女,“你没事吧?”下坠的一瞬间,他就把她拉进怀里,严严实实地护起来。此刻,飞燕女着急地从他怀里挣脱出来,拉起他左右查看,“你怎么这么傻啊,伤到哪里了吗,疼不疼啊…”龙太子拉过她翻看的手,笑着说“只要你没事,我就没事。”飞燕女心头一暖,“龙太子…下次不要再这样了…”“嗯。”虎头怪转过身,看似淡定地摸了摸鼻子,“逍遥生,你…”“啊——”逍遥生慌张地爬起,“狐…狐姑娘…我…我…罪过啊,罪过…”狐美人从地上爬起,走向逍遥生,妖媚地一笑,“怎么,都把我扑到地上了,逍遥生,你这佛门弟子,到也是性情中人啊,哈哈哈~”狐美人的笑声给是惹得逍遥生面红耳赤,直呼罪过。虎头怪愣在当场,随即转身离去,“嗯,我刚刚什么都没看到!”他自我催眠着…“虎头,过来,有情况!”巨魔王招呼着,众人听了,也纷纷靠了过来。他们的命魂之玉也像剑侠客之前那般,向着一处飞去,“走,大家快跟上!”巨魔王说道。众人快速的跟上命魂之玉……

另一头,骨精灵渐渐停止了悲伤,她冷静下来,观察着剑侠客的状况,胸腔还在起伏,说明他没有生命危险,

只是昏过去了。骨精灵终是放下心来,聪慧如她,她怎么会猜不到事情的经过。望着他虚脱的脸,“笨蛋,”不自觉地骂出声,“分离元神需要平心静气,你一下子输这么急干嘛,不要命了吗?”还是和以前一样,毛毛躁躁。骨精灵细细地看着,他还是她离开时的那个样子,两缕长发挂在耳边,眼前的红发潇洒地拨向一侧,土黄色的披肩平添了一股沧桑,他瘦了许多,看上去更加憔悴…“剑侠客,我好想你啊…”骨精灵喃喃自语道。

“哈哈哈哈哈,好感人啊,”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谁!”骨精灵顿时警觉起来,“骨精灵,你连主人都认不出来了吗?”一直徘徊在四周的黑气此时慢慢靠近过来,“你是…蚩尤!”“哈哈哈,没错,正是本座!”黑气越来越近,“你想干什么!”“哼,干什么?就是你们这些可恶的天命之人,把本座封印在此。如今,剑侠客元神大损,我何不趁此机会,彻底杀了他!”“有我在你别想碰他!”骨精灵挡在剑侠客身前,“你?哈哈哈哈,你现在不过是一个小小元神,本源已毁,修为已失,能耐我何?看招!”黑气向前袭去,骨精灵正面迎击,可惜,她只是元神,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黑气穿过自己,直逼剑侠客,“不要!”骨精灵几乎感到绝望。

“金刚护体!”

第十一章

正当黑气攻向剑侠客之际,逍遥生等人赶到,及时挡下了这致命的一击。“剑侠客!”众人看到昏倒在地的剑侠客,纷纷上前。“你是……骨精灵!这…”逍遥生看着眼前的紫衣少女,惊讶道,“现在没时间解释了,”骨精灵迅速地飞到剑侠客身边,“先救剑侠客,他元神受损,快撑不住了!”逍遥生听了,疾步走到他身边,“推气过宫!”眼下,那团黑气自是不甘放弃,又一次攻上前来,“妖孽,休得猖狂!龙卷雨击!”龙太子及时地催动法术,拦下了黑气,“大家小心,他是蚩尤的一魄,力量不可小觑!”骨精灵提醒众人,“什么,蚩尤不是被我们封印了吗?”飞燕女大惊。黑气发出轻蔑地笑声:“哈哈哈,你们现在在本座的体内,谈何封印之说。天命之人,新仇旧恨,本座与你们一起算!”说罢,又发动新一波攻势,“哼,蚩尤你少猖狂!”虎头怪提斧上前,“等等,”巨魔王拦下虎头怪,“你说,我们在你的体内?”“哈哈,没错,你们现在正在本座的体内!天命之人,受死吧!”一瞬间,四周聚集起大量黑气,将众人团团围住…

此时,石像外,英女侠众人和程咬金已经赶来,“怎么回事,”羽灵神环顾四周,“怎么不见龙太子他们?”突然六人的命魂之玉似乎受到了某种感应,向着蚩尤的石像去,“这…”“看来…他们已经知道了…”程咬金面色凝重。“前辈,到底是怎么回事?”杀破狼疑惑地看着程咬金。“没时间说这个了,”程咬金召集众人,“剑侠客他们现在可能有危险,我们要帮他们脱困。”“那我们该怎么做?”神天兵上前。“孩子们,听我说,”程咬金冷静地说,“你们把真气输入到命魂之玉中,激发它们的力量,和其它的命魂之玉感应,打开出口,才能救出剑侠客他们。”“事不宜迟,我们快开始吧。”舞天姬说道。众人开始施法…

逍遥生收回法力,“剑侠客。”红发少年悠悠转醒,“骨精灵…命魂之玉…”他四下摸索,寻找着骨精灵的命魂之玉。身旁的骨精灵终于忍不住,飞到剑侠客面前,“剑侠客…”少年半睁着眼,看着眼前的女孩,手伸向她根本摸不到的脸,他笑了:“骨头…你回来了啊…我很想你啊…”骨精灵看着他苍白的笑容,心疼得抚上她脸边的手(当然摸不到)“我知道,你先不要说话…你还很虚弱…”怎么办,好想哭…剑侠客终于摸到了骨精灵的命魂之玉,他牢牢地将它握住,“骨头,这次…我不会再放开你了…”“剑侠客,先别说了,”逍遥生把他扶起,一只手架在肩膀上。虎头怪一把劈开眼前的黑气,“这些东西怎么打也打不完啊!”“三昧真火!”一道火光袭去,几团黑气应声消散,“我们得想办法出去!”仿佛为了印证巨魔王的话,几人的命魂之玉再一次从身上飞出,在空中发出强烈的光,众人感到一股强大的吸力,正把他们带离地面,“别想跑!”

第十二章

正当龙太子他们将要精疲力尽之时,石像外的六人及时地打开了出口。正当八人随着即将离去之际,蚩尤的元神显现出来,“你们一个都别想跑!”他化作光球直逼上升的八人。眼看就要击中最底端的剑侠客和逍遥生,看着越来越近的光球,剑侠客此时却特别得平静,“难道…就这样结束了吗…”“砰!”眼前又是那抹紫色的身影,小小的,却挡下了蚩尤的攻击!(这里蚩尤是元神,骨头也是元神,所以是可以对抗的)“骨精灵!”剑侠客的紫瞳在看到骨精灵的一刻瞬间收缩,“你快闪开!不要管我!”但眼前人依旧倔强地挡在他的面前,阻止蚩尤靠近。“就凭你,也想拦住本座!”蚩尤不屑,加强自己的力量,将骨精灵的元神震开,“啊——”骨精灵被蚩尤的力量震伤,元神不得不重新回到自己的命魂之玉中,“骨头…”剑侠客看着骨精灵的元神化成光束回到命魂之玉中,紧了紧握着的手,“对不起…”对不起,又让你为我身陷险境……而蚩尤这边,因为骨精灵的阻拦,没能伤到两人,看着两人渐渐消失在光口处,不顾一切地冲了上去……

石像外,程咬金看众人平安归来,长舒一口气。“剑侠客!”逍遥生看着身边再度昏迷的剑侠客,不禁再度着急起来,“逍遥生,剑侠客这是怎么了?”杀破狼和其他人聚拢过来,看着脸色苍白的剑侠客,担忧道。“没时间说这些了,”逍遥生看向程咬金,“前辈,剑侠客元神受损,请您快带他回去治疗。”程咬金上前接过剑侠客,“交给我吧!”剑侠客无意识地靠在程咬金肩上,只有那只握有命魂之玉的手,紧紧攥着。众人离去的瞬间,一道血色的光从出第十三章

长安城,十三位天命之人紧跟着程咬金回到大唐官府内。

将剑侠客小心地安置好后,程咬金回头,“逍遥生,交给你了。”“放心吧。”逍遥生给众人一个安心的眼神,缓步上前,唤出浩气长舒,“推气过宫!”随即,一个红色的阵法在剑侠客身下形成,他的脸色渐渐好转起来。“前辈,您现在可以告诉我们怎么回事了吧?”趁着剑侠客疗伤期间,杀破狼上前,看着面色一直凝重的程咬金,挑眉问道。看着眼前目光坚定的孩子,程咬金长叹一声:“唉,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们了。骨精灵的命魂之玉和你们一样,在她自灭本源之际留住了她的一缕元神,但她是蚩尤的一部分,所以她的命魂之玉留在了蚩尤体内…”“那剑侠客他到底是…”虎头怪回头看了看床上躺着的剑侠客,打断了程咬金的话。程咬金看了看治疗中的剑侠客,无奈得摇摇头,“一切都是天意啊,剑侠客的命魂之玉和骨精灵的产生了共鸣,把他带进了蚩尤体内,让他找到了骨精灵的命魂之玉,而他在进行元神分离之时,他的命魂之玉又与你们七人的产生感应,把你们也带入了蚩尤体内…”说罢,忧心地看向剑侠客,“本来我看他元神刚刚稳定,打算晚点再告诉他,谁知他自己发现了,唉,天意如此啊…”众人听了,无不为之动容。

此时,剑侠客悠悠转醒:“骨头…”“剑侠客,你现在还很虚弱,需要好好调养。”逍遥生收起术法,劝道。四周众人也围了上来,剑侠客努力地撑起身子,一旁的龙太子忍不住上前扶他。背靠床框,剑侠客松开了一直紧握的手,掌心内躺着一枚温润光滑的盘龙碧玉,此刻这发出淡淡的紫光,“师父,骨头她被蚩尤元神所伤,您快看看。”剑侠客费力又不失急切地说道,程咬金拿起他手中的命魂之玉,观察片刻,重新把它放回剑侠客手中,“你放心,她只是被蚩尤的力量所震,调养片刻就好。”逍遥生上前,提出心中的疑问:“前辈,那为何骨精灵只能以元神示人?”“那是因为她自毁本源,肉身、修为尽失,”程咬金皱了皱眉,“如今若不是有命魂之玉恐怕她的元神也会散去…”“那我们该怎么办!”剑侠客几乎要从床上滚下来。一旁的龙太子适时地扶住他,“你先冷静一点,听前辈说完。”程咬金看着焦急的徒弟,内心暗暗感叹:唉,有了情人忘师父…“为今之计,我们得给骨精灵重塑肉身!”程咬金背过身去,“骨精灵的真身蚩尤头颅的一片碎骨,为历经上千年的不死白骨,但她自毁本源使其真身碎裂,如若想修复,恐怕是不可能了。”“什么!”这下,直接把剑侠客急得跳下了床,龙太子和虎头怪合力,好不容易才控制住了他,“师父,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程咬金转过身来,悠悠说地:“办法倒是还有一个…”众人黑线,“师父!都这种时候了你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大喘气啊,我可是病人啊!”“是吗?我还真没看出来,”程咬金挑了挑眉,继续说下去,“不死白骨要有上千年的沉淀方可生成,如今想从蚩尤身上取,怕是又会像上次一样,沦为他的傀儡。放眼天下,只有一个人和蚩尤有着一样的千年修为!”程咬金猛得看向众人,一字一句道:“轩-辕-黄-帝!”

第十四章

众人惊讶不已,神天兵问道:“前辈,轩辕黄帝不是在上古时期就逝世了吗?”“没错,但他的骸骨留了下来,经过千年的磨练,也成为了和蚩尤一样的不死白骨,而且,其骨充满上古神力,不会再受蚩尤戾气的影响。”程咬金自顾自倒了一杯水,一口饮下,说了这么多,渴死他了。“那我们要到哪里去寻找不死白骨?”巨魔王双手抱胸。“神木林,”程咬金看向房间一侧的巫蛮儿,“那棵被雷怒连根拔起的神树,树底下埋藏的正是轩辕黄帝的不死白骨。巫蛮儿,这次,要麻烦奎虎族长了。”巫蛮儿轻笑道:“没关系,只要能帮到骨精灵,师父是不会反对的。”她不知,她这一笑,让一旁的杀破狼看痴了去,冷冷的蓝眸此时也因为这一笑露出了暖意…程咬金看着气氛暧昧的两人:现在的年轻人啊,怎么一个两个都这样…面上不动声色地干咳一声:“咳…那个…除了肉身,还需要去天庭兜率宫的太上老君那处要一粒往生重归丹来,用于恢复骨精灵的修为。神天兵,舞天姬,这件事就交给你们了。”二人对视一眼,“没问题!”“既然如此,杀破狼,巨魔王,虎头怪,玄彩娥,你们随巫蛮儿去神木林取不死白骨;英女侠,羽灵神,你们随神天兵,舞天姬去取丹药;逍遥生,龙太子,飞燕女,狐美人你们留下,看住剑侠客。”“啊?师父你怎么这样啊,为什么要留这么多人看着我?”剑侠客哀嚎。“我怕你出去惹事生非。”程咬金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房间。“什么嘛,我才不会惹事生非呢。”剑侠客小声地嘟囔着。“既然这样,我们也回去休息吧!”龙太子转身对身后众人说道。“嗯。”于是乎,几位天命之人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客房内。

剑侠客起身,走到桌边倒了一杯水“没想到帮骨头塑肉身怎么麻烦,早知道就不把她带出来了。”“喂!我可听到了!”“噗——”剑侠客刚喝下去的水,全喷了出来。于此同时,骨精灵的命魂之玉里飞出一道紫光,化成一个怒气冲冲的紫衣少女,背后的小骨翼不停地扇动着,似表达着主人不满的情绪。剑侠客被她的突然出现惊得不轻,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立即换上一副赔罪的笑容,“骨头,我刚刚是说着玩的~”“哼!”骨精灵背过身去,诚然,她不吃这一套。“骨头,我真的错了~”剑侠客又换上一副可怜相,“你就看在我不顾死活地救你的份上,原谅我吧~”骨精灵扶额,这家伙真的是几天前拼死为她修复元神的那个人吗,不会是假的吧…“好了好了,我原谅你了。我要休息了,你睡地上我睡床。”剑侠客的脸顿时垮了,“凭什么啊,我才是病人哎,你一个元神就占我一张床,这…这不是欺负人嘛!”骨精灵辩解道:“我可是女孩子哎,你有点风度行不行,就不能让让我,你看看人家龙太子对飞燕女多好。”剑侠客干脆躺倒在床上,耍起了无赖:“我没风度,我没风度,反正我就是要睡床上!”“你!你下来!”骨精灵气急,“我不要!”“下来!”“不要!”“哼!”骨精灵气得背过身去。剑侠客起身,看着她生气的样子,不禁失笑:“骨头。”“干嘛!”没看到我在起头上吗!“过来。”哎?骨精灵愣住了,她回过身去,看到剑侠客对着她微笑,“过来。到我身边来。”他又重复了一遍。他的身边…等等,床上?!“你,你,你,你要干什么!”骨精灵紧张地问道。剑侠客无语:“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只是想让你上来睡觉,再说了,你现在是个元神,我又不会把你怎么样…难不成,你真的打算睡地板啊?那我也不介意…”“谁,谁说我要睡地板了!”骨精灵立即飞到床上,背对着剑侠客躺下,剑侠客看着她拘谨的样子,也笑着躺了下来。

“骨头。”“…嗯?”天啊,鬼知道她为什么这么紧张!“转过来。”语气似乎不容置疑。转就转,谁怕谁啊?骨精灵心里想着,身体却犹犹豫豫地转了过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放大的俊颜,紫色的眼睛正笑盈盈地看着她。还好元神不会脸红,骨精灵暗自嘀咕着。“元神…应该可以入梦吧?”“嗯。”问这个干嘛?“到我梦里来。”哎?!“什么?”“你,到我梦里来。”“为什么啊?”骨精灵还是没搞懂,“因为我想梦到你,”剑侠客的脸上出现少有的认真,“我已经很久都没梦到你了。”骨精灵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击中了,看着他恳求的眼神,她实在没办法拒绝,“好,我答应你。”“真的?那我睡了。”剑侠客兴奋地闭上了眼,“一定要来啊。”骨精灵看着眼前像个孩子一样的红发少年,忍不住笑了。

“笨蛋!”

第十五章

入夜,听着身边人有节奏的呼吸声,骨精灵估摸着时机已到,化成一道紫光,闪入了剑侠客的脑中……

剑侠客梦境中

映入眼帘的,一大片一大片的薰衣草,一眼望去,没有边际。骨精灵不禁沉沦在此美景中,“好美啊,”骨精灵兴奋地飞来飞去,“这是哪里啊…诶,等等…剑侠客呢?”骨精灵四处张望,看见不远处的薰衣草田中,立着一棵巨大的古树。猜测着剑侠客可能在那儿,骨精灵扇动着骨翼,向前飞去。

古树下果然躺着一个蓝衣少年,一头红发,像一团火焰一般耀眼,稍显瘦削的脸上,有着一双深邃的紫色眼睛,身侧的薰衣草花与其相比都显得黯然失色,一条土黄色的披肩,两边深蓝色色的肩甲,腰间系一条棕色的牛皮绑带以及一身随意的蓝色衣甲,看上去潇洒十分。此刻,他正左右把玩着手中的酒葫芦,“骨头怎么还没来啊~该不会…”剑侠客猛得坐起,“睡过头了吧?!”头上瞬间挨了一拳,“哎呀!”骨精灵转了转手中的拳头,不满道:“你才睡过头了呢!你以为我是你啊,整天不是睡觉就是惹麻烦。”剑侠客委屈地摸摸头,小声嘀咕着“我哪里惹麻烦了…”“什么?”“啊?没有,没什么,哈哈哈……哎,骨头,你能碰到东西了啊?”刚才那一下还挺疼的…骨精灵随手摘下一簇薰衣草,“是啊,在梦境里,我是实体,可以触摸到梦境里的任何东西。”“那还等什么,”剑侠客拉过骨精灵的手,兴奋地说“我好不容易梦到个这么美的地方,不好好玩玩怎么可以啊。”说罢,不给骨精灵任何反应时间,拉着她冲进了薰衣草田…

于是,薰衣草田中有这样一副景象:一个绝色少女在花丛中飞舞着,宛如薰衣草精灵,银铃般的笑声时隐时现,背后一个赤发少年在追赶着她,紫瞳中满是笑意;过了一会儿,少女又趴到了少年的背上,玩笑般地将一朵花别在少年耳旁,少年回头,与少女对视,两人的眼中都映着对方的影子,少女亲昵地将脸靠在少年的脸旁,少年则是满满宠溺地任由少女在背上胡闹,笑声不断地散落在他们走过的路上……

骨精灵静静地坐在一块草坪上,托着腮看着眼前美景。一双手从她腰间穿过,把她拉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中,“真好,”剑侠客把头靠到她的耳边,“好什么啊。”骨精灵被他的头发蹭得发痒,躲闪着。剑侠客紧了紧环在骨精灵腰间的手,按住了眼前燥动的小脑袋,说:“我还能这样抱着你,真好。”骨精灵回头看着他,轻笑一声,“哼,那我也不会让你看到我满脸皱纹的样子!”“那我就一直纠缠你到老!”剑侠客很无赖地说道,并用脸蹭了蹭骨精灵的小脸,“骨头,谢谢你回来。”“剑侠客……”

两人就这样相拥着,很久很久……
【四月论坛活动汇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29 16:42: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为青花瓷努力中~~   求支持 求点击率~~谢谢~~
北京2区卢沟晓月7月24日火爆开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21 14:36:47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很久,不错,不错,


我的流量你来报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1 14:59:31 | 显示全部楼层
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1 15:03:09 | 显示全部楼层
蟹蟹老板,更新更新,再来一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