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68|回复: 3

剑狐CP文《剑狐之酸不酸看脸》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9 01:41: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CP人气战
服务器: 山西区(雁门关)
游戏ID: 为保证玩家隐私,此选项仅论坛管理员、超级版主可见。
作品封面: -
男主角: 剑侠客
女主角: 狐美人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第一节
  卢国公府。
  剑侠客坐在程知节的虎威太师椅上,一手提着紫砂绣锦壶,一手端着老程的青花瓷碗猛灌了几口茶汤,自饮自斟,不一会儿功夫,就把一壶茶喝的只剩了茶饼。
  程知节站在一旁看着,直嘬牙花子。最后没忍住,心疼的说道:“好徒儿,这可是上好的蒙顶石花,真真儿的蒙顶山碎石园里采的,你这样喝简直是暴殄天物啊。”
  剑侠客打了个嗝,把茶具顺手搁在桌子上,扯着袖子擦了擦嘴,漫不经心地说道:“还不如我在国境口喝的绿酒甘爽。这刚回来,你急匆匆把我叫到你家来做什么。要是师娘做了好吃的,我倒是可以多呆片刻,不然我可要回去睡觉了。”
  “你这坏小子,明知我找你来就是有事,你这可算是直接回绝了俺老程?”程知节差点动了真火,“再说你师娘堂堂宿国夫人,真成你的厨娘了不成。”
  剑侠客根本不理程知节的茬,一本正经的问道:“师娘到底做了没有,你家厨子整的那些我可不吃,不和口味。”
  程知节黑着脸指了指后堂,道:“做了。都是她把你惯出毛病来了,前两天处嗣回来都没你这待遇。”
  剑侠客耸了耸肩,一边往后堂走一边道:“我程大哥又不在乎这些口腹之得。”
  “哼,那是,俺儿子要是像你一样天天吊儿郎当,俺一斧子把他腿敲断。”程知节刚要拿大公子的优秀事迹教育剑侠客,话头没落就找不到人了,气的狠狠薅了一把胡子,却不想疼得直咧嘴。
  碰巧此时,大唐官府首席弟子德如水,跑来找他汇报工作。
  程知节把德如水扯过来问道:“之前跟你说的那件事,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德如水行礼道:“师傅,早就办好了,重点是剑侠客那里你说通了么?”
  “这就是他的命,宿命也好,使命也罢,由不得他不同意。”程知节老气横秋的说道。
  德如水瞅了一眼师傅,这老程铜铃大的眼睛快眯成了一条缝。自知这老头肚子里憋着坏水儿,没敢搭腔。
  程知节才不管德如水答不答话,自顾自的一指后堂,指挥道:“那剑侠客就在后堂,你师娘给你们做了些点心,你赶紧去与他同吃吧。顺便呢,你就把这个事知会给他。”
  说的轻巧!德如水头大如斗。果然,这程咬金自己使唤不动剑侠客,是要拿自己当枪使,还说什么师娘给“我们”做了些点心。这些点心给谁做的,我德如水心里还没点那啥吗。果断装傻,保持沉默。
  “唉,快去啊,愣什么,一会儿点心没了,你可别赖我没告你。”程知节催促道。
  “师傅,徒儿还有其他事情要忙呢,要不点心我就不吃了。我先回官府了。”德如水尝试找借口逃跑。
  程知节哪能如他所愿,眯起来的眼睛当时就瞪圆了。
  “叫你去你就去,其他事情全部放一边,这可是关系三界众生的大事。你作为我大唐官府的首席弟子,叫你去指派个人做点事,你推脱什么。”程知节干脆把话挑明了说。
  德如水哀叹一声,心道:这你也得看指派的是谁呀,我要不是早入程门三年,虚长了几岁,这首席哪能轮到我当。那剑侠客,习武两载,同门无出其右;三年半,顺手拿下武进士;五年刚刚出头,喝多了酒跑去华山论剑,一柄柳叶刀尽败三界豪侠。我德如水见了他比个跟班都不如,压力大呀。更何况那剑侠客性格懒散,最怕麻烦,根本就不会给我开口的机会。
  “师傅,我去找他有没有用,您心里还没个数吗?”德如海为人踏实敦厚,可是程知节楞要难为老实人,说不得也要顶撞一回了,“那剑侠客的性子你也知道,虽然散漫,却最重情义,很有些担当。这事还得你去跟他说。以前你叫他做的事情,什么比武,什么论剑,哪次他也都说不去,最后还不是全部赢得漂漂亮亮,狠狠给咱们官府赚足了面子。 ”
  程知节把自己扔进太师椅,长叹一声,那椅子吱吱乱叫,一副要散架的样子。老程毫不在意,满脑子都是这次的任务,和注定要完成这个任务的人,剑侠客。
  “你去吧,这件事回头再说,我想静静。”程知节窝着身子,沉着的脸隐在阴影里,教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德如海弓身行礼,退了出去。
  国公府后堂,剑侠客向师娘行过礼,提着点心盒跑到后院,自顾自的吃了起来。可这秋风飒飒,落叶飘飘,却不是品尝美食的就景。那凉风里,黄叶中,总有个倩影晃动,恍惚间,他像是又回到境外的那个傍晚。
  “嘿!”一个声音自剑侠客身后响起,明显是想要吓他一跳,他却丝毫不为所动。
  “真没劲,”逍遥生合起扇子,坐在剑侠客旁边,抄起一块点心扔进嘴里,挑眉笑道,“还是跟着你能享到福,师娘都多久没有亲自下过厨了。”
  “嗯。”剑侠客应付的回了一声,神情落寞。
  逍遥生见他心事重重,伸扇子戳了他一下,问道:“这是怎么了?消失了几天,回来就成茄子了?”
  “什么?茄子?”剑侠客好容易收回心神,逍遥生的话他都没听全。
  “哈哈。”逍遥生干笑两声,叹道,“霜打的茄子,蔫了呗。这下问题大了,遇上什么事了,能把你剑侠客为难成这个样子。”
  剑侠客打起精神,甩给逍遥生一个白眼,叉开话题道:“天塌下来我大不了躺下,自有个子高的扛着,跟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我会为难?走,天也快黑了,喝花酒去。”
  “哦。”逍遥生站起身,忽然惊呼道,“喝花酒?不是去长安酒馆吗?花酒可不能喝,你不怕让燕子给知道了。”想到飞燕女听说他们喝花酒的后果,逍遥生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
  “呸,是你怕吧?你别什么事都推到我身上。”剑侠客收拾好餐盒,啐道。
  逍遥生蔫蔫的说:“人家燕子那么喜欢你,也是你去喝花酒人家才会生气......”
  “得了吧你。”剑侠客直接戳穿道,“她是我表妹,妹妹。她崇拜我武艺高强,玉树临风,这不是很正常吗?那也仅仅是对强者的崇拜和对哥哥的亲情。你个呆子有什么心思全程府都知道了,就你还在这里装。”
  就在这个好兄弟面前,剑侠客才会这么随意,偶尔臭屁一下,表露下自己的傲气。说完也不管逍遥生唯唯诺诺欲拒还迎的糗样子,拽上他直奔留香阁。
  “哎哎哎,慢着,你哪来的钱去喝花酒,我可是穷人一个!”逍遥生脚不着地,依然挣扎着说道。
  “你以为我这几天去干什么了,为了赚酒钱,走了趟镖。再那么多废话,花酒也不喝了,给你拔光了毛扔去化生寺当和尚。”剑侠客拎着他衣领道。
  遏云歌响清,回雪舞腰轻。
  留香阁上惜玉轩,玉人琴瑟秀可餐。游侠停盏思不驻,琴音何如水潺潺。
  小惜玉轻抬颔首,看了一眼剑侠客,止住了坊谣。
  剑侠客一脚踩着椅子沿边,斜靠在椅背上,手里的酒杯搁在膝盖上已经晃了半晌。
  逍遥生早已喝的两颊潮红,双眼朦胧的嚷嚷道:“唉,惜玉姑娘何故停了琴声。”
  小惜玉微微一笑,轻叹一声,没有搭腔。素手轻抚,曲风忧伤。
  “千年情,千年愁,千年愁情情不休。
一川草,满城柳,不填方寸空悠悠。
既相见,却相望,明知离索错错错。
人如露,话莫休,莫说天凉好个秋。”
  小惜玉收琴起身,微微一礼,扶着睡倒的逍遥生出了惜玉轩,轻轻闭上房门。
  门外是轻歌曼舞,门内是静谧虫鸣。
  剑侠客喏喏的念道:“莫说天凉好个秋。天凉,好个秋。”心脏倏然收紧,呼吸急促起来。
  猛地把杯中的酒灌进喉咙,剑侠客起身推开窗子,纵身一跃,飞檐走壁而去。
  洪州。朝阳初升。
  热气腾腾的担子面上桌,拿定主意的剑侠客心情开朗了不少,一宿未睡的他,精神倒还算不错。
  “少侠,前些日子刚从境外回来,这又连夜赶来,是有什么急事吧。”面摊这时只有早到的剑侠客一位客人,店家搭了毛巾,坐过来找他聊些闲天。
  剑侠客支支吾吾应付了一句,店家却不闲嘴:“听说最近三界不太平,蚩尤恶神要卷土重来,少侠可是为这事奔波?”
  剑侠客停了筷子,有些惊奇的看了那店家一眼。很普通的一个老汉,竟然知道蚩尤恶神。
  “少侠莫要奇怪,我老汉在这国境口开了这么多年面摊,来往客人繁杂,总能听到点小道消息。我不懂那恶神到底是什么来路,只是担心这洪州地处偏远,会遭战事祸乱啊。”那老汉长叹一声,瞅了瞅自己的小摊子,面有不舍,估计在合计着要不要逃跑。
  剑侠客随口劝道:“那些大事自有能人应付,与我们这些升斗小民关系不大,要是他们都解决不了,天下之大,逃到哪里又有什么不同呢。我也只是走个镖,赚点幸苦钱,不大爱关心那些够不着的事情。”
  老汉佩服的笑道:“还是少侠心宽。也对,够不着,我也是闲操心。得嘞,我去给少侠拾掇盘小菜下酒。”
  剑侠客谢过店家,心里想起程知节把自己叫去程府的事,想说的八成就是这蚩尤恶神的事情吧。
  蚩尤恶神自五百年前被封印,三界就一直没有放松警惕。自己虽然一直抱着事不关己的态度,但是也能看出来各门派的氛围都有些过于紧张了,怕是那恶神马上要有些大动作。
兵来将挡吧,剑侠客眼前就有烦心的事,哪有心思去理会那些有的没的。放下面碗,喝干绿酒,撂下铜钱,长身而去。
  一路无话,剑侠客匆匆赶到盘丝岭,已经又是傍晚了。
  抬眼望去四季花,千株千颗斗穠华。
  不愧是盘丝岭。
  盛传,这里乃是后羿射落的九乌之一坠地之处,九团太阳真火化作九处温泉。此处温泉叫濯垢泉。盘丝岭内,一气无冬夏,三秋永注春,就是这濯垢泉的功劳。
  “正是妖仙寻隐处,更无邻舍独成家。唉,自己的心,就是被拴在这里了。”剑侠客苦笑一声,踱步入岭。
  数日之前,剑侠客闲散久了,花光了酒钱。兴之所至,跑去长威镖局揽了个营生。镖局知道他武进士的厉害,派了一趟远镖。剑侠客也不挑剔,灌满了酒壶就走。行至大唐境外,酒意上来,误入盘丝岭,朦胧中,竟邂逅一女子。
  他没有逍遥生那般文采。只是知道,那双眼睛的神韵,勾魂摄魄;那抹浅笑的风情,解雪融冰。
  他没有见过这个女子,却有种熟络的错觉,这种感觉让他心神恍惚。
  就在他苦苦回忆这熟悉的感觉从何而来之时,佳人已远去,唯路更添长。
【四月论坛活动汇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9 01:45:04 | 显示全部楼层
唉?这个帖子不能编辑吗?谁知道怎么编辑,这字弄得太大了,晃眼
山东1区临江仙8月7日火爆开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5 19:46:1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节
还沉浸在如昙花般惊鸿一瞥的怅然中,剑侠客不知不觉已经沿着小路走了不短的路程。直到繁盛的花树海在前方分开,眼前豁然开朗是一处悬崖。
漫步走出最后一棵淡粉色的花树,投入这酡红醉人的夕阳的怀抱,剑侠客确信从未见过如此瑰丽的景色。比酒更醇,比火更艳,比花更美。这是一种热烈的,热情的,燃烧着的美。明知夕阳欲归海,睚眦涩涩穷贪婪。
剑侠客第一次觉得,或许这世间真的有值得自己去追求的东西,像这美景,像这美……
“喂,好看吗?”轻而清,这一声淡淡的招呼,带着让人愉悦的笑意。
蓦然回首,朝思暮想的伊人就在身后看着自己,剑侠客感觉自己的心差点从嘴里跳出来。
她是坐在花树的树干上面的,还是那一身淡雅的素色长裙。细看之下,精致的挽边和绣工却显示着主人并不是一个衣着朴素随意之人。
只是怔怔的盯着她,剑侠客喉结颤动,终于还是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就在那里毫无顾忌的打量着剑侠客,女子悠闲的摇动着双脚,裙摆下一截细腻的小腿在夕阳映照中,闪动着宝石般耀眼的流光,晃得剑侠客微微眯起了眼睛。
“少侠二探盘丝岭,可是有何公干?”女子似乎对剑侠客的哑口无言丝毫不感到奇怪,略带调皮地张口问道。
剑侠客有些窘迫,移开盯着人家小腿的目光抱拳道:“额,我来此并无公事,只是……只是兴之所至,见贵地景色奇美,所以……所以……”
“少侠既然不为公事,莫非也是为我而来?”微微一笑,女子问道。
她坐在离自己几丈开外的树上,声音柔和如耳边低语,却字字清晰,这功力让回过神的剑侠客微微一惊。而且,这话说的也太直白了。可为何自己丝毫不觉得唐突,好像只要她这么说,就是理所应当一般。
再次抱拳一礼,剑侠客红着脸答道:“上次有幸一睹姑娘芳容,在下实在……实在有些……挂念,情不自禁又回到这盘丝岭,实不相瞒,确实是为了再见姑娘一面。只是不知姑娘芳名……”
那女子饶有兴趣的打断他问道:“你不认得我吗?”
“并不认识,在下从未来过这盘丝岭,只是押镖途中偶然闯入……”剑侠客急忙解释,怕人家会有什么误会。
可那女子对他的解释毫无兴趣,话锋一转,正色道:“少侠可知道三界将乱,蚩尤恶神即将冲出封印为祸世间?”
剑侠客没想到她会忽然问这样的问题,只得如实回答道:“蚩尤恶神之事在下只是略有耳闻,在下杯酒度日,性格懒散,并未过多关注。”
女子沉默片刻,笑道:“少侠中和任放,率性而为,小女子十分敬佩。师门尚有要事,小女子先行一步,若有机会,定当请少侠至门内把酒一叙。”
剑侠客如何听不出那女子话里送客的意思,只是那语气中带着深深的惋惜让他有些心焦,急忙上前几步高声说道:“姑娘且慢,在下……”
那女子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向后一仰身,自树干上翻身下来,脚尖扫过树枝,粉红的花瓣飘飘洒洒随着她落地,裙摆被风带起,滑过修长如白玉一般细腻的双腿,被她随手按住。
红花落地,剑侠客定了定心神,与那女子的目光相对,登时满脸涨红,恨不得转身自悬崖上跳下去。
原来那女子落地时便侧身看着他,一副略带羞涩的微笑中,毫不掩饰的是眼神中的戏谑。她就站在那里,一句话也不用多说,任谁都能看得出来她要说的那句话:“果然,男人……”
剑侠客长这么大,第一次知道什么是做贼被抓的尴尬。自己在人家翻身落地时,目不转睛盯着人家大腿看的样子,原来早就真真的落在人家眼睛里。女子的目光像炽热的阳光一样刺透他这幅臭皮囊,炙烤着他的自尊心。他本就是表面散漫,内心过份清高的人,可他自尊心越强,现在的处境就越是无地自容。
忽然,灵台之中嗡的一声闷响,剑侠客默念安神诀,生生将就要冲破喉咙的一口腥甜血气压下。
“锵!”的一声,长刀出鞘。
那女子后退两步,语调哀怨的说:“少侠这是嫌弃小女子招待不周,恼羞成怒要对小女子动粗吗?”
剑侠客没有搭话,慢慢收起长刀,表情落寞的说道:“姑娘何苦要戏弄在下。耳闻贵门派绝学勾魂、摄魄威力惊人,直取敌人心神,叫人防不胜防。今日得见,果然名不虚传。”
心中暗叹一声:前些日子路遇佳人,姿容妍丽惊为天人,那一抹浅笑,勾魂摄魄;今日自己莽莽撞撞跑来唐突佳人,又吃了一记真正的“勾魂摄魄”,只是此勾魂却非彼勾魂。今日这女子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都如同设计好一般,自己则步步入套,以致毫无防备便受了内伤。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
剑侠客长叹一声,转身就走,最后还是忍不住说道“今日在下若有冒犯之处,还请姑娘担待。只是前些日子偶遇,在下心心念念的是姑娘天造地设的风姿。殊不知,姑娘心计竟如此深沉。我觉得姑娘品性不差,还是不要有这么多算计的好。”
“哼,”那女子轻哼一声,冷淡地说道,“我心计如何,人品如何,不劳烦剑侠客你费心。却不知阁下堂堂武进士,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做——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剑侠客怎么听不出她在讽刺自己,可还是惊讶的问道:“姑娘竟然认识我?”
“哈哈哈,”女子掩口笑道,“阁下不认得小女子,才真的让人惊讶呢。”说罢,女子飘身离去。
剑侠客望着伊人离去的,心中五味陈杂。刚刚遇到一个心仪的姑娘,难道就要这样绝了念想吗?
怅然间,竟有一人自天上落地,那动作洒脱利落,朴一落地,便高声说道:“大老远就看见这盘丝岭站着个男人,原来是剑侠客,你也是来与那狐美人比武的吗?”
“你也认识我?你又是谁?”剑侠客打量了那人一番——夕阳般火红的头发,带着与生俱来的自信和骄傲,身背长弓,肩披彩羽,双眼熠熠生辉,目光咄咄逼人。
“我怎么会不认识你。”那人抱臂而立,朗声道,“虽然华山论剑我并未到场,可你使一把柳叶刀便拿下武林盟主,我光听着就跃跃欲试了。之前到大唐官府去寻你比试,你竟然不在,你们那首席德如水又太弱,连我三招都接不下来,今日得见,必要大战三百回合!来来来!”
“我不是来盘丝岭比武的,我也不会与你比试,天色不早,阁下请自便。”剑侠客若是之前听到有人去官府闹事,说不得要狠狠教训他一番,可现在正心烦意乱,哪有闲心陪他胡闹。
“你不是来盘丝岭比武的?难道你也是来向那狐美人提亲的?”这人心直口快,丝毫不理会剑侠客的心情,继续道,“那狐美人曾立下誓言,谁若是能斩杀蚩尤恶神,便委身下嫁,你这样跑来提亲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不如我们先大战三百回合,若是敌得过我,便可去杀了那蚩尤恶神,那狐美人自然就成了你的妻子。”
原来那姑娘叫狐美人,她竟然立下过这样的誓言?剑侠客心中又燃起了斗志,心情豁然开朗。若是如此,那这世间能斩杀蚩尤恶神者,非我剑侠客还有何人?
那红发武痴见剑侠客头也不回,急得拈弓搭箭,凌厉的箭气径直指向剑侠客后心。若是旁人,怕是已经被激得拔剑相抗,可剑侠客依然漫步而去,丝毫不为所动。
武痴两指捏的发白,终究是没有在人背后放冷箭的习惯,狠狠的松了弓弦,大声喊道:“你这剑侠客,避而不战,非英雄所为。我乃是灌江口二郎显圣真君座下,凌波城首席大弟子羽灵神。你若是想娶那狐美人为妻,就在封印蚩尤恶神之时与我相争。谁先杀了蚩尤恶神,谁才是狐美人的夫君,谁才是真正的三界第一!”
羽灵神。剑侠客心中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三界第一,我剑侠客若是有心取之,不是我说,在座的各位早在三年前就败了。可既然那狐美人有这样的誓言,为博红颜一笑,卢国公府怕是要走上一趟了。
翌日,日上三竿。
剑侠客狠狠补了一觉,养足了精神,漫步走进程府。
依然是坐在程知节的太师椅上,剑侠客神清气爽,意气风发,大手一挥,自信满满的对程咬金道:“之前你不是要派我去做个什么拯救苍生的大事吗?全都包在我剑侠客身上。”
程知节捋了捋胡子道:“你这臭小子终于开窍了?此事并非玩笑,你当真愿一肩承担?”
“那还有假?”剑侠客靠在椅背上道,“我剑侠客既然开了口,自然驷马难追。你忧我贪生怕死不成。”
程知节终于笑道:“哈哈,我果然没有看错你。既然如此,我已命德如水将应用之物准备妥当,你即日可以出发。你且先认真听俺给将各种细节给你详细讲解一番。”
剑侠客最烦这些长篇大论,打着哈欠打断老程道:“若是我都没办法斩那蚩尤恶神,那你说再多也没有用。你只管将我们大唐官府珍藏的霜冷九州取来,有此一剑足以。”
程知节摆摆手,皱着眉说道:“你这小子,自信是好,莫要自傲。我什么时候说过要你去封印那蚩尤恶神了?霜冷九州俺已经交予逍遥生,到时他会与三界精英共同前去对付恶神。你剑侠客另有别的要事。”
剑侠客当时一愣,从太师椅上跳了起来:“什么?逍遥生?你不是要我去斩杀蚩尤恶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 17:24:41 | 显示全部楼层
挺厉害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