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9395|回复: 48

『涅殇』系列文之16——《非血·至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7-29 13:28: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楔子≯
  鬼蜮有佳人,遗世而独立.
  粉袄,悬脚,千年亦不老.这女鬼美目盼兮,巧笑倩兮,在晦暗冷涩的无名鬼城,如同撕破重重雾霭的一道光,灼灼生辉.
  幽冥女鬼,名唤马芳,人如其名,芳华绝代,仪态万千.
  世间多少男子闻了艳名,闯过了迷阵般的地府迷宫,到达无名鬼城深处,只为看一眼那张绝色的脸,倾国倾城.
  世间多少男子在看过这倾城容貌后,甘心沉醉,在这永无天日的阴曹地府,踟躇流连.
  她轻轻在精壮男子耳边吐了一口气,温热的鼻息瞬间灼红了男子的耳根面颊,淡淡的芳香游蛇一般深入心肺,男子目眩神迷,顷刻间失了心智.
  她说,我好孤单,你愿意留下来陪我么?
  你愿意留下来陪我么?你……愿意么?
  木然点头的代价,是散尽三魂六魄,从此在三界中,不入轮回.
  马芳身后,有许多的孤魂野鬼,疯狂的迷恋她,执著的追随她,在鬼蜮中游荡,亦步亦趋.
  年复一年,沧海桑田.
  佳人容颜不改,而那些魂魄日积月累,煞气聚而不散,终是惊了森罗殿的地藏王.
  那些守护地府迷宫的牛头马面,僵尸野鬼,因这煞气,惶惶不安.自知震慑不住这鬼城的女鬼了,便请命王上出动了冥族暗部.,由赫赫鬼将率领的吸血鬼大军,声势逼人,却也终是无法接近那女鬼一步.
  执念化成的煞气,真的无人可破.
  要有多么强大的爱与恨,才能在死后爆发出这么强烈的执念呢?
  地藏王请出轮转王,欲强行将那女鬼和那些零散的魂魄带如轮回.可轮转王只是欠了欠身,,王上,属下无能为力.
  阴曹地府陷入一片恐慌当中.这煞气若无人可解,定是会冲破云霄,惊动天宫的.,十鬼王中法力最强大的轮转王都已说出无能为力,他们又有什么办法呢?
  身为地府君主的地藏王怕天宫怪罪下来,甚至连一直与地府所对立的钟馗都拉下面子去请了一次.可惜,钟馗在听了所求之事以后,也只能沉下脸来,说那女鬼当年含着极恨而死,这种厉鬼,凡人就算有再卓越的降鬼之术,也无能为力.
  又是一个无能为力.
  终是追命鬼持节而出,请命一试.想测出她到底为何含恨,破了她的怨,化她而去.
  追命鬼施法后,死灰色的瞳仁一动不动.
  他说,若破此怨,只有一人.
  死亡气息弥漫的瞳孔忽然收缩,他道出了那个人的名字,孟婆.

[ 本帖最后由 あ蛮儿あ 于 2009-5-9 22:42 编辑 ]

评分

参与人数 2人气 +10 收起 理由
紫鸢扶摇 + 5 精品文章
ゾ魅ル… + 5 #26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楼主| 发表于 2008-7-29 13:31:23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丁磊化身神秘体验师,“网易大神”Beta测试开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7-29 13:34:04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小丫丫一手举着长长的糖葫芦,一手搀着我,走进了素雅的前厅.
  我看见一位纤弱的女子静静的坐在紫檀雕花椅上,手托香腮,正望着窗外嬉戏的孩童出神.细碎的阳光笔直的射进来,星星点点的投在她背后小巧的骨翅上.她气息微弱,翠色的眸子如同无波的湖水,任由阳光残碎的在那湖面撒下粼粼波光.
  是个血统纯正的骨族呢.
  我轻咳一声,她这才发现等的人来了,急忙起身相迎,随手将手中的雪蚕之刺置在了八宝呈祥桌上.
  马婆婆.她恭敬的将右掌覆在左肩上,向我行了个标准的魔族颔首礼.
  我示意她不必多礼,,姑娘是来讨要孩子的吧.
  她点了点小巧的下巴,从怀中掏出一样东西,递了过来.
  马婆婆,这是长安武馆的考核书.
  小丫丫将那份烫金的大红帖子接过来,翻开一看,惊呼,婆婆,这位姐姐的修为有140!
  丫丫.你去找囡囡玩吧.我从她手中抽出帖子,俯下佝偻的背,抚着她柔软的细发对她说.
  她欢天喜地的举着糖葫芦出去了.这个年纪的孩童,到底是喜欢玩耍的.
  等小丫丫出现在那群孩子中,我收回目光,直起身看着面前的骨族女子.
  恕老身直言,姑娘在三界中,不是简单人物吧.
  女子宠辱不惊的点头,,在下阴曹地府护法,冰蓝.
  顿了顿,她又补充说道,十二年前,我叫猫猫.
  我突然记起来,十二年前,曾有位员外夫人,在我这里领走了一个叫猫猫的小女孩儿.
  记忆里,那是个瘦小的女孩,眼神永远怯怯的,看见任何人,都害羞的低下头.而眼前这个女子,除了似曾相识的瘦弱身形,我无论如何,都不能把猫猫与这个眉宇间叱咤风云的冰蓝联系在一起.
  你……真的是猫猫?我不敢相信的问.
  她眉头微皱,婆婆,你不记得我了么?冰蓝的身世,你没曾听闻么?
  冰蓝,猫猫,员外夫人,十二年前,三界传闻.我突然将一切相通相连.
  五岁的女童,在一个阴雨的晨,被一位修为勉强到了80的夫人领养.她说,夫家姓陈,家住长安.于是,孤儿名册上,永远划去了猫猫这个名字.
  听闻,这位陈员外有几房妻妾,领养猫猫的便是他的大夫人.陈员外多年没有子嗣,一位牛道士说,陈家命该如此,只有领养个孩子给家中带些生气,才能破此定数.于是,大夫人寻至我处,领养了猫猫,并花了十万两白银改名为陈冰蓝.
  家中待小冰蓝极好,因为道士还说,孩子的笑声,最添生气.于是,几年间,陈员外家时时可以听到小冰蓝开心的笑声.
  终于,在两年后,三夫人生下了一个女婴.
  陈员外大喜,立即筹备了盛大的满月酒席,众夫人们也将小女婴众星捧月般围着,寸步不离.陈家上下都在为这个小娃娃欢喜奔走,早忘了还有个大小姐在自己院子里冷冷清清.
  小冰蓝迷茫的看着突然冷淡下来的管家佣人,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怎么一夜之间,全家人都不理她了.当她好不容易拉住一个女佣时,女佣不耐烦的挥开了她,,你已经没有丝毫用途,别还当自己是大小姐!说罢就急匆匆赶去买红鸡蛋,任由小冰蓝傻在烟雨中.
  她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被领养,终于明白,曾经以为有了家,曾经以为的幸福,都是假的.在马婆婆院里被人欺负也不掉一滴眼泪的她,终于在顷刻间,泪满衣衫.
  于是,那年,发生了一件轰动京城的事.
欢乐新服:海阔天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7-29 13:39:09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七岁的魔族女童,对于嗜血,早已无师自通.
  小冰蓝曾找过阿娘,那个说过就算她不是亲生也永远爱她的女子,可管家告诉她,大夫人回娘家去了.
  小冰蓝不知道,阿娘回娘家,是为了避祸.三夫人诞下了陈家子嗣,阿娘大夫人的位子便岌岌可危.幸而不是男婴,否则,怕是早笑着用一纸休书将她从位子上推下了吧?这些女人间的纠葛和明争暗斗,是她小小年纪所不明白,她只是单纯的以为,阿娘是躲着她,是不要她了.于是,,一点一点滋生蔓延,腐了整颗心脏.
  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妹妹而来的.
  是她将属于自己的爱,全部剥夺吞噬.
  恨极了,骨子里嗜血的欲望便迷夺了心智.
  面对细嫩的脖颈,面对甜美的睡颜,她也曾犹豫过.可一想到那些虚情假意的关怀,想到被人玩偶般耍弄利用的耻辱,小冰蓝狠下心,张口亮出尖锐的犬牙,生生咬了下去!
  那日正是满月酒宴的前一晚.众夫人陪着自家老爷去做最后的布置,管家仆人更是忙的不可开交,三夫人怕夜里风大吹坏了孩子,便将女婴留给了家里的奶娘.没想到在奶娘去如厕的时候,被伺机已久的冰蓝抓到了不可多得的时机,生生将小小婴儿嗜干了血!
  待奶娘匆匆回来,小冰蓝恰好正将扭曲的尸体放回雕画着金线的襁褓.奶娘尖叫一声,昏死过去.
  叫声惊动了员外府的护卫家丁.小小的西厢被围了一重又一重.
  小冰蓝跨过倒在地上的奶娘,走出紫檀木门.她面色平静,仿佛什么也没发生一般,护卫们透过敞开的门张望屋内的情形,只见火红的襁褓被弃在地上,昏死的奶娘躺在一旁.有眼尖的人就着龟鹤延年灯摇曳的光焰看清了襁褓里面的场景,顿时一抖,手中的巨斧险些砸下来.那人的喉咙发出吞咽的声音,颤抖着说,小姐……僵,僵尸……还没说全,已俯下身大声干呕.
  所有人都慌了.看到的瞪大了难以置信的眼,看不到的亦可通过那几个微薄的字眼想像到屋内的场景,一时间,都不自觉的握紧了武器,死死的盯着包围中的小冰蓝.
  小冰蓝没有说话也没有动,她在等.
  等那得到消息的陈员外赶回来.
  陈员外在半盏茶后匆匆归来,人群自动给他让出一条通路.他走到最前面,一眼看就到了亲生女儿已然冰冷的小小尸身.
  这个年近半百的男子突然失去了往日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模样,仿佛在一瞬间苍老,老泪肆意纵横.人群鸦雀无声,只有火把噼啪作响.
  他失去了所有气力,平静得不像话.只是低声问,为什么.
  小冰蓝一笑,露出还带着微薄血迹的犬牙.她说,阿爹,我得不到的爱,她也休想得到.
  我们哪里待你不好!陈员外怒吼道.
  小冰蓝垂下眼帘,不是不好,是好的空洞,是好的虚假.你们从来都没有爱过我,我只是个工具,不是么?
  不是么不是么?尖锐的声音在空寂的夜空徘徊.
  陈员外发出一声叹息,,就算我们是虚情假意,至少,你阿娘,是真的疼爱你.若不是她苦苦哀求,用自己的离开换你留下来,在你妹妹出生那天,我就让人将你打发走了.我真后悔,怎么没狠心赶你走!
  小冰蓝原本坚定的眼神忽然间迷离,她低低的念道,阿娘.……
  可那迷离在瞬间又凝聚起来,她恢复了平静的模样,对陈员外说,现在,不用你赶,我自己走.从今天起,我再不姓陈!说罢,一扬骨翅,跃到清冷的空中.
  不知谁喊了一声,放箭!
  无数带着火焰的箭羽破空而来.
  小冰蓝不躲不闪,任由那些箭术并不高明的家丁护卫射出凌乱的箭林火雨.到底还是有零星的箭遁入肉中,她身上的那身繁复衣衫被火焰一碰,消失怡尽,露出贴身不怕火灼的内衫.
  就让自己曾经以为的华丽时光,像这衣衫一样,在火中化为灰烬吧.
  箭刺入身体,真的不疼,肉体上再大的伤痛,哪及心里的钝痛来得猛烈呢?今晚后,她就没有家了,没有了曾以为可以依赖的阿爹了,她又是孤零零的一个,在三界中流浪.
  她突然有点想哭,可却一滴眼泪也留不出来.魔族在嗜血之后,就永远失去珍贵的眼泪了.
  再没有了哭的权利,是否代表着自己也永远没有了懦弱的权利了呢?
  曾经为了讨好阿爹阿娘,她拼命着让自己把一切做到最好.如今,没有家了,还有荣辱结,她要努力做到更好,让唯一爱自己的阿娘因她而荣.
  奢华,再无留恋.过往,皆成云烟.
丁磊化身神秘体验师,“网易大神”Beta测试开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7-29 13:42:25 | 显示全部楼层
≮四≯
  越飞越高的小冰蓝知道,以后,一切,只能靠自己.不可以再回到马婆婆处,等待别人领养,等待别人赐予自己幸福.幸福,只能自己创造.
  她变卖了身上最后的首饰配物,用全部的银子雇了辆马车,驶向了酆都.魔族的潜意识里,都有四大门派的秘密位置所在.小冰蓝知道,在那儿,可以找到阴曹地府的隐秘入口.
  入了地府,拜师,学艺,背诵冗长的法术口诀,练习极易反噬的阴毒法术,师兄师姐们看待小冰蓝的目光渐渐从轻蔑变成惊讶,再变成崇拜,她终于成长为一个在三界中叱咤风云的女子,再无人敢玩弄她于鼓掌之中.
  而陈家,因坐落于长安边缘,大唐国境的山贼集团作乱攻至长安的那年,被战火所波及,湮没于尘埃.
  冰蓝的阿娘却因当年回了娘家再没有回到陈员外府,恰巧躲过了那场灾难.
  已经成长为阴曹地府护法的冰蓝,花了多年积攒的数千两银子在长安最好的地段置办了一座奢华的毫宅,这才在茫茫三界中寻出了阿娘,带她回家.
  见到阿娘的时候,冰蓝差点认不出面前垂老的妇人便是当年带自己走的那个丰韵卓然的陈家大夫人,她更难以接受的,是妇人身边竟有一个十多岁的男童.原来,阿娘走时,竟并不知觉自己身上带着陈家的骨肉.
  已经十七岁的冰蓝早已不是当年懵懂的小姑娘,她已经明白,能够将自己这个魔族领养的人,必然也是同族.当年自己傻傻的将阿娘当做普通人族,并不知道她为了伪装成人族,花费了多大的心思.
  阿娘说,当年偷偷爱上了陈员外,就知道,自己要欺他一生.
  陈员外至死都不曾知道,曾有个魔族女子,为了他,放弃了大好年华和强大的法术天赋,心甘情愿的在他身边,做个普通妇人,为他持家守业,为他生儿育女.他那些妻妾,有哪个不是为了他的万贯家财才嫁过来的呢?
  阿娘跟那些女人们争的累了,在生下陈家期待多年的香火后,终于看得开了.
  于是,她没有回到陈家,一个人,独力抚养这个名叫释然的男童.
  名字是她取的,她的意,便是她已释然.
  那么多年过去了,陈员外早将这个结发的妻遗忘,至死都不知道自己有了骨肉.
  那么多年过去了,阿娘终于释然了,唯一的遗憾,就是不知道当年自己领养的冰蓝,流落何方.
  当冰蓝长大成人,竟出落的和自己有几分相像.阿娘抚摸着她的面庞,泪留满面.
  阿娘让释然喊冰蓝阿姐,释然脆脆的喊阿姐,冰蓝突然间感觉到,幸福从没有抛弃过她,阿娘当年真的不是不要她了.
就算没有血缘,只要她唤了声娘,她们便会亲入骨髓,不弃不离.
冰蓝问阿娘,亲情,真的是就算没有相通的血缘,也可以博大汹涌么?
  阿娘笑了,说,如果你自己也当了娘,就知道了.
于是,今日,冰蓝就回到了我这里,也来领养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
  原来命运,真的这般,因果循环,渊渊不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7-29 13:44:45 | 显示全部楼层
≮五≯
  我在孤儿名册上小心翼翼的划去一个名字.
  冰蓝领养的,是一个漂亮的魔族小男孩,鱼儿.
  我看着孤儿名册上已经划剩不多的名字,自言自语到,离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孩童,不远了吧!
  孟婆说,当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孤儿找到归宿的时候,若水会现出行踪.
  于是,我便离开守了几千年的鬼蜮,在人世化身为一个送子婆婆.
  这么多年所支撑我的希望,便是若水.
  若水便是与我同死,却在奈何桥失散的“女儿”.
  一切的真相,都是同样置身事中的孟婆告诉我的.
  怨念的源头,执念的缘由,便是那几千年前的往事.
  那年,我们都还没有苍老.孟婆不叫孟婆,她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孟珥醒.
  孟珥醒,梦儿醒.我们却都死在了梦还未醒的地方.
  往事如梦.如梦丁零.
  孟珥醒是名家媛女,马重烟是潦倒书生.两人相爱,憧憬未来,可浩然还未考取功名,珥醒就不得不嫁人了.
  于是,两人决定私奔,月黑风高之夜,约于奈何桥相间.
  偏偏两人一个等在桥上,一个等在桥下;偏偏那早已干涸的无忧河,突然在那夜河水迸发.
  可怜两个痴心人苦苦守候等待,皆湮没于洪水埃埃.都以为对方负了自己,含怨而终.
  于是阴曹地府便多了座奈何桥,多了条无忧河,多了个熬汤的孟婆.
  这是众人皆知的故事.
  而真相,是这个故事背后,无人所知的.
  而那个真相,与我有关.
  我本是那秦淮河畔,歌舫之上的歌女.曾在当时,凭着夺魂的美貌和摄魄的歌喉红极一时.
  恰逢三界乱,人心惶惶,我趁乱逃离了那束缚我的囚笼.没有谁是生来就愿意做让人轻视的歌女的,没有人是生来就愿意将大好的年华囚禁在牢笼中的.我便逃了,带着私藏的些许钱物逃了.
  以为是自由,却不料,只是将自己推向了更阴暗的深渊.
  出逃的第五日,我便遇到了一伙凶恶强盗.幸而逃跑时多留了个心,一位萍水相逢的看客曾教给我简单的易容之术,我在离开之前,便将自己画得奇丑无比,掩住了惹眼的容貌.
  强盗头子看我丑,立即厌恶的想走开.兵荒马乱的年代,丑女一无是处.可随即,想起了什么似的,让手下将我捆住,栓在了运粮车上.
  我除了唱歌,一点修为都没有,叫我如何挣脱!
  不久,我被卖回了强盗头子老家的那个深山里,给一户人家做媳妇.只卖了五十两银子.
  秦淮歌舫的头牌歌女竟被人有眼无珠的卖了五十两银子!
  可在朴实人家做媳妇,总比被强盗头子识破容貌抢回山寨做夫人强吧!我认命了.慌乱年代,能够安好,已然奢侈.这深山里民风质朴,远离三界纷扰,何尝不是个好归宿呢?
  还好那伙强盗还不算丧心病狂,没有连家乡都抢.
  得知他们三年才回一次家乡后,暗松一口气,我洗去假面,出来的时候将那个买下我的老妇人惊得说不出话来.她急急唤来儿子,怀疑自己是在梦境.
  我就知道,无论谁,都喜欢美人.下定决心,把自己的过去掩埋,安心在这个纯净的小山村了此余生.
  可在看到我未来的夫君的时候,我楞住了.那个男子,曾在赛歌会上,与我有一面之缘.
  他也认出了我,微怔,问,可是芳芳姑娘?
  我知道撒谎已然无意,咬碎银牙,点头承认.
  老妇人错愕的问,你们认识?
  嗯,儿子赶考时路过洛阳,见过这位姑娘.男子边说边盯着我看得我心里发慌.
  我知道,他只要把我的身份说出来,这个地方是呆不下去了.
  老妇人惋惜一叹,多漂亮的姑娘,是被战乱毁了家,才流落到那些强盗手中的吧?
  我不知道怎样回答.
  男子叉开话题,姑娘是用易容术瞒过那些强盗的吧?
  我小声的嗯了一声.
  老妇人上前拉住我的手,说,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大户人家的小姐,在这里要慢慢适应呢.三从四德,都知道吧?今天晚上,就嫁进我们马家吧!
  倒吸了一口气,我知道,我是被人买回来的,不得不听话.阅人无数,自是可以看出这个未来的婆婆的不好伺候.看来,以后的日子,并不会十分好过,要小心谨慎才是.
  男子竟并没揭穿我,对老妇人说,一切听从母亲安排.
  自那天起,我就随了夫家的姓,叫马芳.
  而那男子,就是后世传说中的痴心男子,马重烟.
  世人皆因他的痴情流泪叹息,可那痴情,并不是为我.
  我不过是他安抚母亲的工具罢了.
  从歌舫到强盗窝,再到这貌似其乐融融的马家,我不过是从一个旋涡,跳到另一个旋涡.命运,挣扎不得,一争,就是错.

[ 本帖最后由 あ蛮儿あ 于 2008-10-10 16:14 编辑 ]
丁磊化身神秘体验师,“网易大神”Beta测试开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7-29 13:47:06 | 显示全部楼层
≮六≯
  新婚当晚,马重烟就将被席铺在地上,说,芳芳姑娘,在下没有将你的身份说破,是为了尽到孝道,娶亲给母亲一个交代.
  他说,恕小生我读了几年书开了心智,知道包办的婚姻,是没有幸福的.待我在外面的世界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定会跟母亲禀明真相,放姑娘自由.在这之前,还要劳烦姑娘在家中代我伺候老母亲,待我考取功名,定会偿还.
  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如同一柄小剑,狠狠的插进我心窝.
  我赌气转过身用喜庆的大红被子把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我知道他是嫌弃我歌女的出身嫌弃我不干净了,若母命难违,且自己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学堂苦读抑或在赶考的路上,唯一的老母亲确实需要人照顾,他定不会娶我进家门.
  第一次有男人对我自持甚高的美貌不屑一顾,第一次有男人把才华横溢的歌女当做低贱家佣.
  气是气,可我有什么办法不服从呢?
  乱世中我无依无靠,除了忍气吞声的顺从,我还能做什么呢?
  于是,我收敛起所有的傲气,认命的做一个假媳妇.
  马重烟果真如他所说,大部分时间都在学堂苦读.落榜多次,却依然不气不馁,相信自己的才学,终会有一天破开重重雾霭,破天而出.
  而我,守在家中,洗衣,做饭,耕田,喂鸡,伺候刁钻的婆婆.怕别人得知我的真实容貌惹来祸端,从不迈出家门一步.
  这是个比歌舫更大的牢笼.
  一年后的一日,婆婆拐弯抹角的说了一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心头一紧.
  识的人多了,自然也习得许多他人不知的小术法,比如易容术,再比如傀儡术.
  我知道自己不得不用有些旁门左道的傀儡术了.
  几个月后,我集齐了所需的物件,知道可以成功施术,便开始谎称自己有孕了.
  重烟满脸惊讶,可他却不能说破.他也不知道,我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掐算好时日,我拿出护身法宝五彩娃娃,在它心脏处安放一块红玛瑙,双目处安放两快光芒石,用晨露点洒了九九八十一天,一个看不出任何异样的婴孩,便自腹中“诞生”.
  那不过是一个傀儡娃娃.婆婆被蒙在鼓里,重烟有苦难言.母亲期盼已久的马家后人,哪里是自己的骨肉!
  可时不等人,他不得不忍下好奇的心,进京赶考.
  因为脑海中始终徘徊着那个来路诡异的孩童,重烟没办法安心做文章,于是一塌糊涂,再次落榜.
  又是三年苦读等待.他无比复杂的看着那个小孩子一年年长大.
  我也有苦说不出,因为我惊恐的发现,这个傀儡娃娃若水,竟渐渐有了自己的思想,竟渐渐真的把自己当成一个小孩子,把我当成娘!
  寒来暑往,又是三年匆匆流逝.又到了科考时节.
  这一年,马重烟在长安遇见了孟家二小姐,珥醒.
  这一年,千古的佳话传出,随之而来的,还有重烟的最后一封家书.
  那是他在决定带珥醒私奔的时候,写给家里的.
  那信里,有一切的真相.因为,他要带珥醒回家,他寻到自己真正的幸福了.
  然而,他没有得到自己的幸福,却将我的幸福也毁了.
  跪在祖宗的牌位下,往日里就算刁钻也还慈善的婆婆突然尖刻起来,她大声质问,孩子是哪来的!
  小小的若水跪在我旁边,满眼泪水.她的心智,早把自己当成一个正常孩童了.
  我泪留满面的说出真相,我说,若水不过是我用傀儡术制造的一个傀儡娃娃.
  若水瘦弱的身子一晃,睁大眼睛看着我,忘记了所有语言.
  婆婆冷笑一声,谁信!
  我狠下心来,说,婆婆可以将这个娃娃心脏处的红玛瑙取出来,到时候,她自会现出本来的模样.
  若水的记忆被“傀儡术”这三的字彻底颠覆,她突然间明白,这么多年,她当自己当作是普通孩童,是多么的自欺欺人,是多么的可笑.她的梦境一破,便突然间知晓,自己真的只是一个无血无肉的傀儡娃娃,傀儡娃娃而已.
  她怔怔的看着我,没有说话,我却知道她在问我,娘,拿出玛瑙,那若水不就会死去了么?娘不要若水了么?娘要杀了若水么?
  若水是我造的傀儡娃娃,所以,我们之间,是心意相同的,有时候并不需要语言.
  我突然间意识到,傀儡有了意识,我夺了她的生命,是不是也算杀人呢?
  若水叫了我六七年娘亲,如今,我却为了自己苟活,要将她的生命残忍剥夺.
  农家女不守妇道,代价便是烈火焚烧,或者沉溺河底.我知道若不说实话,我是逃不出必死的命运,可为什么婆婆不相信呢?为什么我要牺牲掉一个小小生命,来对自己成全呢?
  我好卑劣.
  婆婆将信将疑的将她干枯如同朽木一般的手探向了若水柔弱的胸膛.
  若水绝望的闭上了星辰般耀眼的眸子,眼睫扑朔.
  我不忍心的想扭过头去.毕竟,就算她不是真正的孩子,我们也朝夕相处了六七年啊!
  那眸子却忽的张开.
  若水邪魅一笑.那笑容,说不出的诡异华丽.
  她幽幽的说,奶奶,您相信娘亲漏洞百出的谎话么?您相信她天马行空的谎话么?其实,我是村里那个樵夫的孩子.
  我惊得张大嘴巴!
  她在说谎!她不过是见过那樵夫一次罢了,竟将事情扭曲到这种地步!我大喊着.
  婆婆阴阴的笑,说,马芳,我就知道你不是个安分人家的姑娘.否则,哪有这样的大美人,流落到我们这个穷山村呢!何苦编出那么假的理由骗我呢,无论如何,你都得死!
  若水在一旁笑得格外开怀,我看见她的眼睛在说,死吧!我们一起死吧!那怨毒的眼神,让我不由得惊起一身冷汗.
  原本纯净的红玛瑙,在暗处,悄悄变黑,崩析离散.
欢乐新服:海阔天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楼主| 发表于 2008-7-29 13:51:48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丁磊化身神秘体验师,“网易大神”Beta测试开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7-29 13:54:15 | 显示全部楼层
≮八≯
  婆婆,又有人来了呢!不知谁在外面脆生生的唤我.
  我笑了,又有名字将被划去了呢.
  可我在看到来着时,不觉愣住.
  竟是冰蓝.
  几年过去了,她已不再是当年的少女模样,眉宇间少了分锐气,多了分沧桑.
  她一手牵着一个少年,大一些那个,竟已十之五六,而小一点那个,就算容貌已经蜕变出少年模样,却还能一眼认出,这个漂亮得不食人间烟火的魔族少年,正是冰蓝在我这里领养的男童,鱼儿.想必,大一些那个就是她口中的弟弟陈释然吧!
  果然,冰蓝满眼憔悴的说,释然,鱼儿,快叫婆婆.
  婆婆.两个少年齐声喊道,模样甚是乖巧.
  冰蓝的疲惫显露在眼角眉梢,她说,婆婆,阿娘过世了,而门派内出了乱子,我想将这两个孩子托管在您这里一些时日,可好?
  我笑,说那当然,没有马婆婆不收的孩子.
  冰蓝感激的看着我,留下了几张大面额的银票和两本古书,竟是皇帝内经和还魂秘术.
  她为两个少年布置好房间,又交代了声要听婆婆的话,便匆匆走了.
  阴曹地府定是出了大事情.
  我没问,两个少年也不说,只是安心的分别学习两本古书,听授冰蓝请来的三位先生讲课.
  三位先生传授少年们的,分别是提升内在修为的魔之心,可以在短暂时间内施法两次的法术连击,和躲避敌人封印的神迹.三位皆是长安有名的高级讲师,冰蓝为了两个孩子的教育可谓是下了血本.
  两个少年也甚是争气,拜至魔王寨牛魔王门下,将强大的三昧真火修炼得炉火纯青.
  有如此出色的弟弟和儿子,冰蓝定会很欣慰吧!
  而几个月过去了,冰蓝却一直没有消息.
  直到有一天,鱼儿突然心口一痛.
  他沉下脸色,说,娘出事了.
  我知道,是荣辱结让鱼儿知道冰蓝出事了.鱼儿拉起释然,匆匆而去.
  能伤到冰蓝的人,定不简单,阴曹地府地府的祸事,也定不简单啊.我能做的,只是祈祷他们平安归来.
  然,从日中等到日落,等到的却是狼狈归来的释然.
  释然浑身是血的冲进院子,孩子们惊叫出来,急急掏出了金疮药金香玉帮他涂在伤口上,甚至拿出了九转还魂丹塞进了释然口中.
  我将他抱在怀中,他好不容易喘匀了气息,急急说道,婆婆.阿姐让我告诉您,那个瞎眼女童,在地府出现了!
  若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7-29 13:57:07 | 显示全部楼层
≮九≯
  貌似行将朽以的老者竟然可以施展出如此快的身形.
  没人知道,马婆婆手中的竹仗竟可以化成碧绿的幽明鬼锁,引着苍老的身躯飞掠向地府.
  待我赶到,地府已乱成一团,无数的魂魄惨叫着烟消云散,碧绿的血液流淌得到处都是,腐败的气息四处弥散.
  我倒吸了一口气,拼命忍下干呕的欲望,任我在地府待了几千年,也不曾见过这般景象.
  简直是入了修罗道.
  我悬起脚,在那些呻吟的牛头马面上飘过,强压住心底翻涌的感觉,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这不是善良单纯的若水做出来的.
  可偏偏,那熟悉的笑声,破空而来.
  抬起头,我看见了依然是当年模样的若水.白色菟丝裙衫,短短的耀金头发,小公主一般的漂亮.除了那眼神.如今的若水,眼里已是满满的阴霾,再不复当年的单纯美好.
  傀儡娃娃本就是邪物,含怨而死,更是煞气盈盈.
  若水的笑容说不出的诡异甜美,如同樱花嗜血怒放,和当年她用眼神说死吧!我们一起死吧!”的时候一模一样.
  她轻轻的浮在空中,神情倨傲的对着那些包围着她的地府弟子说,若不想让我把这地府毁了,就快些将地府迷宫的阵法撤去!
  由冰蓝和另一名巨族男子率领的地府弟子,均已伤痕累累.伤得最重的就是冰蓝,她将雪蚕之刺插在地上用以支撑身体,若不是旁边有鱼儿拼死撑着防御结界,怕是早就倒在了冰冷的地上.而她旁边的男子想必就是地府中难得露面的首席大弟子,传闻这大弟子早已飞升成仙,修位可怖,今日竟也在这战场之上现身!
  男子脸色阴沉,却不卑不亢的迎上若水藐视的目光,昂首说道,誓死护卫本门安危!
  誓死护卫本门安危! 誓死护卫本门安危!
  其他弟子受到了鼓舞,挥动武器,高声和着, 誓死护卫本门安危! 誓死护卫本门安危!
  冰蓝眼中流露出欣慰的光.
  若水轻蔑一笑.,是么?可若我硬闯进去,对你们又有什么好处呢?你们死,就一定护得住么?
  冰蓝的犬牙咬破了嘴唇,若水的话对于所有地府弟子来说,字字耻辱.
  这时,久未开口的鱼儿说话了.
  他声音稚嫩,却字字掷地有声.
  他说,这是尊严.
  弟子们沸腾了,是啊,尊严!生命对于尊严来说,不过是沧海一粟!尊严,他们,为尊严而战!
  首席大弟子低喝一声,布蛇蟠阵!
  已受伤的弟子自动退到后面,尚有余力的弟子井然有序的补了上来,一时间,诺大的地府只有空旷的脚步声,秩序森严.
  长阵已布,将若水巧妙的围在了阵心,如同巨莽吐珠.
  众人齐喝,判令官,!顿时,空中凝结出一根硕大的判官笔,笔尖直指瘦小的若水!
  我的心揪到了嗓子眼,突然间,沉寂多年的心脏竟开始剧烈跳动!我大呼一声,小心啊!
  若水却自负一笑,只是轻轻一挥袖.
  锐利的判官笔竟在触碰到看似脆弱无比的小小衣袖时,瞬间土崩瓦解!
  所有人都绝望了.这是他们合力一击,竟被若水一袖离析.
  若水却没理会心神已散的众人,她高声问,刚刚说话的是哪位?
  无数道目光齐齐向我处射来.
  卜,,,竹杖发出顿挫的击地声.我落脚于地,一步一步的走向光芒闪耀的若水.冰蓝见是我,惊喜的喊道,婆婆!
  目光掠过冰蓝定格在若水脸上,我将内心的波涛汹涌掩埋在平静的面容之下,问若水,小姑娘去地府迷宫做什么?
  若水用她唯一的那只眼睛盯着我,一字一顿的说,我要去无名鬼城,哪儿,有我要找的人.
  你要找的人,,你找她做什么呢?
  你无权知道.若水满眼鄙夷.随后又补充说,若不是你刚才那声当心,我早杀了你了.我最讨厌你这种罗里巴索的老太婆.
  心恨恨一痛.若水,你可知,你面前,就是你要找的人啊!几千年前,你说恨我,如今,你说讨厌我,这一切,是不是冤孽呢?!
  可我依然不动声色,继续问,姑娘可知,那人,早已不在了?
  不在了?她柳眉微皱.你的意思,是离开了,还是转世了呢?
  我苦笑,那人是寻你去了.
  寻我?!若水的声音变得尖锐,几千年,她还记得我?若要寻我,何苦当年牺牲我求苟活!
  若水,我真的是你的执念啊!怨恨让你变得狰狞,血腥,不择手段.我当年,何尝不也是这样呢?心狠狠的抽痛.若水,是娘害了你.
  我不能让你再错下去了.
  狠下心来,我说,若水,你看看,我是谁.
丁磊化身神秘体验师,“网易大神”Beta测试开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7-29 13:59:25 | 显示全部楼层
≮十≯
  若水错愕的看着我顷刻间复原的面容,错愕的看着那根贯穿自己胸膛的竹杖.
  娘……
  一句娘,让我泪流满面.
  娘……你为什么要杀我……为什么在我死后,还要再杀我一次……若水的眸子渐渐回到了最初纯净的冰蓝色,光芒石璀璨的光芒,自眼眸深处直射出来.
  若水,若水.我低声唤着她的名字,声音不再苍老,婉转悦耳,如同甜美的黄莺.
  娘是怕你再害人了.一切皆因我而起,你恨我一个人,就已足够,别再伤害无辜的人了.我流着泪将若水瘫软的身子抱在怀中.
  娘……若水这次回来,是想告诉娘亲,这么多年,我早已不恨你了呢……若不是娘,也许,几生几世,若水都不曾活过……真的不恨了呢,不恨了……只因为你是若水唯一的娘亲啊……
  若水的声音越来越微弱,我知道,她快要魂飞魄散了.
  若水,若水,娘又错怪你了呢!
  娘……若水说恨你不是真的,若水知道错了……您原谅我么?
  我看着渐渐透明的若水,泣不成声,断断续续的说,娘何时怪过你啊!
  口袋里的光芒石竟自己悬出,飘到了若水瞎了的左眼处.一阵闪耀的光芒过后,她漂亮得如同秋水一般的眸子,完好如初.
  若水的脸庞闪出欣慰的光,她如释重负的合上眼,气若游丝的说出了最后一句话.
  她说,,若水爱您.
  霎时间,所有人,泪雨滂沱.
  怀中只剩下一个漂亮的五彩娃娃和三块宝石,一滩水湿了袖湿了衣襟.我不知道,这是当年我化她时所用的晨露,还是她最后的眼泪.
  我在永远失去她的最后一刻,听到了她说的爱我.
  千年的守候等待,都已值得.
  一切都释然了.
  我平静的将五彩娃娃和宝石收入怀中,撑起竹杖,走向阴曹地府出口处的一片光明.
  娘,婆婆这是怎么了?懵懂的鱼儿收回结界,茫然的抬头问眼角还带着残泪的冰蓝.
  冰蓝将他揽入怀中,轻声说,一切都过去了.
  一切都过去了.
  话音刚落,一缕阳光,自那久未开启的地府大门,倾泻而下.
欢乐新服:海阔天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楼主| 发表于 2008-7-29 14:02:15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丁磊化身神秘体验师,“网易大神”Beta测试开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7-29 14:05:21 | 显示全部楼层
特别鸣谢:
  友情出演:马芳-芳华绝代
                  冰蓝-冰蓝猫猫
                  马重烟-重庆→半支烟
                  鱼儿-[ai蔚馨的儿子]§小鱼儿§
                  若水-[某粉发白衣狐狸的女儿(对不起偶记卜得名字勒……)]若水伊人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浅墨′ + 5 咳。难怪小笨烟空间里有这个..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7-29 14:08: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来素写给[家有儿女}哒征文...
卜知道怎么米发上去...
就写在这里勒...
文笔卜好,卜擅长写故事,经常搞哒云里雾里...各位看客见谅...
丁磊化身神秘体验师,“网易大神”Beta测试开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7-29 15:19:15 | 显示全部楼层
欢乐新服:海阔天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梦幻西游》电脑版官方论坛

GMT+8, 2018-10-22 01:10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