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4846|回复: 22

[小说] 【短篇】红莲【完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9-26 23:08: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红莲




她从地狱而生,烧尽灵魂之物。



——题记

上篇·莲醒





“吾以汝主之名,唤醒汝。”空灵的声音从无尽的黑暗之中传来,惊了一池冥水。




黑暗是形容阴曹地府最合适的词语了。而黑暗深渊是什么?除了阴曹地府的执掌者,其他人都是一无所知。曾经有不怕死的小鬼去了那无尽的黑暗,再也没有回来。判官的生死簿上这小鬼的来世全部消失不见。至此,所有地府之人皆知那是地府的禁地,禁地里有什么?何人知晓?怕是连地藏王都快忘记那是什么了吧。




站在那冥水池边,小丑鞋湿了,不知道是沾了冥水,还是染了血水。




“汝是何人?”池中隐隐现了红光。




刚刚那空灵声音的主人,处变不惊地回答:“吾是汝主,红莲,汝该醒了。”轻轻的叹息,却扰了一池水的惊动。




冥水的拍打,溺过了少女的鞋子,身后的骨翼仍然不为所扰地淡然煽动着。




“汝算何人?竟呼吾之名!”一道红光劈来,而少女却不躲,红光擦过少女的脸庞,让少女的面纱随风而逝。银雪的发,骷髅的痕,幽绿的眼,明明应该确信了,它却偏偏不敢信,而现在,那闪着光的虎牙,终于让它信了,“你来了。”




远古的预言,它还是醒了。




大殿后在为新入门弟子指点且给已经入门弟子安排任务的地藏王,转头看向某个方向,透过层层,好像正能看见那一人与一物的对持。她终是回来了,是福是祸,终是躲不过。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但愿,此行是福。之后,他如往常一样指点着弟子们。




红光渐盛,照亮了一池如墨的冥水,“我等你很久了。”那发光之物哀鸣着,似诉似哭。




“我不是来了吗?”她踏出一步,又一步,慢慢地走向那冥水池的中央,冥水盖过脚、腿、腹、胸,甚至淹至她的脖子,她还是坚定地望着发光之处,那是它,她的挚友啊。




冥水池中有何物?其实除了地藏王,还有一个人知晓,便是她。她从小在池畔长大,怎会不知那池中养的是何物,吸血的怪物罢了。她依旧是笑,笑靥如花地走向它。




它在哀鸣,它的红光已经溢出了冥水池,水底的怪物离它远远的,它看着她忍着痛,骨翼的扇动频率在减弱,她的呼吸也越来越近。




“不!”它嘶吼着,看着她笑着被怪物一点点拖下水,它好心痛,好心疼,它是不是忘记了什么,是吗?




“没事,阿莲,我没事。”那记忆中的声音如约在耳边响起,少女只有几根发丝在残留在池面之上。




“砰!”红莲已醒,天下可乱?睁眼,血色之眸染了一池的水,没有遮掩的身体,也浸入了冥水之中,幻化的女孩朝着她来的方向走去,那是她的主人啊——血。




血红的池水,换来的是女孩将少女拖上岸,抚开少女杂乱的发丝,那惨白的脸,与记忆中的脸,一模一样。刻入心的容貌啊,吾主,吾已醒。




红光绕着两人,少女开始浮空,那骨翼却是静止不动,骷髅之痕渐渐入血,身上的骨链泠泠作响,还有那红光开始上下飞舞,幻化的女孩消失了,红光还在修复少女身上流血的伤口,顷刻,少女的肌肤宛如新生。




少女睁眼,碧眼一双,右手一握,那是什么?暗暗的红,淡淡的血腥味儿,一柄盛开了血莲的红莲之主。




她究竟是何人?




她从地狱而生,所之为何?




只为烧尽灵魂之物。




我的血。你回来了,就好。




右手的圣物微微颤抖着。




中篇·莲绽


长相思,在长安。


长安,盛唐国都。除了那妖怪遍布的大雁塔,还有九五之尊李世民的居所皇宫,仅剩云来酒楼可以大致观览长安盛景。


一醉方休,一梦可思?醉生梦死,唯有烈酒,究竟是思还是死,怕是那酿酒的人也不清楚吧。


云来酒楼二楼,不,那是云来酒楼的屋顶,小丑鞋一晃晃的,酒香四溢,一饮,半坛酒。只不过,喝酒的不是什么壮汉,也没有配什么五斤牛肉,唯有在艳阳之下,银发飞舞的女子,骨链泠泠,即使喝了最烈的酒,清明的双眸盯着整个长安城。


今日的长安,红锦满城,听闻那红锦从国境中金山寺旁的紫竹林铺到了城中赫赫有名的大唐官府,还遍及了月老祠。呵呵,这排场还真够大的。


“你竟然在这里喝酒?”夜莺之音,在耳畔响起。银发的女子往声源处将手中的酒坛丢向,然后张开双臂躺在瓦砾上,刺眼的光灼了眼,不由地闭上,至于有没有想什么,怕是只有她自己知晓了。


“堂堂酆都女王竟然躲在这里喝酒。”这一次不再是疑问句,“血啊,你想什么呢?喜欢就抢不是惯例吗?”


血?那个前些日子因为取了神器红莲的酆都女王吗?阴曹地府那个万年不见人影的首席大弟子?单名为血,不知真名。


血闭着眼,不答。


“当初龙四大婚,你怂恿我大闹水晶宫,怎么,现在轮到自己,不敢了?”


“烬欢,我和他与你和龙四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了?你情我愿的!”原来这夜莺之音所有者是那鼎鼎大名的女儿村的村中一霸——夜烬欢。


怎么不一样?呵呵,自己怎么会不知道。他根本不知道啊,他不知道那时的人是谁啊,他爱上的也不是她啊。何必呢?当初为了不像盘丝洞的白晶晶师傅一样为情所困,自己毅然投身地藏王绝情绝欲,就连孟婆汤都喝了,可是又能怎么样呢?妖,剔了骨,喝了孟婆汤,都忘不了,反而让自己历劫之时又重遇那个孽债啊。


大唐的骠骑将军配上九天神女还是那紫竹林的落迦玄女,这双欢喜人,她这个不欢喜的何必要去添堵呢?


血起身,睁眼,看着旁边刚刚才坐下的夜烬欢:“如果你不希望龙四把你关起来,我劝你这酒别喝了。肚子里的那个,我怕是看不见了,至于她的周礼,拿着这只镯子去无名鬼城找鬼将军要吧。”拍拍身上的尘土,她一跃而下。


霞光布满长安城的上空,城中那些不谙真相在等那浩大的迎亲队伍的寻常百姓皆以为这是天降瑞色,更加觉得欣喜,这是天作之合啊。


“阴曹地府,血,来贺大唐将军与九天玄女大喜。”天空上传来的声音,随着红色的霞光伴着那迎亲的队伍一路,“道是无情却有情,从来最苦是相思。没有厚礼,薄礼而已。此最相思赠佳人。”白光乍现,那物飞进了喜轿之中。


“阿梦!”白马上的人儿紧张地回头,呼出声来。


而轿子之中没有声响,停下来的队伍,隔了许久等了一句千里传音:“谢酆都女王厚赠。只是不知这天家之物为何沦落妖邪之手?”


没有应答,唯有那渐渐消散的霞光。妖邪?何为仙?何为妖?只不过是世人那一面之词,那心魔所致罢了。


至于那喜轿子里鸳鸯盖头下是一张盯着手中染了自己鲜血的雪白飘带而狰狞的脸,喃喃:“血?终有一日,必要用你血祭我神物。”紧紧握住。


至于策马返至喜轿边的男子,堪堪勒住马:“阿梦,没事吧?”


“没事。继续吧。”听见那声回答,男人若有所思了片刻。


“走吧。”终于,队伍重新开始动了起来。月老祠已经准备多时。


分分合合,寻寻觅觅,他终于找到那个在突厥边境救他一命的女子,他怎么会放过?


可惜,他不知道,那时他听闻的翅膀摇曳之声,不是那羸弱的蝶翅,而是那鼓鼓作风的骨翼;至于那泠泠的饰物碰撞的声音,也不是紫竹林的念珠,而是黄河碧落,九泉之下的白骨链子;那银丝成雪,不是偶尔放下发簪散于肩头的玄女髻,而是及耳的满头雪。


世事难料,有何难料。


冥河之中,那枯败的莲花开始绽放,这是命中注定的结局。


我们无缘,无情,所以,我可以肆无忌惮地闯那寒冰烈火之地,为你取那凤羽龙胆,也好。血,看着手中圣光中弥漫着血气的红莲,她笑了。



下篇·莲烬


朵朵血花绽放在那寒冰之上,可是一阵白雪覆盖便没了痕迹。呼啸的风,满天的雪。整个世界都是黑白分明的,唯有她,熠熠发出赤光的红莲衬着已经像化作冰雪的她。


不远处,一人一枪站在了龙窟的入口处,那是守龙胎的蛟龙——降龙。


“我可以放你进去,念在你之前救我一命,血。可是,值得吗?你知道的,如果你挖了龙胆,神龙会降罪于你,即使你当初救了他。”降龙看着眼前已经取了凤尾,杀红眼的人儿。


人儿一言不发,睁眼,墨绿色的眸子早已染成了血瞳。凤尾?凤凰的烈火又如何?为了那个人,怕是现在的自己就连地狱之火都能趟过去,还是那种不会喊痛地走过去。


“只取胆,不伤它。”随后抬腿,飞驰进入龙窟。即使没有降龙的阻拦,怕是龙窟里面也是艰险重重。


天兵、天将、祥瑞之兽……尸横遍地。三步一杀,七步一灭,步步滴血,染红了冰雪覆盖的龙窟地表,染红了那曾经葬于此地的累累白骨。


“血,你来了。”清澈的冰谭之中,盘着神龙,“你要的,我给你。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你说。”


“冰封,守我千年。”


“好。”眼睛不眨,一声回答,决定了之后的结局。这是命吧,也好,千年以后,应该会忘了,“三天后必为你守千年。”


取了凤尾与龙胆的她不顾一身北俱芦洲冰雪之气,急急忙忙赶往那个目的地。


血莲的哀鸣,她怎么会听不见?听见又能怎么样?洒一身的血,养着这一朵莲。然而,世人皆认它为妖莲,是妖物,只有她,认它作神物,护它如宝。现在呢?她却为了那个人,甘愿散这一身的血,养它,就为它开出的那颗血莲子可救他的命。


长安,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


而她裹在黑粗布下的手腕是一条不深不浅却一直在流着血的痕,而血的出现,喂的是那把红莲,养的是那颗莲。


世间有什么可以值得她留念的吗?似乎没有了。


看着站在大唐官府门前想要阻挡自己进入的龙四,她浅浅一笑,倾国倾城媚人心,难怪当年白晶晶叹惋此女不入盘丝洞。


“龙四,你要拦,我不闯。阿欢生了之后,记得带来给我瞧瞧。这药你送进去便好。不过,还有一味药,你要等等。”她看了眼眼前执枪而立的龙子,英气肆意,够配得上我们的阿欢了。


墨鎏,你也在吧。我晓得你在,我看见人群后的你了。当初方寸山月夜下的拜把子,我们都记得,真好,也不枉我这大梦一场。


伸出左手,递上那凤尾与龙胆。之后,是席地而坐,升起的是厚厚的一层保护罩,是那神龙赠予自己的,想来怕是担心自己无法回那冰谭,守龙千年。


也对,自己向来随性。当初救那一人不也是随性吗?


接过凤尾和龙胆的龙四只是将药递给一旁的化生寺首席慕容千,然后看着那保护罩中的人,想起自己娘子在得知自己要去捉拿她金兰消息时说的一番话:“你捉她可以,关她进天牢可以,但是,千万不要阻扰她救那个大唐官府的人。”他不明白,为何明明很护短的娘子却在自己出发前说这么一番话。


至于墨鎏,只是轻轻看了一眼后离开了。这里不需要他,他也不需要出现在这里。他该去轮回司那里等她了。


她要护神龙千年又何妨,怕是要拿那一缕香魂去守了。血,你的血是神留给你的,你拿来喂那一株莲,值吗?


保护罩内,黑布终于遮不住那血色,喂了这么久的莲,是该醒了。


当年,师傅问她:“你既然是我阴曹地府的首席弟子自然要有一把称手的兵器,你想要什么?”


“我要那冥水中沉睡的红莲。”


“好好好!果然是我挑中的首席弟子!那你可知,那把红莲的代价是什么?”


我怎么会不知道,一身的血罢了。


红莲之光如盛绽放,这只是前奏而已。


真正的莲开,是在那血色之下,燃烧。


血莲,以血养,凭血燃。


她默念那法决,地狱烈火的熊熊,莲烬,莲生。


看着那一颗血莲子,她笑了,之后是魂魄的离体。至于魂归何处,她早应想到了不是吗?轮回司只是瞧一眼罢了,看着站在轮回司等自己最后一面的墨鎏,她挥挥手,示意自己去了,之后没有记忆的她,终于陪着那神龙,陷入了千年的沉睡。


终于,龙四看着手上那一颗炙热的血莲子,这是她拿血喂的?难怪娘子会说那一番话。不需要去捉人,他只是静静看了一场自焚的戏。而受益的人至今却也不知道谁在救他。


罢了,罢了,情深何处?终归云烟。


红莲的光终究是黯淡了,如同死物一般。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33 收起 理由
渐行渐远。 + 33 会写文的都是赞赞的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9-27 14:33:31 | 显示全部楼层
又来一个会写文的妹纸

点评

要多久呢  发表于 2015-10-19 10:31
这是我之前很久很久的坑了。终于填完了。虽然结局还是没有交代清楚。但是过段时间会开个长坑的。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5-9-27 16:28
8月23日名扬三界文韬武略,全新8位ID,火速抢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9-27 16:28:14 | 显示全部楼层
渐行渐远。 发表于 2015-9-27 14:33
又来一个会写文的妹纸

这是我之前很久很久的坑了。终于填完了。虽然结局还是没有交代清楚。但是过段时间会开个长坑的。

点评

期待喔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5-9-27 16:49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9-27 16:49:55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曾欢喜 发表于 2015-9-27 16:28
这是我之前很久很久的坑了。终于填完了。虽然结局还是没有交代清楚。但是过段时间会开个长坑的。

期待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1 09:48:1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痴情的妹子,但痴情的人往往也偏执~
她舍命相救的,不是那个大唐官府里的男主角,而是自己的爱情理想。
周边商城520浪漫惊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梦幻玩家  发表于 2015-12-8 09:55:17
连飞升降宝宝的钱都想赚,不给帮降宝宝后就推出个降宝宝泡泡,真是无耻
梦幻玩家  发表于 2015-12-11 19:52:50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梦幻玩家  发表于 2015-12-11 19:52:52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梦幻玩家  发表于 2015-12-11 19:52:55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网易大神 超级小白龙每天送不停!
发表于 2015-12-11 20:01:3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长,进来混个积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11 22:11:50 | 显示全部楼层
666666666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梦幻玩家  发表于 2015-12-26 18:03:19
太无聊了
梦幻玩家  发表于 2016-1-20 14:22:26
爱生活,爱梦幻,爱官方论坛
梦幻玩家  发表于 2016-1-20 14:22:31
爱生活,爱梦幻,爱官方论坛
发表于 2016-1-20 15:01:53 | 显示全部楼层
给官方论坛赞一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