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5781|回复: 16

【列异疏传】[卷一·神器]《朗清风月》『叁』泪痕碗——遮莫临行念我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7-7 15:15: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图文:あ蛮儿あ     后援:锁住爱恋 氢气 若雪诗宇 榕榕


上文:『贰』华光玉——琅玕坐伤时节阑

  天之处,诞作二后,赤帝分正二卿,蚩尤宇于少昊。涿鹿之战,黄帝执蚩尤封于战神山,天用大成,至今不乱。

  然,战后初时阴云密布、生灵涂炭,怨魂徘徊、杀气不散。为净化三界,黄帝率上古众神前往不周山,每位古神择一随身物件作为祭物,净化天地。历时数年,终令三界重现晴明。

  时至今日,散落五大洲的十五件“祭物”经历岁月更替、多番辗转,终被十五门派各自保管,奉作“神器”。

  由女儿村世代供奉的神器——泪痕碗,状若八瓣仙葩,器形柔润端庄,碗内划花流丽生动,聚处若泪痕而凝色略深。相传,此碗汇集天地灵气,培育万物神识。

  无人知晓那些泪痕烙印从何而来,只知此碗令见者悲伤、触者生泪。女儿村曾有一名叫燕晓的首席弟子在守护之时将一滴眼泪遗落碗中,从此,这件神器下落不明。

  听罢往事,蛮儿眉心微簇、神色凝重:“那燕晓如此作恶多端,可是因为心魔?” 她不愿相信,曾经美好灿烂的女子竟会变得如此这般。

  “心魔?”指尖轻叩茶盏,朗清勾起唇角,“并非所有过错都能推给‘心魔’,心魔也并非如世人所想的那般残暴可怖。相反,人心若自甘堕落,要比所谓的心魔更为荒唐……”



  碧水浮白苇,香风卷绯桃。尚未踏入村门,女儿村香飘兰麝的袅娜之气便扑面拂来。轻闭双眼、下颚微扬,顾念惜深吸了一腔的香甜。

  “师哥,我能闭着眼走进村,你信么?”她荡起一抹无邪的笑,左颊绽出一枚浅浅的梨涡,就这样闭着眼、嗅着香,大步向前。

  陆朗清无奈地快步跟上,阿惜玩性既起,他奉陪便是。幸好已近傍晚,傲来国家家户户都升起袅袅炊烟,人们大多聚于餐桌跟前,村前这段僻静小路更是不见人踪,大块黄岩铺就的道路又平整无碍,估摸她也不会撞到什么,就由她去罢。

  天色暗得极快,仿佛一瞬间太阳便坠落东海,身后的民居逐一亮起灯盏,“女儿村”的桃色牌匾近在眼前。刚想喊念惜别玩了,朗清便听到她轻声一讶,仿佛撞到了什么。

  睁开眼,念惜模糊地看到两只精巧别致的鹅色小珊瑚。

  不是珊瑚。齐肩的银发半束于嵌宝紫金冠,冠旁破发而出的并非“珊瑚”而是一对龙角!差点绊倒她的,竟是一名跪于村口的龙族男子!

  “你是何人?”念惜绕到他面前仔细打量。龙族的脸色颇为苍白,一身皱皱的蓝袍满是尘土,看来已经在此跪了多日,虚弱倦态难掩。被念惜这么一撞,他身形略散,却头也不抬机械地重整跪好,再没了反应。然而,他清秀的五官透过微暗的天色中可见的俊朗,令念惜没了脾气,难得耐心的蹲下身,又问了一遍,“你是谁?为何长跪于此?”

  那人依旧没听见一般,眼眉低垂,目光空洞。

  “阿惜,闲事莫管。”朗清轻拽念惜起身,“大抵是哪位姑娘的痴心人罢!我们先去拜访孙婆婆,询问燕晓之事。”

  不好玩,这么好看的小哥竟是个木头人!念惜对他丧失了兴趣,悻悻转身。余光却瞟见他眼光一亮!

  “燕晓!燕晚!燕晓!”大喊着乱七八糟的名字,他竟扑上前将念惜一把抱住!

  朗清眼疾手快猛地出手,扣住那人双掌向外一翻,瞬间为念惜解了围一把拽过护在怀中,冰冷地目光紧盯着又欲再次扑袭的癫狂少年。

  “炎护!”念惜施法,轻松将失魂落魄、只知肉搏的少年挡在护身法术之外。

  “燕晓在哪儿?救燕晚!救小晚啊!”他仍在喊着朗清二人听不懂的胡话,不知痛地一次次扑入炎火护阵,被火焰一次次弹退。

  不忍心地轻咬下唇,“师哥,再这么下去他支撑不住的,本就是强弩之末……”话还没说完,念惜便眼睁睁看着龙族软倒在阵外,忙收了法术奔到他身边,二话不说掏出一颗小还丹塞入他口中。

  看出龙族并无恶意,只是有些疯癫无端,朗清也不再防备,上前帮忙施救。还未近前,只闻“嗖!”地一声,竟有长枪破空而来、直袭面门!

  仰身!朗清一个后翻堪堪躲过凌厉的枪势!倒置之时他瞥见一名红袍少年从远处腾身扑来,一把握住了枪柄,反身一挥、又将长枪舞来!欲在朗清起身之时一枪划破咽喉!“烟雨剑法!”来者厉声咤喝。

  “尘土刃!”念惜出掌疾拍大地,猛地从二人之间窜起数支变形的黄岩,挡住了袭向朗清的杀招!被地刺一阻,那人身形一顿,朗清趁机一个“修罗隐身”匿去了身形。

  那少年竟也一晃就不见了身影,念惜只觉被猛地抱起,险险避开了失去目标转而向她攻来的“飘渺式”!她怀中的乾坤袋不慎掉落,药材撒了一地。离开普陀山之时,紫萱差点把她的乾坤袋塞破了,地上的那些药材满满的都是她不言明的惦念。

  不忍紫萱姐姐的心意被如此糟蹋,她跳出一招过后现出身形的朗清的怀抱,奔向散落的珍药,空门大露。

  “阿惜!”红衣少年就落在昏迷的龙族身前,与念惜近在咫尺,随便一招就能要了她的性命!朗清的脑子轰地一声,不管不顾地以更快的身法扑护上前!以身挡在念惜身前!

  奇怪的是,那人却并没有出手。

  拉着念惜疾退,朗清面色惨白。退至对手的攻击范围之外,他厉声喝道:“你不要命了!”吓得念惜缩颈一颤。“那些都是紫萱姐……”心知道是自己错了,她忙闭嘴、不再辩解。

  二人这才看清,突袭的少年也是个龙族。不同于疯癫的那位,少年眼眸灵动,仿若一泓初雪浅落的清泉。此刻,盯着散落之物若有所思。他附身查探昏迷男子的伤势,以“生命之泉”笼住伤者,然后回身抱拳一礼,“抱歉,误将二位当做袭击我师兄的恶人,出手过重还请见谅。”

  原来二人是同门。他来时只看到师兄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便误会了朗清和念惜。

  一声冷哼,“出手过重?差点我们就先你师兄一步去见小白了!”朗清还没缓过劲儿来,对念惜的担心让一向谦谦的他这般出言不逊。

  “兄台言重了,我这‘天龙破城’并未开刃,又怎会伤人。略习小技、防身而已。”少年灿灿一笑,杀气全无,此刻的他像极了一个孩子。

  仔细看去,那长枪果然如他所言。没想到竟有人用这种武器?当真是一奇人。“在下五庄观镇元大仙坐下弟子,若雪。”又是一礼,少年报上名号。

  “若雪?你这艳丽的装扮可不像初晴霁雪,倒像极了灿烂花火。”念惜打趣道,显然原谅了他。不过,估计是原谅了他清俊朗逸的容颜。

  五庄观素来研习阴阳五行、伏羲八卦之术,不喜霸道武行,这般想来倒也说得通。可五庄弟子不好好守着人参果树,跑来女儿村做什么?其中一个还疯疯癫癫的、却似有所求?

  不想再蹚进什么浑水,朗清也不再与他计较,回了一礼:“地府弟子陆朗清与师妹顾念惜行至此处打扰了……”该如何称呼昏迷的那位?

  “我师兄,元辰。”若雪忙道。

  “打扰了元辰兄弟的……”朗清又说不下去了,打扰了什么?打扰了跪求?这话怎么说出口……“咳咳,总之,我们去女儿村尚有要事,与二位就此别过,若雪兄弟珍重!”

  若雪苦笑,“只怕是入不得村了,拜我师兄所赐,半月前孙婆婆布下法阵封了村,任何人不得进出……”

  这疯疯癫癫、痴痴傻傻的元辰竟有这般能耐?逼得女儿封村?朗清呀然。

  趁着二人说话,念惜把掉出乾坤袋的东西差不多都拾了回去,拍拍袋上的尘土站起身。“那我们回去吧,晚些再来便是。不如去找周幽姐姐?”

  “燕晓,燕晓……”不知何时,元辰竟已转醒,一把抓住了身旁念惜的脚踝,不住地呢喃。

  “你们认识燕晓?”若雪惊问。

  念惜毫不费力地挣开元辰,跳向朗清。“谈不上认识,不过确是因她而来。她偷了……”

  “阿惜!”朗清突然打断她的话,生怕这个没心没肺的丫头随便就说出神器之事,毕竟与他们并不相熟,不可交浅言深。

  “偷了泪痕碗,是吧。”不料,若雪早便知晓,平静地说出三界中的惊天之秘。

  尚未恢复元气元辰躺在一旁,茫然地跟着重复着,“泪痕碗,泪痕碗……小晚……”

  朗清不由得警惕地盯着二人,不自觉地将念惜拉到身后。

  “朗清兄不必如此戒备,我们并非觊觎神器之人。”若雪轻叹,无奈又惋惜地看向元辰,“实不相瞒,我们亦是为此而来……”

  大唐境外,南瞻部洲。万寿山,五庄观。混沌初分、天地未开之时观内便生一灵根,唤作“草还丹”,又称人参果树,普天之下只此一株。此树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再三千年得以成熟,所以又称万年草还丹。传闻,此果闻一能岁数百、食一可活万年。

  五庄弟子却知这传闻是半真半假——所谓的延年益寿,那是是神仙吃了人参果的功效,普通人就算有缘吃到也不过是增长些道行修为罢了。不过仍有宵小之辈在打人参果的主意,修行路漫,若得此仙果岂不如有仙助?况且这树又生长于人界,可比天界的蟠桃园中的蟠桃看起来更触手可及!

  又到了九千年一度的人参果成熟之际,被无数双眼睛紧盯的五庄观早早便召回全部弟子回门护卫。若雪也是之一。

  五庄师尊镇元子圣号“与世同君”,乃地仙之祖,实力不容小觑。值此仙果将熟之际却尘麈一拂、远游去也,把守门重任交由清风、明月二位道童主持。

  若雪素来与清风交好,那清风倒竟也不偏私,给他安排了个彻夜巡值的苦差事。

  “巡夜不一向由元辰师哥负责么?我不干!”若雪耍起了小孩脾气,作势要将清风塞入炼丹炉中。

  清风到底只是个道童,修为不如若雪,眼看离炉子越来越近、发梢都被火舌卷吐的热浪烤得微微卷起,忙求饶道:“小祖宗,你回来的晚有所不知,元辰的心思啊如今可不在这师门护卫上……你个小屁孩年富力强的,为师门多做点事情怎么了?”

  被一个貌若总角的道童叫做“小屁孩”,若雪心火更旺,加重了力道推得清风离丹炉又近了一步,全然不顾自古常伴镇元大仙左右的清风比自己高出多少辈分。“好啦好啦我认输!是真找不到人接这苦差了,你就当帮我可好?大不了,我多分你个人参果!”清风狼狈地大喊。

  虽为五庄观弟子,但果木成熟后能分到的人参果也是少的可怜,“多一个”的强大诱惑让若雪妥协了。外人并不知师父远游之事,料那些贼人也不敢乱来,巡逻估计也就是走走形式。这人参果树千万年来只失守了孙大圣那一次,别的小贼就算有大圣的胆量、也没大圣的本事。

  可没想到第一次巡夜,若雪就碰到了明目张胆地徘徊于观外之人。

  黄衣蓝裙,手执双环,燕族女子直勾勾地往观门里闯,形迹可疑。若雪挥枪拦下,她出招便是“楚楚可怜”,原来是女儿村门下弟子。只见她身量娇小、五官玲珑,一双漂亮的桃花眼却空空茫茫,出招也毫无章法,一味施出“楚楚可怜”却不知使用专门克制五庄观弟子的“情天恨海”,被修为低于她许多的若雪看准时机、直击弱点,擒获后捆回了五庄观。

  清风揉着眼打着哈欠走入乾坤殿,见到那女子竟是一愣。“燕晚?”

  被称作燕晚的女子好似没听见一般,亦不挣扎,仿佛被捆成粽子的人不是自己一般,眼神还是空茫茫的。倒是站在一旁的若雪神采飞扬、好似立了大功一般,挑眉向清风炫耀。

  果然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屁孩儿啊……清风搪塞了若雪几句,说自会处理,带走了燕晚。成就感爆棚的若雪则出观继续巡逻。

  好在再无异事、一夜安好。天一亮若雪便伸着懒腰回观补眠,直睡到日上三竿,才被肚子里发出的巨大咕噜声吵醒。

  出门便遇清风迎面走来,若雪懒洋洋地抬手打了个招呼,“可别忘了约定的人参果哦!”

  “清风”眉心一皱,“约定?你和清风又偷偷约定了什么?”

  若雪暗道一声糟糕,面前之人竟不是心思活泛的清风,而是古板守纪的明月!入门多年,怎么还分不清这对同胞兄弟啊……万一被明月发现什么禀告给师父,自己和清风可就都惨了!他只得打了个哈哈,“那个,突然特别想念土地婆婆做的长寿面……”不待明月反应过来,就脚底抹油、开溜!

  不过这么一说,还真有些想吃了。若雪索性去往南瞻部洲的土地庙。

  推门而入,却见一位身量纤细的少女静默地坐在桌旁。不是别人,正是昨晚他亲手擒获的燕晚!

(接下楼)

评分

参与人数 3人气 +50 收起 理由
锁住爱恋 + 20 蛮儿 么么
阿熙。 + 10 好可怜没人气
榕_榕 + 20 我只是个追更人!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7-7 15: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上文)

  “你被放了?”若雪吃惊,“你和清风认识?”

  她茫然地看过来,“你是谁?清风又是谁?”

  又是这个表情,若雪心想装什么不熟啊,才见过没几个时辰而已。清风那小子必然是隐瞒了些什么,这女子口风这么紧想必不简单呐。既然清风不说,那就只能问她了,“姑娘为何夜闯五庄观?清风怎么这么快就放了你?”

  “你在说什么?我没见过你,也不知道什么五庄观。”她对若雪的无礼追问有些生气。

  若雪倒也不意外,轻笑一声,“翻脸不认人可就不好了,你若执意不说,我只好再把你带回观内问个明白!”翻腕握住“天龙破城”,他欺身压上,“燕晚姑娘,得罪了!”

  “哎哎哎,小祖宗,你这是要拆了我这土地庙啊!”不待他发难,推门而入的土地公公眼疾手快地一把抓住枪柄,灵活地一扭肥胖的身子挡在两人之间。说话间,里间的蓝底碎花半帘被掀开,另一年轻龙族捧着两碗长寿面走了出来。见到他,燕晚空洞的眼神突然散发出光彩,起身躲到他背后拉住龙纹袍袖,眼巴巴地看着他说“救命”。

  那人忙将面放在桌上空出手来安抚她,“小晚不怕。”旋即扭头看向若雪,却是一愣:“小师弟?”

  若雪也是一惊,“元辰师兄?你怎么在这儿?”

  既然大家都认识,那便围桌坐下,细细道来。原来,数月前最先赶回五庄观护卫的元辰在流沙河畔遇到昏迷不醒的燕晚,把她带回观内救治。燕晚醒后却什么都不记得,只知自己的名字和女儿村的招式。不仅如此,还时常神志模糊、在附近漫无目的的在附近游荡,除了元辰不肯与任何人亲近。不忍放任不管的元辰疲于护观夜勤和照顾燕晚,这才求清风调了个较为清闲的职位好带燕晚回家治病,值夜之事这才落在了若雪身上。昨夜燕晚突然发病,神志不清地悄悄走回五庄观,这才被若雪遇见。清风又不好直说元辰为了红颜苦了同门,只得偷偷送回燕晚,瞒下真相。若非今日元辰带着燕晚也来吃面撞上若雪,怕是他会被一直蒙在鼓里。

  “别光顾着聊天,面都快凉了。”土地婆婆笑眯眯地又端出一副碗筷,“今儿个难得你们都想起我这老婆子,快吃面。”

  若雪忙起身接过,夸赞着婆婆的手艺,小屋里的气氛渐渐活络起来。

  告别了土地公婆,三人踏上归程。燕晚还是有些怕若雪,缩在元辰的另一侧,模样乖巧。

  若雪终于忍不住,开口问元辰:“师兄,既然燕晚姑娘是女儿村弟子,为何不送她回门治疗?何必劳你照顾。”

  叹了口气,元辰面色为难,“这……女儿村门规甚严,师父也时常教导我们要心无杂念、潜心清修。如果把小晚送回去,也许,我们就不得不分开了……”

  不谙男女之事的若雪终于看懂了两人的关系。

  这一懂,便再不好掺在一对恋人的浓情蜜意之间。脸色微红的若雪尴尬地干咳一声,“那个,听说,听说朱紫国有位紫阳药师医术高超,没准儿有治好燕晚姑娘的办法。天色尚早,我且去寻他一问,权当,权当是给姑娘赔罪了!师兄,你们可以回观等我消息……”话音未落,人已逃也似地跑远。

  紫阳药师名不虚传,倒真配出了专治神志模糊、记忆缺失的“回念丹”。若雪匆忙赶回五庄观,却没见到那双碧人,只有愁眉苦脸的清风在院内焦急踱步。

  “你可回来了!出大事了!燕晚不知道为何又游荡到人参果附近,正好被大仙抓了个正着!”清风边说边比划当时的情境。

  “师父回观了?”若雪没想到镇元大仙竟这时回来,“那元辰师兄呢?”

  清风继续手舞足蹈地演示,“我告诉他燕晚被抓,他急着去找大仙求情,不知怎地惹师父发怒了,现在被关进乾坤殿里,面壁思过呢!”

  “怎么这样?”若雪也急了,“他们并没做错什么,师父怎会如此不通情理?无论如何,要先救出元辰师兄,问个明白!”

  “不行不行!”清风猛地拦住若雪,“若是我守门也就算了,现在负责看押元辰的可是明月,说不通的。”

  的确,明月守成得很,必是恪尽职守不讲同门情谊。硬闯的话,自己和半吊子的清风未必是他的敌手……强闯不成,不如巧取!若雪计上心头:“清风,你假装抓我,也把我关进乾坤殿不就成了?”

  清风被吓得睁大眼睛,“你叫我演戏?被大仙发现岂不是完了?不行不行!”

  “除了你我,还有谁能救他们?君子成人之美,再说你放水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哪儿那么容易被发现。”若雪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挣扎了一会儿,清风终于被说服。俩人来到殿前假模假样地打斗起来,若雪成功被清风丢入大殿“惩戒”。

  “你怎么也被关进来了?”见到若雪,元辰大惊。若雪摆摆手,“不重要,先说师父怎么连你也关?师兄你没和他老人家说清燕晚姑娘的来历么?”

  元辰有些垂头丧气,“就是说了来历,师父才更觉得可疑……还说小晚身带妖气!妖魔才有妖气!我与小晚朝夕相处,她除了偶尔神志不清会到五庄观附近游荡外,其他时候都很温柔善良,怎么可能会是妖魔!”

  哪有她那么单那么纯那么天然呆的妖魔,若雪也不信。看来只有去女儿村走一遭,证明燕晚的身份才行。进来之前若雪便与清风约好在他与明月换班之时溜出,此刻再心急也只能等待时机。只求师父忙于观内杂物,暂时无暇顾及“犯错”的他俩才好。

  忐忑而漫长的等待,天色将晚。终于,殿门被轻敲了三下,一长两短,是清风发出的暗号。元辰二人顺利溜走,看来清风早已帮忙调走了守值的弟子。

  溜出师门容易,闯入别人家的师门可就不易了。女儿村有着非常厉害的护法大阵,虽然元辰听燕晚说过此阵的破绽和破阵之法,但既是来求证燕晚身份的,那最好还是求见孙婆婆,先礼后兵。

  不巧,孙婆婆正在闭关修炼,元辰和若雪一入村就被粉裳绯裙、俏丽马尾的首席弟子雯雯横剑拦下。她手上的紫电青霜遥指二人要害,声线清冷:“本门无人名叫燕晚,近期也没有弟子失踪,两位请回吧。”

  燕晚还在镇元大仙手上,生死未明,元辰哪肯就此罢休!急火攻心的他竟率先出手。雯雯也不与他硬拼,闪身隐入护村阵法的机关人林,想让他们二人知难而退。

  五庄观虽非尚武门派,但打倒几个机关人还不在话下。且元辰二人清楚此阵法门,破阵更是从容利落。雯雯见势不好,忙跳出来阻止他们的疯狂破坏:“停手!我相信你们了!此阵秘密历来只有本门少数几个高阶弟子知晓,既然你们能闯过阵法,想必你们所说的燕晚与我女儿村渊源非浅……”

  元辰冷笑一声,“姑娘刚才可还说过,女儿村绝无叫燕晚的弟子……”若雪忙回肘一击,打断他的不依不饶,“即是如此,便麻烦雯雯姐姐修书一封以证燕晚身份。”救人要紧,这元辰师兄怎么不懂得见好就收、轻重缓急啊。

  当真是关心则乱。

  两人回到观中,将信交予师父。看了信,镇元大仙将信将疑,程式化地教育了这两个妄为无纪的徒弟几句,终还是放了人。若雪忙喂燕晚服下回念丹,不料燕晚突然头疼欲裂!缩在元辰怀中昏死过去。慌了神的若雪忙奔回朱紫国,再找紫阳药师求救。

  听罢若雪描述的病症,紫阳药师眉头紧锁,“这就怪了,老夫对自己的配药绝对有信心。除非……除非服此药者、非我族类!”

  非我族类?那岂不就是妖魔?燕晚那么纯良无害,怎么会!

  “若真如此,那就要辅以红雪散为引、发挥回念丹的药效了。”一捋长须,紫阳药师说出解决的办法。“少侠,你确定要医么?万一她是妖魔,得回记忆后可是很有可能恢复伤人的本性的,那时候可就……”他善意地提醒道。

  坚定地点头,若雪毫不犹豫,“一定要救。就算她是妖魔……有那样清澈眼神的女子,绝对不会恶毒凶残地伤害我们。”

  摇了摇头,紫阳药师将上品的红雪散塞给若雪。“既是如此,那便把这药给她服下吧。其实……心灵从来都不由种族决定,我见过最温厚忠义的魔族,也见过最奸诈阴险的人类……祝你好运,年轻人。”他半眯起眼,不知想起了什么往事。

  紫阳药师果真厉害,药引服下片刻,燕晚便悠悠转醒,忆起自己从一只碗里出生,在黑暗中被人带去很多地方,终于在数月前于流沙河畔挣扎而出、遇到元辰的。

  碗里出生?如此匪夷所思。世间竟有这样的宝物。不过如此说来,燕晚算不上是妖魔,也没做过什么坏事,只是不知为何会对女儿村如此熟悉。若雪猜想,也许那碗就是女儿村的宝物。元辰却只顾着心疼,始终和燕晚绵绵对视,脑中再无它事。

  好在这傻小子没有脑子一热,将此异世告之师父。镇元大仙也只当自己看走了眼,默许了二人的婚事。清风帮若雪也调了个闲职,好让他有空帮着这对新人布置新房。新房就在傲来国临近女儿村的一处民居,若雪也不嫌远,乐呵呵地每天帮着捣腾着。

  可就在新婚前夜,意外降临。

  不请自来的雯雯一脸歉意地看着元辰,“抱歉,我不得不带走燕晚。”元辰自是不肯,两人动起手来。雯雯处处退让、欲言又止,被盛怒的元辰渐渐逼落下风。好在孙婆婆及时赶到、出手制止,将因果娓娓道来……

  女儿村世代守护一件神器,泪痕碗。前代女儿首席燕晓是孙婆婆的爱徒,一直负责看管此物,后来为情所伤、不慎将自己的一滴眼泪遗落碗中,从此不知所踪。自此,泪痕碗遗失在外、下落不明。而那滴包含了失望、怨愤、思念、纠缠等情绪的眼泪在碗中吸取了灵气,化为心魔脱碗而出。燕晚,就是燕晓的心魔。时日渐久,燕晚的形体意识越发稳固,燕晓的灵气却逐渐衰落。心魔不除,燕晓将走火入魔、性命难保。孙婆婆此来,就是为了救爱徒而要带走燕晚的。

  说是带走,但之后会发生什么,元辰清楚的很,顿时就红了眼睛。他杀心骤起,狠狠攻向孙婆婆。长枪未出,却是后颈一痛、软软倒落在地。

  “婆婆,我跟你走。”泪眼婆娑的燕晚收回击向元辰的右掌,费力地拖抱起他挪到福禄鸳鸯榻上,轻轻为他盖好被子、理了理鬓角的乱发。“我不想让给了我意识和回忆的燕晓死掉,元辰,对不起。”她狠心闭上眼、闭上满眼的眷恋和不舍。

  她最后的请求,是见若雪一面。

  “生为心魔,被消灭是注定的命运。”燕晚抬头望着挂满人参果的树枝,神色平静:“替我感谢元辰,让我有了一段只属于燕晚的时光……从婆婆手中护我周全,他没希望的,我不想再给他添麻烦。若雪,也谢谢你。我走后,就麻烦你照顾元辰了。”夜色稠浓,星辰隐没,只有在枝头轻晃的人参果闪动着晶晶亮亮。那些光芒落在燕晚眼中,倒映出温柔的光亮。

  “元辰师兄醒来,就成了现在这副摸样。”讲述完一切,若雪叹了口气,“不吃不喝守在女儿村外,全靠我以人参果和生命之泉强吊着一口真气,得以续命。”

  朗清和念惜被这个故事震撼,久久沉默。看着眼前神志不清、褴褛垢面的痴情男子,怎么也说不出心魔已死、燕晓祸世的事实来。

  既然若雪二人一直守在此处,想来燕晓并未回来过。孙婆婆封了村,想必也知晓爱徒堕魔之事。此行怕是必定无果了,白走这一遭。

  “他独饮一瓢,你便带他去看花花世界;他执着痴情,你敲昏了他捆回五庄观便是。这样任他胡闹,也无济于事。”念惜看向元辰的目光满是同情。

  若雪目光一暗,猜到了什么。“无济于事、无济于事……看来二位是知道燕晚已经消失了吧?其实,我也感觉得到,她已经不在了……还望二位告之燕晓的行踪,这世上,也许只有她能治好元辰师兄了。”

  摇头苦笑,朗清拉起念惜,“我们也在找她。”

  二人与若雪挥手告别,“就此别过。若有燕晓的消息,记得互通书信。”

  身后的若雪逐渐变成一个小红点,隐没于女儿村的漫天桃红。

  “师哥,我们去哪儿?”念惜蹦跳着,那个悲伤的故事已从心头渐渐淡去。

  朗清遥遥一指,海风扑面而来。“东海龙宫。”

遮莫临行念我频,竹枝留涴泪痕新。

多缘刺史无坚约,岂视萧郎作路人。


【泪痕碗 · 完】


  心魔

  蛮儿反复默念着,心魔,心魔。

  燕晚这样善良的心魔,燕晓那样诡谲的人类。

  也许自己也该去三界走走看看,像朗清前辈和念惜祭祀一样。

  正出神,却听身后晶莹圆榻上传来衣被摩擦的悉索声。榻上之人费力地撑坐起身,半靠在软垫上。在水晶落地灯的映射下,她两颊苍白、唇色极浅,眼神却十分通彻透明,有一种病态的娇美。

  神木祭祀顾念惜,终于在药香中醒来。
  
—=★ 朗清风月 · 未完待续 ★=—

评分

参与人数 2人气 +30 收起 理由
锁住爱恋 + 20 蛮儿 么么
阿熙。 + 10 您的主题帖没有实质内容,已经对帖子删除, ...

查看全部评分

丁磊化身神秘体验师,“网易大神”Beta测试开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7-7 15:18:09 | 显示全部楼层







· 肆 ·
【昆仑镜】别后犹恐忆相逢
(预告)




[卷一 · 神器] {本卷}
  《朗清风月》 ≮壹·天罡印≯《平生不解谋此身》≮贰·华光玉≯《琅玕坐伤时节阑》≮叁·泪痕碗≯《遮莫临行念我频》......(未完待续)

[卷二 · 奇妖]
  ≮鲛人≯《沧海月明 西梁梦断》≮超级青鸾≯《青鸾杳不回》≮狼≯《有财》≮幽莹娃娃≯《蜉蝣(上)》≮幽莹娃娃≯《蜉蝣(下)》≮曼珠沙华≯《浮生负(上)》......(未完待续)

评分

参与人数 2人气 +30 收起 理由
锁住爱恋 + 20 蛮儿 么么
阿熙。 + 10 您的主题帖没有实质内容,已经对帖子删除, ...

查看全部评分

欢乐新服:海阔天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7-7 15:21:43 | 显示全部楼层
写这个故事的时候,脑子里回响的一直是小曲儿的《忘川》:【音乐链接】


  绿了芭蕉/红了樱桃/流光转眼化蝶/抛人于海岛

  褪了暗潮/离散的候鸟啊/可还记得年少的歌谣

  醉了喧嚣/哭不完索性笑/人恨我痴儿何足道哉

  风月关边照/是我不肯明了/我已白头而你/在何处到老


  痴人一梦横过万里黄沙 无牵挂/痴人一世流浪去那忘川/我一觉醒转/你一定就在我左岸/牵着手 等一树桃花


  生了枝桠/灭了烟花/羌笛一曲吹罢/路过了谁家

  散了烟霞/雨水终于落下/可还记得当年的浪花

  一曲嘲哳/唱得好坏也罢/人恨我痴儿便恨吧

  星夜沉天涯/是我不肯留下/我生华发而你/永远正年华


  痴人一梦横过万里黄沙 无牵挂/痴人一世流浪去那忘川/我一觉醒转 你一定就在/彼岸沏一壶茶 等一树桃花

  痴人一梦转过三千佛塔 参不化/痴人一路泛舟去那故乡/我一觉醒转 你一定就在/河畔作一幅画 等着我抵达


  在彼岸牵着手 等一树桃花/我看见 那一树桃花



我想元辰此后余生,都会等着燕晚罢......他的世界已然荒頽黯哑,唯一的颜色,就是那抹桃花......

评分

参与人数 2人气 +30 收起 理由
锁住爱恋 + 20 蛮儿 么么
阿熙。 + 10 您的主题帖没有实质内容,已经对帖子删除, ...

查看全部评分

丁磊化身神秘体验师,“网易大神”Beta测试开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7-7 17:55:1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张图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看过的九色鹿

评分

参与人数 2人气 +40 收起 理由
あ蛮儿あ + 20 就是九色鹿的壁画#17梦幻里和动画里好像是相 ...
榕_榕 + 20 小时候居然看过九色鹿!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7-7 20:47:05 | 显示全部楼层
行文风格和剧情越来越喜欢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20 收起 理由
あ蛮儿あ + 20 #17你就喜欢那种俏皮的

查看全部评分

丁磊化身神秘体验师,“网易大神”Beta测试开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7-7 22:35:14 | 显示全部楼层
奉旨回帖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20 收起 理由
あ蛮儿あ + 20 赏!哈哈

查看全部评分

欢乐新服:海阔天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7-7 22:38:18 | 显示全部楼层
蠻的蠻.......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20 收起 理由
あ蛮儿あ + 20

查看全部评分

丁磊化身神秘体验师,“网易大神”Beta测试开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7-7 22:44:18 | 显示全部楼层
唉,专业挽尊的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20 收起 理由
あ蛮儿あ + 20 专业羞辱#15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7-7 23:21:41 | 显示全部楼层
么么哒  我来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20 收起 理由
あ蛮儿あ + 20 紫萱姐姐~哈哈

查看全部评分

丁磊化身神秘体验师,“网易大神”Beta测试开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7-8 10:59:02 | 显示全部楼层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20 收起 理由
あ蛮儿あ + 20 还是宝姐爱我

查看全部评分

欢乐新服:海阔天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7-8 11:17:58 | 显示全部楼层
蛮总么么哒。。。。。。。。。。。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20 收起 理由
あ蛮儿あ + 20 #17大叔总这么响应

查看全部评分

丁磊化身神秘体验师,“网易大神”Beta测试开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7-8 11:28:46 | 显示全部楼层
蛮总,我又来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20 收起 理由
あ蛮儿あ + 20 这么乖~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7-12 11:57:11 | 显示全部楼层
萌萌哒。。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20 收起 理由
あ蛮儿あ + 20 称谓酷炫!

查看全部评分

丁磊化身神秘体验师,“网易大神”Beta测试开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9-16 17:42:49 | 显示全部楼层
新人默默问一句,什么时候更新啊。又两个月过去了
欢乐新服:海阔天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梦幻西游》电脑版官方论坛

GMT+8, 2018-10-22 00:28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