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540|回复: 1

狼蛮《一路相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25 22:29: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CP人气战
服务器: 浙江一区
游戏ID: 为保证玩家隐私,此选项仅论坛管理员、超级版主可见。
作品封面:
男主角: 杀破狼
女主角: 巫蛮儿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Part1.
无底洞洞府中。
“奇怪,刚刚还在这里的,怎么突然就不见了?”墙角缓缓转出一袭浅紫色的身影——身着光亮华美的柔缎,头顶的发饰在清晨的日光下折射出的淡淡光辉,更是衬出佳人的楚楚动人。长若流水的发丝服帖顺在背后,微倾着头,背抵在斑驳的墙壁间,眉头轻皱,虽然还说不上倾国倾城,但这种独有的美丽,也让某人看待了。
“别乱动哦~”此声自然不是来自之前的身影。如此魅惑的声线,让人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狐妖,可这洞中又何来狐妖呢?
“什、什么……”背上感到一阵恶寒,似是铁质的物体抵着,虽然自己的修炼还没到极致,但能在他杀破狼丝毫没有察觉的情况下靠近的,也绝非一般的存在。
“小狼儿啊~你可该更主动点啊。”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一张微笑着的脸庞,让杀破狼心中一惊,还没做出什么反应,身体已经是不听使唤地从墙后飞出。
“哈,狼我找到你了!”依旧是那人畜无害的笑容,脸凑的很进,温热的鼻息让杀破狼只觉脸上有些瘙痒,却又不好去拨弄,只是瞪了一眼那个从中作梗的人——地涌夫人。
心理素质颇好的地涌夫人又怎会理会杀破狼的目光,自动无视以后便哼着小曲径自离开了。
“狼,你在想什么呢?”还是那个笑容,只不过此刻不知为何却凝固了。
“狼!”
一道强悍无比的气息直直逼近,杀破狼却是愣在了原地。
那道寒芒在距杀破狼只有丈许距离时,一道曼妙身影突兀闪现而出,磅礴气势如火山般在这一霎喷发而出,却又收归于一点,全身真气竟是瞬间倾泻而出,直接是将那道凌厉攻势震得消散而去,只不过在这时,那身影也是微微一颤,旋即发出一道低低闷哼后退了一步。
“蛮儿!”眼见蛮儿被震退,杀破狼总算是找回了自己的意识,不由得一皱眉,忙是上前扶住了她。
“狼,我没事。不过,现在可不是发呆的时候了。”蛮儿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无大碍,不过旋即也是脸色凝重地提醒杀破狼。
“杀破狼,快!我们抓紧堵上天之痕,之后再去帮蛮儿她们。”龙太子明白杀破狼在担心什么,但现在他们的首要任务是填补天之痕。
蚩尤的力量渐渐被玄黄无极阵压制了下去,可是这玄黄无极阵却是少了其他九人的力量,在力量不足的情况下强行开启阵法,自然是要付出巨大的代价,剑侠客他们此刻便遭到了阵法的严重反噬。
“咳咳……”六人之中法力最为高深的剑侠客此刻嘴角也已经溢出了鲜血,双腿不住地颤抖着,他甚至连站立都显得那么困难。
虽然阵法将蚩尤的力量压制住了,可仅凭六个人的力量要封印他实在是太勉强了,只要他们六人中任何一人的力量减少弱,蚩尤便能挣脱阵法。
“可恶!来不及等他们了,将我们的元神注入阵法吧!”剑侠客眼见阵法就快要压制不住了,也没等其他人回应,毫不犹豫将自己的元神注入霜冷九州,元神伴随着剑气一起冲入了阵法的中心——“也只能这样了!”其余的五位天命之人也没有丝毫的迟疑,哪怕身形俱灭,也要阻止蚩尤!
众人齐齐发力,在天之痕闭上的瞬间,玄黄无极阵——启!阵中的光柱将蚩尤吞噬,光芒散去后留下的只是一尊巨大的石像。
然而反噬效果比想象中的更加严重,虽然成功封印了蚩尤,但剑侠客他们的身体居然也开始石化了!
“蛮儿!”杀破狼撕心裂肺地喊道,他不顾一切地飞奔过去,然而,蛮儿的石化似乎已经无法阻止了。
“狼。”蛮儿微笑着看着杀破狼,没有一点点的恐惧。
“蛮儿……”此刻的杀破狼竟像个小孩子一样,眼泪止不住的落下,这可能是他一生中最无助的时刻了吧。
“狼,不要伤心,也许这就是天命吧,”蛮儿伸出还没被石化的右手,轻轻拭去了杀破狼眼角的泪水,“你要好好的活下去,谢谢你。”此刻蛮儿意识已经渐渐模糊了,想来可能是因为石化后意识被侵入了吧——“还有,我……”最后的两字还没有说出口,蛮儿便已经彻底变成了石像,口型只停留在那还没说出口的“爱”。
不觉打了个寒战,居然是又想起了那时候的事了啊,虽然已经过去数年了,却还是忘不了。
寒风萧萧,这夜晚的神木林确实是凉气逼人。虽有神木庇佑,此时却还是显出了一丝肃杀之意。
风不经意间吹动了那蓝衣男子的衣角,柔弱的月光透过这树林的缝隙间洒下来,只是树影随风而动,月光也是忽明忽暗,让人看不清他的脸庞。眉间透出的点点英气却是显出了他的成熟。
嘴角突然微微勾起,不为别的,只因为听得身后脚步轻响,几乎不用刻意地去辨别,她的脚步声,他已是十分熟悉。
“怎么了蛮儿,睡不着吗?”
来者调皮地吐了吐舌头,身影轻动,曼妙身姿在月光之下竟是显得如此动人,“嗯,来看看你。”樱唇微启,声音又是柔和又是清脆,动听之极,简单的几字,却是让人感觉心旷神怡。
“赶紧回去吧,天冷。”回身微微一笑,脱下了身上的外套给她披上,动作十分娴熟,竟是没有丝毫的多余。
“你啊,从来不知道让自己轻松一点。”女子又是上前了一步,月光恰好洒在了她的脸上,她肌肤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深黑的眼眸之中,自带着灵动活泼之气。
从身后环抱住了她,将头埋在她的发间,她身上总有一股栀子花的清香,犹如她一样的清丽迷人。
虽然不是第一次,但她还是有些慌乱,在遇到这种事的时候,她总是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不过她也并不反感这怀抱,尽管是不带一丝温度,甚至有些冰凉,反倒是让她有些许留恋。
“真希望以后还能这样抱着你。”缓缓开口,虽然是十分平常的一句,只是在这此情此景之下竟显得有些凄凉。
冰清玉手轻轻抚到他那略有些粗糙的手上,深知他在担心什么,只是紧了紧他的手,“蚩尤已经不在,我们会好好在一起的。”
“蛮儿,谢谢你,”杀破狼只是将脸埋的更深了,贪婪地嗅着他蛮儿的发香,“谢谢你一直陪着我。”
蛮儿微微一怔,旋即脸上却是浮起一抹微笑,“不用客气哦。”
寒风依旧凌冽,但两颗心之间的温度却在上升,点点温暖在这简单的拥抱中升起。
蛮儿突然觉得腰间一凉,忙是伸手按住了那双躁动不安的双手,微红着脸轻声道,“狼,你在干嘛!”
“你说的‘不用客气’啊,我这不是照办吗?”只是轻轻笑着,看着怀中人脸色的变化,杀破狼满意地点了点头。
“我……我先走了,明天还要准备很多东西呢。”蛮儿终于还是挣脱了杀破狼的怀抱,低着头跑了回去。
在捕捉到蛮儿脸上那一抹迟迟没有褪去淡淡的粉色后,杀破狼嘴角上扬了一个弧度,回身跟了上去。
Part2.
冰风谷已经很久没有像今天这样忙碌了,记得上一次这样的场景已经是二十多年前了吧?
银狼王站在城楼上,颇有些感慨,任凭寒风吹乱了他的头发,眼角微动,在不易察觉的角度晶莹的液体划过了他的脸颊。
如果你能看到此情此景的话,你大概也会很高兴吧?我们的狼儿,长大了。
“喂喂,那个灯笼挂歪了啊!白痴,这点事还要我亲自动手吗?让开让开!”
“还是那么精神呢。”杀破狼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自己的父亲就像是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也许能管住他的,真的只有她了吧。
“狼,你去帮下叔叔吧,我看他很忙的样子。”蛮儿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屋里走了出来,杀破狼连忙过去搀住了她。
“没事的,他就闲不住,倒是你,赶紧进屋休息吧,容易着凉。”杀破狼轻抚着蛮儿的头发,微笑着道。
“我没事啦,在里面太闷了,我就想出来看看,”蛮儿有点兴奋地蹦跳着,看来是真的闷坏了。
“傻瓜,当心点啊。”嘴上这么说着,手臂却是环了上去,把蛮儿紧紧护在了自己的怀里。
“等等,狼,你抱得太紧了……会被人看到的啊……”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蛮儿却还是不太习惯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样。
杀破狼却没有给她反抗的机会,只是抱得更紧了一点,头慢慢凑到蛮儿耳边,低语道:“明天你就是我的人了,还害羞什么呢?”
“唔……”听得这话,蛮儿无力反驳,脸上的绯红也是更深了一分。
还没来得及继续说什么,他的唇已经覆了上来,起初蛮儿还有些反抗,而后来,更多的是顺从和享受。这个长到让蛮儿几乎要缺氧的深吻刚结束,杀破狼便俯身将蛮儿横抱了起来。
“狼……你要干什么……”
“你说呢,娘子?”
杀破狼和蛮儿的婚礼安排在了未时开始,不得不说银狼一族的行动力真的是很高,上午还在紧锣密鼓地布置,却正好卡在了午时前全部搞定了,而这时候宾客们也陆续到了。不过嘛,在婚礼正式开始前还有一点点的小插曲。
众位天命之人作为伴郎伴娘自然是早就到了冰风谷,当然,该给的祝福肯定是要给的——
“哈哈哈,杀破狼,你们可算是结婚了。你说说看,当时我就看出来你对蛮儿有意思,你还不早点求婚。总算是忍不住了吧?老实说,是不是怕蛮儿被抢走了,确实啊,蛮儿这么可爱你还真得……唔唔!”“杀破狼,蛮儿,祝贺你们终于结婚了,”没有去管被捂住嘴的剑侠客,骨精灵只是白了他一眼,转眼换上了微笑,向狼蛮二人送上了祝福,“别管剑侠客那个呆子啊,他说话就那样,你知道的。”
“嗯,没关系,我的女人,我从来不担心别人会抢走。”杀破狼也只是回以微笑,剑侠客却是感觉到背后一阵恶寒。
“杀破狼,实在是不好意思,行程有点远,不方便带太多贺礼。”龙太子欠了欠身,略作一揖道。
“龙太子,你那叫不多吗?你是来砸场子的啊!”“羽毛你还是闭嘴吧。”巨魔王很不客气地给了羽灵神一拳。羽灵神则是可怜巴巴地看着娥子,希望她能帮他说说话。
“呃……羽哥哥,你还是听话吧。”连娥子也这么说,羽灵神表示很绝望。
“祝贺你,杀破狼。”说完便朝着杀破狼伸出拳头,后者一愣神,才慢慢也将自己的拳头靠了上去。
“怎么,以为我要打你吗?”神天兵哈哈笑着,杀破狼见状也是忍不住笑了出来,平日里如此严肃的两个人这时候倒是放松起来了。
“真是没个正形……”舞天姬无奈地摇了摇头,不过该给的祝福还是要给的,“蛮儿,祝贺你们了。”
“谢谢你,舞姐姐。”
其他天命之人也是在之后都慢慢到场了,然而,婚礼的准备工作也不是那么顺利啊!
这一身凤冠霞帔分量很足,蛮儿初拿到凤冠时,一度想要说服杀破狼把这身装扮给换了,可是杀破狼却只觉得蛮儿那一身红妆的扮相极美,非但没有换那身装扮,反倒是把这凤冠修做的更加华丽了,可是却苦了蛮儿了。
“我的脖子要被压断了!”蛮儿扶着凤冠小声抱怨。狐美人伸手弹了弹蛮儿的脑门:“蛮儿,变相的炫耀啊!”摸了摸手里那块丝绸的喜帕,乍一看不过一片红色,细瞧才能看清上面暗纹的鸳鸯,极是精致。
“我这是苦!”蛮儿撅了嘴,觉得被冤枉了,“骨头,我真羡慕你啊,就那么一顶凤冠,多轻啊!”
“得了吧,蛮儿,别身在福中不知福,杀破狼对你多好啊,看看这一颗颗的珍珠,看看这金丝银线的,全部都是货真价实的。杀破狼这豪气也只有龙太子能比得上了!”骨精灵感叹,“我头上那顶凤冠,小是小,戴着可没啥感觉,轻得能飘起来。我都在考虑要不要重新嫁一次了。”
“别别别,骨头,你可千万别。不然剑侠客非得拆了其他十三大门派不可。”英女侠笑言,斜眼看到在一边整理外袍的舞天姬,“一段时间不见,咱们的舞姐姐可是贤惠了不少啊。”
“瞎说什么呢,什么贤惠不贤惠,”舞天姬勾起一抹笑,“这些事总不能指望神天兵那个呆子来干吧?”
“啧啧啧,看到没,这就是贤妻良母的典范啊。”骨精灵捂着嘴偷笑道。
“可以换衣服了。”娥子总算是开口了,原来她之前的精力一直放在了内衬上。
蛮儿伸手套上了那件宽大华丽的外袍,娥子细心地一点点扣上颈上的盘扣。
“唉,可惜了,这么好一个姑娘,怎么就更了羽灵神了呢?”狐美人对娥子深感惋惜。
“狐姐姐,那你又怎么就嫁给了逍遥生呢?”娥子倒是不反驳,只是继续帮蛮儿扣着扣子,顺便反击一下。狐美人一时间也是被噎得说不出话。
几人从袖头到下摆,好好地整理了一遍,蛮儿瞬间变身美娇娘。身边的几个女生都发出了“啧啧”的赞叹声。
一切准备就绪,接下来就是拜堂了。
拜堂的过程倒是一切顺利,只不过按规矩,夫妻对拜结束后,蛮儿就该是回新房了,可却是挡不住那一帮八卦的人,非要把闹洞房的步骤提前,然后再灌杀破狼。否则提前把杀破狼灌醉了,他们还有什么可玩的。
认识狼蛮二人的几乎都很清楚,这俩人从小便认识,说小时候没有一点点暧昧,没有人会信的。 算算时间也已经有十几年了,在这个戾气横行,四处充满诱惑的社会,还真是相当地不容易啊。
眼下,宾客们自然是纷纷要求分享新人的恋爱史,新郎杀破狼浅笑不语,新娘蛮儿则羞涩地挠挠头,丝毫没有意识到,这个动作是不是会破坏那用了三个时辰才盘起来的发型。
禁不住众人的起哄,新娘终于开了口:“其实……其实是我暗恋他十多年……”
宾客一片哗然,真是大胆的女孩,暗恋一个人,能坚持十多年,太执着了。女人们敬佩地望着蛮儿,男人们羡慕地看着杀破狼,心说:哥们儿,太幸运了,要是这么个女人,掏心掏肺地对我,不出一年,我就举白旗了。还是您狠,楞是坚持了十多年不投降,不愧是千年冰山,定力够强。
只不过众宾客之中,有一人并没有露出像他们那样的表情,只是微微笑着,似乎是在看一场有趣的表演。
这厢,男宾们的眼神还没把杀破狼戳出几个洞,无辜的他也开口了:“其实……我也暗恋她十多年……”
“噗……”本来还只是微笑地看着这一幕的地涌夫人,见自己的弟子居然这么快就全盘托出了,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狼儿啊,为师教你的直接,你看来是真的领悟到了。”
“师父。”杀破狼嘴角微扬,眼含笑意朝着地涌夫人缓缓走去。
不知为何,地涌夫人此刻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不安的感觉……
“师父,徒儿很高兴您能来参加我和蛮儿的婚礼。”
原来只是来表示感谢吗?还好还好,接下来也就是敬一杯酒吧?这样想着,地涌夫人舒了一口气,此刻她完全没想到,杀破狼接下来的那一句话,竟是将她推到了众矢之的。
“只是,不知道徒儿什么时候能有幸参加您和二郎真君的婚礼呢?”
然后,所有人转火围攻地涌夫人,狼蛮二人顺利脱身。
Part3.
尽管也知道杀破狼要在大厅应付剑侠客他们这一帮人,可是这也太久了吧?
蛮儿不觉有些不耐烦,不仅仅是戴了一天的盖头感觉十分闷,那盖头还一直搔的她鼻尖痒痒,而且在床上坐了两个时辰,她的肩膀也是有点受不住了。杀破狼居然让她等了那么久,等他回来了她一定要好好找他问罪。
正这样想着,却听得门外一阵响动,刚想掀起盖头透一透气的蛮儿连忙将手放下,又整了整自己的衣服,继续端坐在床边。
回到房间,蛮儿坐在床边,看不到表情,但杀破狼明显感觉到了蛮儿的紧张,蛮儿的身体有一点发抖,而杀破狼不知道的是,除了紧张蛮儿还有一丝丝的兴奋。
蛮儿轻咬着嘴唇,想着杀破狼为何还不过来,心里暗想着等杀破狼揭开盖头了以后一定要好好审问审问他。
杀破狼缓步走到蛮儿身边,抽出先前藏在靴子中的红纸裹着的筷子。他踌躇了一下,这个时候他居然异常地紧张。他的手微微地抖着,他半蹲着身子,仰起头看到蛮儿微启的樱唇,居然有些胆怯,怕是自己动作太大,惊动了这眼前的尤物。但是也只得鼓起勇气把新娘头上那张盖头帕一挑,挑起了那张帕子,随手将它扔在了地上。
一阵粉香往他的鼻端扑来。他抬起眼睛偷偷地看了蛮儿一眼,他的心怦怦地跳动,几乎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深深吸了口气,怕蛮儿看出他的紧张、
一抬眼便对上了蛮儿清澈的双眸,尽管之前想象了很多次蛮儿今天的样子,但揭开盖头的一瞬间他还是呆住了,此刻他只想就这样看着她。本来就害羞的蛮儿被杀破狼这么盯着看,脸一下子就红了,“狼……别看了……快起来吧。”原本还想着责骂他几句的,此刻她却是害羞地说不出话来。
杀破狼总算还是找回了原来的理智,站起身,嘴角勾起一抹迷人的微笑,“还叫狼呢?娘子?”“你……你很讨厌哎……”蛮儿娇嗔道,脸涨得通红。
杀破狼也不再说什么,微笑着将自己的唇覆了上去。
浓郁的酒味慢慢侵袭了她的口腔,可是此刻她却不觉得有任何的厌恶之感,她只是轻轻地迎合着,迎合着杀破狼所有的动作。
“唔……”察觉到了杀破狼想要干什么,蛮儿紧紧地抓住了他那妄图要更进一步的右手。
杀破狼嘴角微微勾起,手中却是击出一道掌风,桌上的蜡烛随之而灭,黑暗中,一切动作都变得那么自然。
蛮儿渐渐也放弃了抵抗,试着继续去迎合他,杀破狼将左手轻轻枕在蛮儿的背后,右手却是开始四处游走,蛮儿的意识也开始有些迷离了。
只不过在外衣被褪去的一瞬间,蛮儿仍是下意识的想要推开杀破狼,杀破狼轻啜这她颈间的肌肤,留下淡淡红色的印记,哑着声音哄着蛮儿,“乖,我不会弄疼你的。”
蛮儿感觉好像很多蚂蚁在她心里身上咬,酥酥麻麻的感觉从颈间一直延伸到心里。蛮儿也没有拒绝,只是红着脸,她也知道杀破狼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此刻,她不该拒绝他。
感受到她的情动,他慢慢放开桎梏她的手,任由她的手臂自发地绕上他的脖子,唇舌缠绕间,两人俱是气喘吁吁。意识已经不受自己的控制了,只希望这一刻能够再长一点,能够一直这样,就好了。而有些记忆也在这个时候不受控制地从脑海中涌现了出来——
蛮儿微俯下身,将带着笑意的脸凑近杀破狼,两人几乎呼吸相闻,这才说道:“狼你又在想什么呢?”
杀破狼却是没有正面回答她,只是站起身,绕到她的身后,给她轻轻披上了外衣,说道:“虽然还有点湿,不过现在这个情况也只能先凑合一下了。”
又摸了摸蛮儿的头发,说道:“头发也还很湿呢,坐下等着,我去拿毛巾来。”
蛮儿自然是很听话地坐下了,感觉他还在生气啊,该怎么办呢?
因为自己的任性在晚上自己偷跑出去,结果又下起了大雨,他也是担心自己才会这么生气吧,可要怎么认错呢……
杀破狼看了看蛮儿,转身去拿毛巾。
背对着蛮儿稍微让自己平静了一下心跳,杀破狼这才走了过来,这小丫头太没戒心了吧。
走到蛮儿背后认真的帮她擦拭着头发,两人一时都没有说话。
擦完头发的时候,蛮儿忽然打了个喷嚏。
杀破狼眉头微皱,想要开口说蛮儿几句,不过相比之下现在还是赶紧让蛮儿的身体暖和起来比较好。
杀破狼起身准备下楼去叫店小二送些暖身的菜上来,蛮儿却拉了拉他的衣角道,“可是我现在希望狼你能在这里陪着我。”
蛮儿用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杀破狼,杀破狼轻叹了口气,这丫头这招倒是用的很熟练嘛,他也没有下楼,只是给蛮儿倒了一杯热茶。
“那么,把这杯茶喝了吧。”
“好~”虽然蛮儿平时也喜欢和杀破狼开些玩笑,不过这个时候她还是选择听他的。
“你啊,还真是长不大。”杀破狼宠溺地揉了揉蛮儿还带着些水珠的头发,苦笑着道。
“什么啊,我已经16岁了好不好……”听到这话蛮儿有些不服气了,不觉抬头挺胸,示意自己已经长大了。
“嗯?某种程度上来说是长大了吧……”杀破狼本来是正视着蛮儿的脸的,这时候视线却是微微向下移动了下。
“哎?什、什么啊,狼你这个白痴!变态!下流!”
“喂喂,我可从来没有想过什么下流的事情啊,我说是你好像长胖了啊,倒是你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唔……”听到杀破狼这么说,蛮儿低头打量了下自己的身体,真的有那么胖吗?明明小舞姐不久前还说自己瘦了的。
“开玩笑的啦,蛮儿身材一直都是很完美的。”杀破狼忍不住笑出了声,蛮儿总是这么好骗,每次逗她似乎都意外地很有趣。
“哼,我生气了。”蛮儿生气地嘟着嘴,转身背对着杀破狼。
“蛮儿?”虽然很喜欢逗蛮儿,不过每次她都不会真生气,不然他可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
“狼,你……阿嚏!”还没来得及说啥,一个喷嚏已是先出来了。
“怎么,身体还是没暖起来吗?”杀破狼这个时候也顾不得什么,连忙跑过去给蛮儿捂手。
“可是啊,狼……这个样子身体是没法暖起来的。”蛮儿努力保持着正常的口气说出这话,可说完的时候她脸上还是出现了一抹可疑的粉色。
“啊?可现在也没啥别的办法了吧……”杀破狼有些窘迫,毕竟这个时候两人其实并没有确立关系,只是青梅竹马而已,要更进一步的话,好像……有点不合适啊。
“没关系哦……如果是狼的话……没有关系。”
“啪嗒!”
杀破狼一瞬间感觉自己脑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断了,甚至有种自己掉线了的感觉,不,不对!这个时候可不能掉线啊!
杀破狼马上找回了自己的理智,走到蛮儿身后,双臂缓缓环抱住了蛮儿,俯身在蛮儿耳边低语道:“蛮儿,要是不舒服的话就跟我说吧。”
“杀破狼还是这样体贴呢,”停顿了一下,笑眯眯的说出了杀伤力十足的话“我最喜欢杀破狼了呢~
现在这种情景说出来,实在是太犯规了吧!杀破狼此刻只在心中这么默念道。
不过杀破狼可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嘴角微微勾起,那笑容中带着一丝的狡黠。
杀破狼直起身,一手搂住蛮儿的腰,一手托着她的后脑,蛮儿顺势踮起脚尖,两人便是吻在了一起。
那一刻,杀破狼感觉自己的理智快要彻底崩塌了,蛮儿真的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唇分后,蛮儿靠在杀破狼怀里,身子软软的,眼神迷离,湿润的嘴唇半张着,胸口因为正在大口的呼吸而一起一伏,杀破狼的身体自然也是有了些微妙的反应,毕竟这样的蛮儿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
“狼你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大色狼呢……”脸上的红晕迟迟消退不下去,蛮儿将脸紧贴在他的胸口,感受着他胸口的温度,她很安心。
“这样的话,你以后可要多多小心了哦,毕竟,我也已经长大了啊。”
“那你可要一直陪着我长大哦。”
“一定。”

【四月论坛活动汇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 14:04:59 | 显示全部楼层
加油加油加油!
北京2区卢沟晓月7月24日火爆开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